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猫

2021-02-25 12:01:40

奇幻

橘猫有一个当将军的梦想,指挥千军万马,血染黄沙,豪情万丈。可是知道这件事的一直以来只有它自己。

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但小时候太孤僻,和谁在哪里都是格格不入的,后来长大了不再是这个样子,却又开始害怕别人说它幼稚了。

现在都已经是0202年了,各种各样的热武器数都数不清,就连做梦都已经是枪林弹雨的了。哪里还有刀刀剑剑的拼杀,哪里还有机会真正的去指挥千军万马,血染黄沙?

更何况它只是一只橘猫,不是一只老虎。不强壮,不聪明,有点胖,还有点担小畏缩,当的成将军吗?

根本不会行军打仗,排兵布阵,甚至连纸上谈兵都不够资格。就算真的有千军万马给他,就算有血染黄沙豪情万丈的机会摆在它眼前,它也不可能做成什么样子。

最后的结果无非就是兵败如山倒的一泻千里,或者是毫无悬念的一败涂地。

但是梦想这东西,应该谁都不可能真的放下吧?

哪怕自己曾经口口声声,信誓旦旦的说过了。都不可能放下的,只是以后不再说了,不再想去做了,最多只是在心里幻想一下就可以了。

反正,橘猫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在后来的时间和日子里,再偶尔想起来这些,自己还有这样的一个梦想时。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幻想一下,经常可以把自己弄的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然后老老实实的面对现实,翻身睡觉,明天还有一大堆事情呢。

如果运气好,明天正好是休息日,也是可以打开电脑,看一遍自己最喜欢的那个电影的。那样可以把自己幻想成主角,把热血沸腾弄得再厉害一点,然后实在熬不住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慢慢的,橘猫觉得这个办法不行了,它比以前更高一点了。而这个办法又太幼稚太中二,自己都无法直视自己的所作所为了,万一不小心被别人发现了知道了。

自己好不容易才长高的这么一点,可能又要低下去了。

可是自己只是只橘猫啊,脑仁还没有一个核桃大,怎么可能想的出什么更好办法啊!

到最后只能是算了吧,还是看完电影以后,吃个罐头宵夜,去睡觉吧。

不去想就不用烦恼了,不是吗?

其实,说到底橘猫只是不想放弃热血沸腾而已。

就这样橘猫偷偷摸摸的,热血沸腾不知道多久以后。它遇到了一个“将军”。穿戴着一身他梦想中将军的盔甲,腰上还配着腰刀。

一瞬间它的双眼发出了强光,它炸了。

它快步追上去冲着那个“将军”强硬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强硬的问东问西,搞得那个“将军”十分难受,别扭,不自在。

尽力的敷衍着,橘猫问什么它答什么,只想快点让橘猫走,它很烦……

可是事情根本没有如它所愿,橘猫越问越兴奋,越来越不知分寸,一直缠着“将军”就是不走。

虽然已经知道了,这盔甲腰刀都只是些道具,和它的梦想十万八千里。只有失望和委屈,可就是不想走,它就是不走。

就是想一直问下去,问驴唇不对马嘴的问题。

一直到“将军”的朋友来了,把人家叫走了,才停下来。

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将军”越走越远,然后忽然满意的笑了,笑的很开心很快乐。就是不知道它笑得原因,明明是不该笑得啊,它为什么就是想笑呢?

然后它走了,去做今天的这一大堆的事,最好可以快点做完,早点回去幻想热血沸腾。

而且明天是休息日啊,可以看看电影,昏昏沉沉的睡到第二天中午。

挺好的……

WANTTOSLEEP
WANTTOSLEEP  VIP会员

橘猫

相关阅读
驭龙少女(下)

驭龙少女究竟要怎样做,才能驾驭龙呢? 姜辛冷笑,扬起手,朝我扔了什么东西,我手中一抖,多了柄一尺长的匕首,青铜质地,灿灿金色,极沉。 年轻人愣一下,好像是下意识地向后退一下。只见白光一恍,姜辛像道闪电一样,也不知道怎么跑的,已经到我身前。 姜辛把我挡在身后,微微昂起脸,说:“你是什么东西,消受得起魃之血吗?”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年轻人忽然哽一下,和前面几个尝过我血的人一样,跑到一边呕吐起来。 这

睡前故事:流萤

鬼火看着草丛中,站在少女身边的是,眉目间与那个男人有几分相似的男孩。晚上,男孩偷偷溜进了废弃多年的天文观测台。 就在他准备靠近那架废弃多年的天文望远镜的时候,被人猛的拍了一下肩膀。 男孩惊了一下,向前蹦了几下后站定,转过头,小脸吓得煞白。 “看你在这里偷偷摸摸好久了,想干嘛?”少女笑着站在原地,双手背后,目光有些俏皮的在男孩和望远镜之间游走。 “哦,你是小偷。”少女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拍了一下自己

