岁岁有今朝(一)

2021-02-09 12:02:32

古风

岁岁有今朝(一)

1

“汝汝,答应阿娘,好好活下去……”阿娘附在她耳边,用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告诉贺汝汝她要好好活下去,可她或许是没有来得及想到,那对于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孩子而言会有多难。

也就在她闭上眼睛的一瞬间,那些原本藏匿在黑暗的角落里,虽然渴望但还有些忌惮的那些饿极了的人再也没有了顾忌,几乎是一窝蜂的,就朝着贺汝汝的方向狂奔过来就要撕咬她。

贺汝汝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去做无谓的抵抗了。

她只能紧紧地抱住她的阿娘,那已经渐渐变得冰冷的身体,绝望地靠在墙角,慢慢地闭上了,她那盈满了惶恐的大眼睛,泪水缓缓地划过了她脏污稚嫩的面庞,也深深刺痛了小巷子口那个少年的眼睛。

十几岁的少年,还从来没有见过那样血腥残忍的画面。

那年的定元城里到处都在闹饥荒,好多人都不幸死在深深的饥饿当中,当然贺汝汝她的爹娘也不能幸免,可因为一个少年的善良,贺汝汝有幸活了下来。

那时她被她阿娘紧紧地抱在怀中,几乎也是已经气息奄奄的样子了,可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活不下去了的时候,少年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就像是一抹光,照亮了她马上要陷入黑的世界,少年走到贺汝汝的面前,对她伸出了一双白净又修长的手。

“我带你回家好不好?”他声音温柔中带着丝丝缕缕的甜意,灿烂的阳光洒落在少年后背上,为他渡上了一层金光闪闪的光圈,此刻他就像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一个天神,她贺汝汝一个人的天神。

他将贺汝汝带回来了自己的家,让下人给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又带着她吃了她从来都没有吃过的好吃的佳肴,还细心的给贺汝汝擦嘴角残留下来的污渍,就像她阿娘还在时那样。

少年很温柔是那种刻在骨子里的温柔,轻易不会说出伤人的话,可为了她他第一次顶撞了自己的父母,就只是为了能将她留在他的身边。

那天下了好大的雨,少年固执地握住贺汝汝的手跟她保证:“放心。”

他说过了会保护她,就绝对会做到。

“你跟我过来!”少年没动,执着地对着的父亲摇了摇头很是固执。

“我让你过来!”贺相瞥了一眼旁边的贺汝汝冷声哼道,“贺今朝,老子不是再跟你打商量,最后再和你说一遍,你到底过不过来?”

贺今朝垂眸,看向那双紧紧握住自己的小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好,真是好得很!”他还真是他养大的好儿子啊,现在就为了一个都不知道打哪捡来的小乞丐,就敢来顶撞自己这个父亲了。

贺相一甩衣袖,怒呵道:“好,真是好样的贺今朝,老子倒要好好看看,你能嘴硬到几时……”

“你们都别管他,他要跪那老子就让他跪个够,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了!”贺相阴阳怪气地讽刺道,“不给他一点教训,他就不知道自己究竟几斤几两了?”

他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儿子,扭头就进了堂屋却是再也不打算出来。

贺汝汝被几个下人拉到廊下去避雨,起初她是不愿意的,可拗不过少年一而再再而三的规劝。

少年就那么跪在青砖上,雨水打落在他身上,他的背影依旧挺得笔直,不肯底下自己的头颅。

他跪了一天一夜,又是淋了一夜的雨,到底是贺相的亲儿子,即使在如何混账违背自己的意愿,可他究竟还是心疼的。

所以虽然很无奈,也是真心不喜欢贺汝汝那个让他儿子,生平第一次顶撞自己的小乞丐,贺相还是决定收留了她,可代价就是少年为此留下了腿上终身的寒疾。

一到下雨天就会隐隐作痛,可少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他依旧待贺汝汝很好狠很好,好到有时候贺汝汝自己都会恍惚的觉得他是不是也喜欢她。

因为她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

2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他病好后开口问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她的名字。

贺汝汝望着他,突然沉默了一下,又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挠了挠头发。

她甜甜地一笑:“我好像忘记了,哥哥可以给我取一个吗?”

