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资格认证考试

2021-02-23 18:01:23

世情

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

1

早上七点整。

手机的闹钟只响了一声,李慧娟就从被窝里飞速伸出手把它摁掉。她醒了。准确点说两个小时以前,天光逐渐变亮时,她就已经醒了。

人到中年,睡眠简直是不可多得的礼物。入睡难,睡好更难。微弱光线,细碎声响,对于李慧娟来说都是睡眠的致命杀手。

尤其是第二天有重要事情的时候,神经不可避免的处于紧绷,头天晚上享受一觉酣眠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李慧娟抓过了床边搭着的外套披在身上,靠着床头,先坐了起来。她身边的徐朝开还在呼呼大睡,鼾声在这早晨的宁静里显得有些突兀。李慧娟拍了拍徐朝开,轻轻唤了两声,他却只是翻了个身,不知道咕哝了几句什么,鼾声又起,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李慧娟索性放弃,任他睡。

警察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徐朝开下班是没个正点的,案子来了,有时候通宵不回也是常有的。昨晚十一点多回来也算是难得,干脆让他多休息会。反正现在时间还有早的,过会再喊人起来也不迟。

但她是不愿意再在床上耗时间了,她得自己先起来收拾收拾找点事做,缓解一下焦虑情绪。

今天是父母资格认证考试的面试日。

李慧娟是紧张的。

毕竟这辈子能不能再为人母也就看今天了。

可千万别再出什么岔子。

李慧娟刷着牙想到自己上一次的考试经历,满口的泡沫,也还是没忍住叹了口气。薄荷牙膏的清凉味让她自己一激灵。

自己怎么能一面不过呢。

重点高中的高级语文老师,文化素养自然是过关的。多年前养育第一个孩子时,她就参加过这个考试,高分通过。再次参加这种考试,重新获取资格,任谁去想都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成绩出来的时候,偏偏就是不遂人意。

徐朝开先李慧娟一步查到成绩。他也是四五十岁的人了,却是第一次参加考试。之前心里七上八下,担心因为年龄还有其他因素没法通过,没成想笔试和面试都拿了高分。

他兴冲冲打来电话跟李慧娟汇报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正赶上她监考完一场模拟考试。

李慧娟胳膊下夹着一大摞学生们模拟考的答题卡,在吵吵闹闹的走廊艰难的从兜里掏出手机查成绩。那两个数字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屏幕上时,李慧娟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响。

笔试成绩97分,面试成绩59分。

成绩框下面还有一行红字友情提醒。

未通过。如有需要,请及时申请参加二次面试复核,夫妻二人同时到场。

差一分及格。差一分不得再次为人父母。

这就意味着自己仍是有什么问题,是让面试官顾虑,能否成为一个合格家长的。

她茫然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答题卡,突然不知道自己一会还有没有资格继续改手里的那些卷子。

长久以来李慧娟都是拿出老师的姿态,告诫这些孩子的父母,多多关注孩子们的教育问题。父母要负起自己应该有的责任,关照孩子们细腻又敏感的情绪。做出合适的引导。

但她自己现在连这个考试都通过不了。就像一个经不起推敲的笑话。

她单手攥着手机,感受到愤怒的情绪逐渐充斥着整个胸腔。李慧娟甚至是有点极端的想,去他妈的考试,你有什么资格判定我配不配为人母。

这个想法一出,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胳膊下意识的一松,答题卡落了满地。走廊里正在穿梭打闹的学生们见状,迅速的围拢了过来,笑闹着帮她收拾着残局。几个女孩子看她脸色不好,叽叽喳喳的非要陪着她回办公室。

李慧娟觉得自己瞬间就冷静了下来。自己实在是不该有这种想法。

这个资格考试虽说也就二十来年的历史,但是效果已经逐渐显现。

当年刚刚开始在国内推行的时候,反对声一片,可李慧娟自己就是坚定的支持者。

当年的她还是一个刚入学校的年轻老师,刚上班,有的学生都没比她小上太多。每天除了完成自己的教学任务,最头疼的就是和这帮孩子们斗智斗勇。学生每一年入学之后的素质她是最为清楚地。孩子们调皮捣蛋那都不是问题,怕的是父母们生而不养。

