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另一种疼爱

2021-04-08 21:01:41

真事

浮生若梦:另一种疼爱

不知道为什么,大人都喜欢逗孩子,尤其喜欢开玩笑。对孩子而言,玩笑也是真的,因为无法辨别,结果可想而知。

天真是孩子的本性,童趣是孩子的特点,当天真遇到童趣,当本性邂逅特点,答案自然显露无疑。

童言无忌,它是稚子幼童的专属词语,它是叔伯长辈的最佳武器。于他们而言,开怀大笑真心痛快,加上童言童趣的助攻,确是“如虎添翼”的乐呵。

当然了,大人不止叔伯阿姨,也包括孩子的父母,有时候,他们还会配合演出。举例说明的话,就是表情同步、语气同步、甚至答案都同步。

大抵在父母眼里,孩子较真与众不同。

如果说较真源于生气,那么不同就是疼爱,是父母对孩子的另一种疼爱。说句实话,我觉得这种疼爱更特殊。往往一生一世,铭记于心,不曾也不会,忘记丝毫。

我,就是这样!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正是我妈最忙的时候,我爸当时在外地工作,家里家外都是我妈操心。那时候,我妈每天下午先接我,然后带着我再返回单位。

我不想去都不行,家里又没人照顾我,我只能跟着去单位。

因为天天见面的缘故,我和她同事都很熟,他们也喜欢逗我,和我说些玩笑话。总说我不是亲生孩子,是从某地捡回来的,我亲妈急的四处打听……

孩子就是孩子,不会辨别是非,无法区分真假,对明显的谎话笃信不疑。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主要取决于表情,真是栩栩如生的不信都难。

所以说,我小时候特别怕大人开玩笑,因为他们佯装的神情近乎完美。所以对自己是捡回来的玩笑深信不已。

有一次,一位阿姨又说我不是我妈亲生的,我亲妈是她,她今天就是来接我的。她说的特别郑重,而且表情完全到位。

从她说完那一刻起,我就开始哭,越哭越伤心,边哭边不忘对我妈说:“我亲妈来找我了,我走了,你把棒棒糖再给我拿一个。”

看到我收拾小书包准备走,那个阿姨笑的都不行了,我妈则忍着笑说:“你都和你亲妈走啊还要啥棒棒糖?棒棒糖就剩一个了,我要给我亲女儿留着,不给你。”

我妈说不给棒棒糖我就急了,我说你咋这么抠门呢,你不是买了三个棒棒糖吗?我昨天吃了一个,另外两个你放饼干桶了,我都看见了。你是不是吃了一个,吃完忘了?”

这话刚说完,我妈彻底憋不住了,她把我抱起来亲个不停,边亲边说我是小傻瓜,咋这么不经逗呢?

后来我长大了,时常和我妈聊天,每次聊天肯定会说起这件事,说到最后我就搂着我妈笑个不停。搂着我妈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孩子。

我妈去世后,我还是会想起这件往事,也依然会笑。可是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的很伤心,很伤心……

相关阅读
接生婆

临走时两个跨越了一个世纪的老人,紧紧的拽着手。任谁都知道,这次可能就是永别了。今年过年时我姐姐带回来一个特别的客人,说我应该叫她叫老奶奶,拄着拐棍颤颤巍巍的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回答她之后才知道她是来找我老奶奶的,我老奶奶已经九十五岁了。 面前这个阿婆应该也是九十一二的样子两个老人见了之后是便好一会儿说不出话一会儿便流着泪抱在了一起抱在了一起开始叙述一些陈年往事,在这里我听到了一个接生婆的故事。 原来这

死刑犯上刑场前后

名抢劫银行的抢劫杀人犯,被押赴刑场前后的场景。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一篇笔者十几年前发表于某网站(该网站目前好像关闭了通道)的纪实故事,但由于种种客观因素,当时并未受到编辑的青睐,基本上处于冬眠状态。 今天我把它从电脑资料库里翻出来,稍作修改,重新发表到“故事”平台,以飨广大读者(我想,绝大多数普通人,一辈子都难以亲临刑场一一而且,现在死刑基本上施行药物注射,以后想看枪毙死刑犯,更是难上加难了。)

