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餐厅,食物还是食人?

2021-02-10 18:01:38

奇幻

美女餐厅,食物还是食人?

1

椰树街最近一改往日冷清的景象,变得热闹起来,这还得归功于那家小有名声的网红店,吸引了不少的顾客慕名前来。

店名叫秀色餐厅。据说这里原来也是一家餐厅,门庭冷清,可几乎一夜之间,这家店就彻底改头换面了。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这家店凭借它独树一帜的特色,迅速在一周之内登顶榜单第一,不是口味榜,而是小绿书的颜值榜。

是的,身为一家餐厅,出圈竟然是凭借清一色的美女服务员。

很多人都好奇,原本潦倒的小餐馆,是从哪儿招聘来这么一群美女?而这些美女千里迢迢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过气商业街,又是图什么?

最吊诡的是,秀色餐厅旁边的店铺主说,从没有看到过那些美女服务员进出这家店。

无聊的人们甚至还特意守在店门口,等那些美女下班。可那家店宁可亮一宿的灯,也不见一个人影出来,椰树街不少人都怀疑,这里的服务员是住在里面的。

这可让人更羡慕秀色餐厅的老板了。

不过自从这家店换风格爆红后,原来那位老板就再也没有露过面,不知是不是早就把这店转让出去了。

2

吴力的餐厅,就在秀色餐厅的对面。他和这家店原来的老板是多年的老友了,他们在椰树街最受欢迎的时候一起创业于此,见证了椰树街的兴衰。哪怕这里变得越来越冷清,也都咬着牙一直没有撤店。

但自从对面被改造成网红店,吴力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位老朋友,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么多年的交情,就算走,也该打声招呼吧。

吴力心里一直不是滋味,尤其是看对面那家餐厅越来越火爆,虽然自己的小店凭借着味道优势,也跟着沾了光,提高了知名度,可是他还是很不喜欢这种风头全被别人抢光的感觉。

毕竟以前,他的店可是比他那位老朋友的受欢迎得多。

他羡慕对面食客的络绎不绝,也垂涎于里面的美女,可却从没有踏进过秀色餐厅的门。

这好像是一场味道和颜值之间的对抗,踏进那扇门,就是输给对面了。

他不想让别人察觉出他的羡慕,更不想认输。

但随着秀色餐厅的名声越来越大,许多以前的老顾客都纷纷改去对面,吴力实在忍不住了,他倒是要看看这家店究竟有什么魅力。

这是个周一,吴力那家风雨无阻从不休息的餐馆,也破天荒地锁上了门。他从店里走出来,深呼一口气,像是下了多大决心似的,迈向对面那家人满为患的网红餐厅。

菜品和装潢都中规中矩,给他点菜的服务员也很漂亮,只不过耳朵上有个小小的缺口,吴力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很快便点完了菜,以前也总爱来老朋友这里吃饭,这次点的也基本还是那几样。

下完单,他的目光便不受控制地被身边的美女服务员吸引过去。虽然此行的目的是来考察餐厅的,可他毕竟是个男人。这么多美女在身边晃来晃去,怎么可能心止如水。

不得不说,这些姑娘是真的很美。

吴力感觉他的目光不自觉地在她们身上停留。她们妆容并不淡,但却区别于印象中的浓妆艳抹。

那些色彩完美地与五官贴合,完全看不出过度粉饰的痕迹,倒是像原本就长在她们身上似的。

真是妙极了。

3

-后厨

“莴笋汁。仓库里还有莴笋汁吗。”一位美女服务员闯入后厨,精致的脸蛋在烟熏火燎的环境下显得格格不入。

“莴笋汁??咱莴笋都多久没进过了。这道菜八百年没人点了。”一位负责热灶的厨师嘟囔着,反复检查着订单,直到确定了那桌客人真的点了那道曾经的招牌——莴笋汁炒牛肉。

“是啊…这是餐厅之前的老菜,菜单上都没有图片,这客人怎么偏偏选它啊。”美女服务员紧皱着眉头。

毕竟这莴笋汁只有老板本人才会做,可员工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这是哪桌的菜。”一位漂亮的小姐一把夺过那张单子。

她穿着深灰色的西装,头发高高地盘起来,和外面那些美女服务员比,多了几分干练和果敢。

“32号桌。”

