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些话难宣于口

2021-01-26 15:01:23

青春

今天,他又穿着那件白色T-恤衫,明明是很平凡的白色,明明是更普遍的校服。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总是一个女孩子眼中的焦点……

安心怡边喝着早餐粥边往学校挪步,10分钟的路程,硬生生地走成了龟速。

她优哉游哉的模样和其他快步行走的同学形成鲜明的对比。难道是早餐粥太好喝?在独自品味么?

其实并不,早餐车上的卖的粥都是半温的。而且,为了便于用吸管吸食,基本上是一半粥、一半水。可是,这么难喝的粥,安心怡却能天天早上喝。

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他能坚持天天早上喝这么难喝的粥呢?”安心怡心里默默地思考着。

在形色匆匆的学生里,唯二的两个人,喝着同一款粥,同一个速度的步伐。两个人唯一的不同是:男生总是偶尔望望天,而女生则是一直注视着那个男孩子。

安心怡暗中自嘲:“这难道就是流水有意,落花无情么?”

不自觉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校门口,迎接他们的便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个女生娇俏的站在校门口,长发微卷带着自然的栗色,扎成一个高马尾。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成功的吸引着所有进校园的同学的目光。

只见她突然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跑着扑进一个男生的怀抱,顺手接过男生手里的早餐粥,娇嗔道:“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早餐不要糊弄,对身体不好。”

男生宠溺地看着她,边摸着她的头边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两句什么,惹得女生红着脸撇了他一眼。

周围八卦的声音虽小,却此起彼伏:

“喂,那个女生是苏冉吧,好漂亮啊!”

“是啊,旁边的是周思远吧,他俩好配啊。”

众人都羡艳地看这对“校花和学年第一”的绝美爱情,唯有安心怡望着这对“金童玉女”,手里的粥越捏越紧,都已经溢出来了而不自知。

安心怡扶了下眼镜,把手里已经凉透的粥扔进垃圾桶。

“如果落花遇见流水,是出于天意。那天的也不是她安心怡的意……”

是的,安心怡暗恋周思远。而周思远是苏冉的男朋友。

三年前。

“老师,您行个方便吧,这都初四的紧要关头,就麻烦您给我家孩子加个座位吧!”一位中年妇女在补课班门口拉扯着老师,近乎乞求的口吻在打着商量。

安心怡看着为她补课不辞辛苦的妈妈,又愧疚又难过,心中自责不已:“都怪她自己,忘记告诉妈妈缴费日期,导致错过了,现在没法继续补课。”

没办法,谁让这是全市最火爆的补课班之一呢,里面的补课老师都是各校的骨干教师,“座位费”千金难求也不为过。

补课班的负责老师一脸无奈,说道:“心怡妈妈,真的不是我不帮你,是没有学生愿意啊!谁愿意加个椅子和人挤呢?真的没办法啊!”

那头是仍然喋喋不休的乞求,这头一个清爽的少年音打破了僵局。

“邓老师,我愿意的。”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男生开口道。

邓老师看向那个男生,立马换了一副面孔,略带讨好的回道,“哎呀,思远可是个好孩子。但是是不是委屈你了?”

那个叫做“思远”的男生嘴角勾出一个浅笑,说道:“哪里,没关系的。”

最后,在这个男生的帮助下,安心怡终于能够继续上课。而且,要和那位帮助她的人成为公用一张桌子的,真正的“同桌”。

如果要问安心怡对周思远的第一印象是什么,那就应该是——他可真是一个好人。

安心怡自己拿着一张椅子,默默的挤在第一排把边的位置。谁能想到,那个男生的座位竟然在第一排!

导致安心怡一落座,同学们的眼光都若有若无的瞟向她。

是啊,“第一排、加个座”,不惹人注目都奇怪。

安心怡脸通红,缩的像个鹌鹑一样,有一种芒刺在背的难堪。

忽然,一个人走到她身边,拍了一下她的肩,惹得安心怡一个激灵。

“嗨!你来的还挺早的。”

安心怡转头,原来是昨天缴费的那个叫“思远”的男生。

“是……是啊,早来了一会儿”,安心怡忙回道。

男生摘下书包,很自然的坐在安心怡旁边。这份“自然感”也莫名的给了安心怡一份勇气。

“是啊!我没偷没抢,学费也一份没少交,干嘛要心虚!”

