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第一美人女配

2021-04-05 18:02:28

古风

我穿成了修仙文中的第一美人女配,可是为什么?

我一没刷恶评大骂作者无良,二没仰天哭泣为女配鸣不平。我就随手打开了一本小说,看了眼简介就走了,就这?也值得让我穿越?!

现在的作者都这么随心所欲了吗?看你简介不阅读,也不行了吗?

你opm不行,又不是我的错,至少我贡献了ctr了啊!

我现在是第一美人女配,但我不甘心靠脸吃饭。

虽然我只看了个简介,但我深深了解作为女配的套路。

入魔、堕仙、逐出师门、魂飞烟灭,身死道消、众叛亲离…

我默默流下两滴泪,发现哪一个我都不想要。

我要崛起!

我要做一个,美貌与智慧与才华为一身的女子。

穿越第一天,我都失忆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怀疑。

“我说,我失忆了。”

大师兄一脸温情,“往事如烟,师妹忘了也好。”

“我说,我失忆了。”

二师兄满眼迷茫,“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事惹尘埃。我们何曾,有过记忆。”

嚓,答非所问,最是可恨。

“我说,我失忆了。”

师父笑眯眯道,“徒儿,这次使用的招比上次好多了。”

我站在门口,捶胸顿足,突然发现,自己已不是从前那个波涛汹涌的我了,一拳砸下去,好痛。

修仙人的世界,嗯,追求平胸的仙风道骨。

穿越的第二天,我决定好好修炼。

根据我多年看剧的经验,我这种女配,实力稍微弱些,就只能活三集了。

我是第一美人女配,又不是第一女配。

为了活到大结局,我要修炼成仙!

我盘腿而坐,拿了一本心法,照本宣科。

我坐了一天,直到饿地前胸贴后背,不得不爬去厨房找吃的。

一路上,我只听到同门们窃窃私语。

“哇,云师姐好美,连捂肚子都那么美。”

“我也要,我也要!”

转一天,山上都是捂肚子的女婵娟,那都是后话了,我着急解决温饱问题。

干完一盆饭,我陷入了人生的思考中。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去往何方?

当然,我想的不是这些,我想的是,为什么?不是修仙的需要辟谷吗?

为什么,我这么饿?

“因为,你没有修仙啊?”

我石化了。

“大师兄,什么是,,我没有修仙?”

大师兄像是见惯不怪的样子,语气苦口婆心,“云儿,师兄跟你说过多次,没有灵根,我们也不要绝望,生活的希望还是要有的,你看,你长这么美,还修仙干什么?”

我要吐血了,甩开师兄放在我头上的手。

“我不,我要修仙。”

二师兄不知道从哪飘过来。“道可道,非常道,修了又有何用,你怎知,你修了就是修了,万一你没修呢?”

我再度想吐血。

“师兄,那要不要我现在杀了你,你怎么知道,你死了呢?”

我阴森森地看着二师兄,二师兄倒是脖子朝我伸过来,“你,来啊。”

斗不过,斗不过,我躲还不行吗?

“师父,救救徒儿吧,我真的想修炼啊。”

我怀疑我的师父是弥勒佛转世,此时的他依然笑眯眯的样子,递给我一本书。

四个大字,锻体之术。

我眨巴着无知的小眼睛看着师父。

“你没有灵根,只能修炼锻体了。”

我手有点颤抖,“师父,锻体,疼不疼。”

师父的笑有些诡异,“疼到,你亲母上都不认得。”

我把书收进储物戒,“谢过师父,徒儿一定好好修炼。”

穿越的第三天,疼,真他母上的疼,浑身上下,我一时不知是骨头碎了,还是筋断了。

我疼得差点昏过去,只得咬着牙坚持,就像我那些年跑过的八百米,刚跑到二百就岔气了,不得不咬牙坚持一般。

直到我感到吧嗒一声,浑身好像轻了不少,痛楚却铺天盖地袭来,我再也忍不住昏了过去,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数:

