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人如玉

2021-02-21 12:01:39

纯爱

“臣请求辞官。”

“时停云,朕不准。”

天和十六年,时家公子时停云任大理寺少卿不满四年,彼时新皇才登基不久,正是用人之际。奈何时少卿太过坚持,皇帝遂允。此后时停云江湖浪迹,无人知其行踪。

百姓惋惜天纵英才,民间流传了多个时少卿的奇闻异事。其中说的最多的,便是新皇,当年的三皇子,和丞相家小公子时停云的逸闻。

1

“三皇子,时家公子到了。”

三皇子闻言抬起头,打量着太监身旁的少年。少年十来岁的模样,头发用玉簪高高竖起,一身靛青色长衫衬出几分身长玉立。他迎向皇子的目光,眉眼微微弯了一下,是不露声色的柔和。

“臣时停云参见三皇子殿下。”

坐在上位的宗政霖放下手中的笔,略微一点头算作回应。时停云也不恼,他上前两步,站到了宗政霖的身后,轻声读着刚才他写的字,“八佾舞于庭”,末了顿了顿,温声道:“殿下小小年纪书法就能有如此造诣,实在难得。”

宗政霖不吃这一套,他冷冷地撂下一句“我不是小孩子。”便离开了书房。

站在一旁的长使太监冷汗都要下来了,一边是皇子,一边是丞相家的公子,哪个他都得罪不起。他颤巍巍地对时停云说:“这个,三皇子最近心情不好,时公子还请多担待点。”

时停云笑着回答:“无妨。”

彼时的宗政霖刚刚丧母,后宫多是非,谁也说不清前两天还在御花园侍弄花草的皇后娘娘怎么就暴毙在了自己的寝殿里。年幼的三皇子仿佛一夜之间变了个人,冷着一张小脸,不爱搭理人。

时停云被传作少年才子,十三岁时的一篇策论被夫子大为称赞,向来板着脸的夫子一连赞了三个“妙”字。当他被选做三皇子宗政霖的伴读时,三皇子也没给这个新来的伴读什么好脸色。

时停云也不恼,清清淡淡的笑着,国子监上课时坐在宗政霖的旁边,在他被夫子为难时递个写着答案的小纸条。

皇帝的儿子太多了,没了母亲扶持的宗政霖很快被皇帝遗忘。宗政霖什么也没说,只是更加用功,他宫里的蜡烛都要比别处多费一点。

少年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不过四年光景,宗政霖便可以出宫有自己的府邸了。兄长们建府都有母妃操持,再不济也能在皇帝面前吹吹枕边风。宗政霖默默地从宗人府领了牌子,身后只跟了一个跟了他很久的长使太监,夕阳把他的身影拉的特别萧瑟。

到了新建的“燕王府”门口,他却惊奇地发现门口站着一个身长玉立的白色身影。

时停云在看一本书,等他来了就把书合上,交给身后的书童,很是自然的说了一句:“来了?进去吧。”然后也不等他,抬脚迈进了大门。熟悉的仿佛自家院落。

宗政霖一脸疑惑地跟着进去了。

时停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两坛酒,“恭贺三皇子乔迁之喜。”

“停云停云,不知何人能使时伴读这朵云停下来。”

时停云笑了笑,饮尽了自己杯中的酒,没有再说话。时停云拿的是新酿的杏子酒,因为不易醉人,备受文人墨客的喜爱。

宗政霖却觉得今天的酒浓了点,不然他怎么会有能抓住天上的云的错觉。

2

天元二十八年,宗政霖被参贪污饷银,皇帝大怒,将上任不过一年的燕王软禁在了自己的府邸。

时停云提了两壶酒,在一个深夜来到了门可罗雀的燕王府。宗政霖一身素衣,出门迎接时停云。

“时伴读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时停云笑了,扬了下手里的酒壶,“来给三皇子送酒。”

“原来时伴读是来送温暖的,好说,快请进。”

宗政霖对他弯了弯眉眼,两人相视而笑,尽在不言中。

第二日,时停云出仕,任大理寺少卿。很多人都以为他会为三皇子平反,没想到他只是安安静静的做着本职工作,多余的一个字都没有说。

等到所有人都渐渐遗忘了这件事,时停云又给安静的京城扔了一颗响雷。

一日上朝,在太监说完“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时停云站了出来“臣有本奏。”他掀袍跪了下来,“臣状告大皇子贪污纳贿,私相授受,戕害胞弟。”时停云话音一落,满朝哗然。

皇帝十分诧异,略微施压地问道:“时少卿,你可想好了回话。”

时停云不卑不亢,一项项列出早已准备好的证据,呈现在众人面前。

原是几日前京兆尹抓了一个偷盗的小贼,本来这种小事根本传不到大理寺,但是京兆尹查看赃物的时候,却发现了皇家御赐的标志,京兆尹大人当即吓白了脸,御赐之物被盗可是掉脑袋的大罪,京兆尹不敢马虎,当即转到了大理寺。时停云象征性的打了几句官腔,便把人带到了大理寺。这层层审问,居然拔出萝卜带出泥,原来这小贼偷到了京城首富赵家,只是看着这东西赵老爷宝贝得紧,这才偷了来。大理寺又缉拿了赵老爷,这一问结果是大皇子宗政珏赏他的。赵老爷进了牢房就开始腿发抖,根本不用别人审问,一股脑的把事情全交代了。