安心怡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有些怯懦的瞥了一眼她的“好同桌”。

她不知道该不该和他做个自我介绍?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太“自作多情”了。人家根本没想和自己认识。

安心怡从小就是别人口中的“乖乖女”,听话、文静、懂事,仿佛就是她的标签。可是人都有AB面。这份“乖巧”也可以解读为,内向、不善交际、过分害羞闭塞。

就在安心怡在内心反复排练着,“同学你好,我叫安心怡,来自七十九中。谢谢你昨天的关照……”

这听耳边一声轻笑,安心怡疑惑的转头。

只见她的同桌略微懒散的靠在椅背上,笑着说道;“周思远,我说,我叫周思远。”

和煦的夕阳衬着他半边侧脸是暖色的,而微风和其他同学的碎语都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安心怡大脑有一瞬间的宕机,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从未如此有力的宣扬着。

“他,笑得真好看。”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安心怡觉得自己就像是从未见过火的蛾子,直愣愣的往前扎,即使是不知名的死路,她也可以一往直前……

喜欢一个人,总是那么莫名其妙。或许没有什么准确的原因,又或许仅仅是因为时机恰好。

恰好那天下午阳光的光线好,更恰好周思远那天微笑的弧度最符合美学标准,更更恰好的是安心怡处在“少女怀春”的年纪。

不管如何,从那天起,从那一个不知名的笑容起,安心怡就开始了她“长征”般的暗恋。

安心怡开始默默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发现他哈哈大笑时,左侧脸颊有个酒窝;发现他做数学题喜欢转笔;知道他高中理想目标是师大附中;寒假补课的朝夕相处中,知道他是一个又一个小细节……

因为喜欢,所以努力靠近。想变得更加优秀,能自信的站在他的面前,大声表白。

安心怡开始没日没夜的学习,在短短一个学期,提高的将近50分的成绩,如愿以偿的考入了师大附中。

她在中考后的那个暑假,心中不下五百次的祈祷:“希望周思远和我在一个高中。”

她也不断的唾弃自己,由于自己的自卑和害羞,她连周思远的联络方式都没有。只能依靠于所谓的“命运和天意”来安排。

当然,人世间,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周思远也如命中注定般考入了师大附中。可惜,他在中考后的那个暑假,和苏冉在一起了。

整整在附中两年的时间里,安心怡看着两个人感情越来越好,甚至成为了学校的模范情侣。

安心怡的心中越发酸涩。

“他,是不是根本不记得还有我这样一个人了?”安心怡在心中无数遍的问着自己。

于周思远而言,不过是一个寒假补课班的同桌,仅此而已。可是,对于安心怡来讲,他是她的光。一束不讲道理又灿烂绝伦的光,照耀在她乏味的生活中。

每一次,安心怡想往前走一步,都被自卑的自己打败。

“看看自己吧!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那么普通。好意思去和苏冉比么?”

“喂!!能不能清醒一点,人家为什么要记得你呀?是你喜欢人家仅此而已。”

这些对话,在安心怡的心里排练了无数遍。

是啊,普通如她。只有将这份暗恋埋在心底,连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

时间在犹豫间白驹过隙的溜走,美好的高中生活即将结束。

在高三的誓师大会上,安心怡踌躇着,想让周思远在自己校服上签个名字。就当是,为了自己可笑的暗恋时光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安心怡在周思远的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恍惚间,犹如每天早晨上学路上的光景。

可是这次,周思远停下了脚步。他转头了,望着安心怡。

两个人之间相隔的两三米,明明不算近。可是,安心怡却觉得,已经足够近到听见周思远的呼吸。

周思远还是先勾起了笑,说道:“同学,你找我有事么?”

安心怡有些恍惚,这竟然是他们高中三年说的第一句话,或者也会是唯一的一句话。

安心怡小声说道;“可以请你在我的校服上签个名吗?”

周思远皱了皱眉,或许有些不解,为什么一个陌生的同学要自己签名。不过,他思索了一会儿,仍是答应道;“可以的。”

周思远靠近着,走过来。犹如安心怡无数次梦中幻想着一般。

他低下头,签上自己的名字。

一笔一划,都是安心怡四年的单相思。

最终,他抬起头,说了第二句话,“同学,我们是不是认识的?”

安心怡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回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我最喜欢《饮马长城窟行》这首诗了。”

话毕,就转身跑开了。自此,到了高中毕业,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后来,安心怡去了南方上大学,在大学认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在全新的环境下,安心怡也变得逐渐自信开朗。很难再和高中那个怯懦自卑的姑娘联系在一起。

再后来,从校友群中得知了周思远和苏冉要准备结婚的消息。大家边开玩笑大喊着:“爷青结啊!”,边祝福这对恩爱的新人。

安心怡看着刷屏的“爷青结”,也释然一笑,打下了三个字。

当然,周思远可能一直都在困惑于安心怡那句毫不相关的回答。因为——“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出自于汉代《饮马长城窟行》。

总有一些话是难宣于口的。

“祝你幸福,周思远。”

梅十月
梅十月  VIP会员 快乐万岁

总有一些话难宣于口

相关阅读
最后的我们

这个传奇的青年才俊,现在已经坐在飞机上,真真正正在云端,期待着与林月的相见。 后来的我们,渐渐学会了隐匿着忧伤,忘记过往,在现实中继续现实着。 ——《后来的我们》 他叫慕阳。今年大四。他的家乡是一个贫困小镇,他因为从小励志长大后成就一番事业,于是刻苦学习,终于考入了浙江的一所名校。 大三的时候,他认识了一位女生。女生很漂亮,算是学校的校花,校花的身边自然簇拥无数。这个女孩家境优越,是本地人,眼界

