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事的孩子没有糖

2021-03-05 15:02:20

世情

有人说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其实甜兮早就知道了,在别人无忧无虑的童年里就知道了。

有一天我哥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回老家了,而且还告诉了我一件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他要离婚了!我所谓的嫂子提出的。

至于为什么情理之中吧,我哥上学晚,成绩也不好,因为我爸在老家的一句玩笑话,别人开始介绍,为了大人的面子我哥去相亲了,她长的好看,是小学学历,一开始她就不同意,说和我哥处不来,但是我哥也算属于外貌协会,就看中她了,我爸就给了定钱,女方拿了就算同意,她接了。

后来逢年过节我哥都要去她家送礼,她来我家过年,也是最让我反感的就是每次都会说什么,“我和你哥过不下去。”所以他们离婚我不奇怪。

意料之外就是他们有孩子了,一个女儿。我哥高三那年她因为什么说不愿意了,我家抱着退亲的想法去了她家,大人怎么说的我也不知道,回来就说结婚,因为经济危机和国家政策的调整吧,我爸工地上的钱都要不下来,原本手里的十几万我妈准备买房子(我家在小县城),现在用作结婚的钱,起初我很感动,我家什么都没有她还是来到我家,虽然对我哥依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后来意外有了我侄女,她也不怎么关心,说是我妈要的,我知道她有时候的不对劲但是什么也没说。不仅如此她家里面也一言难尽。

我记得我当时回了一句,“离了也好,不用再烦她和她家的事了。”

我哥回去后和我妈讲了,晚上又接到我妈的视频,说:“你哥之前什么都不知道,法院给你哥打电话的。”语气里气愤多余遗憾,毕竟当初她离家的时候我妈还掉了眼泪。

我也气不过,在宿舍里面生气的说话,室友一句,“你小点声。”打断了我们的抱怨。

入冬了,我站在宿舍阳台的寒风中咬着颤抖的牙安慰了我妈半小时。

现在依然记得当时的冷风和当夜失眠的泪水,为了他,还是她,还是孩子呢?也许都有吧。

我哥离婚后,我妈的口头禅又出现在我耳边,“工作找好点的,挣到钱了先给你哥买房娶老婆。”

我听了从来不反驳,因为我理解她,毕竟那一句“你也不看看我在你家过的什么日子?”刺痛了她当妈的心。

我爸从倒下去就没有起来,在工地打打零工挣不了什么钱,有时候我挺佩服我妈的,我爸打麻将打了一辈子,她都忍了。

因为我爸打牌的事,我和他冷战过,吵过架,我记得我说过好几次,“妈,你离婚吧,反正我们大了,不用担心了,我养你。”我妈以为我开玩笑,其实我很认真。

我妈总说,“你爸什么都好就是好赌,他多疼你们啊。”

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前几年最难的时候您半夜哭的声音。

我妈有时候会说对不起我,因为我“懂事”。

其实我也感觉我懂事,懂事到没有所谓的叛逆期,家里有钱的时候,我哥把我妈气哭的时候,十岁的我和老太太一起在操场捡水瓶,心里大概只想说让他们多挣一点钱,少累一点。

小学我学了画画,后来因为成绩好了点我妈就不打算让我走艺体,所以就没有继续学了,当时她也不会想到以后的我学不了。高中因为我爸的事,剩余的钱又结婚又生孩子,一段时间内好像吃饭都有问题,偏科严重的我既没有补课也没有另谋出路,我笑着说,“我不想学艺术,也不想补课,我最高水平也就这了。”然后我来了专科,几乎每天的兼职,站到腿肿的暑假工,贷款后还款的压力,我尽可能不麻烦家里。

