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懂伪海王的委屈(一)

2021-04-17 15:01:51

青春

“哇,你看那个人好帅啊。”

“对啊,而且是素人,天呐,好帅。真的好帅,赶紧拍一张。”拿出手机偷拍。

没错,她们说的就是我。当然,曾经我也怀疑说的不是我。但是这样的称赞我听过太多。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希望她们说的不是我。但是直到现在,我仍无力改变,我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我叫陈研与,人称“海王”。

“海王”这个称呼,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到我头上。难道是因为我拒绝过很多女生?不应该啊,发好人卡多的,不是应该是“高冷”“专一”“不随便”的词汇,怎么会走向反方向,还是极端,“海王”。

我自己本身是很厌弃“海王”这类人的,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被迫成为“海王”。还是莫名其妙,忽然之间。事已至此,不解释就是默认,解释就是此地无银。

我有喜欢的女孩,姜雪,新闻专业,大二。现在放弃了,哪有女生会喜欢“海王”呢,喜欢“海王”的女生,又能好到哪去。现在啊,我就远远看看姜雪就好了,不奢望能和她在一起。假如,我是说假如,她答应我了,那做“海王”的女朋友,也不是什么幸福的事情。所以,我放弃了。

我可真是太委屈了,明明从来没有谈过恋爱,非得有个“海王”的称号。就连我最好的朋友都不相信我,还来向我请教撩妹技巧。看着他们认真的样子,我真想打死他们,还是打死自己好了。

“研与,晚上有个联谊会,你去不?”

这样的邀请,数不胜数,我看起来很擅长交际吗?真是苍了天逆了狗。

“我不去。”

“怎么?有更好的去处?带我啊,好事能落下兄弟?“

“没有。“

”我不信,时间管理大师怎么可能荒废人生?你要去干嘛?“

瞧这一张八卦猥琐的脸。

”回寝室睡觉。“

”奥,昨晚连轴转了?天呐,年轻也经不起这样透支啊。是得好好休息。注意身体啊。“

我还能说什么?

陈研与往寝室走,被李涛拉住”海王,去,还是要去的,就当帮小弟一个忙,大不了露下脸你就回,好多人都是冲着你去的。你不去,兄弟我不好做的。“

”最后一次。“

我都懒得说“最后一次”了,因为不知道已经说了多少遍。没有底线,没有原则的人,就只能妥协。

”如果以后再帮我乱答应,我们就绝交。“

呵呵,”绝交“也说过三次了。这玩意还是像狗皮膏药一样的粘着我。真的,很烦,烦到甚至有些讨厌自己。

”嗯呢。知道了知道了。不行就绝交。但是我知道,你最舍不得我了。“李涛拽着陈妍与的一个胳膊往前走。

路过几个同学,同学间小声议论:

”他就是海王啊,真看不出来啊,这届海王长得蛮清秀的,真是人不可貌相。“

陈妍与看向那个女生,心想,你貌相吧,赶紧貌相,我本来就是清秀的人,才不是什么海王,相信你的判断,你是聪明的人。

”可不是嘛,哎,他看你呢,海王的笑就是威力强大啊,平易近人又充满诱惑力。“

李涛胳膊碰碰陈研与”哎,你能教教我,你是怎么一眼就勾引,啊不是,一眼就让别人爱上你的。这也太厉害,放电于无形啊。“

有的时候,我真想毒聋我自己。

陈研与冷笑。

“你看你看,这冷傲的小表情,欲拒还迎,怪不得能当海王呢,这样的,我也愿意啊。“

”嗯嗯嗯。“旁边女生点头赞成。

有的时候,我还想,算了,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

既然注定要当海王,那有没有人告诉我海王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好学习学习,也算对得起这个称号,也算没白落这么个罪名。

”除了我,你还认识其他海王吗?“

”怎么,要搞海王pk啊?别的院可能有吧,但是。“李涛语气加重”咱们院,你是独一份,万里挑一,百年不遇。怎么样,评价高吧。“

干嘛一脸期待感激的表情。

”我谢你啊。到底认识不认识?“

”新闻专业的韩牧。“李涛上下打量陈研与”跟你不相上下。“见陈研与没有说话,赶紧说”比不上你,比不上你,全世界的海王都没有你厉害。“

陈研与瞪李涛。

“我真是搞不懂了,你是独孤求败吗?高者的心情我们无法理解。对了,今天晚上你多帮帮我哈,不要光顾着自己出风头。“

陈研与点头,心里一直在想韩牧的事“你说的那个韩牧是大几的?“

”跟咱一样,大三。真想认识他啊?没准今天晚上他也会去呢。听说这种场合,只要美女多,他是不会缺席的。“李涛电话响,跟陈研与挥手“我有事,先走了,晚上见。”

陈研与走到新闻学院,希望能遇见姜雪。半路被一男生拦住。

“怎么自己家的还海不过来,就来别人家祸祸了。”

来人梳了一个大背头,长得是挺精神的,就是看样子脑子不太正常。

“你是谁啊?”

