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桶

2021-04-08 12:01:37

奇幻

周日有了久违的好天气,满满的阳光和希望,只可惜罗浩在早上六点十五分就被电话吵醒了。

更可惜的是,我就是罗浩,一个侦探。

直觉告诉我,过早打来的电话准没好事,拎起手机,那头说:“吃药堕胎死在了厕所,约二十二岁,荔湾小区,1栋101,速到。”

果然又是紧急通知,如果不是为了那聊胜于无的工资,我才不会接这个鬼电话。翻身换上职业装,习惯性地伸手去拿放在床头的车钥匙。

空无一物。

对哦,昨天才把车子转手卖了。

去你大爷!早不堕晚不堕偏偏挑这时候!

1

很遗憾,等我跑到小区时尸体已经移走,没机会看到这个扰人清梦又脑子缺根筋的女人了。

与普通的血腥味不同,进入厕所向我袭来的是一股强烈的腥臭味。

一小截肠子般的血球瘫软在地板上,被支离破碎的薄膜环抱着。忍着恶臭,我缓缓地蹲下身子端详了起来,“这是什么?”

“堕下的胎儿。”

“这么小?”

“不小,还有一部分丢进了马桶,当妈的还没来得及冲掉就死了。”

“哦?”我朝马桶里看了看,果然还有一部分。“又是一个意外怀孕的失足少女,挺狠心的。”我从兜里拿出了烟,这么一大早该醒醒神了。

同事不再接话,张着嘴看看外边,又说:“差不多了,收队吧。”

“等会。”我喊住了同事,“早上起得急,肚子疼,上个厕所先。”

“这?”同事惊讶地看着我。

我倒觉得没啥,人有三急,不过是臭了点可以忍。

一顿胡泄,起身时突然有种马桶盖粘着我的感觉,我转头看了一眼,又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行了吧,走了。”同事催我。

出去时,我差点踩到地上的血球,“这剩下的一半也冲进厕所得了,带走麻烦,不带走一会保洁看了也吓着。”

哗啦的水声传来。

马桶水箱忽然喷地一声炸开,破碎的陶瓷片从四面八方向我们袭来,转身躲闪时我的背正好将灯的开关按下,整个厕所瞬间一片漆黑。

“卧槽!有鬼!”同事率先尖叫出声。

我浑身泛起寒意,牙齿止不住地上下颤抖,“冷静!”我对同事吼了一声,只有强装镇定才能掩饰我此刻的恐惧,“快走!”

2

快速地冲出房间,狂奔着,抬头,我看见天花板忽然一闪一闪发出光来。

像一双眼睛,我用力闭了闭自己的眼睛又睁开,真的是一双眼睛!

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

差不多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是李梦去医院堕胎的那天。

我本来是不愿陪她去医院的,架不住这个女人软磨硬泡。

“这不是你的孩子吗?堕胎你都不陪我去?”

“我受不了医院那股味。”

“我不管,你必须陪我去。不然,我就生下来,你娶我!”

“别闹!结什么婚,咱现在没这条件。”

李梦从手术室里出来时,脸色很惨白,她想搂着我,我有些迟疑。血肉模糊的情形在我脑子里萦绕,恶心。

“孩子呢?”我问。

“不知道,医生拿走了,有手脚了是个儿子。”她的嘴抵着我的外套,抽抽搭搭的眼泪沾湿了我的肩膀。

“可怜,下辈子找个好人家吧。”我随口应了一句,用左手环住她以便将袖口卷起,皱眉向手表看去,快十二点了,怪不得肚子咕噜直叫。无力地抬头向天花板看去,我当时瞧见的就是这样一闪一闪的亮光。

3

肚子的咕噜声再次传来,是没吃早餐饿了的讯号。

刚刚的疾跑消耗太多能量,我或许该在回家前先买个面包填填肚子,向兜里掏了掏,却怎么也找不到钱包。“哪去了?”正焦急,一阵风吹来,手里头香烟的雾四散飞去,一定是刚刚在厕所掏烟的时候掉了,“该死!”

钱包里可有我仅剩的全部家当,400块钱虽然远不足还清我欠下的赌债,但也够我活上一阵了。

看样子是一定得回去了,身正不怕影子斜!

