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前后

2021-04-10 15:02:01

爱情

“喂,夏兰嫂子,李博他喝多了,谁也劝不了,你快来下!我们在山水庄园酒楼308包间。”

晚上八点多,李博他的发小之一张越给他的女友夏兰打电话道。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又跟他喝这么多酒!等下,我现在就出门过来。”

夏兰听到自己的男友李博喝酒了,而且看样子喝醉了,有些生气。

“夏兰嫂子,不是我们要跟他喝的,是他自己喝的。他非了要喝,谁也拦不住。我们其他人都没喝多少!你快来吧!”

张越也有些恼火。自己怎么有这么个发小,酒量差不说,而且脾气还特倔,一旦发作出来,谁说也不听,说了也没用。今晚就是例子,不知道怎么地,他心里似乎在发泄什么,一股脑地喝酒,没多久就喝多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挂了!”夏兰说完,刚穿好自己的平底鞋。她今晚是去接张博,没有选择穿坡跟鞋。她也没有化妆,反正晚上了只是去接他回来。

夏兰挂完电话,穿完鞋子,拿上自己的单肩长直包,就出门了。她刚走到小区门口,想起自己还没叫滴滴,连忙掏出手机准备叫。这时她已经到小区外面公路边上,刚好看到一辆出租车经过,连忙停下手机招手。出租车停了,她上了车。

“山水庄园酒楼!”出租车立马启动。

二十分钟不到,夏兰到山水庄园,进去直接上三楼到了308包间门边,敲门。

门开了,是张越开的门。

“夏兰嫂子,你终于来了!”

“他人呢?”

“喏!你看在那还在喝了!”

夏兰走进去后,看见李博还在喝,此时正在吹瓶啤酒。她连忙上前将李博手中啤酒夺下,放到一边。

“走!跟我回去!”夏兰有些烦道。

“回……去?不……回,把酒给……我,让我……喝”李博似乎没意识到自己的女友夏兰来了,不理睬刚才谁说的话,口中断断续续地吐着话,找了一眼啤酒瓶,看到了一边的那瓶啤酒,又拿起来喝。

“你还喝!给我放下!你看清楚,是我!”夏兰见他又拿起瓶子准备喝,在他刚往嘴里倒时,又连忙制止。

“我说喝……就喝,别裹我!”

但这回没能夺下啤酒瓶,李博使起劲儿来反抗。他还没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女友夏兰。毕竟他现在还没喝倒下,力气还是有些的。

夏兰没能夺过瓶子,让他又倒下一大口进肚。

夏兰一时没夺下,但是她变得不是一点生气了。她跟李博在一起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他对自己使这么大劲儿。以前都是让着她,对她很温和,即使李博脾气比较固执,她知道,那也是比较温和下。

夏兰此时心里来气了。但她现在是要赶紧把李博给接回去,不能让他继续喝了。而且还有旁人看着,不好发作出来。

“你今天是怎么了!你看清楚,我来了!”夏兰声音变大了,靠李博更近,让他好看清楚自己。

这一声下来,似乎真起作用了,竟让李博注视她一眼。李博表情有了变化,显然认出夏兰来了。

“走!回去!别喝了!”夏兰这时伸出手去拉他起来走,但他挣脱着不想走,还边拿起瓶子又往嘴里倒酒。不过,在包间里其他几个发小的帮助下,夏兰连劝带拉地,还是将他拉走出包间。

他此时尚能走路,只是不稳,在夏兰拉着下,两人慢慢地出了山水庄园酒楼,到了外面路边。

此时九点左右了,夏兰拉着李博在路边等她刚叫的滴滴。李博站在一旁还不平静。

不一会儿,滴滴来了,停下。夏兰硬把他塞进车里,两人坐进去,回去。

不到九点半,两人到家了,是夏兰的家。夏兰没有将他送回他的家。夏兰开了门,把他拖了进来。到家时,李博酒劲儿上来了。他今晚喝了几杯白酒和两三瓶啤酒,他现在有些神志不清。所以,夏兰差不多把他拖进去来,将他放到沙发上。

夏兰不明白他今晚怎么喝这么多?而且还是一个人喝?他平时喝喝酒,夏兰倒是见过,但那也只是小喝一点,从来没见喝醉过,而且一般是啤酒,偶尔吃饭的时候喝个一两罐,跟喝饮料一样。而且他也只喝啤酒,不喝白酒,从来不沾白酒。今晚是怎么了?夏兰有些疑问。

不过,不管啤酒白酒,还有红酒什么的,夏兰倒是都能喝,而且曾经还喝醉过,还是被他照顾的。夏兰她明白喝醉后的滋味不好受,所以,她现在气消了,想着来照顾他。

说起来,李博他的酒量还不如夏兰,差的不是一点两点。所以,他们两人在一起后,还从未一起喝过酒。他平时比较温和,喝酒也是一样,不然喝起酒来,夏兰可能还没发力,他准先倒。

夏兰见他好像要在沙发睡过去了一样,连忙把她叫起,将他扶到自己的卧室床上躺下。夏兰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倒有些不情愿他睡到自己床上,但还是算了,让他睡吧!谁怪自己今生摊上他这个男友呢!

