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自有容,林深不易

2021-04-09 15:02:47

爱情

夕阳西下,一抹淡淡的阳光柔和地洒在京城那些幽深的小胡同里。精致的四合院,黝黑的宅门,锃亮的门钹,追逐顽戏的孩子,还有那由远及近、略带沙哑的吆喝声……不过,最引人注目当是那老槐树下穿着旗袍的女人。

高挑的身材,清秀的容颜,含烟似水的明眸,形成了一种难以琢磨的美,自然天成。略感不足的是那洁白如瑕的脚踝旁有一处淡淡的疤痕,虽然经过时间的磨合,疤痕已不再是当初那般狰狞,但还是破坏了她举世的唯美。她的目光中带有淡淡的忧愁,缓缓地驶向远方。

“阿容”一声激动的叫喊拉回了她游离的思绪,缓缓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风华正茂的中年男人,举手投足间不难看出他少年时的丰神俊朗。突然间,泪花在女人眼眶中打转,她好似固执地将眼泪逼回眼中。周遭秋风横扫落叶,飒飒作响,似在记叙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方的倒影,时间也仿佛在此刻静止,男人的思绪却开始飘飞。

那年,我还是那个年少轻狂的男孩,除去优渥的家室,在京城这个大染缸里仍是如鱼得水,有自己的公司和产业,父母对我的管束也不像其他世家子弟那般严格。在这棵老槐树下,我遇见了她,远远的一瞥,便在我的心中打下了烙印,清冷的旗袍颜色将她衬托得愈发的清冷出尘,立领的旗袍款式使得高贵与端庄在她的身侧流连辗转,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端庄与雅致;一颦一笑间,自有一份似水的娇羞。那一刻,我在心底暗暗发誓:穷尽一生也要护住她那娇羞的容颜,与我共守白头之约。而我也确实做到了,她成了我的妻子,唯一的妻子。

我们之间也有过一段快乐的时光,在拉斯维加斯度蜜月的那段时间,我们开着潜艇出海,站在甲板上看海浪翻滚,听涛声阵阵,在海风的见证下我们热情地拥吻。甜蜜过后,阿容依偎在我的怀里,和我共赏今夜的满天繁星。在这个美丽的夜晚,我向阿容许下了我一生的承诺:此生绝不负你。也是在这个繁星似水的夜晚,阿容对我说:“林深,我既已嫁给了你,此生你若不离,我便不弃”,这是我们结婚以来我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海风吹得阿容的裙角偏偏起舞,以前一直觉得穿着旗袍的阿容是最美的,但是今夜穿着仙女裙的她更加妩媚迷人。

但是好景不长,我们回国后,阿容的三叔一直向我索要钱财,为了不让阿容发现我曾经做过的事,我只有不断地帮三叔解决他的破事。一次两次还能找理由搪塞过去,但是频繁地敲诈勒索终是让阿容发现了端倪。

东窗事发的那天,我正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公事,阿容率先闯了进来,眼神中带有一股冷意。身后跟着她一路小跑的是我的助理许征“小姐,林总在处理公事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

阿容未理会他,径直走进了办公室。

“你先出去吧,他是我太太”我起身对许征说道。

“是”说完,他就快速地走出了办公室。

阿容追问道:“林深,真的是你做的?”端庄优雅的脸颊慢慢染上一丝恼怒和失望的神色。

虽然她只说了一句话,但是我明白:她还是知道了。连忙走上前拥住她的肩膀,企图平息她的怒气“阿容,你听我解释…..”

“你回答我,是与不是?”她用力挥开我的双手,带着清冷与绝决。

“是”我承认了。虽然害怕,心里却反而有一丝放松。阿容的眼神完全冰冷下来,甚至还有一丝强烈的恨意,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就跑了出去,我拿起电话打给许征叫他开着车远远的跟着她,以确保她安全无虞。直到许征打电话回来说她已经回家了,我才停下僵硬的身体,无力地坐在豪华的办公椅上,陷入了沉思。

在商海混了那么多年,那些威逼利诱的手段我早已司空见惯,但我毕竟还是年轻气盛,光明磊落是我的行事底线,不可违背;在我的公司里,我严格要求手下人坚持原则,为我在商场赢得了一块活字招牌。但在爱情里,我却违背了我的底线。

