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不是秘密

2021-04-25 15:05:26

青春

林荷有一个秘密,她喜欢高二一班的唐晔。

可是在很多人看来,他们并不相配,林荷喜欢唐晔,是对唐晔的一种侮辱。毕竟一个是学渣,一个放在人群中都发现不了的普通女孩,另一个是学霸,清冷高俊,校草级人物,站在人群中犹如发光一样。

可是众人有所不知,林荷的家和唐晔的家临近,两人从高中开始就一起上学,但是,林荷从来不和唐晔说说笑笑一起走。

因林荷,她自卑,唐晔很贴心,从来不戳破,他希望有一天林荷可以明白,优秀有不同的表现形式,长相普通,成绩一般,家庭普通,等等,并不能否定林荷这三个人,她并不知道,每当林荷说起自己的梦想的时候,眼睛发亮,散发着夺目的光芒。

可是唐晔从小到大,有过无数个梦想,可是最终都在唐母的劝说下破灭,无数反抗都被压倒,最终唐晔不甘心的放弃了,走上父母为自己规划的道路,所以,唐晔一直很喜欢有梦想的人,林荷就是其中之一。

晚自习后,林荷独自一人回家,唐晔还要上第三节晚自习,回到家的时候,林妈妈正在客厅看电视,林爸爸在卧室床上看书。

看见林荷回来,林妈妈立马起身到厨房,给她热一下饭菜,微波炉正在工作的时候,林妈妈出了厨房,客厅里已经看不见人了,敲了几下林荷卧室的门,林荷说了一声进来,林妈妈进来后,把今天中午买的西瓜,已经冰镇了一天,放在她的书桌上。

摸了摸她的头,“不要太紧张了,晚上看书不要看的太晚了,对眼睛不好,我正在热饭菜,等一下出来吃一点。”

林荷拿起桌上的西瓜,吃了很大一口,汁水瞬间流了下来,“妈妈买的西瓜真好吃,不用担心,我有分寸的,会好好保护眼睛的,妈妈快去洗漱吧!,等一下我把碗一洗。”

话一说完,林荷从书桌前站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和林妈妈一起进了厨房,饭菜热好了,一个辣椒炒热,一个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一小碗粥。

林荷做起来吃饭,就赶紧催林妈妈去洗漱,毕竟林妈妈的作息一直很早,要不是自己上晚自习,现在已经休息了。

林荷看见爸爸妈妈的房间关上后,拿出一个英语小册子,开始看英语。

林爸爸林妈妈在林荷很小的时候,就在外省打工,一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林荷也一起在乡下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因此她从小就明白,自己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因此,她从来不在学校惹事,爷爷奶奶腿脚不好,不方便来学校一趟,她也不忍心看着爷爷奶奶因为自己被老师批评。

渐渐地,林荷成了别人家的小孩,成绩优秀,听话懂事,在学校认真学习,在家里帮助爷爷奶奶做家务。

林荷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稳定但温馨,没有大的奢望,只要小小的满足。

林荷中考结束那一年,成绩在这个小县城还可以,可以上一中,林奶奶眉开眼笑的和林爸爸打电话,诉说这个好消息。

林爸爸和林妈妈也一直以为林荷的成绩很好,但是是那种普通的好,没想到中考的成绩以外的优秀,在大城市打工很多年的他们知道教育的重要性,因此他们毅然决然的放弃这里的工作,打算回家陪着林荷一起度过高中三年,让她可以专心致志的学习,从而去上一个好的大学。

回到老家后,林爸爸和林妈妈辗转反侧了许久,给市一中交了一部分钱,让林荷在市一中上学,在学校的附近,租了房子,在这里陪林荷,可能从小就不在身边,看见林荷分外懂事的样子,林妈妈感觉对不起自己的女儿,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不在身边,可是世界上的事情,你再后悔也没有什么用。

林妈妈一脸焦虑地对林爸爸说道,“别人家的孩子现在真是调皮捣乱的时候,那像我们家小荷,这么懂事,她上一周不是说要买一个手机,用来练练英语口语,明天我们就去看看,给她买一个,这孩子,从小都没有问我们要过什么。”

林爸爸把手上的书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嗯了一声,林妈妈已经习惯了他这样,从不主动做什么,但是自己所做的决定,他也从来不反驳。

