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楼的镜子(上)

2021-02-15 18:01:57

志异

据说这所大学的所有教学楼,在靠门的一侧都会放置一面落地镜,寓意进入学习前要正衣冠、明事理。可后来学校最靠西边的影楼由于闹鬼,于是进门的那面落地镜被撤了,之后便再也没被摆过。

夏语是一个普通的女大三学生,现在也是众多的考研党之一,每天都扎身于校图书馆到深夜。

"叮铃铃",一阵烦人的闹铃声吵醒了外租的夏语,让她眉头紧皱的不是因为被吵醒,而是这铃声不是来自自己的手机,手机闹钟的主人乐乐一脸无辜的看着夏语,口中念叨,“姑奶奶,我不能天天做你的人形闹钟哇,我这闹钟是给我约会定的,你的闹铃声音太小,我也没听清。”

“妈的,又睡过了。”夏语匆忙起身洗漱,夺门打车直奔图书馆,跑遍了图书馆的六层楼,最后却还是一无所获。

这些日子,夏语正在备战最难的高数,整天被搞的头昏脑胀,身心疲惫,这已经是她第三次睡过头,无奈之下,她再次把复习场所定在了图书馆还要往里的影楼。

影楼之所以近期有空位,一是它离校舍最远,二是它正在重整厕所,白天会有施工,对复习的学生们来说是种干扰。

不知不觉夏语已经复习到晚上九点半分,离她平时回寝还剩不到一个小时,此刻她正卡在一道高数大题上,想破脑袋,依然没有思绪。夏语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出了影楼,想借着星光放空下沉重的脑袋,寻点灵感。

小语看了下时间,9点59分,想着今晚可以早点结束回去休息,便转身准备去收拾东西。

进门的刹那,突然起了阵风,吹散了准备装在厕所里的长镜上的帆布。银色的镜面借着月光更加剔透,夏语对着镜面望了过去,镜子里的自己,一头乌黑长发,戴着个细丝银边眼镜,一张瓜子脸上布满了疲惫,但依然掩盖不住那迷人的秀气。突然镜子里自己的脸慢慢变得模糊,夏语心想定是雾气盖住了,拿手纸擦了擦,果然,镜子的自己又渐渐清晰了起来,但那张脸却变成了一张国字脸,还是个男的!

“啊!”夏语吓得尖叫,顿时跑向教室,却发现之前几乎坐满的教室里现在空空荡荡,只剩自己桌子上留有背包和那本翻开的高数习题册。

夏语眼睛不经意瞥了眼刚才攻克未果的难题,突然解题思路在眼前清晰起来,她顿时停下了收拾的动作,坐了下来,这道困扰她三天的难题这一刻却突然变得简单。

长达十分钟的撰写,她终于完成了这道题的解答,她长舒一口气,突然她的神经再次紧绷,因为身后同样传来了一声男人的叹息。

她如上了发条的玩具,机械般的缓缓转头,身后的人影慢慢进入眼帘。

那张侧脸似曾相识,就在夏语完成转身的刹那,突然世界崩塌了,大地变成海浪跌宕起伏,夏语整个身体也在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教室里的灯带着炙热的光向她砸了过来,白线闪过,眼前却出现了室友乐乐的脸庞,教室也恢复了原状,此刻已是零点十分。

原来是乐乐见夏语久久不归,一时担心便喊来男友一同寻找,终于在这影楼的自习室发现了她。

醒来的夏语冲向大门走廊的镜子前,帆布紧紧的把镜面包裹着,原来是场梦,安心的夏语这才返回教室整理起物品,突然她的脸色变得煞白。

习题册那道极难的高数题下面,竟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解题过程。

夏语真的是撞鬼了。

三人来到一家KFC,开始分析夏语今天的遭遇。

“那个男人,一张国字脸,眉毛挺粗,鼻梁也挺,双眼皮上的睫毛在灯光下还闪着光,咦,好像还那清晨桃花上的露珠。”说着说着,夏语开始范起了花痴。

“打住打住,我看你是母胎solo20多年,看只男鬼都眉清目秀。”乐乐鄙夷的制止了夏语的发散,“就没有特别明显的特征?”

