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一次,还会心动吗

2021-01-18 15:01:10

青春

“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

说着这话,几滴热泪也从笑弯的眼角滑落下来。

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1

“哎呀怎么办,英语老师要检查作业了,我英语报纸忘宿舍了!”一向拥有乖孩子形象的肖苒慌了,眨巴着双眼向同桌求救。

同桌黎婉淡定地使了个眼色说:“随便找个后面不做作业的同学借一张呗。”

肖苒听了这话两眼发光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转向身后,眯着眼打量着最后一排平时不完成作业习的人。

忽然,一束强光从后门刹然直射而来,一个黑影,翘着二郎腿,手里转着根笔,眼神失焦却又坚定地望着前方,仿佛孑然于这俗世之中,“就他了!”。

一张纸条扔过去,一张英语报纸扔回来,肖苒唰唰把答案胡乱填了填,心里踏实了。

“你英语报纸呢?”英语老师如往常般紧锁眉头。

“丢了。”

“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肖苒叹口气说道:“这兄弟,够仗义!唉,让他受苦了,怪不好意思,嘿嘿。不过黎婉,他叫什么名字啊?咋感觉没见过啊?”

“就在你上周值日时,把物理老师惹生气还被你批评那个。”黎婉一脸无奈。

“啊,是他啊,那我下次不批评他了。”肖苒挠着头回忆着上周的值日总结。

刚开学不到一个月,正常流程分班过来的加上找关系进来的,一共八十多个人,没有座次表,对脸盲的肖苒而言,记住名字可真不是件容易事。

2

开学两个星期了。

高二(四)班的大课间逐渐热闹了起来,肖苒从教室的东北角跑到西南角找调位前的同桌黎婉聊天。

回来的路上路过讲台,顺便把上节数学课的黑板给擦擦。一边擦黑板,一边回忆黑板上老师讲的内容,正在想正弦定理的证明过程时,肖苒觉得肩膀被人碰了下,以为是别的同学不小心碰到了,便继续思考。

“想什么呢?”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

肖苒不禁打了个寒颤,转身过去却看到一个陌生面孔,随口说了句“啊,没什么,怎么了?”心里还在想着是不是哪个被自己记了名字的同学要来找自己“复仇”。

“听说你打王者?加个qq好友吧。”

肖苒打量了他一下,拿着纸和笔过来的,有备而来啊,于是便在纸上写下了qq号。

写完便继续回忆余弦定理。

“啊!是上次我借英语报纸那个同学!”肖苒这才想起来他是谁!

唉!这记性!

3

“要不,你当我姐吧。”

肖苒看着聊天框的消息愣了一下。

大星期放假这几天的聊天让肖苒了解到,原来这个整日不写作业的邓严之前也是学霸啊,也会有不甘堕落的一面啊。

“那我一定要带着他好好学习,共同努力!”这样的念头产生了,极具责任感的肖苒在键盘上狠狠地敲了个“好!”发送了过去。

说巧不巧,这次调位置刚好让邓严坐在了肖苒后面,而平时把上课置身事外的邓严竟也开始主动回答问题——这可是惊住了方圆几排的人。

一下课,以邓严为中心,方圆几排的人都围过来,不禁叹道“原来这就是认对了姐的好处啊”。

肖苒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则如吃了蜜糖般美滋滋的,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成就感。

邓严的同桌韩源调侃黎婉道“黎婉,你也带带我呗,我也想好好学习!”众人作呕状,黎婉一个白眼过去。

4

又是大课间。

肖苒和班里人混熟了,便如猴子一般在班里窜来窜去,不一会,又和一向冷漠高傲的英语课代表“打闹”了起来,看来,也没有天生高冷的人嘛。

好不容易上课了,二人终于结束了“战斗”,走向各自的座位,而英语课代表却被从教室外进来的邓严给顺手打了一下,“代表”一脸茫然望向他道“你打我干嘛?”

