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系列:我才不是白月光替身(一)

2021-04-10 15:02:49

爱情

黑莲花系列:我才不是白月光替身(一)

序言

“冉冉,冉冉。”宋子安宽大的手掌插进我的头发,身子死死地抵住我,声音里带着让人不可忽略的情欲。

我的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仰头吻住他的唇,不给他任何迟疑的机会。

余光还不忘瞥向刚刚站到门口的女人,顶着和我有六分相似的脸,脸上的表情却已经变得狰狞扭曲了。

这样,她就没有我漂亮了。

不出我所料,宋子安是个有钱人。

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钱,至少有钱的程度让我此刻站在他家门前的时候,腿都有点发抖。

我盯着眼前这个欧洲城堡一般的“住宅”。

心里的快乐好像长了翅膀的鸟,几乎要飞出来。

啧啧啧,真有钱,我喜欢。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迷乱,还是觉得头有点微微作痛。

妈的,昨天到底被那个男人灌了多少酒?

我叫曲乐,人如其名,我就是个唱歌的。

不过可不是什么人民大剧院里的歌唱家。

我就是个KTV的陪唱。

专门给些孤单寂寞的客人找乐子的。

昨天是我在帝皇上班的第一天。

干我们这一行的,那个不是削尖了脑袋想要往帝皇来。

在帝都谁不知道能进帝皇的客人们,一个个的都是非富即贵。

随随便便傍上哪一个,一辈子生计都不用愁了。

宋子安就是我昨天接待的第二批客人。

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个男人是我的菜。

他长的实在是太他妈的好看了。

坐在一群都贵气十足的少爷小姐中间,宋子安的清冷气质一下子就把我的心给勾走了。

他穿着西装,不是很笔挺的剪裁。

是偏向英伦风的那种,有些慵懒的气息就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了。

再加上那一脸有些沉郁的表情。

妥妥的禁欲系美人啊!

说实话,我其实不太爱招惹这种禁欲系的男人。

他们一般都不太有那种世俗的愿望,以至于很难从他们身上捞钱。

但是眼前的男人实在让我心动。

哦,别误会。

实在是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是太有钱了。

有钱的让我心动。

禁欲就禁欲吧,别说禁欲,就算是他不行,冲着毛爷爷的面子上,我也得硬着头皮上!

思绪拉回到现在,我看着眼前的建筑有些发愁。

“宋子安?”

我站在门口找不到进去的方法。

只得没出息的拨通了他昨天晚上输在自己手机里的电话号码。

“嗯?”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只一声,我就确定,就是昨天那个男人。

他好像刚睡醒的有些喑哑的声音,和他昨天拉着自己撒娇的叫着“冉冉,不要不管我”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我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说话的音调也有高了几分:”宋先生,我在你家门口。”

我自认为自己的声音还算特别,应该不会被那么快忘记。

但是电话那边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说实话,还是有点点打击到我的自尊心的。

但是没关系,我一定会让他这辈子都忘不掉我的声音的。

对于搞钱,我一向是最最有耐心的。

“曲小姐?”

许久,才传来宋子安有些不确定的语气。

我几乎要被他难以掩饰的无措给逗乐了。

笑意又重了几分:

“宋先生不会打算就让我站在门口跟你说话吧?”

“谢谢宋先生!”

我在还没挂断的电话听到宋子安吩咐人给我开门的声音,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后了。

毫不掩饰我此刻的开心。

想着,又伸手摸摸了自己的脸,忍不住的感慨

『感谢爹妈给了我这么一张脸蛋。』

我昨天看到了,宋子安从钱包里拿钱的时候,钱包背面夹着那张女孩的照片,跟自己足足有五六分相似。

是那个什么他叫了一遍又一遍的“冉冉”吧。

我对那些男人有没有忘不掉的白月光可不感兴趣。

反正我也只想从他们身上捞钱。

作为一个捞女,最起码的职业素养就是不要过问“客户”的感情。

门是自动的打开的,但门后还是站了两个穿制服的人,应该是保安。

反正我当时就是觉得很无语,什么玩意这就给开工资了?这哪是辛勤的劳动者,这明明是闲着就把钱挣了。

反正是走了很久,路过一个大喷泉,经过一个小花圃,穿过一个大厅,我才又见到宋子安。

他还穿着丝绸的睡衣,在带着冷意的灯光下泛着金钱的光泽。

手感一定很好。

“曲小姐怎么来了?”

男人睡袍下的小腿有着健美解释的肌肉,我丝毫不掩饰打量他的眼神。

想象着昨天倚在他身上,偷偷抚摸八块腹肌的快乐。

“当然是因为对宋先生念念不忘。”

暧昧地话语,瞬间就把两人的思绪拉回到昨天的帝皇。

“宋先生,我叫曲乐。”

我冷着脸对已经几乎整个上半身都粘在我身上的男人说。

他不知道喝了多少,整个人的精神都恍恍惚惚。

但是摸到我裙子拉链的手却是精准的仿佛装了雷达。

“冉冉,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你不会忘了我的对不对?”

