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他一心求死(上)

2021-02-16 12:03:40

古风

第一章:可惜他穷尽一生都无法知晓

嘶,疼,疼死我了”年轻的书生喊道

“怎么了,哎,好深一个牙印,流了好多的血啊”同伴闻讯赶来。

“斜地里冲出条小畜牲,过来就咬了我一口,跟我家从前那条忘恩负义的畜牲一样,要不是亲眼看着它死了,我还以为是它跟了来,我真悔在它幼时照顾它,让它活了下来。”书生呲牙咧嘴恨恨的说道。

“前面就是医馆我扶你过去”

同伴扶着书生进了不远处的医馆,然而就在书生将将一离开,一辆失控的马车便撞上了书生的书画摊子,路人纷纷感叹书生命大。在凡人看不见的空间里立着一黑一白两个戴着高帽的身影,帽子上一写天下太平,一写一见生财,中间是一只半大的狗。黑色身影开口道

“当年便是他嫌你咬死人,将你丢弃在离京师万里之外的酉阳深山,生生害了你的性命,如今你不远千里也要救他,真真是条痴狗”

“嘿嘿嘿,这个世间凡事皆有定数,你此生共咬人二三之数,便在阴间烈火里投上六千年,此时咬伤主人更是罪上加罪,再须增个八千年方能抵消你的孽”白色人影怪笑着开口,顿了顿又道“倒是条好狗所咬之人皆是欺辱你主人之辈,可惜………”

“可惜他穷尽一生都无法知晓”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打断了白色人影的话。只见蹲坐着的狗摇身一变,变成一个身着玄衣缠绕暗纹金丝的男人,整张脸都被雾气所挡,看不真切,更显神秘,一黑一白见此人叠声的喊恕罪。原此人乃十殿阎王之一的轮回王楚厉,历百世劫,这狗便是最后一世。自身强大的气场压的黑白二人直喘不过气,此处的凡人却没有一人不适。看不清真容的楚厉面向着医馆足足一刻后才捏了个诀消失不见,黑白二人紧随其后不见了身影。

第二章:刻薄狠辣书生扬名

这天俊卿,也就是书生将将腿上的咬伤好了些,便把那日街上被撞的书画挑挑拣拣一番,看是否有没被损毁的,挑出来,好来日拿去买。俊卿是个不好相与的,才来没几天,猫儿胡同大大小小的人便对他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狠毒刻薄鬼。猫儿胡同猫儿胡同,顾名思义便是猫儿很多。大大小小的猫儿也不怕生人,懒洋洋或蹲或躺在能看见或者看不见的地方。谁家门前没猫个两三只猫,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猫儿胡同的住户,唯独这俊卿家门口干干净净的连根猫毛都没有。俊卿刚来猫儿胡同时,猫儿们最是欢喜去俊卿家玩闹,原因无他,俊卿长了一副连动物都馋的好皮相,唇红齿白,长身玉立。那副身骨,娇而阳刚,媚而不显女气,仿佛上天精工雕琢而成,而且总透着一股子佛光普照的味儿。奈何为人实在刻薄,与那张俊俏的面皮子着实不配。那么刻薄一男子,要不是这张面皮子给他挡灾,兴许早叫人背后套了麻袋栓了石头沉了江,怕是连尸骨都叫鱼吃了去。原先猫儿胡同的猫儿们成群结队的懒在俊卿家里,猫儿胡同的人当然也三不五个的凑在俊卿家门口过过眼瘾。这天午后小燕将将吃完午饭,约了交好的几个姐妹一起去蹲新来的俊美书生,知晓自己配不上,但看看也是好的。幸运的是书生大门没有关上,能把院子里看的真真切切,只见书生躺在一张黄花梨木做成的躺椅上,身上盖着一条羊毛毯子,冬日午后的阳光斜斜的打在书生脸上,给书生蒙上了一层光晕,越发显得书生气质出尘。再看周围围着书生一圈的猫儿,这副画面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书生该是天上的仙临世。正当小燕几人陶醉在书生的美貌中无法自拔时,书生一声爆喝,从躺椅上窜起,一脚揣飞了一只将将跳到躺椅上的狸花猫,一声凄厉的惨叫落下,猫儿便七窍流血没了声息。四下蹲坐的猫儿见此纷纷朝别处逃窜,但这书生是个狠毒的,不知用了什么使得这些猫儿被困在原地,挣不脱,不过几盏茶的功夫,将将还活蹦乱跳的猫儿们便失了气息,猫儿血将不大的院子染了个透彻,腥臭的血腥味隔着十丈远都能闻到。

