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帆历尽他归来

2021-01-24 02:34:29

纯爱

年岁流转,时光荏苒。三年时光匆匆流逝,赫君南在这三年再也没有见过有人带着包含期待和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曾有人说过,有的人遇见了就是注定的,但是世事难料,有的人遇见了还是会被其他不可抗力的因素分开,就像他和他一样。

没有联系,没有见面,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他在他的世界消失,在别的地方里经历着他不曾参与过的事情。赫君南停下打字的手,将目光从电脑屏幕转移到玻璃窗外的雨幕中,呆滞地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

“滴答,滴答......”房间里只有时钟在坚持不懈的努力工作,赫君南见夜幕降临,黑暗就要来袭,忙将房间的灯打开。

他害怕黑暗,迷信的害怕鬼神,不喜欢刺激的地方,从小到大都是乖巧温顺可爱的人。晚餐时间到了,有人敲了敲门提醒赫君南下楼吃饭,“知道了,谢谢。”他懵懵懂懂穿上衣服就出去了,连口罩也没有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那张干净充满少年感的脸会吸引到多少人。

环星酒店入住的人大多数都是著名的人,其中不仅有明星和其他大腕,还有一些像赫君南这样的年轻有为的作家编剧,即使在这样好看的人一抓一大把的地方,他这张脸依然吸引了一大堆人的目光。

“赫君南!快跟我来这边。”经纪人夏兮急匆匆的喊住正要坐下吃饭的他,领着他就往大门口去。“我们等下和季桑翔的经纪人接触,争取和他们合作。

哦,对了,你先看看季桑翔的资料,尽量挑选一个符合他形象剧本......”后面夏兮说什么赫君南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满脑子都是季桑翔这个人,他想缘分真的妙不可言,可是现在他却想逃离。

“夏姐,我能不能回去房间拿电脑,资料都在那里面。”他支支吾吾半天终于开口了。“啊?我们等下一起去拿就好了,而且小赫你的能力我是信你的,剧本内容不都在你脑里吗?”

夏兮竟然说什么也不让他离开,眼看马上就要见面了,赫君南只好问了酒店前台要了口罩和帽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OK,我们这边已经安排好了。”

夏兮挂断电话回头就看见一个裹得像粽子一样的赫君南,霎时间也顾不上说什么了,只好带着他从VIP电梯上楼了。

“他们那边已经在酒店会议室准备了,现在我们拿到电脑就过去吧!”她匆匆交代好这些事情,赫君南就进自己的房间拿到了手机和电脑。

等她们到了会议室时候,房间里的人已经开始给季桑翔的经纪人推荐剧本,“小赫,我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加油啊!”夏兮语重心长地说。

面对于他而言帮助颇多的夏兮,他只好答应下来。时间又是尽职尽责地工作了一天,赫君南将剧本交给工作人员后就没有后文了,夏兮也因为其他事情先离开了,他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忙忙碌碌,内心生出来的焦虑不安渐渐消失,就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有人通知他到会议室集合。

迷迷糊糊跟着大部队走到会议室,刚一抬头就看见那张仿佛是上帝完美作品的脸,他的眼里灿若星河,藏着头发里的眼睛和他印象中小时候的样子一瞬间重叠。

赫君南躲在人群里面微微低下头压了压帽子,努力让自己不那么突出。可是一米七八的身高在一堆平常人中很难不被在意,季桑翔正要离开的脚步一钝,盯着那黑色帽檐下露出来的光洁的下巴出神。

也许是心有所感,赫君南微微回头侧目,只见季桑翔眼神一直追随着他,和小时候看他就会眼里有星星一样亮晶晶的。

“季?怎么了?”一旁的经纪人不明就里地问,“没什么,走吧!”他收回眺望的眼神,将情绪慢慢调整过来。

“刚刚那些人都是来谈合作的,你刚刚回国需要一些舞台作品来展现你的能力,国外和国内不一样,国内的舞台次数少了些,所以我们还准备了剧本表演。”