我曾撺掇阿容的三叔给她父亲使绊子,目的是让她爸为了公司利益不得不将她嫁给我。时至今天,我依然不曾后悔娶她为妻,但是我却后悔了用如此卑鄙的手段让她成了我的妻子。如果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一定会正大光明的追求她,我相信以阿容那颗柔软的心,假以时日她一定会被我感动,一定会像我爱她那般爱上我的。但是一切都晚了,像何有容那样清冷孤傲的女子,眼里又怎么会容得下沙子?思及此,我不禁开始担忧我们的未来。

我曾去何家找过阿容,但她都避而不见。最近一次是我刚出差回来,他父亲见我来了急忙差人去叫阿容,但被我拒绝了。因为我知道她不想见我,如果告诉她:我回来了。她反而会躲在房间里,几天不出门。

知道她在后院,我便自己去找她了。后院的凉亭里,我心心念念的那抹倩影却没心没肺地坐在亭边作画,此时的她看上去多了一丝悠闲与惬意,连带着那唇角都泛着笑意,远远望去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误落凡尘。

“姑爷,你怎么不过去找二小姐?”小蝶疑惑的声音在静谧的空气里蔓延。凉亭里的女子终于向这边看过来,没有办法我只得朝着凉亭的方向走去,看见女子唇边的笑意一点一点消失,我的心中五味杂陈。

“你来干什么?”阿容用及其冰冷的语调对我喊道。撇过头,“我不想看见你,你走。”

“…...”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终于在半个小时的僵持中,阿容败下阵来,准备逃离这个地方。慌忙之中,我抓住了她的手腕,追问道:“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想我原谅你,除非我死”她的目光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做梦!我告诉你:你就算死也只能是我林深的亡妻。”被她激得口不择言,我看见她的瞳孔在一点点放大,眼中的恐惧显而易见,但是这次我却狠下心离开了。

何有容就这样呆呆地在凉亭中站了一下午,待到天空泛起了阵阵红霞,她才在小蝶的搀扶下回了房间,在沙发上做了很久,心里一直因为林深的那句“你就算死也只能是我林深的亡妻”而苦恼。‘算了,不想了,既来之则安之’何有容暗暗告诉自己。随手打开电视,里面正再插播一条车祸新闻:“据本台最新消息报道,在城南路金海大道上,一辆黑色揽胜的车主由于醉酒行驶,导致和迎面而来的一辆大卡车相撞,虽然黑色揽胜的车主及时打转方向盘,但是却撞上了路旁的电线杆,现在已经被送往医院……”

看着电视里的那辆黑色的揽胜,何有容仿佛听到了两车相撞时的破碎声,直击得她后背泛起阵阵凉意。“刀光剑影人心看似终点又回到起点寻寻觅觅人间在你怀里我沉睡到永远命运的推手推我向前我随你而摇随你而飞爱恨纠结难分难解又何苦在缠绵等待了你誓言了我既然要追寻又何必后悔天上一天地下万年终究是残念心静如止水恩怨情仇过往云烟怎奈风一起山河日月变…..”突然一声铃响,打破了何有容的痛苦挣扎,只见她拿着手机的双手在忍不住地颤抖,终于,她还是接了电话。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阵冰冷的声音:“林太太,你好!林先生发生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麻烦……”碰的一声,手机落在了僵硬的地面,只见何有容已经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家门,打的士到了医院。

守在手术室门外,看着那鲜红的“手术进行中”五个大字,何有容感觉自己快要被这令人窒息的空气勒得喘不过气来。看着一团团鲜血侵染的纱布被端出了手术室,那一刻,她再也忍不住了,脚下一阵软弱无力就差点摔在了地上,幸好林深的妈妈及时扶她到一旁的椅子上休息,才不显得那般惊慌无措。三个小时过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医生一脸疲惫的从手术室走出来,立马便被一大群人围住了。

“医生,林深怎么样了?”问话的是林深的父亲,常年从政使他早就练就了一份沉稳冷静,处变不惊的性格,但此刻他那张严肃的脸上露出的担忧却是显而易见的。

“林先生,林深虽然现在抢救了过来,但是并未脱离生命危险,如果他能在48小时内醒过来,那就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他现在的求生欲望很弱,希望你们这些家人能多陪陪他说说话,好唤醒他的求生信念。”

医生走后,林深的母亲走进了病房,就剩下我和他爸站在手术室外,看着他爸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忍不住叫了声"爸"。