西装小姐皱着眉握着张薄薄的纸,少顷,她的视线转向了厨房后面的一间房间。

“这玩意对男人没用的吧。”她冷冷地说。

后厨里没人敢接话。

就连爆锅的声音,似乎都小了几个分贝,像是在安静地听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没…没用吧。”热灶师傅撇了撇厨房里那帮歪瓜裂枣的男人,吞吞吐吐地说。

“没事,他一个人来的,就算真起了作用,也没人告诉他。”西装小姐仍然十分淡定,“只要离了这餐厅,他是死是活都跟咱没关系了。”

-32号桌

看着服务员端上来的莴笋汁炒牛肉,吴力一时间竟有些热泪盈眶,这道菜他吃了十几年,是他的老朋友付易的拿手绝活。

这里的老板换没换,尝一口味道便知道。

想象着莴笋汁的味道,将眼前那片绿油油的肉吞咽下去,竟真的和记忆里的清甜一模一样。吴力找准了通往厨房的门,看来老板付易,应该就在那扇门后。他打算用完餐就去会会他的老朋友。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从这道菜刚上来后,那些美女服务员就突然开始格外关注他,经过时,目光总是有意无意落在他身上,有些表情观察得肆无忌惮,明显不是看普通客人时会有的,和吴力的眼神碰撞后,还会别扭地躲闪开。

吴力在疑惑的同时还有点沾沾自喜,看来自己魅力依旧不减当年啊。

在吃最后一道甜品的时候,吴力偶然间发现他们家的勺子很精致,便拿起来端详,或许自己的餐厅也该换种餐具风格了。

勺子是不锈钢的,亮亮的凹面就像一面小镜子。

也正是这面镜子,把吴力突然间变得惊恐的脸,完整地映了上去。

“完了完了……”西装小姐隔着后厨门上的玻璃窗,敏锐地察觉到吴力表情的不对劲,可也已经晚了,“是谁把金属勺子给他的!不是说换一把瓷勺吗!”

4

吴力在那把勺子上看到了一个陌生人。

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分明的轮廓,简直是一位堪比一线男星的帅哥!

吴力盯着那块小小的金属,恍了神,片刻后才试图眨了眨左边的眼睛,里面的帅哥也做了一样的动作。

很显然,这不是屏幕。这就是一把普通的可以反光的金属勺。

首先,他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幻觉,四处张望后,也确定身边没有其他人——这个在勺子里眨眼的男人就是他自己。

可这张脸,却绝不属于他!

吴力抬头望向身边的美女服务员,在这里,他也只能向她们寻求帮助了。可那些女孩看到他的脸,却像见了鬼一样落荒而逃。

疑惑、愤怒和无助充斥着吴力的脑腔:我在做梦吗?这什么情况!中头奖了?吃个饭把自己吃成一个大帅哥?

他眼里现在只剩下那张紧闭的、通往厨房的门。

回味嘴里莴笋的味道,他知道付易一定就躲在后厨,霎时心里就没有那么慌了,他安慰自己,这也许只是那位爱捉弄人的老朋友跟他开的一个玩笑。

吴力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闯进了后厨。

“唔…”

没想到,刚一进来就被候在门旁许久的西装小姐捂住了嘴,她身材娇小,力气却大得惊人,直接把吴力拖离了后厨,来到一个昏暗而密闭的空间。

“算你命大,这东西可不是谁都能用的。”

“你在说什么?”吴力一头雾水,他看不清此人的长相,只是听声音辨别她是个女人,但语气并不客气。

“我是这里的经理,不好意思,由于今天仓库没有莴笋了,只能用别的东西代替一下。”西装小姐冷静地说。

“什么东西?”吴力纳闷,没有莴笋?可刚刚入口的明明就是莴笋的味道啊,而且还是那么熟悉的手艺。

对方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吴力还似乎捕捉到了她的一声轻哼,像是嘲讽,夹杂着全然无畏的态度。

“付易呢?我要见他。”他只能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老朋友身上。

“什么付易?餐厅里从没有这号人。”

“你们这里的老板啊,付易!”