4

当我再次靠近这间房子时,厕所里哗啦的水声在第一时间袭击了我的耳膜。

怎么还会有抽水声?水箱不是炸了吗?我舔了舔干渴的唇,双拳紧握,是钱包的重要性驱使我又向前进了一步。

咔----

门锁转动,我向厕所走去。

“她不是个坏女人。”

谁的声音?怎么会有声音?刚走的时候明明没有人。

我慌忙地又往后退了一步,撞上了茶几,杯子掉在地上碎了。

“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可怜。”,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别害怕,听我说说她的故事吧。”

他怎么进来的,厕所灯都没有开,怎么会有人在里头。

我捂着嘴,咽了口口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壮着胆子向前走去。

啪-----

灯开了,厕所一片光亮。

没有人。

我吓得四处逃窜,看见天花板上的眼睛又一闪一闪起来。

“是我。”

马桶在动,马桶口居然在动!

“你……什么怪物!”质问了一句,我低头看见自己的钱包,立刻捡起,转身就要逃跑。

“不许动!再走一步你将永远躺在这里,像那个可怜的女人一样。”

我知道自己遇见妖怪了,周遭的寂静让我清楚意识到自己的困境,也意识到如果我不顺着它说的做,那么即使有这400块钱我也活不过明天了。

5

“我只是一个来勘察现场的侦探,请不要伤害我。”我试图撇清和这个案子的关系,事实上,也确实没有任何关系。

“她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住进来的第一天,我还在庆幸她成为我的新主人。如果我是人,我一定会爱上她,并且一辈子疼她宠她。”马桶没有回应我的话,而是自顾自说起了这个我根本没兴趣的故事。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还是回应了它的话,为了活着。

“然后呢?为什么堕胎?”

“她特别喜欢看书,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霍乱时期的爱情》、《爱你就像爱生命》……都是关于爱情的书。她在我身上坐着,安静地看书,常常忘了时间。

她最爱看的是《情人》,经常读到流泪,我想那一定是写到了她心坎里。她一定也期待着一份美好的爱情。她看着书,我看着她。”

“欸,你很变态耶。”听着它的描述,我这句话几乎是不顾后果的脱口而出。转念一想,我不是也……“所以,我刚刚上厕所,你也看到了?”

“恩。”我看不出它的表情,但我听出了语气里的轻蔑。“我不仅看得到,还能读到主人内心的想法,当然,这取决于我想不想看,想不想听。”

我的鸡皮疙瘩起来了,“那个……冒昧问下,所有的马桶都会成精吗?”

“有一回,她喝醉了,趴在我身上一直哭。哭得可伤心了,我多想抱抱她,可惜,我没有手。那是我第一次偷听她的内心,她说,为什么不肯娶我,为什么不能把孩子生下来,一直重复着。”

这只高傲的马桶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为什么不肯娶我?这个问题也只有这种堕胎死掉的傻女人才问的出来。

“还能为什么,不爱你呗。”马桶诉说着,我慢慢地放下了警戒。这马桶只是想找个人发泄下自己失去主人后的悲伤而已。我坐到了地板上,这样的高度更有利于我开导这只

痴情的马桶。

“她说,她不在乎那个男人没房没车,她爱他,这辈子只是想嫁给他。”

“没房没车是男人不娶她的理由?”我问。

“恩。”

“真傻,这都信。”我笑了出来,真是个单蠢的女人。

“你这么清楚?”马桶问。

6

废话,我当然清楚。

这个理由我都用烂了,特别是对付李梦。

那是我和她恋爱周年纪念。李梦定好了西餐厅等我,我到那里已经是两个钟头后的事情了。

我不得不承认,当时我是彻底忘了这件事情,尽管她已经提前一天将时间地点都告诉了我。

“我有个事要和你说。”她郑重的表情告诉我,这件事不是小事。

“什么事?”我问。

“我怀孕了,娶我吧。”

如果非要我形容当时的感受,那大概就是赌码输了五百万那种感觉吧。

“亲爱的,我现在没房没车怎么娶你。我不想让你和孩子跟着我受苦。”

“那你说怎么办。”

“堕了吧,我们现在养不起他。”

“你爱我吗?”她问。

“我当然爱你,只是咱现在真没这个条件。乖,听话。”

7

“后来呢?”马桶问,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它的语气里听出了愤怒。

“后来,当然是堕了,还是我陪她去的。”如果不去想医院天花板那只眼睛的话,关于这件事,我是完全得意的,毕竟不是随便哪个男人都能让一个女人心甘情愿为他堕胎,而我做到了。最起码眼前这个傻马桶是做不到的。

“你真的没房没车吗?”马桶又问。

“说你傻真傻,哪能真没有啊。”

