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落下时

2021-01-26 18:03:14

青春

“黎枳忆,没想到我们还是情敌呢。”舒栀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叫了一声,幸好他们都用被子捂着头,不然就该吵醒熟睡的室友了。

黎枳忆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她小声:“嘘,原来我们这么有缘呀,尽然会喜欢着同一个男孩。”黎枳忆确实没有想到,最好的闺蜜舒栀也曾喜欢过他——向梓皓。

“快快快,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呗!”舒栀摇着她的胳膊,丝毫不放。黎枳忆知道今天要是不给她讲讲,以舒栀的脾气,自己肯定会睡不好这个觉了。

“好好,你先给我撒手,我给你讲可以了吧。”黎枳忆被她摇的胳膊都要断了。

......

二零一三年的九月,那天的太阳很大,阳光毫不留情的洒在来往的车辆人群中,炽热难耐。黎枳忆在爷爷的陪伴下步入了桃镇初中的校门。

虽然分班的名单就贴在学校的大门处,但是枳忆不看就知道,自己肯定会和杨灿灿分在一个班的。桃镇是一个小城镇并不大,这里的孩子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几乎从一年级开始就同班直到去县城上高中。

可是枳忆还是被爷爷拉到门口去了,说是看看有多少新同学,好帮助自己尽快熟悉熟悉。因为爷爷知道黎父,黎母经常不在家,而枳忆在外人面前都很内向安静,除了熟悉的同学朋友,她几乎从不会主动和别人说话。

门口的人可真多呀!密密麻麻的都挤在那看着几张写满名字的白纸。虽然小镇的人口不算多,但周围的乡镇就这一所中学,所以会有不少的人在。

好不容易挤进去的黎枳忆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抬眼寻找了起来。顺着自己所在的二班一个一个的看下去,映入眼帘的大都是一个一个熟悉的名字,虽然还有其他乡镇的同学。很快,枳忆就找到了杨灿灿的名字:“太好了。”

可是下一秒,黎枳忆就愣住了。因为她在名单的末尾看到了向梓皓的名字,这个男孩打破了枳忆想要忘掉的回忆和放下的歉意。

黎枳忆第一次见到向梓皓是二零一二年九月一号,六年级刚刚开学的时候。

那天,班主任依旧穿着噼噼啪啪的高跟鞋走进教室,照例将书本、点名册放在讲台上,双手撑着桌面看着坐在下面的我们:“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他将和我们一起度过在这个学校的最后一年。”

“新同学?”同桌傅泊用手臂使劲碰了一下黎枳忆,一脸好奇的问着她。

“我后面就有一个空位耶,不会坐我后面吧?”

“我怎么知道。”黎枳忆一拳打在傅泊的手臂上,咬牙切齿的说道,谁不知道原来坐那的同学转走了。

傅泊揉着自己的手臂:“果然,还是没变呀你。”

“闭嘴。”

......

“进来吧。”班主任看向门外,待那个男孩走进来后:“先来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大家好,我叫向梓皓。”

站在讲台上的他虽然穿了一件白净的衬衣,深色的牛仔裤。但是耷拉在肩上的书包,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学生。

说实话,刚开始黎枳忆对他并没有太多的印象,只当是一个普通的同学,也没太在意。

“嗯好,你......就坐傅泊的后面,那有个空位。”虽然刚来的向梓皓并不知道谁是傅泊,但是一眼扫过去,全班就那一个空位。

“我就说吧,我太厉害了。”傅泊对着枳忆一脸胜利的姿态。

“有完没完,搞得谁不知道就一个空位似的。”

虽然黎枳忆很怕生,但是对于同桌傅泊并不存在,他们经常打闹。

“好了,现在我们先来点个名。”

......

“枳忆”杨灿灿跑过来挽着黎枳忆手臂:“你干嘛呢,站着一动不动的,都看你好久了,喊你也不应,我就过来了。”

“啊,抱歉灿灿,我没听到。”黎枳忆没想到自己在这一站就站了这么久。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连我都不理。”

“灿灿,向梓皓和我们一个班。”

杨灿灿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然是他的名字:“没事儿,反正你又不喜欢他,那些事都过去了。”

“可是,我当初不该那样对他的......毕竟以后大家都是同学,还有三年时间呢。”

黎枳忆真的是很后悔,本来是想这份愧疚和记忆会随着时间慢慢消散。可是她没有想到初中三年下来,自己越陷越深。

“好了好了,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了,说不定人家向梓皓都不在意呢?”