夏兰将他扶到床上躺下后,把他外套脱下。现在还是初春三四月份,平时还是需要穿外套的。又把他的鞋袜脱了,才将他放好在床上,给他盖上被子。

夏兰在给他脱外套时,他人醉了不舒服,躺着极不配合。夏兰费了好大一会儿劲儿才脱下来。夏兰现在也有些累了。

夏兰原本在家时就已经洗完澡,在床上看手机。现在累了,她想躺下睡觉了。她出去把客厅的灯关了,回到卧室脱了衣服在床上躺下。

虽然床上还有李博,但好像并不影响夏兰回到床上睡觉。她很正常地躺到床上睡下。只是在夏兰躺下不久,她闻到李博身上的酒臭味有些受不了,强忍着睡。

但是,又过了一小会儿,李博睡着了打起呼噜来,完全影响到夏兰的睡意。

夏兰记得他一般睡觉不打呼噜的,怎么今晚却打咕噜。夏兰又强行忍了一会儿,还是睡不着。她想想明天还要早起去公司,现在还没睡,心里有些烦,强迫自己睡着。可是,没有什么用,仍然被他呼噜声吵着睡不着。

“哎呀!”

夏兰受不了,身子一下抬起来,烦躁地叫了一两声。不过,睡在一旁的李博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咕噜声打着,睡着一动不动。夏兰很烦!她想她今晚怎么就把他给带回来了!看着他还那样一副人事不知地睡着,心里更烦!

夏兰无奈,只好到客厅沙发上去睡。她明天还得早起去公司。夏兰躺在沙发上睡着,竟有些为自己今晚感到不值。明明是她自己的家,却让她睡到了外面客厅沙发上。

第二天,夏兰早早地起来了。幸好她昨晚跑到客厅里睡,让她昨夜还算睡了个好觉,今早起来精神不错。

夏兰起来时,看了一眼卧室里的李博,他还在睡。夏兰没有去打扰他,轻轻地关上卧室的门,洗漱去了。

夏兰洗漱完,穿衣化妆完,准备出门去公司,在路上吃早饭。但看他还在自己这,还没起来吃早饭。她索性好人做到底,买回来跟他一起吃。

在夏兰买早点回来时,李博他睡醒起来了。

“洗把脸过来吃早饭吧!”夏兰把早点放到餐桌上,见到他从卧室里走出来。

“昨晚没发生什么吧?”李博想到自己醒来躺在夏兰的床上,见到夏兰问道。

“你说呢!”

“那估计没有。”

“那就没有。”

“没有就好。”李博像是松了口气一样。

“你什么意思?你在嫌弃我吗?哦!亏我昨晚还好心去接你!”夏兰有些来气。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不用说了!我算是记住你了!”

李博没有再说什么,赶紧走开去刷牙洗脸。

“昨晚怎么要喝那么多?我还没见过你这样?我要是不来,你还不准备走了!”这时,李博洗漱完与夏兰一起坐在餐桌上吃早饭,夏兰问道。

“就是一高兴,想多喝点,就那样了。”李博见夏兰问他昨晚的事,很平常地答道。

“你这样可是很少见。你昨晚是怎么了?”

“哪有,就是喝多了点。看来我酒量还是那个样啊!”李博笑了笑。

“下次这样,我是懒得管你了!”

“下次不会了!”

……

过了几天,到了清明节。夏兰今天下午一个人闲走河心公园里。她今天没有跟李博在一起。两人在一起后,清明节这个节假日没有在一起过。李博跟她说,清明节是祭奠死者的日子,就不要在一起了,不然寓意不好。夏兰也不在意,就听了他的话。她每年清明节都没有跟他在一起。

今天依旧,夏兰下午没事就到河心公园走走。闲走一阵,她偶遇到李博。李博却没看见她。

夏兰准备走上去叫他,但见他好像只是路过公园,又回到公路上了。夏兰也跟着出了公园。

他出公园后,顺公路走了几步路,来到一家花店旁,进去了。夏兰见他进到花店,以为他是要买花送给自己。看来他不是瞎子,还是看见自己了。

夏兰站在原地等他出来。一会儿后,他出来了,手里确实拿着一束花,但是一束黄色的菊花。夏兰在远处见了,有些无语,他连花都不会挑!算了,反正有这个心意就行了!

