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念皆所许

2021-02-17 21:00:45

青春

1

“如果说,这个世界哪种关系最难以解释清楚,我觉得啊,那莫过于男女之间的关系,到底有没有纯洁的友谊。”

傅念跟陆许两人并排站着,傅念突然盯着他,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可是她刚才在图书馆看的一本书,有感而发。陆许低头看着她,有些许失神,过后一个巴掌把她的脸撇开,绕过她,走下楼梯:“你可别跟我说你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傅念哼了一声,对他表示不屑。趁其不意,她跳起来揽着他的脖子,陆许比她高,不得不将就着弯着腰,皱着眉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对你可不是纯洁的友谊……”

陆许带有着一丝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会有的期待,问了句:“那是什么?”

“儿砸,叫妈。”傅念占到便宜了,笑得极其放肆,揽着陆许脖子的手松开,在陆许还没有反应过来,早已飞奔到几米开外。确定这个距离,陆许攻击不了她,她就在远处站定,冲他略略略了几声,做了个鬼脸。

陆许看着几米开外的那个人,就这个傻蛋,他竟然还期待她能讲出点什么话?

忍!他深吸一口气!如果他穿着拖鞋,定会把拖鞋飞出去,百发百砸中的那种!实在忍无可忍!他冲上去,傅念看见人跑过来,慌忙转身要逃,小短腿遇上大长腿,追上不过是迟几分钟的事。

被揪住命运脖颈的傅念,就这样被提着,只能勉强脚尖着地,她一脸苦楚的转回头,可怜兮兮,皱着眉头,那双大眼睛望着陆许,刚才嘚瑟的样子瞬间弱下来:“陆许,您大人有大量的,放了我呗。”

傅念的手在抠着陆许的手,试图让他放手:“这学校人来人往的,我面子都丢尽了。”

“这是你自己自讨苦吃。”

“放手!”这家伙软的不吃,就别怪她来硬的,她特意留了很久,准备做美甲的长长指甲竟然要用在攻击陆许这件事情上。虽然这招狠了点,但是比起自己这么没有骨气地被揪着样子,狠算什么。

还没来得及下手,陆许就把她放了,这回是傅念觉得不过瘾了,她还没有出手啊,陆许怎么可以放过她。

刚准备大显身手,对方却放水了,这是瞧不起她的战斗力还是可怜她,还是觉得她不配?

“你这么快松手干嘛?继续揪着我啊!有本事咱们比一比,谁厉害。”傅念为了让自己的气势不输,还垫着脚挑衅陆许。

陆许:……有毛病啊?

“陆许,你走那么快干嘛?是不是怕我了?”傅念看着陆许没吭声走了,自认为陆许是认输了,打心里有一种自豪感隐隐起来,跟老娘斗,你还嫩的很呢。

陆许转回头,傅念跟着很急,在陆许突然转回头的时候及时地刹住了脚,不然就撞上去了。

“干嘛啊?”傅念问。

“建议去医院的精神科看看,没有钱,我可以给你。看病要紧。”

傅念:……

2

傅念跟陆许两个人,说的好听点是青梅竹马,说得详细点就是打小一起吃喝拉撒睡的邻居,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个学校的,互相嫌弃对方,实力坑对方的损友。

虽然每次都看似陆许被傅念欺负,但陆许一个眼神瞥过来,傅念是连吭声都不敢吭,秒怂的那种。

曾经因为年少不懂事,在小学的时候,有一次,陆许都已经发出眼神警告了,傅念还继续上前造次,结果被摔了个过肩摔。

偏偏那段时间陆许家里给他报了跆拳道的练习,这一摔是实打实的疼。

此刻,傅念站在大学门口,恨恨地瞪着陆许,没想到大学都还在一个学校,简直了。陆许瞅着她那眼神,啧啧了两声,带着得意的笑:“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学校,哥给你个意见,退学回去复读吧。”

“陆许!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傅念被炸毛,推开行李箱,冲上去准备给他一脚。奈何,陆许根本没给她近身的机会,见她冲过来只稍稍退了一步,某个人就因为腿短踢空了,直接摔坐在地上。

傅念垂头丧气,委屈巴巴。

陆许见她坐在地上低着头,也不起来,脚尖踢了一下她的鞋子“你走不走?”

傅念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陆许无语,之后学着傅念的表情,可怜兮兮地说:“我的脚摔伤了,走不了了你能不能帮我拿行李?”

傅念腾地从地上站起来,把行李箱推过来,嘿嘿笑着:“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那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你要说什么啊?”