“该死的东西们,没个眼力见,连爹儿们也敢招惹,也不看看爹儿们是什么人,也敢扰了爹儿们的好眠,活着累眼,死了占地,呸。呵,你们,都过来”

书生对着满地的猫儿尸谇了一口后,朝着门外被书生此番突然发作吓傻的小燕等人,淡淡一笑唤道。而小燕等人听到这似暖玉相撞而发出的悦耳音质却怎么也不敢迈进一步,仿佛这是催命的勾魂音,几人抱作一团,抖的头上的木簪都要掉了下来。

“嗯?”书生再次发声。

“来,来,来,来,了”小燕哆哆嗦嗦的回道,腿也似失了体力般,跟声音一道哆哆嗦嗦的往前挪动,门内外仅半尺的距离,生生用了好一会才到。

“这也是个没用的东西”书生见此骂道

“将这些比你们还没用的废物们清走,我一会出来还能看见,别怪爹儿们不客气”指着满地的猫儿尸体对小燕道。语毕进了屋子,“碰”的一声关门声,使得小燕等人哆嗦的更加厉害。到底是被书生最后的话镇住了,生怕落得与猫儿们一般下场,院子被强打起精神的小燕等人,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打扫了个干净,顺便把上一住户遗留的东西也一并清了出去。清理好后小燕左等右等不见书生出来,面面相觑后似背后有催命鬼追般飞速的离了现场。自此书生是个刻薄又歹毒的名声便传遍了猫儿胡同,那些侥幸未死的猫儿们连书生家三丈内都不敢近。

第三章:嚣张书生险遭打

过了几日,那日挑拣出来的书画堆上,蹲坐了一只黑色的猫儿,阳光撒在猫儿身上隐隐能看到金色暗光在流淌,蹲坐在哪里自有一股不凡的气质。俊卿逆着光看不清表情,看到猫后明显的顿了顿,复又走了过去缓缓蹲下,与猫对视,半响轻轻的一声笑,从书生喉头发出。

“你倒是个胆大的,这诺大的猫儿胡同还没有一只猫儿现在敢接近爹儿们,哪爹儿们便留着你吧,兴许哪天就用上了。哦,暂时便唤你作狗蛋儿吧,听着喜庆。”

这俊卿的嘴仿佛跟开了光似的,果然很快便用上了狗蛋儿。猫儿胡同人人道这书生已然变了性子,由哪狠毒刻薄鬼变成了与他外貌相符的温顺美人,皆因书生身边跟了一只黑猫,且这书生无论是行为还是语言对着黑猫都透露出一种溺爱,恨不得把全副身家都托付给这黑猫,走哪抱哪。猫儿胡同的人倒是喜闻乐见,谁不喜欢看见一个温和可亲的美人啊,难不成会喜欢哪煞神一般的美人?然而就在人们渐渐对书生改观时,扁了头,高高挂在书生家门口的黑猫尸体,再次给猫儿胡同的人敲了警钟,敲醒了对书生的幻想,让人们再次想起了书生的狠毒刻薄。再说这猫儿又是怎么被书生残虐致死,还得从书生再次上街摆摊说起。这天书生觉得自己的腿已经无碍后,便被那天带书生去医馆的同伴叫上去摆摊。也是奇怪,书生对谁都刻薄,偏偏对这同伴格外的宽容好说话,说话也不会以爹儿们自称。二人在街上摆摊,书生跟个大爷似的躺在躺椅上等着客人上门,客人上门了也爱搭不理的,全凭同伴招呼,也不知这书生到底凭什么过活?也没个别的傍身手艺,只卖书画,还嘴贱老是刻薄客人。