餐桌上的林荷吃完饭,去厨房很快把碗筷一洗,洗完澡,吹完头发,坐在书桌前开始晚上的学习时间,窗外的蝉在不停的鸣叫,看起来分外吵闹,但是林荷的内心十分平静,除了唐晔可以扰动一下心扉。

自从文理分科后,排名中的成绩都是紧密相连的,差不了几分,林荷想要进入最好的传媒大学,以她的成绩是远远达不到的,去年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的录取分数是660分,而自己的成绩还差的多,所以必须抓紧一切时间。

爱情很重要,但是林荷就算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尚取得不了理想的成绩,更别提,学习之余,追一个校草,从而让许多人来起哄,浪费时间和精力。

两个人相爱,是一起成长,一起拼搏,一起为了美好的明天而奋斗。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那么最终所得到的爱情才如同草莓一般香甜,否则就如同柠檬一般酸涩。

午夜十二点的闹钟响了,林荷关上闹铃,看了计划表,应该完成的学习任务已经完成了,翻开新的一夜,计划好明天要做的事情。

躺在床上,感觉身体都在柔软的床铺上舒展开来,慢慢回想自己一天所学到的知识,看看有哪些是她还没有掌握,背几首古诗词,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六点半,桌子上的闹钟锲而不舍地叫着,不停催促林荷起床,她迷迷糊糊地把薄毛毯往头上一盖,等下一个闹钟响再起床。

没等闹钟响起,林妈妈就来敲门了,林荷应了一声,眯着眼睛起来,冰冷的水沾上皮肤的一瞬间,林荷一下子就清醒了,快速的洗脸刷牙吃早餐。

到学校的时候七点二十,七点半到教室,班里已经零零星星地坐了十几个人,有的人趴在桌子上补觉,有的人在一边吃早餐,一边看书,有的人在补作业,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此时班里多了个林荷。

林荷整理了一下桌面,拿出英语课本,开始背单词,在练习本上写写画画,不停地背诵,她高中的时候才来市里的高中上大学,不同地方的教育资源是不一样的,林荷的英语很差,属于拖后腿的存在,在所有科目中。

特别是英语听力和口语,高一的时候,林荷不知所谓,在英语课堂上回答问题,结果因为英语口音的问题,被班里的同学取笑,有几个调皮捣乱的男孩子更是看见林荷就在她耳边鹦鹉学舌,林荷气炸了,脸涨红起来,眼中更是波光粼粼。

在那之后,林荷就沉默了,不再喜欢在英语课堂上回答问题,私下更是苦练英语,高一下学期期末考的时候,英语成绩取得了明显的进步,林妈妈更是骄傲地向邻居说,林荷的英语成绩很好。

可是只有林荷自己知道,她的英语听力和口音很差,因为没有人为她纠正英语口音,去找过英语老师,可是她刚生完小孩,忙着回家带孩子,更是没有多余的时间。

思虑了很久,才和妈妈说,自己想要一个手机,林荷不想成为父母的负担,贫困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一般都很小气,特别是对自己。

七点四十,早读的铃声响起,班主任也站在门口,班里,门外的读书声朗朗响起,林荷先是背英语单词,以及最近学习的英语短文,随后背这学期要求的语文背诵,上第一课的时候,段老师就让学生翻开语文书,把这学期要求背诵的文章都给指出来,让私下先背诵,然后抽时间默写,可以提前背诵,但不能延后,否则就要抄写几遍几遍。

林荷不讨厌抄写,但是讨厌已经会了,还是要抄写,导致每天晚上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抄写东西,和唐晔说了之后。

唐晔建议她和段老师说明一下自己的学习情况,于是林荷鼓起勇气,第一次和老师主动提要求,段老师说话温温柔柔,令人不自觉就放松了,了解了林荷的情况后,让林荷保证,如果记住了,才可以少写。

于是林荷对于语文的背诵更加认真了。

育才高中所有学生早上都要跑操,三十分分钟左右,在操场上排队的时候,还有许多学生拿着几张纸,小本子,或者是书店买的语文背诵小册子在看,林荷就是其中之一,从最开始十分重视别人的目光到现在专心于背诵的内容。