“唉,何苦呢。”

如果可以轻松地活,谁不愿意天天躺赢。

穿越的第四天,传闻中的女主来了。

果然就像简介中写得那样:

她,被称为是唐家的废柴,爹不疼,娘不爱,一朝重生,洗灵根、遇奇宝,见佛见佛,见神杀神。一身傲骨,谁也不服,直到遇到了那个人。

那个人告诉她:“女人别怕,我会保护你。”

啊呸,我们女子当自强,哪个非得需要你的保护。

女主不愧是女主,走路都很拉风,走到我跟前,我警惕的看着她,以为我会迎来泰剧的宫斗剧,没想到女主却一下子变成了软妹子。

“哇,神仙姐姐,你好美啊你好美啊。”

“神仙姐姐,你是怎么保养的啊,这皮肤,这…”

女主往我的胸上看,我顿时环住胸。

我往后一退,一手环胸,一手尔康手,“你别过来!”

女主唐灵儿,失落地收回手,“师姐,灵儿只是想跟你一起玩耍而已。”

我的天,女主,我以为你是一个女汉子,却没想到你内心是个萌妹子啊。

穿越的第五天,唐灵儿缠着我,我躲着她,没有修炼。

穿越的第六天,唐灵儿又来缠着我,我躲着她,又没能修炼成功。

穿越的第七天,唐灵儿没来找我,我安心地准备修炼,这一修炼,再醒来,就看到了女主通红的眼睛。

“师姐,都三天了,我还以为师姐挺不过去了。师姐,你太厉害了,灵儿要向师姐学习。”

女主,请离我这个美人女配远一些!但为什么我有一些感动。

穿越的第十天,我总算适应了女主的存在。

穿越的第十天,我莫名其妙成了女主的偶像。

“师姐,累不累啊。”

“师姐,渴不渴啊。”

“师姐,…”

我停下脚步,想起了对付家里弟弟的做法,“灵儿,你作业可写完了?”

灵儿睁着水灵灵的卡姿兰大眼睛,“什么作业?”

糟糕,串词了。

“咳咳,灵儿,你课业可完成了?”

女主不愧是女主。

啪得一掌,半块山又是被电又是被淹又是被坠入土地,最后被藤木搅碎。

我看看自己,再看看女主。

走人,不玩了!混沌五灵根,了不起啊?

好歹分给师姐一根啊!

“师姐,师姐,你等等我啊。”

“别来找我,我要闭关修炼了。”

穿越的第十五天,可歌可泣,我终于修炼成了锻体二层,九层筑基,方可引气入体,才能正式变得像一个修士。

看看人家女主,年刚十六,就实现了筑基。

再看看我,年已十八,还没够着引气的门。

人比人,气死人,但我第一美人女配表示,不抛弃,不放弃。

穿越的第二十天,五年一度的仙盟大会,开启了。

从前只是小打小闹,剧情正式进入。

我与女主,被选入其中。

往年,据说是没有我的,因为我美则美矣,然而,是个花瓶。

就算我再美,在修仙的诱惑下,那些修士们,有色胆没色心。

但这次,不一样了,我,萧云儿,再也不是拖油瓶了!可是女主却不乐意了:

“师姐,我可以保护你的。”

这熟悉的台词,你不应该去保护男主吗?

按照套路,一旦开会,必出大事。

男主女主齐相聚,恶毒女配来捣乱。魔族混入人世间,眼看就要变了天,变了天。

一路上,我细细打量着各类男修,看看哪位是男主,咱也好好督促男主女主大团圆,省的虐心虐肺虐心肝,你虐我来我虐你。

正看着,突然一阵凌厉风吹来,男主,他来了,他来了。

他一把佩剑,端的是修长的身体,白皙的皮肤,妖冶的外貌,浓浓的眉毛,配上清冷的气质,这不是男主还是谁?