99年生的秦若涵

因为她就是她本身,无论与其他个体多么相似,都不可替代的存在。“喂?秦若涵吗?我是 年出生的秦若涵,现在我想告诉你一些事儿。” 要不是那个人的声音和自己的一模一样,秦若涵早就挂断电话了。她心想,难道现在的骗子都这么专业吗,还用上了声音模拟软件。 “我花呗欠了三万,没钱。你还有事吗?” “你喜欢的那个男生叫xxx,你们经常在那个有很多白玉兰的公园里约会。”电话另一端的声音笃定地让秦若涵一惊,转而开始

火柴兄弟

“等到了天堂,你要记得叫我的名字。”“我们会找到彼此的。” 工厂里,一排排的火柴棍被戴上了红帽子。他们看着彼此头上的红帽子,仔细的打量着对方。 “见到你们很高兴,我叫日子”。一个火柴棍很有礼貌的跟大家打招呼。他本想摘下帽子以表示出自己是个懂礼节的火柴棍,但是红帽子紧紧的贴在他的头上,他只得放弃。 所有的火柴棍被戴上红帽子后,就有了自己唯一的使命,那就是——燃烧。所以,他们此刻的内心都非常的激动,所

凤逆苍穹

夜罂,听说见过的人都死了,而且还死的很幸福似的,于是她又多了一个称呼:玉面罗刹!“这就是你要的东西。”富丽奢华的别墅中,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看不见其容貌的女子将一个黑水晶盒子递到了面前一位看起来七十来岁的老者面前。 老者头发花白,留在上唇胡,一张脸上并没有多少褶皱,黑色的西装更是给他增添了几分干练。 看着眼前女子递过来的水晶盒子,老者脸上激动的神色更是难以掩饰,连去接过盒子的手都颤抖了。 接过了水晶

一个由跟踪开始的故事

如果林倩真的到了另一个空间,那她最后是怎么通过旧楼准确的回到原来的空间的? 我被跟踪了。 今天下班后,我提着在超市买的一大袋苹果走回出租屋,上楼时袋子突然破了,苹果掉了一地。 我连忙弯腰去见,回头时却发现不远处的树影下正站着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就躲在树干后面,探出一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忽明忽暗的树影下,那个陌生诡异的身影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我吓得连忙捡起苹果,头也不回的爬上楼梯。 回到房间

共享梦境(上)

最大的事是少年的心事。 许昕最近不敢在班级里谈梦了,因为有人和她的梦互通。 但这样的事情她一点都开心,厌恶情绪更多。 进到一个人的梦里,这算什么?这是窥探隐私!而且如果窥探隐私有分级的话,这肯定是最严重那一级。 “我跟你说昨天的梦特别奇怪,我在许许多多的栀子树中间,它们不停地开着蓝色的花,花朵不停地向上凝聚着。” “诶诶?这不是……” 虽然下课班级里很闹腾,但是许昕能清楚听到他在说关于梦的事。

有只僵尸在你的草坪上

“歪比巴卜?歪比歪比?”睡梦中的我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个头上戴着锅的男人正对着我说话…… “歪比巴卜?歪比歪比?” 嗯?什么奇怪的声音,睡梦中的我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个头上戴着锅的男人正对着我说话。 “歪比巴卜?歪比歪比?” “啥?”我一头雾水,这个满嘴胡茬、头发乱糟糟的男人到底在说什么。我坐起来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现在烈日当空,而我刚刚正躺在在一个院子的草地上睡觉。 “歪哩歪哩?”眼前的男人突然又说人

附身体验:基因科学家

人类这个地球的命运共同体,到底在追求什么……来到这里一个星期了,我附身到一个科学家身上,虽然我没有他的记忆但是我有他的智商。 得到了这个智商我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还有这记忆力简直让我难以想象,随便翻翻书,所有东西都记下来了。 “傅老师,实验对照组的结果出来了,我们成功了!”一个学生突然闯进我的办公室,兴奋地在我眼前述说。常见的工科男着装套了个白大褂,斯斯文文的带着个眼镜,眼里闪烁着火热的光芒。 学

欲望之树

来看看啊!这是个能达成愿望的树苗,有钱买不到的,只送有缘人啊!“来看看啊!这是个能达成愿望的树苗,有钱买不到的,只送有缘人啊!小伙子快来快来诶,不要看了,说的就是你,过来吧。”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看到一声肌肉的李仁讨好的说道。刚刚被甩,心情还在低落着,有点不想理那个老头。“看你这垂头丧气的是刚刚被甩了吧。”白发老头故弄玄虚的对李仁说道。李仁听到白发老人对他说的话后,向老人走去。“你怎么知道,老头,是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