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的泪

2021-04-05 21:01:05

世情

都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可是那一年的秋天,太阳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整日阴霾密布,灰蒙蒙的一片。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个多月,仍没有停的意思。乡亲们都说老天遇到伤心事了,泪水滴个没完没了,怕是要等到心情好了才能见晴。

地里,棉桃霉烂了,裂开皮的玉米已经变黑,辣椒落了一地,红红的一层。成熟的庄稼打了水漂,大家伙心里难受,时不时仰头望天,不断地摇头叹气。

然而再心疼也无奈,只能各自回家躺着,任由思绪信马由缰。

村支书李正义翻了翻睡麻的身体,揉了一下惺忪的双眼,这才想起好多天都没去看王大娘,不知她老人家怎么样了。他一边穿衣下床,一边喊妻子取伞。

“天快黑了,雨又大,你出去干嘛?”

妻子望着外面的天,不高兴的嘟囔着。

李正义瞅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不到六点钟,他拿过雨伞向门外走去。王大娘住的偏僻,房子又破旧,好几处都漏雨。李正义在泥水里艰难地走着,大约二十分钟后,总算到地方了。见门虚掩着,他伸手推开。

“大娘,大娘”的喊了两声,没有人答应,只有“叮咚”的滴水声。屋里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清,李正义在墙上摸索许久都没找到灯绳。蓦的一下,他想起王大娘从不用灯。没办法,他只得打开窗户,才透进一些昏暗的亮光。

借着光向床上看去,李正义看见一个塑料盆,房上漏下的雨水掉在盆里,溅起小小的水花,被褥全湿透了。他预感到不好,忙跑到门外喊了几声,还是没人答应。

下着这么大的雨,一个盲人老太太能去哪里?李正义越想越不对,他忙跑到村民组长家询问:“看见王大娘没有?”

“没看见。”

“王大娘不见了,快叫人去村子找找。”

王大娘不见了,人们奔走相告。直到这时,麻木的庄稼人才想起孤苦伶仃的王大娘,感到内疚,良心受到责备,只有赶快找到她,才是唯一的弥补。

“王大娘,王大娘……”

男女老少的呼唤声连成一片,手电筒的光柱一闪一闪,在茫茫雨夜里显得格外刺眼。

王大娘是个苦命人,人生的倒霉事都叫她摊上了。五岁那年,她的老家遭了水灾,颗粒无收。为了活命,他父亲用扁担挑着她和姐姐,母亲抱着弟弟,一路逃难来到了这里。

那年月,穷人不管走到哪里,日子都像黄连一样苦。看着瘦的皮包骨头的三个孩子,父母含着眼泪把她送给了一户姓陈的老汉。陈家也是贫苦人家,没有一分地,住在村头的两间草棚内。

陈老汉的老伴给人织织纺纺,陈老汉和儿子大柱长年扛活挣点钱,勉强可以糊口。大柱已经二十多了,因为家里穷还没娶媳妇,王大娘就成了陈家的童养媳。十六岁那年,她和大柱圆了房。

大柱大她二十岁,但他知冷知热,陈老汉和老伴也疼爱儿媳,日子虽苦倒也和气。十九岁时,王大娘有了儿子虎娃,一家人爱若掌上明珠。后来,他们又在草滩开了一亩多地,种了五谷杂粮,生活慢慢有了转机。

就在这时,王大娘的婆婆得了痨病,无钱医治去世了。陈老汉给人扛活积劳成疾,不久也撒手人寰。为了埋葬父母,大柱向财主石百利借了二十块大洋的高利贷。

因为还不起钱,大柱只能给石百利当长工。

三年下来,大柱累得腰弯背驼,又染上重病,一命呜呼。王大娘孤儿寡母,才用一张草席卷了丈夫枯瘦的尸体,石百利就迫不及待的上门讨债,将草滩上的一亩薄地抢了去。

王大娘伤心欲绝,几次都想寻死,可为了孩子,她咬牙活了下来。王大娘带着虎娃沿街乞讨,熬过了十年饥寒交迫的岁月。解放后,王大娘终于扔掉了乞讨棍,并分到了三亩地,虎娃也长大成人。

虎娃像他父亲,既能吃苦耐劳,还是料理庄稼的好手。看着孝顺懂事的儿子,王大娘心满意足,早早给他娶了媳妇。婚后第二年,王大娘就有了大胖孙子,取名盼盼。

抗美援朝时期,虎娃参军去了前线,一年后,他牺牲在战场上。得知消息,王大娘痛哭一场,她劝慰媳妇要挺住,盼盼还小。擦干眼泪,王大娘用烈士抚恤金翻修了房子,以一个女人瘦弱的肩膀挑起了这个家。