我家三个孩子,大姐小的时候叛逆偷着跟了一个不靠谱的对象,我妈气的要死也拦不住,生了几个孩子后大部分都在我家。

我大姐没脑子,在家还以为自己是女儿,有段时间家里只有我,嫂子和她,我要高考,她为了看她老公打牌把孩子丢给我之前的嫂子,我之前的嫂子不想顾着她。

“我和咱姐说了,让她回家,耽误你学习。”这是我之前嫂子的原话。

我早上六点多走,晚上十点多回来,我压根见不到我姐和她孩子的面,可是我什么都没说呢,她先哭了,我只能和我姐谈,过了几天在别人放假依然在学校复习的时候,我在家洗衣服看孩子,笑着说,“书这东西我看不下去。”

后来离婚后我以为一切会变好,突然的疫情让钱好像更重要。最近我妈又抱怨我姐,“我给她看着孩子,他夫妻两一分钱没攒下来,明年我不给她看了。”

我一如既往的安慰她,我实在是怕她生气,她身体不好。

这边挂了我妈的视频,我姐就发来消息,“不用吓我,明年我自己看……”内容大概都是些关于我妈鸡毛蒜皮的事,说拿她和我和我哥对比,衬托她多不听话多差,说我妈从我哥离婚后强势了什么的,她对我家的贡献以及我妈没有履行的承诺。

其实我姐欠父母的最多,但是我作为中间人没办法说,只说了句,“咱妈我理解,你看好自己的孩子,为孩子攒点钱,咱妈教的是对的。”

我还记得我姐说,“没有人说,和你说了,心里舒服多了。”但是我之后问了自己一句,你还有老公,我呢?我应该和谁说呢?

结束聊天后我眼含热泪却没有哭出来,这一夜我五点睡的,第二天夜里放下手机闭上眼睛,想我哥,想我妈,想我侄女,想小孩,想我姐,想实习,脑子里面充斥着的都是一种种可以的选择。

同样的时间,我坐在宿舍阳台上,听着风吹雨落的声音,看着阴沉沉的天空,端着紫色某夕买的紫色水杯,感觉对面的男生宿舍楼也没啥影响了,好像自己一直都在操劳中健康成长。

相关阅读
父亲的后半生

而立之年,我深切的体会到生活的锋利。父亲的后半生 沿着父亲的足迹 那年春天,经营两年多的包包店实在做不下去,望着货架上的一排排包包,不知如何处理,心中滴血般的刺痛。 母亲劝我:“事已至此,不必难过,生意自来起伏难测。桃镇有集会,不行去那摆摊处理了吧,留下也是祸害。” 我将父亲的三轮车开出。试试,无碍。 桃镇在黄河边上,那里无人相识,可免尴尬。早年听父亲说起,那里是个大集镇,三县交界,一条几百年的古

清荷

夕阳像一抹橘黄色的烟沙,轻轻揉揉的撒在青湖畔上,夕阳像一抹橘黄色的烟沙,轻轻揉揉的撒在青湖畔上,盘缩伫立在湖水中的白衣女子,不见了往日羞涩的神情,开始静静的含苞待放,多了几分妖娆与抚媚。一位来自江南的女子,伫立在一只木船上,轻轻的划动船桨,轻风吹起她如丝的秀发,渐渐驶出江南的青桥湖畔,天色烟雨朦胧,美景如画。 青荷是一位船女,本生在北方朔城,却有着江南女子一般清秀的眉目与曼妙的身资。像是那朵清荷,

这个女人!

此后二十年,直到周婶子离世,双庆两口子跟周婶子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小瘪犊子,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到我家里来逮鸽子……”隔壁大婶手里拿着鸡毛掸子边追一群小孩,嘴里还骂骂咧咧地。 孩子中为首的是老钱家的三儿子双庆, 岁的时候爹就没了。 原先住在县城最西边的大山上,这里住着的人家全部零散分布在各处,一户与另一户有可能隔着一个长满树的深沟,也有可能隔着一个深水沟,这深水沟的水就是村民的饮水来源。 这里