我一脸姨母笑看着女主,哎呀呀,这是官配啊官配。你们赶紧大团圆,给我生个小糯米团子叫阿姨。

我都已经想好了未来外甥的名字了,一道声音打碎了幻想。

“哼,这么拽,一看都不是什么好人。”

我简直要哭了,我怎么就没发现,你一重生回来的小姑娘,咋还喜欢扮演楚雨荨呢?我要不要给你拿一个大喇叭,让你高喊:喂!

男主他看来了,扯开一丝邪魅的笑,完了,看这剧情发展,标签妥妥的是欢喜冤家啊。

女主的一个白眼,更是验证了我的想法。

还好还好,欢喜冤家总比虐恋情深好处理。

我收回我刚才那句话,此刻的我,宁愿剧情是虐恋情深,也好过我被吵得耳朵都要聋了。

“你才蠢。”

“你蠢。”

“你蠢,你蠢得像猪!”

“你蠢得像驴!”

猪和驴做错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被女主来回拉扯。

“师姐,你看他!”

“师姐,我们不要和他一组了。”

我无语。

“你以为谁乐意和你一组啊,笨蛋!”

“你说谁笨蛋呢?”

我的天,againandagain。

我忍不了了。

“行了,我是猪好吧,我是驴好吧,我是大笨蛋好吧!”

男主女主面面相觑,男主哼了一声,女主哭成泪包,“师姐,你吼我,你竟然吼我。”

我……我心好累。

更让我心累的是,林中的怪兽出动了,我和怪兽大眼瞪小眼,男主还一脸淡定的样子,女主还挂着两颗泪。

“我说,你们不上吗?”

“你哄我。”

我简直是第一八零八次想爆粗口了,“灵儿乖,师姐错了。”

男主嫌恶地看了女主一眼,神态明显比刚才轻松了些,女主又变得欢欢喜喜了。

女主,我真没想到,你是一个姐控。

我也算是知道刚才两人为什么这么淡定了。我的亲妈,天赋惊人啊。

三招,死了一片。

“呵呵,你仙术还不错嘛?”

“彼此彼此。”

“(ˉ▽ ̄~)切~~”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我急忙止住。

“我们快点找出口吧。”

实践告诉我,面前这个流血的黑衣男,一定是女主的烂桃花,也就是男二。

作为女配,我怎么能抢女主机缘呢?

“灵儿,去把他捡回来。”

灵儿一抬头,“姓周的,把那人捡回来。”

“你说让我捡回来我就捡回来啊。”

得,两人又斗上了。

再吵下去,恐怕人血都流干了,还捡个锤子捡。

我给黑衣男塞下一颗丹药,拍了拍他脸,毫无反应。

这么大人,带着费劲,但不带又于心不忍。

可我,就一女配,带着他,好像也不合适。

看着吵得热火朝天的女主男主,我只能为黑衣男默哀了。

“喂,我带不走你,你不要怪我哦。”

怎么说,我也是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训的人,为了防止他被误伤,我还特意整了一堆叶子覆盖到他身上。

谁知,我正准备走呢,后面传来一阵虚弱的声音。

“姑娘大恩,在下无以为报。”

黑衣男醒了,停,这台词有点熟悉。

“打住,你可千万不要说以身相许。”

黑衣人的话说到半截,被我一激,生生地咽下去。

“那姑娘,我可否与你同行。”

生怕我拒绝,他又补充道,“放心,我不会以身相许的。”

我嘴一抽抽,这语气中的嫌弃因的是哪般,我好歹也是第一美人女配啊。

不过等他擦干净脸,我惊呆了。

原来,还有比我更美的人!

看这配置,妥妥地是第一美人男配啊!

我顿时,有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

是我的,女主,不要和我抢!

穿越的第三十天,我身边有三个人环绕。

男主周彻,女主唐灵儿,男配言玉。

女主自从见了男配,就把我抛诸脑后,哼,颜狗!