经纪人一边赶路一边给他解释着。“OK”季桑翔漫不经心的回应,坐在车里听着歌,脑里不由自主想起三年前离开的画面。

当时他的离开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父母也因为自己的能力,之后,他在国外收到过不少之前朋友的联系和关心,但是他一直没有收到过关于他的信息跟联系,明明他和他关系才是最好的,明明最期待收到的是他的关心,可是整整三年两人都毫无联系。

也许是他的伤害太深了,也许是他已经不在意他了,曾经在一起追求梦想的他们也许散了,即使季桑翔回国后也没有听到关于他的消息,仿佛他的存在只是梦一场。

“季?我们现在已经收到了三份有意合作的剧本合同,你要不要看看这些剧本?”

经纪人的话打断了他的回忆,他只好无奈打开电脑看剧本,第一本是关于古风言情的,给他的角色是饰演少年的男主,他快速浏览后就跳到第二本,又一部关于校园爱情的小成本网剧。

给的角色是男主角,他挑了挑眉后就没有继续看下去了,兴致缺缺地点击了第三本,这是一本关于少年追梦的热血故事,设定很吸引他的注意力,给的角色还是男主角,剧本很好但是因为编剧一直不满意角色演员,所以才这么久都还没有找到人选。

季桑翔特地翻到末尾看了看作者名字和介绍,“我和你说,这个剧本最合适你了,而且作者也是一个著名的作家编剧了,没想到他会给我们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听说这部剧还是大制作。”

相比于经纪人的愉悦,季桑翔内心除了震惊还有一些窃喜,他觉得嘴里好像被灌了蜜一样,流到心里和身体其他地方。

世事难料,本以为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可是始料未及的是他们居然以这种形式重逢了。

他恨不得马上和他们合作,马上见到他藏在心里默默想着的人,紧张不安却又雀跃惊喜的感情在心里慢慢流淌着,他立刻让经纪人答应和他们那边的合作。

紧张的不仅仅是季桑翔,虽然赫君南心里知道他一定会答应的,可是在等待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会想如果结局不被期待会怎么样。

在他胡思乱想中,夏兮来电通知他说:“季桑翔那边答应我们的合作了,只是我没想到你会把这个剧本让出去,我还以为你放弃了这个剧本了。”

赫君南默默抓紧手中的剧本,找了个借口含糊糊弄过去了。夏兮虽然隔着电话但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赫君南是她从小到大的带大的孩子,她就像一个姐姐一样关心他,关于他的一些事情她也略有知道。

这个剧本里写的很多情节都是真实的,曾经的赫君南活泼开朗,一腔热血地想要在这个娱乐圈成为一名新星闯出一番天地,可是铺天盖地以及不明就里的嘲笑渐渐让他失去信心,公司限制跟打压他的发展,最后他放弃梦想。

转而学习成为一名作者,虽然之后名利双收,但是她知道他内心的梦依旧还在,否则现在也不会有这个剧本的诞生。夏兮默默叹了口气,将脑里的想法屏蔽,重新投入到与季桑翔的合作工作里,如果现实不能实现,那就在剧本里实现吧。

准备的工作在夏兮的督促下进程加快,很快就到了大家见面沟通的环节,季桑翔早早就和经纪人到所属公司会客厅等着,他坐的笔直又优雅,但是眼睛里透露出来的紧张和不安让这个地方的气氛莫名尴尬,就连一旁的经纪人也愈发不安起来。

“展,我去打电话问问他们到了没?”但还没等到电话拨出去,会客厅的门被推开,季桑翔原本低下的头跟着进来的人抬了起来,眼睛追随的人有一米七八的身高,头戴黑色的渔夫帽,依旧是又熟悉又精致的五官,就是变得更成熟了。

赫君南知道面前的人一直盯着他看,可是他现在却没有勇气和他对视,尽管之前做了好多心理准备,可是见面了他却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勇敢。

