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的默契,都是我的精心准备。

2021-02-17 18:01:11

青春

“真的啊!?云昊喜欢苒苒子?”一股子震惊从宿舍发出,虽然我听不清谁喜欢谁,但隔着一堵墙我都可以想象出舍友们的表情。

难以置信+想吃瓜。

我迫不及待地推开门进去,我这无处安放的八婆,啊呸,关心舍友的心啊!

“什么事?什么事?什么喜欢?快说来听听!”我喜气洋洋地眨巴眼睛问到。

可她们一见到我就闭麦了,互相对望了几眼,许姐姐终于还是受不了这该死的安静,“没什么,对了,苒苒子,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啊?”

啊~这生硬的转移话题,让我猝不及防。

许诗意不愧是许姐姐,连转移话题都是“姐姐风”。

为什么不和我分享八卦了?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对啊,对啊,学二食堂下面新开了家火锅,要不我们去试试?”大雷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接到。

许姐姐和七七双双点头,我也觉得很可。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忘记了八卦。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啊?谁喜欢谁?”我满脸希冀,谅她们也不会舍得拒绝我的。

果然,见到我如此诚恳的目光,她们败下阵来了,我苒苒子不负”八卦小能手“虚名。

“云昊喜欢你,你知道吧?”大雷说到,许妈妈和七七两人一脸姨母笑地看着我,我觉得她们好像两匹饿狼,总想从我身上扒点东西出来。

呜呜,早知道是我的八卦,我就不问了,尤其是这种假的八卦。

“没这个可能,他都有女朋友了。走、走,干饭去,饿了饿了。”我胡乱地堂塞了一下,觉得还是让她们对我:“校园孤立”比较好,分享八卦什么的,再说吧再说吧。

我和云昊是在学校辩论队认识的,寒假时有个新队员的网上培训,我和他刚好分到了一队,成为了队员,培训期间两天一场网辩,大家老凑在一起开着腾讯会议讨论出论。

有一天晚上讨论结束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我躺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正准备放下手机,立地成佛时,云昊给我发了个信息。

“朋友,你可以打一辩吗?”

我一脸的莫名其妙,“?”,当然,我也这么回了。

“我真的写不出感性的立论稿来了,只能写到这种地步了。”接着将他写了的一辩稿发给我看了一下。

还真是……,惨不忍睹。

我并不想打一辩,不为什么,就是因为不想写一辩稿,我贪图摸鱼的时光。而且这大晚上的,就意味着我要熬更长的夜,掉更多的头发,拥有更大的黑眼圈。

可是我刚刚回他了,现在突然闭麦会不会不大好?

我想穿越到几分钟前剁掉我那回复死快的双手。

良心使我犹豫,我告诉他,“这有点突然”。

他和我说,“我真的写不出来了,要不明天就只能这么上了,”

我平生最见不得这样的场面,瞌睡虫一上头,我答应了他!

答应了他!

答应了!

果然,熬最长的夜,掉最多的头发,拥有最大的黑眼圈。

可最终他也没用我的立论稿,他自己再写了一篇,写的特别好,我感觉自己白干。

虽然我们那场赢的特别漂亮。

出了火锅点的门,我摸着圆圆滚滚的肚子,长叹一声,人间!值得!

我们点评这家火锅店,物美价廉,老板是个公道人,以后必须常来。

刚跨出大门,呼啸的风直往衣服里钻,乌压压的天没什么光彩,寒意一下子涌了上来,不愧是冬天。

七七和大雷要去兼职,许姐姐下午要开个会,唯独我没什么事,打算回温暖的宿舍呆着。

在和她们拜拜的时候,我恍惚间瞥到店门口有一抹灰色的身影,我连忙说了再见,急匆匆地走掉。

我那不是怂,是怀念宿舍的温暖。

回宿舍前,我打算点杯奶茶,带点热的东西回去暖暖身子。

可有时候怕什么来什么,人背起来,喝口凉水都塞牙。

当我听到云昊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时,看了看我“制作中”的奶茶,我按耐住了我的脚步,没有动。

“陈苒苒,你在等奶茶?”范景玉突然从我后面冒出来,差点没把我送走,这家伙老是冒冒失失的。

这人问的不是废话嘛。来奶茶店不等奶茶等什么?