傅念意识到这家伙肯定不想帮忙,于是端的一声坐回地上,唉哟喂的揉着自己的脚踝,假装抽泣的对着自己的脚踝说:“对不起啊,刚才不小心摔着你了。等一下回去,我就给你上药,咱不疼了啊。

陆许,你看我都这样了,你就帮我拉拉行李箱呗。”

瞧这委屈巴巴的眼神,但凡是换个软妹子,面前的人再怎么铁石心肠也会去帮忙。但是,不好意思,此非软妹子。

“你刚摔的是屁股。”陆许面无表情。

傅念揉着脚踝的手顿了下来,好像他说的也没错。但是,那又怎么样,就算被拆穿也要接着演下去,于是开始了胡编乱造:“我脚飞踢起来,拉伸抽筋了不行吗?”

“飞踢?你有绝世神功?”

傅念一时无言以对。

陆许蹲下来,指了指周围,傅念满脸问号,眼睛随着他指的方向转了转,扫了眼周围,没看到什么异常:“干嘛?”

“你看看周围,你还坐不坐得定。”

傅念再次看了看周围,才发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有些人还往她这个方向看过来,嘴里似乎还议论着什么。

傅念想说点什么,陆许没理她,站起来拉着自己的行李跟她的行李走了。今天是他们学校报道的日子,这么坐在门口地板上,实在是有那么一点丢脸嚯。

傅念后知后觉地尴尬,双手撑着地板,站起来,跟在陆许身后吐槽:“你太不绅士了,你就不能拉我起来吗?”

“反正你都不觉得尴尬,又何必在意这么一点细节。傅念,不得不说,在脸皮这方面,我是真的比不上你。”

傅念跳起来,咣当一声,毫不客气,给了陆许一个爆栗。陆许倒吸一口气,嘶了一声,怒视着她,傅念缩缩脖子怂了,陆许抬起手,她闭着眼睛下意识伸手挡着,嘴里喊着:“别打脸!别打脸!”

“君子向来不动手。”

后面有人拉着行李走过来,陆许拉着傅念的一只手臂,把她拉过去了点,让人家过去。傅念从两手的缝隙中,眯眼观察陆许的脸色,确保陆许不会攻击她,才把手放下来。

有一说一,看在陆许帮自己拿行李的份上,她傅念可是很懂知恩图报的好吧,所以她走上前,跟陆许肩并肩,陆许侧脸低眼看了她一眼,问:“干嘛?”

“念你帮我拉行李的份上,请你吃饭呗,要多少吃多少。”

“好啊,一个月的中餐晚餐,早餐我替你省了。”

“喂!我就客气客气,你还真不客气。”

“认识十几年了,客气什么呢。”

“陆许……你……”

陆许留傅念一个人在后面,不用转头,他都已经猜到傅念被气得在原地跳脚了。

傅念气得在原地跺脚,恨恨地盯着陆许的背影,这个陆许,真的对她的钱不客气。她这一跺脚,吓到了从她旁边经过的一个女生,女生内心纠结许久,还是决定上前,她食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傅念的手臂:“同学,你没事吧?”

“呵···没、没事。”傅念嘴角抽着,有一丝的尴尬。

“那就好。”女生走的时候还小声嘀咕着:“我还以为你要打人呢。”

傅念:……

3

某天下课刚起身离开座位,坐在旁边的女生拍了下傅念,她疑惑地看了对方一眼,对方凑过来问她:“你是不是跟英语系的陆许很熟啊?”

她点了一下头,又觉得不对,摇了一下头:“不熟。”

“我感觉你们挺熟的。”

傅念没有回答,但是她大概能猜到对方想说什么,果不其然,跟她想的一样,对方递给她一个信封:“你能不能帮我给陆许?”

“情书吗?”话一说出口,傅念就捂着自己的嘴,但是已经收不住了。

“你怎么知道?你帮我给他好不好?”

傅念盯着那个信封,素白的信封旁边有些花纹,显眼的是有个红笔上色的小心心,还真的是情书。

于是,某戏精开始上线。

傅念笑得一脸温柔,说:“你不是说感觉我跟他很熟吗?”

“对啊,所以这不就是想托你帮忙给他嘛。”

傅某人做作地撩了一下自己的秀发,哦不,马尾:“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跟他是什么关系?”

女生看着她陷入思考,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有些不确定:“你们,一对的?”

