诀别殇:青梅绝恋

2021-05-14 03:21:55

古风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这是一处简朴干净的院子,院子右侧有一间雅致的书房。此刻,一个长相俊秀的绿衣少年,正来回跺着步子背诵《长干行》。

他听先生说过,这首诗出自遥远的唐朝,写这首诗的诗人名叫李白。少年没去过唐朝,也不知道李白是谁,他只知道自己喜欢这首诗。

和少年同在书房的还有一个人,一个穿着鹅黄色纱裙,面容俊俏的少女。眼下的她,正一脸痴迷地看着少年。

“千年哥哥,你再把这首诗背一遍,我还想听。”

看到少年放下书本,少女有些急了,她拉着被自己称为“千年哥哥”的少年撒娇道。

“遗梦妹妹,我都给你连读带背五年了,你还没有听够吗?”

千年无奈的看着少女,眼神却满是宠溺。

“不烦不烦,就是再听十年都不烦,而且我就喜欢听你背给我听。你就再背一遍给我好不好吗?”

“好吧好吧,你这小丫头,只要你喜欢我就天天背给你听。”

千年第一次见到遗梦时只有六岁,那时的他是一个调皮的稚子幼童,遗梦则是一个被娘亲抱在怀里的婴儿。因为不用心读书,千年被他爹千功名惩罚不许吃饭和玩耍,并让他跪在院子里背书直到深夜。

千家也算是书香门第,可惜千功名到老也只是个秀才,连一个功名都没有得到。

也正因为如此,千功名才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千年身上,即便千年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也一样要求严格。千功名白天让千年背诵四书五经,等到晚上他再亲自进行考问。

千功名可是一个惩罚分明的人,向来说到做到毫不含糊。若是千年答对所出之题必有奖励,若是答错一道,甚至一个字都难逃责罚。

那一日,千年又被他爹罚跪背书,一跪就是大半天,千年只觉头晕眼花。好不容易等到千功名出去了,千年忙一溜烟跑了出来。

千年很喜欢邻家温柔的婶婶若心,他觉得她是全天下最善良的婶婶,反正比他那个整天黑着脸的娘好。当然了,千年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从来没有说起过,他怕他娘会狠狠揍他。

不过他娘说起过,一个多月前,若心婶婶生了一个漂亮的小妹妹。

千年早就想看邻家小妹妹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再说他娘也不许。千年他娘知道他的心思,特意嘱咐过他:“邻家妹妹太小,你一个毛头小子别碰到小妹妹。”

为此娘俩还约定,等邻家妹妹过完满月,千年再去若心那里。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千年连着几天都没背过书,被他爹罚的连门都出不了,只能瞅空子溜出来。

“千年,你站在那里做什么?快进来看看妹妹。”

瞧见站在门口的千年,若心忙招手让他过来。

“婶婶,妹妹怎么这么小?我能抱抱她吗?”

看着襁褓中小小的娃儿,千年满心欢喜的问道。

“是很小,千年,来抱抱遗梦。”

若心一边慈爱的答着话,一边把遗梦抱给千年。

“遗梦妹妹,我是千年哥哥,就住在你们家隔壁。你喜不喜欢听我背诗?要是喜欢的话,我就给你背'长干行',这是我最喜欢的诗。”

千年认真的对遗梦说着,好像她能听懂似的。不一会儿,一阵清脆的背书声传了出来。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眨眼功夫,十五年过去了。

年及弱冠的千年面容俊美,有一种读书人特有的清雅。

经过十年的寒窗苦读,千年成了即将赶考的书生。遗梦亦成了豆蔻年华的少女,愈发楚楚动人。

千年的爹娘和遗梦的爹娘,看到两个孩子情投意合也是高兴,早早就为俩人订下了婚约。

这一日,千年又来找他的心上人。

“梦儿,再过半月我就要进京赶考,这一走就是半年。所以,所以我想先娶你过门。”

临走前的几日,千年特意来找遗梦商量。

“谁说要嫁给你了?你何时听见我说此话?”

遗梦虽然内心激动,语气却佯装不愿。

“原来你不愿意做我娘子,既然如此,我就让爹娘给我重说,你掐我做什么?”

千年话还没说完,遗梦已经在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

“你去娶别家姑娘,你去,你快去!”