“有容,刚开始林深向我们说他要娶你时,我和他妈妈都强烈反对,并不是因为你不好,只是因为那时的你眼中并没有他,但是他为了娶你连‘除了何有容,我这辈子谁都不会娶的’这种话都说了出来,我们林家的男人是多么骄傲,但是为了你,他甘愿向我们服软。为人父母,我们都希望孩子能过得快乐,但是很明显在你们这段感情中他注定受委屈,但是看着他那坚决的态度,我和他妈妈不得不同意你们的婚事。好在你们婚后相亲相爱,在你的眼中我看到了你对他的爱意,这让我很欣慰。虽然我不知道林深做了什么错事让你生气,但是我希望你能原谅他,即使不能原谅他,也请你在这两天帮帮他,有你在他身边,他一定会醒过来的….”林先生语重心长地说道。

“爸,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听着他的这些话,我心里的内疚迅速滋长,然后像小孩子做错事低着头认错一般。

林先生听到这句话后慈祥的看着我说:“你们都互相爱着对方,但是却缺乏理解和信任,等深儿醒来以后,你们要好好过日子,我和你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一抹羞涩爬上脸颊,我低声道:“嗯,知道了。”

林先生收敛了笑声,继续说道:“好了,你去看看他吧!”看着林深爸爸远去的背影,心里告诉自己等林深醒来,一定和他好好过日子,再也不闹了。

看着病床上插满仪器管的林深,何有容的眼泪情不自禁地从眼睑滑下。她缓缓地走过去,很轻很轻,生怕吵醒林深了。拉着他的手,对他说道:“林深,我爱你,但是我心中又恼你对我的欺骗,因为我希望我爱的那个人即使不是英雄,但也要光明磊落,所以我一直和你置气,甚至想用离婚来伤害你。但是当我听到你出车祸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世界都毁灭了。”“林深,你个大骗子,你说过此生绝不负我的,但是现在你却躺在这里”“林深,你醒来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原谅你…..”vip病房中一直都回荡着女子此起彼伏的痛哭声,殊不知男人的手指在忍不住地颤抖。

过了一会儿,女人轻轻地走出病房,当门声叩响的那一刻,男人的眼睛却突然睁开了,脸上微笑着,直到笑出了眼泪……

…...

风尘仆仆的男人将女子拥进怀里,责问道:“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越发瘦弱了”,女子娇羞地答道“都怪你,那么久才回来!”撒娇的语调让男人倍感愉悦。男人抓着女人的肩膀宠溺地说:“阿容,下次我出差把你打包带着,好不好?”女人的脸上爬上了一抹红霞,在余晖的照耀下越发的美丽迷人。

秋风还在静静地吹拂着,可有情人眼中的柔情蜜意却无声地飘洒在空中,划过一道爱情的弧线。

手机用户76418
手机用户76418  VIP会员 平淡也是一种修行

何自有容,林深不易

相关阅读
芳华逝去,谁人吟诉共白头

“婚姻大事本应遵从父母之命,我和你母亲已为你挑好了人选。” 年秋,南城的枫林路上,秋风一起,金黄的枫叶漫天飞舞,在高空不停盘旋着,风止后轻飘飘地落了下来,在落日余晖下闪着点点光芒。 路人们似是无暇欣赏美景,纷纷裹紧着身上的衣衫,行迹匆匆。 入夜后的南城大饭店里格外热闹,门口车水马龙,依稀能听见里面悠扬的舞曲声传来。 “美丽的小姐,能否邀您共舞一曲。” 一只手出现在秦韵娘的眼前,抬眼望去,

影子情人(上)

当我决定成为一个女人的影子时,已再无资格接受阳光下的爱情了。 “阿澜,都五年了,放过自己吧。” 宋子琪夺过叶澜手里的酒瓶,往他面前的杯子倒满,递给他,“这是最后一杯了。喝完了,我送你回家。” 叶澜醉眼迷茫,接过酒杯,仰着头往嘴里就倒,浑不觉,酒沿着嘴角流出,滴得白衬衫的衣领和前胸斑斑渍渍。宋子琪皱了皱眉,用手捞起他,“走,回家。”。叶澜双手往前虚晃了晃,意图推开他,“还要喝,再喝……”。宋子琪