跑完操后,第一节课是数学课,上课的时候还看见几个同学在不停打瞌睡,林荷上完课后,去教室外放松了几分钟,就趴在座位上开始写作业。

每节课后,都有许许多多的同学趴在座位上,基本都是昨天晚上熬夜学习的,导致第二天精神不大好,硬撑着上完课,课后趴在桌子上休息。

林荷最开始也是这样,走路的时候头一点一点,睡眼朦胧,被唐晔看见后,才纠正了这一点,每天睡觉和起床的时间都是一定的的。

时间就在规律的学习生活中慢慢逝去。

期中考试后,第二天早上,林荷坐在座位上看书,听到班里几个学习好的同学在谈论期中考试的试题和成绩,关雅说自己这一次没有考好,有好几个题都不对。

林荷从不主动参与,班里自从开学的时候就不知不觉形成了几个小圈子,林荷流离在外,只有和后排的孙默关系还可以。

“哈哈哈,我这次肯定没有考好,我觉得有好几个选择题都没有做对”

“我也一样,关雅,你数学大题最后一题的答案是什么”

“2%”

“那我肯定错了,不知道数学老师会不会看在我写的那么多的份上给我点同情分。”

林荷只觉得她们好吵闹,才来的时候,还以为是真的,可是成绩出来一个比一个好,过分谦虚,自从那之后,林荷就不喜欢和她们对答案了,和孙默讨论讨论每次考试的难度。

一天都在讲期中考试的试卷,考试的时候只收答题卡,学生自己把试卷留着,上课的时候就讲试卷,同时估估分,等试卷讲的差不多了,考试成绩也就下来了。

孙默戳了戳林荷,让她把成绩条给她看一下,林荷看见孙默的同桌田理不在,就坐在他的座位上,看见孙默的成绩愣了愣,抬起头,看着孙默低下头,不敢看她的样子。

“默默,现在在教室说话不方便,放学后,去我家吃饭吧!”

孙默低声嗯了一声。

林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时还回不过神,高二才开学的时候,孙默就害羞对对她说,暑假的时候,她喜欢上了一个人,两个人现在在谈恋爱。

在林荷的记忆中,孙默一直是一个好学生,老师眼中的乖学生,她担心孙默这个时候谈恋爱不利于学习,但是自从开始以后,没有看到谈恋爱对于孙默的负面影响,就放下心来。

可是这次的考试成绩实在令人诧异,孙默以前的成绩排名年纪前三十,比自己好一点,可是现在排名七十多,下降的十分严重,现在高二下学期,马上就上高三了,如果还是这样下去,不知道下次的成绩会有多匪夷所思。

中午放学后。

“默默,你有任何事都可以告诉我,我们是好朋友。”

孙默听见林荷关心的话语后,就开始耸动肩膀,默默流泪,林荷见状,就赶紧掏出纸巾给她。

孙默没有擦眼泪,而是把纸巾紧紧攥在手上,“我门考试前去放松,被他妈妈看见了,他妈妈和我妈妈说了,我妈妈让我门分手,如果不分手,就不认我这个女儿。”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他,我舍不得和他分手,如果和他分手以后,我可能再也碰不上像他这么好的人了。”

林荷拿出纸巾给孙默擦眼泪,缓声说道,“可是默默,我们现在应该明白一年后的高考,对于我们才是最重要的,你可以和他商量一下,你们暂时分手,等高考后一起再在一起不可以吗?”

“你要相信你们之间的感情,如果连一年多的时间都等不起,那这个人就不值得你喜欢那么赶紧振作起来,我们没有时间过分的悲伤,等晚上的时候你和他好好谈一谈,我相信你喜欢上的人一定不差,一年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样不好吗?”