......

那天的太阳很大,吃过午饭后,大家几乎就在教室里学习。黎枳忆也不例外,她正在给坐在前一排的杨灿灿将一道数学题。傅泊正带着他那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外面走进来,看到黎枳忆后,故意凑近她然后将头一甩。

“傅、泊”

“我不是故意的。”傅泊大声说道。

黎枳忆气的刚把手抬起来揪他的头发时,傅泊用手去挡时碰到了枳忆的杯子,水从桌上流到了地上。虽然并不多,但是......

“这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信嘛。”傅泊的声音小了很多。他很了解枳忆,虽然她胆小怕生,不轻易发火。但是谁要是真的惹到她,那可不敢想。

“三秒钟,门在那。”黎枳忆气冲冲的指着门口,对傅泊喊道。

很快傅泊的身影就消失了。黎枳忆正在收拾着桌子,火气正大。突然听到向梓皓对自己后面的人说道:“她是谁呀,怎么这么凶?”

本来还一肚子火的枳忆脸马上就红了,气也没了。她平时不这样的,没想到新同学说的第一句有关自己的话是这样的。

“哈哈哈。”坐在前面的杨灿灿并没有听到向梓皓的话,只是目睹了自己和傅泊的场面,杨灿灿一只手撑着下巴,摇着头感叹道。

“我说黎枳忆呀,平时看你温温柔柔的,不是这样的呀。唉,原来都是假象呀。”

“灿灿,你还说我呢,这题会了吗。”黎枳忆回过头来指着她的脑袋。

“我错了,你再讲一遍呗,都怪傅泊。”确实,这道题黎枳忆已经给她讲了很多遍了。没办法,自己就不是学数学的料,不像枳忆。于是立马双手合十求饶。

虽然黎枳忆和向梓皓之前一直是前后排,但是两人的交集实在不多,更何况后来还重新换了座位。连枳忆自己也没有想明白:他,是怎样喜欢上自己的?

下一次两人之间的对话是在换位后不久,这次对话是向梓皓告白的开始,也是黎枳忆后来无数次后悔的开端。

上午第二节课刚下课,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教室外面阳光正好,照在身上很暖和。那天没有课间操,枳忆在阳台上晒了会太阳就准备去教室复习。刚刚坐在座位上,向梓皓和黎炳就从教室外走了进来。

向梓皓走在前面不时地后退,脸上一副羞涩的表情。而后面的黎炳并不给他后退的机会,一直满脸笑意的推着他一步步前进,直到走到了枳忆的面前。

向梓皓的突然转身,有些不好意思。黎炳见状将他直接推到了黎枳忆的桌子前。没站稳的向梓皓撞到了枳忆的桌子,连忙将桌子拉回了原位:“那个......对不起呀。”

专心做作业的枳忆被这一撞给惊到了,猛然抬头便看到了一脸歉意和不好意思的向梓皓,一边整理桌面一边说着:“没事。”

然而,他并没有走,而是递给了黎枳忆一张纸条,小声说道:“我,我喜欢你。”

黎枳忆并没有打开那张字条,而是扔到了向梓皓的手中。她以为他是在开玩笑,随手拿起自己桌面上的书本举了起来:“还不快走,别打扰我做作业。”

向梓皓和黎炳也没再继续,做着不要扔的手势,带着害羞的笑走出了教室。

黎枳忆也笑了,她真的以为这是一个玩笑。

上完厕所的杨灿灿走到黎枳忆的旁边,傅泊的位置坐了下来:“枳忆,你重色亲友。这次换位置我们都分开了。”