“好像头发微卷,左耳下的侧脸有块淡淡的疤。”夏语努力的去回忆。

“卷发?疤?好像在哪见过。”乐乐若有所思。

“大姐,你可要帮我呀,赶紧想,上次影楼镜子闹鬼可是死人了呀。”夏语终于又慌张了起来。

“对,死人,我想起来了。”乐乐紧皱的眉毛舒展开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就是辣个男人。”

经过乐乐的一番解说,大伙明白了大致的情况:二十多年前,影楼还是有镜子的,当时数学院有一个帅哥天天去那备考,可有一天的夜晚他没有按时回寝,男生宿舍嘛,有时不归寝大家也习以为常,可就在早上大家去上课时却发现那个男生死了,就死在大门旁的镜子下,那面镜子也碎了一地,后来警方来了,说最后结果是自杀,但大家都认为那个男孩很阳光,人品好,活的也积极,没道理自杀不是,而且目睹过现场的人说,那个死状挺惨的,正常人不会那般自杀的,那场景就好像一个人把整面镜子紧紧抱住,嵌进了自己的身体。后来他的父母还特地来学校闹过,最后赔了点钱,此事就了了,但之后影楼门口就再没摆过镜子,这次因为要修整厕所,工人不知道这故事,才把镜子临时放在了门口,不过也是封条封住的。你上次见到的男鬼,应该就是那个死在镜子下的男生。

乐乐打开手机,搜到一个页面,将一张笑得很灿烂的男生的照片调出来,递给了夏语。

“对,就是他。”

夜幕散去,曙光缓缓走来。

夏语已三天没睡过好觉,每次入眠后,不到十分钟,那个男生便出现在了她的身旁,那忧郁的眼神跟照片上灿烂的笑容大相径庭,男生转向她的时候,夏语就吓醒了。

从来都要跟不公做抗争的夏语,在这三天里已经试过了中西方各种辟邪的办法,什么十字架,桃花木剑,符箓,观音像等,就差请跳神来做法了。

挂着两个大眼袋的夏语望着同样两个大眼袋的室友乐乐,嘀咕道:“这下不仅考研废了,怕是我这个人也废了。”

“我想起来了,我记得我好像从哪看过,如果一个鬼缠着你,但又没实质伤害你,多半是想你去替他完成未了的心愿,你今晚试着跟他沟通下。”乐乐一脸认真。

“你这是从电影看的吧,我哪敢跟个鬼沟通!”

“你不能在逃避了,这样下去,我怕是会倒在你前面,看,这两天老娘的肤色都黑了两个度了。”乐乐瞪着大眼。

深夜,吃了两片安眠药的夏语,抵挡不住睡意,眼皮缓缓垂了下去。

“你好呀,我叫夏语,你的学妹,大三学生,上次那道题多亏了你,好厉害呀学长。”夏语一脸谄媚的笑到。

可对面那鬼却微丝不动,还是一脸的忧郁,在这深夜月光的映衬下,甚至有丝丝吓人。

“我跟你说哦,我家里祖上可是法师,很强的那种,学长你要有啥要求,小的尽量办,但实在无能无力,您就去找下别的,我让我家给您超个度。”夏语依旧谄笑。

男鬼,缓缓把头转向了夏语,目光直视,这下夏语有点慌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跟鬼做目光交流,她心想不能怂,挺起胸膛,胸口如小鹿乱撞,随着呼吸深深起伏。

“我死后去不了地府,因为鬼差说如果忘了自己是怎么死的,他们便不收,还说我身上藏有太大的遗憾,你能帮我找到原因和解决遗憾吗?”男鬼终于开了口。

害,还真是跟电影套路一模一样,有需求就好办,夏语心想。

“就包在本姑娘身上了。”夏语大力的拍着胸脯保证道,末了她还偷偷瞅了眼那个男鬼,还真是个俊俏的男孩呀,生前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吧。

