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舟而喜

2021-02-18 12:00:42

青春

择舟而喜

1

钟泽推开那扇玻璃门走进来的时候,悬挂在门后的一串铃铛照例受到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提醒有顾客光临。

应舟舟在擦吧台,听见声响,一抬头就看见了他,一眼就认出了他,连忙低头。

此时钟泽正仰头打量这串铃铛,手工制作的版式,乒乓球对半剪开,从里装有铃铛,几个如是串起,简单但有质感。

他径直走到她面前,说:“一杯美式,谢谢。”

应舟舟转身到咖啡机前,熟练地操作,实际上略微颤抖的手出卖了她此刻的心境。

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这么近距离接触了,这些年也仅仅是在观众席或是屏幕后头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她不知道,钟泽是来做市场调研,他提前打算好了自己的退役生活,饮品类实体店装修公司的创办已经提上日程,有个师弟推荐参考这家水吧的装修。

今天刚在附近和一家材料公司老板卓均洽谈,走到这了便进门看看,他转头仔细打量四周,没想到右边还有一张标准的乒乓球台,只是两侧放置了软凳。

这让他便来了兴致,起身去看,走近后才发现被隐藏在隔断后头的那面照片墙。

他大致扫了一眼,震惊到如同头上炸了颗响雷,这全是他的照片,几乎每一场比赛的都有。

他扭头望向那边低头做咖啡的女孩,令他熟悉的眉眼和动作,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

应舟舟抬头发现他不在吧台前了,踮起脚四周看了一圈,确定他的位置后,端着咖啡走过去。

她突然想到那面照片墙,脸瞬间红到了耳朵根,动作变得僵硬,把咖啡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应舟舟?”他顿了一下,笑了一下,轻声道:“我记得的。”

听罢,应舟舟紧张到不敢呼吸,低头直愣愣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看他。

长久的习惯现在还保持,她依旧聊天的时候害怕到不敢与人对视。

“应舟舟,抬头。”

与从前一样的语气,那时他是那个桀骜不驯的乒乓球天才少年,霸道地罩着她这个垫底少女。

2

应舟舟此生的遗憾大概就是在退役之前没有进入国家队,最大的庆幸就是遇见钟泽。

彼时,十七岁的应舟舟在省队集训,准备今年的全运会预赛。

她刚刚被教练训了一顿,教练说她再这样下去连进预赛的资格都没有,心情无比低落。去年,她便是一开始就从预赛给刷下来了。

可她一直在很努力地打乒乓球了,甚至加倍时间训练,但似乎对她来说没有一点用。

她坐训练场地一旁的凳子上,低着头思索,咬着唇没有言语。

旁边两个队友在兴奋地聊天,她不爱说话,也从来插不上她们的话题,队里人半调侃半欺负地叫她“小哑巴”。

“听说钟泽违反了国家队的队规,要回来省队。”

这个名字让应舟舟有了反应,微微抬眸,望着她们。

“教练告诉我,他明天到!我俩回去收拾收拾自己……”两个人越说越兴奋,兴冲冲地离开。

应舟舟思维慢了半拍,想起来了钟泽那些金光闪闪的头衔。

被教练一直挂在嘴边的天才乒乓球少年,拿奖拿到手软。

似乎他只比她大两岁,但两人的差距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十五岁进省队那会,他已经早进了国家队,这两年也只听教练念叨,面都根本没见过。