因为她们班是根据成绩来选位置的,所以灿灿没有坐在枳忆的前面了。所来也巧,她现在和向梓皓是前后桌。

“我也没办法呀,灿灿。周围的座位都被排在你前面的人选了。”黎枳忆表示一脸无奈。

“那,那还有,这个位置呢。”杨灿灿指着自己做的这个座位,冲着只有眨眼。

“喂,杨灿灿,你这就过分了呀。”枳忆还没来得及开口,刚刚走进教室的傅泊就看到了杨灿灿竟然打自己座位的主意。

“我哪里过分了,明知道我们要好,还不把座位让给我,你故意的是不是。”

“还真让你说对了,谁让你成绩排不到我的前面。”

“你......”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看着他们这么吵真是头疼,黎枳忆连忙出来打断:“快上课了,灿灿,快回去吧,待会老师来了。”

“你看,我们坐一起还是有好处的吧。”他们两个确实在学习上可以取长补短,这也是他们会做同桌的原因。因为除了这个原因,对枳忆来说,他真的很烦。

......

“你不是和黎枳忆是亲戚吗,怎么感觉你们并不是很熟悉呀?”向梓皓对黎炳说道。当初因为他们都姓黎,所以就问他关于黎枳忆的事情,没想到一点都不靠谱。

“虽然我们都姓黎,但是是远亲,算是她哥吧。不过我们除了家长认识外,就只是同学关系了。”黎炳也表示很无奈,小的时候倒是还不错,慢慢大了也就生疏了。

“那你不早说,害我这么信任你。”

“你看今天枳忆也没有生气呀。这样,我们一鼓作气,晚上再去告诉她怎么样?”

“也对,走吧,先去吃晚饭。”

吃完晚饭后,天气阴沉的可怕,不一会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听着窗外那淅淅沥沥的雨声,想起上次刚刚做了套数学测试,估计今晚班主任就会带着数学卷子来兴师问罪。

这不,杨灿灿这会就像只苍蝇似的,在黎枳忆的耳边说个不停。

“玩了,玩了。枳忆,怎么办。那个老巫婆看到我的成绩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你这会在我这抱怨,还不如快回到座位上去练几道题,免得老师抽你回答的时候又不会。”

“也是。好吧。”虽然极不情愿,但是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杨灿灿正准备回座位的时候,向梓皓走了过来。

“黎枳忆,我喜欢你。”此时的向梓皓像是受到了黎炳的鼓励,明显没有了上午的那种羞涩,而是一脸的认真,胸有成竹的样子。

当听到这句话时,杨灿灿就停下了脚步,走到了枳忆的身边。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但足以让半个教室的人听到了。黎枳忆感觉到来自周围同学异样的目光,和他们那小声,再小声仍被自己听到的各种言语。

这个时候的她才意识到,上午的向梓皓并没有和她开玩笑。

当现在听到“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时,黎枳忆瞬间就懵了。那一刻,只有十一二岁的她脑海中,蹦出了黎母经常对自己和姐姐所说的话:不准早恋,你们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将来坐在办公室才会有好日子过。

当时母亲的态度是那样坚定,语气是那么的强烈。从小枳忆和姐姐就很害怕妈妈说到有关学习的一切,因为父母将她们的成绩看的很重,特别是枳忆。

那个时候黎枳忆并不懂什么是喜欢,她只知道如果被父母老师知道后,自己肯定会不好过。她更怕别人笑话自己,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就像现在这般,让自己很下不来台。

“你有完没完。”此时的枳忆脸涨得通红,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真的喜欢你。”

向梓皓的这句话无异于是在火上浇油,让本来还保留一丝理智的黎枳忆瞬间爆发,眼泪也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滚。”

她抱着桌面上的那些书向他扔去,一本一本全部砸在了向梓皓的身上,脸上。杨灿灿想拦都拦不住,失去理智的黎枳忆她很清楚小小的个子,可爱的面孔,看似柔弱,实则可怕。

此时桌面上已经没有一本书了,向梓皓似乎也意识到她的失控,一时不知所措。扔出去的书都被他们捡了回来,但是并没有还给她。黎枳忆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向梓皓,那是极其的愤怒。

