鵼瓶

鵼瓶追这黄昏会不会有一刻觉得累呢 一阵谩骂声飘过。“又犯病了,”女孩嘀咕的说了一些什么。“什么?”“一个疯掉的女人,总是见谁骂谁,别在意!我上一次见她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她叫鵼瓶,总是穿一身红色的破旧衣服,手里拿着刚刚捡来的空水瓶。从来没有见过鵼瓶有亲人来照顾她,没有人知道她怎么生活,每天吃什么,会不会生病,当然也没有人在乎鵼瓶的生活。大家好像从来只在乎自己,在乎她会不会伤害自己,会不会

睡前故事:桃花源

如果真实的桃花源存在于世,你真的想去吗?桃花源真的是你向往的桃花源吗? 还记得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吗?听闻桃花源有三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是世外桃源,第二个版本是死人国度,而第三个版本是太守屠村。你觉得哪一个才是真的呢? 如果真实的桃花源存在于世,你真的想去吗?桃花源真的是你向往的桃花源吗? 我叫林正,今年二十八岁,没车没房没存款,年少无家世,年长不得志,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我都是个不折不扣loser

阴婚

男人出轨女鬼,老婆被迫修起阴阳墓。村里一直有个规矩,基本上只有夫妻的坟墓才是挨着的。但村里却有一对挨着的坟墓葬的不是夫妻两,听说那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鬼的坟,是个典型的阴阳坟。 这是我从太爷爷那听来的故事。 那时正值改革开放,故事的主人公王强当时二十五岁,正值壮年,是个正经的俊小伙,整天带着他弟闯南走北,做着倒卖的行当,在信息不发达的年代,两兄弟也小挣了一笔。 后来,年近三十的王强,因生意被大型企

我的青梅有点甜

我和周末默算是青梅竹马。他就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而我只能仰望他…… 我和周末默应该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我们打小开始就是一个班,最重要的是在他初一那年,他还搬到了我家对面,这也让我们见面的次数更加频繁。 我和周末默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这家伙从小就是众人瞩目,长大了也还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而我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埋没在人群中,仰视着他的星光,瞩目着他的荣耀。 小的时候我就觉得周末默这家伙就是下凡历练,

夜空中最亮的星——32

。陆嫣一晚上都和他在一起,一直到早上才离开,他们恋恋不舍的分开。 之后陆嫣就去了医院上班,陆嫣和他偶尔会发个信息, 夜晚一间书房的灯还亮着,周城把文件签完字放到一边,捏捏鼻梁,看了眼时间凌晨一点了,站起身,在棋桌上看见了一本笔记本,那是陆嫣给他的,当时她说这是在周子宸宿舍看见的,里面写了些东西,还说也许看完之后就知道周子宸他需要的是什么了,他当时拿过来之后本打算看的结果接了个电话就走了,现在才想起

扁担

那老头一把抓住壮汉的扁担不让其走,嘴里还说:“我还没赔你钱,怎么着急走?” 民国时期,河北沧州某个镇子。此地人从小习武,各个身体强壮,虽值乱世,但一般的山贼草寇还真不敢来捣乱。 这一年,有个壮汉来到这个镇子。壮汉长的十分魁梧,身高足有两米,肩宽背厚,膀阔腰圆。他挑了一副担子,担子里装满了稀奇古怪的玩意,像什么会动的小铁人,会叫的木鸟,还有能计时的怀表等。一时间引得众人围观,但买东西的却是有点少。壮

似幻

在人海茫茫的世界上,究竟是谁不被需要,或是我需要谁? 陈初从梦里醒来。 她望着天花板发了半天的呆,虽然脑壳还有点晕,但终于从床上爬起来了,青灰色的窗帘被拉得很紧,随着帘子被一把拉开,乍破的天光透进整个房间里。 陈初走到卫生间的镜子面前,对着自己憔悴的面容开始出神,窗外远处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人声微暄,陈初忽然愣住了,她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今天是和黄缘见面的日子! 陈初瞬间慌乱起

摇扬遍远林

落日生苹末,摇扬遍远林。姚遥猛地从床榻上醒来,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嘶,疼……” 惊蛰刚进门看见姚遥醒了连忙放下水盆,上前询问还有无任何不适。 姚遥刚准备骂人的话被咽了下去,“你叫我什么?”“公主啊……” 姚遥乖乖坐下等惊蛰给自己梳妆,思考现在的情况。 苹末派每年都会集体出游下山去游玩,也说是历练。姚遥作为掌门之女自然也从不缺席此类活动,但这次下山到京城却没想落入歹人之手。平日里总吹嘘在用毒方面没

面具娘子(一)

传说新接回来的娘子,脸上戴着面具,到十六岁生辰之后才能摘下来。一觉醒来,头还是昏昏的。玉婉之打了个哈欠,还眯着眼,就被绿棋扶了起来,坐在妆奁前;花昼将她的如云乌发梳了又梳,挽起发髻,插进一支银钗。 桌上放着一个面具,这面具只能遮住上半边脸,拿在手里轻如蝉翼,通体黑色,绘制了蝙蝠、卍纹这样的吉祥图案,非常直男了,据说是那位老道士送的礼物。 “娘子,反正我们已经回到侯府了,就不用戴面具了吧!”绿棋拿镜

挽凤(二)

“本王没有说笑。”他的眸光深情,似一汪春水要将我溺毙。(七) 九月十五,我就要嫁进十三王府。讲实话,我其实觉得有些别扭,我活了几千年别说没嫁过人,喜欢的人也没两个。想到第一次嫁人居然是以沈辞欢的身份,到底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我穿上了这身红色的嫁衣,上面的绣花很是精致,我穿上,又着实打扮了一番,看着镜子里的美人儿,只觉得有些叹息,多好的姑娘,可惜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害得那样惨,终是灰飞烟灭的结果。过于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