这世界让一个孩子走正路,健康成长属实艰难。可若是放任一个孩子野蛮成长,却有无数种可能性让他走歪路。若是后者,那么即使他们的父母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上,也不应该有资格来抚养他们。

资格考试的目的,就在于此。考试笔试监考堪比高考,面试全程录像。面试官面试完给出审核评分以后以后,还有其他两位面试官看回放再度评分取平均值。笔试内容不是什么高精尖的刁难人的破问题,接受完义务教育的人稍微认真点就一定能及格。

面试的内容也在不断的完善。从家庭环境到教育理念再到个人素质都会被综合的考量。这种考试逐渐演化而来,评分的指标更加综合全面,通过率逐年稳定。现在更趋向于是一种教育的引导。让浮躁的大人们认真静下心来仔细学习了解如何成为合格的父母。

只不过,李慧娟是着实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这种考试还把她自己给卡住就是了。二面就二面吧,她理解,好好准备就是了。

徐朝没有睡太久,他迷迷糊糊的从房间里钻出来,见着李慧娟收拾利索坐在餐桌旁边翻看着什么东西。

他一眼就发现了李慧娟,今天有点不一样。愣了半晌,却不知该怎么形容。贫瘠的词汇只允许他憋了半天,说出来了一句“你的嘴唇今天涂挺红的。”

平时李慧娟从来不屑于在自己的形象上花费太多时间,一贯都是干净整洁即可,怕课堂上自己过多的装饰会分散学生的注意力。今天却涂了个颜色极为鲜亮的口红。脖颈间围了一条徐朝开之前送的雏菊丝巾。

李慧娟听了这话似乎是有些惶恐,不太自在的伸出手指蹭了蹭自己的嘴唇,“怎么了?不好看吗?要不要我擦掉?”

“没有没有,怪好看的。”

李慧娟听他这样说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是想打扮一番来给自己一点底气。现在挤着时间,在手边翻看的也是别人整理的面试回忆题,也是尽力再多一丝准备。

但是实话实说,极少听说有人参加过二次面试的复核。传闻中的二次面试极为神秘。

什么你永远不会想到考官是谁啦,问的问题都很刁钻古怪啦,诸如此类。

“还是紧张了。”徐朝看开暗暗想着。他明白,重新拥有当母亲的资格,对于李慧娟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俩结婚后,李慧娟提出要去参加考试的时候,徐朝开毫不犹豫的支持。人是情感动物,需要感情支撑。

李慧娟第一个孩子的离世,是致命打击。

抑郁症。二十一岁的生命,从教楼上划过一道完美抛物线,从此消逝。

这个案子,刚好徐朝开经办。当时他几乎没能认出来面前歇斯底里的女人就是自己曾经的同学。

李慧娟和他前夫在孩子小时候就离婚了,那之后母子两个人生活。

徐朝开见过那个孩子的照片。高高大大的,笑起来的会有酒窝。成绩很好。走访调查的时候他的朋友们也都说他人缘很好,平时很开朗的人,谁也没有想到他一个人在情绪的漩涡里孤身走了这么久,最后也没能走出来。

旁人都觉得惋惜的事情,放在这孩子的母亲身上就更难以接受了。李慧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对孩子的教育出现了什么偏差,疯狂的回忆这孩子生前的所有反常,试图证明这孩子不是自己自杀而是其他意外死亡。

可事实就放在那。

徐朝开用了无数顿饭局,穷举了现存的例子,最终才让李慧娟接受一个事实。她已经尽到了一个母亲应该尽到的责任。孩子的离世是因为他输给了抑郁症那条大黑狗。这一切都很令人惋惜,但是活着的人还是得往前看。