跟着进来的夏兮一见季桑翔的样子,原本模糊的记忆被唤醒,她隐隐约约记得赫君南以前在公司训练时期有个很要好的朋友,而因为一些事情两人分开了。

现在看来,季桑翔便是那个让赫君南一夜间变得内敛含蓄的人了,他离开的那段时间,赫君南越来越成熟了却也更加令人心疼了。

一瞬间明白事情来龙去脉的夏兮只好忙打圆场,让接下来的沟通事宜异常顺利,只是除了季桑翔时不时会盯着赫君南看以外。

离开公司的一路上,赫君南一直看着眼前一幕幕熟悉的场景,路过在训练室练习舞蹈的训练生,他心里面感慨万分。“如果我没有放弃,那该是什么光景?”回去的路上,他还是对着夏兮问。

“小赫,我是一路看着你走过来的,今年才十八,你还年轻,想做什么就去做,你的梦想不应该被放弃!”

她笑着对赫君南说,“我会继续陪你走下去,再说嘛,以前公司里的人我都还有联系,你的基本功也还在,所以再相信自己一次好不好?”

赫君南看着这个陪自己很久的姐姐,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了笑。“所以,我不想再辜负自己了。”

既然选择了继续走成为大明星的路,夏兮一天一天变得更加忙碌了,和季桑翔的合作大部分都交给赫君南处理了,而季桑翔听说赫君南要重新练习回到舞台,表示愿意给予帮助。

缘分就是这般妙不可言的,三年前离开是在这家公司,三年后重逢还是在这家公司,只不过熟悉的人变陌生了。

“小赫,你好好在季桑翔那边学习训练,夏兮姐会帮你搞定那些事情的,但是剧组拍戏那边的事情就要麻烦你了。”

电话那边传来夏兮疲惫的声音,赫君南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季桑翔对他如此好,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看他的眼神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时间仿佛可以磨平和修复一切伤害,夏兮不断地努力帮赫君南重回公司学习,最后变成了他和季桑翔又在同一个公司里了,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又回来了,拍戏的事情在他的指导下也一切顺利,只不过偶尔有一些小问题出现。

“季桑翔,你这个时候就不要表现这么跩,我写的人设不是这样的......”赫君南站在座位前对着季桑翔解释他的剧本,丝毫没有注意眼前人紧张的疯狂眨眼。

等他说完后才发现那人毫不掩饰赤裸裸的盯着他的眼神,“喂!季桑翔?”“嗯...我觉得你说得对,我应该要乖乖的感觉才是!”赫君南被他这波操作搞得不知所措,只好无奈叹气。

晚上凌晨三点,这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了,季桑翔需要连夜赶回公司准备参加第二天的节目录制,本来赫君南不需要一起回去的,可是因为节目人员因为特别的事情而少了一个,公司研究决定让他和季桑翔一起去,所以让他们坐车一起回去。

“来来来,小赫,你坐这里吧!”本来坐在季桑翔隔壁的经纪人沙哥一见他上车马上招呼他,于是他莫名其妙的坐在了季桑翔隔壁。

起初他感觉尴尬无比,但奈何他抵不住困意来袭,昏昏欲睡的他本来打算靠在后面的座位睡觉,最后却睡在隔壁季桑翔的大腿上。

在前排坐着的沙哥无意间回头看到这一幕,内心无比惊讶,在他的印象中季桑翔一直都是优雅却又坚强,很有自己的原则,关键是他有洁癖啊!

他一边回头一边告诉自己这都是小场面,可是内心却淡定个屁啊!

季桑翔可不管沙哥怎么想,他心里开心的不得了,原本他还觉得时间太漫长,可是现在又觉得时间太短了。

可惜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赫君南一觉醒来已经到公司了,天这个时候还是朦朦胧胧的亮,他们一行人踏着微微的亮光回到训练室,将东西放下后就各自回宿舍休息。

季桑翔走在赫君南身后,一米八五的个子将赫君南衬得有些娇小,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烁宠溺的光,“小赫,晚上结束后一起吃饭吧。”赫君南回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低着头看着对面人的衣角含糊回应:“......嗯。”

静谧的时间最适合休息,两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了,短暂的洗漱后便是宝贵的休息时间。可是躺在床上的赫君南却无法入睡了,他是一个内冷外热的人,面对其他的人他都能热情以待,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安安静静的。