我送了个漂亮的白眼给他。

可还没等我开口,我看见了云昊。云昊提醒了范景玉一句什么,范景玉立刻忙急忙慌地把奶茶拿了就走,走前还很好心的和我说了声“再见,慢慢等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我???我先来的,不应该我先拿吗?手机点餐了不起啊!

我看了看身边的云昊,朝他笑了笑,打了声招呼。一阵刺骨的冷风吹来,我连忙把手往衣服里藏了藏,倒吸了一口凉气。

幸亏当初早点买了件厚点的棉服,灰色的也比较耐脏,不然今天就得在冷风中萧瑟了。

我看了看身边的云昊,“你也在等奶茶吗?多少号啊?”我随口问到。

“嗯,应该快了。”说着,他看了一眼手机。“你多少号啊?”

“56号!56号的顾客在吗?”奶茶店电店员的声音和云昊的声音同时响起,我对云昊说:“我的好了!”

拿完奶茶出来,热乎乎的触感在这种天气特别抚慰,我连忙喝了几大口。思索着和云昊讲一声我先走了,毕竟前天发生了那件事后,我现在有点不太可以面对他。

云昊紧接着我就拿到奶茶了,我觉得有点奇怪,刚才店员没叫号啊?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许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

“我用手机点的。”

“可是你刚刚没拿手机啊?”我好死不死问了出来,说完我就后悔了,我好好的问这些干嘛?

“范景玉点的时候我和他一个时间段点的,笨蛋。”云昊喝了一口奶茶,轻笑到。

我白了他一眼,他解释就解释,语言攻击算是怎么回事?我还没说他呢!

我懒得和他讲,抬腿就准备走。可冷风一股脑儿得扑向我拿着奶茶的手,冻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站在原地转了个面,打算缓一下再走。

忽然,我觉得手上一松,我的奶茶被人拿走了,我疑惑的朝我奶茶走掉的方向往去。

云昊拿着两杯奶茶,看着我呆楞的模样,解释道:“我先帮你拿着,你别把手冻着了,你要喝和我讲。”

我一脸的黑人问号。这要是放在以前,我觉得还没什么,反正我们两个玩的挺好的。可我现在知道了他谈恋爱了,再这样我就觉得有问题了。

虽然我们本质上没什么,但是万一被误会传到他女朋友耳朵里,问题就大了。

异性好朋友谈恋爱还是保持点距离的比较好。

我连忙把我的奶茶夺回来,跟他说:“没事,没事,这奶茶暖的,拿着暖手,我自己来吧。“

云昊看着我轻轻地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

四,

云昊有女朋友这一点是我自己发现的,当然,也有范景玉助攻的成分在。

前段时间,我和范景玉在路上遇见聊天,他突然一脸神秘地告诉我,“苒苒,云昊可能谈恋爱了。”

我当时有点僵住了,心有点跳的七上八下。

我装作一脸兴奋地八卦,“怎么说?”

“这几天云昊在宿舍捣鼓毛线,你知道干嘛吗?织围巾!!然后我昨天好奇问了一句干嘛用的,他说他要送人,那围巾是杏色的,多半就是送给女生。”