经理不再应答,她没耐心和一个将死之人讨论另一个不存在的人。

吴力也开始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玩笑了。

这里是一家餐厅。

却绝不只是一家餐厅。

一夜爆红的秘诀,高颜值服务员的面具背后,藏着太多见不得光的东西。

而在这间昏暗的小房间里,在吴力视线看不清的角落,储存着一箱又一箱的“莴笋汁”。

他们存在的作用,远不止替代莴笋这么简单。

“无辜的笨蛋。”

高跟鞋落地的声音和女人的交谈声,逐渐逼近这间小屋,应该是那些美女服务员们。吴力循着声音望去,看到的却是一群面色憔悴的中年妇女。

若不是身上的胸牌和餐厅的logo,简直无法辨认她们身上的制服就是外面那些美女们的同款。

原来秀色餐厅,也不全是美女啊……吴力顶着那张帅哥脸,竟在这帮丑女人中找到了一丝优越感。

女人们一个个地经过吴力,眼神中满是嫌弃,还带着一丝怜悯。

“经理,错拿金属勺的职工已经辞退了,给了他一整箱物资,让他自生自灭。”一名漂亮的服务员,机械性地说着。

“自生自灭?下次再有这种事,直接给他灌进去再放他走。”

“好的…”那姑娘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吴力,“这人怎么办。”

“真麻烦,以今天的用量,他这个形态得持续一礼拜,干脆直接处理掉吧。”经理瞥了一眼吴力。

吴力和那服务员四目相对之时,看到了她耳朵上的缺口,原来正是刚才负责自己这桌的那位美女。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刚才点菜的时候,她似乎有意指引自己注意到那道莴笋汁炒牛肉。

这菜被印在菜单最边边角角的位置,要不是之前付易总是做给他吃,他根本就不会对什么莴笋汁感兴趣。

看着她眉目间的神色,吴力恍惚间竟觉得有些熟悉,但他这辈子也没认识过这种级别的美女啊,大概是和某个明星撞脸了吧。

“物资…是什么。”吴力想到他们刚才谈论的内容中,似乎有自己不能理解的地方。

房间里一片寂静,不知是天机不可泄露,还是不知怎么向一个一无所知的人解释这一切。

服务员们打开了那些藏在角落的箱子,却停止了动作,视线在吴力和经理之间流转,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最终还是经理开了口:“算了,反正他活不久了,不用避着他。”

5

吴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那些箱子里装着的,果然是他刚才食用过的“莴笋汁”。吴力眼睁睁看着那些女服务员们排着队,从箱子里一瓶又一瓶地取出,喝下去。

紧接着,只见排在第一个的女人率先喝了下去,霎时,原本臃肿的身材就像气球泄了气一样,迅速地瘦下去,肉都去了该去的地方,变得前凸后翘。而脸上的皱纹褶子,也变得光滑而柔润,就像用美图秀秀把美颜瞬间拉到了最大一样。

他见过身边的姑娘们用手机p图,轻轻松松就把脸上的沟壑全都磨掉,熟练地改变五官的位置和大小,便可以得到一张完美的脸。

而此时,这瞬时的变化,却是真实发生在眼前的。

这就荒唐得有些惊悚了。

吴力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些女人一个接一个地“变身”,他的双唇都开始微微颤抖。殊不知自己在半个小时前,当着一屋子食客的面,也发生了如此奇异的变化。只不过,全场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而已。

来到这里之前,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秀色餐厅的美女,竟都是靠这个绿药水生存的怪物。

转眼间,房间里已经站着一排阿娜多姿的美女,吴力在震惊中残存的些许理智,使他注意到一个细节——她们每个人在喝药水前,嘴里都会默念一串数字,而他们每个人变成美女后的形象,也都风格迥异,大概是跟每个人不同的数字有关。

吴力喝下的药水,之所以会变成老朋友做的莴笋汁味道,也正是因为那是他当时的心之所想,药水就自动发挥了他想要的作用,成了莴笋的味道。

“这就是我们的物资。外面那帮傻子,还真以为他们见识了真正的美女呢。”经理的语气中满是趾高气昂的嘲笑。

“跟他讲讲吧,也让他知道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经理戳了戳身边的美女服务员。

在秀色餐厅,每天,必须严格控制物资的用量。摄入过度的话,高颜值的形态虽然会维持较长时间,但也会产生很多副作用,轻则身患残疾,变聋变哑都是有可能的,更严重的话,可能会致死。

