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猫嘴里的咸鱼刺青

2021-04-08 21:02:09

青春

“别跑啊,我让它很害怕吗。”

“傻了吧,对个厕所你在说什么。”“靠,被你吓跑了,傻X。”

“干嘛,我吓跑了傻X,我还有这用。”

等待是无聊的,所以我会尽眼注意到周围让我感兴趣的事。而等待着更无聊的事,是一群人在深夜车站睡觉。

半夜两点,朋友将坐上去北方的火车。生在南方的小镇,去北方的站点只在夜里,这样的行程看不清前方路的方向。摸黑,就随意的让大雨、洪流把人汇聚到该去的地方。朋友上车后,我还在找被吓跑的猫。

“出来呗,我这有鱼。我有夜盲症吗?”

大概生性野猫,不羁爱自由,第一次见面,不收礼,也不知何时看不见了它。然而这样会方便于第二天,黑白色的它保护费见面礼一并带走。再遇见是在同一路上,这也让我猜测它的住所在附近,似乎第一次很难找到它那神秘的猫窝。可一旦好奇的事发生,之后的一切让我在浮躁的日子中像只随时会被害死的猫一样放大神经,它神秘和反常是在每天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等着我的鱼,然后消失。

或许它并不高冷,只是不会说人话罢了,或者说能闻言语也不常与表达。和它见面得时间多半是傍晚,它常用的寒暄方式是会跟我走段夜路。对于我夜盲,看不见的小巷走近不知宽窄,感官变得自由。而猫的选择是神秘的,这段路上随影出现的路程也是神秘的,可我常常对它的莫测感到温暖。

一星期之后,暖冬一个少有的晴天,傍晚并不摸黑,鱼到猫嘴,它并没离开,可鱼店已关了门,触动我脚步的是它凌然的绕过我两圈,回头一眼,似乎在等着我靠近,便走进小院。受到像登门拜师,还受师父冷眼的暗示,无声我怒它,它也不知。好奇无怨的跟进走上前,小院小巷后,石阶一路往上延生,终看到每日雾晨里会听到钟声的庙宇。在这之后的合院内是它的住所,高门槛里没有杂草,进门疑惑着院内的宁静清心,二楼主梁并无突显之意,环绕的楼房系主人内涵将这屋藏于小镇中,终无烟嚣。

解惑的是正门对上二楼的光亮。

“你来了。”话音是楼中探头而望的“师⺟”,长发留在窗沿和她的腰间,猫和鱼去了屋檐下撕扯,自己呆成了木桩。

“你...说的是猫吗?”

“猫是你的,你说问谁,等等啊,这还得画会。”“我们认...”

“忙完说,你等等。”

“认识吗...”音量渐小,傍晚渐黑。她在化妆吗,等什么呢。想走的那一刻,背上被重击了一拳。

“大个,去哪,今天我想喝酒。”

“我们不认识吧。”

“按时吃药你,小子!走,天黑了你看不见。”

生啦硬拽出了走进的小院,在路灯光照下看到没有妆容的她,耳壁后攥着一层白发。

“别,我们说清楚。”

“有酒再说,别像个女人别扭。”

冬季喝完热汤,暖胃暖酒,取暖的人都为了睡过去,再到梦里炎热的夏天。这话是在啤酒瓶上看到。“真能掰,这把酒说成了神丹妙药。”

“人都不是机械,美好的宿醉下怎么了。”她冲着我。

在酒吧买完酒带到了楼顶,冷到没知觉和黑到不知身在高处,你怎么选,我都遇到了。酒暖身,我打开的了话题。

“我们这是得多高?无所谓了,我得夜盲有时候还能少担心些,告诉我吧,我们怎么认识的。”

她嘲笑或者是讽刺的翘着嘴微笑,走到楼顶边缘。

“敢不敢来这边,试试你一个不认识的人会不会要了你的命。”她的停顿伴着冷空气拍进我大脑,“在告诉你之前,你得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也得相信病重的人没脑子。”眼前一片亮光中,她是黑色的,她将开始叙述的故事像块黑色巨幕。