马桶沉默了,隔了一会又说,“她经常没有回来住,后来我才知道,没有回来的时候都是和那个男人去酒店了。这是主人在厕所打电话时我听到的。”

“哦?”我兴趣上来了,这个男人不简单啊。

“我还记得那个对话,当时主人心痛的感觉,通过她的肌肤传递到了我的心里,是真的痛。”

[我这两天血还是没停,你陪我去医院看看吧。]

[没啥事,医生不是说了,术后一个星期内出血都是正常的。]

[那你来看看我吧。]

[说过多少次了,见面去酒店,别在家。]

[为什么呀!]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借口挂掉了。”马桶说,“那时候我才知道,她最近一直带血不是例假而是刚堕了胎。你知道男人为什么不愿来这吗?”

我噗嗤一声笑了,乖乖,这男的用的套路跟我可真像,有机会一定要跟他把酒畅谈一番。

“还能为啥,家里头还有一个正牌老婆,怕被发现呗。”

8

我和李梦认识那会,老婆刚怀孕,孕期太难忍了。

年轻漂亮的女孩子都好骗,几句话就上钩了。当然,她根本没机会知道我已经结婚了。

在小区见面实在太危险,万一遇见熟人,被老婆发现的话吃不了兜着走。

李梦也总追问我为什么明明有自己的房子还要去酒店。

但我总有理由敷衍她,而她每次都信以为真。这些理由我是不能告诉这只马桶的,教坏人就算了,妖怪都被带坏了可不好。

但是,谎言总归是谎言,总会有被拆穿的一天。那是李梦第二次怀孕的时候,距离第一次怀孕不到半年。

“我又怀孕了,这次你必须娶我了。”

这个女人开始拿死威胁我了,一天两天,越逼越急,我也只能说实话了。

“老实告诉你,我已经结婚了,不可能和你结婚的。”

我不记得李梦当时的反应了,只知道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见过她。我和她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记忆都模糊了。仔细回想,其实也就是三个月前的事情而已。

说到这我还挺感谢李梦的,不纠缠,好聚好散。我想她应该自己去堕了胎吧,毕竟我给了她一笔医药费。

在我赌博输了一大笔钱的时候,还从自己的牙缝里挤出了这笔钱给她,其实我已经很仁义了。

女人都一样,什么爱情不爱情,给了钱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女人最看中男人的银行卡,男人呢最看重女人的身体,公平的很。

9

“你们人类都这样吗?”马桶的语气变得难过起来,我知道,李梦的事情又让它回忆起那个傻主人来了,“那天,她哭得更加难过了。她喝了很多很多酒,往我身体里吐了很多,我一点都不嫌弃,反而希望她能将所有的苦楚都向我吐露。

她真的很爱和我聊心事,一边吐一边抚摸着我,她一直在说对不起,擦着泪说,对不起,她只是一个二奶。”

“看吧!男人的套路啊!都一样!”我语气里突然有些兴奋,一种先知般的兴奋。

“吃药前,她说,他给的钱她一分都不要,只想要一颗真心。她一直在哭,她不明白为什么要骗她。”

马桶说着,抽水的声音又哗啦了起来,原来,这就是马桶在哭。

本来还觉得这个女人和李梦挺像,听到这,我却发现,李梦和她比差远了。

我忽然也有些替这个女人难过起来,也是够傻的,拿了钱去医院堕了胎重头来过不就好了。干嘛自己吃药死呢,还是李梦聪明。

“我要是遇到这样一个只谈感情不谈钱的女人,我也会好好珍惜。”说出这句话时我是真心的。

“你?”马桶的轻蔑又一次挑衅了我。

“和我老婆结婚前,我相亲了很多次,全部是嫌我没房没车没存款。我差点以为自己要孤独终老了。”

“后来呢?”

“后来就遇到了我老婆呀。她有钱,就缺个没钱的。我嘛,乐意吃软饭。不然哪有钱去赌呢,不过最近亏得多了,她把我的银行卡都停了。”

“可是,你骗李梦说没房没车,她也一直跟着你呀。”

“你以为她跟着我拿我的钱少吗?她的包包鞋子项链哪一个不是我给她买的。没有这些,她老早就跑了。”

