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有物语:来自星际的邂逅(四)

2021-04-13 21:01:35 作者:诡语娜娜

恋恋有物语:来自星际的邂逅(四)

听到我第二次难以理解的问题,再看着自己所谓的最爱,欧遇无言以对。

“我,我暂时还没想好要看什么书,那,那个……”

或许对自己离奇的的行为他也觉得尴尬,故,吭哧半天也没说出个子丑卯寅。

既然他没想好看什么书,我还是先将地上的书收拾起来吧。

书籍可是我们的精神财富,爱护书籍人人有责,不管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都不能随意乱丢。

好不容易将地上乱七八糟的书本收拾完,我身上也已经被汗水浸透N次了,衣服紧紧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这样可不行,我要赶紧洗个澡换身衣服,最讨厌这种汗涔涔的感觉了。

可,欧遇怎么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我要不要直接对他下逐客令?不过这样似乎不太礼貌,那该怎么办呢?

思来想去好久也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反倒越着急越慌乱,越慌乱越出汗,越出汗越让我受不了。

干脆对外星人实话直说,我可不愿意让自己的身体继续汗蒸了,头发都成一堆湿漉漉的汗发了。

“欧遇,我想去卧室换身衣服,天气这么热,你是不是也回……”

提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着急的打断了,只是他说出来的话让我差点儿崩溃。

“你要换衣服?好,我和你一起换。”

老天,他说什么?和我一起换衣服?晕啊!

“欧遇,你想要和我一起换衣服,可是不好意思,我的衣服你都穿不上。另外,我相信这是你的口误。”

面对眼前这位紫瞳外星人的紫瞳双胞胎弟弟,我非常有种想将他推回自己星球的冲动。

当然将他推回幻宇星球是不可能的,我没有超常发挥地心离合里的本事,不过问他几句真心话还是不费劲的。

“欧遇,你今天是不是还没有吃药?要是没吃的话就赶紧回家吃药。记住,没吃药就到地球人邻居家串门是不对的,这样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因为你神经不正常好吗?”

“不,我,你……”

此时此刻,看着语无伦次的欧遇,我特别想让欧然用他不正常的读心术,读出我想让他明白的话。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欧然,赶紧过来把你蛇精病的弟第领走,本美女实在无法忍受了。”

不过欧然的特异功能读心术,只有在和我面对面的时候才能正常发挥,所以我纯属白白幻想。

“安遥,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确实是口误,你,你千万别,别误会。我其实,其实只是想参观一下你的卧室。因为,我,我想把自己的卧室重新装修一下,换成,换成你卧室的风格。”

当欧遇艰难的说完这番话时,不但舌头快缠绕在一起了,浑身奔腾而下的汗水也快将我淹没了。

老天,我该说什么好呢?他确定自己没在开玩笑嘛?想把他的卧室换一种风格也行,可没必要换成我的卧室style吧。

我的卧室可是清一色的少女风,还是超级萌的粉色系。

每个人的审美观都不一样,欧遇这样装修他的卧室也许会感到很赞。那欧然呢?他有没有考虑过他哥的感受。

想想看,当他哥走进他弟重新装修的卧室,看着一个外星大男人的房全部变成少女清新风的时候,我估计他哥这个外星人绝对会出现如下反应。

瞧见那张大大的粉嫩公主床,他会有种瞬间缺失某种元素的失落;瞅到满屋可爱的大嘴猴玩偶时,他会有种立刻想补充薄荷叶的需求。

直到参观完欧遇的卧室走出来,步履沉重的欧然绝对会轰然倒地,且震感级别只会比上次更高强度。

这样的装修风格真的不适合外星人,而且还是外星财团的总裁二公子。

不过他要真想换风格就换吧!反正到时晕倒的是他哥又不是我哥,他只要放心我也无所谓。

麻利的将欧遇带进我的卧室,本以为他看到我房间的布置时绝对不感兴趣,接着倒退数步拔腿就走。

这样的话刚好,他也没理由再留下来了,本美女也能能舒舒服服的沐浴更衣了。

可是,为什么事情到我这总是事与愿违呢?