孙默吸了吸鼻子,应了一声,抱了抱林荷,林荷拍了拍孙默的背,挠了挠她的胳肢窝,看见她放肆大笑,心情不知不觉也就好了。

林荷很羡慕孙默,两个人彼此喜欢,心心相印,分外美好。

她的喜欢,是一个人的秘密。

两个人在林家吃了饭后,就去教室了,不打算在家里午睡,到教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几个人了,林荷拿起错题本,开始整理错题。

林荷这次的成绩排名年纪前二十五,成绩是五百八十三,离自己的目标院校还有一定的距离,林荷不喜欢把自己的事情弄的众所周知,喜欢悄悄地完成一个目标后,再告诉家人,朋友,让他们为自己骄傲。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看见唐晔在自己家里,嘴角不自觉弯了起来,“你怎么来了,好几天没有看到你了”

唐晔接过她的书包,眉眼温柔“我前几碰见了以前的一个同学,他给了我他们学校的试卷,我感觉还可以,就给你要来了文科的,你抽空做一做,你这次的成绩就不错。”

“谢谢你,唐晔,你留下来吃饭吧,我还有几道题想要问你。”

林荷实在没有想到唐晔会知道自己的成绩,心中仿佛有一股暖流缓缓流动,其实,她没有什么题要问唐晔,就是想和他多待一会。

唐晔也不太想回家,就留了下来,林母见状,赶紧去厨房拿了一套碗筷出来,林荷吃的分外快,不想要吃饭耽误自己的时间。

两人吃完后,林荷拿出自己的数学卷子,问了一道大题,她本来打算自己琢磨琢磨,研究研究的。

唐晔讲题很仔细,但很严肃,讲题的时候全程板着脸,但是声音很温和,从审题开始,抓住题目的要点,一点点帮林荷梳理思路,直到林荷恍然大悟了一声才微笑点头。

林荷才来这里的那一年,唐晔没少给她讲题,每次遇到不会的题的时候,林荷第一反应不是向老师请教,而是想要问唐晔,不知不觉,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从相隔一米到咫尺之间。

林荷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喜欢上唐晔的,她知道什么是喜欢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喜欢上唐晔了,可是她清楚了解她和唐晔之间的差距,在家庭,学习,为人处世的哲学,思想境界等等之间就存在差距。

世界上并没有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有的只是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之间的故事,但是林荷不想放弃,没有经过任何努力的放弃对于林荷看来,就是对她自己的侮辱。

林荷不敢轻易告白,她希望高考结束后,无论成绩怎么样,再向唐晔告白。

讲了不到三十分钟,唐晔的手机响起,是唐母在催他回家,林荷看了一眼钟表,惊讶地说道,“时间过的太快了,都这个点了,你赶紧回家吧!”

唐晔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有什么不会的都可以问我,什么都可以,我睡前都会看消息的。”

唐晔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专注注视着林荷,直到林荷点头,才转身,林荷把唐晔送到家门口,看见唐晔站在他家门口,向她挥了挥手,脸上不自觉染上笑意。

很快高二就结束了,林荷的成绩上了文科前十,在班里同学惊讶的眼光中领了一个笔记本。

似乎大家都没有想到,黑马居然是林荷,可是除了班主任的所有人都忘记了,在教室学习时间最长的是林荷,她的成绩一直一直在微小的进步。

高三上课的时候,班里的气氛俨然不一样,课间的时候,大家基本都在学习,争取做到校长所说的争分夺秒,早上跑操的时候,再也看不到高三的身影,上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三三两两都拿着一本书在看。

似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时间的重要性,林荷在花园里看书的时候,听到旁边有女孩子子在哭,身影很熟悉,是关雅,她撇了一眼,关雅越来越瘦了,高二的时候,每天很精致,脸上带着笑容,成绩很好,也很合群,但是林荷了解到,关雅的父母一直想离婚,被关雅知道了。

这个女孩子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没有了,学习成绩有所下降,因为是学校的优秀学生,成绩有所波动,就会被叫去谈话。

关雅的父母也来过几次。吵得不可开交,丝毫不顾及是在学校里面,最后,听说奶奶来照顾她,让父母不要在她眼前闹。

林荷之所以注意关雅,是因为有一天唐晔和她讲题的时候,掏出一本英语语法类的书,是关雅的,唐晔不在意,林荷也没有资格提起。

林荷看见关雅的朋友正在劝她,不会出什么事,就离开了,

林荷也想向关雅那样哭一场,但是没有时间,有ku。哭的时间可以做一张卷子,不香吗?