黑与白的焦灼之1999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依旧是没有变样啊,城北的小摊贩还在躲避着城管,城南的地痞还是那么肆无忌惮。 已经快到冬天了,韩璇紧了紧衣服,南城的冬天确实很冷,也许冷的不是天气是人心吧,谁知道呢。 不知不觉韩璇又来到了北川一中,这所谓的南城重点高中,故事也就是在这里发生的,这里就是起点。 据说小学的时候女生喜欢出风头的男生,男生喜欢漂亮的女生;初中的

再见一次,还会心动吗

“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 说着这话,几滴热泪也从笑弯的眼角滑落下来。 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哎呀怎么办,英语老师要检查作业了,我英语报纸忘宿舍了!”一向拥有乖孩子形象的肖苒慌了,眨巴着双眼向同桌求救。 同桌黎婉淡定地使了个眼色说:“随便找个后面不做作业的同学借一张呗。” 肖苒听了这话两眼发

一个平凡世界里的平凡女孩的平凡恋爱故事

他也只是个男孩子,但给我的总是像个先生一样,做到最好。 我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在我所生活的环境中,早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高中,就已经有许多朋友同学,尝试了恋爱的苦。有人说,其实平凡人的青春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只是充满了考试成绩的失望,生活费不够的窘迫,但在这样大同小异的人生中,我仍然想把我所了解,所知道,所正在发生的故事分享给屏幕前的你。 在高中,早恋当然是不允许的啦,但在繁重的课程之外,八卦也是消

归人

张枫说得不对,其实她是被救赎了的。 .不相干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直到李思荟离开的那一刻,江鱼跃才真切地意识到,“归人”原来是归去之人。 “小跃,关于你妈妈的事,小姨本来不该说,但眼下江振华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了!” 说话的是李思蔚,江鱼跃妈妈李思荟的妹妹,江鱼跃的小姨。 荟兮蔚兮,本算不上什么太美好的意境,但江鱼跃的外公外婆是知识分子,将两字分开分配给姐俩当作名字,刚好成就了父母对孩子的美好期

往事不可追

那些回不去的过往,我今日,终是与他道别了。那些回不去的过往,我今日,终是与他道别了。 暑假的时候,我去家附近的肯德基店打工。同我一起工作的是文科班的刘小亮,他总是端着盘子在店里扭着屁股走路,逢人就拧着兰花指说一句“嗨!吃好喝好啊!” 那天,我正站在吧台里点餐,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惊讶地抬起头,发现是隔壁班的同学张晓。他很惊讶地看着我,我刚要同他打招呼,忽见他身边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拉住

哭鼻子鬼与魔法师

也许每个人的童年都会留下很多谜团,直至长大,谜团变成了心底一块硬邦邦的糖。我上小学的时候,父母总吵架,因为爸爸工作不顺,跟一群境遇相似的人经常聚在小饭馆里喝酒,据他说,这样可以忘记烦恼,麻木地活下去;妈妈却因此觉得他更没出息,“窝囊废”等词挂在她嘴边,家里火药味散去后便是连日的沉默。一个暑假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冷战升级了,爸爸随一个朋友离开家去珲春打工,妈妈倒夜班无法照顾我,我就被送回了农村的姥姥

那晚,学会骑自行车

周小雨克制不住眼泪,他早上还和另外一个女生卿卿我我,现在又来替自己讲话。 周小雨的矮应该是遗传,因为她的妈妈周老师也是有些矮的,所以从小学到初三的位置都是第一排。 这个位置有好处也有坏处,上课不能偷懒因为就坐在老师眼皮子底下,作业要被第一个检查,上课第一个被提问,课间吃粉笔灰,书本总是被莽撞的同学弄的七扭八歪。其中就包括李东南,李东南走路会像一阵风似的,撞到书后已经走出她的桌子范围半米外,然后再大

念念一笙

时隔多年,欢迎你再次走进我的生命。 这是沈一念,时隔 年第一次见顾笙。 站在距离垃圾桶 米远的地方,沈一念尴尬的朝顾笙笑了笑,手里还提着没扔的垃圾。 在心里默默吐槽,“怎么扔个垃圾的空就碰见了”。 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刚刚的事,还像做梦一样。 沈一念无数次的在脑海里幻想,分手多年后见面的场景,最不济也是自己打扮的像花孔雀一样美丽,视若无睹的从他面前经过,但从来都没想过是自己穿着邋里邋遢,素面朝

年少的喜欢

我叫沈清梦,他叫魏星河。我们的名字取自“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我叫沈清梦,他叫魏星河。 我们的名字取自“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我们的名字很美,但我们的关系却并非如此。 我们是在一个大院的,我就比他早出来了四个小时。 那本该享受万千宠爱的我,硬生生的被他分走了一半。 譬如我靠着撒娇卖萌好不容易的要来的两颗大白兔奶糖,他凭着一声比大白兔奶糖还甜腻的“干妈”就能轻而易举的分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