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味的夏天

2021-04-20 12:01:00

青春

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路上的街灯一盏盏亮起,陆希恬盯着手表,秒针一点一点转动,空气也静止了似的,陆希恬憋得难受。也是,坐那儿俩小时一动不动,不难受才怪!

半响,陆希恬动了动早已压麻的腿,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的天,心想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又坐回桌子前,桌子上散落着几张画稿,这是她无聊时随手画的,重重叠叠间大致能看出个男孩子模样,大概又是她的新角色吧。

陆希恬放下手机,背靠着桌子,审视着这个小房间,衣柜门敞开着,床上丢着几件衣服,旁边是收拾好的包,装着明天可能会用到的东西:防晒霜、口罩……

明天是她签售的日子,她人生中第一次签售,所以陆希恬非常有仪式感地洗头发洗澡,早早收拾好了包,却在穿什么衣服上纠结了大半天。

她回身拿过手机,发现已经十点了,匆匆忙忙随便拿了一件放着,其他的又全塞进衣柜。关掉灯躺到床上睡觉。四个小时后,小房间里点点星光。根本睡不着啊!

陆希恬简直要崩溃了,虽说她签售是下午两点,但今天熬夜,还是会影响明天的,说不定还能见到他,肯定要精神满满地去。想到这儿,陆希恬脑袋空白了一秒,又立刻找回丢失的思绪,关掉手机,再次开始睡觉。

恍恍惚惚中,她好像梦到了那年夏天,梦到了那瓶橘子味的汽水,那个清爽的少年……

签售现场人挤着人,粉丝们不遗余力地大声呼喊着,脸上的笑满到快要溢出来。台上的主持人端着腔调:“接下来让我们掌声欢迎最受读者喜爱的少女漫画家——橘子味汽水!”台下掌声雷动,陆希恬就在这震耳的欢呼声中踏上红毯。

刚迈脚,就听见一声熟悉的怒吼“陆希恬!”抬头一张胡子拉碴的大脸猝不及防撞入眼帘。陆希恬“嗖”地腾身而起,靠!昨晚画太晚,竟然在地理课上睡着了。众所周知,地理老师脾气不好,这下完蛋了。

陆希恬站起来才发现,她同桌也站着,原来两个人都睡着了……连个打掩护的人都没有,太悲催了!

“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吗?,再过一年,就一年,你们就高考了,你俩来这儿睡觉了啊,要睡滚回家睡去……”地理老师还在持续不断地输出,陆希恬低着头,默默听着,等着他讲完。

在陆希恬快听不下去的时候,地理老师让他俩出去结束了这场轩然大波。出教室前,陆希恬还听到地理老师说:“真不愧是坐最后一排,就知道睡觉,也不动动脑子想想学习,也不怕脑子生锈了……”

这种话陆希恬已经习以为常了,班级吊车尾,她也没想过走学习这条路。

他们教室前有一排树,初夏时节也不算太热,偶有穿堂风掠过,倒也是惬意的很,如果他们不是被罚站的话。

此时,陆希恬和张梓安并排站着,陆希恬偶尔瞟一眼过去,却只得看到张梓安一抹衣角,白色的球衣,边上有几道橙色的色条,和白衬衣不同,白衬衣若春天微风,球衣若初夏朝阳,干净爽朗。对了,他球衣上的数字是多少来着?好像是16吧?

因着身高原因,陆希恬只能瞥见他衣角,她也不敢直接扭头去看,虽然当了快一年的同桌,但着实不咋熟悉,话都没说过几句。陆希恬还在想张梓安球衣的数字,冷不丁头顶传来一道声音:“橘子味汽水?”

陆希恬愣了一下,抬眼望去的少年似笑非笑,一脸玩味地看着她,“怎么,你也喜欢喝橘子味的汽水吗?”陆希恬忽地有些心虚,面上还得强装镇定。

一声轻轻的“嗯”散落在风中,少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陆希恬一颗心落了地也没了话讲,俩人又再次沉默下来。

面前一片窸窸窣窣的绿,偶然经过的风吹起少女的长发,夹杂着一丝泥土青草的清香又扬长而去。

张梓安凭着身高优势,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陆希恬,扎起的的马尾随风扬起微微的弧度,长长的睫毛下垂着,遮住一双灵动的眸子,鼻头小巧可爱,耳朵,耳朵似乎有点红呐!