“在渡口,那天你哭着从后抱了我,回头见你一脸尴尬的道歉,又哭又笑,你知道你真的像条怕被猫吃的鱼一样喜感吗。正因这样我才没为你的冒失反感你,可你偷走了我的钱包,我拿走了你的钥匙。都是同行嘛,我想你应该会来找我,可就真的的来了。”她看了我一眼,确认我是否喝醉。

“从那时我们就说好了,不说姓名,不留联系方式,你知道我的住址,愿意你会来找

我。”她还没说完时,啤酒撑肚,我去了厕所,不知多久才回来,她依然坐在那,我靠近坐下,冷风没有停,雨似乎也要来了。

“去了厕所。”我呼了口热气捂在我们手里“所以我们都爱喝酒吗?”侧脸看她,耳边白发成黑,眼角溢出了光泽。

“别扯淡,喝酒的事,我先你后,都是你交的。怎么样,北方,那的酒什么味?”

“北方?我还没去过北方,只是我知道那是我从未去过的故乡,故乡的人都喜欢喝酒,那应该不错。”

“不想说我就不问。换个话题,想不想试试,跳下去的感觉?”

“不太想”

“认怂吧你。”她站了起来大喊着,“撒手!回家吧,天冷了。”我低着头毫无意识的看着她坠下。

沉入黑夜是什么感觉,我向后沉下去,空洞的失重感在这时候膨胀释放出的胃酸,冲上鼻息和大脑,应该不能再痛苦什么了。

醒来时在家,没有坠楼事件,没有头痛,电话铃声最好别弄警铃,你不知被吵醒的是楼下工地,还是一个月工资换来的手机,敲成废铁,砸成板砖,都可开窗送下。

“小子,你一个月工资没了。”

“对不起,我就来。”

挂了电话,出门时在家看到了“师父”。

“人宿醉下怎么了,是吧。”

“喵”随来的是关门声,它跟着我溜出。琢磨着,猫狗还真的能像它主人?可它主人...真是我?

一天工作结束,忽略了这个问题,到家开门的钥匙两环相扣之下挂着唯一的钥匙,不在意觉得应该有这样的习惯,相扣是怕回不了家所做的提示。猫应该早回来等着它的晚饭,喂饱它后,开着电视,就睡过去。

“下次用猫叫做铃声好了,温柔。”它叫醒了我,没有电视声,没有灯亮,我能看见小镇熙攘着光,小镇大部分停了电,伴着继续的猫叫无名指灼烧的疼痛起来,清楚可见一圈疤痕发炎红肿,它的三个牙印在手指上泛出血色,追着它发光的眼睛,撞掉了药柜上的阿尔兹海默药瓶,巨幕就此拉开,药片从上而下。

在小镇中,每家都能莫名扯上关系,老人们总能在酒席上凑满一桌的熟人,随到酒席小孩都能笑脸相认,有了玩伴。小学那年,科学课上,用到教学材具,我因好奇,在家浪费了这些,有幸得到了老师无奈的施舍,给了我她自己的。放学再还回用具时,知道老师女儿就在班里。在酒席上,老师和家人似乎认识,便我有了玩伴。

“你最想去哪?”

“想去北方,回家,想去吗?”“好奇,远的地方都想去看看。”

“可老妈说,一生只能回去一次。”

“我一天回一次家,来我家,天天回。”

二十年后的冬,街上的行人,我撞上了她,不知人生十八变,一眼之后,我拿了钱包,她拿了钥匙,符合醉梦中的情景,我找上了这个同行,并邀请合作,不料之外反遭遇胁迫。

“一个把婚戒扣钥匙上的小偷有多精明的骗人手法我很好奇。”这话之后半年,我们收获了一只猫,以猫的懒惰为由,我不再偷蒙拐骗,每天拥有楼顶,拥有啤酒,拥抱猫腿,猫腿只拥抱楼顶那片刻的温暖阳光。画室的存在,总会让她涂上点想去的地方,喝酒有了个伴,不过问彼此,我们是轻松的,累了就开着电视,还有啤酒,能去到夏天,我们也是自由的。半年后,她去了⻄藏,没再回,信却从北方寄来“信所到之处,方知浆糊少,以封燃喜,以纸白灯灭,余孽。失枕发之过,无果也未寻。”