以前他们就说过,黎枳忆的眼神简直是可以杀人了。

黎炳看着此时失控的场面,拉着向梓皓走出了教室。可是此时的枳忆,挣脱掉杨灿灿拦着自己的手臂,抱起桌子里的书走到外面的走廊,不停的向向梓皓扔去。

因为外面的大雨下不停,走廊里人来人往全是水渍。枳忆的书就这样从黎炳和向梓皓的身上掉落在地上,被地上的水渍污染。外面人来人往的,杨灿灿扶着枳忆:“枳忆,外面人多,我们进去好不好。”

黎枳忆没有说话,但是灿灿还是扶着她走了进去。

虽然向梓皓被黎枳忆的书砸中很多次,但看到她还没有消气,便去讲台上拿来了老师的教棍,双手捧着:“若是还不解气的话,用它打我吧。”

黎枳忆没有动,那个时候的他虽然脸上仍然挂着笑,但是到现在,枳忆才明白那是一个刚刚尝试恋爱男孩子的尊严,抱歉和尴尬。而对于当时的自己,那个脸上挂着笑的男孩让她更加气愤,她觉得那是一种对自己的耻辱和羞愧。

后来,看着场面僵持不下。和枳忆同寝室的室友李倩浅站在黎枳忆的旁边对着向梓皓说道:“要不你单膝跪下来,请求枳忆的原谅吧。”

那个时候的黎枳忆根本没有想到单膝跪意味着什么。幸好当时同为室友的祝一沫开口了:“单膝跪就算了吧。”

又对着李倩浅说道:“这样不好。”

向梓皓仍双手拿着教棍,站在枳忆的面前。而从始至终,黎枳忆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只是那犀利的眼神从未离开他的身上。

直到上课铃响起,众人才散去。他们将捡回来的书本放在桌子上,灿灿带着黎枳忆回到座位:“老师马上来了,乖,不要哭了。”用纸巾擦去了枳忆脸上的泪水。

因为黎枳忆就坐在讲台下面的第二排,所以那个位置很明显。虽然书都捡回来了,但是看到上面沾上了不少的水渍,全部堆在了桌子上,顿时眼泪又掉个不停。

有强迫症的枳忆用纸巾一张一张的擦着书本。直到老师走进教室,将试卷随机发了下来:“因为时间紧,所以来不及修改,现在把它随机发下来,不能拿自己的改。我们一边评讲一边算一下成绩。”

卷子发到黎枳忆这儿的时候,因为那些脏兮兮的书还没有擦干净,她将发给自己的试卷一把扔了出去,正好扔在了傅泊的脚边。傅泊将试卷捡起来又放到枳忆的桌上,可是枳忆还是扔了出去,傅泊没办法,只好放在了自己桌子挨着枳忆的那上角。

而这一幕正好被站在讲台上的老师看到了:“有些人,来学校是学习的,不是来当大小姐。不想学就滚回去。”

这话虽然并没有点名道姓,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黎枳忆仍然擦着书,老师也没再管她。直到书本都收拾完后,才从傅泊那拿了卷子回来。

原来,傅泊帮她改了前面的,分数也算好了。其实,这么多年,黎枳忆一直都是在欺负傅泊的,他们经常吵闹,但是傅泊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同桌。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他也知道,但是他和向梓皓不熟,这种事也不好怎么安慰她,况且对于黎枳忆和傅泊来说,他们也只是同桌,不好过于介入彼此的私事,所以就没有去凑热闹。

若不是后来高中去了更好的学校,或许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那个年纪的黎枳忆气来的快去的也快。那天晚自习下课后,就没有再哭了。杨灿灿跑到黎枳忆的面前,拉着她就往教室外走去,灿灿递个黎枳忆一张写满字的纸张。

“这是什么?”黎枳忆远远看着还以为是灿灿抄的歌词。

“你看看呗,我抢来的。”

展开后才发现,那满满的作业本纸上写的是密密麻麻的,而全篇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枳忆这才意识到,这张纸是杨灿灿从向梓皓那抢来的,便一把塞回了灿灿手中:“给我干嘛,我不要。”

那天晚上枳忆一个人回到寝室,因为灿灿不住校。洗漱完后,自己便上床睡觉了,可是闭着眼始终睡不着。

“我觉得黎枳忆有病吧,向梓皓说喜欢她,她就像发了疯似的。”