“嘴歪眼斜,内里无半点子墨水,也来买爹儿们这书画,你是能认全三字经啊还是能通读百家姓啊”

“嘿,这书生说话忒刻薄了点,这大庭广众的客人都臊死了”旁边买金银首饰的小贩跟客人悄声说道。

“这便是长安城里人人传说的那个刻薄书生吧,怕是要挨打了”客人答道

“哼,你怕是痴人说梦,看着吧,挨打的倒是客人”小贩冷笑

“嗯?难不成这书生一身好武艺”客人道

“你且看着”小贩回

“好你个牙尖嘴利的书生,长着一副小倌相,在爷这里橫,看来你是不知道这长安城里都有哪些你得罪不起的人,看打”

被骂的客人也是个急脾气,二话不说抄起街边的一根棍子劈头盖脸的向书生砸去。

“哎,这书生怕是不能好了”买首饰的客人感叹。

第四章:佛骨孤星注定孤寡

“啊”一声惨叫传来,这惨叫的人不是书生,却是买书画的客人。

“谁打我,谁打我”客人棍子还没落到书生头上,被不知道哪扔来的石头砸破了头,血乎刺啦的。

“你,你竟使阴招”客人指着书生骂道。

“碰”又一砖头砸来,还不等客人反应过来无数块大大小小的砖头砸向了客人。可怜的客人还没来得及哼唧一声便倒地不起。

“呦,你这黑猫可要不得,招邪,还是处置了为妙”抱着黑猫的书生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手拿帆旗的人,旗帜上书赛半仙,看样子是个算命的。

“此话当真?”书生抚摸着黑猫道

“小老儿发誓,如有假话,天打雷劈”算命的手摸胡须怕俊卿不相信发誓着说道。

“此猫身上阴间气息浓重,不看样子还以为是阎王亲临呐,你看看,今日就差点被打了吧,都是这猫招来的,早些扔了,对你有好处哇,而且这猫怎么这般的衰弱也不知”

“若是如此,哪爹儿们便照你说的做吧,可惜了……”

黑猫最后听到的便是这句话,紧接着被砖头砸的客人身边多了一只猫儿尸体。原是俊卿听了算命的话,一把将猫儿扔了出去,正正好扔在了深受砖头折磨的客人身上,客人倒是还坚强的活着,猫儿却正好被碗大的一块砖头砸扁了头,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便去了。

“可惜了,爹儿们还挺心悦这猫儿的”

这是猫被扔出去前书生未完的话。

“你这书生,心也忒狠了些,只是叫你丢了它,没让你杀了它,再说我话还没说完,它似乎被你克着,气息绵弱,还不知你俩你谁克谁呐”算命的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怒喝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爹儿们杀了它,爹儿们确实是听了你的话将它扔了而已,要说杀它也是你杀的,谁叫你叫爹儿们扔掉的。”书生笑着道

“你,强词夺理,强词夺理,佛骨孤星,佛骨孤星,注定孤寡一生,不被世间所容,哼”算命的多看了几眼眼书生,似乎书生是个什么恐怖的存在一般,连旗子掉了都不捡,急匆匆的走掉了。