大皇子宗政珏想要向赵老爷借点银子,就赏了他几个器物。赵老爷虽是首富,可皇子要求哪敢不从,再说这也是有面子的事情。本是见不得光的交情,哪成想被一个小贼给曝光了。

经过几日的彻查,发现当初贪污赈灾饷银的是大皇子,后来户部查账一时填不上空缺,只得栽赃给三皇子宗政霖。

时停云一一列举,末了磕了个头,“请皇上定夺。”

皇上还能怎么定夺,证据确凿,只得当庭发作了大皇子,顺带安抚一下被冤枉多时的三皇子。

退朝时有人多看了一眼时停云,那人一身绛红色官袍,对待来人问候从容有礼,言语游走极为油滑。

风向要变了啊。有人摇了摇头,走了。

竞争最大的大皇子被皇帝厌弃,宗政霖的声势水涨船高,皇帝年事渐高,也疲于国事,宗政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太子。

时停云依旧是大理寺少卿,偶尔审审犯人,办办几个无伤大雅的小案子。宗政霖偶尔会去他那里坐坐,时停云会为他烹一壶清茶,然后继续读方才放下的书卷。这人哪怕是身处名利场,也是这幅清清淡淡的模样,好像世人趋之若鹜的东西都不能使他动容。

3

天元四十三年,皇帝驾崩。三皇子宗政霖继位。改国号天宝,百废待兴。这些年时停云明里暗里支持宗政霖,大家都感叹时家真是好运道,有个官至丞相的父亲,儿子将来的仕途也是不可限量。

正在被大家议论的时停云正坐在皇帝的书房里,看着宗政霖的脸色愈发难看。书桌前摆着一封奏折,是时停云今早写的,内容是——辞官。

“绥之,朕不准!朕需要你。”

时停云,字绥之,绥万邦,屡丰年,取和睦,安乐之意。

时停云无奈的笑了笑,“阿霖,别闹。”

宗政霖愣了愣,好久没有听过这个称呼了。自从母后死后,他不信任任何人,对这个新来的伴读也没有什么好感。他想着法子刁难时停云,故意在他的作业上泼墨水,在时停云教自己写字的时候耍性子,对于他这种小孩子心性的恶作剧,时停云只会温温柔柔的说一句:“三皇子,别闹。”然后渐渐变成了“阿霖,别闹。”

说来也怪,只是这么简单的几个字,仿佛有魔法一般,只要时停云说了,宗政霖就不闹了。

这次也一样,时停云说完就看着他,眼底是一如既往地温柔,只是比以往多了点深沉。宗政霖不想去深究,他低下头,拿出批红的朱笔,允了这封折子。

时停云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宗政霖觉得,他就像云,碰不到,也留不住。只得满心扑倒政事上,勤勤恳恳的做个称职的皇帝。偶尔时停云也会寄来书信,内容千奇百怪,有他自己酿的梅子酒,有农家妇人做的熏鸭,甚至还有一枝海棠花。时停云在信中写道:海棠花开了,想来陛下无暇顾及,臣只好寄回一只干花供陛下赏玩。

时停云的字迹依旧遒劲,但是比往常飘逸了些许。看来时停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宗政霖提笔,想写封回信,又想到不知他能不能收到,还是作罢。转头叫来几个人,低声吩咐了几句。

天宝十三年,宗政霖从宗室选了个合适的孩子立储,然后只带着长使悄悄地离开了京城。宗政霖一路南下,寻到一个江南的小镇子,敲了敲一户人家的房门,里面的人应声开门,长使太监看到依旧风华的时停云从容的走了出来,然后对着宗政霖福了一礼,“阿霖,近来可好?”

4

小时候宗政霖做了个梦,梦里大皇子骗他说他想要时停云做自己的伴读,父皇已经允了。宗政霖面上不显,依旧读他的策论,只是半个时辰都没有再翻开过一页。等到人都走了,他才揪着时停云的衣角,“时伴读,时伴读,”

“阿霖到底要如何做,才能留住你呢?”