但偏偏对于季桑翔,赫君南产生了犹豫,他可以对他冷淡相对,可是往往事后总是会后悔。

他不是不知道季桑翔对他的纵容,明明知道自己无法原谅他当初的伤害,却又喜欢依赖他的纵容和宠...溺?赫君南对于自己脑海里产生的想法感到啼笑皆非,这...怎么可能呢。

因为睡眠时间打乱加上胡思乱想,被夏兮塞进车上的赫君南晕乎乎地就来到了节目录制场地。

因为这是一档搞笑真人秀的综艺,所以地点选在游乐场,八位嘉宾需要通过游戏来选择自己的搭档来进行各种惊吓挑战,挑战通过即可跳过下个环节的挑战。

“通过公平公正的方法来进行队伍匹配吧”一位中年人样貌的大叔主动提出道。

具体的匹配过程赫君南只参与了两轮猜拳就莫名其妙地和季桑翔匹配一组,“哎?怎么是你?”

他挠挠头看着在‘惊悚尖叫’的门口等他的季桑翔,“呃...所谓的挑战该不会是这个吧?”。看着赫君南凝固在脸上的表情,季桑翔忍不住低头笑了笑,他走过去拉赫君南的手臂往前走,“哎呀,走啦,这个真的不恐怖的啦~”

赫君南僵硬地走在前面,“我我...不怕,谁会害怕这些,哈哈...”他干笑几声,强撑着走在前面。“桀桀桀...”魔窟内机器发出的声音和其他游玩的游客被惊吓的尖叫混在一起进入赫君南的耳膜,他忍不住往后挪

“展展季桑翔,你让我拉着手。”季桑翔怀里突然闯进一人,他抵住赫君南的背环着他,“我抱着你嘛~好不好?”赫君南有些害羞地一边拉着他的手,一边回应:“别别别,你站在我中间就行!”。

缓缓走过一个了比较低矮的地方,赫君南的头顶不小心撞到了季桑翔的下巴,“小心点,疼不疼?”季桑翔一边揉着赫君南的头,一边问道。

赫君南看着身后的摄像头避开他的手,拉着他的衣服说:“季桑翔,走快点啦!”

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赫君南感觉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之久,不仅仅是鬼屋的恐怖,更是因为在游戏的那十几分钟他和季桑翔的关系好像又回到以前那样。

“小赫,那边有卖煎饼果子的,去看看嘛~”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季桑翔的一些行为无可奈何,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嗯嗯...”,他觉得自己可能脑子有问题了,身体居然比理智反应更快。香喷喷热乎乎刚刚新鲜出炉的煎饼果子在季桑翔手里却吸引着赫君南肚子里的馋虫,他眼睛里都透露着让我咬一口的信息。

季桑翔仿佛和赫君南脑电波相通,他立马把手里的煎饼果子递到赫君南嘴边,“不知道烫不烫,所以让你先试试。”

看着热气腾腾的食物,赫君南倒是不忍心拒绝他,努力啃着煎饼果子,鼓囊囊的嘴巴十分可爱,季桑翔盯着他的样子,眼睛一秒钟都离不开。

他看赫君南的眼神非常专注和深情,不远处的摄像师发现了季桑翔这个不适合的眼神,正想提醒,还好下一秒季桑翔就收住了,无奈的摄像师也只好这样继续拍摄。

接下来的几个挑战就没有他们的事,因为他们通过挑战的时间最短,不需要接受接下来的游戏。

夜晚悄然而至,两人沿着清江边走边欣赏四周漂亮至极的夜晚美景,周围安静得仿佛只有彼此的呼吸声起伏,跟拍的摄影师早已随着节目结束离开。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公司吧。”赫君南低着脑袋努力控制着自己如鼓擂般的心跳,显然很紧张和他两人独处。

“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的,赫君南,我在国外的时候一直都希望能收到你的消息,可却从未传来有关你任何音讯,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联系我?”