我有些气恼,毕竟现在是被当做另一个女人的替身。

但是在看到他面前座子上放着的玛莎拉蒂的车钥匙的时候,我冷着的声音就缓和了许多。

“宋先生,这里人多。”

我附在他的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吐出温热的气息。

宋子安的手却已经拉开了我裙子背后的拉链,不安分的抚上我后背的脊梁骨。

微麻酥痒的感觉在酒精的作用下无限放大。

他喝醉了,我可没有。

我扭动着身子,轻轻挣扎,瞪圆的眼睛警惕的看向四周,几乎是哀求的抓着他依然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臂,声音弱弱的:

“会被人看到的。”

但是宋子安却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

手掌早我身上不停地游走,揉捏,轻轻重重,重重轻轻。

直到他的手探到我底裤的边缘,我一巴掌甩在他脸上的时候。

宋子安的眼睛里的情欲才一点点褪去。

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尴尬,可能也看出了自己认错了人。

周围的空气已经是死一般的寂静,我知道他们都等着看我的笑话。

因为我打的人是能够轻易搅动帝都风云的宋子安。

但我知道,他不会。

因为我顶着这张和他钱包的照片里六分相似的脸。

果然,他只是抬起我的下巴,轻轻咬了一下。

然后用手指慢条斯理的擦干我的眼泪,“哭什么?真是扫兴。”

还伸手在我腰后轻轻捏了一把,帮我把拉链给拉上了。

让我这么一闹,几个人似乎也没有什么玩的兴致。

已经打算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我的眼神就像现在这样盯着宋子安,我知道,他不会就这么走掉的。

果然,没一会儿,他就一个人又折回来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上夹着一只忽明忽暗的香烟,烟草的味道却并不让我觉得反感。

“有口红吗?”他的眼神充满挑逗的意味。

我当然不甘示弱,笑的一脸灿烂,好像刚才甩她巴掌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

“要哪个颜色?”

我从包里摸出一把口红摊开在手心里给他看。

他随便挑了一只细长的口红,伸到我的嘴边。

我笑的更是明媚,顺从的用牙齿把口红盖咬下来。

宋子安没说话,但我从他的眼睛里分明看到了浮沉的情绪。

“近一点。”

他的声音冷静自持,神色也是平平静静。

我就仰着脸向他走了半步。

他的手就揽过我的腰,让我不得不几乎贴在他身上,身前的两团柔软更是已经被挤压变形。

他似乎是很满意这个距离。

金主满意,我就更满意。

他的左手将我本就不高的领口,又向下拉了拉。

拿着口红的右手在我裸露在外的的一截雪白的胸口上写下一行字。

我没有低头,怕挤出我的双下巴。

掏出化妆镜照了照,那是一个地址。

“明天天来找我。”

“那里人少。”

宋子安歪头凑近我的脸,唇瓣几乎是擦着我的脸移到了耳朵,声音里带着戏谑。

宋子安在听到她的声音后,突然就后悔自己的行为,,着甜腻做作的声音实在让他反感。

冉冉才不会这么跟自己说话,她总是淡淡的,连笑都是浅浅淡淡的。

还没见到我的时候,已经醒了酒的宋子安就已经计划着给她拿点钱打发了。

可是我才不会这么想。

相关阅读
清明节前后

她跟李博在一起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他对自己使这么大劲儿。以前都是让着她,对她很温“喂,夏兰嫂子,李博他喝多了,谁也劝不了,你快来下!我们在山水庄园酒楼 包间。” 晚上八点多,李博他的发小之一张越给他的女友夏兰打电话道。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又跟他喝这么多酒!等下,我现在就出门过来。” 夏兰听到自己的男友李博喝酒了,而且看样子喝醉了,有些生气。 “夏兰嫂子,不是我们要跟他喝的,是他自己喝的。他非

何自有容,林深不易

高挑的身材,清秀的容颜,含烟似水的明眸,形成了一种难以琢磨的美,自然天成……夕阳西下,一抹淡淡的阳光柔和地洒在京城那些幽深的小胡同里。精致的四合院,黝黑的宅门,锃亮的门钹,追逐顽戏的孩子,还有那由远及近、略带沙哑的吆喝声……不过,最引人注目当是那老槐树下穿着旗袍的女人。 高挑的身材,清秀的容颜,含烟似水的明眸,形成了一种难以琢磨的美,自然天成。略感不足的是那洁白如瑕的脚踝旁有一处淡淡的疤痕,虽然经