男主一看女主贴着男主,更是战斗力升级,整天不把灵儿气晕过去,是决不罢休的。

言玉倒是话不多,伤恢复了,一身玄衣,更是显得君子如玉,附送花痴女主一枚。

“言玉可真是好看啊,师姐。”

我咬了一口妖兽肉,烤的有点老,头都懒得抬,“好看你就去追啊,你保准能追得上。”

灵儿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啊?”

“因为你是女主啊?”

灵儿戳了戳我,“什么是女主啊?”

呃,“女主就是你做什么,都会有光环罩着你,姑娘,大胆地去吧。”

可我没想到,光环失效了。

灵儿丧着一张脸回来了。“师姐!”

她扑到我的怀里,“你不是说我有光环吗?为什么言玉不喜欢我?”

我愣了愣,看着不远处一脸冷漠的言玉,难道这人不是第一男配?

男主好死不死的开口了。

“哼,笨蛋,谁会喜欢一个笨蛋!”

我怜悯地看着男主,这么好的人,偏偏就长了一张嘴。

也不知道刚才人灵儿去告白,偷偷摸摸抓耳挠腮的是谁!

灵儿一反常态地没有跟男主斗嘴,而是更大声地歪倒在我怀里了。

唉,女主,我没有你高啊女主,你快压死我了你知道吗?

可惜我的手却不听使唤地轻轻拍着女主,“没事的,你的姻缘还没到呢。”

女主鼻子一抽一抽的,“那我的姻缘什么时候到啊?”

男主张了张嘴,我给女主发丝整理在耳后,“等到大结局时,你就会和男主在一起了。”

女主的哭声渐渐停下来,“师姐,我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但我好多了。”

唉,小傻瓜,能迅速愈合的伤痛哪叫喜欢啊,你个颜狗!

接下来的几日,女主异常凶猛,凶猛到整个林子的妖兽看见女主都闻风丧胆。

我和言玉,更是很自然地当起了女花瓶和男花瓶。

“我说言玉,这么不劳而获真的好吗?”

女主扔出一个技能,我磕了一口瓜子。

“彼此彼此。”

说罢,眼神盯向了我的瓜子。

好吧,一人是孤,两人是伴,三人是群。

为了吃瓜成伴,我只能忍痛分给言玉一半瓜子了。

“唉,这个技能打歪了。”

“嗯,这个风技能使得不错。”

“……”

女主被一条大蛇追赶,男主跟着后面准备突袭。

“师姐,你能不能不要再说风凉话了?”

我沉默。唉,养大的闺女敢顶嘴了,心塞塞。

穿越的第四十天,我的炼体之术更上一层楼,但也经过了不少痛苦,林子也越走越深,眼看着就要结束试炼了,我此行的目的也要达成了。

结仙草,千年才成熟,此时正是要成熟的时刻。

这根草,名字起得倒是俗气,可功力强大,伐经洗髓,像我这类无灵根的人使用了,便能形成灵根。渡劫期使用,更是能一举成仙!

当然,此草如此牛掰,定是引得各方势力厮杀,越是接近它,杀气就越重,困难重重,除了妖兽,还有经受人性的考验。

时间:穿越的第四十一天。地点:结仙草方圆十米之处。人物:我与男主女主男配,若干其他门派等约三四十人。

穿黑衣带盔甲的那一列,带头的人满面横肉,一口唾沫星子喷出来,“呦,这小娘子长得贼俊,若是愿意当我第八房小妾,可饶你不死。”

没脸看,我移过头。

穿白衣带剑的那一列,领头的人看起来还比较斯文,先行了个礼,“各位道友们好,在下乃飞天派,这结仙草,是一定要取的,还请各位行个方便,否则…”

刷,剑出鞘,摆在空中。

咳咳,该我们了。

我看看男主,再看看女主,只得前行一步。

“吾乃…”

呃,我转头问向女主,“我们什么门来着?”

女主咬着牙,“玄武门!”

