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病娇小奶狗(下)

沙雕女主穿越成恶毒女配。编者注:前文请看《谁才是病娇小奶狗(上)》。 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医院继续躺着,结果一回病房就看见何行背对着我坐在病床前,一言不发。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故作轻松地开口打招呼:“来啦,老弟!” 然而何行并不领情,黑着一张脸从旁边摸出暖壶倒了两杯水。 “病还没好,瞎跑什么?”,说着,他又拿起刀削起了苹果。 我端起杯子坐在床边,想说点什么却又张不开嘴。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犹豫,何

君名子邪

他有时候醉酒,我问他为什么不飞升成仙。他说舍不得。其实我也舍不得。 师父带回了一个小师妹。 那是个小丫头,长着一张包子脸,嘴里叼着根糖,脑袋上扎着两个团子。 师父说那是他新收的弟子,名玉鸱。那时我刚把内门捣乱的两个弟子罚去远山峰打扫卫生,正一个人坐在山门前的台阶上发呆,就见他领着玉鸱一步一步的往上走。 说起来,当年师父也是这样一步一步的把我带回了山门。只不过那时他唤我师弟。那时我尚未入门,师父带

爱情是最久的承诺

她怀孕了。这是件可怕的事情,她找他商量。做掉吧,他说,我们还是学生。那时他们刚刚考上大学,他是从偏远农村出来的孩子,她也是,当他们被嘲笑是乡下人时,他们总是会相互安慰,久了,两颗心就近了。 和所有恋人一样,他们一起打饭,一起逛公园,钱不多,大多时候,她和他会泡在图书馆里,写写小纸条。人虽然穷,爱情世界里的光芒却是一样的。他和她,就那样自然而然地相爱了。 因为都穷,所以和别的恋人比起来,少了电影院里

从一而终

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 她喜欢那种像时光那样温柔的女生,而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 双双唯一会做的只有细心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即使他应酬再晚回来都有暖暖的灯光,宿醉过后会有解酒汤,早上起得再晚也会有早餐。 可是这样依旧没有留住陈奕的心,双双不知道该可悲还是开心,她还年轻会有人要,还没成黄

始知相忆深(下)

“阿清,若是一切能够重来,只愿从不曾遇见你。” 翌日临清醒来时,景奕初已经离开。 在大业,上至文武百官,下至贩夫走卒,都会放年节,皇帝也不例外。 入夜后,景奕初才来凤殿,二人换了朴素的便装出宫。 临清坐在马车上挑帘看车外不断倒退的陌生景色,秋水瞳仁中映着绚烂的灯火,与霖安城相必,京城着实繁华。 街上灯火通明,火树银花。贩夫走卒行人无数,杂耍百戏当街表演,宽阔的主街竟显得有些狭窄。 “停车。”

夜空中最亮的星————28

夜空中最亮的星在回去的路上,他给路嫣发了一条短信, 陆嫣只发了一句注意安全在家等你, 咚咚咚,敲门声,进来的是秦明 小嫣,你快下班了吗,晚上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 快了,好啊,陆嫣答应了他 他们去了一家西餐厅,点好餐等待着,小嫣你最近都瘦了. 还好,可能最近比较忙。 陆嫣和他在一起总是不知道说什么 等待了一会,秦明抬起头,小嫣我一直喜欢你,你能不能和我在一起. 陆嫣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他虽然之前也

秋月明

“秋月,我心悦你,诚心求娶,你可愿意?”“容时五岁那年被戏班子捡到,练了八年功,十三岁登台名动一时,如今十七岁,终于成了名角儿,真是不容易呐。”前面穿得花枝招展的小姐用手帕抹了抹眼睛,听的人也染上一脸愁色。 我一边听着,一边看着台上的容时,暗暗羡慕了一番他的桃花运。 今儿唱的是霸王别姬,正是我前面那位张小姐点的,她连续点了半个月,就为了请容时吃饭。 台后。 我走过去,虎子立刻朝我扑过来撒娇。 “秋

仓促人生

快进结束了,剩下一个墓碑:罗晓萍,享年五十九岁。盛夏,城市湿热的气候撕扯着活物,那些活物想尽快脱离这双手步伐却愈来愈小。他们重重的踩在柏油路上,有些黏脚,也许是因为早上刚下过雨亦或是因为柏油有些融化了。四条腿的毛茸茸的流浪者们躺在他们用双腿刨开的土凹里。两条腿的有家者们晃动着上肢摩肩接踵,朝别人的地盘涌去。 也有的有家者躺在上床下桌的宿舍里,紧咬双齿,使劲儿晃动着双手朝枕边的某样东西拍去,她在拍什

不夜天城:过去

我大马金刀的坐下,蛮不讲理的道:“今天哪个敢走,老子打断他的腿!” 七月十五,百鬼夜行。 长安城灯火通明,无数恶鬼在城外徘徊踌躇,却无一只敢冲撞进来。 我浑身鼓胀欲裂,疼得不敢动弹。 “转轮王……你,你答应我的事,能不能提前兑现?”我艰难的道。 转轮王皱眉点了点头,开口道:“能是能,但是……你可能会死。” “死……死就死吧。”我忽地有了一种解脱感,闭着眼睛道:“毕竟,我想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欣欣向荣

你来到我的生命里,我想永远向着你。我是陈欣欣,爸爸起这个名字时,就取“欣欣向荣”之意。我没有想到这个词语有一天会变为现实,他叫荣浩,是的,我会永远向着他。 第一次见他,是在同学聚会的KTV里,他是服务员,往我们所在包房里来回送东西,没有多抬头,没有多说一句话。 第二次见他,是在购物的商场里,他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搬着各种大纸箱的货物,同样低头干活,同样沉默。 第三次见他,是在充满消毒水味的医院里,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