“就是就是。”

“还有,她还敢和老巫婆耍脾气,真是找死。”

这些话是李倩浅和她对面的人说的。要是搁以前黎枳忆不会理会她们的。可是现在,她真的很生气这些背后流言,抓起枕头旁边的衣服像李倩浅扔出:“和你们有关系吗?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黎枳忆,你有病呀。”被衣服打中的李倩浅顿时冲黎枳忆吼道:“说不定早就喜欢人家了,还在这装。”然后将衣服扔到地下,便睡觉了。

睡在上床的黎枳忆觉得很委屈,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别哭了,要是真伤心就顺了她们的意了。”

祝一沫帮枳忆捡起地上的衣服,掸了灰尘放在她的床边便去睡觉了。

祝一沫在班上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尽管她的年龄并不大。枳忆其实挺喜欢她的,只是她一直都是独来独往,没有朋友,也不交朋友。

因为这件事黎枳忆第一次动手打同学耳光,还是一个女孩子。那天,坐在前面的女孩子云韵,从教室外带着笑跑来对枳忆小声说道:“你出来一下呗。”

黎枳忆和云韵的关系不算差,但是也没有到交心的地步。况且她带着一脸的笑意,不禁让枳忆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你出去就知道了。”

“你不说我就不出去了。”

“向梓皓在外面......”还没等云韵说完,黎枳忆的手就打在了她的脸上,她讨厌别人再拿这件事来对她说。

虽然当时气极了,但是那一巴掌并没有用力,说是打,其实是黎枳忆的手从云韵的脸上滑落。

但是,一个小女孩估计从来没有被打过耳光,她的脸瞬间红了,双手捂着脸颊,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回到座位的黎枳忆还没有消气,自然不会理会她。其实就算自己消了气,也是不会去安慰她的。因为当时的她很爱面子。

后来,祝一沫走了过来,把云韵带回座位,安慰了几句。

“我知道你这会儿很生气,但是任何事情需要理智,希望以后你不会后悔。”

祝一沫在走到黎枳忆身旁说了这样一句话,让她很惊讶,一个六年级的小女孩像个小大人般。

那个时候,不懂感情的黎枳忆真的很讨厌向梓皓。要不是因为他,也没有这么多的事情,自己也根本不用烦心。可这样的想法在现在的自己看来是那样的可笑,那样的,后悔。

后来,向梓皓还让灿灿给黎枳忆送了一个工艺品,可是枳忆看都没看,抬手就将它扔了出去,扔在了学校停车场的车棚上。

一学期过后,向梓皓没再缠着枳忆,大家也没再提及那件事。那天外面吹着大风,有些微冷。枳忆在给灿灿讲题,临近毕业,都忙着结业考试,连平时一点都不着急的杨灿灿也主动来问题了。

可是班上总有一些不爱学习的男生,向梓皓就在其中。他们只想着玩,站在窗口把窗户开的很大,正好对着黎枳忆和杨灿灿。不仅有点冷,而且头发被吹的满脸都是,根本不能专心讲题。

黎枳忆停下笔冲着向梓皓喊道:“能不能把窗子关上。”

“你吼什么吼,我想开就开。”黎枳忆没有想到向梓皓会这么说。但是细想也对,自己曾那样对他。

那是向梓皓第一次吼黎枳忆,在黎枳忆的记忆里也是最后一次。

......

初中的时候,杨灿灿陪着枳忆一起住校了,而黎枳忆的同桌还是傅泊,向梓皓,祝一沫,李倩浅......都还在。很像当初,又天差地别。

记得刚开学那会,不爱学习的向梓皓尽然当上了英语课代表,后来听他们说,好像是英语老师故意的。不过具体是怎么回事,黎枳忆就不知道了。

一次,英语老师检查笔记,可是黎枳忆上次不小心将笔记本和作业本都交了上去。自己已经和老师说过了,但是老师让她给课代表说一声。开学这么久过去了,他们之间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这一次枳忆确实不好意思。

“还有谁没有交英语作业,我抱到老师那可不管了,还有有一个人。”向梓皓正抱着笔记本在讲台上。

黎枳忆知道那最后一个可能就是自己。犹豫了好久,终于走上了讲台,在向梓皓背后碰碰他:“那个,我已经把作业交上去了,给老师说过了。”

向梓皓转过了看了黎枳忆一眼:“嗯好。”便抱着作业走了。

......