我无视女主的恨铁不成钢,笑眯眯道:“吾乃玄武门,路过此地,不知贵派门正在此地大战,失敬失敬,你们打,你们打,继续。”

女主拽了拽我,“师姐,你不是要结仙草吗?”

我一把捂住女主的嘴,“小声点,小祖宗,不要命啦?”

灵儿被我拽到一边,是愤愤不平,小嘴嚼的老高,“师姐,何必怕他们,几下就打完了。”

男主赞赏地站在女主旁边,“嗯,要打就打,我会保护你的。”

呦呵,有长进,没有白费我近日的调教。

男配言玉开口了,“让他们打,我们捡漏。”

我赞同地看着言玉,果然是同道中人啊!

男主女主石化了,“师姐,这哪是君子所为?”

我摇摇头,“灵儿,你师姐我本来就不是君子。”

我们三个齐刷刷看向言玉,言玉浑不在意,“看我干什么?我又不需要结仙草。”

“那你来干什么?”

“我喜欢玩。”

我为他要竖起一个大拇哥,果然是男配大佬,说起话来都不一样。

两派这么一打,就是一天一夜,我一觉醒来,眼看着还没个结局。

因为,双方就像是两只隔着铁栅栏的狗。好家伙,我可算知道为什么带这么多人了。

一个替一个去喊啊,终于等到最后一个人要上场了,我实在是等不及了。

再喊下去,又是一个时辰。等到时候,草都枯萎了。

“灵儿,你从后包抄。”

“周彻,你从侧冲锋。”

言玉看着我,我看向他,“言玉,你就站在这,说死他们。”

男主和女主正准备走,听闻我此计策,又停住了脚步。

“那你干什么?”

我摆了个pose,“我,当然负责美啊!”

三人,无语。

我就知道,女主走到哪,麻烦跟到哪。

去采个草,后面又是跟着老虎又是跟着巨大的飞鸟,还有一根盘着走的大长虫。

“师姐!快跑啊!”

嗯,刚才打嘴仗的人,比我跑的还快。

嘶哑的声音迅速传来,妖兽的声音轰隆隆轰隆隆。

八级妖兽,快要渡劫期的妖兽,我的妈呀,我差点看着女主无语凝噎,姑奶奶啊,你是去采草还是放爆竹了啊。

我哪里知道,就采草那个紧张的环境里,女主和男主还能斗嘴啊。

“我去吧,你去太危险了。”

“是不是看不起我?”

“我是觉得很危险,我去更合适。”

“你就是看不起我!”

无语泪流满地。

妖兽力量太巨大,我第一次体会到炼体的好处,抗打又抗跑,妖兽一爪子拍过来,普通人早就碎了,我还能艰难跑路。

可惜,实力悬殊,眼看着我就要被拍成碎末末了。

言玉出现了。

此时的他,一身白衣,好像天神下凡。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电视剧的女主要爱上英雄救美的男主了。

我用实际证明,“吊桥实验”的无比正确性,我小心肝一颤一颤的,对言玉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我好像真的低估了言玉的势力,受伤后的八级妖兽,在言玉手下,被打得像个小猫一样。

我们三个,排排坐。

灵儿把结仙草交给我,“师姐,你真厉害,捡来的都那么强。”

我把仙草放到储物戒里,“那是,顶级配置,能不强吗?”

男主果然是男主,智慧还是有的。

“你们不觉得,言玉来历不明,还如此强大,有问题吗?”