“这么确定?”我开玩笑地质疑到。

“确定,后面他自己说的,这是要送给未来女朋友的。上面还有不一样的标记”范景玉一脸姨母笑,我也一脸姨母笑,至少我的表面是这样的。

那应该就是快有女朋友了,毕竟都亲手织围巾了。

我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是看到身边朋友比自己早脱单的“嫉妒”,我告诉自己说。

那天晚上范景玉偷偷拍照给我看了云昊织的围巾,织了一大半,快结束了。蓬松的线球看起来软软的,织的挺好,眼光也不错,款式很好看。

范景玉说他看云昊拆了又织,织了又拆,这样重复了好多遍,这些天没事就在捣鼓。

范景玉在那假装忧郁,感叹道:“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

我打趣说:”当然,毕竟是送给自己喜欢的女生的。“

过了几天,气温突然骤降,我下了课准备回宿舍添点衣服,突然看到前面有个女生戴着一条杏色的围巾,和云昊织的那条很像。

那个女生我很眼熟,是云昊班上的,云昊和她有过小组合作,我碰巧见过几次,混了个眼熟。

我扫了一眼,女生颈部的围巾在我眼前不断放大,只觉得寒风更冷了。

那天晚上,我不常见的失眠了。

我躲在被子里想了很久,我想到我和云昊第一次见的时候,晚上大家聚完餐,他说要感谢我寒假备赛的时候帮他写稿,请我喝奶茶。

我当时愣了一下,看着我圆滚滚的肚子和因着过年而飙多的肉肉,思索了一下,微笑着拒绝了,“没事啦!小事小事,不足挂齿。”

其实我的心在滴血,免费的奶茶诱惑实在太大,可是我不敢再喝了。

肉肉在身上咆哮,昨天说要减肥的豪言壮语历历在目。

晚上喝奶茶不仅容易胖,还容易睡不着,吃多了对胃还不好,我一个劲儿的安慰自己。

云昊似乎是一个不爱欠人情的人,隔天他又发消息给我要请我吃饭。

我当时正在宿舍和零食大眼瞪小眼,天人大战下我败下阵来。

正准备放纵自己,突然有人邀请我好好吃饭,我纠结了一下,答应了。

毕竟零食比正餐更容易胖人!

吃完饭,我礼貌性的邀请他吃水果捞,毕竟人家请了我一顿饭,我请点饭后水果是应该的,绝对不是因为我自己想吃。

结果我打包的时候被绊倒摔了一跤,啪唧一身,全倒在云昊的衣服上。

呜呜呜,水果捞没了,脚摔肿了,我还要帮别人洗衣服。

云昊愣了一下,接着他笑了,笑的特别肆意,“你怎么这么笨啊。”他一笑大家都看向了我,我想找条地缝钻进去。可算他还有点良心,还记得把我扶起来。

我当时无话可说,只想把他头扭下来送给足球队,发挥真正的作用。

为此,我记住了这个男人,看着挺好的一男生,偏偏长了张嘴。所以没事儿我就不动声色地怼他,悄咪咪的报那一笑之“仇”。

刚开始我们两互怼到天昏地暗,后来我功力见长,他也就慢慢认输了。

我们就这样慢慢相熟了起来。

我和他的默契值挺高,和他出去吃饭,他找的店几乎都是我喜欢的口味,他有时顺路,帮我随便带的奶茶和甜点都是我喜欢的,我不止一次的夸过他——会找!

哎~兄弟谈恋爱了,我总归还是要支持的,我决定最近还是不打扰他,给他去过二人世界吧!

这是我那天晚上睡着前最后的想法。

我把手缩进袖子里,隔着衣服拿着奶茶。风从上往下灌,我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后脑勺突然暖和了不少,感觉被什么盖住了。突然一个受力,我的头被重重的拍了一下,我差点去世。

我咆哮了,“云昊,你是不是想去世?”

“我没有”云昊笑着小跑走去了我前面,我们中间隔了将近一米远。

我瞪着他,快步走了几步,但是又追不上,也就放弃了。

他退了回来,笑眯眯地看着我,“别生气,周末请你看电影去。”

“不去!”我拒绝的干净利落。我脑子有毛病才和恋爱了的人一起看电影,当个十万伏特的电灯泡吗?