日子照样过,学习仍努力,一学期都过去了,本以为自己可以释然了,直到听说向梓皓谈恋爱了,自己尽然有种失落感。

那个女孩叫米筱萱,是其他乡镇转来的,也是李倩浅现在的好朋友。

黎枳忆努力的说服自己,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吧。可是天不遂人愿。

初中的向梓皓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是他的体育很棒。不再是英语科代表了,而是体育委员,而黎枳忆在因缘巧合下尽然当上了数学课代表。

其实黎枳忆不太喜欢数学,她喜欢语文。但是因为父母的原因,她每天要很认真的学习数学,有时还会被数学题弄哭,和自己暗暗生气。

当上课代表还得感谢那个新来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要不是他,估计枳忆的数学会一败涂地,也不会到后来还保持着不错的成绩。

数学老师经常说,我们不是在做数学题,而是在玩智力游戏。不要把它当做作业、任务,而是一个静下来的游戏。

虽然后来老师转走了,但是黎枳忆一直做着数学课代表,即便数学不是班上成绩最好的,但是自己足够努力,成绩在班上依然名列前茅。

因为中考要考体育,所以体育老师在课上加强了我们体育的锻炼,而初中个子小小的黎枳忆最讨厌体育。

课前的时候体育委员会带着全班同学绕着操场先跑几圈,那个时候本来在第二排的黎枳忆经常会因为跟不上同学的步伐,而掉在队伍的最后。

其实这种跑步本来应该是慢慢跑的,但是体育委员是向梓皓,他跑的很快,想快点结束五圈,也带着大家跑得快,黎枳忆才会掉在队伍很远的地方。

有一次,向梓皓跑到气喘吁吁的黎枳忆身旁,边跑边说:“跑步的时候要调整呼吸,尽量不要用嘴呼吸,三步一呼,两步一吸。”

后来全班练习五十米短跑时,因为黎枳忆的成绩很差,被体育老师点名批评。

黎枳忆很委屈:自己已经很努力的在跟上同学们了,但是脚好像不听使唤,就是跑不快。

杨灿灿和他们都劝她不跑了,但是黎枳忆没有听,抹掉流不停的眼泪,边跑边哭。

后来大家都去练习垫排球体考的必考项目,闹脾气的她一个人坐在那呆呆的,后来杨灿灿和傅泊过来看她,陪她说了几句话。

“怎么,你们也不训练吗?快点去。”体育老师一脸的不满意冲着她们吼道。

那之后,班主任还为了这件事专门找过黎枳忆和黎父,考虑到她的体育确实不行,便没在强求,只是让她好好学习,即便体育得不了高分,在文化成绩上加油还是可以上县中的。

“唉,真羡慕你。”一回到教室,傅泊就在这对着黎枳忆感叹。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反正你体育不好,现在老师都知道了,也不会怎么说你,可是我体育也差呀。”

黎枳忆是全班体育成绩最差的那个,而傅泊是男生中成绩最差的。总之他们两个都是同病相怜。

高中的向梓皓是老师眼中的坏学生,经常打架,和老师顶撞。

那天,傅泊不知怎么和他起了冲突,上课铃已经打了,但是向梓皓还是走到了傅泊这边,二话不说两人就打了起来。

傅泊对向梓皓是没什么优势的,很快便被他压在地上,课桌也掀翻了,而同桌黎枳忆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了一跳,根本没想到去拉架。直到后来他们被同学拉开后,枳忆才连忙帮傅泊把掉落一地的书本捡回了。

“怎么回事?”黎枳忆边帮傅泊收拾边问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怎么知道,他脑子有病呀。”

黎枳忆也没再问下去,老师已经来了,安慰了面红耳赤的傅泊几句后便开始上课了。

上次向梓皓也和班上一个男生打了起来,具体的原因黎枳忆也不是很清楚,无非就是男孩子间的矛盾。

不过不同的是,那一次枳忆看的很清楚,向梓皓推了米筱萱。

本来米筱萱是去劝架的,她拦着向梓皓,但是当时的向梓皓根本听不进去,一把推开米筱萱就要去追那个男生。

“向梓皓。”

米筱萱叫了一声后,还是想要去追的向梓皓被他们拦了下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黎枳忆时常会想,那次向梓皓推了米筱萱后是如何解释的呢?