清梦

蜡烛一点点地燃烧,蜡油一点点地滴落,就好像他们的一生,慢慢流逝,永不再回。 年 月 日香港回归。 陈希闻站在阳台边,听着零点的钟声响起,尽管她已八十岁高龄,却仍然可以清晰地看见街道上欢呼的人群。她手里攥着一封信,转过身对坐在沙发上的丈夫说:“香港回归了,我也想回去看看。”他点了点头。 她丈夫是朝鲜人——不——准确来说应该是韩国人——他的故乡在“三八线”以南的木浦,而她的故乡在四川营山。

嫁给你是我最后悔的事

我带着一纸控诉归来,顾域骁双眸猩红,嗓音泠冽:和我离婚,跟那个糊逼在一起?值得?我死了。 上海夜景真的很美。 从阳台能看到东方明珠,我非常庆幸自己家里没有装防盗网,这样跳下去的时候不用再费力气想怎么弄开它们。 说起来是自己家,但我从来没有在这个新家里,感受过顾域骁一丝的爱意。 蹲在外墙突出的平台上,有人冲进来。我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睁开我八百度高度近视的眼睛,一片墨色。 风撕扯着我的四肢,然后像刀

陈年旧爱,锦书一阙

南城的风在我心里悄无声息的吹了四年,都没能吹动我的心。南城的风在我心里悄无声息的吹了四年,都没能吹动我的心。唯独,在我一无所有后,我愿意无所顾忌的再次流浪南城。其实,从一开始我也一无所有。 离开南城前,陈年请我吃了一顿饭。但是,他不知道我两天后就要离开南城。这一餐和往常一样,各自都带了其他朋友。我和他并肩坐着,只聊了一些最近生活上的琐事。 饭后KTV也是陈年定的。好像我和他在一起的多数时间,他

枕边苍老

我始终不好意思把裴曦当年送我的戒指拿出来戴上,可我一直都把它放在我的枕头下面。 我手上一边一个塑料袋,装的是我刚买的食材。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屋子里依旧安静得让人耳鸣。 鸡胸肉去筋膜,清洗后切丁,撒盐,酱油配以料酒放在盘子里腌制。接着再倒入花生油,刚刚切好的红辣椒倒入锅中翻炒。我甚至不觉得辣手,也没发觉其实我满手都是料酒的味道,换做从前,我已经嫌弃得逃到八米远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我纳

桑榆非晚

桑酒重生后捡了个未来大BOSS当弟弟,本想着做靠山。但养着养着就不太对劲了?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桑酒重生了。 在病床上刚刚醒过来的桑酒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这熟悉的场景,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劳资重生了?! 桑酒看着床头的日历,一脸的复杂,她回到了十年前,十五岁的年纪。 是了,她在二十五岁就结束了那年轻的生命。 因为她处事张狂,能力也够强,没想到她青梅竹马的堂妹竟然嫉妒她已经很久了。 终于,在桑酒二十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某K歌软件唱歌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初恋。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某K歌软件唱歌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初恋。 刚升入大二这年,我疯狂的迷上了唱歌。 周末放假了就约着朋友去KTV一展歌喉,平时没事就在K歌软件上打发时间。 那段时间刚流行起来一首民谣,于是我连续听了好几天,然后就录了首发出去。 习惯性的翻了一下别人的作品,无意间点开了一个附近的,听了一下确实挺好听的,我随手给他送了几

肩上月,是我意中人

陈以重就像照在她肩头的明月,带着她一点一点走出黑夜,走向康庄大道。 阮筱晓在厕所里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想起昨晚上做的事,她快要窒息了,整个人都塌陷了。这真的是这辈子做过最丢脸的事了。 最近有个朋友要结婚了。就在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谁提议要去酒吧狂欢,全都围在她那只有 平米的花店里七嘴八舌。她也没注意听她们在说些什么,只忙着完成订单。 结果一到晚上七点,就嚷嚷着催她关了门。她一问才知

怀林未晚(上)

刘海半遮着阴沉的眼睛,棱角分明的脸似乎让包厢里所有的人都黯然失色,程琳有些恍然。 “怎么了怎么了,继续呀!” 程琳喝多了,音乐停了就开始嚷嚷,也没发现周围的人都盯着门口看。 “程琳,这么晚了为什么还在这儿?”清冷的声音让程琳打了个冷颤,霎时间酒醒了大半。 她扭过头看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高大身影,合体的手工定制西装将苏瑾怀挺拔的身姿完美的勾勒,程琳缓缓地抬头,盯着苏瑾怀的脸。 刘海半遮着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