而且我又不知道我前天喝醉了有没有在云昊面前耍酒疯,说一些不该说的?做一些不该做的?我堂堂一个女孩子不要脸的吗?

“你该不会是在纠结视频那事,所以不敢去吧?”

我拿着奶茶的手一抖,“没有。再说我当时都喝醉了,喝醉了做的事不是我本意,不能当真。”

“不能当真是什么意思?”云昊突然激动了一下,手从后面捏了一下我的脖颈。

我下意识的躲了,“喝醉之后干的事、说的话,不就是和闹着玩一样吗?房间我也给你打扫了,那视频的事就那么算了吧。”

云昊看着我,眉头拧的紧紧的。

我反而无辜的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又喝了口奶茶。

不就弄乱了你的房间嘛,我都打扫完了,不会怎么样吧。

云昊回去的时候,我无端的瞧出了些落寞,但是这大冬天的,棉袄一裹,寒风里一走,谁不显得落寞。

前天有个朋友过生日,我们出去给他庆祝,结束的时候我和大家说我回家去,反正我家有房子在这边,就没回宿舍。

加上心情不美丽,后面碰上喜欢的酒我就多喝了几口,再后来的事我就不记得了。只知道第二天我在云昊租的房子里醒来,房间乱七八糟的,而我的头痛的炸裂,但还好,我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的。

看着房间,我有那么一瞬间怀疑喝醉的我是二哈转世,拆家技术一流。

云昊当时慢悠悠地晃到我眼前,笑眯眯地看着我,语气温柔;“醒了?”

我木木的点了点头,少年身材修长,眉目清秀,满目温柔的时候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

真是没出息!我狠狠地唾弃了自己。

“醒了就把这蜂蜜水喝了先。”云昊递给了我一个杯子。

“你记得昨天晚上你干嘛了吗?”我拿着杯子的手一抖,该来的还是要来。

自己做过的所有丢脸的事绝对不能通过别人的口告诉你,因为这样你会更加丢脸。

我强装镇定,“知道,昨天晚上是我喝醉了,我会帮你打扫房间的哈。”

可云昊很好心的没有让我打扫房间,我当时听到他拒绝时一度怀疑他脑子瓦特了。

这还是我认识的云昊吗??天呐,他什么时候捡回了他的良心。

“我手机有昨天晚上你喝醉的视频,你……。”云昊说着,作势拿出了手机。

虽然我心大,但还是难以接受喝醉后的丑态。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下杯子,摁住了他掏手机的手,“不必不必,我记得我记得,你等着,我马上打扫,一定还你一个整洁如初的房间。”

好家伙,原来在这里等着我。

打扫完后我要云昊把视频删了,云昊没答应,他挨了我几掌老实了,最后还是删了。

“我是不是没告诉你,视频我有备份啊?”云昊轻轻拍了拍我的脑袋。

我看着云昊笑眯眯地嘴脸,心里已经给他的小人扎了无数下了。

狗东西!言而无信!

我当时觉得自己以后都不想看见他,谁知道有些人躲都躲不过。

“苒苒子,你真的没有什么瞒着我们吗?”

“真的没有。”我无奈极了。

最近的小甜剧太多,还都是糖分及其超标的那种,我抱怨了一句想谈恋爱,结果展开了恋爱话题。

许姐姐已经问了我很多句我是不是在偷偷谈恋爱了,搞得大雷和七七是一脸的“喔~”我觉得自己冤枉死。

范景玉也是,发消息给我说我脱单了,不能看着他一只单身狗见死不救,要两肋插刀!

拜托,有男朋友的人下午会独自一人在寒风中等奶茶吗?

我觉得奇奇怪怪,到底是谁在乱造我的谣,为什么我脱单了我自己不知道!

“嗯~?”她们显然不信,我只想把造谣的人拖出来暴打。

“是不是你们想谈恋爱了?所以就一直怀疑我,一定是这样!”我八卦的看着她们。

反八卦套路,机智!

她们一脸“你不说算了”,我的身上没有八卦,嘿,她们失望了!