走之前,和她在楼顶。她想去⻄藏,决定了很久,我逃避着这个决定,她不强求,留下了很多画。

“别喝了,我画了很多画给你看。”

她的每一幅画都惊人的相似,庙宇、夕阳、屋梁,远方的墓地对着画中墓地聚焦的我得到她的回答“那可能是我结婚的地方。”话音未断,挑起一刻温情和遥远,却又沉默落下。

“明天走,我们车上见”

她扔下了猫,放下了画笔,却没一丝动容,她的梦里也许我在她买到的车票位置任何位置的旁边和在那趟去往任何地方的火车上。

这一年,我一人去了北方,夜里找着来路的方向,去了北方不再有这样的顾虑,离开应大方挥手,愿路途遥远得不能再回来。路途中听到北方一带老一辈人在祭祀仪式上说着“回家”代表着落叶归根,记起了小学同学,第二天一切不能回答的问题让我上车回了小镇,去了小院楼中画室,她的画铺了满地,之中一副略显黑色,画中一人找不到小院出路,而孤单站着,侧屋烛光和他背对,照亮着他曲行的后背,他或许在取暖吧,就像我一样,苟且偷生,背对了她的所望。

回来听到朋友带来的消息,她在⻄藏,因为猫坠下山谷,猫给了我。从朋友那抱往我怀里时,它发抖着害怕周围的环境,叫哑了声。

我能听到,告诉她,我听到了。

听到了你叫着我的名,了解我的一切,去了我想去的远方,做了一切我逃避的事,你明白我生性懦弱,但你站在楼顶叫我放手,拥抱我,生活不是眼前的苟延残喘。病发那晚,我愿意相信病种的我见到了你,哭着找不到人;我也不知从背后抱的是谁,可我碰到那人的眼泪,只相信那人是你,少了惊慌,拯救自己可笑的恐惧感。

之后小院被我租下,一路没灯,我患上夜盲,吃上了药。

这一天是电力局帮我关的电视,夜深,猫跑上了枕头。“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亮着电视的光,来电了。

相关阅读
小青梅和小竹马

我叫冉淼淼,我的小竹马叫张寻淼。我叫张寻淼,我的小青梅叫冉淼淼。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我叫冉淼淼,我的小竹马叫张寻淼。至于为什么他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妈给我取名淼淼。而他妈妈和我妈妈是闺蜜,所以他的妈妈直接玩了个大的,给他取名寻淼。还说想要两家整个娃娃亲,要不要各自的父亲拦着说孩子的未来孩子自己做主。啧啧,这娃娃亲就结了。 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我这小竹马长的也是不错的。除了嘴毒了一些,其他方

凉薄世界,愿有一人温柔以待

这是真的吗?(一) “嘶”“嘶”“嘶”地几声,大手一扬,纸屑洒得满屋子,“要离婚?还要签赔偿合同?!想得美!”杨之愤怒地朝面前也气急了眼的“妻子”吼着。林婉也不甘示弱:“你不想赔?我tm 岁那年,被你强夺了身子就无可奈何地跟了你,我好歹也为你生了个啊雅出来,她长这么大,你有给过一点钱养孩子吗?!啊雅还是婴儿时,你有换过一次尿布吗?!你这个拋妻弃子的烂人!”林婉越说越急,却一下从沙发上站起,双手一

占领我青春,霸道又冷漠

我和他就像星月,好像亲密无间。可是只有我知道,在浩瀚的宇宙我们隔着几亿光年的距离 又是一个愉快的周末,我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阳光温柔地洒进来。每周末我都会整理内务,这次也不例外。 那么立刻行动起来:这件裙子是闺蜜送的生日礼物;这个包包是攒了好久的钱买的;那件外套是奖励自己加薪买的...... 其是整理内务也是再回忆一遍生活里的小确幸。 翻着翻着,我听到有东西掉到木地板上的声音,低头