女主果然贯彻颜狗路线,坚持颜值既正义为中心不动摇,“长那么好看,怎么可能是坏人。”

我觉得我有必要回去后给女主上几趟安全思政课了,毕竟咱也是当过学校班主任的人。

我正计划着课程表,言玉已经结束了战斗,不过白色衣服上染了一片红。

我立马起身,“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我心一慌,就到处乱摸,言玉止住了我的手,我才意识到,忙尴尬地往后退一步。

“那个啥,我就是看看你受伤没受伤。”

言玉盘腿坐下,调理气息,“无妨。”

此时,一股震动传来。

“不好,兽潮要来袭,我们需要迅速离去。”

我急忙拉着灵儿开始飞奔,只心也着急地看着言玉。

虽然,我穿越至此,本是天外之人,但相处的这几十天,人心是肉长的,我早就把这三个人看做是自己的好伙伴,更把灵儿看做了是自己的小妹妹。

穿越的第四十二天,我喘气如老狗。

还好到最后,这些长老良心发现,提早感知到了危险,强行打开结界,提前结束试炼。

只是可惜,那两拨对骂的人未能出来,估计是一场骂架,消耗了彼此的实力。

进去一百多号人,出来只有四分之一。

我既感到庆幸,又觉得修仙世界,我一定要变强!

男主毕竟是其他门派的,跟了我们一路,此时也不好不回归门派,好一番和女主耳厮鬓摩,哦,错,唇枪舌战。

我简直看不下去了。

“好了。”

“你们两个,相互喜欢就别说反话刺激对方了好不好。”

两人真的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拿修仙的悟性谈恋爱,不是分分钟就大团圆了。

我一个老师姐,真是操碎了一颗心。

灵儿脸一红,躲在我身后,周彻喉咙转了几圈,最后憋了一句,“我会去玄武门找你的。”

“谁让你…”

我眼一瞪,灵儿立马闭嘴了。

孩子不听话,多教教就好了。

唉,原来不管时代如何变化,修仙的人谈恋爱也不比现代高中生青涩啊!

穿越的第四十三天,言玉跟着我们回了玄武门。

“师姐,他为什么总跟着我们啊?”

我看了一眼言玉,又看看灵儿,陷入了沉思。

不会是,喜欢上女主了吧。

这不行,既然这么一个又英俊又强大的男配被我看上了,我得好生地将其扳到正途。

一路上,我是耗费口舌,将这些年看的言情文说了个遍。中心思想绝不偏离:

男主和女主大团圆,男二被砍断了双腿。

男主和女主大团圆,男二被毒瞎了眼睛。

男主和女主大团圆,男二远走天涯,一生孤苦。

男主和女主大圆圆,男二娶了不爱的女人,疾苦一生。

男主和女主大团圆。男二……

论男二的一百种悲惨下场……

我正说得口干舌燥,男二默默地递过来一杯水,说话了,“你话本里的男二,就没有一个好结局吗?”

我立马兴奋了。

“有有有,男主和女主大团圆了,男二和女二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我眨巴眨巴眼睛,期待地看着男二言玉。

言玉的眼睛好好看!

“那,看来我也要找个女二了?”

哇塞,他竟然能迅速get我说的重点,我猛点头。

“我看,灵儿就挺好的。”

我哭了,到头来,这扯不断的女主男二情,流不完的女配的泪。

言玉突然笑了,“逗你玩呢。”

我…………

穿越的第四十五天,我终于回到了玄武门。

从前我听到的都是:

“哇,师姐好美。”

“哇,好想嫁师姐。”

“…”

如今却变成了。

“哇,师姐带回来的男人好美。”

“哇,好想嫁师姐带回来的男人。”

此时,本师姐带回来的男人刚进入玄武门,就跟进了自家门一样自如,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

终于可以见到师父了,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告诉他,我也是可以修炼的人了。

可师父见到我的那一刻起,他,跪下了。

我和女主相互对视,懵逼了。

“拜见凌霄仙尊。”

呃,我更懵逼了。

可师父跪着,我也只能跪着。

我哪里知道,无意间捡来的人还自带身份buff。

穿越的第四十五天的下午,我被勒令去跟仙尊赔不是。

都怪灵儿这个死丫头,把我的底揭个底朝天。

我敬上一杯茶,“仙尊,请喝茶。”

言玉坐在垫子上,拿着书的手骨节分明,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正常说话即可。”

我心里腹诽道:哪敢啊,看来我的男配女配大团圆计划,彻底泡汤了。

奇怪了,心里怎么酸酸的呢。

眼前出现一片阴影,玉言抬起我的下巴,浅浅笑着,“云儿这个想法,倒是可以继续进行。”

我,呀?