她单纯羡慕他的实力,光是观摩他的比赛视频就有上千遍。

空旷的训练场地只剩她一个人了,灯火通明,她倒也不害怕。

她默默地拎了自己的拍子,拉出发球机快速安装上,倒了一筐乒乓球,开始个人的加量训练。

直到大汗淋漓,稍稍有些体力不支,这才关掉发球机,转身朝搁在一旁的水壶走去。

拿起水壶咕噜咕噜地喝水,一转身发现个陌生人站在不远处,差点一口水呛住。

有个少年倚靠在大门旁边,得体地穿着国家队队服,静静地看着她。

她捂着胸口咳了几声,缓过来后怒气冲冲地瞪了当事人一眼。

他十有八九就是钟泽了,不知为何提前到这里来,而且还“偷窥”她的训练。

钟泽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应舟舟一看就知道他心情不好。

她害怕地退了几步,直到退到球台旁边,没有办法继续退下去。

钟泽走到她的面前,靠近不知所措的应舟舟。

她将头深深埋在胸口,听见自己的心脏怦怦直跳,闻到少年的气息近在咫尺。

没想到他只是越过她,取了放在球台的乒乓球拍,然后拉开与她的距离,打量球拍。

应舟舟偷偷瞄一眼,正好钟泽也转过头望向她,两人大眼对小眼看了好一会儿。

少女表情呆萌可爱,和适才对着发球机厮杀动作简直就是换了个人,产生巨大的反差萌,让他忍不住弯了下嘴角。

他本不是个冷漠的人,只是面对高压的训练越来越费力,不愿多花力气做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他觉得有趣,开口道:“抬头。”

应舟舟立马把头昂了起来,完全露出汗津津的一张小脸。

钟泽将球拍塞到她的手里,握住她的肩膀转了个圈,面对球台,俯下身低声指导:“你的体能限制了活动范围,攻守要得当,针对近台防守,奔跑反拉对手的扣杀太消耗体力……”

应舟舟一个劲儿点头,只觉得钟泽厉害,只看她打了这一会儿的球便指出她的弱点。

一堂小课上完,应舟舟收获良多,她埋着头小声谢道:“谢谢师兄。”

音量小到近乎听不见,但钟泽没在意,双手插兜,点头算作回应。

他没多做停留,等下还要去新宿舍收拾东西,走到门口,突然转身朝她喊道:“别叫师兄,你喊我名字就可以了,我叫钟泽!”

资历比他小的队员都叫他师兄,他挺受用的。但是对于这个少女而言,他认为别扭,似乎这个称呼隔开了两人的距离,令他不适。

3

天还未亮,应舟舟就起了床,体能是她最大的弱项,她必须抓紧时间锻炼。

绕着场地跑步,前方有处闪着一点火光,明明灭灭。

她跑近一看,钟泽四仰八叉毫无形象坐在长椅上,火光正是他手里夹着的那支烟。

她不由顿住了脚步,静静地看着他,他闭上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他大概不会让别人发现这个样子的他吧。

应舟舟想着,准备悄无声息地溜走,刚走到他面前,就被出声的他吓得打了个冷战。

“站住。”他睁开眼睛,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坐直身体,掐灭了手中的烟,拍拍身旁的空位,示意她坐过来。

应舟舟不敢不从,战战兢兢地坐在他身边缩成小小的一团。

钟泽见此,问道:“你很怕我?”

应舟舟下意识头摇得像拨浪鼓,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然后目光慢慢移到他手里还没有丢掉的烟。

他发现了她的关注点,用手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像是找了一个合适的倾诉对象,无可奈何道:“压力太大了。”

他刚来这就被舍友挤兑,暗里讽刺他从国家队退下来,他没必要和一个不相干的人发怒,于是自己出来透透气。

看见她没反应,又正儿八经地补充:“我成年了。”

良久,应舟舟才抬头,朝他轻声说:“抽烟不好。”

她的语气软到钟泽心坎里去了,连忙应道:“好,不抽。”

应舟舟的跑步计划被钟泽打断,她想继续跑下去却被他一把拉住,美名其曰陪他放松心情。

应舟舟挣扎过,但不及他的手劲大,只能陪着他。

更何况钟泽还亲自开口:“你陪陪我吧。”这一句弄得应舟舟不好意思拒绝。

直到训练时间快到了,他这才松开一直拉着应舟舟的手,跟在她身后进馆。

教练瞧见钟泽还穿着国家队训练服,皱着眉头,没好气地说:“准备的那两套新训练服,怎么不穿?”

