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先生,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要介意我的过去2000

2021-02-09 15:02:54

爱情

俞先生,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要介意我的过去2000

01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唐婉再遇见俞北的时候,是因为俞北在唐婉的母校K大的某个餐厅做了大堂经理,好奇的唐婉说要去见见俞北,于是随便扯了个理由说是好久没回K大了,甚是想念。其实,唐婉的心里却打着小算盘呢。她不知道曾经的那个意气风发的瘦削少年,如今成了何许模样?

真真是好奇害死猫,再见到俞北的唐婉在心底吐槽不已,曾经的那个瘦削少年如今被岁月摧残成了一位膀大腰圆的中年大叔,不仅脸型整整大了一个SIZE,就连身型也改变了。唐婉一出电梯门就看到了俞北,只是那个变形的身材愣是让她没有将“俞北”这两个字喊出来。倒是俞北一眼就认出了唐婉,喊了唐婉的名字,迎着她走了过来。

唐婉礼貌地伸出右手跟俞北的手握了握,不知道是不是时隔太久不见,两人都有些许紧张的缘故,还是天气太热,两个人手心里都有津津的汗意。俞北将唐婉带到一间古色古香的包房内坐好,轻声询问了她的意见之后,点了几样小菜。他们就开始闲话叙旧起来。

两个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再见面,唐婉自然是高兴的,因为她与胡炎之间早已经断绝了一切联系,如今因着俞北的关系,或许还有可能将多年前那句对不起宣诸于口。对于胡炎唐婉内心其实一直是歉疚着的,只是,倔强如她,始终没有将对不起三个字说出来过。

没有人知道,年少时的俞北跟唐婉之间的纠葛,唐婉最先是跟俞北的好兄弟胡炎在一起,他们在一起度过了美好的四年大学时光,临近毕业时,胡炎却因为家里人提前跟他在Z市找好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从而提前离开了W城。唐婉其实真的很舍不得胡炎,但是她骨子里那种骄傲不允许她把那句为我留下来轻易说出口。于是,唐婉送胡炎去了车站,目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02

唐婉初识胡炎的时候,正是18岁时的青春韶华,她清楚地记得遇见胡炎的时候是一个明媚的午后,八月的W城依然是燥热天气,连蝉都被热得懒得鸣叫一声,恹恹地在树枝上趴着。

唐婉刚做完毕业旅行从H市回到W城,连行李都来不及放回家,便来到H大去看她的好闺密X小姐,当时唐婉就读的K大开学时间稍稍比H大晚了一点点,唐婉因为过了一个暑假都没有跟X小姐联系,再加上两人刚逃脱高考的牢笼,一时间,唐婉像一只被放飞的小鸟一般自由。

唐婉穿着一件格子的粉红的格子旗袍,右手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左手抱着一只刚从火车站下车时买的小猫咪,就这样俏生生地施施然地出现在胡炎的面前。

唐婉不知道闺密X小姐就读的是什么系,到了H大只能打电话跟X小姐联系,可是,那天的X小姐任凭唐婉如何呼叫都没回她电话,万般无奈之下的唐婉孤零零地站在路边,守着她的巨大行李箱和那只小猫咪。

胡炎很久之后才跟朋友们说,那天的唐婉像极了从某个国家出来巡游的公主,炎热的夏天,唐婉的脸上素雅清新,特别是她仰起脸来微笑的时候,胡炎的心里忽然有根弦动了下,他说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是胡炎追的唐婉,那个夏天,唐婉在H大待了三四天,胡炎每天守在X小姐寝室楼的门口,然后找着各种理由请唐婉和X小姐吃饭,开始的时候还是三人行,渐渐的,X小姐这盏电灯泡不见了,而唐婉则与胡炎就顺其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03

见到俞北的时候,此时的唐婉已经成为胡炎的正式女朋友。

还记得,那天的W城,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打在人的脸上形成忽明忽暗的光影。

唐婉挽着胡炎的手,望着对面站着的俞先生,听着胡炎介绍,这是我最好的兄弟,俞北。唐婉对着俞北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其实,唐婉第一次见到俞北的时候,对他颇有好感,因为俞北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瘦瘦的脸颊,很清秀,只不过比胡炎略矮一些。唐婉自小就对斯文的男人没有抵抗力,不过,那时对俞北对俞北只是有淡淡的好感,因为她的身边有胡炎,而俞北的身边亦有Y小姐。