“好。”他眼底一闪,突然浮现那日她绝望的眼神,到底没有多问,他揉了揉她毛绒绒的发顶道,“既然叫我哥哥,那便是我的妹妹了。”

少年似是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展颜一笑豁然道:“岁岁怎么样?”

“岁岁?”贺汝汝喃喃。

“对!贺岁的岁。”少年大眼睛笑起来很漂亮,他又告诉贺汝汝说,“也是那个岁岁有今朝的岁。”

次年贺今朝十二岁,贺岁送了一只皮色黝黑的小狗给他;同年贺岁六岁,贺今朝送了她一只小猫,纯白色的取名年年,寓意年年有余,岁岁平安。

“喂,小丫头为什么送我这个?”贺今朝提溜着一只模样不太好看的小黑狗,有些嫌弃地撇撇嘴,“他怎么那么丑。”

“哥哥!”贺岁佯装要去打他。

他怎么可以这么说,这小狗哪里丑了,明明很可爱啊!

贺岁觉得他家哥哥的眼神着实是不怎么好的,于是她娇嗔道:“哥哥真讨厌,不喜欢就还我!”说着就要伸手去够贺今朝怀里的小黑狗,她嘴里还不时嘟囔道,“哥哥真是没有眼光,它明明就很可爱!”

贺今朝低头就啊看见贺岁毛绒绒的发顶,忍不住揉了揉,按住贺岁不安分的小手,柔声安慰:“嗯,可爱!”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贺岁颇有些自得的勾起了嘴角。

她笑眯眯地望着贺今朝突然道,“那哥哥有给小狗狗取名字吗?”

贺今朝:“……”他当然没有,可下一秒就听贺岁又道,“我想好了一个名字,哥哥要听吗?”

“嗯,说说!”贺今朝思索了一会儿。

他其实是不怎么期待,从贺岁嘴巴里能蹦出什么好的字眼的。

谁知小丫头,却是很认真地想了想,告诉他:“就叫今日,好不好?”

“嗯?”贺今朝望着还只到他腰间的小丫头有些不解,“为什么?”

“笨啊!”贺岁踮起脚尖,够了够发现自己还是太矮了,索性也就放弃挣扎了。她有些泄气道,“你就不能蹲下来点儿。”

她这样仰着头和他说话很累得好吧!

贺今朝狐疑地看着她半晌才蹲下来,奶香奶香的小丫头靠近他,甜腻腻的附在他耳畔笑道:“不是都说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嘛!所以哥哥叫今朝,我叫岁岁,小猫就叫年年,那刚好缺一个今日,所以小狗当然就叫今日啦!”

“怎么样?是不是很棒!”贺岁期待的看着贺今朝,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闪着亮光。

贺今朝望着小丫头期待的目光,顶着巨大的压力,他点了点头,可其实他是不太愿意他家的小丫头和猫狗搭上关系的。

贺今朝自私的希望,贺岁永远只是他贺今朝一个人的岁岁。

3

过了年末,贺岁就要上学堂了。

贺今朝今年收到了宫里的消息,要他去给太子做伴读。

“你一个人行吗?”他看着贺岁到底有些不放心,“要不,我不去了?”

“……”偶然路过的陆相,握紧了拳头又松开,最后无奈叹了一口气离开,“你说他这叫造的什么孽啊!”

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差事,他好不容易给他儿子求来了,他儿子竟然还不要,就为了那么一个小乞丐,你说这气不气人。

贺相想想他心口就揪着疼,偏他儿子还怎么宝贝怎么对,那个看起来就傻傻的小乞丐,让他这个做爹的,怎么也不好跟一个小孩子去置气,真是岂有此理!