他脸色一冷,此刻的回答语气冰冷,拥有很明显的距离感:“我只穿自己的训练服。”

此时应舟舟才发觉,钟泽对她的态度与其他人不一样。

她抬头望着他,少年脸庞写满了坚毅。

本来教练让其他人轮流与他比赛,打算给他一个下马威,但是钟泽大杀四方的架势让人心生畏惧,体能就像消耗不完,以最凌厉的打法尽快淘汰掉所有人。

应舟舟在场外同那些女生一样,眨着星星眼观望这场钟泽单方面碾压所有人的比赛。

教练气得脸都白了,几乎所有人都上过场了,只剩下躲在后头观摩的应舟舟。

教练点她的名,她愣了下,既兴奋又怯懦地取了球拍,站到钟泽的对面。

钟泽见是这个少女局促地走上场,随意撩起衣服擦了把脸上的汗,不小心露出完美的腹肌让在场女生心神荡漾,然后朝应舟舟咧嘴一笑。

钟泽像是没有办法样的,放下球拍举手作投降状,认命般地说:“不打了,我输了。”

应舟舟不解,只见他走近自己,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和你打球,我会不认真的。”

应舟舟霎时脸红心跳,呆呆地望着他离开的背影。

在所有人看来那背影潇洒,实际上他不由伸手扶额,暗骂冲动说出刚才那句话的自己是流氓。

4

钟泽回到省队就像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不配合任何人,谁都拿他没办法。

教练也没有法子了,见他和应舟舟关系好,打发他去给应舟舟陪练,不生事端就大吉大利了。

钟泽欣然接受,但是应舟舟分外紧张,站在球台前连球拍都不会握了。

拥有任务的钟泽秉着对应舟舟负责的原则,此刻分外当真,语气严厉:“比赛的时候会有时间让你缓解紧张吗?”

应舟舟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闭眼做了几个深呼吸,控制性颤抖的手,作准备姿势,睁眼时眼睛里都是认真的光芒。

钟泽点头,表示满意,以十二分的用心担当她的陪练。

事实证明,钟泽在比赛训练这种状态下从来不懈怠,应舟舟过上了比之前更难捱的集训生活,每天都是打球,打到握拍的手颤抖也要继续打下去。

应舟舟不敢偷懒,只要钟泽一个眼神看过来,她就咬牙遵循他和教练量身给自己定做的训练方式。

这让钟泽很欣慰,尽管她的乒乓球天赋不高,但是似乎可以用努力弥补。

他适才的视线都在应舟舟打的球上,稍微移了点,将目光放到全身被汗水浸湿的她身上。

少女玲珑的曲线在大幅的动作下完美地勾勒出来,让他一阵莫名地口干舌燥,慌忙扭过头去。

“钟泽师兄,我刚刚反击的打法有没有问题?”应舟舟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转身轻轻问道。

钟泽轻咳一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没有看清,你再给我看一遍。”

应舟舟没有怀疑,乖乖地“哦”了一声照做。

钟泽望着她的身姿,假想若是以后二人同站在颁奖台的最高处,该是一段多么美好的佳话。

此时的应舟舟想的却是:我都重复演示了三遍了,到底有没有问题啊?

但她悄悄瞟过去的时候,钟泽嘴角带笑,她不愿打断他这段时间少见的好心情。

权当小小地给自己放会假。

5

不知是不是因为钟泽的加入,应舟舟的成绩显著提高,但对于钟泽来说,她这种程度远远不够。

距离预选赛的时间越来越近,应舟舟的训练强度又增加了,可她陷入了瓶颈期,成绩一直卡在了那根线上。

钟泽比她更加着急,反而应舟舟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她放下球拍,低着头用很无所谓的语气说道:“反正我是个废材,就算进入比赛也会输。”

钟泽听罢,像是被这句丧气的话点燃了怒火:“谁说的?”