所以,服务员们想要维持美女形象,必须每天坚持服用,每次只能服用一小瓶,只管一天的量,并且必须在有人监管的情况下服用,否则,一定会有人控制不住的。

女孩还在像个机器人一样地说着那些物资的使用方法,吴力却已经听不进去。

他满脑子都在想,这么危险又丧失人性的东西,到底是谁发明出来的。

他万万没有想到,原来这就是秀色餐厅成功的秘籍,这就是他嫉妒得要死要活换来的答案。

而这些还在谈笑风生、热烈地聊着今天的皮肤似乎比昨天更加紧致了的“美女”们,似乎已经不以为然,甚至引以为傲。

日复一日地被这样的机制洗脑后,大概真的会自然而然地把高颜值的形态当成自己的本体,而嫌弃自己本来的面貌吧。

谁不喜欢当美女的感觉呢,谁不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呢。

哪怕是在一家餐厅里当服务员,被人消费,也比顶着那副别人连正眼都不愿意瞧的皮囊过活,要好受得多吧。

吴力从不是一个看脸的人,他自己也不算是个好看的人,但今天那些臃肿的女人进来时,他真的有那么一瞬间的嫌弃。尤其是,在刚刚见过那么多美女之后。

他想起一句话:我本可以忍受地狱,如果我不曾到过天堂

最可怕的不是得不到,而是得到后,又让其体会失去的滋味。

“这么危险的东西你们也敢用,就不怕被人发现吗!这一箱就够你们一屋子人死八回了!”吴力举起气到颤抖的手,指向角落里那箱罪恶。

“确实危险,极其危险。但只要我们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啊。”经理嘴角勾起一抹含义不明的笑,“就像你今天死在这里,我们不说,也不会有人知道一样。”

吴力知道,自己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一个足以让整条椰树街都歇业整顿的秘密。

却已经无能为力。

他们把吴力关在了那间屋子里,等待他的是随时都会到来的死亡,不知道他会不会也像那位拿错了金属勺的师傅一样,被灌下一箱的“莴笋汁”。

几个小时后,房间仍然安静得很,没有半点动静。吴力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可能餐厅还没打烊吧。

直到他听见门口传来细微的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推开了。

吴力看到她耳朵上的缺口,认出是那个给他点菜的服务员女孩。

她看起来好像比其他人年龄都小,也并没有那些人举手投足间的世俗感,应该是刚来这里不久的新人。她拎着一个小小的打包盒,走到吴力面前。

“给你盛了点饭,趁热吃吧,别当饿死鬼。”

女孩把饭放在地上,转身就要离开,却一把被吴力拉住。

“为什么要让我点那道菜。”吴力语气冰冷。

若不是点了那道该死的莴笋汁炒牛肉,吴力根本不会被卷进这场灾难,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他也想明白了,女孩当时介绍菜品时,看似无意间的手势,其实正是一步步实施着她的计划。

“什么…我没有让你点…你趁热吃!我先走了。”女孩慌慌张张地想要挣脱吴力的拉扯。

吴力盯着她的眼睛:“这样活着,是你想要的样子吗。”

他觉得这个女孩和别人不一样,也大概猜到了关于她这么做的理由。

经理用物资代替莴笋汁,吴力通过金属勺发现异样,闯入后厨,这些应该都在她的计划之内。

她想拉一个人下水,曝光这里的行为。

她想试图改变秀色餐厅变态的体系。

两个人再次四目相对,吴力又从她眼睛里看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他用眼神告诉她,如果怕,就说出来,就去反抗。

可女孩最终只是摆摆手,便迅速扭头离开了。

6

女孩离开后,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和黑暗。吴力本没有心情吃饭,可竟然发现饭盒里藏着一个小小的灯。

吴力举着那盏灯在房间里溜达了一圈,果然,在墙上发现了一张合影。

照片里的女孩们规规矩矩地站成两排,穿着统一的制服,应该正是秀色餐厅开业时服务员们的大合影。

但奇怪的是,这里面却没有一张脸是吴力今天见过的。

照片里的女孩,既没有外面那些服务员那么美丽得无可挑剔,又没有今天进屋子里的那些女人们那么憔悴。一张张脸上洋溢着青春与朝气,像是刚毕业的高中生。

可是,这些人是谁呢?难道秀色餐厅还有另外一波服务员吗?