他也干脆破罐子破摔,不打算管那臭小子的那点子破事了,只要不闹的太过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

贺岁的五官本就生得好看,这一年又被贺今朝养得白白胖胖的,看起来当真就像个玉雪可爱的粉团子。

路过学堂的人都忍不住驻足,瞥上一眼这个长得漂亮的孩子,等贺岁到了学堂,同学们都很热情地来和她交朋友,问她是京城哪一家的孩子,感叹她好可爱之类的。

贺岁都笑眯眯的回应,于是大家就更喜欢这个平易近人,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女孩子了。

而此刻的贺今朝却是有些心不在焉,顾太傅那人精似的人,怎会没有察觉到他在走神。

于是他走到贺今朝的位置旁,拍了拍贺今朝的桌子,问:“你来回答一下,我刚才问的那个问题,大学之道在于什么?”

贺今朝心里有事,压根就没有听那个太傅讲课,但他瞥了一眼对面太子摊开的书本,再内心组织了一下语言。

他站起来,拱了拱手,回道:“回太傅应是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不错。”李太傅原也是没有想要为难他的,见他答出来了便也就作罢了,只是仍忍不住要提醒他一句,“知道你聪明,可上课还是要注意听讲,明白?”

“嗯。”贺今朝心不在焉地回应,脑海里满是贺岁那个小丫头,也不知道她今日第一次去学堂能不能适应,会不会被人给欺负了。

“喂,你在想什么?”见太傅走远了,李明德赶紧捅捅,从上课开始就没在状态的某人,他撇撇嘴感慨道,“你今日怎么回事,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可不像平日的你啊!”

贺今朝正了正身子,突然歪头看向李明德挑眉一笑道:“那敢问太子殿下,草民平日是怎么样的人呢?”

“……”李明德一副见鬼似的看着面前的人,难以置信道,“你中邪了?”

等贺今朝好不容易盼到了散学,正准备收拾收拾就去学堂接下贺岁那个小丫头,就被李明德拦住了。

他一脸不怀好意地靠近贺今朝,狐狸尾巴藏都快藏不住了。

他道:“我听说你从外面捡回来一个小丫头?开始我还不相信,毕竟以我对你这么多年的了解,你绝对做不了这样子的事,可现在看来嘛,这事多半是真的……”

“那又怎么样?”贺今朝满不在乎地冲着李明德一挑眉,“多管闲事!”

“喂,你可别过河拆桥!哥们我只是好心奉劝你一句,玩玩就得了那小丫头,毕竟你以后可是要有家室的人,到时候九月看见了得该不高兴了……”

编者注:点击关注作者,及时收看后续更新。

花间集
花间集  VIP会员 诗酒趁年华

岁岁有今朝(一)

相关阅读
将门废后(上)

我是他结发十年的太子妃,他登基后却只封我为贵妃。 我收到皇上的旨意时,正坐在骄阳殿里的暖阁内绣着一幅迟日江山图。 绣花时我一向不喜欢很多人在身旁伺候,只留下在潜邸中就服侍我的侍女凌冬在旁。 刚绣完碧霄山的顶峰,我和凌冬比对完丝线的各个颜色,就听见门外的小宫女在门外通报道,何公公求见。 我理了理身上的衣饰,一身半旧不新的黛色襦裙,正是这个节骨眼上我该穿的。 凌冬扶着我走到院内,院内正是明胤身边的传

公主不约

毕竟上辈子,他是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师父亲手把我推下了诛仙台,仅仅因为我想杀一头鹿。 清隽白衣仙人铁青着脸问可有悔意,我拖着沉重的镣铐抬眸,粲然一笑。“不悔,他日若有命归来,弟子定当将师父寝殿里的那只畜生宰了来,烹肉煮血作下酒菜。” 许是被这话刺到了,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威压降下直将我碾进地面,喉中的腥甜涌过几个来回,最后还是自牙间口缝溢出,身体骨骼嘎吱作响,碎的清脆。 他急了他急了。 我嗬嗬发出两声不

玲珑骰子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阿姐,你等等我好不好。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阿姐阿姐,你快瞧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还没有见到人,就听见洛尚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黎舒和身后的丫鬟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无奈的笑。 门帘拉开,一个少年迎着阳光走进来,脸上挂着明媚的笑意,让人不自觉的跟着笑起来。 “阿姐,你猜我带了什么回来。” “我猜啊,嗯~既然是去打猎那应该是小动物吧,小兔子?” 洛尚不情不愿的