“你在宿舍吗?”云昊打了个电话给我。

“在啊!”

“那你下来一下宿舍。”

“干嘛?”

“我想问你点事儿。“

“有事现在问啊。”

“你视频里的……”

“等等!我马上下来!”

有什么话不可以电话里说,为什么云昊要拿我的黑历史要挟我?我不甘心,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到楼下的时候,云昊已经在了,他在寒风中受冻,头低着,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我叫了他一声,“什么事啊,电话里说不行吗?”我搓了搓手,抱紧了自己,晚上的风比白天的更冷更刺骨,一阵凉气袭来,我整个人都在颤的不行。

得!刚走的太匆忙,忘记加件厚点的外套了。

云昊见着我,动手把外面的棉服脱了,披在我身上,“这天这么冷,你下来怎么不穿件厚点的外套啊?”语气中满是责备。

赖我吗?要不是他拿视频威胁我,我会这么急,以至于忘记拿外套。

我懒得理他,“有什么事吗?你说,说完我就上去了,也不会冷太久。”说着,我想把他的棉服拿下来还给他。

”……,这事比较重要,换个地方说吧。”说着,云昊又把棉服往我身上罩了罩,我还没反映过来就被他拖着走了。

宿舍旁边又一个小湖,景色不错,歇脚的地方也多,云昊拉着我去了那边。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有话直接说啊!”虽然这里风景不错,但大晚上的什么也看不清啊。而且这里的风好大,我感觉更冷了。

云昊突然站定,呼了一口气,正色道:“苒苒,视频里说的话算不算数?”

大晚上的他就为了揭我的黑历史吗?我在风中凌乱了。

“不是,云昊,我不是都帮你打扫你房间了吗?你怎么还拿视频说事啊?”我平时也没见云昊这么小心眼啊,今天是怎么了?还这么直接。

“也就是说,你前天晚上说的所有话你都不认,是这个意思吗?”云昊抿着唇,神色复杂。

我是不是前天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我骂他了?还是骂了他喜欢的人?有点害怕他找我算账

“云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如果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我现在正式和你道歉。那天我喝醉了,我也不太记得我说了什么了,你千万别当真!”我有点紧张。

云昊好像发现了什么,“你不记得你喝醉后说什么了?”

“……,但是我向你道歉”我就差给他九十度鞠躬显示我的诚恳了。

“啧,那酒好喝你也不能这么喝啊,现在知道难受了。”手机中传来云昊的声音,带着责备,可语调温柔。

云昊直接播了那个视频,我要被当面审判,不要啊!

“苒苒,你可不可以把你刚刚答应的事再说一遍?”

“嗯~我……答应……”

“答应什么?”

“嗯~,答应……做……云昊……女朋友。”视频中的我在云昊房间,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说话断断续续,脸红红的,满是醉态。

“不许反悔!”

“嗯~不……反悔。云昊,我难受……”视频中的我挠了挠头,整张脸都皱在一起了。

“哪里难受啊?看你下次还喝不喝了!”接着视角转变了,手机被放在了桌子上,后面全是我难受和云昊撒娇的声音,还有……云昊哄我照顾我的声音。

轰隆,我感觉自己被震惊到了!这下我真的在风中凌乱了。

我原本以为这是个要挟我的出糗视频,没想到是他表白成功的见证视频。

草率了!

“现在记起来了?”云昊好笑的看着我。

“嗯,有点突然,我缓缓。”

我有点站立不安,要是这样,我之前一直说不能当真,不就是——拒绝了他!

等等,他不是已经又女朋友了吗?