……

吴力突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照片上的这些女孩,或许正是今天走进这间屋子的憔悴妇女们。

他连滚带爬地跑到角落里堆放物资的箱子旁,用小灯微弱的光线,照亮药物包装上的说明。

药物原理:通过刺激体内各细胞的活性,使生命体呈现出更年轻、美丽的状态。一次不得超过一瓶,药效维持一天。

特别提醒:长期服用该药物,会极大加快生命体的衰老速度。

吴力一屁股坐到地上,那瓶药物也从他手中脱落,碎在地上,释放出一股刺鼻的化学药剂味。

从秀色餐厅开业到现在,也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该死的药,愣是活生生地把那些姑娘从合影上的青春模样,折磨成了一个老妇人。

短短两个月,却几乎让她们的身体度过了二十年的时间,难以想象,再过几个月,这里就会有人因衰老而致死,餐厅当然可以更换一波新的员工,可逝去的人和她们错过的青春,却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这些物资,源源不断地给秀色餐厅提供着生命力,却也在肆意地践踏着那些女孩们的生命。

这里简直是地狱。

为了一家餐厅的兴衰,为了所谓的爆红和爆点,真的需要做到泯灭人性的程度吗。

一件件怪异又让人痛心的事接踵而至,吴力感觉到头晕目眩,小小的房间,他却感觉完全看不到它黑暗的尽头。

现在唯一能确定的事就是,这里的老板,一定不是他的那位老朋友,即使那莴笋汁中饱含着记忆的味道,是那么真切。

但付易手中一定有秀色餐厅老板的联系方式。现在知道真相的只有吴力一人,而他手无寸铁,凭借他自己是无法起到任何作用的。好在经理她们没有没收吴力的手机,大概是笃定了,就算他求助,也不会有人相信这么荒唐的事吧。

吴力用他最后的力气给付易发了条短信:

“老付,你原来的餐厅出事了,举报你当初转让的店主,还有,一辈子也别再来椰树街!”

餐厅内部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吴力隔着小房间的门,只能听见他们在外面大声地吵闹,却听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是房间隔音太好,还是药物产生的副作用降低了他的听力。

这一夜,他梦见了几年前的事,他和付易,还有当时在付易店里打工的一个女孩,他还记得女孩叫做石焰。

他们仨围坐在这家小店里,就坐在吴力白天做的那个位置,吃着付易刚出炉的莴笋汁炒牛肉,聊得很热闹,笑得很大声,可吴力却怎么也听不清他们说话。

像是自己被装进了一个巨大的玻璃瓶里,而付易和石焰在外面,讨论着不属于自己的世界。

7

吴力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刺耳的开门声和凌乱的脚步涌进屋来的声音。惊醒后,吴力看着这一屋子的人,一瞬间有些恍惚。

经理原本精致的盘发散了下来,面色十分憔悴,妆容也掉得差不多了,看起来像是一宿没合眼,要不是那身区别于其他服务员的西装,吴力差点要认不出她。

站在她身边的是一位相貌非常英俊的男人,黑色西装的剪裁一丝不苟,表情也严肃得吓人。

此人强大的气场让吴力不敢过多地打量,偶然间瞟了一眼,却对上他笃定的目光。

“您是昨天误食了物资的客人。”

这似乎是个疑问句,可他的语气却不带一丝询问,仿佛只是陈述着一个板上钉钉的事实。

而吴力还没反应过来眼下是个什么情况,面对突如其来的交谈,显然不太能招架得住,只能机械地点了点头。

“订单、餐盘。”男人面无表情地说。

耳朵上有缺口的女孩从众人之中走出来,畏畏缩缩地递上那张已经皱巴的纸条,上面俨然写着莴笋汁炒牛肉。

接着,又从角落里端出一个盘子,里面还残留着绿色的汤汁,由于一夜未清洗的原因,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

她甚至带了一副白手套,大概是为了充分地保留餐盘上吴力的指纹,留下确凿的证据。

不知是不是吴力的错觉,虽然女孩看上去十分紧张害怕,还不停地瞥向经理,生怕会得罪她一样。可是,她整套的动作和保留餐盘的行为,却又如此完整而娴熟,好像已经演练过千百遍一样。

男人轻笑一声,独自走向角落里那一箱沉甸甸的物资,用手清点着数量,指尖从一瓶瓶药水上划过的瞬间,吴力仿佛能看到经理的冷汗也在一滴滴地掉下来。

直到他手指落在最后一瓶药水上,原本一言不发的经理,最后一根神经终于崩塌了,她猛地跪在地上,不停地求饶和道歉。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聪明。”男人却背对着跪在地上的经理,冷冰冰地吐出一句话。