进入卧室的刹那,欧遇不但没有落荒而逃,反而双眼放光的四处张望,人也如同打了鸡血似的到处乱翻。

我的宇宙星辰银河系,这画风也太非正常了吧……

“这就是你的卧室,真是太好了。对了,你不是要换衣服吗?赶紧换吧不用管我,我随便看看就行。”

欧遇说话时并未看我,而是对着我心爱的大嘴猴玩偶瞅个不停。

这一分这一秒这一举动,他真的刺激到我了。

我真想一个飞跃扑上去问问这个外星人,他究竟是和大嘴猴说话还是和本美女闲聊?又或者说在他妖艳的紫色瞳孔里看到的大嘴猴和我长得有相同之处。

更离谱的就是,他一个外星男人在我卧室还让我换衣服,请问怎么换?果然莫名其妙的神经兮兮。

还有,他在我的卧室看什么?不愧是环宇星球的外来人员,一点都不懂地球礼仪……

话说欧遇的审美观果然离谱,还是把他赶回家玩吧。

在我强势的逐客令之下,欧遇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将我所有的玩偶,甚至衣柜的角落都翻腾数遍后,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讲真,他能离开都是我的功劳。

如果没有我狠掐的那一下,他也不会嚎叫着松开挡在房门的手,我更不会顺利关上房门。

为了确保他不会再次登门,我一直等到对面传来关门声,才放心的长出一大口气。

当疲乏的我几乎爬进卧室,看着地上乱七八糟的物件,外加如同洗劫过的房间,我必须气的大吼:“老天,外星人神经起来比鬼还可怕。”

冷静下来想想,欧遇今天的举动真的让正常人很难理解,先是将我的书房弄得乱七八糟,接着又将我的卧室不停翻腾,难道他对垃圾造型情有独钟?

若真是情有独钟的话,只怕也不会是一般的垃圾,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

好累啊,还是不想了,睡觉……

“遥遥,开门,赶紧开门。”

就在我睡得香甜无比and口水狂洒之际,被一阵不亚于拆房的砸门声硬生生吵醒了。

谁呀这么大胆,敢打扰本美女的好梦,林老板竟然来了。

心里埋怨着的同时,我使劲掰开紧闭的睡眼,十分不情愿的打开了房门。

“晓晓,什么事把你乐成这样,难道你成功破解我银行卡密码了?没可能,我天天都换密码的。”

看着晓晓抽象化的笑脸,我禁不住起了一身疙瘩。

“你是不是还在梦里呢?谁破解你银行卡密码了?我又不是闲的没事干。”

听着我迷迷糊糊胡的话,晓晓脸上的表情包瞬间从晴空万里转换成乌云密布。

“那你到底乐什么呀?我可不相信甜品屋的营业额暴涨。”

看着脸上早没笑容的林老板,我依旧毫不气馁的追问道,因为我确实不知道她高兴什么,在进门之前。

“你这记性真让人担心,我上次不是给你说了想拍一套古风写真,这几天因为失恋心情不好我想换换心情,所以我和影楼约好了现在就去拍照。作为我的闺蜜,你有义务陪我一起去,顺便帮我搞搞价,多有点优惠。”

说到这,晓晓阴沉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她想拍古风写真化解失恋的伤心挺好,起码甜品屋的土司不会在被她踩在脚下白白浪费。鉴于此,我当然要尽一个好闺蜜的责任,义无返顾地陪着她去影楼了。

本来想着去影楼拍写真很快,毕竟她选的只是一套服装的写真套系,可谁知拍起来才知道这不是一般的费时间,足足拍了六个小时才结束所有的拍摄工作。

究其原因,都是晓晓挑三拣四的嫌自己妆容画的不够古代。没办法,原本三个小时就能结束的拍摄硬是被她延长了一倍。

打扫了大半天卧室已经很困了,再加上又在影楼待了这么长时间,所以回来的时候我一直坐在车上打瞌睡。

好不容易到了楼下,我说什么也不走了,不管晓晓怎么哄劝,我就是赖在原地不动。

本美女实在疲惫的不行了,她就不能让我歇一会吗?不能,林老板没打算让我休息……

“走!”