大炼钢铁那阵,王大娘组织妇女捞铁沙,根本顾不上家。媳妇也忙前忙后的参加劳动,盼盼只能自己去学校。

一天放学,盼盼没带钥匙进不了门,他跑到河边找妈妈,谁料失足落水淹死了。

突如其来的不幸,犹如睛空霹雳,震得王大娘当即倒地。

在场众人见状,慌得又是掐人中又是晃胳膊,折腾了大半天,王大娘总算醒了过来。她哭喊着叫孙子的乳名,肝肠寸断的样子让观者纷纷落泪。

盼盼是陈家的独苗,他的死对王大娘的打击很大,没见天功夫就憔悴不堪,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儿子和孙子都不在了,但媳妇还年轻,王大娘不忍耽误她,于是劝媳妇改嫁。

看着年迈的婆婆,媳妇不忍心离开,但想到日后的惨淡光景,她最终还是走了。媳妇走后,剩下孤苦伶仃的王大娘,她没觉得日子艰难,就是话越来越少。

王大娘喜欢孩子,她把村里的孩子都当成自己的孙子。逢年过节,她就用补助金给他们买糖吃,瞅着那一张张笑脸,她也很高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王大娘的岁数越来越大了。

为了她的身体考虑,村长和队长都让她在家休息,她却不高兴的说:“我年纪虽然大了,但身子骨还硬朗,就算干不了重活,还能干些轻活。”

王大娘言出必行,她不是晒棉花就是看场院,忙东忙西的闲不住。可惜岁月不饶人,王大娘都是八十岁的老人了,手脚早已经不利索了。

有天夜里,她起来喝水,不慎摔倒在地。因为身边没人,王大娘又无法起来,她只好趴在冰冷的地上。

直到第二天中午,有人听见呼救声,这才发现了气息奄奄的王大娘。那一次,是李正义将她背着送去了医院,看着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他很难过。

李正义拉着王大娘的手,轻声安慰道:“大娘,都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您。以后您不管有啥事就跟我说,我一定帮您解决。”

听到这番暖心的话,王大娘流着泪答应了。

打那以后,李正义时常去看王大娘,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他的真诚让王大娘感动,可惜,他终究不是她的虎娃和盼盼。

暴风骤雨的夜晚,玉米叶被吹打的“哗哗”作响,衬的乡亲们的呼唤声疲惫而微弱。

“快看,王大娘的拐杖!”

雨幕之中,不知谁喊了一句。

“这还有一只鞋。”

紧接着,又响起了一个惊喜的声音。

“王大娘,王大娘……”

人们齐声呼唤,却始终不见回声。

有人忍不住埋怨王大娘,黑天半夜跑出来干啥。话虽如此,但大家心里都清楚,不管白天黑夜,在王大娘眼里都一样。

也许雨夜总让人心生感慨,乡亲们的议论逐渐多了起来。有说青纱帐里有狼,王大娘怕是让狼伤了;有说老天见王大娘可怜,所以接她享福去了,也不用受罪了……

乡亲们的议论让李正义更加难受,他心里清楚得很,出了王大娘的家门,只有这一条路通到河边,她还能去哪里呢?

抬头望着夜空,雨水落了一脸,他瞬间清醒了。

看了看波浪翻滚的河面,李正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情沉重地说道:“走吧,天黑了。”

话音刚落,他迅速转身,泪水恰好落下。

诡语娜娜
诡语娜娜  VIP会员 中文在线签约作家、咪咕阅读认证作家

雨夜的泪

他的秘密(上)

无愧于心的抓捕

墙里有诡(中)

麻辣幸福

相关阅读
复仇:爱杀

徐正青这个名字是个禁忌。 他是个温柔的人,不该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 “又胡闹了。” 我笑着看他,全然不顾手腕鲜明的痛感与地板流淌的血迹: “不知道你是来迟了,还是来早了。” 他不说话,嘴唇抿成一条薄线。 夕阳曛暖的光透过大理石地板,反射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汗水微微浸湿他的头发。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英俊的男人。 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打开药箱,消毒,止血,缠绷带,一丝不苟,手上力道轻重适中,连剪除