傅念若有所思地点头:“不像吗……”

没等她说完,女生拿过信封说了句不好意思,慌忙走开了。她看着女生的背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我也觉得不像,因为本来就不是一对。小姐姐,你这感情基础不扎实啊,就两句话你就把自己的路给断了。”

中午在饭堂的时候撞见陆许,傅念若无其事地走过去,胳膊肘碰了他一下,充满同情:“你可能得要打光棍了。”

陆许没理她,这人每次都是这么无厘头,她的话约等于废话跟没话找话。他把饭盘给过去给饭堂阿姨:“阿姨,一份红烧肉,谢谢。”

“哎,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这么说?我跟你讲,我把你的桃花给折了,您自个好好求求月老再给一根红线吧。”傅念根本就不把陆许的无视放在眼里,反正她想说啥她就要说,她也没想着等陆许回应了再回答。

“怎么你是羡慕了?”在傅念罗里吧嗦讲了一堆,陆许终于看她一眼,回了她一句,语气还带着嘲笑。

“我?我为什么要羡慕你?”

“那你就是嫉妒。”

“我······”傅念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平复了一下情绪:“你能不能不要天天怼我。好歹以前让我帮忙跑腿的同学还给一点小礼物,现在的都不给小礼物了。我才不要免费当跑腿的。”

傅念边说边拿筷子扒拉着自己的菜,眉头微蹙,她好不容易买了红烧肉,被阿姨手抖得给过来的全是肥肉。

瞥了眼陆许的饭菜,也有红烧肉,而且,肥肉一块也没有。俗话说,饮食需要均衡,一个人不能只吃肥肉或者只吃瘦肉,如果两者都有的话,中和一下挺完美的。

说实话,她就是盯上了陆许的红烧肉。

但是做人不能太霸道,总不能全部都抢过来,于是……她就跟着陆许,在他旁边坐下,眼勾勾地盯着他……饭盘里的红烧肉。

饭桌上,舍友林大成看着坐在陆许旁边的女生,主动打了声招呼:“hello,同学。”

“你好。”傅念礼貌的回应,接着眼巴巴地看着陆许。

“别看我,没得商量。”

大成下巴抵着竖起来的筷子:“哎,同学,你们什么关系啊?”

“我是他……”本来想说占一下便宜的,但是被陆许瞪了一眼以后,傅念就不敢说了,毕竟自己目前有求于人家,讨好人是重点,所以她把这两个字吞了回去,笑了下说:“同学。”

“原来是同学啊。那,妹子,咱们可以加个微信吗?”

陆许本来对傅念坐在旁边无动于衷,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傅念的小心思从来都没逃过他的眼睛,反正她无非就是冲着自己饭盘里的几块红烧肉,先吊一下她的胃口。

但是某个人才刚坐下来,就有人问她给微信了,再迟点,是不是能上天?陆许越想越不悦。

“你不能跟你同学挨桌吗?你坐我们这边干嘛?”陆许微蹙着眉头,问她。

傅念扒拉自己的饭菜:“我喜欢坐这里。”

陆许知道她没有要到红烧肉是不会走的,啧了一声:“自己排队再去打不就行了?”

傅念瞥了眼犹如长龙的队伍,这一排,且不说等到猴年马月,等她排到了,还剩下什么,她转头回来,继续扒拉着自己的饭菜:“你就忍心看着我这么饮食不均衡吗?你总不能这么冷酷无情吧。更何况,我今天还帮你挡了桃花……”

“你那是挡吗?你刚刚还说是折了。”

“咦,我有说过吗?你听错了吧。”

“怎么,我还要谢谢你吗?”

傅念嘿嘿笑着,视线直勾勾地盯着陆许饭盘里的红烧肉,挑了挑眉毛:“如果非要谢谢的话,就分点红烧给我咯。”

“不行!”

大成看着他们嘀嘀咕咕也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倒是总是听到红烧肉:“同学,你要吃什么吗?我请你。”

“可以吗?太谢······”傅念感谢还没说完,陆许就往她的菜里夹了几块红烧肉,赶她走:“去找你同学。”

“哎,好嘞!谢谢您嘞!拜拜您嘞!我立刻就滚出您的视线范围之内。”

大成一脸八卦的看着陆许:“许儿,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女生啊?”

陆许黑着脸,他并不喜欢别人这么叫他,夹起一筷子饭:“没有。”

“那我可是问过你了啊,你不喜欢就给我俩搭条路呗。”

陆许:······

大成没得到回应,上赶子的询问:“可以吗?”

“不可以。”

大成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怎么明明刚才你自己说不喜欢,让你介绍你又不肯介绍,真是占着茅坑不拉粑粑。

跟舍友一起吃饭的傅念啊啾打了个喷嚏,肯定是陆许那个小气鬼,在背地里骂她,不就是问他给了几块红烧肉吗?