......

初三的时候,黎枳忆在下楼梯的转角处不小心和一个迎面而来的女孩撞在了一起。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黎枳忆连忙开口道歉。

“没事。”女孩整理了一下衣服抬头看了看枳忆:“你是不是二班的呀。”

“嗯,怎么了嘛?”

“没事没事,我是三班的舒栀。”

后来在校门口,黎枳忆碰到了舒枳,她便将自己刚刚买的紫薯饼给了枳忆。

后来她经常来黎枳忆的寝室,因为她小学的好朋友在那个寝室。

平安夜的时候黎枳忆也送了一个苹果给她,一来二去的便也算熟悉了。

后来体考时,全班就黎枳忆和傅泊没有及格,不过傅泊照样以优异的成绩去了县中,而差两分的黎枳忆去了排在第二的学校,杨灿灿因为父母的原因去了其他城市,慢慢的两人也只有在手机里偶尔发发消息。

......

“好了,我讲完了。”黎枳忆打了个哈欠,有些发困。

“唉,枳忆,没想到你们小学就这样错过了。”舒枳有些惋惜。

“都过去了。”是呀,那个时候担心父母,担心成绩,结果自己还是没能上县中。当初拿到二中的通知书时,黎母一脸的不高兴,即便是自己去了重点班。

“枳忆,那你现在还喜欢他吗?”

“注意了他三年,原来我早就喜欢他了,现在依然没变。”

高二的时候,黎枳忆在QQ上对向梓皓表白了,但是向梓皓说他有喜欢的人了。他明明说了,还是同学的,可他还是删了枳忆的QQ,再也没有加过好友。

看着天上飘落的雪花,这是黎枳忆最喜欢的天气,也是二零一八年的初雪,可是当雪花落下的时候,冬天就来临了,而他不喜欢。

在错的时间遇见了那个后来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可自己亲手伤了他。现在他越走越远,自己在后面使劲追赶,好不容易走到他的背后。轻拍他的肩,可是他告诉我,已经有了继续前进的目标,甚至斩断了那条路,让后面的自己在通向他的道路上无路可走。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时至今日也不知道他是否到达了那个目标。剩自己在原地怀念过去。因果终于轮回,对她而言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吧。

弁沁
弁沁  VIP会员 喜欢就是最好的,不管是你还是它,无一例外

雪花落下时

相关阅读
款款之愚

徐帆知道自己是彻底跟魏巍是不可能了。 .最初的开始 年,盛夏 月,苦逼的高中生,陆续开学。 深市第一中学高三三班教室里。 平凡的男高中生徐帆,抱着自己的书走到了三班的教室。 这是高三的第一天开学,一中呢,有个惯例就是一个学年分一次班。所以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同班同学,当然也有许多以前就认识的同学。 徐帆热烈的跟以前的同学们打招呼。徐帆扫视了周围一圈,开始整理书本。又时不时的往教室的两个大门

总有一些话难宣于口

我喜欢你,所以你希望你被簇拥包围。希望你无忧无虑,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介意。今天,他又穿着那件白色T-恤衫,明明是很平凡的白色,明明是更普遍的校服。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总是一个女孩子眼中的焦点…… 安心怡边喝着早餐粥边往学校挪步, 分钟的路程,硬生生地走成了龟速。 她优哉游哉的模样和其他快步行走的同学形成鲜明的对比。难道是早餐粥太好喝?在独自品味么? 其实并不,早餐车上的卖的粥都是半温的。而且,