“来新闻学院,也不打听打听这儿的土地爷。”

土地爷?这又是哪个年代的称呼,还是我网速不好,出了新的梗?

“什么土地爷?”

“韩牧啊,告诉你,新闻院的妹子,韩牧包了,你还是滚回你们工程吧。”

什么?韩牧就长这个样子?这就是“海王”?还和我不相上下?我真想宰了李涛那小子。就这?好吧,也许海王只是一个单纯的贬义词,是我想多了。

“你是韩牧?”

“我是。”他身后走来一人,低着头,衣服敞开,穿着人字拖,正在认真的捋眉毛,比前一个人还要矮。

陈研与不禁笑出声。几人瞪他,他捂着肚子笑道“李涛一定是逗我的,这玩意会拿我开涮了。”

“你说什么?”

“没事,没事,认错了。”

“我知道你,你叫陈研与,工程院的海王。久仰大名,我是新闻系的。”韩牧抖掉衣服给身后的同学,伸出一只手,等待握手“交个朋友,认识一下?”

陈研与捧腹大笑,觉得要么是自己做梦,要么就是新闻系人学魔怔了。

韩牧收回手,重新穿好衣服“要不,你喜欢哪个?我们商量商量。”

“大二的姜雪。”

“姜雪?”韩牧问身后同学,同学摇头,韩牧转过身“是有个印象,普通的乖乖女吧,你走这个路线?”

陈研与故作镇定“你呢?喜欢我们院的谁?”

“看见没,这就叫强强联合,双赢。”韩牧跟身后的同学说,同学点头。韩牧接着说“当然是院花。怎么样,你搞过吗?感觉如何?”

院花?谁是院花?这种排名要从哪查,为什么他们都知道?

“说名字。”

“果然是海王,海王眼中怎么只有一个,我还是要多向你学习啊。我说的是你们院的顾漫,大三。”

什么?顾漫成院花了?这也太。

“别装傻,就是你们班那个顾漫。你不会舍不得吧。”

“那倒不会。”

韩牧激动的握着陈研与的手“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小气。”

“你怎么认识我的?怎么连我的班级都知道?”

快告诉我信息的来源渠道,我咋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是用了什么特殊软件吗?

“害,你的事谁不知道,我的事大家也都知道啊。网上还有人写你的同人文呢,有耽美的,甜宠的,霸总的,当然还有记录题材?”

“记录题材。”

“就是你的真人真事,你交往过的女朋友,怎么好的,怎么分的,恋爱技巧,作者倒是挺认真的,应该是你的铁杆粉丝吧,写的很细节,很详尽,还有数据分析呢。”

靠,靠,我没听错吧,这写的是我吗?

“在哪看?”

“怎么?想贿赂粉丝啊?我劝你还是和粉丝保持距离,不然怕你控制不了。奥,还是你想泡粉丝?作为过来人,还是要劝你一句,粉丝这类,不太好泡的。后期分手,容易转成黑粉,到时候更麻烦。”

虽然我已经习惯被误会,但是我还是有想先杀死自己,再把你杀死的冲动。

“恩,再见。”

“打听完消息就想走,你咋这么牛呢?”一个同学拦住了陈研与。

“让他走,咱的地盘,咱得大气。”韩牧说。

这人是逗比吗?他这智商是怎么选上海王的?

同学让行,陈研与走“回头我帮你问问顾漫。”

韩牧走到陈研与面前,食指戳着陈研与说“不用,我只是下个战书,让你知道而已。老子追人,还没有让人帮过。”

果然是逗比。

“祝你好运。”

相关阅读
我的青梅有点甜

我和周末默算是青梅竹马。他就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而我只能仰望他…… 我和周末默应该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我们打小开始就是一个班,最重要的是在他初一那年,他还搬到了我家对面,这也让我们见面的次数更加频繁。 我和周末默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这家伙从小就是众人瞩目,长大了也还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而我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埋没在人群中,仰视着他的星光,瞩目着他的荣耀。 小的时候我就觉得周末默这家伙就是下凡历练,

从一而终

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 她喜欢那种像时光那样温柔的女生,而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 双双唯一会做的只有细心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即使他应酬再晚回来都有暖暖的灯光,宿醉过后会有解酒汤,早上起得再晚也会有早餐。 可是这样依旧没有留住陈奕的心,双双不知道该可悲还是开心,她还年轻会有人要,还没成黄