“那个男人该死!”我感觉到了马桶的愤怒,是一种得知真相后的愤怒。

10

我半睁着眼,叹了一口气,替这个可怜的女人叹了一口气,也替这傻马桶叹一口气。

然而,这个悲天悯人的想法只在我的脑海里闪过了一秒。

我突然不敢说话了,透过厕所的镜子我看到了浴室里的毛巾。

一条令我浑身战栗的毛巾。

是李梦的毛巾,上面还绣着我的名字。

这个堕胎死了的傻女人就是李梦?她……不是拿着钱消失了吗?我的脸色瞬间惨白起来,但我要努力克制自己的表情,不能让马桶察觉出任何的异样。

我知道,眼下不是我伤感自己错过一个好女人的时候。透过我恐惧的眼神,我看到的是一个随时可以致我于死地的复仇马桶。它一定不知道我就是那个该死的男人,我一定不能让他知道。

“好了,你的故事说完了,我也……”我要尽快逃离这个地方,在它反应过来之前。

“你知道吗?”它打断了我的话,“是你冲进下水道的胎儿给了我说话的能力。如果我早一点可以说话,我一定会阻止主人喝下那瓶药。”

“是吗,这么棒啊。”此刻的我再也没有心思去开解这个马桶了,我敷衍地应付着,只想逃走。

“主人的那个男人也送了她很多东西。她把奢侈品都转手卖了,她特别喜欢在厕所玩手机,我看见了她的咸鱼交易。她把钱都存了下来,她和闺蜜说,那是她替那个男人存下的买房基金。”

“那……那她很棒棒哦……”

“你要走了吗?”

“是!我还有事,得马上回去了。给你主人的案子做案卷,对,案卷。”我快速回应。

“我感应到你有三急了,最后上一次厕所吧,就当和我告别。”

我看了看这个成了精的马桶,哪里还敢坐上去,“不了不了,不习惯被人看着上厕所。”

“放心吧,我闭着眼。这个房子死了人,成了凶宅,我大概也不会有新主人了。以后我就要在孤独中死去了。”

我知道,如果不坐上去它是不会放我离开的。

11

咬了咬牙,脱了裤子,一坐上去我就感受到了这只马桶的报复。

全身心的报复。

一股巨大的力量迅速地将我往马桶内吸去,我害怕极了,后背透出汗来,挣扎着要起来。

“你知道吗?我能读到每一个坐下来的人的心。从你第一次坐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了。”

“救命---救命----你----”我无力地喊叫着。

“你的钱包是我扣下的,我只是要知道真相而已。”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我的身体在慢慢下陷,往世界上最污秽的马桶里下陷,我的四肢痛苦地抽搐着,眼睛因为过于用力充斥着血丝。

“我错了,是我对不起李梦,你放了我吧。”我求饶着,不停重复。

“一切都回不去了。”

我听不到马桶的话了,我的眼前渐渐黑了起来,我剧烈地喘着粗气,在我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之前,我又看到了那双一闪一闪的眼睛。

我看清了,

那是双和我一模一样的眼睛,我孩子的眼睛。

六算子
六算子  VIP会员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马桶

相关阅读
天书•无字碑谜

三个小时的车,你把车后座吐成了水帘洞,我真怕你直接死在路上了。我闻到了风不对,其实人的感官是很敏感的,只要你静下来,就可以闻见你匆匆忙忙时闻不见的味道,听见你平时听不见的细微声音。风里有桂花香味,我摸不着头脑,我家小区下明明种的是姜花,类似栀子花的味道,这季节多半也谢落的零散,还有树林里草露的湿润甜香,氧气丰裕后的清新凉气。这不是我家!我骤然睁开眼睛。 屋子里没有开灯,我躺在一张茅草床上,我不敢有

饲养一个书桌

我是一个书桌,你们可能以为我成精了,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不用成精,我可是神。我是一个书桌,你们可能以为我成精了,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不用成精,我可是神。 目前我在这个凡人的家里,这个凡人真是烦人,从来不认真仔细的整理整理我身上的书本,我本来就很饿,她也不把书拿走,还杂乱无章的摆着,所以你们懂的,我实在受不了饥饿的折磨了,我悄悄吃了一本政治书。 因为我吃的太熟练了,所以就有人怀疑我不是第一次吃,那就对了

黄梁酒馆:赌鬼

一杯酒换一个故事。传说在阴阳交界处,有个酒馆,叫做黄粱酒馆,在这儿喝酒不用付钱,只需要一个故事,就能换一杯酒,喝完这杯酒,一切便如大梦初醒,足以忘忧。 倒霉,真倒霉!倒霉了十几年,终于见了鬼! 男人摔了个趔趄,急急忙忙地找到一家酒馆,使劲地拍着门板,结结巴巴地说,“老板,老板!求求您,开开门,让我进去吧!” 他一边说一边左顾右盼,生怕有什么追上自己,门吱呀作响,片刻后便敞开了,他冲了进去,正要千恩