陆希恬刚看张梓安那一眼瞥到了衣服上的数字——16,果然没记错。“张梓桉。”张梓安突然又冒出一句话,吓得陆希恬一激灵“怎,怎么了?”

张梓安笑的明媚,慢悠悠地吐出剩下七个字“兔—子—趴—在—云—朵—上。”

陆希恬脸色顿时白了三分,当即双手合十,放于头顶,躬身道“对不起!我不该把你画进去,对不起!”

张梓安扶了一把陆希恬,脸上未见丝毫怒色,清风和煦般道:“没见过你这么懒的,名字都不带改的吗?”眼里尽是调笑。

陆希恬弱弱回道:“我改了,一个“安”,一个“桉”,两个不一样。”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声音越来越小。

张梓安只是笑,没再说别的。陆希恬壮起胆子,反正已经被发现了,也没什么豁不出去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桌子上的画稿。”

“你偷看我画稿!”陆希恬旋即反客为主。

“风吹开的,恰好看到。右眉下的痣,我的名字,哦,不对,他的名字,还有‘橘子味汽水’。”他说的坦荡。终是陆希恬先不对的,虽知道他在胡扯,也没法说什么。

“没想到,你平时挺木讷一人,观察我这么仔细啊!”张梓安一副吃瓜群众的模样看着陆希恬。

“我……”陆希恬突然发现自己无话可说,的确张梓桉是照着张梓安画的,右眉下的痣也是,,只是自己什么时候观察他那么仔细了?

“还没更到结局呢,结局是什么?”张梓安话锋一转,分毫不在意陆希恬把他画进漫画的事,反而吃起自己的瓜,竟然还找原作者剧透!

“剧透是不是不太好呢?,还有两个月就结局了,等等呗?”

“我都不计较你画我的事,你连结局都不告诉我吗?”张梓安一脸的义愤填膺。

陆希恬无奈道:“好吧,结局是这样的,是……”

“我让你俩反省自己,你俩在这聊天呢!这么会享受呢!跟我来办公室!”俩人聊的正嗨,都没注意到已经下课了,又是一顿批斗!

张梓安用口型说“下次说”,陆希恬点点头,俩人便跟着地理老师去了办公室,地理老师说完,班任说。一天也就在这俩人的说话中结束了。

自从那次罚站之后,陆希恬和张梓安的关系倒是近了许多,他俩经常一起讨论《兔子趴在云朵上》的剧情,陆希恬原定的结局,因着张梓安的软磨硬泡,愣是改了happyending,美名其曰“你名字这么粉嫩少女的,怎么能是这么悲伤的结局呢!”

陆希恬也跟着张梓安了解到不少篮球的规则,后来去看张梓安打球,已经看得懂他们的比赛了。

高二很快结束,接着便是暑假了,陆希恬日夜兼程画稿,再半个月,《兔子趴在云朵上》就结束了,陆希恬很喜欢这本,这是她第一本篇幅较长的漫画,她画了快一年。更重要的是这是她和张梓安一起完成的,张梓安改的结局她很喜欢。

周六,张梓安有球赛,陆希恬把周六要画的稿放在周内全部完成,以至于被张梓安嘲笑“哇,国宝啊!”

陆希恬打掉他不安分摸她头发的手,“该上场了,快滚!”却是笑着说的,“水带了,橘子汽水等会儿再喝。”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陆希恬每次去看张梓安比赛,都会带两种水,一是矿泉水,二是橘子味的汽水。汽水是比赛结束后他们在操场漫步时的必备品。

下午六点,他们并排走在跑道上,漫步一圈一圈,像是在消磨时间。“下周完结?”张梓安忽地出声。

“嗯。”陆希恬轻声回应,言语间并无多少欢喜。

“有什么麻烦吗?”张梓安听她情绪不怎么高。

陆希恬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张梓安没有言语,等着她下文。“可能更完这部,就不会再画漫画了。他们不许我画了,让我好好学习!”