Y小姐个子不高,长得也不算漂亮,可是性格应该看起来很好,总是一副温顺且柔柔弱弱的样子,笑起来便露出两颗小虎牙。

后面的日子,唐婉也见过俞北几次,可是某一次,他的身边忽然就换成了L小姐,出于好奇,唐婉问胡炎,Y小姐去哪里了?胡炎说其实俞北还是跟Y小姐在一起,但是身边也可以有L小姐存在……听到胡炎欲语还休的解释,唐婉了然地点点头,心里却想:没想到俞北一副斯文的样子却是个花心大萝卜。那时的唐婉单纯善良,自然也傻得可爱,直觉告诉她,这种类型的男人要敬而远之,自此对俞北稍微有的一点好感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消磨殆尽。

04

每次唐婉坐车从K大到H大,虽然路上要换乘三辆公交车,像是要穿越一个世纪那么久,但是只要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胡炎,她的心里就像是跟溢出的蜜一样甜。

唐婉特别喜欢喜欢坐在操场的边缘,看着胡炎在操场上跟着他的同伴们,浑汗如雨的样子,她拿着水安安静静地坐在树荫下,一直等着胡炎打完球,然后她为胡炎擦汗,接着他们去学校旁边很好吃的小饭馆吃饭。

H大附近,有一家小餐馆的炒菜味道非常不错,每次胡炎带唐婉去,唐婉总能比平时多吃一些,有一次,正在餐馆吃着饭的胡炎和唐婉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起了争执,倔强的唐婉任凭胡炎怎么哄就是一直冷着脸不说话,急得没办法的胡炎忽然拿起一个空盘子朝他自己的头上砸过去,鲜血顿时顺着胡炎的脸颊流下来……

唐婉虽然一直刁蛮、任性,但是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此时的她已然被吓蒙,都忘记带胡炎去学校旁边的校医务室包扎头部,最后还是跟胡炎一起打球的J先生带着他去包扎头的。

胡炎对着唐婉其实一直都是好好先生的脾气,也不知道那次自残自己的头部是唱的哪出戏。但是,爱情就是爱情啊,唐婉对于胡炎还是爱到骨子里,除了每日在K大上课,闲暇的时候几乎都是跟胡炎腻在一起。胡炎除了喜爱打篮球,还有一个特别的嗜好:打麻将。偏偏唐婉是个麻将盲,但是她爱胡炎啊,所以尽管如此,她也可以陪在胡炎身边看着他打麻将过一整个通宵。

胡炎的个性很好,所以他身边的朋友也挺多,常常跟他在一起玩的有W先生和Z先生,而俞北可能是忙着交新女友的缘故,后来唐婉也鲜少见过他了。

那年的情人节,唐婉记得好清楚,因为那是她人生当中收到的第一束红玫瑰。从家里走出来的那一刻,她看到拿着一束火红玫瑰的胡炎像个害羞的小男孩一样,拘束地来回踱步,那个样子看起来可爱极了。

很多年很多年之后的某一天,再见面之后的唐婉跟俞北吃饭的时候,才知道,她人生中第一次收到的火红玫瑰,其实是胡炎叫俞北去代买的。

05

唐婉手里拿着两条杠的试纸脑袋有点懵,难怪最近的她经常呕吐,吃饭也没有胃口。孩子是胡炎的。

这个新生的生命在冥冥中选择了这个时候来到这个世界,而唐婉也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个孩子。手足无措的唐婉只能去找了她最好的闺蜜Z小姐,Z小姐火急火燎地带着她去了人民医院填了人流的单子。唐婉知道胡炎也还没有做好迎接这个孩子到来的准备,含着泪同意了Z小姐的建议,手术单上签了字,并申明了术中出现任何问题无须医院负责的字样。

冰冷的器械进入唐婉身体的时候,还是让她打了一个寒颤,唐婉实在受不了叫出了声,医生立马呵斥道:“这窗户外面就是大马路,你这样叫不太像话,还是忍忍吧!”闻言的唐婉只能死死地咬紧牙,直至将嘴唇咬出了血。