芳华逝去,谁人吟诉共白头

“婚姻大事本应遵从父母之命,我和你母亲已为你挑好了人选。” 年秋,南城的枫林路上,秋风一起,金黄的枫叶漫天飞舞,在高空不停盘旋着,风止后轻飘飘地落了下来,在落日余晖下闪着点点光芒。 路人们似是无暇欣赏美景,纷纷裹紧着身上的衣衫,行迹匆匆。 入夜后的南城大饭店里格外热闹,门口车水马龙,依稀能听见里面悠扬的舞曲声传来。 “美丽的小姐,能否邀您共舞一曲。” 一只手出现在秦韵娘的眼前,抬眼望去,

影子情人(上)

当我决定成为一个女人的影子时,已再无资格接受阳光下的爱情了。 “阿澜,都五年了,放过自己吧。” 宋子琪夺过叶澜手里的酒瓶,往他面前的杯子倒满,递给他,“这是最后一杯了。喝完了,我送你回家。” 叶澜醉眼迷茫,接过酒杯,仰着头往嘴里就倒,浑不觉,酒沿着嘴角流出,滴得白衬衫的衣领和前胸斑斑渍渍。宋子琪皱了皱眉,用手捞起他,“走,回家。”。叶澜双手往前虚晃了晃,意图推开他,“还要喝,再喝……”。宋子琪

清梦

蜡烛一点点地燃烧,蜡油一点点地滴落,就好像他们的一生,慢慢流逝,永不再回。 年 月 日香港回归。 陈希闻站在阳台边,听着零点的钟声响起,尽管她已八十岁高龄,却仍然可以清晰地看见街道上欢呼的人群。她手里攥着一封信,转过身对坐在沙发上的丈夫说:“香港回归了,我也想回去看看。”他点了点头。 她丈夫是朝鲜人——不——准确来说应该是韩国人——他的故乡在“三八线”以南的木浦,而她的故乡在四川营山。

嫁给你是我最后悔的事

我带着一纸控诉归来,顾域骁双眸猩红,嗓音泠冽:和我离婚,跟那个糊逼在一起?值得?我死了。 上海夜景真的很美。 从阳台能看到东方明珠,我非常庆幸自己家里没有装防盗网,这样跳下去的时候不用再费力气想怎么弄开它们。 说起来是自己家,但我从来没有在这个新家里,感受过顾域骁一丝的爱意。 蹲在外墙突出的平台上,有人冲进来。我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睁开我八百度高度近视的眼睛,一片墨色。 风撕扯着我的四肢,然后像刀

陈年旧爱,锦书一阙

南城的风在我心里悄无声息的吹了四年,都没能吹动我的心。南城的风在我心里悄无声息的吹了四年,都没能吹动我的心。唯独,在我一无所有后,我愿意无所顾忌的再次流浪南城。其实,从一开始我也一无所有。 离开南城前,陈年请我吃了一顿饭。但是,他不知道我两天后就要离开南城。这一餐和往常一样,各自都带了其他朋友。我和他并肩坐着,只聊了一些最近生活上的琐事。 饭后KTV也是陈年定的。好像我和他在一起的多数时间,他

枕边苍老

我始终不好意思把裴曦当年送我的戒指拿出来戴上,可我一直都把它放在我的枕头下面。 我手上一边一个塑料袋,装的是我刚买的食材。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屋子里依旧安静得让人耳鸣。 鸡胸肉去筋膜,清洗后切丁,撒盐,酱油配以料酒放在盘子里腌制。接着再倒入花生油,刚刚切好的红辣椒倒入锅中翻炒。我甚至不觉得辣手,也没发觉其实我满手都是料酒的味道,换做从前,我已经嫌弃得逃到八米远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我纳

桑榆非晚

桑酒重生后捡了个未来大BOSS当弟弟,本想着做靠山。但养着养着就不太对劲了?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桑酒重生了。 在病床上刚刚醒过来的桑酒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这熟悉的场景,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劳资重生了?! 桑酒看着床头的日历,一脸的复杂,她回到了十年前,十五岁的年纪。 是了,她在二十五岁就结束了那年轻的生命。 因为她处事张狂,能力也够强,没想到她青梅竹马的堂妹竟然嫉妒她已经很久了。 终于,在桑酒二十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某K歌软件唱歌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初恋。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某K歌软件唱歌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初恋。 刚升入大二这年,我疯狂的迷上了唱歌。 周末放假了就约着朋友去KTV一展歌喉,平时没事就在K歌软件上打发时间。 那段时间刚流行起来一首民谣,于是我连续听了好几天,然后就录了首发出去。 习惯性的翻了一下别人的作品,无意间点开了一个附近的,听了一下确实挺好听的,我随手给他送了几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