“啊啾。”陆许毫无悬念打了个喷嚏。

坐在对面的大成低头心虚地扒拉自己的饭菜,原来被骂的人真会打喷嚏的啊。

4

“许儿,你到底喜不喜欢上次那个女生?”

陆许从图书馆回来,刚推门进来,把从图书馆借回来的书放回自己桌上,大成以及另外两舍友坐在中间的桌子前,对着门口刚进来的他真诚发问。

陆许挑了一下眉,把书包跟笔记本电脑放回桌子上,边放边说:“哪个女生?”

“就上次饭堂坐你旁边的那个女生啊?”

傅念?陆许插电源的手顿了一下,他平时表现得这么明显吗?没有等到回应的大成,似乎已经默认了:“我们帮你出谋划策呗。”

“无聊。洗洗睡吧。”陆许眼皮都没抬一下,去收回阳台上晒的衣服。

“那你们什么关系啊?”大成问。

“没什么关系。”陆许拿好换洗衣服,准备去洗澡。

陆许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大成在给另外两个舍友传授恋爱大全,如何获得女生对自己的好感。

如果他没记错,刚开学进来的时候,林大成可是说自己大学四年最大的愿望是摆脱母胎单身。一个都没有经历过情感的人,这么自信的教人家怎么追人,也还真是有勇气敢说,另外的两个也是敢听。

“我跟你们说,首先你们如果喜欢就要主动,你只有主动,别人才能知晓你的心意;然后距离可以产生美,有时候适当的保持些距离比无休止的接近好很多。”

陆许没有参与话题,直接爬楼梯上床上躺着,躺着比这些说说的技巧来的实在。

傅念在食堂又看见陆许了,她端着饭盘上去拼桌:“哎呀,小陆啊,好久不见。”

“距离产生美。”

陆许听到傅念叫他的时候,脑海里自动响起了林大成说的这句话。什么玩意,他不是不在意的吗?脑子为什么首先就跳出这句话?

好奇心开始使然。

傅念在陆许对面坐下,陆许起身坐到了隔壁桌子。傅念满脸疑问,端着饭盘跟过去了隔壁桌子,陆许又坐回来原来的桌子。

傅念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吐槽他:“陆许,你是有多嫌弃我,非要离我这么远啊?”

“距离产生美,坐远点。”

傅念笑不出来:“你是在说我吃相丑还是就是在内涵我丑?”

“不,我发现,就算有距离,你也还是丑。”陆许上下端详了一下,最后给出结论。

傅念气不打一处来,她还真就要挨近他坐怎么了,反正距不距离都丑了。她啪地把饭盘放在桌子上,在陆许对面桌坐下,如果陆许还有一点点想换位的念头,她就拽着他,不给他换。

傅念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摸到口袋里有个东西,皱着眉头空想半天也没想起来,她什么时候塞了个东西在口袋里。

抓出来看了眼,才记起来是上午随手放进口袋准备要丢掉的心形巧克力。

不过,饭堂没有垃圾桶,她把心形巧克力放到桌子上,在口袋里硌得慌,等一下吃完饭再拿走就好了。

“要掌握主动权。”林大成的声音又在陆许的脑海里想起。

陆许拿过傅念放出来的巧克力:“心形,送给我的啊?怎么暗恋我啊。”

傅念一脸嫌弃地看着今天的陆许,他是脑子烧坏了还是怎么的,怎么今天一下子又是离她远远地,一下子又这么自恋,是不是脑子昨晚被门砸了。

陆许撕开巧克力的包装纸,傅念哎了一声,想夺回来,被陆许抢先一步,塞进嘴里了。

“怎么,不是送给我的吗?”

傅念皱着表情,有些错愕地看着他,双手合十:“巧克力过期了。我本来是打算扔了的。”

陆许的脸色宛如吃了苍蝇一般,难看至极,还好他没吞下去,傅念悠悠递张纸巾过去给他,充满同情:“吐了吧。”

整顿饭吃下来,陆许的脸都是黑的,傅念也不知道是自己哪里得罪了他,她也不敢吭声,才不要踩雷呢,这家伙脸那么臭,呆会她要是踩了雷,打都打不过。

陆许戳着碗里的饭,一想到刚才吃了那块过期的巧克力,就觉得心里堵得慌,他也是服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抽了什么风。

5

傅念记起来自己当初答应要请陆许吃饭的这件事情,好像一直没有兑现。

那个家伙竟然狮子大开口要请一个月,她才不要呢。不过,那家伙好像忘记了这茬事,那也好,她也免去了请饭的钱。

陆许在学校图书馆门口看到傅念,傅念连招呼都没跟他打,直接转身往回走。

“站住!”