应舟舟不答,两只手不停地绞着衣服的下摆。

他被气笑了:“你自己都这样认为?”

所有人都在努力训练,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状况。

应舟舟没有回答,算作默认,她的态度成功激怒了他:“应舟舟,你不配打乒乓球。”

“我陪你打乒乓球又有什么意义呢?。”钟泽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目光冷冽,第一次对她放了狠话,“走吧。”

简简单单两个字,像是一块巨石砸在应舟舟的心上,沉闷钝痛。

她这是又一次被抛弃了吧,眼睛蒙上一层雾气,她咬着唇,鼓起勇气看了钟泽一眼,张了张口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他恼怒到在原地来回踱步,散发生人勿近的气息,见应舟舟没有动作,语气盛怒:“你要是不想打球了,就立马滚蛋!”

这下才吸引了队友们的注意力,应舟舟一咬牙,抹着泪跑了出去。

钟泽一愣,全场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他的身上,钟泽望过去,他们又匆匆把视线收回去,假装没有看他。

钟泽愈加烦躁,第一是因为应舟舟自暴自弃的态度,第二则是思考如何和她道歉。

事情闹得有点大,外号混世魔王的他头一次不知所措。

冷静下来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语气过重的话,明明想让她继续打球,却把她推开了。

钟泽往外跑了几步,还是顿住脚步,没有去追应舟舟,返回球桌一个人闷头打球。

他赌气想着,这样也好,可以让她一个人静一静思考一下,究竟她是否需要继续她的职业生涯。

但是他凌乱的打法,很容易被人看出心不在焉。

夜幕降临,应舟舟还没有回来找他,他忍不住还是放下球拍,跑了出去。

这傻姑娘,能跑哪里去?

6

应舟舟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哪里去,平时除了待在球场和宿舍里,她哪也不会去。

不像其他女孩子,放假还会结伴出去逛街,应舟舟向来孤孤零零的,没人陪她玩。

于是陌生的街头,应舟舟只知道一个劲儿走下去,她怕停下来,那种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的孤寂感赶上她,会更加悲伤。

天暗了下来,她突然闻到一阵香味,才猛然回过神来,停下脚步,迷茫地四处张望。

这是一条小街,两旁整整齐齐地摆了一些摊,那阵香味就是从旁边一个煎饼摊飘过来的。

她低头,这会跑出来滴水未进,暴走已经将她的能量消耗殆尽,肚子适宜地叫了几声。

应舟舟知道自己身上没有带钱也没有带手机,也不做无谓的挣扎。她咽了咽口水,恋恋不舍地瞧了眼刚出锅的煎饼,加快步伐往前走了段路。

结果没想到,前面卖食物的摊位更多,各种凉皮冷面烧烤麻辣烫的味道刺激着她,她猛咽口水,更难过了。她索性一下子蹲在路中间,紧抱膝盖,将脸深埋,放声大哭。

穿着明晃晃的训练服,像一个红色团子挡在路中央,哭得撕心裂肺,有好心人走上来询问,可是应舟舟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无法自拔,没有听到。

嘈杂的街道不一会儿只剩她的哭声,所有人都驻足望着她,叫卖的摊贩也关了吆喝的喇叭。

钟泽路过这觉得奇怪,明明是以地摊经济出名的这条街,是本市唯二合法的夜市,往常热热闹闹,今日却反常的安静,而且远远传来呜呜咽咽的哭声。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迈步往里头走,很快就发现了那枚红色团子。

钟泽不由失笑,运气真的是好得很,出门不远就找到她了。

他向好心的围观群众比了手势,示意自己与她相识,走到她的身边,忍住笑意,“应舟舟,我来捡你回去了。”

她一听这是钟泽的声音,抬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他,看清了他的脸,没有顾及其他,直接扑倒在他怀里,委屈瞬间爆发,哭得更大声了。

