伥鬼(四)

卓然和谢雨桐找到了档案室,可是因为被发现了,陷入了昏迷,他们能得救吗? 禾印总裁办公室“秦善在病发之前去过的地方都在这里了?”陆靖问道。“嗯,病发之前一个月的都在这里了。”温宸点点头。“他的生活可真是够丰富多彩的,几乎就没有一顿饭是在家里吃的。全市他能够的上的会所,高级酒店餐厅,真是去了一趟。”“需要为您收集更长时间之前的记录吗?”“暂时不用,等我先把这一个月的梳理看看吧。”陆靖放下手中的资料,

宿舍奇谈

宿舍里的奇葩怪谈。我叫刘佳乐,是一名大二的学生。我们宿舍的宿舍楼发生过一件很奇怪事。那天天很阴,下午的时候又刚好飘起来小雨,学校通知晚修取消,我们宿舍六个人就留在了宿舍打起来游戏。“佳乐,都十二点了,快上床休息吧,明天早上还有课呢”,我上铺的景洪打折哈欠说道,“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好,最后一把了。”我回答道。随着游戏结束,我关上电脑,准备上个厕所就上床休息了,我从桌上拿起一包烟,走去宿舍去最北边

道长他好屌:鬼市

氶白书看岑汐得意扬起下巴,不禁觉得这鬼也蛮可爱。 “啊!杀鬼啦!救命啊……”氶白书一脚踢飞路边小鬼,而后愤愤骂了句:“随地大小便,不讲卫生!”一群小鬼正在村口赌钱,就听得一声凄厉惨叫从幽深黑暗的道路上传来,都惊得抬头纷纷张望。道路深处漆黑一片,中间闪着个白点,不期眼前就站着个一身纤白道袍的道长,两袖飘风,骨清神爽,风采异常。再看他腰间,腰眼上垂挂一支细长金笔,笔杆上刻有两条盘龙,活灵活现,犹似真龙

眉目作山河(下)

“公主既然说臣欺负了你,臣总要负责的……”说罢,他便轻轻地吻了下来。 狗皇帝“很大度”地把我放回了锦阳宫,但我宫门口的侍卫是一个没少,甚至更多了……看这狗皇帝戒备的样子,幸亏我没和狗皇帝讨价还价,要不然永和宫的秘密就包不住了。我怎么也支不开宫中的侍卫,焦虑得嘴上起了好大一个泡,只能在自己的宫里左翻右翻。正当我翻出一把小铲子准备绝望地遁地时,阿金终于回来了。谢天谢地,暗卫他可能会迟到,但是他真的不会

许愿湖显灵杀人谜案

凯特是一个乖巧美丽的女孩,但苦涩的泪水却浸满了她的命运。凯特是一个乖巧美丽的女孩,但苦涩的泪水却浸满了她的命运——童年的她一直生活在继父的拳头下,幸而一场意外结束了继父的生命,才把她和母亲从暗无天日的家庭暴力中解救出来。可幸福的日子并未过多久,凯特竟然在一个雨夜被人奸污了!柔弱的她无力反抗,只能在莫诺湖边许下自己的心愿。神奇的是,湖神听到她的许愿,一一实现了她的愿望,任何伤害到她的人,都会被湖神一

寿舞长安(上)

这天下哪有小叔子给嫂子跳寿舞的道理。这天下哪有小叔子给嫂子跳寿舞的道理。 我唤卢令仪,乃范阳卢远瑞唯一的嫡女,因阿娘贵为天子同胞幼妹,自小我便养在太后外祖母膝下,同宫内皇子公主一道上崇文馆,闲来学绣娘比划几针,偷摸着摘皇后舅母最喜爱的牡丹做鬓角姿色。皇帝舅舅沉迷弱柳巴掌足,四月采秀大选,不知有多少良家贵女空腹而来,本就难挨,偏生皇舅前日宿醉,来时有几位撑不住的已然还未得见天颜就送还回家,哈欠连天的

母亲生日当天,18岁的儿子竟劝她赶紧离婚

儿子鼓励母亲勇敢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妈,我劝您,还是尽快跟他离婚吧!”儿子的话,像一块从天而降的陨石,忽然砸进平静结冰的湖面,让莫慧雯心头泛起凌乱不堪的涟漪。生日蜡烛温暖昏黄的烛光背后,她打量着坐在餐桌对面、一表人才的儿子姜昕。 岁的小伙子,足足高出自己一头,相貌英俊周正,一双漂亮的眸子熠熠生辉,心思又是这般细腻如尘。周遭一定有不少女生,会对这样的他心动不已吧?就像对年轻时的“他”一样。莫惠雯

你是唯一

神明的偏爱,只对一人。神明少有喜好,但我却独独偏向你一人。 微粉的蔷薇花瓣落在玉白的石砖上,飘飘洒洒覆了一地,抬眼看去,是一素雅庄严的大殿,整个殿堂都由月白的石柱、石砖搭建,白纱微微浮动,飘渺的雾气在殿中游走。殿内上头,阿尔特弥斯坐在神座上,神殿中竟没有一位神使,显得格外冷清。他微微睁开了眼,冰蓝的眼眸看向一瞬间有些透明的手,微叹一声,终于还是轮到自己了么?千万年来,神明陨落,大陆上信奉神明的人渐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快骑你的车子来,把我带回家吧~ “荼以尔,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过马路要小心点,你怎么次次都不长记性!”车汇谦一手扯过以尔,将她拖回马路边上,怒气腾腾的训她。以尔低眉顺眼,等到汇谦停了下来,才抬起大眼睛,她委委屈屈的说:“我又不是故意的,车汇谦,你这么凶干什么?”车汇谦简直要被她气的吐血,哪有人做错了事还这么理直气壮的!然而以尔似全然未意识到错误,她大手一挥,十分大方的说:“算了,算了,今天我心情

怪闻录·妖娆(下)

回报社的路上,我接到妹妹的电话,让我赶紧回家。妹妹告诉我,利智和钟馗两个人打起来了。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经过一晚上充足的睡眠,我终于缓过来。翌日,周一。我不能再陪他们查案,让钟馗直接跟利智对接,我不期待他们能有什么突飞猛进的进展,只希望不要大打出手就好。中午在报社食堂吃饭,我幸运地发现曾小雨旁边有一个空位,鼓起勇气坐在她旁边,“有人吗?”“有。”她说。“啊?”我尴尬在那里。“就是你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