仓促人生

快进结束了,剩下一个墓碑:罗晓萍,享年五十九岁。盛夏,城市湿热的气候撕扯着活物,那些活物想尽快脱离这双手步伐却愈来愈小。他们重重的踩在柏油路上,有些黏脚,也许是因为早上刚下过雨亦或是因为柏油有些融化了。四条腿的毛茸茸的流浪者们躺在他们用双腿刨开的土凹里。两条腿的有家者们晃动着上肢摩肩接踵,朝别人的地盘涌去。 也有的有家者躺在上床下桌的宿舍里,紧咬双齿,使劲儿晃动着双手朝枕边的某样东西拍去,她在拍什

天空下天使的幽蓝记忆

你是天使一定不想看我如此难受,如此撕心裂肺。羽毛被树叶划过,像雨像雪般撒落在地。 布满绿叶的石灰墙壁上,爬山虎环绕在窗户的四周。 窗户里坐着一名长发女子。 她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前面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看不见她任何的表情。 她的手里总是拿着一副相框,反复的用纸巾摩擦。相框被摩擦得泛了白,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她用手指轻触照片中人,莫名其妙的发笑大哭。 她也许会听见外面有什么声响,一瞬间的开

食梦人

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 确实,她最近总是一个人。 吃饭一个人,放学一个人,曾经和她很要好的闺蜜纷纷远离她。 “苏和怎么了?”我问她闺蜜。 “你自己去问她呗,不想和我们做朋友就直说,背后说人闲话一点也不淑女!” 苏和的闺蜜努了努嘴,走过我身边。 我从走廊的窗子看向教室,她趴在桌子上,和往常因学业过度劳累的学生一样,不过是想借着课间十分钟好好调整自己的身体

生活不止猫嘴里的咸鱼刺青

之后小院被我租下,一路没灯,我患上夜盲,吃上了药。“别跑啊,我让它很害怕吗。” “傻了吧,对个厕所你在说什么。”“靠,被你吓跑了,傻X。” “干嘛,我吓跑了傻X,我还有这用。” 等待是无聊的,所以我会尽眼注意到周围让我感兴趣的事。而等待着更无聊的事,是一群人在深夜车站睡觉。 半夜两点,朋友将坐上去北方的火车。生在南方的小镇,去北方的站点只在夜里,这样的行程看不清前方路的方向。摸黑,就随意的让大雨、

小青梅和小竹马

我叫冉淼淼,我的小竹马叫张寻淼。我叫张寻淼,我的小青梅叫冉淼淼。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我叫冉淼淼,我的小竹马叫张寻淼。至于为什么他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妈给我取名淼淼。而他妈妈和我妈妈是闺蜜,所以他的妈妈直接玩了个大的,给他取名寻淼。还说想要两家整个娃娃亲,要不要各自的父亲拦着说孩子的未来孩子自己做主。啧啧,这娃娃亲就结了。 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我这小竹马长的也是不错的。除了嘴毒了一些,其他方

凉薄世界,愿有一人温柔以待

这是真的吗?(一) “嘶”“嘶”“嘶”地几声,大手一扬,纸屑洒得满屋子,“要离婚?还要签赔偿合同?!想得美!”杨之愤怒地朝面前也气急了眼的“妻子”吼着。林婉也不甘示弱:“你不想赔?我tm 岁那年,被你强夺了身子就无可奈何地跟了你,我好歹也为你生了个啊雅出来,她长这么大,你有给过一点钱养孩子吗?!啊雅还是婴儿时,你有换过一次尿布吗?!你这个拋妻弃子的烂人!”林婉越说越急,却一下从沙发上站起,双手一

占领我青春,霸道又冷漠

我和他就像星月,好像亲密无间。可是只有我知道,在浩瀚的宇宙我们隔着几亿光年的距离 又是一个愉快的周末,我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阳光温柔地洒进来。每周末我都会整理内务,这次也不例外。 那么立刻行动起来:这件裙子是闺蜜送的生日礼物;这个包包是攒了好久的钱买的;那件外套是奖励自己加薪买的...... 其是整理内务也是再回忆一遍生活里的小确幸。 翻着翻着,我听到有东西掉到木地板上的声音,低头

乌龙蜜桃

“我就是个救场的,况且我们以后说不定也不会见面了。”“那你帮不帮我救场?” 周一,又是让人痛苦的一周的开始。我关掉手机闹钟,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慢吞吞的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舍友相继从睡梦中醒来,“今天是不是满课啊,姐妹们。” 只剩下白霜还在床上,她把被子往身上又拉了拉,准备闭眼再多睡会儿。意识朦朦胧胧的夏雨打着哈欠回了声“嗯,今天满课。” 宿舍是四人间,但是现在只有三个人,另外一个星期天晚上玩的嗨了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