看着遗梦怒气横生的样子,千年笑着将她拥进怀里。

“傻丫头,玩笑的话你也当真,此生除了你,我再不会娶第二人。”

“你才傻呢!”

听到最后一句话,遗梦破涕为笑,她依偎在千年怀里,希望时间就此停住。

为了自己的大喜之日,遗梦早早就开始绣“鸳鸯戏水”的枕套了。每绣一针,都让她对未来的生活憧憬一次,小女儿的心思,全都绣进了“鸳鸯戏水”中。

可惜天不遂人意,眼看枕套就要绣好了,绣线偏偏没了。无奈之下,遗梦只能先停下手里的活,等买回绣线再继续未完的活。遗梦原本没打算出门,因为身体不太舒服,她想让嫂嫂帮自己买些绣线,嫂嫂却碰巧不在。

犹豫了一会,遗梦还是强忍不适走了出去。走着走着,她觉得头越来越重,脚步越来越乱,遗梦暗道不好,赶紧伸手扶墙。

“千年哥哥,你在哪儿?我的头好痛好痛……”

话没说完,遗梦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这是?”

从昏迷中醒来的遗梦看到身处之地时,忍不住惊呼起来。只见房子挂满了金丝织就的锦帘,屋顶垂着长长的流苏,脚下则是软和的北夷地毯,整个房间看上去富丽堂皇。

看到这间既奢华又带着异域风格的房子,遗梦不由心下疑惑。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是传说中的天宫?奇怪,我怎么会有这件紫色衣,啊!你是谁?”

当遗梦疑惑的抬起头时,却看到眼前站着一个衣饰华贵的陌生男子,她吓得大喊一声坐了起来。

因为起床过猛,遗梦只觉眼前发黑,眼看就要掉下床来。紧急时刻,一双暖暖的手及时扶住了她。

“姑娘莫怕,此处是靖国驿站,这是我们的世子殿下。”

遗梦正在紧张之际,一个柔美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循声抬头,遗梦看到一个身着青色宮装的女子。

“靖国?北夷疆域的靖国!”

听到宫女的话,遗梦才知道她被龙云轩所救。龙云轩出身靖国皇族,既是尊贵的敏王世子,也是文武双全的少年才俊。

“民女遗梦见过世子殿下,多谢殿下救命之恩。”

遗梦说着就要下跪行礼,龙云轩见此忙微笑阻止:“姑娘不必多礼,我也是恰巧路过看见你晕倒在地,若是他人也会出手相助,算不上什么大恩。大夫已经替你看过了,你是过于劳累没有休息好,加上最近天气炎热,所以才会晕倒在地,没什么大毛病,放心吧。”

“没事就好,我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绝症呢,呼!”

看到遗梦可爱又认真的神情,龙云轩禁不住笑出了声。看着龙云轩开心的样子,遗梦也跟着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

“糟了糟了,只顾着说话竟忘了时辰,出门这么久我娘一定急坏了,我得赶紧回去。”

说话的功夫,遗梦已经跑出了门外。

“遗梦姑娘,天色不早了,还是坐我的马车吧。”

看到遗梦慌慌张张的样子,龙云轩忙在后面追着喊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还是送我回去吧,我不知道路。”

“娘,我回来了。”

才从马车上跳下来,遗梦就飞奔着跑进若心的怀里。看到女儿平安归来,若心总算松了一口气,任凭遗梦在怀里撒娇。

“梦儿,你去哪了这么久?娘都快担心死了。”

将女儿搂了好一会,若心这才开口问道。

“娘,我……”

遗梦刚想解释,就被一个焦灼的声音打断了。

“你到底跑去了哪里?我差点就要‘掘地三尺’了。”

话音刚落,遗梦就被等候多时的千年拉到了身前。此刻的他,来来回回打量着遗梦,生怕她哪里受了伤。

“娘,千年哥哥,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遗梦一边拉着若心,一边看着千年,满怀歉意地说着。

“你呀,没事就好。”

看着一脸无辜的遗梦,千年又好气又好笑,最想的还是抱着她……

“咳咳!”