季桑翔面对于他明显的回避,眼神里的光一瞬间黯淡下来,可是面对心里的疑问他还是勇敢地说了出来。

赫君南觉得季桑翔真的很厉害,他勇敢又优秀,永远都是自信强大的一个人,赫君南见过自信的他,见过在舞台闪闪发光的他,见过面对困难不轻言放弃的他,但是唯独最近才发现他那些和以前不同的样子,比如总是对着他不经意的宠溺笑。

赫君南倚在石桥边盯着他的眼睛回答:“季桑翔,自从你离开后我并没有忘记你,只是我觉得我不应该再去打扰你的生活,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就没有必要回头,但是世事难料,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

泪水沿着赫君南如玉般的脸庞落下,他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继续道:“见到你的那一天我真的很震惊,很复杂,不过现在我已经可以平静地和你相处了,所以季桑翔,我们重新做朋友吧!欢迎你回来。”

季桑翔看着他恢复笑意盈盈的样子,明明是这样一句带着友好和祝福的话语却令他心生愤怒和难过,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伤害一个人不一定要恶言相向,因为他不想和他仅仅做朋友,不想他只是像对朋友一样对他。

“小赫,拜托你不要道歉不要对我这样假笑,我不应该来质问你的,当初明明是我要离开的,我才要道歉,所以请你…”像以前对我一样好不好?

赫君南避开他要触碰的手让季桑翔有点难过,他第一次知道面对赫君南他很难能生气,唯有忍让再忍让。

他收回自己的手眼神中透露难掩的失望,他跟在赫君南身后,“我们往回走吧,君南。”

季桑翔讨好般的语气让赫君南瞬间心软了,他这次没有制止他像以前般喊他“君南”,他好像对季桑翔产生了超乎友情的感情,那是一种不被世俗认同的感情。

回公司的路上,赫君南接到了夏兮姐的电话让原本昏昏欲睡的他一下子就清醒了,他紧张地喊司机送他到市中心医院。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季桑翔一把抓住赫君南的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是夏兮姐阑尾炎发作进医院了,现在准备做手术,她于我而言就像一个大姐姐般对我好,我应该要去看看她。”他一边说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季桑翔,手一点一点抓紧他的胳膊就像溺水的人抓紧了救命稻草。

季桑翔双手轻轻圈着赫君南的肩膀,让自己的下巴碰他柔软的发顶轻轻地给予无声的安慰,“我们一起去,君南,以后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找我,我愿意和你一起去面对。”

赫君南忽然意识到他们不应该这样,因为他们两人都是男生。他挣扎地从季桑翔的怀抱中出来,满脸通红地看了看周围没人注意到自己才松了口气,说了句“季桑翔,我真心感谢你啊。”便不再看他了。

季桑翔好笑的看了看留给自己背影的赫君南,难道他还没看明白自己对他的心意吗?

明明就连沙哥都能看出来,小傻瓜居然还没明白。他无奈地叹了叹气,他的君南就是这样敏感又脆弱,只是…他们这样的感情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回到公司稍微休息了一会,赫君南就和季桑翔偷偷去了中心医院看望夏兮,探望的过程很顺利,手术也很顺利,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夏兮姐总是对自己欲言又止还频频皱眉头看着他们。

时光不为任何人而停留,赫君南跟着训练了一年,很快便以个人身份成功出道,他的能力和魅力被越来越多的人看见也越来越火了,但是问题也接踵而至。

“夏兮姐,现在小赫身边总是有不少媒体狗仔跟拍真的是防不胜防,我们要怎么样采取措施预防?”

夏兮按着太阳穴思考着刚刚助理提的问题,这些跟拍的人鱼龙混杂,其他事情都不怕他们拍但是她现在担心的是赫君南与季桑翔的关系,这件事如果真的如她所想一样那就必须要做好准备才行。

完全不知道夏兮为他们以后担心的两人此时正在逛街,今天正好两人都有时间休息,赫君南一早就拉着季桑翔到一家甜品店品尝美食,“季桑翔,这里的蛋糕和慕斯挺不错的,你快尝尝!”