但是后面让夏兰没想到是,他出来后,好像没看见自己一样,继续顺着公路走,手中拿着那束黄色菊花。夏兰才明白,他原来没有发现自己,自己空欢喜一场。怪不得买了束菊花,估计是去祭奠过世的人。

夏兰继续跟着,想着待会儿突然出现给他一个惊喜。夏兰一路上跟他走到了一处墓园。

李博进入墓园后,在某排某个墓碑前站立。他将手中的菊花放到墓碑前,站立凝视良久。夏兰在不远处看着他。

李博在墓园待了不到半个小时出来了。当他走到墓园门口时,夏兰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他见到夏兰一惊,然后对她一笑,说:“这么巧碰到了。走走走!晚上一起去吃饭。”说着,他走上前去牵夏兰。然后,两人一起离开墓园。

“你不是说清明节不在一起的吗?这回怎么就……”

“既然碰到了,那就算了!反正已经在一起了,总不至于打个招呼各回各家吧!”

两人在路上边走边说着。

……

夏兰晚上回到家,心里有些疑问。她还从来不知道李博会在清明节去祭拜什么人,而且还是独自一人去的。李博以前也从来没跟她说过这事。而且,见他在墓碑前沉重的样子,还一直待了那么久,应该跟他关系不普通。

夏兰知道他不是在祭拜他的什么亲人,不然不会买一束菊花独自去。当时夏兰不好问什么,后面两人在吃饭时夏兰问了他。他只说是自己的一个同学,别的什么也没提了。夏兰就更好奇了,他什么时候还有这么一个关系不普通且英年早逝的同学。她是从来不知道,也没听他说过。

三天后,中午,西弗咖啡馆。夏兰约了李博的一个同学在这里见面。这个同学是王盛,他跟李博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同学,两人关系至今都很好。李博喝多了那晚他也在场。

“前几天清明节,我见李博去祭拜他说的一个什么同学。他的这个同学你知道吗?”夏兰问道。

“夏兰嫂子,你不知道吗?”王盛听后,有些吃惊。

“我哪知道,他都没跟我说过。你知道什么就告诉我。”

“我说了会不会影响你们两人的感情。”

“没事,你快说。”

“好吧!是这样的。他祭拜的是朱怡,是名女生。当时是零八年,我们15岁左右,还在上初三。他和朱怡在一个班。他当时心里很喜欢朱怡。你也知道,零八年我们这里发生地震,我们几个人还算幸运,活下来了。可朱怡没有那么幸运,在那场地震中失去了生命。朱怡死后,他一直很伤心。他对这件事一直没有放下。他好像每年清明节都会买一束菊花去看朱怡。他也有整整七年没有再喜欢过其他人,直到遇到夏兰嫂子你。那晚,我们几个人吃饭时叙旧,可能让他想起朱怡,他才自己大喝起酒来。”

夏兰出了咖啡馆,心中想着刚才王盛告诉她的事,拿出手机给李博打通微信电话。

夏兰说:“明年清明节,我陪你一起去看她。”

李博那边听到一惊。他明白夏兰说的她是谁,夏兰已经知道了。

李博而后会心一笑:“谢谢!不过,明年我不去了!”

夏兰还没明白,那边又传来话语:“不止是明年,以后也不去了。因为有你了!”

夏兰也笑了:“我可没逼着你不去!算了,挂了!”

李博:“你在哪?我来找你!”

夏兰:“我在公司,下午还有事。不用来了。”

李博:“那我就来等你没事!我下午没事。”

夏兰:“随便你了!”

下午,夏兰走出公司,李博接了她。两人愉快地回着夏兰的家。

新仲夏之夜
新仲夏之夜  VIP会员 唯有时光流逝才是一样的!

清明节前后

相关阅读
何自有容,林深不易

高挑的身材,清秀的容颜,含烟似水的明眸,形成了一种难以琢磨的美,自然天成……夕阳西下,一抹淡淡的阳光柔和地洒在京城那些幽深的小胡同里。精致的四合院,黝黑的宅门,锃亮的门钹,追逐顽戏的孩子,还有那由远及近、略带沙哑的吆喝声……不过,最引人注目当是那老槐树下穿着旗袍的女人。 高挑的身材,清秀的容颜,含烟似水的明眸,形成了一种难以琢磨的美,自然天成。略感不足的是那洁白如瑕的脚踝旁有一处淡淡的疤痕,虽然经

芳华逝去,谁人吟诉共白头

“婚姻大事本应遵从父母之命,我和你母亲已为你挑好了人选。” 年秋,南城的枫林路上,秋风一起,金黄的枫叶漫天飞舞,在高空不停盘旋着,风止后轻飘飘地落了下来,在落日余晖下闪着点点光芒。 路人们似是无暇欣赏美景,纷纷裹紧着身上的衣衫,行迹匆匆。 入夜后的南城大饭店里格外热闹,门口车水马龙,依稀能听见里面悠扬的舞曲声传来。 “美丽的小姐,能否邀您共舞一曲。” 一只手出现在秦韵娘的眼前,抬眼望去,