最后的我们

这个传奇的青年才俊,现在已经坐在飞机上,真真正正在云端,期待着与林月的相见。 后来的我们,渐渐学会了隐匿着忧伤,忘记过往,在现实中继续现实着。 ——《后来的我们》 他叫慕阳。今年大四。他的家乡是一个贫困小镇,他因为从小励志长大后成就一番事业,于是刻苦学习,终于考入了浙江的一所名校。 大三的时候,他认识了一位女生。女生很漂亮,算是学校的校花,校花的身边自然簇拥无数。这个女孩家境优越,是本地人,眼界

黑与白的焦灼之1999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依旧是没有变样啊,城北的小摊贩还在躲避着城管,城南的地痞还是那么肆无忌惮。 已经快到冬天了,韩璇紧了紧衣服,南城的冬天确实很冷,也许冷的不是天气是人心吧,谁知道呢。 不知不觉韩璇又来到了北川一中,这所谓的南城重点高中,故事也就是在这里发生的,这里就是起点。 据说小学的时候女生喜欢出风头的男生,男生喜欢漂亮的女生;初中的

再见一次,还会心动吗

“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 说着这话,几滴热泪也从笑弯的眼角滑落下来。 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哎呀怎么办,英语老师要检查作业了,我英语报纸忘宿舍了!”一向拥有乖孩子形象的肖苒慌了,眨巴着双眼向同桌求救。 同桌黎婉淡定地使了个眼色说:“随便找个后面不做作业的同学借一张呗。” 肖苒听了这话两眼发

一个平凡世界里的平凡女孩的平凡恋爱故事

他也只是个男孩子,但给我的总是像个先生一样,做到最好。 我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在我所生活的环境中,早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高中,就已经有许多朋友同学,尝试了恋爱的苦。有人说,其实平凡人的青春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只是充满了考试成绩的失望,生活费不够的窘迫,但在这样大同小异的人生中,我仍然想把我所了解,所知道,所正在发生的故事分享给屏幕前的你。 在高中,早恋当然是不允许的啦,但在繁重的课程之外,八卦也是消

归人

张枫说得不对,其实她是被救赎了的。 .不相干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直到李思荟离开的那一刻,江鱼跃才真切地意识到,“归人”原来是归去之人。 “小跃,关于你妈妈的事,小姨本来不该说,但眼下江振华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了!” 说话的是李思蔚,江鱼跃妈妈李思荟的妹妹,江鱼跃的小姨。 荟兮蔚兮,本算不上什么太美好的意境,但江鱼跃的外公外婆是知识分子,将两字分开分配给姐俩当作名字,刚好成就了父母对孩子的美好期

往事不可追

那些回不去的过往,我今日,终是与他道别了。那些回不去的过往,我今日,终是与他道别了。 暑假的时候,我去家附近的肯德基店打工。同我一起工作的是文科班的刘小亮,他总是端着盘子在店里扭着屁股走路,逢人就拧着兰花指说一句“嗨!吃好喝好啊!” 那天,我正站在吧台里点餐,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惊讶地抬起头,发现是隔壁班的同学张晓。他很惊讶地看着我,我刚要同他打招呼,忽见他身边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拉住

哭鼻子鬼与魔法师

也许每个人的童年都会留下很多谜团,直至长大,谜团变成了心底一块硬邦邦的糖。我上小学的时候,父母总吵架,因为爸爸工作不顺,跟一群境遇相似的人经常聚在小饭馆里喝酒,据他说,这样可以忘记烦恼,麻木地活下去;妈妈却因此觉得他更没出息,“窝囊废”等词挂在她嘴边,家里火药味散去后便是连日的沉默。一个暑假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冷战升级了,爸爸随一个朋友离开家去珲春打工,妈妈倒夜班无法照顾我,我就被送回了农村的姥姥

那晚,学会骑自行车

周小雨克制不住眼泪,他早上还和另外一个女生卿卿我我,现在又来替自己讲话。 周小雨的矮应该是遗传,因为她的妈妈周老师也是有些矮的,所以从小学到初三的位置都是第一排。 这个位置有好处也有坏处,上课不能偷懒因为就坐在老师眼皮子底下,作业要被第一个检查,上课第一个被提问,课间吃粉笔灰,书本总是被莽撞的同学弄的七扭八歪。其中就包括李东南,李东南走路会像一阵风似的,撞到书后已经走出她的桌子范围半米外,然后再大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