“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你啊。”

“不是,你之前织的围巾不是说送给女朋友的吗?我都看见你们班的那个女生戴着了。”

“围巾前天晚上不是送给你了嘛,你又落在我那里了。”云昊靠近了我一点点。“不对,你怎么知道……围巾是……我织的。”

我顿时明白了不少,那我之前以为他有女朋友是误会。啊这!我干笑了几下,有点想溜。

“那前天晚上说的话算不算数?”云昊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拉着我的手臂。

“算!”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

其实我之前也有点喜欢云昊,但这种喜欢我不知道算不算的是浓烈。

我和他的相处很默契,是那种坐在一起不说话都会感觉舒服的状态。

我喜欢他,就像喜欢甜点和奶茶。每次想到,都是平平淡淡生活中的甜。

“那啥,我和大家说件事呗。”我挑着大家都在宿舍的时间,轻声开口,“我谈恋爱了。”

平地惊雷!我感觉她们的八卦之心已经熊熊燃起了。

“是不是云昊。”大雷格外激动,我有点被吓到,眨巴眨巴眼睛,点了点头。

我听着她们八卦叽叽喳喳的声音,有点哭笑不得。

我和云昊在一起有将近一个星期了,我觉得没什么,就没告诉别人。可云昊今天知道后,进行了严重抗议。

美其名曰:让别人知道,你已经名花有主了!

隔天我才知道,视频里表白成功的第二天,范景玉就知道了,他还告诉了许姐姐,还嘱咐说现在还不大确定酒醒后的我认不认。

我无话可说。

许姐姐知道,难怪她们一直在八卦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有点阔怜啊!!

后来,我和云昊结婚那天晚上,我问他:“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啊?”

云昊笑了笑,扯了下领带,“第一次见就喜欢你。”

我挑了挑眉,并不大相信。

“这样嘛,云昊,唔……。”

我的唇被堵住,口中的空气被夺去。云昊双臂环着我的腰,倾身而下。

“有什么事明天再问好不好?乖~今天新婚之夜诶~”云昊咬了咬我的耳垂,顺着脖颈往下。

好吧,那就明天再问。

……

“苒苒,我爱你。”我在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云昊的声音。

我叫云昊,有个憨憨女朋友。

她一直以为我们第一次见,是在那次的辩论队网训的小组聚会上,其实不是。

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是新生开学报道那天,我捡到了她的学生证,还给她的时候,她一脸”我的学生证掉了吗?”,然后认真的翻了翻包,还真是掉了。

她顺手从包里拿了瓶饮料给我,说:“谢谢你。”

笑的甜甜的,两颗圆圆的杏眼笑起来像月牙,阳光下的她似乎在发光。

我以为我们也就这样匆匆一面了,后来我才发现我们有一起上的选修课,我坐在她后方位置,她从我身边经过,完全不带一点停顿。

嗯,是的,她完全就不记得我了。

辩论赛场上,我看到了她的身影,她是文院的,是文院辩论队的。

我也是辩论队的,是法政学院辩论队的。

后面,我们成了队友,都是学校辩论队的。

我找她帮我写一辩稿,其实一辩稿我早就写完了,顺理成章,我们开始有了交集。

虽然过程似乎有点没那么顺利,但是不重要,结果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

她的喜好、她的习惯,我都记在心里了。每次她拿到我帮她买的东西时,都说我会挑,品味不错,买的都是她喜欢的。

可不是嘛,我都是按照她的喜好买的,符合她的口味都是必须的!

我还偷偷的买了一件棉服,和她的款式一样,其实是我为了凑成情侣装,她一直以为是我们的品味一样。

什么品味一样,都是我用心和精心。

她还一直觉得我的记性很好,可以记住朋友的生日、喜好等等,可我是一个连昨天晚上吃了什么都不记得的人。

我只记得她的,记得她喜欢半糖的奶茶,记得她喜欢番茄味却不喜欢番茄,记得她喜欢各种各样的小甜点,记得她喜欢柔软的东西。

她的粗心,搞坏了我好多的温柔。

我表白的那天晚上,她醉的一塌糊涂。

我一直在旁边看着她,让她少喝点,完全劝不住,等她开始迷糊时,直接把她酒撤了,把她接回了我租的房子了。

没办法,现在她回家也不怎么合适,去我那里还能照顾她。

她喝醉了刚开始很乖,到后面就开始放肆起来,她的我房间乱走,我出去倒水的时间,她昏昏沉沉的,搞乱了好多东西。

本来邻居家的二哈偷遛进来就已经弄的够乱了,还没完全收拾好,这下更乱了。

我有点哭笑不得。

她似乎瞧见了我进来,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我面前,我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酒气混合着她的味道。