那砸人的人,看见书生的猫被砸死纷纷停了手,被砸的客人也被搀着去了医馆。

“啧啧,这书生好生狠毒刻薄啊,好好的一只猫说弄死就弄死,这帮他的都是谁,看这砖头的量似乎人不少哇。”目睹了全过程买首饰的客人问小贩

“呵,这书生狠毒刻薄是出了名的,你没事别招惹他,别没得惹上事。那些砖头都是他的爱慕者扔的,呶,就那副长相,再狠毒刻薄都有人喜欢”小贩努了努嘴道

“呵呵,倒也是”客人憨憨的笑道,认同了小贩那番对书生美貌的肯定,至此这场戏才算落幕。书生经此也没兴致继续摆摊,懒懒的收了摊子,路过黑猫时随手拿上一块布,怕弄脏手似的提着回了家,本以为书生良心发现要埋起来,结果他把被砸扁头的黑猫尸体悬挂在了自家门口,扬言辟邪。第二天一早黑猫尸体不见了踪影,书生也不在意,继续自己的摆摊生涯。

第五章:被砸扁头的轮回王

黑白无常最近很是郁闷,好不容易历劫归来的轮回王楚厉,行为有些异常,而且回来以后也不处理堆积的事务。还有出了趟门回来后,脸上法术凝结出的雾障也没有了,深藏在雾障里面那张绝色的脸露了出来。最主要的是谁能告诉黑白无常,楚厉被砸扁的脑袋是怎么回事。按说楚厉也是有数万万年的修为了,凝结不出遮脸的雾障便罢了,头还被砸扁了那还得了。说起这遮脸的雾障还得从楚厉年少说起,彼时正值三界混战,哪天界忒不是东西,无人可用就投降便罢,不但不降还派了个奶娃娃来参战。鬼界都是些人美心善的,哪舍得动这小娃娃分毫,楚厉那时正值年少,学着人间的做派,非得将奶娃娃带在身边扶养。奶娃娃也是个没有眼色的,非得将楚厉认成美女,还娘,娘的叫个不停,楚厉只好凝出雾障把遮脸住,怕再遇上个与这奶娃娃一样没有眼色的。也怪楚厉确实生的绝色,将轮回王楚厉认成女子的不在少数,只是没有奶娃娃大胆,一口一个娘,娘的叫而已。

“你进去”

“不,你进去”

“你进去我就进去”

阴间,楚厉的房门口一黑一白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互相推搡着。

“都给我滚进来,鬼鬼祟祟,成何体统”独自坐在案前的楚厉紧皱着眉头喝道

“是是是,噗呲”

黑无常抬头看了轮回王一眼,忍不住笑出了声,连忙跪下直叫饶命。

回来阴间数日的轮回王,被砸扁的头稍稍鼓起了一点,配上紧皱的眉头要多好笑有多好笑,难怪黑无常忍不住。

“呜呜呜”突然黑无常双手捂着脖子滚倒在地,嗓子里发出艰难的呜咽声。

“轮回王饶命啊,看在这么多年为您卖命的份上,就饶了黑无常这条狗命吧”

白无常见此头朝地上狠狠的磕了几下替黑无常求饶道。

“哼,倘若再有下次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楚厉说着对黑无常一挥手,黑无常恢复了正常的同时,身上黄色光晕一闪,一物被楚厉摄出落到手上,随后被揣进怀里。

“何事”

黑白无常知道这是在询问他们找他有什么事,忙道,

“天界的人派下人来察看封印那鬼物的封印是否牢固,但………”白无常欲言又止。

“但什么”轮回王问

“但封印地被您上次在练功时不小心挪了地,现如今,现如今只知还在阴界,具体是何方位无人知晓啊,小人等思索着,既是您所为,哪您该知晓在何处才是”黑无常接道。

“混账东西,老子手下养着你们有什么用,连这么点小事都解决不了,不若让本王现在就了结了你们才好”

轮回王闻后以一个在黑白无常看来极其吊儿郎当的坐姿坐在案上,好整以暇的看着黑白无常说道。

“属下该死,属下这就想办法,属下告退”。属下三连后,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出了轮回王的寝殿。