17岁嫁人的她

她曾是个明媚爱笑的姑娘,却因年少冲动,嫁给一个妈宝男,差点葬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她曾是个明媚爱笑的姑娘,却因年少冲动,嫁给一个妈宝男,差点葬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 ——楔子 我跟徐传芳曾是高中同桌,那时的她热情和善,乐观积极,和班里许多人都合得来。因为容貌姣好,性格活泼,也颇受年级上一些男同学的喜欢。 但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作为同桌的我始终是她高一那年最亲近的存在,亲近到几乎形影不离的地

被中介卖了还得给他数钱

原来进了社会却没学会维护自己的权利,当个苦力还能被资本欺负。一 李约下火车的时候,已经三点钟了,凌晨三点,火车站却很是热闹。 她刚走出车站,好几个人便围了上来,“美女,要住宿吗?” 李约摸了摸兜,还没取钱,八十多块零钱怕是不够,她摇摇头,打量着A市这个陌生的地方。 其实火车是晚上十点到站的,无奈天气原因,硬是晚点了五个小时。从读书的B省到A市,十三个小时,她都乖乖坐着,无疑,现在很是不舒服。先把行

回乡记

他们不过是芸芸重生里最普通的一家人,再努力,最后也不过是普通人。 抢票软件是提前下载好的,网络偏偏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早知道就在单位抢票了。” 看着永远显示载入的页面,何遇不禁嘟哝,不断按F 刷新。 小区太老旧,何遇入住的时候,就被通知随时可能拆迁,所以网线扯了很多年,也没什么人来更新换代。 当然,与其他相比,网线的老旧根本无关紧要——比如小区老旧到路灯时亮时不亮,监控探头分布极少。有时候加

锁麟囊

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种福得福得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 广德楼里,挂着猩红的帷帐。三丈见方的戏台上,伴着两侧打着点儿的板胡三弦,戏里的薛湘灵一个回身,抖出几尺长的水袖,抖着音念出唱词。 二楼的雅座里,大先生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上,右手枕在脑后,左手拿折扇在面前的八仙桌上点着拍子。 大先

心怀感恩,学会放下

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什么。生活本来就是鲜花和荆棘并存。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正在经历什么,坚持住,你定会看见最坚强的自己。守得初心,等待光明,沉淀后,去做一个温暖的人。一直相信一句话:“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所以也要相信:无论我走到哪里,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经历一些我该经历的事,遇见我该遇见的人。有人说:人

菜店秀才

秀才后来坐在门口抽烟的日子越发频繁,逢人招呼口气硬气了不少…… 秀才的菜店就开在小区门口第一家,每天早晨都会看见他开着那辆旧三轮拉着新批发的水果蔬菜伴着吱扭扭的腐朽声,一把刹车停在店门口哼哼唧唧的卸货,可能出于一些职业病的缘故,我总觉得这人肺不好,老是觉得他稍稍用力就觉得呼吸困难,气管的呼声有些粗糙,哪怕这样,他也在努力维持生计,好像关于挣钱这件事早已不是好的生活奔头,再者也在打发这无趣的日子。

背影

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童爸、童妈都已经退休在家。在这个四线城市,老两口加起来有近万元的退休金,生活倒也十分的惬意。 三个儿女都在北京打拼。 大儿子是个医学博士。原本在北京的一家公立医院上班,后来辞职下海,开了间私人诊所。生意很是不错。儿媳是名护士,和老公一起打理着诊所。 二女儿和女婿在北京开了家美容美发店,也已经发展到了开连锁店的规模。 小

时光飞逝,你的爱从未变过

春天的雨水润洗着这片干枯的大地,却无法润洗这坐在墙角女孩的心。风飒飒的吹,雨水潇潇的而下,春天的雨水润洗着这片干枯的大地,却无法润洗这坐在墙角女孩的心。有时候她多么希望自己的母亲陪在自己身边,哪怕她有一个像样的节日陪在她的身边。只是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就是希冀,看着外面的雨,她想着妈妈会不会回来,想着妈妈是不是忘记了自己。 她第一次走路,第一次说话,第一次学会了跳舞,第一次获得了奥赛班数学的冠军,她

养母

“你不是我生的,但你是我养的,我就是你妈。”“你不是我生的,但你是我养的,我就是你妈。” 第一次我妈和我说这话的那年我 岁妈 岁,那一天我听隔壁的奶奶说,我是我妈抱回来的,不是亲生的。我难过极了,哭着跑去问妈,妈就告诉了我这句话。我哭的更惨了,却再也不怕别人的闲话。只要有人再说我是野种,我就会大声的告诉那些人,我不是我妈生的,但我是我妈养大的,她就是我妈。 后来,姥姥给妈介绍了一个对象。对方二婚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