“什么,需要我们当侦探查死因?你还答应一周内必定解决遗憾?虽然姐姐我智商还行,但有你这么个猪队友,一周内能搞定么,万一要是没成功,他恶鬼缠身怎么办?”乐乐一副横铁不成钢的样子,直怪这憨货室友做决定不跟自己商量。

“我考研没多少时间了,要浪费一周的时间已经很多了,还有我看那个鬼也不像什么恶鬼,倒是挺可怜的,还很忧郁,你确定生前是个积极开朗的大男生?”夏语反驳到。

“忧郁?”乐乐若有所思,“会不会是因为失恋,所以男孩自杀了,电视剧不都这么演的嘛,走去调查下他之前的室友关系,看有没有啥情感线索。”

夏语一脸欣慰的看着乐乐,表示室友果真智商担当,一下子就有了思路。

乐乐一把拉住夏语,转身往外,“走,去找当时他们的老师,查清楚现在他的室友们的去处。”

夜深人静,经历过对视的夏语安心的睡了起来,慢慢的,一身淡青色衬衫,浅色运动裤和一双白色运动鞋的少年走了过来,夏语看着他,轻轻说道:“学长,我们查到你室友的去处了,会找到当初你爱的那个女孩,帮你把遗憾解决。”

男鬼对着夏语笑了笑,轻轻然退了去。

邱小禾
邱小禾  VIP会员 间歇性写作

影楼的镜子(上)

相关阅读
小儿鬼:小小的怨念

当初被抛弃时,贝贝才是个刚满六个月的胎儿,能记住自己名字全凭这股怨念了。 人烟稀少的的十字路口。 天刚黑透,风打着旋儿,吹起阶上星星点点的火光,路灯也跟着忽闪。 一群流浪汉挤成一团,你推我搡,骂骂咧咧争抢着地上散落的钱。 贝贝几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这么大的馅饼怎么能错过,赶紧上前碰碰运气。 豆芽菜一样瘦小的身子成了优势,她从各种麻杆儿腿大象腿的缝隙里钻进去,咧开一嘴小豁牙,刚要伸手捞钱,冷不防被

相亲

小田今年被家里催促着结婚,实在抵不住家里人的逼迫,没办法他只好跟着父母回到老家。小田今年 ,既没成家也没对象,眼看也老大不小了,今年更是被家里催促着结婚,奶奶一遍遍打电话喊他赶快回老家给他安排几个相亲对象,实在是抵不住家里人的逼迫,没办法,他只好跟着父母回到老家。平时也没有和女生接触的机会,就当认识认识新朋友好了。 小田这么想着,不料,回到老家行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第一天早上三个,下午四个,一趟

特殊房屋验收公司:铃铛

张小满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忽然说道:“老板,如果我说,挖掉我的眼睛我会死,你还会挖我的眼睛吗?” 张小满一蹦三尺高:“又要挖我的眼睛!” 苏河道:“没得办法,你这眼睛本就是韩墨的,是寄养他魂魄的器皿,想要跟他彻底剥离,只能挖了。” “可是没了眼睛,我不就变成瞎子了?” “变瞎子和魂飞魄散你总得选一个吧。”苏河拍了拍她的肩膀,“大不了我帮你做对假眼珠,保证看起来跟之前一样。” 张小满有些绝望地看向

催命牒

陈春啐了一口道:“还亲儿子!这老不死的,他不归西,我就没好日子过。”松江府陈春,年三十,家颇富庶,好饮酒闲耍,不务正业。其父陈锦璋,年八十有二,仍日食肉一斤米一斗,体健硕,力无亏,形似壮年。 陈锦璋晚年得子,视若珍宝。然爱之深责之切,怒其不争。但凡陈春醉饮归来,必奋力鞭挞之,通宵达旦,且锦璋力大,陈春每回皆是皮开肉腚,叫苦不迭。 一日,陈春随几个闲汉游双塔园,于园内凉亭饮酒戏鸟,正酣畅时,恰遇其父