“对…对不起…我是真的没想到物资会对男人也管用…毕竟咱们餐厅,从没有招过男服务员…我还以为…”经理的声音颤得厉害。

男人突然转身,一把抓住经理的衣领,直接将她拎了起来。

“仅有的两瓶强效物资,你我一人一瓶。你知不知道站在这里的姑娘们有多羡慕你。”

他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些许情绪,锐利的眉毛紧紧地揪在一起,像两把尖刀,一双眼睛也瞪得通红,几乎快要滴出血来。

“对…对不起…”经理被扼住喉咙,只能发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下一秒,男人瞬间将抓住她的那只胳膊反转了一个方向,大头朝下的经理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她就开始了不停地干呕和挣扎。吴力不忍直视地闭上了眼睛,直到听见一声长长的呕吐声——

并没有想象中的气味传过来,吴力缓缓睁开眼睛,发现面前的地上还是干干净净,只是多了一滩小小的蓝色液体。

视线再转向经理那边,吴力的眼珠子简直快要飞出来。

就在这短短几秒里,她已经变成了一个站不起来的老妇人,纵横的皱纹遍布她整张脸,甚至连生命体征都很微弱,疲软地摊在地上,一动不动。

“抬出去。”

女服务员们瞬间围上来,很快,那个美丽婀娜的经理,便永远地消失在这个房间中。

只留下那滩蓝色液体,没人敢碰。

吴力抬头重新审视了一遍这个男人,他现在的表情没有刚进来时那么严肃了,甚至带上了一丝愉悦,可吴力却觉得他变得更加可怖。

他第一次亲眼目睹一个人的死亡,而且还是以这种极其怪异的方式。

面前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应该就是这里的变态老板,而那滩蓝色液体,应该就是他口中的强效物资。

确实,吴力这么一想,好像从未见过那经理服用物资,却始终保持着美丽的外貌。

大概就是拜那蓝色药水所赐。

“强效物资可以使人永葆青春?”吴力问。

老板挑了挑眉,似乎是没想到吴力已经对他们的机制有所了解,点了点头:“是的,并且没有副作用。”

“那为什么不给所有服务员都用这种强效药??”对于这种变态,劝他从良是几乎不可能的,吴力只是心疼那些无辜被伤害身体和寿命的女孩们。

“世界上哪有白来的好东西,敢情不用你花钱。”老板带着一副轻蔑的笑,“那一瓶特效物资就够我开八家餐厅的了,你知不知道。”

老板踱步到吴力面前。

“你还是像原来那么天真。”老板弯下腰来,笑着对他说。

这句话,就像一道雷一样劈向吴力。

大脑空白了几秒后,他渐渐反应过来男人这句话的意思。

“难道…你是…付易?”

吴力看着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刚才他残忍对待经理的画面,和印象中老朋友那张熟悉的脸,重合在一起。

若不是他这句话,吴力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家餐厅还是原来那家,没有易主。

而一切罪恶的源头,真的是他曾经情同手足的老朋友。

“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吴力避开目光,眼前这张陌生的面孔令他恐惧。

“知道吗,吴力,这就是你的餐厅怎么也火不起来的原因。”付易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你想当活菩萨,那是你的本事,我没你那么高尚,只是一介屁民。”

“你是屁民?你知不知道你祸害了多少姑娘的青春!”吴力急红了眼。

“我提供给他们美丽,她们帮我赚钱,互惠互利之下,就没有什么祸害可言。”付易的回答显得冷静而有底气。

“你王八蛋!”吴力喊。

声音响彻整间屋子,却又消失在屋子里。

付易笑了笑,站起身来:“那你现在出去,跟她们说,我把她们都辞了,以后再也不用来这里上班,再也不用喝那臭药水。”他指着门口,“看看会有几个人答应。”

“……”吴力瞪着他,却说不出话来。

戒不掉了。

至少是这一波女孩,即使她们深知留在这里会加速生命的垂老,无限逼近死亡,也不会选择离开。

她们已经回不去了。

她们再也过不了那种平凡的生活了。

“还愣着干嘛,现在可以杀我灭口了。”

吴力知道,他们已经活在两个世界中,他拉不回付易了。

付易则看着他,顿了一下,缓缓地说:“事实上,你可以留下来。”

“你说什么?!”

