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事录之古银镯

它想在我们身上觅食,还想在我们的身体里居住。熙攘的商业街始终人流不息,但也要分季节和气候,就像是在这么一个阴雨绵绵的傍晚,原本热闹的街头已无力挽留往日的繁华,密集的雨水肆意地扭曲着这个空间,一切看上去都蒙上了一层毫无生气的淡灰色,耳中反复传来单调的淅沥声,令人焦躁不安。雨已经下了近一个小时,此时的街上几近人踪难觅了,只是偶尔路过某个建筑物时,能看到遮雨处有一两个被大雨所困的行人或小贩在秋凉的风中瑟

学院诡事录

坟中藏阴,屋中纳阳,这是阴阳之气的规则。极端情况下,会有一些鬼试图打破这种规则。【无脸鬼】夜里十一点,学校后山。叶灵正扛着铁锹,慢慢地向学校后山走去。这座山位于学校的南面,将大半个学校的阳光速得一千二净,也导致它面向学校这一面没有几棵树,全都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藤蔓。他已经爬到了半山腰,走到了山路的尽头,再往前走的话,就得用铁锹开路了。于是他抡起铁锹,砍在了藤蔓之上。这藤蔓是古怪的青灰色,上面还长满了

这是,你老哥给你的!

老板折腾我们做PPT的故事……四五年前,我在一家所谓的“文化公司”做图书策划编辑,有一段插曲,如今想起仍然觉得可乐。前公司有个活跃的策划编辑,因思维变化莫测,业界称之为“鬼策”。还有一位入行不久的平面设计,因出图速度快,色彩搭配诡异,被叫为“妖设”。我是公司的老员工,不论经理说什么宏伟的计划,我都是听听就算了,因为已经听过好些遍了。他们新来公司,听的是心潮澎湃,甚至帮着经理补充几句,深得经理的赏识

最难的是长大

。都说人生总会面临无数个转折点,我们就在这无数个转折点处兜兜转转,走走停停,慢慢长大。小时候,我们总盼望着长大,直到长大后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的事情。小时候画在手腕上的表,永远都不会走。却在悄无声息中顺走了我们本有的年少时光,好把我们推入成长的怀抱。小时候每次委屈后,都会疯跑回家或一五一十,或添盐加醋把那有或没有的故事,用悲愤的哭声诠释通透。用眼泪换取父母爱的馈赠。此刻回忆着以前的种种,那一刻突然清

有暖风吹过

她想,原来有些事真的可以记一辈子……“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我们都大学毕业了开始工作了。”这是难得的几个大学好友能在一起休假,他们约好了在这一天出去玩儿。上午去动物园,下午去KTV狼吼。为什么是下午呢?因为下午场便宜,也是还在读大学时几个人的习惯。“十七,下午可是你的主场啊。一定要吼起来。”泰安对着前面走在一起的三个女生中的一个说。“泰哥,光我一个人吼吗,我就算是把嗓子吼没了也做不到呀,肯定还是得看

神明考验

我用永世轮回和神明打赌,即使再来一次,你依然会选择爱我。 天空阴沉沉的,不一会儿就下起了雨。林晚今天偷懒没带伞,还没到家就遇到了瓢泼似的大雨。他急匆匆地往家赶,仍是被淋成了落汤鸡。家里的门是从里边开的,男人往外探出了个头,看见林晚便急忙把他拉进家里。“又没带伞,淋这么湿,等着感冒吧你!”林晚头上被盖了块毛巾,感受到身前那人轻柔的擦拭,他忍不住僵了一下。事情似乎发生很久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家里住了

我在坟头偷吃贡品,爸妈吓尿床了

完了,这算彻底完了,搞不好我要被二表舅给“孝”死了!这怎么出去?又是一年清明时节,跟着老爸去上坟,每次磕头的时候我都会偷吃一二,一圈上完了,我也吃的饱饱的,第二天就还求着老爸去上坟,老爸亲切地赏了我两大嘴巴子。没办法,我只好去我们村的坟地碰运气。可惜发生了去年我刨鸡吃那档子事,村里上完坟都把供品带回家了,一点收获都没有。正准备回家就听见有人过来,这要是被人发现我在这里,明天村子里面就会沸沸扬扬,一

她的猫(一)

陆鹿终究没有勇气留下,因为只要再多看秦宵一眼,她当初所经受的痛苦就会被无限放大。 “小鹿,我有件大事要和你说!”作为一个夜猫子,陆鹿大清早的就被自家小姐妹的电话吵醒,此刻正是半梦半醒的状态。“秦渣男成植物人了!”电话那头传来苏泠泠激动的声音,陆鹿正打着哈欠,手伸到一半便顿住,彻底清醒了。秦渣男原名秦宵,是陆鹿大学时候的初恋,自从他抛弃陆鹿出国后,在苏泠泠的眼里,世上再无秦宵,只有秦渣男。此时,陆鹿

八咫鸦

是你。风声从远处传来。日本警官堀部隆一和同事山岸太朗来到银座最热门、也是最昂贵的Mi-Soo酒吧喝酒。今天是日本改冬令时的时间,时间会拨慢一个小时。“都忙糊涂了,还有一个小时才上夜班。”堀部隆一面前放着一壶清酒,山岸太朗则要了一小杯加冰的威士忌苏打,还点了份金枪鱼沙拉。两人默然望着前方淡黄的灯,手指轻敲着纯木吧台。傍晚的酒吧里,人总是慢慢变多,就像暴雨来临时雨点总是由慢到快,最后哗啦啦倾盆。两人有

余氏甜皮鸭的第八张奖状

父亲一副恳求的表情望着余戈。余戈心想,父亲的记忆正在逐渐丧失,这或许是父亲生前的最后一个愿望。 .父子调换乐山市大十字的路口,父亲突然伸出手来,“戈儿,要过马路了,牵着爸爸的手。”要是换到 岁那年,余戈会毫不犹豫地牵上父亲的大手。可今年他已经 岁了。余戈没有动作,父亲却不依不饶,“赶紧!”周围的人立刻投来了异样的眼光,注视着父子俩。余戈觉得非常尴尬,他知道父亲的老年痴呆症又犯了,老人的记忆又回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