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恰好喜欢

当然,张鸿也不会找我说话的,他忙着做题,忙着考浙大……还有,给班上那群女生讲题。 “张鸿,以后我结婚了,你给我当伴郎怎么样?” 某一天风和日丽,我看言情小说看得正起劲儿的时候,突然抬头对张鸿说了那么一句话。 张鸿正在稿纸上演算一道物理题。 他是学霸,高度自律,也体现在了草稿纸上,即便是草稿验算,每一行也写得整整齐齐,赏心悦目的。 听到我的话,张鸿表面上没有多余的反应,只是笔尖滑了一下,他写字母a尾

坠落

鸟儿会叫,花香会传到很远的地方,即使如此,灰白的世界也不会增添更多色彩。 . 林木柯说,与其在这无止尽的辱骂欺凌中活着,不如逃到月亮上去。月亮不像太阳那么滚烫,还能照射到冰冷的光。 “地球从诞生至今分为五个时期:太古代、远古代、古生代、中生代、新生代。寒武纪大爆炸以来,也就是显生宙时期,地球共发生过五次大灭绝事件。而显生宙之前的生命历史细节已难以考证……”生物老师一头短碎发,穿着普通的黑体恤和运

初恋的等待

我会想你,你会想我吗?许江鼓足勇气问,但是怕听到她说不会想你,他害怕但想知道。 七月的风总是温热的,阮月走向了沙滩旁的一家饮品店。海风吹过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夏天仿佛就不那么热了。阮月坐在椅子上细细的回忆那个白衬衫的男孩子。 “薄荷雪碧,你能替我尝一下吗?”抬眼,一道欣长的身影站在她面前。还是那个男孩子,还是那件白衬衫。 “好呀!”阮月轻轻的一笑。“那你听我说个故事吧!”男生坐下温柔的一笑,眉眼间

喜欢你,不是秘密

林荷喜欢唐晔,众所周知,不是秘密,互相成就,双向奔赴。林荷有一个秘密,她喜欢高二一班的唐晔。 可是在很多人看来,他们并不相配,林荷喜欢唐晔,是对唐晔的一种侮辱。毕竟一个是学渣,一个放在人群中都发现不了的普通女孩,另一个是学霸,清冷高俊,校草级人物,站在人群中犹如发光一样。 可是众人有所不知,林荷的家和唐晔的家临近,两人从高中开始就一起上学,但是,林荷从来不和唐晔说说笑笑一起走。 因林荷,她自卑,唐

占星物语(一)

“天文系最后的希望被学计算机金融的叼走了。”“您好,请问学生会现任的会长是?”很久没关注学生会的林星出现在学生会办公室门口脆生生的开口。 “顾哥,有人找!” “顾哥?”不会是?林星一阵怀疑,顾辰那家伙学习成绩挺好的,样貌也没啥可以挑的,做学生会会长也不奇怪。 “哟,学姐吗这不是?”出现在面前的顾辰笑嘻嘻道。 “你说的我有求于你就是这个?” “是啊,我的批准对学姐来说挺重要吧?” “是啊。”林星一阵

钢牙与卷发

青春里最好的结局大概就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吧!这是小卷的故事,至于为什么叫她小卷呢,后面就知道啦~ 高中时的小卷瘦瘦小小的,箍着牙套,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人,甚至还因为牙套有些自卑。 班里总要好事的男生叫她钢牙妹,小卷开始还回嘴骂他,可换来的是对方越叫越凶,还带着别的男生一起给她起外号。 小卷无力还击,渐渐地她开始说话用手掌挡着嘴,笑的时候头埋得低低的。 除了和同桌女生关系还不错,整个班

陈二丫,我要超越你!

姜初浔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她。 .高中篇 姜初浔是林杨高中的"江湖人士",手下有 多个小弟。小弟们同他一样,四处干坏事,今天向这个同学收保护费,明天见哪个不顺眼,放学便堵门口打了。 这不,他的一个黄毛小弟又盯上了一个尖子班的小胖子,仅仅因为在食堂打饭时,那个小胖子没让他插队。于是黄毛小弟及几个长头发少年便埋伏在小胖子经常走的巷子里等他。 只是他们没有预料到今天小胖子同一个漂亮的女生走在一起。

橘子味的夏天

陆希恬很幸运,过了六年,她又遇到了张梓安。愿你终有一天能与你重要之人相逢。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路上的街灯一盏盏亮起,陆希恬盯着手表,秒针一点一点转动,空气也静止了似的,陆希恬憋得难受。也是,坐那儿俩小时一动不动,不难受才怪! 半响,陆希恬动了动早已压麻的腿,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的天,心想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又坐回桌子前,桌子上散落着几张画稿,这是她无聊时随手画的,重重叠叠间大致能看出个男孩子模

我的一个朋友

一个年少遇见的人,你们从青春正好,走到岁月白头,真的很好。应思思是在酒吧认识的许婴,漂亮的女孩子摔碎了酒瓶就往旁边男人的头上抡。那时候单纯觉得这个女生长的格外的漂亮,打起人来也格外的狠。 后来,开学的时候遇见了许婴,而且,她们分到了一个寝室。 许婴只在开学来过一面,其他时间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应思思和其他几个室友相处还算可以,聊天的时候不可避免聊到许婴。 “那个”,一个室友拿下巴指了指许婴的床铺,

谁懂伪海王的委屈(一)

“海王”这个称呼,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到我头上。难道是因为我拒绝过很多女生?“哇,你看那个人好帅啊。” “对啊,而且是素人,天呐,好帅。真的好帅,赶紧拍一张。”拿出手机偷拍。 没错,她们说的就是我。当然,曾经我也怀疑说的不是我。但是这样的称赞我听过太多。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希望她们说的不是我。但是直到现在,我仍无力改变,我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我叫陈研与,人称“海王”。 “海王”这个称

 1782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