“谁让你打我姐的。”说罢便直直走向座位,仿佛自己做了理所应当的事一般。

众人听之起哄,肖苒对着“代表”做了个鬼脸,心里慌慌的,表面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般准备下节课的教材。

内心则甜甜的,有弟弟保护的感觉可真好。

5

肖苒看上去极瘦弱一人,170的个子,51kg的体重,可掰起手腕来,班里的女生几乎是无人能与之匹敌。

这不,肖苒又在四处“张扬”了,班里的女生掰了一个遍,男生们对肖苒的腕力表示怀疑,于是便跃跃欲试,都涌向了肖苒的课桌旁。

本来在后桌睡觉的邓严被吵醒了,宛如一只睡醒的猫咪,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便又立刻恢复了以往的凌冽眼神,注视着前方他姐甩开甩去的高马尾。

“让我来!”一声雄厚有力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过来,众人让出一条道——是体委。

众人调侃道“你这大块头,和人小姑娘掰手腕,岂不是胜之不武!”

肖苒熟练地把自己课桌上的书哗啦扒拉到同桌的桌子上,抬眼撇了众人一眼,挑眉道:“试试就知道了!”

肖苒虽嘴上不饶人,实则心中也没底,若不是班里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兴起的掰手腕潮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腕力这么大。

“预备!开始!”

众人拥挤着却又在挣扎着,虽嘴上觉得体委会胜之不武,身体却诚实地给“战区”留出足够大的空间,生怕影响了二位的“大战”。

此时,时间如同静止般,喧闹的班级逐渐安静下来,众人紧紧盯着这一场面,二人手臂与桌面呈现完美的九十度角,一直轻微颤抖着,无论哪一方再加上哪怕0.01N的力,对方都会立马被掰趴下。

僵持了有一分钟了,体委手臂顶肖苒的两个。肖苒那皮包骨头的手此时更是如枯骨般紧紧攥住体委的拳头,五根手指的掌骨和腕骨像是要割破皮肤而出般,绿色的血管胡乱地攀附在掌骨之上,随时都像是要破裂。紧咬牙关,却面不改色,肖苒本就是不易脸红的体质。

体委粗壮的手臂在颤抖着,面部逐渐憋的越来越红,随着时间的延长,逐渐开始皱起了眉头,而肖苒见此状也不松懈,只想着继续保持住就好了,看谁能熬过谁。

忽然,一个身体从肖苒肩头后压了过来,集中注意力于手臂的肖苒头也不敢扭,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皱下眉头,排除外界干扰。只见一个手掌倏然握住肖苒那快要割破皮肤而出的掌骨,轻轻往对方那儿一掰,两只僵持已久的手臂终于瘫倒在了桌子上。

肖苒倏然吃惊地瞪向还悬在自己右肩头上的人,却差点撞上还没从肩头撤去的那人的脸,肖苒盯着那人深邃的眼睛,像是被勾了魂去一般咽了一口口水,那人则轻笑一下在她耳边说道“姐,你赢了”,随即松开肖苒的手坐回座位上继续睡觉。

肖苒眨巴眨巴眼睛,偷瞟了一眼众人意味深长的眼神,胡乱说了句“平手了平手了,散了吧散了吧!”便把众人都打发走了。

黎婉也没错过这场好戏:“你弟不会是喜欢你吧?”

“说什么呢!我是他姐,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好好学习!”肖苒心虚地回应着。

6

“刘洋变成走读生了,那你放学是不是只能一个人回宿舍了啊?”

邓严用天真无邪的眼神望着肖苒“嗯”了一声。

肖苒道:“那以后放学一块回宿舍吧,和黎婉咱们三个一起!”

“好。”邓严和肖苒说话时可真乖,活生生一只小奶狗。

他们这一届男女生宿舍楼紧挨着,每晚都会有这一阶段的班主任们轮流值班,拿着手电筒在宿舍楼下、在从教室去宿舍楼的小路上乱窜,说是一个老师逮到一对小情侣能被奖励一百块钱。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和我弟一块回宿舍怎么了!”肖苒和邓严黎婉,每次经过宿舍楼下时她都这么暗示自己,其他同学都对班主任避之不及,肖苒不但不避着,甚至还主动跑上去打招呼,不知道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还是“欲盖弥彰”!

