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回妖(番外—墨染)

2021-04-04 21:02:05

古风

编者注:前文请看《我想做回妖》。

为了稳固皇位,我杀了自己的五个兄弟;为了平衡朝中势力,任由他们往后宫塞进无数女子;为了繁衍子嗣,娶了出身相貌皆为最佳的皇后。

我不在意亲情、爱情,也无需什么友情,一心只想做出功绩,流芳百世。

纵然我如此小心谨慎,却还是着了歹人的道,中了慢性又无药可医的剧毒。

在绝望之时,清歌出现了。

她懵懂单纯,干净的像张白纸,她并不怕我,也不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那些妖精思凡,与人族男子相恋的戏文我也略知一二。她说要报恩,我以为她也春心萌动,想尝一尝情爱的滋味。

莫说我本就是无情之人,即便有,又怎会自降身份与下等的精怪相恋。

不过一些信口开河的情话,一些好吃的哄着她,竟也能骗得她的感情,果真是低智的精怪,就算幻化了人形,也绝不是人类的对手。

我问清歌,可有什么救命的秘术。

她摇头道生死天定,纵然是长生不老的妖精,到了该死的时候也是无计可施。

我却捕捉到她眼里一闪而逝的犹疑:她肯定知道能救我性命的法子,只是她不愿。

听闻祥元观的至玄道长有通天的本事,遍访名医无果的情况下,我只能另辟蹊径求助于他。

寻得一线生机后,我本该高兴的,不知为何心头略过一丝慌乱。

她陪我度过许多难熬的日日夜夜,到底是不忍对她用强。

我在等她主动奉献出内丹,日子越拖越久,久到我已认不出镜子里那个形销骨立的丑八怪是谁了,她却依旧没有开口。

贴身侍从卓一却等不及了,请来几位法力高强的道长,准备强取内丹。

[再等三日,她若还是不愿......再动手不迟。]

我从不信什么下辈子,此生心愿尚未了,怎甘心转世轮回?

今晚便要行动了,我竟不敢看她的双眼。

她很难过,握着我的手微微颤抖着,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

怕被她瞧出端倪,只好假装睡去,她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房门。

手里的奏折翻来覆去,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蜡烛快要燃烬之时,她终于回来了。

她离开时只是无助悲伤,回来时却万念俱灰。

[长阕要娶妻了。]她回答着我的问话,眼里却没有我的存在,仿佛已魂飞天外,形如幽魅。

她说过除了我只认识长阕一个男子,那是她的好朋友,平日里也没少提这个名字。

在说出动手的暗号前,她却先一步掏出了内丹,露出解脱般的笑容,仿佛对这个世界再无留恋。

看着她化为一株金丝草软软得躺在地上,似乎随便一阵微风都能将她吹跑,我命人务必将她救回,否则他们都得陪葬!

长阙给她的根本不是什么喜帖,而是表白心迹的信,她误会长阙要与别的女子成亲,甚至都未打开看看。

看到那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卿不知”时,心里生出比病痛还要折磨人的嫉妒,搅得我肺腑错位,面目扭曲,将喜帖撕得粉碎,毁尸灭迹。

虽然极不愿承认,但......我真的动心了。

当我准备把自己本就不多的情感全给她时,她却不要。

或许从头到尾所谓的人妖异恋只是我自以为是自演自导的一出戏,她根本从未动情。

索性不去计较这些,只要她在我身边即可,既然我能久处情生,她自然也可以。

可我却从未想过她会离开,消失的毫无预兆,无影无踪。

疯了般派人去各处寻找她曾提过的万佛寺。

待我来到崖边,看到尚不及我高的七叶树,以及它身上缠缠绕绕的金丝草时,恍然发现自己如此多余:嫉恨、不甘、痛苦、后悔......无数情绪在心里盘旋揪扯。

[将这株金丝草移至宫中。]我如是吩咐道,抽出佩剑砍向碍眼的七叶树:谁也不能跟我抢清歌!

剑刃还未碰到树身,一道刺眼的金光涌出,将剑融为粉末随风消散,手臂仿佛被无形的手紧紧扼住,怎么都抽不回,对方还在吸食着我的精元。

[快烧了它!!!]我怒吼道,惊慌失措地看着生命一点点流逝,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

可这树仿佛有不坏金身,什么法子也毁不掉它,甚至无法靠近。

[陛下!!]众人惊恐不已,我顾不得多想,夺过身旁侍卫的剑,从手肘处狠狠砍断,这才挣脱了束缚,躲过了险些丧命的噩运。

我的命是清歌牺牲自己换来的,怎能如此轻易就被这可恶的七叶树妖夺走!

五年后,我还是没能阻挡住命运的脚步,重病不治去了。

魂魄飘飘荡荡的飞到了清歌所在的崖边,看着已经高大葱郁的七叶树以及生机勃勃的金丝草,所有的不甘逐渐消散,鬼差的锁链套上脖颈前,终于说出压在心底多年的歉意:清歌,对不起......

一阵风过,金丝草的叶子轻轻抖动着,仿佛在回应我:都过去了......