“白哥,你说这楚厉是越来越难伺候了,明明是他学艺不精练哪劳什子守护咒,结果好好的守护咒练成了挪移咒,把封印地挪到不知何处,偏偏让咱哥俩来承担后果。”黑无常正了正在地下挣扎时弄乱的衣冠抱怨

“嘘,小声点吧,小心被他听到又凭白受罪”白无常道

“唉,顶多也就受点皮肉之苦,没什么的,当年的小鬼王长大了还是小鬼王,不会对我们这些老臣怎么样的,顶多恐吓一下,但我们还得装着受到恐吓的样子来陪他玩,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过了数万万年了还这么不靠谱,幼稚,这肩上的担子什么时候才能卸”黑无常一改唯唯诺诺的样子无奈道。

“谁让他现在是十殿阎王中唯一存在的一殿呐,不哄着还能怎么样,走吧,收拾烂摊子走,封印地还没找见呐,届时别让天界的人寻到把柄再威胁我们阴间”白无常道

“哦,对了,将才他将你遮蔽镜拿走了?”白无常好奇道

“对啊,这遮蔽镜从他对变成别人不感兴趣以后,就再没从我这拿过了,现在怎么又拿去了”黑无常疑惑道

“莫不是他又想了什么整人的鬼点子,上次用遮蔽镜整人都是在七万年前了”白无常猜测道

“我看不像,我猜八成是我们的小鬼王红鸾星动了”黑无常否定了白无常的猜测

“嘿,看来有热闹看了”白无常道

“是啊,有热闹看了”黑无常附和。

相关阅读
芙蓉妆

我的脸开始烂的时候,池里的芙蓉才刚抽出新芽。 临水赏芙蓉,一花还两影。上倚夕阳斜,下浸秋波冷。——(宋)白玉蟾 我的脸开始烂的时候,池里的芙蓉才刚抽出新芽。 水绿色的大把星星点点,一如纤手指尖的青蔻,只望上一眼,便如饮了青梅酒一般心里清甜。我总是在清晨倚着檀木窗,画着我的芙蓉妆,等一个又一个的立夏,吹开满池的绝艳风华。 芙蓉的一生,只是为了在等一个夏天。 熏风自南来,蝉鸣思不喧,我漫步芙蓉池,抬眸

“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

“为什么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不配什么?鸡精放什么汤都好喝!”“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 “鸡精不配什么?鸡精放什么汤都好喝。” 狐狸精笃悠悠地拈着勺子喝汤,似嗔似怒地横了我一眼。 “不是!”我拍着桌板大声道。 “我是说我!我堂堂雉鸡精,怎么说也是百鸟之王凤凰的后代,跟你们狐狸精比起来差在哪了?” 狐狸精停了下来,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掏出手绢,优雅地拭了拭嘴角,上上

我在冷宫开赌场

我被沉崎带回了府,身份成了丞相姝烨之女姝绵,兼任他和当今天子沉桉心底的白月光。 我又一次被打入冷宫了。 昨日夜里,我带着点心前往乾宁宫看望勤于政务的沉桉,趁着宋公公不备,一口气冲进偏殿,脱了长衫,爬上龙床,等待侍寝的机会。 为了确保此次能够成功讨好,哦不,勾引上他,我特意花了巨两银子托春儿到红颜坊定制了一套性感镂空的真丝中衣,正努力模仿着沉崎给的画册上那种衣衫半解,眼神迷离的模样,忽地听到一道冰

病娇公主的白切黑太监:阿烬番外

被驸马活活烧死之后,承安公主发现那个从小陪在她身边的太监为她毁了整个王朝。第一次见到殿下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生得真好看。 唇红齿白,面若冠玉,说话也糯唧唧的,像个女娃娃,怪不得老被人欺负。 他问我叫什么名字的时候,我竟有些害羞,不敢看他那如星子般明亮的眼睛。 我慌忙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说自己没有名字。 是啊,我无父无母,自记事时就在暗卫营和同伴每日厮杀,和猛兽夺食,哪里会有人为我这种卑贱之人起名。