季桑翔尝了一口赫君南极力安利的食物,只觉得绵绵密密的甜意在心里缠绕,他从未觉得食物会带来现在这般感觉,仿佛有他在的话事情都会变得有趣和快乐。

第一次季桑翔感受到除了舞台以外带来的快乐和满足。“嗯,很好吃,我很满意。”听见他的回答赫君南满足地笑了,“我告诉你跟着我你将会吃到许多隐藏在大街小巷至上的美味,哥不会骗你的。”赫君南自信地看着他。

季桑翔挑了挑眉,“这会儿就是我哥了?你就比我大两个月而已,我还记得昨晚是哥你喊得我耳膜都快破了!”

赫君南一听这话,脸一下就红了,“什么话啊!明明就是你放的电影吓我一跳,而且大晚上看什么鬼片啊!”

眼看他有点恼羞成怒,季桑翔非但不停止这个话题还变本加厉提要求,“你如果不怕,那等下我们去电影院看鬼片,放心是包场的,不会有人笑你的。”

赫君南不想就这样落了季桑翔下风,于是硬着头皮去了电影院,回公司的路上一言不发,等夏兮来接人的时候也没有说一句话,害的她一头雾水看着季桑翔,却只得“他嗓子喊哑了,麻烦夏兮姐好好照顾他。”

一句回复,还没走远的赫君南听见后耳朵一下子就红透了,他回头生气地瞪了季桑翔一眼,板着脸大步流星走进公司。

夏兮一旁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一下子就证明了内心的想法,只是她是不是要阻止这段感情她也不知道,但是她并不想现在就上报公司知道,她想知道他们各自的想法之后再做决定。

可是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不如人意地发展着,往往打人一个措手不及。

一个月后两张照片引发了一场大风波,两张照片上都是赫君南和季桑翔的亲密照,网上很多人都抨击辱骂两人,出柜这种事情似乎挑战了很多人的想象力,铺天盖地的谩骂和讽刺让见惯大场面的夏兮也吓了一跳,她第一时间赶到赫君南的公寓,一边还打电话给他,她害怕赫君南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同时打电话给赫君南的还有季桑翔,可是电话不通,正准备出门找人的季桑翔却收到了一条短信,而这个电话号码是只有亲人和他知道。

“季桑翔,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从我明白自己和你的心意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在谋划后路了,抱歉我没有告诉你,因为我希望你可以忘记我忘记这段感情,所以我选择承担全部后果,我思考再三将我们的事情告诉了你我的家人和公司。

就算没有人将事情爆出来我也是注定要离开的,我会在世界另外的地方为你欢呼喝彩的,你要成为最明亮的星星,做你最爱的事情还有舞台,遇到事情不要放弃,我会和你一直在一起。”

赫君南拿着手机编辑到这里时眼泪忽然滴在屏幕上,最后一句“我爱你”迟迟没有打上去。

短信发出无法撤回,就像付出的感情无法抹去。

“走吧,小赫。”程武拿着行李跟在他后面登上飞机。程武是他以前遇到一位语言文学教授,他很欣赏赫君南的能力所以这次建议赫君南离开公司到法国去学习的人就是他,以前的剧本版权卖出的钱能让赫君南在法国生活好一阵子,他决定以后还是重操旧业。

他给季桑翔发短信之前已经打电话和夏兮把事情交代一遍,又将几个发展前途很好的艺人介绍给她,这个时候夏兮才发现她印象里的小弟弟已经长大了,她才知道事情都已经被他安排好了,她也没有生气倒是有点心疼赫君南。

“去吧,我现在相信你有能力照顾好自己的,放心吧,姐姐会好好的!”

谁也不知道今天有哪些人在生离死别,或者说也没人在意有多少人因为他人看法而受伤。赫君南和季桑翔的事情热度渐渐下降,赫君南又发了不少证据证明是他一厢情愿喜欢季桑翔,很快网上的舆论就一面倒,渐渐地随着赫君南宣布离开后就没有人关注这件事了,毕竟信息更新换代很快。

几年后,在法国的无数个日日夜夜赫君南无不在思念那个人,他的离开没有告诉那个人目的地和联系方法,唯有上网去了解他,他每一次的演唱会他都会买票,虽然不能去看但是感觉这样他和他仿佛还有羁绊。

