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快骑你的车子来,把我带回家吧~ “荼以尔,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过马路要小心点,你怎么次次都不长记性!”车汇谦一手扯过以尔,将她拖回马路边上,怒气腾腾的训她。以尔低眉顺眼,等到汇谦停了下来,才抬起大眼睛,她委委屈屈的说:“我又不是故意的,车汇谦,你这么凶干什么?”车汇谦简直要被她气的吐血,哪有人做错了事还这么理直气壮的!然而以尔似全然未意识到错误,她大手一挥,十分大方的说:“算了,算了,今天我心情

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好好的

“只是当下,我觉得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好好过”。“筱然,妈给你处了个相亲对象,改明你就跟人家吃个饭吧”“妈,我才多大啊,再说了我也还不着急找对象,我自己也可以照顾好自己”“就你这思想,等你以后老了就活该没人照顾你”我叫筱然,是个乡村小镇上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女孩,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也不很好,从小总是被父母被家里亲戚与别人家的孩子互相比较。他们总是会说“你看看别人家的谁谁谁,从小成绩学习都这么好,长大肯

爱你比喜欢早

一段学霸的暗恋之旅。 .梦中情人“唉,安安,怎么你的新同桌一下课就出去,都不和你说话?”陈凉坐在离安安不远处,回头看安安,过了一会,觉得距离太远,有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走到安安桌子旁。林安安抿嘴沉默了一会:“也许是因为不熟吧。”其实这也是事实,高二文理分班,她从平行班提到重点班,这才半个月不到。“可是这也太反常了,这么久你们都没有说一句话,在学校,还是同桌?!”陈凉简直觉得匪夷所思,差点拍桌。“这

荻花(上)

不知该如何去形容此刻的心情,但是……面前的少年,却是真实而鲜活的存在着的。彼时正值秋分落叶之际,我站在课桌一角,满脸惊慌错愕,少年趴在课桌上仰头看我,眸中灿若星辰,里面倒映着我的影子。“我们分手吧。”那是一个雨天。窗外倾盆大雨,伴随着阵阵雷声,女孩死死捏着手机,听着那旁温柔轻喃的人猛地噤了声。不知过了多久,一道闪电照亮了女孩苍白的脸庞,她死死咬着牙关,克制着内心的恐惧。“……理由。”相较于刚才的轻

晚风有客来

身后,老板娘和那个男人还在吵吵嚷嚷的。客人的步子放慢了些,竖起耳朵。一晚上 点多,祝幺关上酒馆的门,把凉飕飕的冷风挡在门外。屋里的电视还开着,祝幺随意一看,就愣住了,电视上的人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眉眼清俊,带着浅浅的笑,温和近人。主持人说道:“恭喜吴寒先生的《酒馆》获得最佳摄影奖!”吴寒:“谢谢。”主持人:“听说《酒馆》是在b市拍的,是吗?”吴寒闻言笑道:“是的,我非常喜欢这个酒馆。”身后的大屏

青春校园甜宠:还好遇见的是你!

经过过校园暴力的李歆然,转学后,遇到了一个酷酷的男孩,可没想到的是这个男孩既然… 高二那年我转到了县城一中读书,从熟悉的环境转到陌生,加上我性格内向,不大喜欢说话,心里慢慢感觉到在这个学校的很孤单。班会课上,班主任安排调换座位,同学们纷纷猜想自己会跟谁坐,对于我来说只要不是被安排坐到最后,跟谁座都是一样。座位表贴在了后面的黑板上,很多同学都凑过去看,我瞄了一眼,还是原来的位置,不用搬课桌真好。晚自

不做大佬的漏网之鱼

我以为他不是背地里搞小动作的人。结果他却偷偷摸摸勤勤恳恳地给我织了一顶绿帽子。 这是季晚禾分手的第 天,分手的原因是前任劈腿。晚上十点,季晚禾收拾好书包从图书馆回去。路两旁有些年头的大树枝叶向天,在灯光的映衬下越发绿得油亮。季晚禾注意的却不是跟她现在状态很契合的绿色,而是天空一轮皎洁明净的月亮。她是个很看得开的人,分手之后,绝对不会浪费任何时间在回忆过去上。比如此刻,她想拍一张月亮的照片参加校园

82号邮差员

总有人渴望着收到一封真挚的手写信,总有人爱着车马路遥的期待。 筒子街的夏天,风从不远的海边吹过长长的巷子。黏黏腻腻的空气,迫不及待就扑进了少年的白蓝校服。光影斑驳在教学楼的墙上,长马尾的女孩抱着满怀的信封飞快地奔跑在走廊上。“借过借过!”尽管她喊得足够让人震耳欲聋,下一个转角,还是撞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哗啦~”信封掉了一地,还有五分钟打铃。姜七还来不及跟来人算账,马上就利落捡起地上的一封封五颜六

玫瑰红色染料

初恋,终究有遗憾,但曾有一段时光是无比美好的,我们做过的种种,就让它留在过去吧。“窗外的蝉鸣又响了,每一次我听到蝉叫就会想起你,两年前我遇到你的时候,感觉用尽了毕生的运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见你的第一面我就感觉你一定会是我生命中最最最灿烂的烟火。你问我,有多喜欢你,我也说不清,总觉得上辈子上上辈子可能我都离不开你了,我记得我们做过的的每一件事情,我们一起翻过墙,一起看过星星……我怕后面会忘,就写在

刺青:爱随风而逝,你我皆过客。

【为你坐牢,为你明白爱】他和她曾距离万里,却近有厘米。我叫许婉婷,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他叫陈晏殊,是学校里有名的学渣。他经常抽烟、喝酒、打架。是老师眼中最差的学生,也是办公室的常客。我常常在校门口看见他抽烟的身影以及他轻狂的笑。上天是公平的,关了他学习的窗,开了他恋爱的门。但我觉得,上天真的好不公平。他谈过许多次恋爱,但每一次都维持不了一周。我常常看见他牵着女朋友手与我操肩而过,常常看见他纵容

 1823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