瞬间陷入狂喜中。

穿越的第四十六天,抱大腿的感觉是真好啊!

结仙草吃下去,我终于可以引气入体了!

那个激动啊,我都崩出泪花了。

“我终于可以引气入体了!”我太激动了,一把抱住玉言,我以为我会被推开,他却顺势接住我,声音很宠溺。

“我们家云儿真厉害。”

我埋在他的怀里,心里不禁想,这年头,果然还是男配和女配才是大团圆!

我靠在男配怀里,哪里知道被抱着的人第一眼看见我时,就对我感兴趣了呢。

要不一个分分钟可以离开试炼地的人,怎么就死心塌地的一路跟着呢。

也许是从,“你可千万不要以身相许”开始的?

这些,我就不知了。

穿越的第一百天,我终于把眼前这对祖宗活天才收拾了一顿,二人欢欢喜喜的摆脱了女三男三,走向了大团圆,我也一级一级的修炼。

就是可怜了玉言这么一个仙尊,愣是要等我,强力压着自己的修为。

等到我们大婚当日,我们两个竟然双双飞升。

唉,早知道双修有这奇效,我早就答应他的求婚了,也不必等着自己非得一级一级打怪升级。

不过,谁让我是修仙界第一美人女配呢,一个想集美貌与才华与智慧于一身的女子。

——————结局————————

相关阅读
我想做回妖(番外—墨染)

我不在意亲情、爱情,也无需什么友情,一心只想做出功绩,流芳百世。编者注:前文请看《我想做回妖》。 为了稳固皇位,我杀了自己的五个兄弟;为了平衡朝中势力,任由他们往后宫塞进无数女子;为了繁衍子嗣,娶了出身相貌皆为最佳的皇后。 我不在意亲情、爱情,也无需什么友情,一心只想做出功绩,流芳百世。 纵然我如此小心谨慎,却还是着了歹人的道,中了慢性又无药可医的剧毒。 在绝望之时,清歌出现了。 她懵懂单纯,干净

有龙戏凤(上)

与饕餮结下娃娃亲是怎样的体验?孔雀对此表示,只要你的下限比对方还要低,你就赢了。 我和饕餮自幼便被订下了娃娃亲,只不过,彼时的他还不是恶名昭著的凶兽。 初见他那时,我才只是个懵懂的奶娃娃。 那天我牵着母亲的手,被四周陌生的大人包围着,穿过重重大殿,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通身青黑、额头长角的“哥哥”。他看起来仅仅长我几岁,却天生自带了龙族的威严与气派。不过他虽背着手、小大人一般端立着,眼睛却时不时偷偷

却情当

“奴家住十里莲铺,却情当。”檐间滴着水,我望向他。“奴家住十里莲铺,却情当。”檐间滴着水,我望向他。 “小姐住址好生奇怪,若说十里莲铺算是寻常,可不知却情当为何物?”那位递过伞来的好看公子言笑晏晏,眼色如一涧春水。 “却情..你若想知道,随奴家来便是。”我含羞低下头,等他的答复。 “可惜今日已与友人相约,改日定当造访。” 他拱了拱手,眼里笑意荡漾开来:“在下柳载梦。” 我从同样的梦中醒来,日日

早知道夫人喜欢野的就不装了

爱上一个谢昭,好像在同时和几个人谈恋爱。 我现在不是很想死,也不是很想活。 别的姐姐们睡的都是自家师兄自家师尊,自产自销,肥水不流外人田。不管暗地里闹得再怎么凶,明儿面上还是不会往死里下手。 可我睡的是别人家的师弟。 好家伙,若是遇上的是别的心地善良(好忽悠)的师弟,我可能还能卷铺盖爬爬爬保下一条狗命,但这个师弟,我很熟,熟的可以直接上餐桌的那种熟…… 他是我中二时期写的修仙玄幻花里胡哨爽文的男