亦思
亦思  VIP会员 二十亿光年的孤独

陌上人如玉

相关阅读
【新春小剧场】我在红楼当掌柜:周云官民国日记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 民国某年 月 号,晴。 今天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打在了手上。 主任见到了吓坏了,说什么都不肯收。 也是,现在局势紧张,救人救错了,搞不好还会惹来杀身之祸,而且看上去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是穿的很普通,也不像有钱的样子。 就算救活了,也估计掏不出医药费。

非正式合租番外

他们正值青春,来日方长。编者注:正文请看《非正式合租》 沈知元在公司混的比较开,旁人见了周暮深要规规矩矩地称一声:“周总。”到了沈知元这里,就变成了嬉皮笑脸的“沈哥。” 新员工填入职申请表那天,沈知元闲着没事,从自己的办公室晃到了人事部,自己拿了一张入职表,沈知元道:“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填这个呢?” “周总说,沈哥是大功臣,沈哥是咱公司的金主,有特例。” 特例个鬼,沈知元咬碎了口中的糖:“给我个

总裁也痴情——许你一世到白首

小白说,总裁哥哥我爱你。尚玄日:好,领证。女追男,追妻火葬场。我有一个小白朋友,说话声音软软的,脸白白的,眼睛滴溜转一下几分古灵精怪。上学的时候,小白一直占据我们高中白月光女神榜首,我一直占据白月光女神的同桌——这个女生尴尬,男生羡慕的座位。所以和她结下了牢不可破的一起逃课,补作业的革命友谊。高中毕业后又一起考入了本地的老牌大学,也算是孽缘深深了。 前几天抖音流行一首歌,白月光与朱砂痣,我突然就想

我与仙君一二事

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幸亏我机灵再加上跑得快,要不然现在皮可能已经被被她扒掉拿去做靴子了! 切,还想扒我的皮,我还没嫌它难吃呢! 其实吧,这仙丹也不是我存心想吃的。它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路上,而且哪玩意儿看起来像麦丽素,闻起来还有股香香的味道。。。。。这个一个不留神就跑到我嘴里去

小皇帝

我是摄政王,受先皇所托,我为小皇帝披荆斩棘,扫除障碍,可我不是把我送给他啊... 我有个不省心的侄儿。 要不是他老爹临终前再三托付,再加上我这人就是菩萨心肠,对这小太子起了恻隐之心,我才懒得管这些破事。我渴望寄情山水,纵游四方,心不在此啊。 呜呼哀哉,我又愤恨的敲了敲小皇帝的脑袋。小皇帝不过 、 岁,小脸粉雕玉琢,肉呼呼的。我严重怀疑我哥哥,就是先皇,是按颜值选的皇上。小皇帝捂头,小鹿眼滴溜的转

桃花

许易云第一次接收到这样的信息,无辜得直眨眼睛,连结结巴巴的一声哥都喊不出来。 “哥,其实我,我挺喜欢你的。” 许易云说出这话的时候的确没过脑子,或者说,在决定说这话之前就下定了一番不要面子的决心。 结果就是站在他对面的顾瓷直接愣在原地。这位平日里舌灿莲花的喜剧演员手里还抱着导演刚递给他的杀青花束,脸都憋红了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许易云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歧义,脸也刷一下红了,磕磕巴巴解释道

你嗑的cp是真的

内娱顶流和过气影帝拍耽改假戏真做?电影不是爱情,我们才是。 我,陆星昀,国民选秀c位出身,唱跳rap全能爱豆,千万粉丝量级,内娱新晋顶流。 最近,我想转型。 粉丝说,我既生了这张脸,就应该在偶像剧里当男一。 华姐说,咱们这人气,小制作、低片酬肯定不去。 知名导演看完我的表演说,演员是什么最低级的职业吗,所有人都要来分一杯羹? 一来二去,我迅速登上业内选角男明星黑榜,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我原本也

捞月亮的人(三)

我弯腰掬起一捧,捞到了我的月亮。 星昀(三) 我没想到青亭会哭。 这人从小就是个硬脾气,死倔死倔的,哪怕小时候闷不吭声那阵,也是“要打要骂随你,哭一声算我输”。为此吴阿姨没少担心,一度怀疑他是不是自闭,差点就要去找医生。 这二十多年来,唯一一次见青亭哭,还是他跟顾笑分手的时候。那天我吊威亚受了点伤,他的电话打过来时我正在医院包扎,他应该喝了酒,有点吐词不清,乱七八糟说了些矫情话,就开始伤心地抽泣

白首山上共余生

目光相撞,都是百感交集。两人相视一笑,这十几年的风景,可以很彼此好好讲讲了。 白首山是陈国的仙山,山上云雾缭绕,四季花开不断,美不胜收。 年少时候的青崖和楚楼就是在这里相遇的。 彼时,青崖是白首山上最具潜力的弟子,楚楼却是皇帝陛下最喜爱的皇子。皇帝派了楚楼来,他是唯一有机会上仙山学习的皇子。 为了体现对皇室的重视,楚楼成了青崖的师弟,与他同吃同住。 青崖调皮,总是害的楚楼跟着他一起受罚。楚楼虽是

对不起啊

你说你啊,是不是傻,总是不相信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 白夺偏过头,极力忽视祁深的注视,那目光太过灼热,里头盛的感情太多,他要不起,也……不敢要。 “知道,知道,你他妈知道个屁……老子为了跟你在一起,连工作都丢了,家也不要了,你现在就跟我说这个?” “我会给你一笔钱……” “谁他妈稀罕你的钱,我他妈是为了钱吗?姓白的,我告诉你,你祁大爷就是看上你这个人,才跟你在一起的,懂吗?” 白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