被忽略许久的龙云轩,直等到众人平静下来,才假咳着提醒遗梦。

“瞧我这记性,竟然把恩人忘了。”

抬头看到龙云轩还站在门口,遗梦这才恍然大悟似的跑了过去。

“娘,千年哥哥,这位是敏王的世子殿下,我晕倒在地幸亏世子搭救。”

听遗梦这么一说,若心和千年才知道来人身份,俩人忙走上前准备行礼。

看见二人要向自己行礼,龙云轩连连挥手阻拦。

“不用多礼,不用多礼。”

“娘,咱们还是进屋说吧。”

遗梦边说边向娘亲挤了挤眼,若心这才会意的说道:“对对对,我真是老糊涂了,殿下快请进。时候不早了,我去准备饭菜,还望殿下不要嫌弃。”

若心诚恳地说着,她真心想感谢女儿的救命恩人。

“怎么会嫌弃呢?只是有劳伯母了。这位兄台若是方便烦请一叙,我在此地也没有熟识之人。”

“既然如此,千年就恭敬不如从命,殿下请!”

听龙云轩这么一说,千年也不推辞,两人一起走进屋内。许是志趣相投的缘故,所以龙云轩和千年才会越聊越投机,彼此之间更多了一种高山流水的相惜。

“千年,你我既有缘得以相见,我就将这个翠玉扳指送给你,也算是我对朋友的心意。”

话音未落,龙云轩已将自己的扳指取了下来。

“你既赠我礼物,我也要回赠你一个礼物,这样才显得公平。”

千年说到这笑了笑,顺手将腰上的玉佩解了下来。那天晚上,俩人畅谈了许久,直到遗梦困得不行了,龙云轩才告辞离开。

坐在回去的马车上,龙云轩百感交集,既为千年高兴又为自己遗憾。没办法,谁让他也喜欢遗梦呢?虽然他今天才结识遗梦,但一眼入心又没有时间规定,奈何错过就是错过……

接连好几天,龙云轩都是茶饭不思,眼里心里都是遗梦可爱的样子。可再想也没用,即便他是敏王世子也没用,因为遗梦已经心有所属,她绝不可能嫁给他。

爱而不得很痛苦,但龙云轩不想伤害遗梦,也不忍伤害千年。他曾经笑话别人痴情一片,不想自己也会深陷情网,真是可笑又可悲。

“殿下,这是王爷派人送来的书信,让您务必照办。”

龙云轩正为错失的缘分感到惋惜之际,却被一个慌慌张张跑进来的身影打断了思路。顺着声音看去,龙云轩看到一张熟悉而严肃的脸。

“阿隐,你怎么来了?父王还说什么了吗?”

看到送信之人,龙云轩不由一惊。此人是敏王府的暗卫阿隐,他负责保护敏王的安全,以及传递重要的消息。

“属下不知,王爷只说让您看信,别的再没说什么。”

阿隐说完,向龙云轩行了一个礼,转身匆匆离去。望着阿隐离去的背影,龙云轩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犹豫了一下,他终究还是拆开了信。

许久过后,两张信纸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看着地上的信纸,龙云轩失魂落魄,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又不得不承认所看一切。

这封信是敏王龙辰亲自写的,他告诉儿子已经找到皇太孙了,为了阻止其回国继位,所以让龙云轩立刻除掉他。

龙云轩知道父亲一直想继承帝位,可他只是靖国帝君的庶皇子,况且生母身份又低下。于皇子来说,这些条件无一有利,再说皇太子又博学多才,深受帝君的器重和宠爱,其他皇子根本没有取代的可能,龙辰就更不用说了。

令人惋惜的是,这位皇太子天生体弱,大婚才一年就去世了,太子妃也因伤心过度一同走了。夫妻二人只留下一个孩子,就是还未满月的小皇孙。

皇太子的逝去对帝君打击很大,伤心之余,他册立小皇孙为皇太孙,让他以后继承自己的帝位。

得知消息后,龙辰气得差点晕倒。他虽是庶皇子的身份,但靖国帝君统共就四个儿子,一个幼年夭折,一个战死沙场,现在皇太子又死了,能承袭帝位的皇子只有他了。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龙辰怎么也没想到半路冒出个皇太孙,眼看到手的皇位就要拱手送人,他怎能不急不恨不恼不怒?他恨不得立刻杀死皇太孙。靖国帝君也是历经风雨的人物,他自然猜到龙辰的心思,所以让人将皇太孙秘密送了出去,等到日后再回来继承帝位。

只是人心叵测,当初送皇太孙出宫的人被龙辰找到并收买,皇太孙的身份也因此暴露。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被龙云轩视作知己的千年,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再有三日,千年就要迎娶遗梦了,眼看大喜之日越来越近,遗梦却有种隐隐的不安。她安慰自己只是太紧张了,所以才会心神不安。

成亲前一天,遗梦正在整理嫁妆,突然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当她看清来人的模样时,不由一惊。

“殿下,你怎么来了?”