刚准备开启幻想模式,晓晓已经将我拽了起来。

“哎呀,打到你了,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被晓晓拉着走的感觉很是不舒服,胳膊被她拽得生疼,好不容易将胳膊抽出来却打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这是我的不对,不管有意还是无意,碰到别人一定要真诚的道歉,不然就太没礼貌了。

就在我准备道歉之时,他却急步往前走去。

这人真奇怪,是我踢到他又不是他踢到我,他却走得这么快,好像肇事逃逸的车主一样。

不行,我今天非要道歉不可,不然我会很内疚。为了不被内疚折磨到失眠,我想也不想的就去追他。

“你!”

当我气喘吁吁的追上他,又好不容易看清他时,我,必须惊呼。

夜风,他怎么又出现了?还是我居住的小区……

趁我愣神的功夫,夜风已经挣脱我的双手,飞一般的跑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再次出现是冲着我来的。可我和他根本不认识,第一次见面还是在“晓晓甜品屋”。

奇怪,难不成我阻止了他和晓晓,所以他才亲自跑来报复我?

不应该,不可能,真要是林老板的原因他也必须感谢我才对。正是我的阻挡才使他不用被晓晓缠的无法脱身,我连他半毛钱的感谢费都没收他有什么资格怨我。

等等,今天反常的不止他一个,还有那个翻来翻去捡破烂似的外星人。

欧遇,夜风,我去,他们一个个都怎么了?!

“遥遥,你想什么呢?刚才那个人是谁呀?看他的背影好面熟。”

看到我如同小区雕塑似的傻呆呆的站站着,等得不耐烦的晓晓边疑惑的问我边踮脚抬头的向前看去。

“没想什么,我不认识他,你眼花看错了,他的背影没有一点熟悉感,走吧走吧,好累。”

在整件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我觉得还是先不要告诉晓晓好,以免她不在线的智商破坏了某项不知所谓的计划。

“呀,被偷了!”

刚用钥匙打开房门,就被紧跟在我身后的晓晓大喊大叫的行为惊到了,惊得我竟然有些许的反应不过来。

被偷了?谁被偷了?还有,她的眼神简直不要太活跃了,四处乱看什么?

“你,啊!”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顺着他活跃的眼神看去时,眼前画风离谱的场景,瞬间让我也有种眼神活跃and爆粗口的冲动。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晓晓正常的五官为什么这般扭曲。

我的宇宙星辰银河系,话说这还是本美女购买的时尚跃户型住宅吗?

虽然宅还是一样的宅,但所有的家具和物件却如同偏离地心引力般横七竖八的乱堆乱扔着,有的还摆出独具匠心的高难度造型,也是难为它们了。

厉害了这个贼,我的豪华型大蜗居都敢偷?而且还把家具摆的这么难看,偷东西都不能带点文艺范,这年头当小偷也要当个有文化的小偷好吗?

“欠揍,我闺蜜的房子都敢偷,等我找到这个贼非要好好修理他一顿不可,我……”

“你站住,你干什么去?”

当我看着满脸怒色的晓晓边说边要往里面的房间走去时,慌得我赶紧拽住了她。

“干什么?我当然要进屋帮你看看损失了多少宝贝,那些可是你资助甜品屋的动力。”

晓晓声泪俱下的说着,同时不耐烦地瞪了我一眼。

老天,我还以为她是真为了我的损失担心呢,弄来弄去是怕我没资金去甜品屋继续当VIP。

既然大家是闺蜜,我也就不和她计较这些言语不当带来的不快了。

不计较言语可以,但是犯罪现场是不能随便破坏,在警察没来之前我们保持现在的姿势不要动了,房子当然更不能进了。

换句话说,我要将这种乱七八糟的画风暂时保持下去,虽然它实在惨不忍睹。

也许是晓晓生气的怒喝过于惊悚,以致打扰到了和我同住一层的外星邻居。只听一声清脆的门响,欧然穿着睡衣从对面走了出来。

“安遥,晓晓,发生什么事儿了?”