待医生将那个小小的一团自唐婉的身体里取出来的时候,时间已过了一个多小时,唐婉有气无力地在手术床上动弹不得,只听医生说道:“作孽哟!是个男孩子,都已经成型了。”医生好心地将那个红红的一团血肉模糊放在托盘里,特意拿到唐婉的跟前让她看了一眼。

唐婉的含在眼里的泪终于没有忍住,滚落下来。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刚刚看到那皱皱巴巴的那一团。过了很久,虚弱的她才慢慢踱步到手术室的门口,看到赶来的胡炎,就开始嚎啕大哭。胡炎眼圈红红地看着唐婉,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不停地拍拍唐婉的背,在一旁的Z小姐叹了一口气说:”我把唐婉交给你了,莫负了她。”说完Z小姐转身走了。胡炎愣愣地看着Z小姐走远的身影,将怀里的唐婉抱得更紧了,似是发誓般地宣言:“我今生定不会负唐婉。”

听到这句话的唐婉,原本正在恸哭着,也不禁停止了说道:“真的吗?”胡炎坚定地点了点头,说:“你受苦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06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大三下学期,某一天,胡炎低沉着嗓子跟唐婉说:他的舅舅跟他在S衣服市找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工作,所以他等不到毕业就要去了,临走前跟唐婉说毕业了就来找我。

唐婉木然地送胡炎进了车站,出来的时候,忽然蹲在地上,毫无形象地大哭了起来。她打了一个电话回家,只开口说了一句:“妈,胡炎去S市了,他走了……”唐婉哽咽的声音翻来覆去地只会说这句话,她妈妈在电话那头急得不行,说道:“回来住几天吧!”回去住了好几天的唐婉还是没有缓过气来。

大三的上学期唐婉其实就从学校的宿舍里搬了出来,在K大附近的小巷子里,租了一间小房子,里面只有简单的家具,但是有一间锅碗瓢盆俱全的小厨房。那时的唐婉终于不用每个周末都穿越整个W城去看胡炎了,胡炎倒是常常过来看唐婉,唐婉无师自通地便学会了做饭,她常常变着花样跟胡炎做饭吃,不仅照顾着胡炎的饮食,更是兼顾着他的起居,胡炎的衣服几乎都是唐婉手洗的。有段时间,胡炎干脆翘课整天待在唐婉的小窝里,饿了,唐婉去做饭;衣服脏了,唐婉自然会去洗。什么事情都有唐婉帮胡炎料理得妥妥当当的,而胡炎除了有些大男子主义之外,也特别能包容着唐婉的任性公主脾气。

胡炎之前在离开W城的时候,嘱咐过他的好友之一W先生,让他偶尔过来K大看看,顺便帮他照顾下唐婉。W先生每次过来的时候,唐婉总是会好好脾气地跟他做三菜一汤,两个人并排坐着,静静地吃着饭。吃完饭,通常唐婉进厨房洗碗,W先生便坐在电脑桌前玩电脑,有话无话地陪唐婉闲聊几句。

那段时间不知道是胡炎在S市工作太忙还是其他原因,唐婉几乎失去了胡炎的任何消息,每次W先生来看唐婉的时候,唐婉都会拜托W先生帮她打听下胡炎的下落。可是,打听了好久还是没有结果,W先生总是很温柔地安慰着唐婉,让她不要着急,说胡炎一定不会出任何事的。

07

胡炎离开W城的时候,正是过完春节后不久,唐婉清楚地记得那个寒冷的冬天,在冷如冰窖的小屋里,唐婉的心比冬天更冷,她夜夜抱着胡炎留下来的衣服痛哭流涕,不吃不喝,醒了就继续哭,苦累了就睡,没有人照顾的她,此时像极了一个被人抛弃了的漂亮玩偶,没有一丝生气。

如果不是对面房的C小姐过来敲门,唐婉真的能就此与世长辞。被敲门声惊醒的唐婉,已经有七天七夜没有出过房门,而C小姐是唐婉的同系同学,过来只是告诉她系里面所需要交的作业是哪些。C小姐在看到虚弱的唐婉之后,被吓到了,摸着唐婉发烫的额头,赶紧回房里找了一颗退烧药喂了唐婉吃下,又转身去为唐婉端来了她自己熬的新鲜莲藕汤,几天没吃东西的唐婉,在喝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莲藕汤之后,安然入睡。