傅念停下脚步,见到陆许,咦了一声,装出一副很惊喜的表情:“好巧啊。”

“过来。”

傅念努了努嘴,有些不太情愿的走近陆许,她能情愿吗?那次她刚以为陆许忘了她要请吃饭这回事,暗暗窃喜了一整天,然后当晚就收到了陆许发过来的信息:“你上次说要请我吃饭来着,明天开始吧。中晚餐。”

傅念当时真想把陆许从聊天那边揪出来,狂揍一顿,咋的,她说请吃饭,他就这么厚颜无耻的蹭她的钱,还打算蹭一个月的中晚餐?

还好早已做了准备,她核算过了,如何满足陆许一个月的午晚饭,又能让自己的生活费够花,她可是制定了一整套的菜单。

于是,在傅念的请客下,连续三天,白馒头加榨菜。

就这样,陆许坚持到第四天,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傅念,你是真抠。”

傅念给他扒拉着手指来算数:“我抠?拜托,我需要请你午餐晚餐,我自己生活费才刚够自己,还要负责你的吃,我不得从我自己那里挤挤出来?然后我的预算是500块,一个月30天,差不多就是16块左右,一餐就是8块左右,折合每个人一餐就4块钱。”说完,愤愤地咬了一口今天破费买的糖醋鸡蛋。

“今晚吃什么?”

“呐,破费买了两个糖醋鸡蛋,已经超出预算了,我宿舍还有一包方便面,一起分了吧。”

陆许:……此时此刻真是强颜欢笑都笑不出来。

傍晚六点多,傅念拿着一包方便面在饭堂找了个位置坐下,拿出手机给陆许发短信:“快过来,过时不候。”

陆许过来的时候,傅念在玩手机,还没开始泡面。陆许食指曲成勾敲了几下桌子,傅念抬起头:“咦,你来了,我去泡面。”

“今晚去外面吃。”

傅念没反应过来就被陆许拉着往外走,她一步一踉跄地跟在后面。直到来到校外的一个饭店前面,傅念眼里焕发出了光芒,随后咳了一声,双手环肩,作势要走:“我可没钱请你吃大餐,回去吃咱们的健康美食多好?省钱又减肥。你要吃这个的话,你就自己买单啊。”最后一个感叹词还拖得老长老长。

陆许揪着傅念的马尾,傅念缩着脖子哎哎哎的喊着:“动手不动口!啊呸,动口不动手。”

“那就动口给我好好吃,我请客。”

“哎,好嘞!”傅念就等这句话,二话不说,往饭店里走出,拿起菜单毫不犹豫的就点菜,一脸满足。来吧,菜菜们,我的肚子已经迫不及待了。

6

40分钟以后……傅念喝了n杯水,已经记不清楚到底第几杯了,她手抵着杯子,下巴抵着手背,另一只手在桌子上画着圈圈:“快饿死了,服务员是不是忘记我们了?”

路过一个服务员,陆许叫住了,跟服务员沟通了会儿,傅念饿的前胸贴后背,已经没有心情去听了。满脑子的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早知道在饭堂自己先把泡面吃了也可以垫垫肚子。

“咦,傅念,跟你男朋友一起约会啊?”

身后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傅念一时没有听出来是谁,只是听到自己的名字就扭头瞅了对方一眼,干眨了几下眼睛记起来了。

是那个之前让她帮忙转交情书的女生。

她悄咪咪地打量了一下陆许的反应,这家伙对上她的眼神的时候,挑了一下眉,言下之意:“怎么回事?”

“呃,这不是,我不是……”

这种时候,她傅念怎么能被当场拆穿?

她嘿嘿笑着,爪子犹豫了一下,伸过去抓着陆许的手,一脸温柔地看着陆许,继而转头望向女生,颇为不好意思:“老夫老妻了,早就不把约会当一回事了。纯属吃饭,要不,同学,你也坐下来吃呗,反正我们点的多。”

那个同学尴尬的耸耸肩,笑笑,摆摆手:“不了,不了,我约了人。”

看着女生走进里面桌的背影,傅念长长的唉了一声:“你看你,总是如此招桃花。”

“所以,”

傅念转回视线,双眼疑惑地看着陆许,等着他的下一句。

“你就是这样为我折桃花的?”

“咳!”傅念收回自己的爪子,抓着杯子喝水,缓解尴尬:“没!怎么可能。”她嘟囔着,口齿不清的快速叨叨着:“你可要感谢我帮你挡掉桃花好吧?”