她边哭边喊:“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你不知道我走了多久!我好饿啊……”

但是字词和哭声混合着,钟泽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两只手不知道如何动作才能安慰这只刚找回来的猫。

他准备像给猫顺毛一样,大手抚上应舟舟的背。

可是刚碰到她,她就和炸毛了一样,蓦然抬头,重重地磕到钟泽的下巴。

她听见他到吸了一口凉气,一时不敢动作,泪眼汪汪地望着他。

钟泽垂眸不语,揉着撞疼的下巴,受惊的应舟舟看起来更加可怜,他什么气都消了个干净。

7

钟泽站起来,扶她起身,声音格外轻声细语,凑到她耳边说:“没事,我俩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此时的应舟舟才发现,她成了整条街上的焦点,几乎所有人都看着她,于是尴尬地深深埋着头,但是不忘心心念念的煎饼。

她伸手扯过钟泽的衣角,小声地要求:“煎饼,我要吃煎饼。”

钟泽当然应道,问了旁人有无卖煎饼的摊位,顺手将应舟舟扯衣角的手拉了过来,握在手里,领了她离开。

继而有人吆喝:“咳!小姑娘吃煎饼去了!散了散了!没事了!”又恢复到熙熙攘攘的状态。

应舟舟饿得慌,眼里只有她的煎饼,并没有注意到钟泽公然牵她的手,以及害羞而红的脸。

她抱着刚出炉的煎饼,蹲在路边,咬了一大口,腮帮子鼓鼓的。

钟泽站在煎饼摊面前,浑身上下搜了个遍,也没有搜到钱,于是指了指应舟舟,又指了指身后不远的地方,让老板明天去找他们教练报销煎饼钱,老板笑呵呵地应下。

钟泽蹲到应舟舟身边,托着腮看着她吃煎饼。

“你和他说了什么?”应舟舟边吃边含糊不清地问。

钟泽腿太长,蹲着不太舒服,索性坐下来,边换姿势边回答:“我说你是省队打乒乓球的,让他有空去队里找教练报销。”

应舟舟停下咀嚼的动作,顶着一头的问号,这里离队里很近么?怎么老板这么爽快地答应了?

钟泽用眼神示意她往后看,她一回头,惊到石化,现在所在的地方距省队训练馆不到四百米。

“我走了这么久!竟然走了一圈绕回来了!”应舟舟气得跺脚。

他是第一次见她如此炸毛,尽管这个时候不该笑,但是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是啊,小路痴。”

他在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兜兜转转饶了回来,不然在城里找她,如同大海捞针。

钟泽害怕她又走丢了,回去的路上总是让她走在更前面一点。

应舟舟一回头,有些恼怒:“你不带路?我又走错了怎么办!”

钟泽忍不住发笑,催促道:“你尽管向前走,走错了路我就把你拉回来。”

应舟舟冷哼一声,做了个起跑的姿势,赌气似的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想把钟泽甩到身后。

钟泽一不注意,应舟舟已经跑出很远了,想到她今天已经疲累不堪了,急忙喊道:“欸!你慢点!”

在钟泽看不到的角度,应舟舟嘴角上扬,不自觉地就笑了。

放在今日,让应舟舟回忆,最开心的日子是哪一天,她还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精疲力尽暴走之后蹲在路边吃煎饼的那一天。

只是因为那一天,与钟泽有关。

8

长大后的应舟舟才知道,为什么那时的她在街头痛哭,会有满街的人关心她,特殊的地理位置,着眼的红色训练服,无不透露她的身份。

原来她也是曾经的钻石,只是与更加耀眼的钟泽相比,自己就是块玻璃。

更别说进入社会的她,就连玻璃都蒙上了一层尘埃。

但当钟泽推开水吧的门时,吹进来一阵风,将尘埃散去,重新开始闪亮。

“应舟舟,你什么时候退役的?”钟泽打量这些照片,一边回忆思索,究竟自己是从哪个节点与她失去联系。

“那届全运会结束之后。”她说的很轻巧,“我几乎把童年和青春献给了乒乓球,却在青春期的尾巴结束了这场与乒乓球的单恋。”