摇着头的C小姐,端着碗叹着气,退出房间帮唐婉掩上了门。

唐婉的病好之后,还是没有胡炎的任何消息,唐婉过上了教室到租的房子,两点一线的生活,W先生依然会时不时地过来蹭饭吃,偶尔还会讲讲并不好笑的笑话逗她开心。渐渐地,唐婉开始期待W先生的到来,每一次唐婉都会用心做几道菜,然后静静地陪着W先生吃完。

有一天,胡炎终于打了电话过来,跟唐婉解释那段时间他刚入职,压力非常大,根本没时间跟唐婉打电话,唐婉嗯嗯地应着,憋了好久才说出了几个字:“我们分手吧!”电话那头的胡炎愣了一下,问了句为什么。是啊,为什么呢?是唐婉太矫情了吗?胡炎只不过是失去消息两三个月而已,可是胡炎所不知道的是,唐婉因为担心胡炎的安危,那几个月里她暴瘦了十公斤。如果不是W先生的安慰还有C小姐的时不时的老火汤滋润着,唐婉迟早会一命呜呼。

见唐婉半天不做声,电话那头的胡炎声音略大了些,唐婉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和W先生在一起了。”胡炎在电话那头咆哮不已,说了句好,就绝然地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的唐婉哭得像个泪人儿,其实她在心里仍然死死爱着胡炎,只是,经过那个寒冷的冬天,她终于明白不管过多久,横亘在她与胡炎之间的鸿沟,除了唐婉妈妈的反对之外,更多是唐婉深深知道,她与胡炎之间将来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他们的个性都太要强,胡炎的大男子主义让为此隐忍了四年的唐婉,在胡炎走了之后也耗尽了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天蝎座的唐婉知道两人再没任何可能,所以事先跟W先生通过气,跟胡炎打电话分手的时候就拿W先生做挡箭牌,毅然决然地提出了分手。跟胡炎分手后的唐婉,自然没有跟W先生在一起,W先生其实不过是唐婉用来跟胡炎分手的一个工具罢了。唐婉心里对W先生心里虽然抱有几许歉疚,但是也没有办法。

08

俞北在Z城最好的朋友便是胡炎了,这个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总是能在他需要人能安慰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他记得有一次他的初恋女友Y小姐找到了Z城,他们之间分分合合很多年,胡炎跟他说,要不就跟Y小姐在一起好好过日子算了。可是,俞北总是觉得心里像是缺了点什么。

俞北与胡炎工作的地方都相隔不算太远,所以休息日总能约到一起吃饭喝酒,每每胡炎喝多了的时刻总是能神奇地记起唐婉。然后嘴里喃喃地嚷着唐婉的名字。这时候的俞北只能拼命地劝胡炎忘了过去,好好地接受M小姐的追求吧!

是的,M小姐来自于火辣辣的城市,是典型的川妹子,性格豪爽大方,一直对胡炎青睐有加,只是那时候的胡炎心里尚且还有唐婉的一席之地,只不过对W先生非常介怀。所以,常常为此折磨着自己。

唐婉的所有过往,俞北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也知道胡炎一直忘不掉唐婉。他惟一没有料到的是,少年时的唐婉曾经也对他有过淡淡的喜欢。

只是,青春岁月里的记忆里,俞北记得的都是唐婉跟胡炎耍小性子时的刁蛮、任性,也有陪他度过那些寂寞暗夜里的Y小姐和L小姐,她们都各自将最好的青春献给了他,却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明天里。

相似的青春里有着美好与温柔,也有着伤害与愧疚,可是,不管是哪一个,都得感谢他们组成了那些再也回不去了的时光。

可是谁能想到,兜兜转转中,俞北竟还能与唐婉扯得上关系。他从Z城回来的时候是2012年,那个时候的他灰头土脸地回到W城。回来的原因也很悲情,与有过婚约的前女友分手,之前靠他自己置办的一套小户型房子,竟大方地送给了对方,而他净身出户,只身回到W城。