阴阳诊所:河童

这面平平无奇的鼓,却拘禁着十八个被献祭的灵魂。我叫万无俦,经营着一家小诊所,爷爷的去世使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我拥有了看透一切因果的能力,我的诊所里奇异的事情也纷至沓来。 昨天睡觉之前,我看到一个女鬼跪在我卧室的门口,跟我说她被她的新婚丈夫害死了,求我替她主持公道。 我说大姐我就是一个开诊所的,怎么替你主持公道。她也不说别的,就一个劲的叫我大人,叫我主持正义,还说我是什么百鬼之王,权势

女儿情

五百年一个又一个的轮回,等得不过是一个他。这里没有所谓的黑白,无日无夜。天空与世界皆是灰蒙蒙的,只刀山上的无数利刃白茫一片,泛着森冷无情的光。这里是阿鼻地狱第七层的刀山地狱。世界皆由刀山组成。 刀山地狱。凡杀生者,所杀生灵不论牛羊猪狗、动物还是人,死后便被打入刀山地狱,脱光衣物,令其赤身裸体,爬上刀山。 我自初开神识,便在这刀山之上攀爬了。如雪莹白的酮体落在满是刀尖的地上,却没有血流出来。魂魄不会

人间鬼事:古墓(上)

这古墓能引来这么多邪物,说明里面肯定有问题,如果不及时处理恐怕咱们学校要遭殃。 . 解决了印章的事情,接下来这几天大家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小李知道哥哥在和蜘蛛的战斗中受了伤,所以这几天一直尽可能多在宿舍待着,多陪陪哥哥。小池子依旧乖乖养伤,他要早点好起来,才能多回家看看,才能好好和心上人约会嘛。 但是老天爷似乎并没有给他们多久的休息时间,这天苗苗在学校周围设下的结界失效了,校园内再次被阴煞之气笼罩

诡食录:断寿燕窝羹

重男轻女的婆婆,端来一碗要她性命的断寿燕窝羹。 门被打开,走进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看上去四十多岁。 那人身着一袭黑色唐装,布面上隐约绘着古朴的暗红色螭吻纹。他五官硬朗,剑眉风目,眉宇间透着凛然之气。 再看身边的顾姐姐,秀眉紧蹙,已经戒备到了极致。 不等那人开口,顾姐姐就先质问道:“想不到,还是被你找上门了啊?” “看来是不欢迎我啊。”那人答道,声音低沉,“我费尽心思苦苦寻你,却被如此对待,真是

撞魂

她没有回答,笑骂了我一句,忽然说:“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我叫森微光,在Z城一家中等企业做业务员,每月领着微薄的薪水,租了间公寓,目前单身,但由于我身高 ,样子还不赖,因此家里常有女子光顾,与我手忙脚乱地爱了一个晚上,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 夜凉如水,我对着电脑整理表格,右侧是窗,窗外是三层楼的风景,灯火朦胧,人声嚷嚷,一派市井繁华。有时我觉得这片繁华离我那么近,却又那么远,远到触不可及。

晒太阳的人

“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请务必永远别离开我……”我是某小区的一名年轻保安,来这工作时正值冬日,幸运的是大多都是晴朗的的,阳光明媚,我经常在门口晒太阳。距离门口不远处有一个喷水池,不过也没有在运作了。 平静的水面里养着很多金鱼,那里总有一个面色苍白的男人经常在有太阳时,坐在那里晒太阳,时不时我会和他聊上两句,那男的年龄不大也就十七岁,都还没成年呢,长得倒是牛高马大的。 他一般都叫我一声林哥,我的名字叫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