她清楚自己的实力,单靠努力是没有用的,体育竞技这行还是要靠一定的天赋。

前有师姐光芒尚在,后有师妹反超,应舟舟的处境没有突破,一直很尴尬。

钟泽很早就推测到是这个时间段,但是由应舟舟亲口说出来,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他没有陪她参加全运会,因为在比赛开始之前,他在省队潇洒度日的消息传到了他师父的耳朵里,被撵了回去,闭关训练。

天不怕地不怕的钟泽,唯一怕的就是师父,曾经的“大满贯”国手,现今的国家队主教练。

当初主张让他回省队的也是他师父,正值叛逆期的钟泽与队友切磋球技,队友不服气,于是把人家摁在地上揍了一顿,对方的资历还比他大点,太无法无天没有纪律。以为下放省队能挫挫锐气,然而没有作用。

师父的威压下,他连给应舟舟留个联系方式的空隙都没有,立刻启程。

当时他还无所谓,想着怎么样都可以把她找回来,要不她就在省队,实力好一点选拔去了国家队,总归能找到的。

结果没想到,闭关结束之后,全运会结束了近乎半年,都在做下一届的准备了,他仔细看了参赛名单,并没有应舟舟的名字。

他返回省队寻人,问了教练和她的队友,只得到她已经退役的消息,对于她的其他信息,他一无所知。

钟泽想方设法去寻她,结果都是不了了之,所有人都打着为他好的旗号,连忙掐断他们认为的恋爱苗头。

既然他找不到她,他就要变得更加耀眼,足以让她轻而易举的知道他的存在。

他在等她找过来,可等待漫长,毫无音信,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以偶然机会,重新遇见,并且得知她一直在注视着他。

“你怎么不来找我?”钟泽的语气多是质问,竟还有点委屈。

委屈的态度让应舟舟觉得不可思议,她瘪了瘪嘴,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声音轻轻的:“我不敢。”

她也不是没有找过他,只是被工作人员当成普通的球迷而拒绝了她的要求,只能默默注视他的背影。

原来她还是个普通人,他还是可望不可即的天之骄子。

赛场上的他,根本不会特意注意观众席,排除干扰全心全意去打球,比完赛了也很少往观众席上投入目光,所以注意不到她。

即使她几乎每场比赛都在现场,他望过来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说她下意识故意躲着他。

时间一晃而过,零零碎碎的记忆加起来,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钟泽气笑了,不是因为应舟舟不主动来找他,而是因为自己没有多看一眼,没有发现在观众席上的她。

他靠近应舟舟,她紧张到不敢呼吸,在他紧紧抱住她之时,呼吸几乎停滞。

“钟……钟泽?”她不敢相信此刻可以轻而易举地拥抱他,垂着的双臂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错了。”他的声音低沉,热气呼在她的耳朵上。

她反而释然了,笑答:“你没错,谢谢你。”

谢谢你在我最迷茫最无助的时间陪伴我,耀眼了我的一生。

9

钟泽按照应舟舟的要求,举办了一场退役表演赛。

她说,除了她之外,还有很多很多球迷喜欢他,不计得失追他的比赛,他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按照正常赛事的流程,最后一场在聚光灯之下的比赛结束了,钟泽准确找到了应舟舟的位置,朝她笑了一下,然后朝四方观众,分别深深地鞠躬。

他此时才知道,观众席上为他摇旗呐喊甚至痛哭流涕,舍不得他退役的这群球迷的重要性。

他就是在他们的鼓励下,一步一步凭着天赋和努力,夺得无数的荣耀。

有不舍的球迷吼道:“钟泽,和我打一场球吧!”观众席上还有起哄的,能和偶像打一场球赛,是梦想啊。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和应舟舟完整地打完一场球赛,于是跑到话筒旁,说随机选取三位进行比赛。

第三位是应舟舟,两人拿拍相对的时候,钟泽的衣服已经湿到滴水。

应舟舟担忧道:“要不,不打了吧?”