张梓安很想给陆希恬一个拥抱,抬起手终究还是放到她头上,揉了揉陆希恬的头发,“没关系,高三过后,大学继续呀!”张梓安信陆希恬,他俩虽然是班里吊车尾,但他们也是最好的班的倒数,只是陆希恬太倔。

“我怕我那时没那么热爱漫画了,画不出现在的感觉了。”陆希恬依旧情绪低迷。

“太太,我信你,你还欠我亲签呢!”张梓安打开一瓶橘子汽水递给陆希恬,又给自己打开一瓶,“干杯!庆祝《兔子趴在云朵上》即将完结!”陆希恬笑着和张梓安干杯,冰凉的汽水,甜甜的滋味入了喉,陆希恬仿佛觉得以后的路都会如此。

张梓安见陆希恬笑了,又伸手去摸她头发,陆希恬眼疾手快,半路打掉咸猪手,张梓安笑着收回手,“太太,记着,亲签啊!”于是两人又开始打打闹闹。

暑假结束,就是高三了,墙上的数字一天天变小,桌上的卷子换了一沓又一沓,陆希恬因着父母的压力,没在继续画漫画,专心学习,顺带拉张梓安一起。

第一学期很快过去了,第二学期到来没多久,陆希恬就得到一个坏消息,张梓安因不是本地学生,高考需要回原住地,于是,最后三个月,两人分赴两地,共战高考。

一个月后,陆希恬手机被父母没收,他们联系中断。陆希恬想着两个月后再见,可她没想到的是,她没了张梓安的联系方式!她父母删了张梓安所有联系方式,她记住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茫茫人海,又如何再见?

铃铃铃,铃铃铃……急促的闹钟吵醒了陆希恬,陆希恬简单收拾一下,去签售时间还早,便收拾东西去签售地方附近逛了逛,等时间到了再过去签售。

签售在室内一座小厅,签售作者不止陆希恬一个,她便慢慢等着喊到自己名字,期间偷偷观察着小厅,读者,小厅没有年少梦中的辉煌,读者也没有那时的热情。不多久,陆希恬便跟着旁边的工作人员去舞台前做了简短的演讲,最后才开始签售。

排签售的人不多,但也不少,陆希恬签了一个多小时才全部签完。高三已经过去六年了,除了《兔子趴在云朵上》之外,她已经陆陆续续有几部作品了,第一部知道的人很少,所以在最后一个姗姗来迟的人拿着《兔子趴在云朵上》的海报时,陆希恬就红了眼眶。

她以为没有人了,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蓦然间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映入眼帘,他拿着的是《兔子趴在云朵上》的海报,这次签售没有准备这部的海报,所以这是读者自己印的!

陆希恬仔仔细细签完最后一个,整理好海报,双手递给读者,抬眼是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庞,右眉下有个痣。

“今天天气很好。”张梓安笑着说。

陆希恬心似是漏跳一拍,怔怔地站在原地,这不是和她寒暄,这是张梓桉在《兔子趴在云朵上》的表白词!

“我很适合做你男朋友!”

“张梓安,你来了!?”陆希恬又惊又喜,又不太确定是不是大梦一场空。

“嗯,我来了,太太欠我的亲签,我来向太太讨了!”张梓安依旧笑着。

“嗯,欠了这么久,要给你了。只是你来的好迟。差点又要错过了!”陆希恬眼眶挂着泪,声音含混着。

张梓安扬扬手中的橘子汽水“要喝吗?”

“嗯。”

下午,陆希恬,张梓安并排走在街道旁,看着张梓安偷拍自己的照片,陆希恬笑着怼他。空气忽地静谧,张梓安出声:“今天天气很好。”

“嗯。”

“我很适合做你男朋友。”

陆希恬抬眼看向张梓安,“好!”

人一辈子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在某一天与某个他再度相逢。陆希恬很幸运,过了六年,她又遇到了张梓安。愿你终有一天能与你重要之人相逢。

相关阅读
我的一个朋友

一个年少遇见的人,你们从青春正好,走到岁月白头,真的很好。应思思是在酒吧认识的许婴,漂亮的女孩子摔碎了酒瓶就往旁边男人的头上抡。那时候单纯觉得这个女生长的格外的漂亮,打起人来也格外的狠。 后来,开学的时候遇见了许婴,而且,她们分到了一个寝室。 许婴只在开学来过一面,其他时间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应思思和其他几个室友相处还算可以,聊天的时候不可避免聊到许婴。 “那个”,一个室友拿下巴指了指许婴的床铺,

谁懂伪海王的委屈(一)

“海王”这个称呼,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到我头上。难道是因为我拒绝过很多女生?“哇,你看那个人好帅啊。” “对啊,而且是素人,天呐,好帅。真的好帅,赶紧拍一张。”拿出手机偷拍。 没错,她们说的就是我。当然,曾经我也怀疑说的不是我。但是这样的称赞我听过太多。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希望她们说的不是我。但是直到现在,我仍无力改变,我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我叫陈研与,人称“海王”。 “海王”这个称