白云观

他只是嘱咐我今天一定来。别的没说了,对了今天是你哪个师弟继任主持。从前有座山,山下有个庵。半山腰有个寺,山顶上有个观。春风常常念叨:“师父,为什么我们的道观会在山顶上?如果我们在山脚下,来烧香的人肯定很多,你看风穴寺和影梅庵的香火多旺!我们这里一年不上来几个人!”小小年纪如此忧心本观的前景,有志气,长大定是一个好观主。六月初九,黄道吉日,诸事皆宜,一大早,春风在门口喊:“师傅,师傅,今天是山下风穴

负荆行

陆家数年来苦战沙场一寸一寸打下的土地如今失尽,叫她如何甘心? 毒日当空,闹哄哄的人市里,满身污秽的下等奴隶和牛羊骡马挤在一处,酝出不堪入鼻的恶臭气味,引得蚊蝇胡飞乱撞。 陈佑垂着头跪坐在其中,日头像是浸了把盐水,火辣辣地刺射在他后背的伤口上,疼痛直钻入心。忽有马蹄声自远而来,似乎有什么人停在了他们面前。陈佑迟疑着正要抬头,牙人的一掌便先他一步响亮地掴在他背上,正好是未愈的伤口处。接着脖颈被人一把

在逃公主

我一直以为皇帝不行,没想到他不仅演技好,手段也十分狠戾。 “启禀殿下,长公主她……逃了!”侍卫战战兢兢地跪在大殿中央,满脸的汗水像是为自己的失职而紧张。 皇帝坐在龙椅上,单手支着头,半眯着眼:“无妨,她逃不掉的。” 一、长公主 我一直以为皇帝不行,没想到他不但演技好,手段也十分狠厉。 泽国,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这里有辽阔的山河,有热闹的集市,还有无数的劳动人民……这里唯独没有的,是一个贤明的君主。

妒火焚身

事情,总会受自己角度的局限。 我有一个妹妹。 她,不值一提,卑微可怜。名义上她是我的妹妹,实际充其不过丫鬟罢了。不,说她丫鬟这词都被她侮辱。她跟她母亲一样都是勾引人的下贱胚子。不过一贱奴,靠着几分姿色,上了父亲的床,一时翻身。我母亲乃宣阳郡主,父亲乃镇国将军,镇守边关,保家卫国。而我是嫡长女,与那上不得台面的妾侍所生之庶女,天壤之别。 我容貌艳丽,我自知我国色天香,众人见了我无不呆若木鸡,惊叹不

山海

“嗯?”我努力均匀呼吸,看进他的眼睛,装作毫不在意的偏过头。“嗯?”我努力均匀呼吸,看进他的眼睛,装作毫不在意的偏过头。 “我说,”他低着头俯视我,重复了那句话,“你是不是想走。” “……怎么会。”我笑了笑,一步一步踏上那红毯铺着的台阶,愈加靠近王座上那个人。 我躬下身子,看着他漆黑瞳孔里倒映出的我自己,良久。 他风平浪静的看着我,却没有什么反应。 我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微微低头便触上了他的唇瓣

九狱黄泉

如今的黄泉狱主名叫灵犀,死于四百年前的一个多事之秋。我曾爱过一个人,我曾恨过一个人。——灵犀 如今的黄泉狱主名叫灵犀,死于四百年前的一个多事之秋。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她的名字便是这个由来,她哥哥亲自给她取的。 灵犀这人吧,长得太过妖艳,性格也不太温柔。奈何有个高官的哥哥,遂在这世间逍遥顺遂,惹是生非。 后来,她哥哥死了。她曾倾心的那个男人,打着清君侧,灭奸臣的名号,一副大仁大义的虚伪

从前有只小凶兽

我是一只活了上千年的饕餮,不但帅,还有点可爱,还爱着一个小人类。文/苒玹 《山海经·北山经》曰:“钩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páoxiāo],是食人。” 一、只要你把吃饭的钱省下来打扮,就会有人请你吃饭 我是一只活了上千年的饕餮[tāotiè],不但帅,还有点可爱,还能吃。 世人皆以为我凶残暴戾,这其实是貔貅[píxiū]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