听到下课铃下后,回了教室,爬到四楼,有点气喘,喝了几口林妈妈做的蜂蜜柚子水,温热。

教室里没有空调,只要风扇还在吱呀吱呀的转动,十月份了,气温还没有降下来,教室的空气很浑浊,呆久了,也就没有感觉了。

政治老师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催人入眠,没有几个人的头一点一点了,不时空气中传来刺鼻的风油精的味道,以及前排学生自觉站在教室后面。

林荷一边听老师讲课,每当老师开始讲故事,偏离上课主题的时候,她就抽空刷几道选择题,或者理一理自己的思路,做做笔记,不浪费一点时间。

有一次,林荷想要上厕所,站起来却发现摔倒了,才意识到自己从今天早上来上课,一直想没有离开座位,脚麻了,不能直立行走了,只能让孙默扶着去上厕所,班里不知情的人还关心的询问。

林荷打哈哈道,“想要体会一下被人照顾的感觉。”

高三很累,所有人朝着一个方向前进,所有人都是你的竞争对手,只有名列前茅,才可以去一个好的大学,站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认识更优秀的人,拥有跨越阶层的可能。

不是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道理,但是每个高三学子都想要取得好成绩,上一个好的大学。

有的人希望时间过的慢一点,自己拥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好好复习,但林荷却希望时间可以过的快一点,压力很大,似乎一切烦恼都涌上心头,高考的时候发挥失常怎么办,告白没有成功怎么办,自己对不起自己怎么办?

林荷的这些烦恼无从倾诉,只能不断的压在内心深处,和父母说,她们也不明白,如何解决,只是徒增烦恼。

有一次模拟考试,林荷慌神了,没有考好,成绩下降了一些,孙默周末约林荷出去,带她认识了一位学姐,去年高考成绩排名全省前三十,这位学姐为人很好,相处了一天,林荷就认为她们可以做朋友。

林父林母见状也放下心来,她们好多次都想劝说女儿,不要这么拼命,只要努力了就好,可是他们也明白自己的女儿不是这样的人,她活得清醒,目标远大,内心坚定。

他们也知道女儿喜欢唐晔,但是尊重女儿的任何想法,只要她幸福。

唐晔高三下学期的时候被唐母托人送去了一个高考封闭班,两个人之间联系不上,可是他们都在为了自己的未来而奋斗。

高考前发准考证的时候,班主任不停叮嘱他们高考的时候要注意什么,准考证身份证要记得带,要提前来,最近几天饮食要清淡,要适当放松放松等等。

班里的同学第一次觉得她们的班主任怎么这么啰嗦,就和家里的老妈一样。

通知放假三天的时候,每个人都很激动,所有人都明白三天改变不了多少,心态都慢慢放松了,下午放假的时候。

班里的同学站在倚靠着栏杆,看着对面一栋楼的学弟学妹们为她们加油,祝她们前程似锦,鲤鱼跃龙门。

所有的高三学子把不要的草稿本,没有价值的课本,用力撕开,宣泄内心的快乐,一栋楼,都开始洋洋洒洒下起大雪。

林荷已经把要用的书,值得珍藏的笔记都搬回家了,班里所有剩下来的资料都留给学弟学妹,让他们来高三的班里尽情挑选,每个人都可以选好多资料回去,不乏学霸的笔记,这是育才高中的传统之一。

孙默挽着林荷走出校门,两个不约而同叹了一口气背对校门挥了挥手。

林荷在家的几天都很放松,林母什么都不让她做,林荷把自己的错题们来回翻了好几批遍,确保自己复习过的,没有一个不会的知识点。

高考第一科是语文,考场上所有人都在奋笔疾书,没有一个人东张西望,六月的天气很热,林荷的内心也热热的。

最后一科结束的时候,林荷径直回家,洗漱完,直接躺在床上,好久没有如此全身心的睡觉赖床。

第二天下午,孙默约林荷去看电影,两个人都没有谈论成绩,讨论爱情,小说,电视剧,明星等等。

林荷直到去学校估分的时候才看见唐晔,他眉眼清俊,身材挺拔,犹如一棵正在茁壮生长的白杨树,白色的衬衫更衬得他少年感十足。

看见林荷过来,嘴角微微上扬,眉眼温柔,张开双臂,林荷见状,飞奔过去,投入他的怀抱,本来校草引起的注意力就很大了。

如今,看见的同学都开始欢呼起来,“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林荷更加不好意思了,想要离开这个安全感十足的怀抱,耳边却听到,“林荷,我,唐晔,喜欢你,请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唐晔的好哥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递给林荷一束玫瑰花,耳边不断响起欢呼声,清脆的口哨声。