欧然走到我们面前关切的问道,一双紫瞳透着不知所以的疑问。

“小偷!”

提到这个词,晓晓又忍不住担心起我的VIP能否续费了。她心疼的刚想再次呜咽时,被我一个无敌眼神杀给及时制止了。

真是的,不就一个续费VIP嘛,也值得她为此连掉两次泪,不要让外星人因此小看了她,也连带小看了我。

此刻欧然已经明白了晓晓话中的意思,他忙走到我的房子门口看了一眼,便不再做声了。

连幻宇星球的总裁大公子都不吭声了,可见这位小偷的偷窃style多么的无法。

接到我们的报案,五分钟不到警察先生们就坐着警车呼啸而来,经过一番调查取证录口供后,警车呼啸而去。

该走的都走了,我们也该进屋了,不,是我。

晓晓,早就回去睡觉了。

她回去挺好,免得又说出不着边际的话。

我虽然不忍心对她使用暴力,但有可能将地板打穿,让她的房间和我的房间合二为一。

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真的发生,我还是不要想着想着就付诸行动了。安遥美女也立刻回房,睡觉!

刚走进温馨的超级萌卧室,我直接一个飞跃扑到床上不动了。当然,身体不动并不代表大脑也不动。

正如,此时此刻此分此秒,我的脑细胞见着不要太活跃。一幕幕不同人物和场景的画面如同过电般在我眼前闪过又回放,回放再回放。

首先是有关欧家二少爷的画面:欧遇想借喜欢的书却将所有的书扔了一地,进我卧室参观却不停四处乱翻,反常的举动根本就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我猜,这东西的价值一定不同寻常。

要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幻宇星球最大集团的第二顺位继承者,他养父欧正的家族不但富的只剩下钱了,影响力更是涉及整个银河系。

这么财大气粗的外星BOSS之养子,估计任何稀罕宝贝在他眼里都稀松平常的没有可比性。如此推理下来的话,那么他要找寻某物的宝贝程度也就不是能用金钱衡量的了。

再说,我刚才和警察先生也一起核对过财物损失情况,竟然一毛钱的损失都没有。

没丢,什么都没丢!

所以,他到底要寻找什么东西?我,我暂时猜不出来。对欧遇的回忆就先到这里,接下来开启和夜风有关的画面。

这家伙音讯全无的消失几天后又神秘出现,不但出现在我居住的小区而且看见我后非要避开我,只不过被我非要的道歉行为给阻止住了。

虽然他最后还是挣脱开了,但让我纠结的关键也随之出现。

我明明看见他从我所在的的单元楼里走了出来,难道他想和我一起喝喝茶叙叙旧?不可能!

我俩的关系岂止是喝茶叙旧这么简单,根本就是势同水火两类人。

那么关于他的问题来了,夜风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还是不知道。

最后来一个紫瞳外星人的回忆:不苟言笑的欧然因为被晓晓的哭嚎声吸引,所以走出房门一看究竟。

当他看到正在望着家具发呆的我时,当他看到无比愤慨的的晓晓时,他很关心的询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对于他的关心我首先表示感谢。

可,不正确!

他不应该看到我时还主动上前询问,我俩之间的秘密还用得着询问吗?他明明是一个会读心术的外星帅哥。

据此类推,当时出现的欧然现在想想不是欧然,他是欧遇。因为他根本不会读心术。

我的宇宙星辰银河系,所有场景中的蛛丝马迹竟然都被我推理出来了,这简直不是一般的操作。就在我自信心越来越爆棚的时候,我突然被大嘴猴拖鞋吸引住了。

确切地说,是大嘴猴上面的某个饰物吸引了我的目光。

嘶,难不成这东西和我的房间被盗有什么关系?