……很香。

“云昊,嗯……,恭喜你……脱单了。”她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我伸手抱住她,听的断断续续。

脱单?她要成为我女朋友,我当然脱单了。

“我脱单了?谁给我当女朋友啊?”

“……嗯。”

“你给我当女朋友好不好?”我轻哄着问她。

“……嗯。”

“你……答应了?”

“……嗯。”

我又惊又喜,没想到我的表白是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的。

以防万一,我决定还是把她自己答应的事录下来,免得她记性不好还心大,清醒时又不承认。

我承认自己有点乘人之危,可如果她不认,我会在她清醒时再表白。

我喜欢她。

不愧我按摩了一晚上的头,她宿醉起来没这么难受。

我看她一脸淡定,酒后记性还不错,还记得发生了什么。

可当她在我面前说不当真时,我的心脏又像是被攥着了,难受的慌。

可是我决定自己要和她当面表达清楚时,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

结果这个憨憨果然没要我失望,明明不记得了,她还一直嘴硬,我拿她简直没有办法。

死鸭子嘴硬。

我一直都知道她憨憨,这家伙,真的是个笨蛋!

结婚那天晚上她问我,“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啊?‘

我说:“第一次见就喜欢你。”

第一次见就有好感,一直默默的关注。

相识到相知,再到相守,这个憨憨都不知道都是我的有意为之。

什么碰巧和默契,其实全是我的精心策划。

苒苒,我爱你。

老祖果汁味
老祖果汁味  VIP会员 一些小故事和大家分享~ 什么类型的都写!! 希望各位可以支持我啦啦啦!! 感谢感谢!!

你以为的默契,都是我的精心准备。

相关阅读
就不用一起看海啦

我想那天结束的不是我们,而是我的整个青春。 “我说陈希,你为什么要来理科班啊?”祝宇皓搅了搅面前的饭,把为数不多的肉片夹到对面的碗里。“你要是选文科,不就直升培优班了吗?” 确实,陈希的物理差得惨不忍睹,文科类却好的不行,可她破天荒地选了理科,当时班主任还做了几次家访。 “随便选的啦,反正到了高三,在哪都是人间炼狱。”她嘻嘻笑了下答道。 吃完饭两人一起走到学生车库,祝宇皓蹲下解着自行车锁,嘴里嘱

你是栀子味少年(下)

如果我是匹诺曹,那此时我的鼻子一定会变长。八. 阮清又住院了,你说是因为她吃了太多芒果导致严重过敏。你忧心忡忡的皱眉,“她向来对芒果过敏,所以一直不碰的。” 我想我大概知道她的心思,因为上次我的原因所以特意借自己的身体来博取你的同情好让你回心转意。 不过你向来没有把心放在我这里过,又何来转意这一说呢? 我极不情愿的被老鲁催促着提着鲜花果篮去看阮清。路上老鲁说着你有多么好命能有一个像阮清这样的贤内助

叫我一声姐

爸爸发抖的手握着医生递来的白纸。是死亡通知单。 爸爸发抖的手握着医生递来的白纸。是死亡通知单。妈妈死掉了。我坐在医院的连排椅上,只是看着爸爸发慌的样子,不说话,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想让爸爸为我担心,因此要保持着心情快乐的样子——尽管现在我的心情真的很糟糕。 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几年了。我已经是小学毕业生了,不再是那时候害怕妈妈的离开的小女孩了。“小松,家里要来一个小弟弟你欢迎吗?”小弟弟?尽管