林荷离开唐晔的怀抱,声音带着浓浓的蜜意,说了一声好。

唐晔见状,抱起林荷,情不自禁地转了几圈。

令人正要诉诸钟情的时候,班主任来了,连忙叫了几声,声音却不如往常严肃。

林荷脸上面带桃花,去班里核对成绩,越对越兴奋,成绩还不错,完全可以去自己的目标院校。

核对完成绩后,班里好多同学看见林荷还在起哄,孙默更是拉着林荷的衣袖,叽叽喳喳,不停在询问两个的感情故事。

林荷拉起孙默的手,向班里的同学打了招呼,就走了,去了学校的对面买了奶茶,两人聊了聊,孙默高考完,就和那个男孩子和好了,两个的目标院校一样,以后可以一起去上大学,向小说中一样,可以从校服到婚纱。

孙默约越说越激动,拿起手机,和林荷分享自己喜欢的婚纱,兴冲冲的说,两人可以一起结婚。

林荷向孙默也谈论了自己暗恋唐晔的故事,“就这样,我从高二开学,就开始喜欢他,我谁也不敢告诉,我害怕听到别人说,我配不上他,我自己也总是自卑自己这么差,怎么可以喜欢唐晔。”

话语刚落,身边就坐下来一个人,正是唐晔,他牵起林荷的手,“你怎么不知道我从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你在我心中就犹如夜空的月亮一样,清亮,照亮我前行的路”

“呦吼吼,没想到校草说起情话来,一套又一套,看把我们小荷害羞的,我不看你们撒狗粮了,我去找我亲爱的男朋友了。”

“赶紧走”

“我竟然不知道小荷,你是有了男人就忘了朋友,改天必须请我吃饭。”

林荷打了一个OK的手势,孙默就跑开了。

林荷回头,却发现唐晔一直在看她,眼中的情思把她整个人都缠住了。

两个去吃了饭,看了电影,都碰到下午吃饭的时候,唐晔牵着林荷的手,去买了礼物,去了林家,林母见状,和林父相视而笑,“这丫头,怎么不提前说,让我们也好准备准备。”

“伯父伯母严重了,我又不是外人。”

一起说说笑笑吃了饭,两人第二天又去了唐母家,虽然唐母不是十分满意这个儿媳妇,但是也不抵触。

等到高考成绩下来那一天,付出的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林荷,唐晔,孙默,金邹都考上目标院校,而且都在北京。

两对情侣填好志愿后,相约去祖国的大江南北走一走。

回来后,唐母和林父林母办了订婚仪式,邀请朋友,同学来参加。

林荷发表讲话的时候,说道“我,林荷,喜欢你,唐晔,不是秘密。”

喜欢你,众所周知,不知秘密。

相关阅读
占星物语(一)

“天文系最后的希望被学计算机金融的叼走了。”“您好,请问学生会现任的会长是?”很久没关注学生会的林星出现在学生会办公室门口脆生生的开口。 “顾哥,有人找!” “顾哥?”不会是?林星一阵怀疑,顾辰那家伙学习成绩挺好的,样貌也没啥可以挑的,做学生会会长也不奇怪。 “哟,学姐吗这不是?”出现在面前的顾辰笑嘻嘻道。 “你说的我有求于你就是这个?” “是啊,我的批准对学姐来说挺重要吧?” “是啊。”林星一阵

钢牙与卷发

青春里最好的结局大概就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吧!这是小卷的故事,至于为什么叫她小卷呢,后面就知道啦~ 高中时的小卷瘦瘦小小的,箍着牙套,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人,甚至还因为牙套有些自卑。 班里总要好事的男生叫她钢牙妹,小卷开始还回嘴骂他,可换来的是对方越叫越凶,还带着别的男生一起给她起外号。 小卷无力还击,渐渐地她开始说话用手掌挡着嘴,笑的时候头埋得低低的。 除了和同桌女生关系还不错,整个班

陈二丫,我要超越你!