竹楼

太子景昭的暗卫+竹楼刺客-宗越,刺杀裴放三年皆无果。究竟还能否成功?师傅为我取名宗越,我是个孤儿,十五岁便成为竹楼最年轻的杀手,排名第三,暗中为太子处理过不少的政敌,但我从来没想到这辈子会拿到如此棘手的任务。 大临四十五年,北孟两国开战,战事胶着不下,无奈,两国只好派出使者。议和!休战。 “咳咳咳咳......”殿内全是喘气声,太医默默地把脉开方子,神色凝重。 太子景昭监国,一时间,大臣们议论纷纷

红烛叹,为哪般(上)

静心小道人甚是有趣,与他讲几句话便会脸红。不像赵祯那个色胚子,看都不看我一眼。 烛火摇曳,镜子里的女人一袭素衣,衣着普通,未佩戴任何饰品,我瞧她如此模样,露出了个带着略显嘲讽的轻笑,镜子里的女人也随之轻笑起来。 这一年,青灯古佛常伴,让我时常去回忆、思考过去,往日的种种,几年前,我常要去大娘娘章献皇后跟前听教。 她告诫我的大部分话也记得不太全了,每次她都要与我说一些修身养性的大道理,我不知所云

我穿成了男主的反派师尊(中)

“沈轻姑娘,我意与你结为道侣,不知你可否愿意。”“她不愿意!”苏轻寒把我送到门口,春华听到动静开门出来。 “你先回去吧,明天我们就回蕴灵了,酉时我来寻你。再见。” 苏轻寒笑着说:“师父师叔再见。” 春华被惊的一愣:“再见。” “我没听错吧,他主动跟我说话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走,修炼去。” 和师兄一起去拜别了村长,他对我们带苏轻寒修行的事十分赞成。 走过田埂,远远就看见苏轻寒提着兔子笼等在门外

山河知梦:璧落

三年,我们烹茶煮酒,闲庭看花,吟风弄月,炉前夜话,活成了他人艳羡的神仙眷侣模样。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引 魏子衿攻进东宫时,我正在镜前梳妆。 “长烟,你瞧,好不好看?”我将一支珠钗插入鬓间,道。 “公主……”长烟在一旁小声啜泣。 “无事,”我努力挤出一个自己也觉察到很难看的笑容,“一会你先走……” 话音未落,殿门便被很粗暴地踹开,是个小兵。 我望向他身旁那人,用力握了握手中的玉佩,指

贵妃有点狠

世人只知道她是后宫狠辣第一人,可她的柔情从来只在没有光的地方为萧翊释放。中秋宴上,皇帝萧翊被人暗算中毒。贵妃岚月不到一日就找到了刺客。 天牢。 “来人,把这三种毒药一样一样给她喂下。”岚月语气轻缓地吩咐侍从。 “我知你向来心狠手辣,手段残忍,如此草菅人命,南珈国的国法在你眼里难道可以随意践踏吗?”被下狱的是昨日中秋宴上领舞的舞姬花颜。 岚月不在意她说的话,侍从强行灌下了第一种毒。“说吧,解药是什么

我不想进宫(上)

我以为的别有用心,是你的步步为营。缘来如此,万幸有你。 自古红颜多薄命,所以我不想当红颜。 最是无情帝王家,所以我不想进宫。 可没想到的是,我全占了。听着太监那公鸭嗓宣读赏赐,我还有点回不过神。我实在搞不懂我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是怎样在茫茫选秀大军中被一眼看中。 论背景,我老爹那从五品的官儿实在不算啥;论容貌,那被我故意折腾的脸蛋着实有些拿不出手;论身材,比起前凸后翘的美女,我顶多算是个灵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