……

肖苒和大班长说好的这次调位还让她和她弟坐一起,结果这班长可倒好,给俩人调的位置,一人一个角,直接对角线了!

肖苒又气又无奈。

邓严虽表面没什么情绪波动,内心却“嘲笑”他姐真“傻”——竟然直接和班长说让他俩坐一起,可真够傻的!

好在黎婉和邓严前后桌,还能督促着他好好学习,随时和肖苒交流邓严的学习情况。

“肖苒,你看你弟,自从这星期开学,天天上课玩手机,说他也不听!”

肖苒听了这话,二话不说冲到邓严面前,直接伸出手,拧着眉头望向瘫在凳子上的邓严,邓严轻咬了下嘴唇,乖乖把手机放到了肖苒手上,甚至还温柔地笑了一下。

肖苒看到他这一副丝毫没意识到自己错误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可看着他乖得像个孩子,又对他无从指责,只好叹了口气把手机关机,放进口袋里。

“你看邓严看你眼神都不一样,眼里都带泛着温柔的光呢。”黎婉的现同桌徐欣欣边说边拉着生气的肖苒坐下来。

窗外阴森着一天了,这都下午了,终于下起了雨。

徐欣欣看着窗外调侃邓严道:“下雨了哎,你要是真喜欢你姐,我给你支个招,找个机会,拿把小伞给她打伞啊,直接搂着她……”

没等徐欣欣说完,肖苒便随口应句“别乱说”就跑回了自己的位置。

邓严和徐欣欣则相视一笑。

虽是收了手机,但邓严还是不好好学习,还在教室养了只仓鼠,上课的时候仓鼠在教室里乱跑,还跑到过肖苒座位上一次。

他说是闲着无聊养着玩的,肖苒找黎婉聊天的时候看了几眼,还挺可爱的,逗了几下就回座位了。

肖苒心里更不踏实了啊,这他还怎么好好学习啊。

于是,高中人士最常用的通讯方式——写信,便又用上了,肖苒写了长篇大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无非是让邓严迷途知返好好学习之类的。

邓严收到后回道“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会好好学习的。”

肖苒这也松了一口气,她是真心希望邓严能好好学习的,毕竟要“在其位,谋其政”啊,在教室里坐着就应该好好学习呀!

在又一次调位之前,邓严总是有各种不配合班级工作的事等着肖苒去专门解决。例如:

某班委:“肖苒,你弟不买班服,班里人都买,咱们班服物美价廉,他也不缺这钱啊!”

“你为什么不买班服?到时候……”

没等肖苒话说完,邓严便说:“姐,你想让我买,我就买。”

“肖苒!你弟上节物理课没听!”

“把物理课本上老师上节课讲的内容看一边,然后把这几个题做了,晚自习放学前给我。”肖苒随手在草稿纸上出了几个题。

“好。”

晚自习放学,肖苒按照惯例去“检查作业”。

“完成的不错!走吧回宿舍!”

“好。”又是奶里奶气的一句“好”,和刚认识的冷冽的他完全不一样。

肖苒真想揉揉她弟软软蓬蓬的头发。

7

高二的最后一个大星期了。

还好这次调位置给姐弟俩人调到了同一个角落里,只不过中间隔了一个人——赵博文。

这周校长开展课外活动,竟举办了万年一次的篮球赛,这可是班里男生展现雄性荷尔蒙的好时机,但其实大多数学生都忙着学习,去加油的也都是出于团结意识,理科重点班的女生们还是把学习放在第一位的。

赵博文则是其中一员。

赵博文这个人啊,蛮可爱的,个子挺高大,整日碎碎念的,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说实话更像个可爱的“小女孩”。虽然总是“斤斤计较”,但这也确实是因为这孩子是真的心思单纯善良,也很受班里人欢迎,大家也都愿意宠着他。

“肖苒苒,来我问你个物理题!”