相关阅读
有龙戏凤(上)

与饕餮结下娃娃亲是怎样的体验?孔雀对此表示,只要你的下限比对方还要低,你就赢了。 我和饕餮自幼便被订下了娃娃亲,只不过,彼时的他还不是恶名昭著的凶兽。 初见他那时,我才只是个懵懂的奶娃娃。 那天我牵着母亲的手,被四周陌生的大人包围着,穿过重重大殿,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通身青黑、额头长角的“哥哥”。他看起来仅仅长我几岁,却天生自带了龙族的威严与气派。不过他虽背着手、小大人一般端立着,眼睛却时不时偷偷

却情当

“奴家住十里莲铺,却情当。”檐间滴着水,我望向他。“奴家住十里莲铺,却情当。”檐间滴着水,我望向他。 “小姐住址好生奇怪,若说十里莲铺算是寻常,可不知却情当为何物?”那位递过伞来的好看公子言笑晏晏,眼色如一涧春水。 “却情..你若想知道,随奴家来便是。”我含羞低下头,等他的答复。 “可惜今日已与友人相约,改日定当造访。” 他拱了拱手,眼里笑意荡漾开来:“在下柳载梦。” 我从同样的梦中醒来,日日

早知道夫人喜欢野的就不装了

爱上一个谢昭,好像在同时和几个人谈恋爱。 我现在不是很想死,也不是很想活。 别的姐姐们睡的都是自家师兄自家师尊,自产自销,肥水不流外人田。不管暗地里闹得再怎么凶,明儿面上还是不会往死里下手。 可我睡的是别人家的师弟。 好家伙,若是遇上的是别的心地善良(好忽悠)的师弟,我可能还能卷铺盖爬爬爬保下一条狗命,但这个师弟,我很熟,熟的可以直接上餐桌的那种熟…… 他是我中二时期写的修仙玄幻花里胡哨爽文的男

惊艳年少的梦

我与她本就立场不同,但即使过程凄惨,于我来说也是惊艳的。 楔子: 我与她本就立场不同,但即使过程凄惨,于我来说也是惊艳的。 我带着北粱士兵,在初冬时攻破南洛的柳城,一路直逼利州。 说起来南洛并不如何,不过占着天时地利,才能五谷富足,百姓安乐。 近两年的征战,我赢多败少,攻下南洛四座城池。陛下甚是心悦,所给的赏赐也是一次多过一次。 府中的父亲对母亲越发和善,母亲从宠妾手里夺回了中馈,下人们伺候的

给皇帝泡一碗方便面会怎么样?

“爱卿,上次的方便面可还有?我泱泱大国皇帝,怎的连一碗面条都吃不上了!”“爱卿,上次的方便面可还有?” “回皇上,方便面只有那一碗了。” “胡说八道,我泱泱大国皇帝,怎的连一碗面条都吃不上了!” 眼看皇帝震怒,我依然不慌不忙,当然,跪还是要跪的。 于是我“惶恐”跪下,道:“皇上,面倒是有许多,但调味料没有,此料只有美洲才有。” “哦?” 皇上有些好奇,问道:“朕只听过扬州,苏州,常州,庐州,池州…

沉沉往昔(上)

亡了国的她被送上了去往敌国的路,可为何那敌国皇帝,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殿下,臣女要去和亲了。” 死牢内安静得只能听到萧衍的鲜血一滴一滴落下来的声音,他被绑在墙上,垂头丧气,落魄得如同街边人人喊打的流浪犬。 我又重复了一声,“殿下,臣女要去和亲了。” 萧衍冷哼一声,“与我何干?” 我低头笑了笑,心头不知为何酸涩起来,“此次一别,不知何时再见,臣女在此与殿下长别,愿殿下能云开雾散。” 萧衍抬

严肃的喜剧

“反了,都反了!我是这个庄的主人!我才是这个庄的庄主王黎穆!”惠风,草木相拥传来“唦唦”细语。突然远方传来几声犬吠,几匹骏马丛林中蹿出,为首者骑着一匹枣红马,身着猎装,手握弓,腰挂鞭。其余几个骑马者身着仆装,手拿钢叉紧随其后。 马前三条猎犬,一条身子细长,通体漆黑。另外两条呈乳白色,身型健壮,形貌于狼有几分相似。突然,三犬分作两路奔去。那为首持弓者叫道:“快!跟上黑毛,那獐子定是往那边去了!”其中

这个人偶他图谋不轨

宋汐追赶潮流迷上了拆盲盒,偶然收获一帅气人偶,可这人偶却对她图谋不轨,这该咋办? 我是宋汐,数百年来,我稳坐天界最受欢迎角色的宝座。不仅是因为我拥有连嫦娥都羡慕的身材,七仙女都羡慕的颜值,更是因为我是这天界有史以来唯一的女财神,因此众仙家每每看到我都会夹道欢迎,热切的很。 说来也巧,当年我秉持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宗旨,以身为一公子挡刀,就在我以为自己一命呜呼,人生就此结束的时候,却没想到意外飞

叶奈香何

“皇后娘娘,话本里都是假的,你从这跳下去,只会缺胳膊少腿,不会失忆!”皇上娶了丞相千金的那天晚上,他们都说皇后疯了。 宫女在端阳殿那颗百年大树下围成一排,个个皆是神色慌张。 “皇后娘娘你快下来,上面太危险了!” “皇后娘娘,皇上肯定是有苦衷的,你听他解释啊!” 我听着底下一片莺莺燕燕传来的柔雅婉转的女声,只觉得嘈杂,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放出大话“皇上见异思迁,喜新厌旧,抛妻弃子,本宫今日就要从这里

命中劫(三)

论跟全书最大的反派谈恋爱是什么体验?江如温曾向莫练孑问起过一次关于这块玉佩的事,只不过莫练孑似乎并不愿意提起,微笑着往她口中塞了块梅花糕,把她的嘴胀得鼓鼓的无法再说话,江如温好不容易匀出了口空隙来刚张嘴想再问一遍,莫练孑便又往她口中塞了块更大的梅花糕,再问便再塞,于是江如温就不敢再问了。 她一想起这事儿就来火,移开了视线问道:“那我说什么了?” 莫练孑松开玉佩,转过头看向江如温,“唉,你说流光剑挺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