桃醉

写一写普通他们的故事。 . “孟嘉绦!” 散漫又带了点莫名兴味的声音响起,是许嘉南。 像是为了迎合他,教室里发出几处低声地哄笑,搅开了欲雨般胶着的气氛。孟嘉绦感到班上同学的目光从练习册放到了她身上,来回睃巡着,她白皙的脸皮尴尬地泛了红。 在刚才沉默的拉锯战中,孟嘉绦其实都快睡着了,教室里的冷气不偏不倚地往她座位方向吹,流过前排的同学到她这里的时候,正是个适宜打盹的温度。许嘉南这一声,正好让她一下

嘿!有个恋爱我们谈谈?

第一次遇到是草莓味的水果糖,再见是海底捞的仙女棒…… .水果糖 “高铁G 次列车在本站只停 分钟,不下车的旅客请不要到站台上吸烟……” 眯着眼看一下手机, 点 分,还有 个小时到家。趴在小桌子上的我准备转个方向继续睡。 因为疫情的缘故,今年的高铁站人也少的出奇,坐了几站旁边的B,C位置都依然空着。当淡淡的柑橘味萦绕过来的时候,我想终于迎来了我的“同桌”? 趴在桌子上的我睁开眼,入目是黑

女生在青春期的爱情,喜欢上的是对方的光环

很多女生在学校的时候,都会喜欢上名为校草、班草的男生。他们成绩优异、长相清爽甚至连运动细胞都很好。女生只要远远地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心潮澎湃。女生甚至没有怎

你不用给我送伞了

“你就送一次伞给我嘛” “不送,你让我送我就送,我不要面子的嘛” “那那你下一次给我送好不好” “下这天傍晚,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可一点都没有影响苏梦的好心情。 第一次,这是这么多天他第一次主动给苏梦发信息哦! 苏梦是从舍友的口中知道他的,知道他叫温泽成,知道他是大二的学长,知道他是舞蹈社团的社长。 也许是因为先入为主吧,苏梦第一次知道他的时候就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男生。 事实证明,温泽成也

细雨里,一花一叶,尘世间,至此一生

芙蕖不就是荷花吗,你注定因荷花结缘,谁给你做了第一碗荷花冰粥,谁就是你的真命天子 每天翻看美食博主芙蕖庄主的微博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天的习惯养成期过后,我每天无论多晚都要翻看他的微博。那些形形色色的食物,我是无法抗拒的,即便只是过过眼瘾。豉汁凤爪、芝士排骨、南瓜派、贵妃鸡翅、杨枝甘露、百香果乌龙茶……隔着手机屏幕,我都能感受到食物分子浓烈的气味和芙蕖庄主的热情款待。那些与众不同的美食和

美好的青春

又是新的一天,我和好友的青春故事开始了新的一页,在沟通交流中得知好友得了抑郁症为了帮助他重新找到爱与早上 . 分我早早的起了床,饭“终于放假了,可以和好兄弟愉快的玩耍了。”我快步走向客厅。看着桌上的美食,“啊,感谢上帝!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心理学告诉我们早上心情好,一天的心情就会很愉快。我美滋滋的享受完美食,惬意极了,开始拥抱这美好的一天。 上午十点 “嘟嘟……” “喂,小清去哪耍啊?” “额

苔藓上的光影

阿清想不明白,笔下都没有写过的人,怎么会写在心里?阿清认识文俊,是在一个落日将近时分,那时候没有那么多变扭,也可以说单单是陌生孩子们的相识场面。 他邀请在一旁侯着的阿清一起凑人数跳绳游戏,她同意了 三三两两的朋友们在一起玩,有大有小,没有姓名年龄的介绍,也不会去打探别人家庭背景,男男女女没有羞涩的,就这么玩,只顾游戏的输赢替换 阿清记得前几年寄托在姑妈家里,一个村的小孩都是一起玩,听着主要几个大孩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