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果奶茶

2021-02-03 12:00:46

青春

“我去,体育生啊?怪不得长那么帅,练什么的啊?”

“听说是练武术的,哎呀,等武安回来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武术生啊,那更帅了。”

武安一回到寝室,就看见自己舍友一脸花痴的样子,“怎么了这是?又在谈论哪个帅哥呢?”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女生推门进了334的宿舍。女生长得很漂亮,一米七的高个子,身材匀称,皮肤白皙,栗色的短发让她增添了一丝二次元的感觉,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大姐大的气场,“武安,你认识一班那个武术生?”

“不是吧不是吧,涵姐看上了?”

对于武安一脸调侃的样子楚涵对此没有丝毫的脸红“有没有他QQ?微信也行,实在不行手机号也行。”

“有是有,不过,他说他不谈恋爱。”武安和张嘉闻是初中同学,一起训练了四年,关系还算是不错。

“不谈对象?那是没遇上我,你先把联系方式给我。”

“行行行,涵姐出马,一个顶俩!哈哈哈哈哈。”

楚涵通过武安,成功加上了张嘉闻的微信,两个人在微信上也不经常聊天,毕竟一个住宿不让带手机,一个忙着训练不经常看手机。

一个星期过去,武安看着两个人貌似是没什么进展,“涵姐怎么样啊成了没有?”

楚涵正为下周的月考复习,看着眼前的物理题,手中的笔转了转写下答案,“你当是蒸馒头呢?哪那么快啊,再说了就算是蒸馒头也得让它有一个发酵的过程吧。”

的确,楚涵正在让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发酵,一个星期看似两个人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楚涵往一班跑的次数可不少。

她在二班,兄弟班之间授课老师都是一样的,也不是单意地去找张嘉闻,就是今天去一班让数学课代表去个办公室,明天去一班让语文课代表数个卷子。

一个星期两个班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二班那个成绩好,长得漂亮的楚涵对一班的武术生张嘉闻有点意思。见到楚涵也都心照不宣的笑笑。

恰逢十月国庆,月考刚过,学校有一个文艺汇演,打算让同学们在考试过后放松一次,迎接国庆假期。

每个班出一个节目。高二的特长生被强制性出一个节目,张嘉闻就在其中。

知道这个消息后楚涵立马从武安得知,每天晚自习他们都会去报告厅排练,张嘉闻他们的节目排在整场节目的中间,九点左右刚好轮到他们上场排练。

楚涵翘了这两天的晚自习,来看张嘉闻排练。

月考成绩刚出,她去办公室瞅了两眼,年纪第三。还可以,没有超出自己的预料。

所以在跟班主任说要去看排练的时候班主任也没多说什么。当然,跟班主任说的理由自然是看本班排练。

又往下翻了翻找到张嘉闻的名字,给楚涵看笑了,年纪一共六百个人,他排五百多。

这成绩楚涵也理解,毕竟特长生,每天上完课要赶紧去场馆排练,没时间写作业没时间巩固学习时间一长,成绩自然就滑坡。

楚涵倒也不担心,按照张嘉闻现在的文化成绩,再加上特长生的身份,北理工还是绰绰有余。还是应该先担心一下自己仅凭文化能不能够到北理工的门吧。

楚涵到排练厅的时候正好是张嘉闻他们上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台上的人。

在楚涵进门的时候张嘉闻就看到了,没说什么,就是周围的人都能感觉的出来,张嘉闻的心情现在非常的好。

楚涵看着台上张嘉闻穿着节目要求的戏服,手中的那把刀让他玩儿出了花样,越来觉得自己眼光就非常的不错。

一个节目不过三五分钟,很快张嘉闻他们下场,一行人向楚涵这个方向走来,看到楚涵,都冲着张嘉闻笑了笑,然后拿着自己的东西走到别处歇着,等着一会的第二次排练,也给两个人留了足够的空间。

张嘉闻看着座位上的女孩,平心而论,她很好看,笑起来很阳光,性格也好,学习也很好,他在光荣榜上看到过她的名字。

过去的一个星期每天他都能在自己的桌子上看零食,有的时候是一包糖,有的时候是一罐旺仔,总会带着一张纸条。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就是她的缩写和一个小爱心。

“辛苦啦。”楚涵把手里的水送出去,大量出汗以后还是要补充水分的。

“你,想跟我搞对象?”张嘉闻说出的话饶是楚涵也觉得有被呛到。

“什么叫搞对象啊?说的这么庸俗。我这是想和你交朋友,同学之间促进学习嘛。”

张嘉闻笑了笑,“大学霸和我促进学习?年纪前五和年级五百怎么促进学习?”