“你和千年就要成亲了,我准备给你们送样礼物,听说岳桥有家商铺不错,我想去看看。可是我对这里不熟,不知道地方,所以……”

龙云轩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看着遗梦不在吭声。听龙云选这么说,遗梦也没多想,她和龙云轩一起走了出去。

遗梦不知道的是,龙云轩骗了她。俩人刚出门不久,龙云轩手下的人就去了千家。

“遗梦,若是千年不在了,我就替他守护你。”

许是各有心事的缘故,俩人都走得非常慢,即便走得再慢,遗梦还是被这句话吓了一跳。愣了好一会,遗梦才反应过来,她盯着龙云轩冷冷说道:“不用你守护,今生今世,我只爱千年哥哥……”

话音未落,遗梦转身就跑,她跑得很快很快,似乎穷尽了一生的力气。

“啊!”

再次见到千年,遗梦一声大喊,血色残阳下,千年已经没有了呼吸。

青梅竹马的恋人,即将成亲的爱人,就这样阴阳两隔。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他?!”

抱着已经冰冷的千年,遗梦头也不回的问着身后之人。

“千年是靖国的皇太孙,他不能活着。”

龙云轩缓缓地说着,自始至终未敢抬头。

“不能活着?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死。”

千年虽然没能当上新郎,但遗梦记着他的诺言,她咬舌自尽兑现了俩人共同的诺言。遗梦嘴角滑落的血,不偏不巧落在千年的心口处,那里有他对她的诺言。

相关阅读
胭脂落定醉了阁

望着檀木盒子里那摞厚厚的书信,九姑娘打算赌一把,即便在感情上赌输了,她至少还是赢了自己的骄傲。五更的天泛着微微的白,一阵风扫过,呜呜的声响带来了一九天里别样的寒意。 醉了阁是个胭脂铺子,开铺子的是个姑娘,姑娘人美,喜饮酒,铺子又是在金桂醉人的九月开起来的,因此起名为醉了阁,而平日里来来往往的客官娘子们则称这醉了阁的老板一声“九姑娘”。九姑娘的醉了阁就开在奥宸城的主街——鹤溪街,过了鹤溪街的中门便能

诀别殇:做个凡人也挺好

走出寒冰池的刹那,一句“不可与妖魔接触”飘入耳中。 我叫尘缘,是天庭最末等的守炉小仙,司命殿主神宿命是我师傅。五百年前,师傅因私自放走蛇妖冰姬触犯天规,被万分震怒的天帝囚禁在寒冰池,日日遭受寒冰蚀骨之痛。作为师傅的弟子,我也连带着被贬入凡间。好在天帝开恩,我只需做一世凡人便可重返天庭,离开前一日,我去了趟寒冰池。看到哀嚎阵阵的师傅,憋了许久的泪水汹涌而出。许是我的哭声太过悲戚,许是师傅实在厌弃眼泪

不染

“早知道姐姐喜欢野的,我就不装那么久了。”他舔了舔小虎牙上的血迹说道。 “早知道姐姐喜欢野的,我就不装那么久了。”他舔了舔小虎牙上的血迹。那双我常称赞的浅灰色眼睛中心透出一抹腥色,妖娆地交织着我的身影,显得格外澄净又无比晦暗。他眼里竟埋着无边风月,无根情愫。而那一切都流向一个人。 一梦黄粱后,我的魂魄落在一个钟鸣鼎食之家的七岁嫡小姐身上。本以为自己拿的是宅斗剧本,不想没过半日,连房里有几个丫鬟都还