还记得他和他最爱的是看网球比赛,在法国他看了无数次精彩的网球对决但是偏偏没有以前一起看网上视频来得快乐,他觉得自己有时候少了些年轻人的生气。

“赫,我听说有位叫季桑翔的国际巨星要来法国巡演,有学生给我送了票,你要去不?”程武递过一本书和一张墨蓝色的门票,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应该去找回另一个自己,不然你是一个不完整的人。”

演唱会的那天天气很好,赫君南坐在最明显的位置挥舞着荧光棒为他绝美的表演喝彩呐喊着,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季桑翔朝他这个方向展颜一笑,那瞬间让他觉得星河灿烂,花开绚丽的景象不过如此。

草坪中的少年逆着阳光朝赫君南而来,他一身极简装扮却带来满满少年感和活力,“君南,这一次我想让大家都知道是我追你的,所以你考虑要不要接受我?”

看着他认真的眉眼和笑容,赫君南勾了勾嘴角,“季桑翔你故意的吧,如果要追我的话你叫我一声哥的话我就考虑下。”

“哥!好不好嘛~”季桑翔亲了亲他的嘴角,撒娇道。

赫君南用力挣脱他的束缚奔跑在草坪上,“你来追我啊!不然别想我回答你。”

欢声笑语荡漾在两人心中,这一次他们决定不再逃避这段感情。

眼看着在打闹的两人,程武感叹道:“终于,赫君南终于找到自己遗失的灵魂了。”

他满意的笑了笑,所以当夏兮找到他请求帮忙时他答应了,因为他不觉得同性在一起有什么羞耻的,只是觉得有情人一定要成眷属。

还记得当初赫君南来请求自己的时候他还十分震惊居然真的有人会甘愿为了别人放弃自己的所有,但是当他看到他们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看过爱情最好的模样。

爱吃鱼的小琳铛
爱吃鱼的小琳铛  VIP会员 小仙比较无脑,有点玻璃心,能力真的真的很差,不喜勿喷。

千帆历尽他归来

相关阅读
后悔喜欢过你

喜欢你半生,耗尽了我所有的余力。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杨威打开房门,看见两个男人在沙发上衣不遮体的紧紧纠缠着,胃部突然开始绞痛,疼的他弯下了腰,但还是用最后的力气关上了门,从结婚到现在,他已经记不得多少次了。 外边下着大雨,杨威不想站在门口听见门里边的两个人恶心的声音,就站在了院子的凉亭里,雨夹杂着风疯狂的招呼在杨威的身上,杨威冻得瑟瑟发抖,偏偏胃又疼的直不起腰来,只能将身体蜷缩在一

亲朋勿友

他单方面把他喊作小孩,很多很多年。 . “陈智霆刚刚在推特上宣布退出娱乐圈,请问你知道其中的内情吗?” “其实他是一位很敬业、很有自己打算的哥哥,所以我相信他的决定,也祝他以后一切都好。” 略微停顿的间隙,另几家媒体的话筒很快又涌上来,群访环节的时间有限,他们有比陈智霆事件更想了解的八卦。 毕竟尽管退出娱乐圈足够轰动,但陈智霆只是陈瑞书五年前的营业合作对象,而已。 他们曾经倚着一个夏天走完四季,抓

我的荣光

自己虐的人,跪着也要追回来。 秦哲被冷醒了。他看着面前堆满废物的仓库,又看了眼屁股下面随便搭着的木板。 呵。连个毯子都没有。腊月的寒风还啪啪拍着墙角的小通风口,能不冷吗? 秦哲知道这是哪儿。 他向来承受能力强、非常抗压,所以即使分析出这里是他十年前借宿过的网吧仓库,也只是淡然地站起身来,凭着记忆找到厕所洗把脸。 毕竟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落魄情节,记得还是很清楚。 十年前,他不但拒绝赞助商打假赛的