肖苒拿着草稿纸和笔转过去,问他是哪道题,这“小女孩”果然又在试卷上画起了篮球场,讲着前几天篮球场上发生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这小事儿虽小,但经赵博文一说出来还挺有意思,肖苒一边憋笑,一边又要维护他这单纯的小心思。

“我在打球时,你们都在喊另一个人加油,都没有喊我,我其实当时就很沮丧的,但还好你们后来又喊了‘赵博文加油!’,我就很开心,也很争气地进了球!

还有那次!教师节的时候,大家都去和班主任说节日快乐,班主任也都和他们都很谈得来,但是我就不敢和他说话,不知道说什么,我又在想,要是只和班主任说节日快乐,其他的老师会不会介意,所以我也去和其他的老师说了!

啊对了,肖苒苒,我上次成绩考得挺好的,但是我朋友考得不好,我也不敢去安慰他,我怕他是觉得我在炫耀,但是看着他不开心我就觉得自己考得好就很对不起他,唉,你说我这怎么办啊!”

……

话痨赵博文的敏感模式又开启啦,肖苒真的觉得赵博文很可爱,他这一切想法啊,就是太善良太敏感了而已!

肖苒其实有个外号,叫“肖大傻”,黎婉外号叫“黎小傻”,二人是班里有名的“二傻组合”,大家叫的也没恶意,只是觉得二人比较有亲和力,有时候呆呆傻傻的,便这么叫了起来,二人也不排斥。赵博文说这外号不好听,便一直叫肖苒“肖苒苒”,说听起来比较可爱。

肖苒正要如往常般给赵博文一一打开心结,开导他,忽然一个纸条从邓严方向飞来——肖苒收。

肖苒一打开,“姐,这道题怎么做?”

邓严竟然主动问题了!这可给肖苒高兴坏了,对赵博文说了句“下课再和你说”后,便立马转回去给她弟做题,步骤一目了然,过程极其详尽!

满载着答案的解题过程的纸条“飞”回了邓严的桌子上。肖苒也是慢慢地成就感。

下课后,肖苒守约地和赵博文解决他的“小女生心思”……

后来这个男的死了。

补习班➕在一起

高三被班主任批评,性格转变

大学➕复读一年生活,见家长

分手,原以为会很难过,却并没有那么难过,直到分手后听到对方的那句“以后还是最好的朋友,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没有绷住开始大哭,彻底放下,开始好好考研。爱情不是最重要的。

别人都说动过心的人再见一次还是会心动。也不知道多年以后会不会有不期而遇,会不会重新走到一起。

没有再见,邓严没了。

相关阅读
一个平凡世界里的平凡女孩的平凡恋爱故事

他也只是个男孩子,但给我的总是像个先生一样,做到最好。 我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在我所生活的环境中,早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高中,就已经有许多朋友同学,尝试了恋爱的苦。有人说,其实平凡人的青春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只是充满了考试成绩的失望,生活费不够的窘迫,但在这样大同小异的人生中,我仍然想把我所了解,所知道,所正在发生的故事分享给屏幕前的你。 在高中,早恋当然是不允许的啦,但在繁重的课程之外,八卦也是消

归人

张枫说得不对,其实她是被救赎了的。 .不相干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直到李思荟离开的那一刻,江鱼跃才真切地意识到,“归人”原来是归去之人。 “小跃,关于你妈妈的事,小姨本来不该说,但眼下江振华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了!” 说话的是李思蔚,江鱼跃妈妈李思荟的妹妹,江鱼跃的小姨。 荟兮蔚兮,本算不上什么太美好的意境,但江鱼跃的外公外婆是知识分子,将两字分开分配给姐俩当作名字,刚好成就了父母对孩子的美好期

往事不可追

那些回不去的过往,我今日,终是与他道别了。那些回不去的过往,我今日,终是与他道别了。 暑假的时候,我去家附近的肯德基店打工。同我一起工作的是文科班的刘小亮,他总是端着盘子在店里扭着屁股走路,逢人就拧着兰花指说一句“嗨!吃好喝好啊!” 那天,我正站在吧台里点餐,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惊讶地抬起头,发现是隔壁班的同学张晓。他很惊讶地看着我,我刚要同他打招呼,忽见他身边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拉住