此时的日历已经翩然翻过了好几页,一晃便到了2015年。

彼时的唐婉已经嫁做人妇,安心地做着她的全职太太。闲暇时,种花弄草也能好好地打发大把时光。

唐婉的先生叫陈然,当时在S城初创事业,与她两地分居,根本无暇顾及于她,起先,唐婉还频繁地在S城与W城之间切换,时间长了,干脆在W城定居并找了份工作。

09

唐婉的老公陈然有外遇了。

这个消息,俞北还是在同学群里知道的。男人要是八卦起来,劲头可是一点都不比女人小。不到一会,俞北就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唐婉的老公陈然的前女友自己找上门来的,那个女人来的时候,唐婉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捧着一本李娟的《冬牧场》。唐婉愕然地看着嚣张的前女友,不知所措。前女友抚摸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嚣张地挑衅道:"我去医院照过了,是个儿子,你不是生不出儿子吗?正好把陈然让给我。“

唐婉未发一言,只是愣愣看着面前的女人的嘴巴一开一合着。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时候走的。

唐婉的先生陈然之前是在S城奋力拼搏,本来是好好先生的他自然也会怠慢了唐婉,唐婉赌气收拾行李就回了W城,身边突然缺了陈然的照顾,唐婉总是觉得像是少了些什么。时间久了,唐婉竟隐隐地生出抑郁出来。

唐婉其实之前是发现过一些端倪的,比如对她百依百顺的陈然竟然对远在W城的她开始横挑鼻子竖挑眼了。经过了前女友上门事件之后,唐婉立刻让陈然回到W城并对他挑明了话,他俩的房子和车子都是唐婉家出的全款,所以陈然直接净身出户。

作为事件的女主角唐婉便一下子成了悲情人物。结婚才刚刚两三年,便遇到背叛。

再加上W城其实并不大,唐婉的爸爸又是个公务员且小有官职。这场闹剧一出来,很快路人皆知。就连俞北的妈妈也在家里感叹道,说唐婉这个姑娘实在是运气不好,太可怜了。

俞北默默地听着,感觉心里像少了一块什么似的。

他犹豫再三,还是在QQ里问了唐婉,你还好吗?

唐婉当然不好。

下午一点多的K大餐厅,某间古色古香的包间内,唐婉坐在俞北的正对面。俞北有些紧张,而唐婉也不再是当年那个眼神天真无邪的少女了。唐婉曾经的婚姻如今在整个W城成了人尽皆知的笑话,这样很难让她不受伤。

唐婉像是隐忍了许久,终究还是在俞北面前落了泪。

她对俞北说道:“俞北,你知道吗?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所有人都来劝我只是遇人不淑,而我也只能在所有人的面前假装无所谓,我还年轻,我的人生还可以从头来过。可是,俞北,我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睡个好觉了。每晚都在失眠中度过漫漫长夜,我想不通,我对他那么好。我那么爱他。我拿出我的一整颗真心来对他。可是,他仅仅是因为我不不想生孩子,所以才能他的前女友苟合在一起吗?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俞北回答不了唐婉。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把那个负了唐婉的男人拉出来暴打一顿,可是那个男人本来就在S城开公司,跟唐婉离婚后,他干脆将怀孕了的前女友立马接到S城,重组了家庭。

自从上次见面之后,唐婉似乎将俞北当成了她的救命稻草。她经常在大半夜里跟俞北打电话,跟他聊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俞北也将一向静音的手机铃声调到最大,生怕唐婉找不到他。

对于唐婉来说,俞北的出现就是她黑暗生命里的一道明亮的光。

家族里的人都在责怪她眼光不好,选了一个不靠谱的男人,只有俞北是真心想让她开心起来,每天陪着她聊天,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那些个寂寞的夜晚,也因为这样让两个心挨得很近、很近。

唐婉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怀上前夫陈然的孩子。当她看到试纸上是两道的时候,有些难过。一直不想要孩子的她,在跟陈然的一切划上句号之后却迎来了这个小生命。

她的内心有些纠结,因为她还爱着陈然,但是陈然又是因为唐婉不愿意跟他生孩子才去跟他的前女友搅和在了一起。而他现在又跟前女友有了孩子并已经结婚了。

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让唐婉手足无措。她跑去问俞北该怎么办?