钟泽摇头笑道:“和你打球,这样才公平,不然我就是欺负小师妹了。”

应舟舟失笑,点头进入状态,虽然这么多年没有进行系统的训练,但是乒乓球还是没有放下的,球技不算生疏。

两人的分数咬得很紧,全场掀起新一轮的高潮,钟泽和应舟舟的对决是一场精彩的赛事。

最后,钟泽悄悄给她放水,应舟舟以极小的分数差距赢了他。

全场寂静,应舟舟心里清楚是他让了步。

钟泽输了但比夺冠更加开心,冲到应舟舟旁边一把将她举起来,笑得像个孩子:“应舟舟,你打赢了世界冠军!你是第一,永远的第一!”

应舟舟惊呼一声,在被他抱着转圈圈的时候,掩嘴轻笑。

“老板娘!来两杯酒!钟泽朝吧台里的应舟舟喊道,自己继续和对面的材料公司老板卓均讨论。

应舟舟偷偷在里头翻了个白眼,然后冲了两杯咖啡端上桌,没好气地说:“我这是水吧,没有酒!爱喝不喝!”

钟泽被堵得哑口无言,卓均见此哈哈大笑。

卓均也认识应舟舟,之前的装修材料也是从他公司购买的,他问钟泽:“怎么照片上的偶像变成真人了,她性格都变了?”

他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因为她在我身边,可以随心所欲,无所顾忌。”

如果说应舟舟是一条小舟,那么钟泽作为这片大泽,足以让她在湖泽当中肆意横行。

良禽择木而栖,他择舟而喜。

鲸歌在学习吗
鲸歌在学习吗  VIP会员 昨日甜分依旧。 一直在线,欢迎来撩。

择舟而喜

你的喜欢存在云里

相关阅读
所念皆所许

“我对你可不是纯洁的友谊……”“那是什么?”“儿砸,叫妈。”傅念笑得极其放肆。 “如果说,这个世界哪种关系最难以解释清楚,我觉得啊,那莫过于男女之间的关系,到底有没有纯洁的友谊。” 傅念跟陆许两人并排站着,傅念突然盯着他,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可是她刚才在图书馆看的一本书,有感而发。陆许低头看着她,有些许失神,过后一个巴掌把她的脸撇开,绕过她,走下楼梯:“你可别跟我说你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傅念

你以为的默契,都是我的精心准备。

我平生最见不得这样的场面,瞌睡虫一上头,我答应了他!一 “真的啊!?云昊喜欢苒苒子?”一股子震惊从宿舍发出,虽然我听不清谁喜欢谁,但隔着一堵墙我都可以想象出舍友们的表情。 难以置信+想吃瓜。 我迫不及待地推开门进去,我这无处安放的八婆,啊呸,关心舍友的心啊! “什么事?什么事?什么喜欢?快说来听听!”我喜气洋洋地眨巴眼睛问到。 可她们一见到我就闭麦了,互相对望了几眼,许姐姐终于还是受不了这该死的安

就不用一起看海啦

我想那天结束的不是我们,而是我的整个青春。 “我说陈希,你为什么要来理科班啊?”祝宇皓搅了搅面前的饭,把为数不多的肉片夹到对面的碗里。“你要是选文科,不就直升培优班了吗?” 确实,陈希的物理差得惨不忍睹,文科类却好的不行,可她破天荒地选了理科,当时班主任还做了几次家访。 “随便选的啦,反正到了高三,在哪都是人间炼狱。”她嘻嘻笑了下答道。 吃完饭两人一起走到学生车库,祝宇皓蹲下解着自行车锁,嘴里嘱