乌龙蜜桃

“我就是个救场的,况且我们以后说不定也不会见面了。”“那你帮不帮我救场?” 周一,又是让人痛苦的一周的开始。我关掉手机闹钟,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慢吞吞的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舍友相继从睡梦中醒来,“今天是不是满课啊,姐妹们。” 只剩下白霜还在床上,她把被子往身上又拉了拉,准备闭眼再多睡会儿。意识朦朦胧胧的夏雨打着哈欠回了声“嗯,今天满课。” 宿舍是四人间,但是现在只有三个人,另外一个星期天晚上玩的嗨了

沙漠看雪

宋琛,塔克拉玛干下雪了,在这个春天。​ 宋琛和陆就说过:“如果我二十六岁死了还没有看见沙漠下雪,请你一定要把我的骨灰撒进沙漠里,这样我就可以看沙漠四季,等一场到死未见的大雪,守一个有生之年没有履行的约。” 于是, 年 月,宋琛心脏病突发去世了,享年二十六岁,终是没有等来沙漠的一场大雪,允诺过她的陆就带上宋琛的骨灰来到了新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 陆就到达的那天,塔克拉玛干的天空是灰色的,她抱

初见你就心动

黎轩觉得自己要被唐清清给气晕过去了,她智商真的有一百以上吗??他怎么觉得她···高一三班~ 靠窗户最里面的最后一排坐着一个男生,戴着一顶棒球帽,故意压的很低,不注意看的话根本看不清脸,只能依稀看见从帽檐漏出来的几缕碎发,男生戴着耳机低着头在玩手机,教室里叽叽喳喳的。 刚从初中升上来,大家对一切都很好奇,有之前一个学校的,也有不认识的,总之所有人都显得异常兴奋,唯独角落里那个人安安静静,形成鲜明的对

请叫我宋宁宁

她曾经留恋他眼中的光,追着那束光,咬着牙一路从年级六百名,考到第二……楔子 最近,校会值班室里,宋宁宁经常坐的位子上,每当她值班,总会有一束新鲜的白色桔梗。 这件事很快就勾起了吃瓜群众八卦的好奇心,在大家的一致努力下,终于找到了幕后的主人公——前段时间刚被票选为今年新生中最好看的物理系小学弟,林翊。 一时间一大片女生称自己的心碎了一地,还有一些看热闹的同学用火锅下注,大家都在猜测这两位郎才女貌,女

梅子语:你吃过泡椒凤爪么?

究竟为什么他们没有走在一起,梅子没有告诉我,也许她也说不清。那天梅子坐在我的对面,阳光洒在她的侧脸上,很美。 梅子问我:“你吃过泡椒凤爪么?” 我说:“每次都辣出眼泪,但又欲罢不能。” 梅子告诉我她和阿枫是小时候认识的,阿枫主动地把梅子拉进他的生命,不是因为梅子挽救了他的悲惨童年,也没有落水救人的情节。 只是因为梅子长得好看,那个时候,梅子一头短发,干净利落,身材娇小,活泼开朗。 梅子说情窦初开的

梅子语:喜欢和怜悯究竟差几分

梅子说承颜是她认识的男人中最帅的,说帅不太准确,准确点来说是好看。梅子说承颜是她认识的男人中最帅的,说帅不太准确,准确点来说是好看。 梅子还说,承颜和乔铮长得很像,所以梅子格外关注他一点,乔铮那个时候已经出国了,梅子却总能想起他。 承颜虽然和乔铮长得很像,但是他们的性格完全南辕北辙。 乔铮很坚强,坚强到让人敬佩,痞痞的性格。 但是承颜很脆弱,可能是因为一直养尊处优,可能是因为有一个爱他的姐姐,又可

皆在于你

她觉得自己正站在樱花树下,夏晨顺着温暖的光芒射来的方向。夏晨与白耀一同走在A中学去往食堂的路上。 太阳在一场轰轰烈烈的雷阵雨后终于探出头温暖大地,空气中多了份雨后的清新,沁人心脾。 他们调侃着RNG打败IG的段子。 梦雯与她的闺蜜迎面走了过来。 夏晨微笑着,只是像普通朋友那样与她打招呼,梦雯也作出相同回应,仅此而已。 待擦肩而过,白耀问他:“你真的不喜欢她了?” “我真的想明白了。” “真的?”白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