这双拖鞋之所以吸引到我的眼神,是因为大嘴猴的脸上镶满了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假钻,而且它掉了一颗假钻的右耳朵被我设计了个耳环补上了。

我可爱的大嘴猴,虽然你闪到炸裂的光彩让我怦然心动,但却还是满满的假钻。

自然而然,这些赝品装饰物都不是吸引本美女的原因。

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大嘴猴的非原装动漫假左眼。

正是这个不知道掉到哪里的假眼睛,经过失而未复得被我又重新修补了一番。这只修补后的动漫眼,便是让我看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的眼。

其实一眼足矣的形容对它来说恰如其分。

因为晓晓非要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也就是她不喜欢的那个青灰色石头,确实和它的原主人一样不吸引我的目光。

不吸引我目光的石头不一定就是破石头,而是它的古怪才是让我思考不断的根源。

由此延伸,我恍然大悟到以下两个不正常之处:

一是在我收到这个礼物的当天晚上,夜风也和晓晓分手拜拜了;

二是我今天上午刚进家门,欧遇就以借书的理由跟着进来了。

更诡异的是,他刚进屋好像天眼似的紧紧盯住我不放,我房间被他翻腾的也和拆除违建一样。

综上所述,这块丑石就是夜风和欧遇两人的一致需要。

想着想着,我伤心的将大嘴猴举到眼前,对着它的左眼近看远望N遍后,忍不住就是一阵悲伤。

你说你都丑到这般田地了,那两位大帅哥怎么还对你这么深情?真是让我迷惑不解的要崩溃了。

原来啊原来,他们想找的是这块破石头。

话说夜风和欧遇是什么关系?我遇见的都是些什么人呀……

相关阅读
住在猪圈里的“老不死”,关于中秋节的诗

我爸给我指了指刘爷爷的坟,我远远望去,仿佛看到刘爷爷的魂魄正站在那里……

长江江豚,纸上象牙塔

每天奔走于钢筋水泥打造的繁华都市,我们在尘世间迷失自己。

搞弯要赔钱

卫叶,十七岁的高三狗,父母车祸去世,和妹妹卫萤相依为命已经六年了。

可以等到退休后再结婚

我给这代后浪出了个主意:等到退休后再结婚中国有句俗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过婚姻究竟是什么呢?看起来它就是在一个红色的本子上写上男生和女生的名字然后盖上一个章,从此这个像契约一样的东西就要求两个人一齐生活,白头到老。圣经里对婚姻的解释是让男人和女人成为一体,夫妻二人彼此相爱,一同承受“生命之恩”,大小事相互商量,合力同心,齐作决定,存敬畏的心彼此顺服。可现实中多少情侣对婚姻望而却步,两个家族缔

试婚

“也许,你真的会爱上我,也说不定。”一 “滴滴——滴滴——” 闹钟准时在七点钟响起。 林睿不耐烦地皱了皱眉,翻身去关闹钟,摸上闹钟的一刻,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坐了起来。 今天是她结婚的第一天。 哦。 今天还是周末? 可以睡懒觉了! 眼睛一亮,“扑腾”又躺了回去。再出房间时,已近上午十点。 打开门,正好遇上同样刚从房间里出来的宋琦,“早啊老婆,昨天晚上睡得好吗?”,他笑着同她打招呼,听起来再自然不过。

涂磊说男人心里有老婆的表现 中一条你就爱对人了 ,彼岸花开

忘川河畔孟婆汤,了却前尘彼岸花,叶花不想见。

猫生兔死

不好!我宁可死在野狗的嘴里,也不想在这个铁笼里苟延残喘。

跨越时空的语音助手

要相信,即便父亲去世,他也会以另一种方式爱你。 “那么,我们投放吧。” 几名研究员站在巨大屏幕前,上面不断窜出红绿白三色代码,为首的年轻男人按下回车键。 忽然,代码停下来了,几秒之后,新窗口不停冒出,一块长方形进度条在屏幕中央,从零到一百稳步上升。 高考结束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人生第一部手机,这部手机什么都好,就是和我妈一样这点受不了。 在手机卖场,我妈向导购员提了一点要求:打电话发短信即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