李慧娟决定相信这个老光棍,然后结束他的单身生涯。

2

考场外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还没到时间,也没法进考场,外面吵吵嚷嚷的。参加考试的考生和发广告的的挤作一团。

商家们瞅准了这些即将持证上岗成为父母的人,一股脑的把广告往他们手里塞。从母婴用品的推销到教育行业的培训广告,五花八门。

甚至还有人明目张胆的向一些高龄考生兜售一些所谓的考前必看宝典。

传单被塞到了李慧娟手里。”包过面试“”面试必看一千题"“押题率高达百分之九十”这种夸张的黑体广告语占据了小小传单的半个版面。李慧娟自然是拒绝的。且不论这种宝典真假,这种光想找捷径的行径就让她眉头直皱。若是不够资格去抚养一个孩子,又何必强求。她赶紧把广告塞还了回去,冲那个发广告的小伙子摆了摆手。

那小伙子看她无动于衷,又从徐朝开那找突破口。老警察更是不吃这一套。

被俩人一起拒绝后,兴许今日生意实在太差,这人居然破口大骂起来。

“那么大年纪还想来参加考试,前面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挂过多少次呢。还想为人父母,我看你们就痴心妄想,死了这条心吧。好心好意给你们推荐考题还不领情,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水平,不知道之前出过什么事呢?”

平日里李慧娟从不愿与人争辩,这一下子却是直戳到了她的痛点。

气血逆涌,李慧娟原本白皙的脸此刻涨的彤红。人群开始围了过来,愈发让人喘不过来气,此刻小广告上的黑体广告语,“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看来格外讽刺。李慧娟只觉得阵阵耳鸣,只想冲上去跟那个小伙子好好理论一番。

徐朝开没给她这个机会,搂着人迅速撤离。今天的大事是面试,没必要和这种只会逞口舌之便的人计较。

后面的一片嘈杂被隔绝开,李慧娟渐渐冷静下来之。她看着徐朝开,没忍住红了眼眶。

”你知道的,我不是一定到这个年纪非得再去生一个孩子。我得最起码能证明,我能当好一个母亲。我得弄明白,是不是之前是对他的情感太不敏感了,如果我能早一点发现他的情绪不对,是不是就能留住他。我得告诉我从前的孩子,我也在更努力的生活,更努力的当好一个妈妈。“

徐朝开摸了摸她的头发,紧紧把李慧娟抱在怀里,轻声说,我都明白的。

拿着考号,在考场大厅等待区等待的间隙,李慧娟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把那点本就不太明显的妆清了个干净。还是恢复平常的状态比较自在。

不管一会遇到的面试官会是谁,她都希望自己能靠自己实力,自己最真实的样子来获得认可。

这很重要。

上次来面试的时候,李慧娟拿着自己的号码,被穿着正装的工作人员给引到了二楼。在隔音良好的封闭隔间,和一位一丝不苟的年长女性聊了二十分钟。

这一次的路线似乎是和上次大有不同。依然是工作人员身着正装在前面引路,这次却没有上楼的意思。徐朝开似乎也有点疑惑,拉紧了李慧娟的手紧跟着工作人员。

最终的目的地居然是室外小花园,这个这个环形建筑物中间的天井花园。

里面一个学生模样的小男孩,正在坐在花坛边晒着太阳。似乎是等待了很久。

工作人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侧身让他们进去。

那个男孩闻声抬头,视线正和李慧娟碰在一起。那孩子不甚明显的轻笑了一下,李慧娟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这绝不是一个理想的面试官。李慧娟教过了太多的学生,她熟悉那种眼神里带着的敌意,也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叛逆,不羁,对着干。