其实那段时间唐婉吃过避孕药,又因为离婚的缘故抽烟、喝酒,这孩子肯定不能要。她心里知道她该怎么办。只是,她想找个人跟她一起做决定。这个人不是家人,不是闺蜜,而是俞北。

俞北愿意陪着唐婉去做手术。不仅因为她是胡炎的前女友,还因为她现在信任的人是他。

唐婉去的医院是W城最大的医院。

10

因为陪唐婉去做手术这件事,是个秘密。有了秘密的维系,两个人自然亲近不少。

从医院回来之后,唐婉有点离不开俞北。

她总是在微信里问俞北有没有起床?有没有吃饭?有没有睡觉?她依赖着他,这让俞北的心里有着被人需要着的大把满足感。

那段时间,他常常想,早知道唐婉的前夫那样不靠谱。他就应该早点出现在她的面前,把她抢过来。

那样的话,唐婉就不会受到那么严重的伤害。她还会像当年跟胡炎在一起的时候一样,笑起来纯真可爱。

不过时间真的是剂良药。经过了七八个月之后,唐婉似乎已经走出了曾经的阴霾。渐渐的,她也不再失眠,而出现在她脸上的笑容也日益多了。

一次去吃饭,俞北说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可是,唐婉却咯咯地笑个不停。俞北眼含笑意地望着她,忍不住伸手过来摸了摸唐婉的头。

唐婉怔怔地愣了几秒钟,将头凑近俞北,在他的额头上像是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俞北像是受到了鼓舞一样,他将脸凑过去,狠狠地吻住了唐婉的唇瓣。

这个吻像是持续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他们的嘴唇分开后,唐婉问俞北:“哎,你是不是喜欢我?”

俞北点点头。但是他心里的喜悦却因为他父母的缘故而打了折。

有一天,俞北正在家里陪父母吃饭,突然收到唐婉发过来的照片,忍不住将嘴角上扬,就连眼睛里也满满的都是藏不住的笑意。他的妈妈好奇地凑过来问:“我家北北是不是谈恋爱了?”

俞北吓得将手机连忙放到一边,辩解道:“哪里有?有的话肯定是要带回家来给你们看的。”

他妈妈见到俞北那副紧张兮兮的样子,不放心的问道:“你不会还和唐婉那个丫头还在联系吧?”北北,你和她绝对不能在一起,莫说她离过婚,还打过孩子。这也是我和你爸爸断断不能答应的。“

俞北有些心烦,匆匆扒了几口饭便回了房。

那次从医院回来后不久,俞北的妈妈其实就知道了唐婉去医院做人流的事。巧不巧合,,俞北的妈妈有个熟人在那个医院看到了俞北跟唐婉在一起,于是告诉了他的妈妈。

后来,俞北的妈妈对他严刑逼问,没有办法,俞北才说,他只是去帮唐婉一个忙,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俞北的父母在W城经商,也算得上是中产阶级。如果不是唐婉离过婚,其实他们两家也能算得上是强强姻。

但唐婉不仅有婚史还打过孩子,这是俞北家里断断所不能接受的。

其实并不仅仅是俞北的父母,就连俞北将他跟唐婉恋爱的事告诉给自己最好的朋友,别人也迟疑了下才说道:“你当真不介意她曾经是胡炎的前女友?而且还怀过别人的孩子?”

这一连串的问句将俞北问得愣住了。

要是从来都不介意,那肯定是骗人的鬼话。但是如果要爱一个人,不就是得接受她的全部吗?俞北为自己对唐婉的爱不够纯粹而感到羞愧。

他喜欢唐婉是真的,但是这份喜欢也因为世俗的眼光从而打了折也是真的。

11

唐婉跟每一个陷入爱情的女人一样,满心满眼里都是俞北,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能跟他腻在一起。总是缠着他吃饭、逛街,做所有情侣间应该做的所有事,也喜欢跟着他去见他的所有朋友。她想让他昭告天下,她与他是一对恋人。