“什么?”

“没什么。那个,菜来了,吃菜吃菜。”

傅念低着头扒拉菜,时不时偷偷的抬眼瞄瞄陆许,每次都被他逮个正着,怎么这么尴尬啊。她傅念平常的嚣张气焰哪去了,怎么能被小陆这厮给震慑住呢?太不傅念了。

“别看了啊,吃你的饭啊。再看……”

“再看怎么?”

“不怎么。”傅念弱弱地夹菜,低头吃饭,今天确实自己理亏,气势起不来。

7

“我靠!你们这是情愫啊,春天来了。”舍友听了傅念的来龙去脉,满眼的粉红泡泡。

“对啊,你看,青梅竹马在一起,相识相知相恋,多好的一对,老傅,你就从了你家那个竹马吧。”

傅念努了努嘴,有些僵硬又有些害羞,等等,害羞?她傅念怎么会害羞,那是尴尬,她抓了抓自己头发,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问舍友:“所以,你们是说,他喜欢我?”

“不,我的结论是,你喜欢他。”

“what?”这个结论,傅念从椅子上弹站起来,连连摆手,摇头嘟囔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舍友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傅念旁边,拍拍这个极力否认的人的肩膀:“看着我的眼睛,你真的没有喜欢他吗?”

“那个,我看到了你眼中的粑粑。”

舍友食指指尖擦了擦眼:“你认真点回答。”

傅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拒绝回答,三两下爬上床,蒙上被子,还是睡觉香。

-

男生宿舍里,以林大成为首带着两个舍友,磕着瓜子打量着陆许,越发觉得这个家伙有情况,而且情况大大的不对。

“哎,有情况哦,许儿。”大成一脸贱贱地打趣:“你说,你是不是发现自己的心意了,我跟你说,喜欢就去表白。”

陆许放下手机,一个漂亮的旋转,转椅面向大成,双手环肩:“经过上次的试验,你的办法并不适合我。”

大成一头雾水,上次的试验,什么试验?什么办法?哦~林大成想起了什么,嗤笑了声:“你不是说你不想听的吗?怎么?还是我们在说的时候,你自己有在偷偷听啊?”

“没有。”

“听了就听了,还不承认,你个别扭怪。”

陆许:“······”

“许儿,喜欢就去表白。”

“对啊。”舍友打着游戏也不忘回应一句。

“阿陆,我也暂同。”一个聊天也不忘转回头比个加油的手势。

陆许一时语塞,戴上耳机,他是明确自己心意的,但是要不要跨出那一步,他有些犹豫。

相对于在一起,他更害怕的是失去。

8

傅念已经和陆许一个月没见了,自从上次舍友说她喜欢陆许,她需要冷静确定自己的心意,所以一个月都没去找过陆许。

为此她得到的论证是自己不喜欢陆许,喜欢的话怎么能够忍得了一个月都不去找他呢对吧?这么想着,傅念嗯了一声,她是不喜欢他的,本就是纯正的友谊,哪那么容易变为爱情。

现在过了一个月,她也足够冷静了,因为实在是生活费没了,今天一定要去堵陆许借点生活费用用。

傅念这天上课的教室跟陆许的教室离得不远,所以下课就飞奔向陆许的教室跑去,门口全是下课出来的学生,她挤不进去,只能在外面干站着,踮脚看着出来的每一个人,从中试图找到陆许。人渐渐稀少,她没看见陆许,往教室里走进去,见到陆许的时候笑嘻嘻地招手:“陆……”

陆许此时正在跟一个女生讨论课后作业,没有注意到傅念。傅念在近门处找了个位置坐着玩手机。手机玩了十多分钟,她抬起头,往陆许那边望了望,他们还在讨论。

傅念继续低头看视频,有个男生在面前的座位坐下来,傅念刚好瞥一眼,发现对方是面对着她坐下来的。她脑子还没转过来,男生笑着跟她嗨了一声。

傅念愣愣的嗨?了声回去,低头继续刷自己手机的视频。

“同学,你也是英语系的吗?”

傅念抬起头,看了看周围,没人,所以是在跟自己说话?

“噢,不是。我英语不好。”

“那你是什么专业的啊?”

“我,我学会计的。”

“哎,会计是不是数学很厉害啊?”

