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兰花

2021-03-11 15:03:44

古风

1

东边卖猪肉的朱屠夫看上了西边搅豆腐花的豆兰花。

豆兰花表示很是困扰。

朱屠夫老眼一瞪:“怎么了?嫁我委屈你了?嫁我你以后还缺猪肉吃?”

豆兰花衣袖掩面,“奴家怎么不想吃小猪猪呢?但,奴家心早有所属。”

朱屠夫火大,“谁敢要你,老子砍了他!”

豆兰花娇羞,“奴家倾心令尊。”

朱屠夫,“……”

“朱大哥,你的母亲不是去世多年了吗?你看奴家怎么样?奴家会弥补你缺失的母爱的。”

朱屠夫忍不住了,“以后别吃老子的猪肉!”

2

朱屠夫回到家,大刀往猪腿上一甩,刀断肉入案板三分。

慕书生一惊,“什么事让朱大将军大动肝火。”

“不识好歹的女人!”朱屠夫一脸煞气,“老子是那里配不上她!清文,你可知当年我战沙场,多少美人向我投怀送抱!如今一个买豆腐花的,长得还算有点姿色的女人居然敢拒绝我!”

慕书生连忙安慰,“弘毅兄没必要跟一个乡野村妇一般见识,是她没有眼光。”

“我最恼火的还不是这个,是她说她居然对殿下……”

慕书生一口茶差点喷了,“不是吧!殿下现在不是化身为一八十岁老翁了吗?那村妇口味这么独特的吗?莫不是被她看破伪装了?”

“不知道!放着强壮多金的我不要,蠢女人,哼!

丽桃兰度
丽桃兰度  VIP会员 我很懒,也别指望我温柔

豆兰花

相关阅读
美人骨

人生处处都是坑。坑里一个和尚,坑外一个美人。人生处处都是坑。 坑里一个和尚,坑外一个美人。 美人冷眼瞟了和尚一眼,“你就是东土来的和尚?” 和尚强迫自己别把眼珠子粘在美人身上,只好盯着周围的黄土,“阿弥陀佛,正是我,不,在下,不是,是贫僧。阿弥陀了个佛,空不异色,色不异空。” 美人冷笑一声,给手下人传令:“抓回去吃了。” 和尚暗笑:得逞! 等到热水在锅里快烧的滚了,和尚麻爪,苦口婆心的给美人讲道理

丹青难留琵琶音(下)

直到最后暮生才明白,得不到的东西,越是设法去触碰它,它就会离自己越远。编者注:点击进入作者主页,收看作品上篇。 未央宫,宣室殿。 这是暮生第二次来到这里。他依然跪伏于地,那位天子也依然慵懒地倚靠着龙榻。 但不同于上次的云淡风轻,这次的他心中忐忑不安。 在他身前的黑色漆盘内,盛放着一叠卷起来的帛画,这正是他此行的目的。 “毛卿何在?”皇帝依然用他慵懒的声音问道。 “回禀陛下,师父为能早日完成陛下

我的一个尼姑朋友

后来她跟这个宝贝徒弟上了山,创了峨眉派。 郭襄打记事起就不大喜欢自己的名字,难写倒是在次,关键是以襄阳为名,仿佛背上背了一座城,沉甸甸的。 她是真的不喜欢这座城。尽管这座城里刀光剑影、快意恩仇,尽管这座城里群英荟萃、豪杰云集,尽管这座城里,满满的江湖。 她很想出去走走。 可惜郭家的家教很严,拜她娇生惯养的家姐所赐,也拜被家姐一剑卸了胳膊的世兄所赐。而一家人总不能说两家话,这让她想起那位未曾谋面的

造神术(上)

世人都说你生来就是克我的,我始终不信。那日剑锋所指,我都不曾想过你真的会杀我。在弨安死后一百年,人世间仙门经过大清洗后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以岐山幕府,万剑宗为首的势力也正在不断扩大,这都是一百年前被弨安放过的仙门,其余被她血洗过的要么已经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要么正在苟且度日。 一百年前那一战,弨安以一己之力几近覆灭整个仙门,可见其实力强悍到何等的地步。 但最终还是仙门赢了,弨安死于万剑宗宗主

美人心

君王得了个美人,视若珍宝。可惜美人多病,得经常吃人心维持着。君王得了个美人,视若珍宝。可惜美人多病,得经常吃人心维持着。 这不算什么大事,君王嘛,有人,有权,有挖人形的刀。 于是美人换着吃,今天吃将军的心,明天吃太尉的。吃来吃去,大臣们不乐意了,搭帮结伙的找君王提意见:“可不能让美人这么吃了,不然再过半年,咱们可都没发陪您上朝议论谁该杀了。” 君王一听,那不行啊,就我一个人上朝,多没排面啊。 天子

征战四方:秦之我还记得你

姜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极讨人喜欢的女子,以前面对荆轲是,现在面对嬴政也是如此。秦王朝的锦绣山河倒是人间见过最烈的江山了。 姜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极讨人喜欢的女子,以前面对荆轲是,现在面对嬴政也是如此。 不过嬴政似乎和荆轲并不一样,面前这个俾睨天下的秦皇,她也不止一次的想要杀之而后快,不仅是为了恨,更多的是为了爱。 嬴政瞧着姜,看见她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不由得发虚道:“寡人昨日并未多饮酒……” 听到

繁华落尽,唯君入我心

或许这世上比他更优秀的男儿千千万,可在我眼中,世上无人可与他比拟,他就是最好的。 又是一天清晨,落倾从梦魇中挣扎着醒来,惶恐着望了望四周,半晌才缓过神来。 喘息着又躺了下去。 话说如今,落倾历劫归来已半月有余,依然每天晚上都会陷入梦魇,亦是她的心魔。 落倾闭眼静心,到底还是忘不了啊,回想那些时日,实乃可悲。 -------------------------------- 落倾是天上的神女,因到了

世间集•青玉签(上)

九方当然知道这陈楼里有妖,自己此次考核的任务便是抓住一尾私自流窜入城的小鱼妖。 他跪在祭坛的中央,毫不犹豫的用早已准备好的利刃划开食指,借着月华的灵气开始在空中写下一道道血符。 随着符箓阵法的完成,他身前的签筒逐渐发出幽蓝色的光芒,他颤抖着用带有血迹的双指拈起一签。 签上光滑如旧,未有一言。 他愤怒的将手中的玉签砸在地上,然后又把剩余的玉签一一摆出,整整七十一签,签签无言。 把头重重的磕在石板上,

古风bl h生子甜文_bl文h塞

“唔!”公孙赫疼的呜呜混含不清的喊着,泪水毫不受控制的溢出,殷透盖在她脸上的肉粉色丝巾。下身如插入一个火烫的热棒,火辣辣的破处之痛袭遍全身,疼的她全身颤抖不止。

槐花再开时

根据诗经《邶风•击鼓》改编。花落春又开,人去何时还。 那天是顾怀瑾随军出征的日子,他走得匆忙,只留下了一句等我回来,带走了一方念君绣的帕子。 这帕子也不是为他出征才绣的,而是绣好这日恰巧他要走了。帕子上绣了十六个字:“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看着扬尘而去背影,念君就站在门口的槐花树下,望着,直到所有的飞尘都落了地,才依依不舍地回了屋子。 这一夜,念君在窗前坐着,守着那一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