俞北有些无奈也有些烦躁。他害怕带着她遇见他的那些朋友,也害怕别人在他看不到的身边对着他指指点点。

他和她一起出去吃饭,总是选一些并没有那么热门的餐厅,他也应了唐婉的要求带她去见了他的部分朋友,但是并没告诉他的朋友们,他与唐婉是什么关系。

俞北总是在想,或许,过段时间就好了,只要给他的父母还有世俗的眼光一点时间,他们也终有一天会接受唐婉。

他们在一起的第六个月,唐婉忽然拉着俞北去了W城最最热闹的一条美食街。那里的人非常多,你可能走到任何一家店,都有可能遇上认识的人,俞北支支吾吾地找着借口,就是不想跟唐婉去。

好在那天的唐婉非常温顺,看俞北不想去也没再坚持。她选了一家韩国烤肉店,其实俞北并不见得多喜欢吃烤肉,但是那里的人相对比较少,所以俞北答应了。

谁料到,喝了一点酒之后的唐婉却忽然跟俞北提出了分手。

她看着他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她哭着说:“俞北,这些日子,和我在一起,一定过得非常辛苦吧?”

俞北感觉出气氛不对,也辩解道:“你在瞎想什么?”

唐婉一直哭哭笑笑,她说:“俞北,谢谢你陪我度过的那些艰难时光。

俞北以为自己把所有的一切全部隐藏得很好,但其实唐婉什么都知道。

临分手前,唐婉哭着对俞北说:“俞北,我知道其实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娶我了,对吗?所以,我不为难你了。祝你幸福!”

俞北想起多年后再遇见唐婉的那天,也想起了多年之前站在胡炎身边的那个笑起来乖乖的小女孩。

这辈子他能够娶她却没有娶她。或许,他在心里终归还是介意胡炎的感受的吧!

12

唐婉将俞北的所有联系方式全部拉进黑名单,也再也不肯联系他。

有时,俞北从半夜惊醒,也会下意识地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唐婉的讯息。其实,夜很安静,手机也很安静。原来,自己比想像中的更为在乎唐婉。

俞北想法设法地找唐婉,想要去告诉她,他还是很在乎她。在唐婉的单位门口,他见到了她:“唐婉,我喜欢你。”唐婉看起来面色平静,她说,谢谢你。再见。

唐婉经人介绍认识了H先生,H先生人很好也很包容她,更重要的是他从不介意唐婉的过去。

俞北不知道的是,在唐婉说完再见,在她转身的那一霎那,她早已泪流满面。她还爱着俞北,可是她也深深地明白,今生,她与俞北之间再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不管多么相爱也不能在一起,这并不是因为对方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也不是因为彼此的不合适,而是在某些时段,对方过分紧密地掺杂在你的某段经历里。他清楚你的所有过往,作为朋友,他会疼惜你。但是作为老公或者是男朋友,他或许会嫉妒那些过往。

俞北说总有一天会让世俗的眼光和自己的父母来接受唐婉,其实,真正没有接受唐婉的只是他自己。真正在心里无比介意的人,也是他自己。

或许,天下那些并不是因为不爱了而分开的情侣都像俞北与唐婉这样,他们今生的关系不应该只是这样,但也只能是这样了。

相关阅读
三又三分之二

游戏里的cp居然来节目里找她了。 楔子 顾虑拨通了顾沛的电话,“哥,我想参加你们旗下缘分小屋那档综艺。” 顾沛闻言挑眉,“刚拿了冠军就想谈恋爱了?” “Too战队队长昨天找我谈话,似乎有意高薪挖我。” “那可真是难得,你不去就错过了一次赚大钱的机会。” “哥!” 顾沛轻笑一声,“行了不逗你了,一会我让小王给你安排。” 郑诗好打开手机,微博下除了催文的读者已尽是些谩骂之语。 一周前,一档名为缘分

他的狗颜(上)

程悠悠万万没想到,这辈子竟然遇到个长得像狗一样的男生!在我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居然去爬墙。 他长得实在是太狗了。 这么说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和林永健、李荣浩、林更新等明星很神似的狗颜?啊对了,还有郭麒麟《庆余年》那群人的。 他那小小单眼皮下的眼睛实在是和小时候咬过我大腿的那条恶狗太像了,我万万没想到这辈子能见到个真人版的真.狗.男人。 所以我付诸行动了,不管前面的高墙有多高,我仍像超市里被放到水