虽然知道会计跟数学没多大关系,不过被夸数学很厉害,尽管名不符实,还是有那么一点嘚瑟的。傅念有些飘飘然,这位小哥哥有眼光哈,她正来了兴趣,准备跟男生唠嗑的时候,外套帽子突然盖在了自己头上,她的外套是宽松型的,帽子也大,盖在头上,脸都遮住了一半。

突然的遮住视线,眼前一片漆黑,傅念下意识的就是伸手去掀帽子。陆许一把按住了她抓着帽子的手,拉起她,对男生笑了下:“不好意思,我们要去吃饭了。”

男生尴尬的点了下头,本来还想问微信的,但是都还没问出口,这个念头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傅念被拉着出了教室门,她没把帽子放下来,在教室待着久了,出来冷风嗖嗖的,脸有点冷,帽子刚好可以挡风。

“怎么,今天主动来找我?”

傅念讨好地看着他,陆许面无表情地转过脸,说了句没有。这个眼神太过熟悉,傅念只要用这种眼神看他,不是借钱就是借钱,没有其他。

傅念见陆许无动于衷,双手合掌抵着额头:“拜托拜托,我下次还你嘛,看在咱们都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我是真没有生活费了,才来借的嘛。”

陆许揪着她帽子上的耳朵,傅念啪一声打过去他的手,借就借,不借就不借,绝对不能弄皱她的新衣服,这可是她刚买的衣服。

她撇着嘴,有些生气:“不借就不借,小气鬼。饿没我了,看你去哪再找一个十多年的好朋友。再见,我走了。”

“回来。”

傅念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立刻小跑屁颠屁颠回到陆许的身边:“你是不是同意借我了?”

陆许笑:“我突然记起来,你前面几个月借我的也没还,如果算上利息的话……”

“停停停!我又不是不还你,我不没钱吗?难不成要我以身相许啊?”

陆许哎了声:“这个我不介意。”

傅念:……

没听见傅念吭声,陆许转移话题,拿出手机点开微信,叹了口气:“说吧,多少?”

“一千。”

陆许手指顿了一下,从转账移到了锁屏:“我突然觉得,你这个以身相许太贵重了。”

“不嘛,我又不是不还钱给你。”

“别天天嚷着我,我又不是你男朋友。”陆许恨铁不成钢,点了转账,看傅念越看越郁闷,又把她的衣服帽子盖在了她头上。

傅念领了转账,嘿嘿笑着跟上陆许:“要男朋友做什么,有你就好了。”

“这收钱了,怎么性格都转变了?”陆许挑了下眉毛,看着傅念那个傻样,没忍住笑了。

“因为我觉得,你做男朋友就挺好吖。”傅念学着舍友之前交的那一招,甜甜的来了一句。

陆许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打住啊,别用这种阴阳怪气的声音跟我说话。”

“讨厌~”傅念轻拍了陆许一下,然后自己被戳中了笑点一样,鹅鹅鹅鹅鹅鹅笑个不停:“我舍友说这样更小鸟依人一点。”

陆许没忍住笑出了声,比划了一下她跟自己的身高:“你这样就已经很小鸟了,我的女朋友。表白可以正常点的,如果你不会,可以让我说。”

“陆许,你骂我矮!”

“你自己说的啊,我可没有。”

“那你跑什么!你给我站住!”

他们之间,因为过于熟悉都害怕失去,不过好在时间刚刚好,一切都刚好,刚好是你,刚好心意相通。

叶辰壹
叶辰壹  VIP会员 清晨日出到黄昏, 傍晚日落到满天星辰, 周而复始,始终如一。

所念皆所许

相关阅读
你以为的默契,都是我的精心准备。

我平生最见不得这样的场面,瞌睡虫一上头,我答应了他!一 “真的啊!?云昊喜欢苒苒子?”一股子震惊从宿舍发出,虽然我听不清谁喜欢谁,但隔着一堵墙我都可以想象出舍友们的表情。 难以置信+想吃瓜。 我迫不及待地推开门进去,我这无处安放的八婆,啊呸,关心舍友的心啊! “什么事?什么事?什么喜欢?快说来听听!”我喜气洋洋地眨巴眼睛问到。 可她们一见到我就闭麦了,互相对望了几眼,许姐姐终于还是受不了这该死的安

就不用一起看海啦

我想那天结束的不是我们,而是我的整个青春。 “我说陈希,你为什么要来理科班啊?”祝宇皓搅了搅面前的饭,把为数不多的肉片夹到对面的碗里。“你要是选文科,不就直升培优班了吗?” 确实,陈希的物理差得惨不忍睹,文科类却好的不行,可她破天荒地选了理科,当时班主任还做了几次家访。 “随便选的啦,反正到了高三,在哪都是人间炼狱。”她嘻嘻笑了下答道。 吃完饭两人一起走到学生车库,祝宇皓蹲下解着自行车锁,嘴里嘱