老张与老马

老张与老马,差不多年纪,我高中时代印象很深的人。老张和老马都是人名教师,都是教我语文的,也都是五六十的老头儿。 我先认识老马,老马和老张先后教我初中和高中的语文,我更喜欢老张。我是读初中时就去了二中,直到高三毕业。我应该是从一零年到一六年在哪里过了六年,学校从人声鼎盛到冷冷清清。 老马是我初中的班主任,老张是我高中的班主任,巧合的是前者是陪我度过了初中的前两年,后者是陪我度过了高中的后两年,巧合在

E的自传

了解了这么多,你可能会问E是谁?我是E,我是一个普通人,出生于普通家庭,穿着普通的衣服,做着普通的事。 我的家乡是一个小县城,这里没有成片的大楼,没有轨道地铁。这里有的是大海、竹林和几条商业街。我的大部分人生就在这里度过。这里也有喧嚣,却比其他地方多了很多安静。 我是独生子,家庭未来的支柱和希望都寄托在我一个人肩膀上。母亲常说她十分后悔初中便辍学步入社会,让我好好读书,外婆也说过我只能靠读书——而

我的“二马”们

有些人,不是说一定是最好的。但是她们带给过你的温暖,足以明亮你的一生。题记 张爱玲在《私语》里写过这样一段文字: “《小说月报》上正登着老舍的《二马》,杂志每月寄到了,我母亲坐在抽水马桶上看,一面笑,一面读出来,我靠在门框上笑。所以到现在我还是喜欢《二马》,虽然老舍后来的《离婚》,《火车》全比《二马》好得多。” 我想,我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是上海人,但总觉得离地道还有一步之遥,因为我没住过石库

你觉得“门当户对”重要吗?

有句话很有道理:“请不要用你有所偏差的价值观来作为衡量我的生活的标准。”昨天下班刚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倒杯水喝,我闺蜜于安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就是我们之间的Girlstime。 听着于安在电话的另一端,狮子炸毛般地吐槽着她的男朋友,说着他如何如何般的不好,这次一定要分手之类的话。 但我跟她十几年的闺蜜情谊,我真的太了解她了,于安一直都是嘴炮冠军,干啥啥不行,吵架第一名,过会儿气消了,

老王和他的宣传栏

在西北边陲有一个三道岭的小镇,在当地一个“小小基地"成了老人们常去爱去的地方。 在西北边陲有一个三道岭的小镇,在当地一个“小小基地"成了老人们常去爱去的地方。 在当地社保处第四工作站门厅,二十几年不间断地总立着几块精心制作的宣传栏,这些宣传栏是由一位老人手工制作的,他是一位入党 年的老党员,今年已 岁,他退休后十几年不间断义务为退休职工制作宣传栏,每次做完,他还经常为退休老人耐心地讲解,周围的

洛阳水席

我虽是洛阳人,但自小在农村长大,老家附近方圆几公里并无高山。我虽是洛阳人,但自小在农村长大,老家附近方圆几公里并无高山,但总体上老家所处乡、县却多山,村村通工程之前交通特别不便。对于闻名已久的“洛阳水席”更是道听途说多于眼见。 岁高中毕业后,我就到了上海念书,本科硕士一共念了 年,毕业后一直在上海工作,每年回老家的时间越来越少。老家处于乡下农村,对于“洛阳水席”没有接触过。今年国庆放假,应我表

离家出走的婆婆

看着儿子的背影,又看看被拍的砰砰响的大门,辛大成默默进了自己房间。刚送走一拨客人,手机提示音就响起。 小二班杨老师:嘟嘟妈妈,今天是有事吗?还没有来接嘟嘟哦!他都有点不高兴了。 看了眼时间:呀!都 点了。 丁敏有些来气,她不是跟婆婆说好了吗,怎么就没去接孩子呢? “辛平,你先看着店,我出去会。”跟丈夫打了声招呼,丁敏骑上电动车就走了。 “对不起啊杨老师,家里有点事情。”丁敏很是抱歉的跟老师说着,拉

美好的青春

又是新的一天,我和好友的青春故事开始了新的一页,在沟通交流中得知好友得了抑郁症为了帮助他重新找到爱与早上 . 分我早早的起了床,饭“终于放假了,可以和好兄弟愉快的玩耍了。”我快步走向客厅。看着桌上的美食,“啊,感谢上帝!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心理学告诉我们早上心情好,一天的心情就会很愉快。我美滋滋的享受完美食,惬意极了,开始拥抱这美好的一天。 上午十点 “嘟嘟……” “喂,小清去哪耍啊?” “额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