“经理死了,而这所餐厅里所有的服务员,也都会在一个月内被替换,昨天的事情,不会再有任何一个知情者。”付易再次凑近他,“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以后我们两个一起当老板,一起赚大钱。”

服务员们将会很快被替换的原因,吴力心里再清楚不过。一想到墙上那张合影,那一张张充满活力的脸,他便心如刀绞。

“做梦去吧。”

吴力使劲往他脸上淬了口唾沫。

8

付易离开房间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而吴力又在房间里被关了几天,这期间,耳朵上有缺口的女孩来给他送过几次饭,吴力知道自己时日不长,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姑娘,冒味地问,你的真名是叫石焰吗。”

从第一眼见到她,那种熟悉的气息便一直萦绕在女孩身上,自从吴力知道这里的老板是付易后,便更加笃定了这个猜想。

这女孩很可能正是付易店里那位员工,吴力之前见过她很多次。

女孩却愣住了,像是很诧异吴力会说出这个名字:

“你认错了,我不是石焰。石焰是我们经理的名字。”

自此之后,再也没人见过吴力,他就那样消失在椰树街,没人知道他是死是活。对于那天发生的莴笋汁事件,店里的人们也十分默契的地避而不谈,一个月后,便是彻底无人知晓了。

唯一的变化是,现在所有的物资都放在总部保管,付易会定期派人带着物资来餐厅,维持女人们的形象。不再采用直接口服的方式,而是直接用针管注射进体内。

这里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餐厅照常运营着,椰树街也越来越火爆,只不过,不知从哪天开始,光顾秀色餐厅的客人里,多了很多女生。

“就是这家店!小绿书上最近都是关于它的帖子!”一个打扮可爱的小女生拽着身边的闺蜜,兴奋地朝秀色餐厅走来。

“这家店不是前一阵就火了吗?服务员都是美女嘛。”闺蜜一脸的不屑一顾,似乎是对美女提不起兴趣。

“你还不知道吗?!现在这儿不止有美女了,还有一位帅得惨绝人寰的小哥哥!”女生连忙掏出手机,给闺密看网友偷拍那帅哥的照片。

闺蜜瞬间来了兴致,尖叫着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不过据说他好像从来都不说话,不知道是高冷还是哑巴……”

“长这么帅,就算是哑巴也没关系啦!!”

这位新晋帅哥每天都会尽心尽力地干活,招待那些主动献上微信二维码的女顾客。

可每当一闲下来,他总会习惯性地望向窗外,望向对面那家因老板跑路而被迫歇业的老餐馆。

他多希望自己,在那个周一,从没有踏进过秀色餐厅。

相关阅读
我被自己眼睛给告了?

我被告了?“你早晚得搞死我!”我的眼睛有一天晚上对我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我不以为意,以为只不过是玩手机看电脑的时间长了些,可能出现幻觉了。然后在我的眼睛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依旧我行我素,侧躺在床上,歪靠着枕头,单手拿着手机,拇指不断滑动着,不亦乐乎的刷着抖音,聊着微信qq,看着电影电视剧。 小小的掌中之物,方寸之间,有太多好玩的东西,我怎么舍得放手片刻。 没开灯的屋子里,光线昏暗,只有手机屏幕上映着

岳母,是你逼我的(一)

岳母逼我拿钱,我只能去买卖笑容。 这客厅很豪华。 一位黑瘦的高个子坐在客厅,紧张的双手不知放在哪里。 还有一个着装时尚的中年妇女,笑容满面的走出主卧,看着客厅的高个子小伙,笑的更甜了。 中年妇女边走边说,“小轼啊,快喝点茶。” 张轼起身笑道,“阿姨,我已经喝过了,这茶很不错,回味无穷啊。” 站起后的张轼两腿有些抖动,这是他第一次见岳母,上身穿着几十块的体恤,下身是紧身牛仔裤,脚下蹬着一个刚擦过的皮

画像师

东山寺香火越来越盛,当然大多数人是领着怀孕的妻子来的,为了让女孩画出想要的像…… 画像师 我的老家有座东山寺,寺里有位画像师。 画像师原本是寺里和尚收养的孤女,后来什么时候成名的,已经不太有人记得了。 比较流行的版本,是有一次,一个孕妇来拜佛,小女孩就在那里一面看她一面写写画画,师傅问她在干嘛?她说那孕妇的孩子留不得,师傅就乐,一个小孩子说什么胡话呢? 谁知后来听别人说起,那孕妇五个月上大出血,到