李慧娟和徐朝开交换了一个不安的眼神。徐朝开用力捏了下李慧娟的手算是安慰。

“你们随意聊。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这就是你的面试官。不允许提前出考场,不论是你们,还是面试官。”工作人员冲着那个男孩子把最后三个字咬的极重,意有所指。然后冲李慧娟夫妇俩露出来了个微笑,或许是感觉他们有些紧张,又补充道:“别担心成绩,这次面试的成绩,面试官只占小部分,后期还会有其他人复核,别担心。就真诚的说你所想的就好了。祝你们好运。”

考试开始,小小的花园只留下了他们三个人。阳光温热的洒在身上,一时间静的出奇。

这显然是一个没有固定答案的面试,花园也不是典型的考场,自然也就没有限定的考生位。徐朝开就干脆坐在了花坛边,坐在了那个男孩子身边。

那孩子几乎是立刻就挪了位置,极其不自在的站起身来拉开了距离。他不说话,就敌意的盯着着他们夫妇俩,好像他们是什么讨人厌的入侵者。这个男孩子看着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看着也是学生。但他这股子拧巴的凶劲,忽然让徐朝开想起了前两天在所里遇到的那个离家出走的高中生。他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突破口。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徐朝开明显是拿出了审人时打破僵局的态度,先开口说了话。不过好像适得其反。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男孩子有些据傲的的昂起了下巴。“我是你今天的面试官,是我来问你问题的,你不要想着跟我套近乎,或者吓唬我。”

徐朝开没忍住轻轻笑出了声。

“好的好的,小家伙你有什么问题就赶紧问吧。我这不是看你不说话吗。再者说,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之间也不存在什么利益冲突把,你也没必要那么凶。你被叫来当面试官,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不过看你的样子,被叫来当面试官看样子也不怎么乐意。如果你觉得这个面试官的身份让你很为难的话,不妨就当作普通的朋友聊聊天。你也并不损失什么。”

那男孩愣了片刻,转而笑了起来。

“你那么想回答问题啊,那好啊,我来问,你们来回答。”他转向了李慧娟,“从你开始?”

从刚才开始就保持安静的李慧娟点了点头。

男孩子注视着李慧娟,回想着她之前照片上的形象,觉得这人好像也不一定就是个古板的女学究,但他可不准备就此放过。工作人员给他看过李慧娟夫妇的资料,让他来当面试官,可以随心所欲的问一些问题,那他就要行使自己的权利。

本能的,他不觉得这两个人能成为好父母。

矛头率先对准了李慧娟。

“你离过婚。而且他们给我看过你儿子的档案。抑郁症跳楼自杀是吧。你当时的资格证可还是在有效期内的。你觉得他的死和你有关系吗?如果没有关系的话,你觉得你尽到你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了吗?如果说你觉得他死和你有关系,那么你今天再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呢?高级语文老师是吧,想要再次考取资格证,再继续祸害别的孩子是吗?”

这孩子一连串的问题,压的李慧娟有些喘不上来气。她的大脑飞速运转,组织着语言。徐朝开在一边听的眉头也快拧成了麻花。他突然觉得这孩子似乎是有备而来。直戳人心窝。

那孩子压根没打算停,朝徐朝开继续发难。

“你呢?你作为一个老警察,一直没结过婚,更别说孩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女人是你的高中同学是吧。你们现在结了婚,是因为爱情吗?如果你们两个人真的成为了父母,将来一个老年得子,一个又是之前失去过孩子。你们确定你们能不加溺爱的养育一个孩子,让她健康成长吗。大叔,我也就真的搞不懂了,你们那么大年纪了,非得有个孩子么?折腾什么呢?“

3

这远不像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能问的出来的问题。如果说刚才李慧娟还把他当做一个叛逆期的刺头,那么现在,李慧娟更觉得他是一个平等的成年人。一个虽然言语激烈了点,但是心态成熟的成年人。

她深吸了口气,迎着那孩子的目光,开始剖析自己。

李慧娟的第一段婚姻结束的很早。两个人是出于爱情结合在一起没错。但是当生活的琐碎和孩子的降临到来之后他们就会发现生活中的细小矛盾被无限的放大感情随之破裂。孩子就被判给了李慧娟。虽然是单亲家庭,但是李慧娟觉得自己对孩子大丝毫没有减少。