姜初浔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她。 .高中篇 姜初浔是林杨高中的"江湖人士",手下有 多个小弟。小弟们同他一样,四处干坏事,今天向这个同学收保护费,明天见哪个不顺眼,放学便堵门口打了。 这不,他的一个黄毛小弟又盯上了一个尖子班的小胖子,仅仅因为在食堂打饭时,那个小胖子没让他插队。于是黄毛小弟及几个长头发少年便埋伏在小胖子经常走的巷子里等他。 只是他们没有预料到今天小胖子同一个漂亮的女生走在一起。

橘子味的夏天

陆希恬很幸运,过了六年,她又遇到了张梓安。愿你终有一天能与你重要之人相逢。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路上的街灯一盏盏亮起,陆希恬盯着手表,秒针一点一点转动,空气也静止了似的,陆希恬憋得难受。也是,坐那儿俩小时一动不动,不难受才怪! 半响,陆希恬动了动早已压麻的腿,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的天,心想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又坐回桌子前,桌子上散落着几张画稿,这是她无聊时随手画的,重重叠叠间大致能看出个男孩子模

我的一个朋友

一个年少遇见的人,你们从青春正好,走到岁月白头,真的很好。应思思是在酒吧认识的许婴,漂亮的女孩子摔碎了酒瓶就往旁边男人的头上抡。那时候单纯觉得这个女生长的格外的漂亮,打起人来也格外的狠。 后来,开学的时候遇见了许婴,而且,她们分到了一个寝室。 许婴只在开学来过一面,其他时间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应思思和其他几个室友相处还算可以,聊天的时候不可避免聊到许婴。 “那个”,一个室友拿下巴指了指许婴的床铺,

谁懂伪海王的委屈(一)

“海王”这个称呼,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到我头上。难道是因为我拒绝过很多女生?“哇,你看那个人好帅啊。” “对啊,而且是素人,天呐,好帅。真的好帅,赶紧拍一张。”拿出手机偷拍。 没错,她们说的就是我。当然,曾经我也怀疑说的不是我。但是这样的称赞我听过太多。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希望她们说的不是我。但是直到现在,我仍无力改变,我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我叫陈研与,人称“海王”。 “海王”这个称

我的青梅有点甜

我和周末默算是青梅竹马。他就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而我只能仰望他…… 我和周末默应该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我们打小开始就是一个班,最重要的是在他初一那年,他还搬到了我家对面,这也让我们见面的次数更加频繁。 我和周末默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这家伙从小就是众人瞩目,长大了也还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而我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埋没在人群中,仰视着他的星光,瞩目着他的荣耀。 小的时候我就觉得周末默这家伙就是下凡历练,

从一而终

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 她喜欢那种像时光那样温柔的女生,而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 双双唯一会做的只有细心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即使他应酬再晚回来都有暖暖的灯光,宿醉过后会有解酒汤,早上起得再晚也会有早餐。 可是这样依旧没有留住陈奕的心,双双不知道该可悲还是开心,她还年轻会有人要,还没成黄

仓促人生

快进结束了,剩下一个墓碑:罗晓萍,享年五十九岁。盛夏,城市湿热的气候撕扯着活物,那些活物想尽快脱离这双手步伐却愈来愈小。他们重重的踩在柏油路上,有些黏脚,也许是因为早上刚下过雨亦或是因为柏油有些融化了。四条腿的毛茸茸的流浪者们躺在他们用双腿刨开的土凹里。两条腿的有家者们晃动着上肢摩肩接踵,朝别人的地盘涌去。 也有的有家者躺在上床下桌的宿舍里,紧咬双齿,使劲儿晃动着双手朝枕边的某样东西拍去,她在拍什

天空下天使的幽蓝记忆

你是天使一定不想看我如此难受,如此撕心裂肺。羽毛被树叶划过,像雨像雪般撒落在地。 布满绿叶的石灰墙壁上,爬山虎环绕在窗户的四周。 窗户里坐着一名长发女子。 她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前面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看不见她任何的表情。 她的手里总是拿着一副相框,反复的用纸巾摩擦。相框被摩擦得泛了白,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她用手指轻触照片中人,莫名其妙的发笑大哭。 她也许会听见外面有什么声响,一瞬间的开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