梦中游:僵尸怪物的新娘

遇到了僵尸怪物,被迫成为了她的新娘。安镜拥有一次梦中游的机会。 通俗的来说,就是安镜在入梦前,会被人告知是否进入自己的梦,来一场冒险。梦里的一晚,是按照日来计算。 今晚,安镜被告知了这件神奇又怪异的事。 “安镜,我是圆梦君子,你是否愿你进入的梦来一场冒险体验?”一个冰冷的机械声传来安镜的耳边,而且还重复了两遍。这让安镜吓了一跳,猛地吸了口气。 大晚上的,这莫名其妙的声音,也太…吓人了吧。 刚刚安镜

假如我会魔法

刚才去丢硬币的时候,我是不是还没有祈祷许愿呢?(一) 我叫柯记,是一个魔法师---靠卖艺为生的魔法师。我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叫艾泽王国的地方。此时此刻,我试着在昏暗的灯光下纪录下我的经历,只是期待着在很多年之后,当我再次回首往事的时候,可以记起你的影子。多么卑微的愿望啊。 (二) 我出生在一个魔法世家,一个拥有着赫赫功名的世家。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是听着父辈们的伟大故事入睡的,他们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英

阴阳诊所:百鬼夜行

为了得到他,阴太平都能杀一百个人,那拿到他之后,不得干更多坏事?我叫万无俦,经营着一家小诊所,爷爷的去世使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我拥有了看透一切因果的能力,我的诊所里奇异的事情也纷至沓来。 “一口价,五十万,少一分都不行。” “大哥,你就是一碰瓷的,人家又不是真的撞到了你,你说你碰瓷技术不行把自己碰死了,现在还缠着人家不放,是不是有点太不厚道了?” “我不管这么多,我是我家的顶梁柱,我

我想回到过去,改变未来

任小敏在心里默念:这一次,我不会再让历史重演,不会再失去你了。 终于熬到了下班时间。 今天是任小敏例假第一天,小腹无比胀痛,感觉有个大锤一直在敲打自己的肚子。虽然很难受,但她没有请假,强忍着上了一天的班。 出了公司大门,任小敏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平时都是赶地铁回家,今天就算了,别再折磨自己了。 任小敏看向窗外,一对小情侣骑着电动车经过。女生坐在男生身后,双手紧紧地抱着男生。他们好像在谈论什么开心

破碎的水晶鞋

灰姑娘真的如童话结局一样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吗?这天的晚霞特别的红,红到发紫,天边偶尔有乌鸦掠过,黑色的影子似乎还镶着点红边。火红的夕阳已沉下了一半,这个半圆正好罩住了一座城堡的剪影。 城堡最高处房间面对霞光的阳台上,有两个拿着红酒相谈甚欢的两个女人。一个肤白胜雪,一个金发灿烂。 在两个女人身后房间的梳妆台上,有一个金边的玻璃罩,里面有一株玫瑰,玫瑰枝上最后一瓣花瓣摇摇欲坠。 “后悔吗?”白雪歪头

罐头

林峰看着这一切,他产生了一个奇异的想法,这些鱼好像在做人罐头? 林峰盯着屏幕,依然没有任何信号反馈。海风从开着的窗户吹进船舱里,带着淡淡的腥咸味儿。林峰深吸了一口气,除了海风的味道,他竟然还闻到了一丝菠萝的甜味儿。 于是他又看了一眼没有信号反馈的显示器,转身去到甲板上,果然看到陈麟正摆开折叠桌,将各种玻璃瓶的水果罐头和金属罐的生鲜罐头打开摆上去。 陈麟见林峰阴沉着脸,就知道了:“还是一点信号都没有

发光的石头

狗儿为什么不向‘屁球儿’许愿金银满山,因为那不是狗儿要的,他想要的只是她想要的。 西边那片悠悠自在的白云下有几座山,几座连绵青翠的山下住着几户人家,几户勤劳质朴的人家有几个天天调皮捣蛋的猴崽子。 “噫,恁说这到底是个嘛玩意儿?”狗儿问。 “不晓得,不晓得,啧啧啧......还闪着光哩。”龟儿将它举在日头下闭了一只眼看,好像能看的更清,绿豆大的眼睛放着精光。 “会不会是那个啥来着,对就是集齐七颗就会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