生活也挺好的。

普普通通的人家,普普通通的日子。只不过家里少一个男性角色。不过李慧娟也没有隐藏他父亲的存在,孩子大了以后很坦诚的把离婚的原因也说清楚了。李慧娟一直觉得自家孩子是个阳光的,平日里总是笑着,胸膛里没有一丝暗色。是她的慰藉。

孩子最后是抑郁症去世,李慧娟觉得和自己有关,她对孩子的情绪还是不够敏感。自己不是没有照顾到孩子情感上的波动,她问过开解过,不过没有往抑郁症的方向上想,只当是生活上的小琐碎。

现在想来,孩子当时有几次大的情绪崩溃,就应该是他最大的求助。但她没抓住。

他的孩子在自救,他偷偷去看了心理医生,也在吃药,但是还是在最后一次情绪崩溃的时候,没能从暗色的情绪深渊走出来。

面试官怀疑她能不能再当一个母亲,她自己同样怀疑。她自己生活的精神支柱似乎被抽走了,世界黯然失色。

但徐朝开的出现,告诉了李慧娟这一切并不都是她的错。徐朝开笨拙的跟她讲抑郁症到底是什么,给她讲一些能说的案子,陪她振作起来。那时候李慧娟才觉得自己冰凉的身体有了一丝暖意。自己也是被这个世界爱着的。

孩子没有错,他只不过都是败于疾病,没能抵抗住疾病的侵袭。从小坚强到大的孩子,临了当了一把胆小鬼,不跟抑郁症这条大黑狗斗下去了。

但是孩子真的已经走了的话,李慧娟只希望他能在那边得到的是解脱。

至于再次参加这种父母资格类的考试。也算是为了了结一个心愿。李慧娟是想证明自己是有资格为再人母的,儿子的离世同样让她在成长。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再抚养一个孩子,不用非得是她自己亲生,领养也很好。之前的孩子没有看完的美好世界,值得别的孩子继续看下去。万一呢,万一她能改变一个孩子的人生,让他眼里满是光明和爱呢。

李慧娟把这个想法告诉徐朝开的时候徐朝开完全理解。他觉得于他而言,子嗣并不是最重要的。为了李慧娟,他愿意去参加这个考试。从前自己从不考虑孩子的事情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一直单身,领养的话也怕自己照顾不过来,但是现在看来缘分也该到了。

至于溺爱这回事,大抵是谈不上的吧。他们夫妇俩平时也不是也不是那种会惯孩子的人,树不修不直,孩子总是要引导的。李慧娟说到这情绪似乎是有点激动,徐朝开从兜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巾,递了过去。纸巾被揉的太厉害,有些掉纸屑,惹得李慧娟擦完眼泪又打了个喷嚏。

“这世界总是值得的。就算这世界不值得,那孩子们也得看看才能做决定不是吗?我最难过的时候也曾想过这世界不值得。干脆跳下楼去一了百了。后来想想不行。生老病死终有定时。而我们现在也不用那么着急。这远不是分离的时刻。活着的人是为了更好的纪念,而让这份爱延续下去。”

李慧娟把自己胸口的话都一吐为快,觉得成绩什么的统统都不重要了。工作人员已经站在了小花园的入口,半个小时也过的差不多,要结束了。多日来的紧张情绪在此刻彻底清空。

她顶着红鼻头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小面试官:“要结束啦。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也没关系。无论如何,我都祝福你,希望你是被世界偏爱的小孩。永远活在阳光下。“