轮回道

我下凡历劫九世,尝人间百苦。这傻蝎子竟耗尽万年修行,陪我九世,最终落得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壹五百年前,西方极乐。这天,金蝉子正在观中念着如来给的《厨房秘籍之朱砂豆腐》。昏昏欲睡时,就听见外头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屁股下的木板床都颠了颠。估摸着又是隔壁九重天上的祝融和共工二人大打出手。于是金蝉子抬手抹一抹嘴角亮晶晶的不明液体,将秘籍小心地揣进衣襟里,随即跳下床一路小跑到禅释宝殿。向盘腿坐在高台上半阖着

相术之你的脸决定了你的一生

随着预言的发酵,乱世的端倪开始显现,枝头的子规终夜悲鸣,而京城南边的桃花山上,竟然出现了八月飞雪的异象。 我是一个相师。大凡观人之相貌,先观骨格,次看五行。量三停之长短,察面部之盈亏。只要通过观察一个人的面相,就能对其品性、运势做出准确的判断,从而辨贵贱、知吉凶。所谓荣枯正邪、富贵贫贱,俱依部位流年而推,骨格形局而断。当今圣上年轻有为,垂拱而治,使四海之内歌舞升平,颇有汉唐遗风。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

郡主沐笙

即便退婚,也必须由战野王府来退!她倒要看看,这段王世子到底如何神人,竟看不上她! “呦!这什么时候建的宅子。”沐笙因太过疯玩,被父王关在府里三个月,好不容易表现的好,才求的父王出来的,她记得这里以前好像没有这么漂亮的宅子啊。“小姑娘,这是陛下赐给段王世子的宅子,已修建三个多月了,听她们说,世子三日后就抵达都城了。”“什么!!!他回来了!!!”“沐笙”全名云沐笙,乃是当今战野王之女,封号沐笙郡主,自

西北望,殁天狼

你说,我们如果在春天相遇,结局会不会不同……(一)三月,桃红花纷纷离落枝头。这便是安息镇极美又极颓的落英时节。市街头的小茶摊,一男一女端坐于略微简陋的木凳上,细细品着茶。身着冰蓝色长衫的男子细细啜饮,品位道:“不亏是安息有名的茗悠茶,今日一尝,实属不错。”男子旁边那位女子,眉间一抹绮丽,映着桃红花,纤挺鼻,薄凉唇,容貌不凡,她淡淡开口:“苏暮赭,你打算何时回宫?”名为苏暮赭的男子闻声便抬起头,眉目

我一直在,只是你从未发现

夜瑾从来都很确定,没有谁可以让他放低姿态。但是他遇到了夏知暖。夜瑾是一只小妖,他生活的地方在人界之下,两界用灵阵隔开。—————————————————————————夜瑾从小就听过《海的女儿》这个故事,小小年纪的他不明白,为什么小人鱼可以为了一个不相识的人承受那样的痛苦,甚至放弃自己的生命,他也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他总是不大看得起那些为了所谓的爱情可以舍弃一切的人,他也从来都很确定

无昧

三尺青锋耀起,光华冷灼,血溅花事,妖冶如斯,何其盛大恢宏。耳畔恍惚响起的,却是幼时母亲教唱的那支歌。无昧,无昧,在彼瞳邪,日辉聚矣,何所思与;无昧,无昧,在此灵台,日华向矣,赫赫有明;无昧,无昧,在于魂髓,日未消矣,万是归一。幼年时,母亲教她这支歌子。她唱得声甜,手里捏的,是那名唤“无昧”的花。母亲曾与她说,这是此世间最清明的花朵,它便是一味奇葩,能将人心映个明白通透。她的闺字,也叫做无昧,沈澈沈

鹭山小师姐

新来的师弟红着眼圈,汗湿的碎发贴在额角:“不要了师姐……求你……放过我……”“怎么?这就哭了?”新来的师弟红着眼圈,汗湿的碎发贴在额角,“不要了师姐……求你……放过我……”“放过你?”我笑吟吟的挑起他的下巴,很是体贴的替他擦擦眼泪,“放过了你,我抓谁来帮我洗衣服?”甩手起身,我将刚送来的两大桶又踢得离他近些,眉眼弯弯,“放心吧,这是最后两桶了,师姐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了哦~”柯师弟颤巍巍的一指身边整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