心心向龙

其实,他们早就见过了,不过这个秘密,他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 夜晚的风带着些凉意,艾丽将有些滑落的兜帽重新戴好,抬头看向了天空。 一望无际的深蓝色背景下,一轮弯月静静地与她对视。她低了双眸,视线落在海面上。 已经到了他们的领域了吧? 四周依旧很安静。渐渐的,海面上开始升腾起雾气。她有些害怕,抱膝蹲坐在船头。听说,龙是一种强大却残忍的生物,她手无寸铁之力,他会不会直接杀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困意

恋爱的surprise

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亚飞看着自己不经意写在纸上的话,脸红了红,慌张的合上笔帽,又做贼似的掏出手机,点开了他和马克的对话框。 最新的聊天记录是马克给他分享的自己和女朋友旅行时的照片。 亚飞一张一张点开,仔细的看着。 穿情侣装的甜蜜街拍,咖啡厅的搞怪表情,爬山时的欢快场景...... 亚飞一个一个看过去,嘴角扬起一丝甜蜜的笑容,仿佛照片中的情侣就是他和静宜。 手机的震动声

缺钱少女和普法少年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感叹,下一秒就听到了老师的反击“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文/蘑菇味桃子 一、“彭拉拉,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 刚进入八月,头顶的电扇就跟知了一样嗡嗡嗡地响个不停,却起不了任何效果,教室里一个个的还是汗流浃背。 守晚自习的老班更惨,背后趴满了楼道里趋光飞进来的飞蛾。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百无聊赖地撑着脸,思绪飘走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 全班安静了两秒钟,瞬间爆

甜甜柚子夏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文/莫若离 一、齐先生,您的外卖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 夏日炎炎,蒸腾的热气都快把人汽化了。门外的小姑娘白皙的脸热得通红,头盔大小不合适,歪歪地戴在她头上,帽带把她耳旁沿至下巴勒出红印子。 男人心里不动声色啧了声,点头,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就回屋。 丁柚有些焦急,娇软的声音抬高:“齐先生等等,我在路上摔了一跤,您要不要先检查一下食物是否完好?” 男人顿步

极北以南

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文/陈谌 一 我翻了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窗口望出去,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 十一月,极夜的结束仍遥遥无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习惯在这段漫长而寂寥的时间里沉睡,尽管北极熊并没有冬眠的习惯,但对我而言,睡眠是逃离孤独的最好方式,毕竟等待终归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可能会消磨掉你的希望,然而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无论是梦境还是想象,那些画面总会泛着些许

爱你就是保护你,和你身边的一切

她知道他怕血,但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他甘愿冒险。 . 夏莉和曹良属早恋。当年学校严抓早恋,他们的隐秘工作做得相当到位,路过装作陌生人,晚修回家拿出一部按键早被磨得模糊的手机给对方发短信,不是嘲笑今天对方表现像头猪,就抱怨老师又下发卷子要求第二天写完讲解。 靠着破旧的手机,他们熬过了中学时代,高考之后,两人成绩不错,在选填志愿时,别的同学都在为哪个学校哪个专业苦恼,他俩早早决定将要去往何方。夏莉在南

偏爱你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文/林顽 一、你有爱豆吗? “你有男朋友吗?” 对面的人摇头。 “那你有爱豆吗?” 对面的人再摇摇头。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 谭稚坐在学校嘈杂的餐厅里,眼看着这位既有男友又有爱豆的好同学徐灿灿,从言语和眼神中鄙视着她。 “您倒是追星,播一部剧换一个‘老公’的速度咱可赶不上。”虽然谭稚心里认同对方,但嘴上还是不服软。 徐

爱你时,请爱我(一)

大概是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做好了离婚的准备,所以柳如曦此时没有感觉到特别难过夜色如墨,风冷如刀。 宽阔的柏油路上,只听得见行李箱滚轮转动的声音,柳如曦一个人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走在路上。 夜色如水,沁人心脾,柳如曦有些单薄的拢了拢自己的衣服。 签完离婚协议的那一刻,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从别墅中搬出去,东西很少,一个行李箱就足够了。 大概是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做好了离婚的准备,所以柳如曦此时没有感觉到特别难过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