你是栀子味少年(下)

如果我是匹诺曹,那此时我的鼻子一定会变长。八. 阮清又住院了,你说是因为她吃了太多芒果导致严重过敏。你忧心忡忡的皱眉,“她向来对芒果过敏,所以一直不碰的。” 我想我大概知道她的心思,因为上次我的原因所以特意借自己的身体来博取你的同情好让你回心转意。 不过你向来没有把心放在我这里过,又何来转意这一说呢? 我极不情愿的被老鲁催促着提着鲜花果篮去看阮清。路上老鲁说着你有多么好命能有一个像阮清这样的贤内助

叫我一声姐

爸爸发抖的手握着医生递来的白纸。是死亡通知单。 爸爸发抖的手握着医生递来的白纸。是死亡通知单。妈妈死掉了。我坐在医院的连排椅上,只是看着爸爸发慌的样子,不说话,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想让爸爸为我担心,因此要保持着心情快乐的样子——尽管现在我的心情真的很糟糕。 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几年了。我已经是小学毕业生了,不再是那时候害怕妈妈的离开的小女孩了。“小松,家里要来一个小弟弟你欢迎吗?”小弟弟?尽管

桃醉

写一写普通他们的故事。 . “孟嘉绦!” 散漫又带了点莫名兴味的声音响起,是许嘉南。 像是为了迎合他,教室里发出几处低声地哄笑,搅开了欲雨般胶着的气氛。孟嘉绦感到班上同学的目光从练习册放到了她身上,来回睃巡着,她白皙的脸皮尴尬地泛了红。 在刚才沉默的拉锯战中,孟嘉绦其实都快睡着了,教室里的冷气不偏不倚地往她座位方向吹,流过前排的同学到她这里的时候,正是个适宜打盹的温度。许嘉南这一声,正好让她一下

嘿!有个恋爱我们谈谈?

第一次遇到是草莓味的水果糖,再见是海底捞的仙女棒…… .水果糖 “高铁G 次列车在本站只停 分钟,不下车的旅客请不要到站台上吸烟……” 眯着眼看一下手机, 点 分,还有 个小时到家。趴在小桌子上的我准备转个方向继续睡。 因为疫情的缘故,今年的高铁站人也少的出奇,坐了几站旁边的B,C位置都依然空着。当淡淡的柑橘味萦绕过来的时候,我想终于迎来了我的“同桌”? 趴在桌子上的我睁开眼,入目是黑

女生在青春期的爱情,喜欢上的是对方的光环

很多女生在学校的时候,都会喜欢上名为校草、班草的男生。他们成绩优异、长相清爽甚至连运动细胞都很好。女生只要远远地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心潮澎湃。女生甚至没有怎

你不用给我送伞了

“你就送一次伞给我嘛” “不送,你让我送我就送,我不要面子的嘛” “那那你下一次给我送好不好” “下这天傍晚,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可一点都没有影响苏梦的好心情。 第一次,这是这么多天他第一次主动给苏梦发信息哦! 苏梦是从舍友的口中知道他的,知道他叫温泽成,知道他是大二的学长,知道他是舞蹈社团的社长。 也许是因为先入为主吧,苏梦第一次知道他的时候就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男生。 事实证明,温泽成也

细雨里,一花一叶,尘世间,至此一生

芙蕖不就是荷花吗,你注定因荷花结缘,谁给你做了第一碗荷花冰粥,谁就是你的真命天子 每天翻看美食博主芙蕖庄主的微博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天的习惯养成期过后,我每天无论多晚都要翻看他的微博。那些形形色色的食物,我是无法抗拒的,即便只是过过眼瘾。豉汁凤爪、芝士排骨、南瓜派、贵妃鸡翅、杨枝甘露、百香果乌龙茶……隔着手机屏幕,我都能感受到食物分子浓烈的气味和芙蕖庄主的热情款待。那些与众不同的美食和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