在玫瑰花房沉睡的少年

“你待我如你的玫瑰……”“雨露风光,都被你挡在了玻璃外面。” 、“你待我如你的玫瑰……” “雨露风光,都被你挡在了玻璃外面。” “你不要我瞧见外边一丝一毫的东西。” 、樊檎第一次见到宋林玉就是在樊家的玻璃花房。 那时候他十三岁,刚到樊家,人生地不熟,闻见此处花香馥郁,便一头扎了进来,然后就撞见了正在打理玫瑰的宋林玉。 宋林玉一件月白的长衫,立在玫瑰花丛里,一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好相貌,樊檎看得

我成了药引:男狐

一边是拿罪魁祸首的命换往后光明人生,一边是用眼睛换罪魁祸首的命,姬无琰却选前者。媚族男狐,生而尤物,化人形,莹眸美人面,最是蛊惑人心。——楔子 七寻是媚族年轻一辈中最漂亮又最妩媚的公狐狸,莹眸惑人,媚意天成,可惜,用媚族长老们的话来说还是个蠢的。 为什么说它蠢呢? 每每提及这个问题,媚族长老总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恨铁不成钢戳着七寻脑袋道:“咱们媚族向来以媚立天地,小白你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却学

且把情深渗骨血

爱也好,恨也罢。吾只求这梦,就此不再醒来。 风凛冽得紧。 楚子秋在锦被里又缩了缩手脚,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处。 想来外面的人都在为秦王一统江山而纷纷庆贺罢,那他今夜是否就能放过自己了? 他在心里窃喜。 烟火声传到耳畔,楚子秋抬了头,怅然一声长叹。 他身为楚国储君没有随亡国而去,反而被嬴政囚禁在这里,日日折磨,像个玩物一般。 楚子秋有些乏了,可外面笙歌起舞,令他怎么也无法安眠。 索性他也就不睡了,而

绯闻真相

卧槽,这个小朋友居然那么胆大豪放?他还是个公众人物啊!“你好,余小姐,请坐。那之后怎么样?” “嗯,就这样呗。我和爸妈说了,对方看不上我,他们看我还挺消沉的,就没再多问。” “那今天我们聊些什么?” “……王老师,你看。” …… “嗯……这是……什么?” “童雨,你知道吧?” “知道。他是很有名的男模,这本CoolMan也是他一手创办的,国内很罕见的男性时尚杂志。怎么?你认识他?” “不是,你看下

老头茶馆:小王爷和小皇子的故事

他终于明白,人这一生,除了要追寻自己守护的东西,练就守护他们的力量。楔子 快到清明了,正赶上回乡祭祖的日子。大家似乎都行色匆匆的的。 老头茶馆搬了又搬,总算是搬到了个气候不错的地方。刚刚架起茶棚,一少年背着铁剑就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我都坐下这么久了,你还不上茶,懂不懂规矩啊!” 回过头一看,上茶的是个行动迟缓的老人家,骂骂咧咧地又坐下来乖乖地不再言语。 “老头看跟这位小哥有缘,送上这壶荆棘凤凰

君心昭昭遇阳现

可是现在够了,他最想得到的东西得到了,所以他不用再疯下去了。 朝堂上有句话,宁可得罪皇上,也不能得罪康王。 康王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弟弟,当今圣上最是疼爱这个弟弟,不管这个弟弟做了多么荒唐的事,他都会替他兜着,就连康王在朝堂上暴打大臣,皇上也是轻飘飘就带过,连骂都舍不得骂。 传闻中的康王是个纨绔子弟,喜欢仗势欺人,正直的镇北大将军余震阳对于这样的人自然心有不喜,却万万没料到康王竟然是他心心念念、

青梅变竹马

原来一切的喜欢都有迹可循,不是你藏的够深,而是我已经习惯了理所当然。原来一切的喜欢都有迹可循,不是你藏的够深,而是我已经习惯了理所当然。 .竹马贺新春 陈晨,现年十九岁,是一名正在经受磨难的高三学生。此时的他正伏在书桌上奋笔疾书。 窗外响起了新年的钟声,绚烂的烟花在天空中炸开,楼下是吵闹且喧哗的祝贺声。 然而世人的热闹皆与他无关,因为他是一名可怜的,正在偷偷摸摸抄别人答案的惯犯。 凄凄惨惨戚戚的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