哭鼻子鬼与魔法师

也许每个人的童年都会留下很多谜团,直至长大,谜团变成了心底一块硬邦邦的糖。我上小学的时候,父母总吵架,因为爸爸工作不顺,跟一群境遇相似的人经常聚在小饭馆里喝酒,据他说,这样可以忘记烦恼,麻木地活下去;妈妈却因此觉得他更没出息,“窝囊废”等词挂在她嘴边,家里火药味散去后便是连日的沉默。一个暑假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冷战升级了,爸爸随一个朋友离开家去珲春打工,妈妈倒夜班无法照顾我,我就被送回了农村的姥姥

那晚,学会骑自行车

周小雨克制不住眼泪,他早上还和另外一个女生卿卿我我,现在又来替自己讲话。 周小雨的矮应该是遗传,因为她的妈妈周老师也是有些矮的,所以从小学到初三的位置都是第一排。 这个位置有好处也有坏处,上课不能偷懒因为就坐在老师眼皮子底下,作业要被第一个检查,上课第一个被提问,课间吃粉笔灰,书本总是被莽撞的同学弄的七扭八歪。其中就包括李东南,李东南走路会像一阵风似的,撞到书后已经走出她的桌子范围半米外,然后再大

念念一笙

时隔多年,欢迎你再次走进我的生命。 这是沈一念,时隔 年第一次见顾笙。 站在距离垃圾桶 米远的地方,沈一念尴尬的朝顾笙笑了笑,手里还提着没扔的垃圾。 在心里默默吐槽,“怎么扔个垃圾的空就碰见了”。 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刚刚的事,还像做梦一样。 沈一念无数次的在脑海里幻想,分手多年后见面的场景,最不济也是自己打扮的像花孔雀一样美丽,视若无睹的从他面前经过,但从来都没想过是自己穿着邋里邋遢,素面朝

年少的喜欢

我叫沈清梦,他叫魏星河。我们的名字取自“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我叫沈清梦,他叫魏星河。 我们的名字取自“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我们的名字很美,但我们的关系却并非如此。 我们是在一个大院的,我就比他早出来了四个小时。 那本该享受万千宠爱的我,硬生生的被他分走了一半。 譬如我靠着撒娇卖萌好不容易的要来的两颗大白兔奶糖,他凭着一声比大白兔奶糖还甜腻的“干妈”就能轻而易举的分

且念天下

这是个从网游走到现实的恋爱故事。荀彻蓄谋已久,顾潇潇步步倾心!青玉案·天下 天音扇影破云路,揽月回、芳华去。 回眸桃李花千树。 伏羲村晚,潇湘云梦。故人牵绊处。 飞歌隐隐踏朝暮,酌酒未解离别句。 试问归思着几缕。 一见如故,西陵初遇,无双繁星语。 .有个前夫 若非君故的“前夫”何以颜倾,不,现在又改回白衣未染,又高调地再婚了!为什么说又呢,因为根据不可靠消息透露:这厮就是个惯犯。 顾潇潇初入网游

你好,林同学

高中同学聚会上,不知是谁引起的话题,高中时代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一天,在微博上突然刷到一个话题——在高中时代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翻了翻评论, “我最遗憾的是高中三年没有认真读书,而是潦草地上了个专科学校,找了一份潦草的工作” “我最遗憾的是没有告诉他我的心意,不过现在我也很幸福” “我最遗憾的是没有选自己喜欢的专业” “马上要中考了,我该不该向我的同桌告白,求各位哥哥姐姐支招” …… 张小姐百

雪的花,最美的凋零

雪的花,最后化作洁白的蝶,载着她们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 雪的花,飞舞着,又把人间披上洁白的衣裳又。下雪了,回忆总想哭,突然就弄红了时光的眼眶。 炽热的阳光,把年月灼穿一个洞,留下缝补不上的风霜,把青春放逐在一场荒芜之中。 芽芽说,我想去看一场雪的花。苍白的时光,在那个夏天有些冰凉刺骨。 在充满医药水的房间里,芽芽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的世界说,我想像那些鸟儿一样自由飞翔。 低落的情绪中,有着强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