惊艳年少的梦

我与她本就立场不同,但即使过程凄惨,于我来说也是惊艳的。 楔子: 我与她本就立场不同,但即使过程凄惨,于我来说也是惊艳的。 我带着北粱士兵,在初冬时攻破南洛的柳城,一路直逼利州。 说起来南洛并不如何,不过占着天时地利,才能五谷富足,百姓安乐。 近两年的征战,我赢多败少,攻下南洛四座城池。陛下甚是心悦,所给的赏赐也是一次多过一次。 府中的父亲对母亲越发和善,母亲从宠妾手里夺回了中馈,下人们伺候的

给皇帝泡一碗方便面会怎么样?

“爱卿,上次的方便面可还有?我泱泱大国皇帝,怎的连一碗面条都吃不上了!”“爱卿,上次的方便面可还有?” “回皇上,方便面只有那一碗了。” “胡说八道,我泱泱大国皇帝,怎的连一碗面条都吃不上了!” 眼看皇帝震怒,我依然不慌不忙,当然,跪还是要跪的。 于是我“惶恐”跪下,道:“皇上,面倒是有许多,但调味料没有,此料只有美洲才有。” “哦?” 皇上有些好奇,问道:“朕只听过扬州,苏州,常州,庐州,池州…

沉沉往昔(上)

亡了国的她被送上了去往敌国的路,可为何那敌国皇帝,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殿下,臣女要去和亲了。” 死牢内安静得只能听到萧衍的鲜血一滴一滴落下来的声音,他被绑在墙上,垂头丧气,落魄得如同街边人人喊打的流浪犬。 我又重复了一声,“殿下,臣女要去和亲了。” 萧衍冷哼一声,“与我何干?” 我低头笑了笑,心头不知为何酸涩起来,“此次一别,不知何时再见,臣女在此与殿下长别,愿殿下能云开雾散。” 萧衍抬

严肃的喜剧

“反了,都反了!我是这个庄的主人!我才是这个庄的庄主王黎穆!”惠风,草木相拥传来“唦唦”细语。突然远方传来几声犬吠,几匹骏马丛林中蹿出,为首者骑着一匹枣红马,身着猎装,手握弓,腰挂鞭。其余几个骑马者身着仆装,手拿钢叉紧随其后。 马前三条猎犬,一条身子细长,通体漆黑。另外两条呈乳白色,身型健壮,形貌于狼有几分相似。突然,三犬分作两路奔去。那为首持弓者叫道:“快!跟上黑毛,那獐子定是往那边去了!”其中

这个人偶他图谋不轨

宋汐追赶潮流迷上了拆盲盒,偶然收获一帅气人偶,可这人偶却对她图谋不轨,这该咋办? 我是宋汐,数百年来,我稳坐天界最受欢迎角色的宝座。不仅是因为我拥有连嫦娥都羡慕的身材,七仙女都羡慕的颜值,更是因为我是这天界有史以来唯一的女财神,因此众仙家每每看到我都会夹道欢迎,热切的很。 说来也巧,当年我秉持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宗旨,以身为一公子挡刀,就在我以为自己一命呜呼,人生就此结束的时候,却没想到意外飞

叶奈香何

“皇后娘娘,话本里都是假的,你从这跳下去,只会缺胳膊少腿,不会失忆!”皇上娶了丞相千金的那天晚上,他们都说皇后疯了。 宫女在端阳殿那颗百年大树下围成一排,个个皆是神色慌张。 “皇后娘娘你快下来,上面太危险了!” “皇后娘娘,皇上肯定是有苦衷的,你听他解释啊!” 我听着底下一片莺莺燕燕传来的柔雅婉转的女声,只觉得嘈杂,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放出大话“皇上见异思迁,喜新厌旧,抛妻弃子,本宫今日就要从这里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