一场匪夷所思的梦

众人看着孟紧紧攥着拳头的手,其实右边空无一人。“发什么呆?进去啊?”嘉莫名其妙的问到,然后拉着同伴就开始往里边走。 孟刚进这个旅馆就感觉到了异常,但是这种仅凭感觉的事情,她没办法给兴致勃勃的嘉说。 能看出来,嘉非常喜欢这种古老而阴森的装修。 对嘉来说,并非害怕而是刺激。 孟犹豫了一下,没能开口说她想要离开。 “两位?”柜台前的老板娘是突然出现的。 这更是把孟吓了一跳,她咬了咬嘴唇,为什么要在这么怪

金发少年和他的光

林吱发现,她的同桌不是高冷,而是真的傻! .堵截 晚上十点半,上完晚自习的林吱哼着小曲儿回家,她家离学校稍微远一些,渐渐地周围就没了人。 走着走着,她发现前方路口拐角处,一群混混在堵人,估计是索要保护费,隔得太远,林吱并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被堵。 这条路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林吱也不想惹上麻烦,跑到路的另一边,打算快速跑过去。 可意外的,看到人群中那头金灿灿的发,尤其是在路灯下面,活像个发光的灯泡。

你好,姜茜茜

“所有的爱都会被铭记,所有的错过都会再相遇,哪怕隔着时光,我也会爱你。” 高考倒计时 天。 夜晚 : . 钟表滴答滴答的敲打着时间。 写完最后一行笔记,我终于疲惫不堪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姜茜茜,快醒醒,上课啦!”感觉到旁边有人推我,我揉了揉眼睛,一张脸映入眼帘,白皙,精致,棱角分明…… “啊?你是谁?”我惊悚的推开面前陌生男孩的脸,尖叫着站了起来。 “你睡迷糊了啊,我是林邱野啊。”

纸片王国

从第一人开始,刽子手依次就位,毫不含糊,手起刀落,那人头便像球一样,朝刑场滚开。 .静止的时间 那大概是三天前的事了。 那本是一个安静而又祥和的夜晚,我打开手机,想购买村上春树的新书《刺杀骑士团长》,这本书在日本很早就出了,我一直苦苦等待着,如今终于翻译成中文在大陆出版,我自然想迫不及待地购买了。 我打开手机,想在一家大型售书网站上购买此书,可是这时手机屏幕的上方发来一条推送信息,内容为——《刺杀

大猫咪和小老虎

顺便,南部森林的猴子狐狸胖鸟们太讨厌了,只不过春天来了,一个个在那里哼哼唧。 这几天刚刚下过雨,空气清新,很适合出去一逛,但是家里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猫咪小姐想着前几天叼回来还没有处理的大鱼、需要拆洗的被子、还没有大扫除的小屋……不禁有些苦恼。 看来自己出去玩的任务要往后推一推了,猫咪小姐叹叹气,很是伤脑筋。 但是她是一个勤劳的猫猫,不会因为一时的贪玩就躲开自己的工作。 如果不赶紧做这些,家里就会

网虫

网虫在海里畅游。洁白的网虫在大地上艰难爬行,重力束缚了它前行的脚步,太阳灼烧着它光滑的肌肤,于是它纵身一跃潜入海底,开启了自己的奇妙冒险。 海里幽暗而四处冒光,深邃昏沉,吸引着它的同时也排斥着它。分明只是第一次入海,它却轻而易举地就明白了该如何享用这片海。可当网虫张开毛孔,正要吸收海里的养分时,不远处的喧嚣却轻易地抓取了它的注意。 那是一群它的同族,围绕着一个巨大的,泛着光彩的,完美无缺有如神祗的

讲故事的人

回家遇见一个人,在一起时,他给她讲了一个三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的故事。那天,我是和哥哥一起回老家,非常紧迫地才赶上一辆长途车。我们不得以从卧铺车厢上的车,人很多,挤挤挨挨。我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并不反感挤在一起的人。 这种拥挤的情况下可以近距离看见许多人的脸,表情各异。我喜欢看人们脸上的皱纹和每个人都不同的五官。所有的不同好像万千关起来的房门。房门里面是各式各样的装潢摆设和不同性格的人所过的生活。 我跟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