影子情人(上)

当我决定成为一个女人的影子时,已再无资格接受阳光下的爱情了。 “阿澜,都五年了,放过自己吧。” 宋子琪夺过叶澜手里的酒瓶,往他面前的杯子倒满,递给他,“这是最后一杯了。喝完了,我送你回家。” 叶澜醉眼迷茫,接过酒杯,仰着头往嘴里就倒,浑不觉,酒沿着嘴角流出,滴得白衬衫的衣领和前胸斑斑渍渍。宋子琪皱了皱眉,用手捞起他,“走,回家。”。叶澜双手往前虚晃了晃,意图推开他,“还要喝,再喝……”。宋子琪

清梦

蜡烛一点点地燃烧,蜡油一点点地滴落,就好像他们的一生,慢慢流逝,永不再回。 年 月 日香港回归。 陈希闻站在阳台边,听着零点的钟声响起,尽管她已八十岁高龄,却仍然可以清晰地看见街道上欢呼的人群。她手里攥着一封信,转过身对坐在沙发上的丈夫说:“香港回归了,我也想回去看看。”他点了点头。 她丈夫是朝鲜人——不——准确来说应该是韩国人——他的故乡在“三八线”以南的木浦,而她的故乡在四川营山。

嫁给你是我最后悔的事

我带着一纸控诉归来,顾域骁双眸猩红,嗓音泠冽:和我离婚,跟那个糊逼在一起?值得?我死了。 上海夜景真的很美。 从阳台能看到东方明珠,我非常庆幸自己家里没有装防盗网,这样跳下去的时候不用再费力气想怎么弄开它们。 说起来是自己家,但我从来没有在这个新家里,感受过顾域骁一丝的爱意。 蹲在外墙突出的平台上,有人冲进来。我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睁开我八百度高度近视的眼睛,一片墨色。 风撕扯着我的四肢,然后像刀

陈年旧爱,锦书一阙

南城的风在我心里悄无声息的吹了四年,都没能吹动我的心。南城的风在我心里悄无声息的吹了四年,都没能吹动我的心。唯独,在我一无所有后,我愿意无所顾忌的再次流浪南城。其实,从一开始我也一无所有。 离开南城前,陈年请我吃了一顿饭。但是,他不知道我两天后就要离开南城。这一餐和往常一样,各自都带了其他朋友。我和他并肩坐着,只聊了一些最近生活上的琐事。 饭后KTV也是陈年定的。好像我和他在一起的多数时间,他

枕边苍老

我始终不好意思把裴曦当年送我的戒指拿出来戴上,可我一直都把它放在我的枕头下面。 我手上一边一个塑料袋,装的是我刚买的食材。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屋子里依旧安静得让人耳鸣。 鸡胸肉去筋膜,清洗后切丁,撒盐,酱油配以料酒放在盘子里腌制。接着再倒入花生油,刚刚切好的红辣椒倒入锅中翻炒。我甚至不觉得辣手,也没发觉其实我满手都是料酒的味道,换做从前,我已经嫌弃得逃到八米远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我纳

桑榆非晚

桑酒重生后捡了个未来大BOSS当弟弟,本想着做靠山。但养着养着就不太对劲了?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桑酒重生了。 在病床上刚刚醒过来的桑酒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这熟悉的场景,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劳资重生了?! 桑酒看着床头的日历,一脸的复杂,她回到了十年前,十五岁的年纪。 是了,她在二十五岁就结束了那年轻的生命。 因为她处事张狂,能力也够强,没想到她青梅竹马的堂妹竟然嫉妒她已经很久了。 终于,在桑酒二十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某K歌软件唱歌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初恋。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某K歌软件唱歌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初恋。 刚升入大二这年,我疯狂的迷上了唱歌。 周末放假了就约着朋友去KTV一展歌喉,平时没事就在K歌软件上打发时间。 那段时间刚流行起来一首民谣,于是我连续听了好几天,然后就录了首发出去。 习惯性的翻了一下别人的作品,无意间点开了一个附近的,听了一下确实挺好听的,我随手给他送了几

肩上月,是我意中人

陈以重就像照在她肩头的明月,带着她一点一点走出黑夜,走向康庄大道。 阮筱晓在厕所里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想起昨晚上做的事,她快要窒息了,整个人都塌陷了。这真的是这辈子做过最丢脸的事了。 最近有个朋友要结婚了。就在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谁提议要去酒吧狂欢,全都围在她那只有 平米的花店里七嘴八舌。她也没注意听她们在说些什么,只忙着完成订单。 结果一到晚上七点,就嚷嚷着催她关了门。她一问才知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