4

这次面试的结果再次出成绩又是两周之后的事情了。

李慧娟和徐朝开原本都不抱什么希望了,却猝不及防的短信通知。要求自己在两周之内去领取自己的资格证。

简直是欣喜若狂。

他们决定趁着徐朝开休息的日子先去转转,准备领养一个孩子。

刚进福利院的大门徐朝开就乐了,居然能碰到一个小熟人。

他们的面试官。

院子里有一群小朋友在玩游戏,面试官那个小家伙就臭着脸也不参与,安静的站在一边,挺直了腰。却在眼看着有小朋友玩的太疯要摔跤时出手,把小家伙们一把捞起来。

工作人员告诉徐朝开没有人愿意领养他。脾气太冲,年龄也很大,今年都快十五岁了。小时候被父母遗弃在路边,心脏也不太好。对这个世界总是有些怀疑。其他还有很多小朋友,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徐朝开和李慧娟皆是摇了摇头。他们俩眼神相视,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徐朝开拉着李慧娟的手走到了孩子面前。那孩子不过几天没见又像是长了些个子,快撵上徐朝开了。

他把手搭在小孩的肩膀。“嘿,小孩儿,好久不见呀。不知道我们俩有没有那个荣幸,能邀请你来我们家,成为我们的孩子呀?”

那孩子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们的到来,两只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放。指甲掐进肉里快出了青印子,似乎是为了确认自己没在做梦。

徐朝开粗糙的大手,一边拉过了孩子的手,另一只手拉着自己的爱人。

毕竟我们也是你亲自认可过的父母。

诶诶诶别光顾着哭,说句话呀。

不说话,就按默认处理,那我们可就当你同意啦。

李慧娟笑着拍了拍那孩子的背,递了个眼神不让徐朝开继续逗那孩子。

从此以后,你有家啦。

无镜
无镜  VIP会员 明镜非台,本无一物。

父母资格认证考试

相关阅读
凤兰,一个女人的悲剧故事

“一会儿见到我儿媳妇,你就说给她检查检查的,别的话我来说。”春节刚过,天下起了一场大雪。春旺从地里看完庄稼往回走,远远的看到有一个人影走来。等走近了一看,是个女人,穿着暗红色的棉衣裤,头顶扎着红色头巾,埋着头只顾走。春旺在路边站住,半蹲下身子探着脑袋瞅,不禁哎哟一声,“这不是李响家的媳妇凤兰吗!” 女人没有搭理他,仍然低着头走。雪没到了脚脖子,女人趟着雪走,春旺一开始没看清,等女人走过去,这才看到

当贵人出事后

一个做梦想过富贵生活的大帅哥,遇到了一对赫赫有名的姐妹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妻子打来电话时,马亮正和几个“老板”假惺惺分析着“ G”股票,那头电话还未说完,他便“啊”得叫出了声。 马亮的脸瞬间凝成了厚重的秋霜,没向周围人告辞,他就像马蜂般直冲医院。 “姐呢?怎么就突然被车撞了?”他将手伏在医院墙面,弯着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跳频率不输百米赛跑。 “警察说是她开车恍惚、走岔了道,不小心撞到了

柳家沟杀人案件(二)

人穷志不短,命短。编者注:前文请看《柳家沟杀人事件(一)》。 腊八这天,有警察到了柳家沟赵三春家,说他儿子赵秧苗涉嫌一桩失踪案件,问赵三春有没有他儿子的踪迹。 赵三春指了指堂屋大红柜子上的罐子,说:那儿,我儿子在那儿呢。 柳家沟穷,这是十里八乡公认的事情。 因为穷,凡是有把子力气、还能走动的人都出去打工了。 赵秧苗听招工的人说什么上工的地方包吃包住,一个月底薪 ,做够一个月还有奖金

双生花

花都枯萎了,早就不需要感情来浇灌了,因为根本不需要。楔子 传说有一种花名叫双生花,一株二艳,并蒂双花。它们在一枝梗子上互相爱,却也互相争抢,斗争不止。它们用最深刻的伤害来表达最深刻的爱,直至死之。直到最后,它们甚至愿意杀死对方,因为任何一方死之的时候,另一方也悄然腐烂。 双生花一蒂双花,同时开放,一朵必须不断吸取另一朵的精魂,否则两朵都会败落。因此,其中一朵必须湮灭,以换取另一朵的生存。双生的花朵