我的青梅有点甜

我和周末默算是青梅竹马。他就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而我只能仰望他…… 我和周末默应该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我们打小开始就是一个班,最重要的是在他初一那年,他还搬到了我家对面,这也让我们见面的次数更加频繁。 我和周末默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这家伙从小就是众人瞩目,长大了也还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而我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埋没在人群中,仰视着他的星光,瞩目着他的荣耀。 小的时候我就觉得周末默这家伙就是下凡历练,

从一而终

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 她喜欢那种像时光那样温柔的女生,而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 双双唯一会做的只有细心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即使他应酬再晚回来都有暖暖的灯光,宿醉过后会有解酒汤,早上起得再晚也会有早餐。 可是这样依旧没有留住陈奕的心,双双不知道该可悲还是开心,她还年轻会有人要,还没成黄

仓促人生

快进结束了,剩下一个墓碑:罗晓萍,享年五十九岁。盛夏,城市湿热的气候撕扯着活物,那些活物想尽快脱离这双手步伐却愈来愈小。他们重重的踩在柏油路上,有些黏脚,也许是因为早上刚下过雨亦或是因为柏油有些融化了。四条腿的毛茸茸的流浪者们躺在他们用双腿刨开的土凹里。两条腿的有家者们晃动着上肢摩肩接踵,朝别人的地盘涌去。 也有的有家者躺在上床下桌的宿舍里,紧咬双齿,使劲儿晃动着双手朝枕边的某样东西拍去,她在拍什

天空下天使的幽蓝记忆

你是天使一定不想看我如此难受,如此撕心裂肺。羽毛被树叶划过,像雨像雪般撒落在地。 布满绿叶的石灰墙壁上,爬山虎环绕在窗户的四周。 窗户里坐着一名长发女子。 她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前面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看不见她任何的表情。 她的手里总是拿着一副相框,反复的用纸巾摩擦。相框被摩擦得泛了白,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她用手指轻触照片中人,莫名其妙的发笑大哭。 她也许会听见外面有什么声响,一瞬间的开

食梦人

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 确实,她最近总是一个人。 吃饭一个人,放学一个人,曾经和她很要好的闺蜜纷纷远离她。 “苏和怎么了?”我问她闺蜜。 “你自己去问她呗,不想和我们做朋友就直说,背后说人闲话一点也不淑女!” 苏和的闺蜜努了努嘴,走过我身边。 我从走廊的窗子看向教室,她趴在桌子上,和往常因学业过度劳累的学生一样,不过是想借着课间十分钟好好调整自己的身体

生活不止猫嘴里的咸鱼刺青

之后小院被我租下,一路没灯,我患上夜盲,吃上了药。“别跑啊,我让它很害怕吗。” “傻了吧,对个厕所你在说什么。”“靠,被你吓跑了,傻X。” “干嘛,我吓跑了傻X,我还有这用。” 等待是无聊的,所以我会尽眼注意到周围让我感兴趣的事。而等待着更无聊的事,是一群人在深夜车站睡觉。 半夜两点,朋友将坐上去北方的火车。生在南方的小镇,去北方的站点只在夜里,这样的行程看不清前方路的方向。摸黑,就随意的让大雨、

小青梅和小竹马

我叫冉淼淼,我的小竹马叫张寻淼。我叫张寻淼,我的小青梅叫冉淼淼。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我叫冉淼淼,我的小竹马叫张寻淼。至于为什么他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妈给我取名淼淼。而他妈妈和我妈妈是闺蜜,所以他的妈妈直接玩了个大的,给他取名寻淼。还说想要两家整个娃娃亲,要不要各自的父亲拦着说孩子的未来孩子自己做主。啧啧,这娃娃亲就结了。 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我这小竹马长的也是不错的。除了嘴毒了一些,其他方

凉薄世界,愿有一人温柔以待

这是真的吗?(一) “嘶”“嘶”“嘶”地几声,大手一扬,纸屑洒得满屋子,“要离婚?还要签赔偿合同?!想得美!”杨之愤怒地朝面前也气急了眼的“妻子”吼着。林婉也不甘示弱:“你不想赔?我tm 岁那年,被你强夺了身子就无可奈何地跟了你,我好歹也为你生了个啊雅出来,她长这么大,你有给过一点钱养孩子吗?!啊雅还是婴儿时,你有换过一次尿布吗?!你这个拋妻弃子的烂人!”林婉越说越急,却一下从沙发上站起,双手一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