他回来了

若是我以后发达了,一定回来报答您。年轻人作出了自己的承诺。一间高级的饭店内,某厂的厂长和生产部主管正在吃饭聊天。 “凭什么陈XX一个新人的工资那么高?是同等级别的两倍,我手底下的熬了几年那些班长知道这事后都很生气。”原来生产部主管为自己的手下打抱不平。 “怎么了老李?小陈他技术不行,做的产品不合格?”厂长笑着问。厂长巡视厂子时见到过陈XX干活,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 “陈XX为人勤快,对设备操作也较

无愧于心的抓捕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正理解张旺的心情,他也是一个父亲。“唉!” 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传出沉重的叹息,桌上的台灯随之亮起。 与此同时,一个身穿中国人民警察制服,约莫四十五六岁的中年男人,从一张油漆斑驳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此刻的他,坐了整整一个小时。 他叫周正,平安市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一名从警二十年的老警察。 周正是一个性格刚烈、铁骨铮铮的硬汉,二十年的风霜雪雨将他打磨的坚若磐石。 这样一个无坚不摧的

23年后,挥向性侵者的拳头

流言很快传开,村里人都知道程家二丫头做了手术逢人就脱裤衩给人看。 年春节前,我回乡祭祖,狭窄的村道上遇见了程江。 我们两家的车面对面怼在巷子里,老公原本是要退一步的,可我的反应让他吃惊。 原本端坐在副驾驶上的我突然抄起墨镜戴上,一个俯身缩进座椅下狭小的空隙里。 “快走,快走!”我不敢抬头,慌乱地朝他摆手。 “怎么了?是谁?”老公问,“别怕,你就告诉我是谁,我来解决。” 我含着

睡前小故事:寄生

你知道人肤蝇吗?那是一种寄生生物,而有的人,如他一般,一直索取从不知感恩。 你知道人肤蝇吗?那是一种寄生生物,成年肤蝇会抓住一只蚊子,把卵产在它的身上,当蚊子你的身上吸血时,肤蝇的卵会掉在你的身上,迅速钻进你的毛孔,吸取你的献血,藏在你的肌肤下。靠着人体的组织来吸收营养,然后疯狂成长,直到成蛹破茧。从出生到结束,一直在索取,从不知感恩。 李莹快要结婚了。结婚对象是本村大户的儿子,可是李莹一点都不高

残疾老人,天天和小狗吵架,小狗却救了他的命

夕阳西下,老俞挑了挑最像二货的狗回家了……老俞是个高位截瘫患者,残疾三十多年,摊在床上一直都是由老母亲照顾。老母亲去世后,他也失去了生的希望,脾气越来越差,整天骂骂咧咧,对谁都没个好脸。 直到这一天,一只陌生小狗溜进了他的房间,看着狗狗,老俞又开骂了:“干啥,叫什么叫!”没想到,狗子还挺有骨气,当场就骂回去了。舅舅弟弟弟媳一看这狗不招大哥待见,于是就把他关进了鹅圈。农村的大鹅战斗力过人,小狗被碾得

父母资格认证考试

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 早上七点整。 手机的闹钟只响了一声,李慧娟就从被窝里飞速伸出手把它摁掉。她醒了。准确点说两个小时以前,天光逐渐变亮时,她就已经醒了。 人到中年,睡眠简直是不可多得的礼物。入睡难,睡好更难。微弱光线,细碎声响,对于李慧娟来说都是睡眠的致命杀手。 尤其是第二天有重要事情的时候,神经不可避免的处于紧绷,头天晚上享受一觉酣眠几乎成了不可能的

凤兰,一个女人的悲剧故事

“一会儿见到我儿媳妇,你就说给她检查检查的,别的话我来说。”春节刚过,天下起了一场大雪。春旺从地里看完庄稼往回走,远远的看到有一个人影走来。等走近了一看,是个女人,穿着暗红色的棉衣裤,头顶扎着红色头巾,埋着头只顾走。春旺在路边站住,半蹲下身子探着脑袋瞅,不禁哎哟一声,“这不是李响家的媳妇凤兰吗!” 女人没有搭理他,仍然低着头走。雪没到了脚脖子,女人趟着雪走,春旺一开始没看清,等女人走过去,这才看到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