你是栀子味少年(下)

如果我是匹诺曹,那此时我的鼻子一定会变长。八. 阮清又住院了,你说是因为她吃了太多芒果导致严重过敏。你忧心忡忡的皱眉,“她向来对芒果过敏,所以一直不碰的。” 我想我大概知道她的心思,因为上次我的原因所以特意借自己的身体来博取你的同情好让你回心转意。 不过你向来没有把心放在我这里过,又何来转意这一说呢? 我极不情愿的被老鲁催促着提着鲜花果篮去看阮清。路上老鲁说着你有多么好命能有一个像阮清这样的贤内助

叫我一声姐

爸爸发抖的手握着医生递来的白纸。是死亡通知单。 爸爸发抖的手握着医生递来的白纸。是死亡通知单。妈妈死掉了。我坐在医院的连排椅上,只是看着爸爸发慌的样子,不说话,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想让爸爸为我担心,因此要保持着心情快乐的样子——尽管现在我的心情真的很糟糕。 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几年了。我已经是小学毕业生了,不再是那时候害怕妈妈的离开的小女孩了。“小松,家里要来一个小弟弟你欢迎吗?”小弟弟?尽管

桃醉

写一写普通他们的故事。 . “孟嘉绦!” 散漫又带了点莫名兴味的声音响起,是许嘉南。 像是为了迎合他,教室里发出几处低声地哄笑,搅开了欲雨般胶着的气氛。孟嘉绦感到班上同学的目光从练习册放到了她身上,来回睃巡着,她白皙的脸皮尴尬地泛了红。 在刚才沉默的拉锯战中,孟嘉绦其实都快睡着了,教室里的冷气不偏不倚地往她座位方向吹,流过前排的同学到她这里的时候,正是个适宜打盹的温度。许嘉南这一声,正好让她一下

嘿!有个恋爱我们谈谈?

第一次遇到是草莓味的水果糖,再见是海底捞的仙女棒…… .水果糖 “高铁G 次列车在本站只停 分钟,不下车的旅客请不要到站台上吸烟……” 眯着眼看一下手机, 点 分,还有 个小时到家。趴在小桌子上的我准备转个方向继续睡。 因为疫情的缘故,今年的高铁站人也少的出奇,坐了几站旁边的B,C位置都依然空着。当淡淡的柑橘味萦绕过来的时候,我想终于迎来了我的“同桌”? 趴在桌子上的我睁开眼,入目是黑

女生在青春期的爱情,喜欢上的是对方的光环

很多女生在学校的时候,都会喜欢上名为校草、班草的男生。他们成绩优异、长相清爽甚至连运动细胞都很好。女生只要远远地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心潮澎湃。女生甚至没有怎

你不用给我送伞了

“你就送一次伞给我嘛” “不送,你让我送我就送,我不要面子的嘛” “那那你下一次给我送好不好” “下这天傍晚,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可一点都没有影响苏梦的好心情。 第一次,这是这么多天他第一次主动给苏梦发信息哦! 苏梦是从舍友的口中知道他的,知道他叫温泽成,知道他是大二的学长,知道他是舞蹈社团的社长。 也许是因为先入为主吧,苏梦第一次知道他的时候就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男生。 事实证明,温泽成也

细雨里,一花一叶,尘世间,至此一生

芙蕖不就是荷花吗,你注定因荷花结缘,谁给你做了第一碗荷花冰粥,谁就是你的真命天子 每天翻看美食博主芙蕖庄主的微博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天的习惯养成期过后,我每天无论多晚都要翻看他的微博。那些形形色色的食物,我是无法抗拒的,即便只是过过眼瘾。豉汁凤爪、芝士排骨、南瓜派、贵妃鸡翅、杨枝甘露、百香果乌龙茶……隔着手机屏幕,我都能感受到食物分子浓烈的气味和芙蕖庄主的热情款待。那些与众不同的美食和

美好的青春

又是新的一天,我和好友的青春故事开始了新的一页,在沟通交流中得知好友得了抑郁症为了帮助他重新找到爱与早上 . 分我早早的起了床,饭“终于放假了,可以和好兄弟愉快的玩耍了。”我快步走向客厅。看着桌上的美食,“啊,感谢上帝!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心理学告诉我们早上心情好,一天的心情就会很愉快。我美滋滋的享受完美食,惬意极了,开始拥抱这美好的一天。 上午十点 “嘟嘟……” “喂,小清去哪耍啊?” “额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