姻缘:春桃1994

我勾引你儿子?我原先从来没和他搭话,他就给我送鸡蛋又送牛奶。九十年代的南山村,或许有人不知道村长叫啥,却没有人不知道林月琴,因为林月琴,林春桃她娘,是一只“破鞋”。可是林月琴不在乎,她还是扬起拔得细细的眉毛,穿着水红丝缎小袄,一步三摇去粮油店打高粱烧。闲话说给不在意的人听,终归少些趣儿。 于是人们说,林春桃和她妈一模一样。村头婆姨们有意无意地省略“长得”两个字,目光在林春桃的腰背臀腿上巡睃。十四岁

柳家沟杀人事件

“少年凶杀父亲,毒杀姐姐”的事情一度登上了镇上的报纸版首。 年 月,柳家沟最西边陈家的小儿子,陈青禾,从城里打工回老家过年。 他人刚到村口,有老人认出他是谁后,道:青禾小子呀,你回来迟了,你爹叫人给杀了。 柳家沟穷。这是十里八乡公认的事情。 因为穷,村里不少有力气的青壮年轻人都会去镇上打工,有的走地远,遇上外地招工的,广州、上海等地方也是不错的选择。 走得远点,给的钱也多,唯一的缺点就是

除夕

除夕夜,万户欢腾,一派祥和。然而在僻静的街心公园里,正发生着一些并不祥和的事……农历年的最后一天,空气似乎也被往来的笑脸与欢愉浸润得温暖、馨香起来。 夜幕点亮了路灯,并在空气中掺上了几丝甘甜的酒香,城市逐渐开始迷醉。 然而,城市一隅被层层树木环绕的街心公园却依然清醒着,冷峻、肃然,显得与此时此刻颇有些格格不入。 公园中心下沉式广场的一张长椅上静静地坐着一名女子,静得仿似融入了沉寂的夜色——或者说,

逆子

我辛辛苦苦赚钱供养的,竟然是老徐跟情人的孩子! 英明出狱刚满一个月,就跑来跟我摊牌了。 他把一沓资料啪地摔到茶几上,脸冷得像冬天的铁板。 “我还真是个野种,你早就知道吧?讨厌我为什么收养我?就为了打骂我解恨吗?你不配当妈!你们都不配!!” 我死死拽住他胳膊,他却一扬手就把我搡到门口,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我这就去找她!”他骑上摩托绝尘而去。我踉跄着爬起来,蹬上自行车跟上,我得拦住他。 我叫

午时三刻

怀儿站在满月楼楼前的台阶上,涩涩的风声,吹得怀儿的脸,冻成了又一个红胭脂。 青潭边上生满了绿色的癣子,上面爬了三两只蠕动着的蚯蚓。 芯斓动也不动的观看了半小时,真不显腿疼!满月楼的日子一天天的红火了起来,听说张家孙小姐年初一要在这里过满月。 旁里亲里,三姑六姨听到此消息后,特地从不同地方赶来想瞧一瞧这位一生下来就逢得太平日子的女娃娃。 “这么早就来了?外面天还可以吧?“芯斓这时已从青潭边起来,嚷嚷

被绑架的失控人生

他跟白燕因为不参与传销,就要被至亲指责、拆散、辱骂甚至诅咒,他做错了什么吗? 周朝生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人这样绑架。 被小舅子搀扶着回到车里时,他头发蓬乱,眼睛红肿失神,丧得像条落水狗。十分钟前,他就蹲在这栋烂尾楼顶层,精神几近崩溃。 要不是小舅子及时赶到,Z市房产中介的黑马老板周总,下一步就准备在外省郊区烂尾楼顶纵身跃下,一了百了了。 这不是自杀,是了断。 周朝生想了很久了,可能这就是命吧!命里他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