“怎么不能促进学习?我教你怎么学习物化生,你教我怎么学习后空翻。”楚涵说的理直气壮“你向我学习脑力运动,我向你学习体力锻炼。这不就是相互促进学习?”

张嘉闻没再说话,只是默默拧开了楚涵给的水往嘴里灌,刚排练完确实是有点渴。

楚涵看了看不远处他们一块排练的好像在准备第二次排练,站起来也准备回班,“那你好好排练吧,我回去了。”

张嘉闻把她叫住,从书包里拿出一杯奶茶,递给楚涵,也不说话,直接走去排练。

看着已经准备上台的某人,楚涵拎着手里的奶茶,笑了笑,低声说了一句“闷骚。”嘴角带笑,是谁也骗不了的好心情。

不知道消息是怎么传到老师的耳朵里,英语老师进班的时候对着身后的人说“进来吧。”

跟着的人正是张嘉闻,二班的同学小声的讨论着八卦,楚涵的同桌非常有眼力见的让开了位置。周围的人也难得见到楚涵红了脸。

英语老师刚毕业没多久,已经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这个,张同学最近这个英语我觉得得补一补,考个二三十分我这脸上确实是丢人,所以今天让他跟咱们班上一节课。”脸上带着明显是搞事情的笑容。

同学们也都一脸配合“确实确实,最近英语难了不少,得好好听。”

“对啊对啊,得好好听。”大家边说边看向后排。

两位当事人坐在座位上一个脸红的笑,一个面无表情实则紧张的不知道该看哪。

看着大家调侃的差不多,英语老师集中了大家的注意力“行了行了,打开书,今天学第三单元的单词。”

英语课是上午最后一节,二班的同学们总是磨着老师提前两分钟下课去食堂抢饭。

难得一见的是那天在食堂二楼,你会看到一个年轻的英语老师,身边坐着一个男生,对面坐着一个女孩。三个人吃了一顿午饭。后来听本班的同学回忆那天中午,都说两个人甜的不行,一堆粉红泡泡充斥在周围。

演出正式开始的那一天,高二同学们都异常的兴奋,不仅仅是因为在紧张学习之余能难得放松看一回表演,更是因为演出结束就能直接回家!

节目不多,加上互动游戏满打满算也就两个小时,楚涵对其他班的节目并不感兴趣,也就是在自己班同学上台和张嘉闻上台的时候看了两眼,其余时间都是在用武安的手机刷空间。

果然,还没放假,就已经看到表白墙上有了最新消息:

【表白今天汇演的武术生小哥哥们,太帅了吧。有没有认识的,求推一下联系方式。】

【表白白衣服的武术生小哥哥,是C位吧,后空翻那一下真是帅死了。有对象吗?】

又往下翻了翻,就是表白别的节目了的了,没再提到白衣服武术生小哥哥。

楚涵觉得没意思,索性把手机黑屏,扔给武安。心里冷笑:长那么黑穿什么白衣服,显得你。

武安瞟了楚涵一眼,见她没注意到自己。打开手机看到表白消息,直接截图给张嘉闻发过去。

另附一句:保重

张嘉闻:???

一直到放假回家,楚涵也没有再主动跟张嘉闻说一句话。身边的人都知道这是吃醋了。两个人的共同好友也都跟张嘉闻暗示,让他哄哄,女孩子嘛,哄哄就好了。

在外人看来,两个人经过这半个月,怎么看都是在一起了的,可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的亲近。

国庆七天假期,再加上和中秋一起的一天,总共八天的假期,楚涵都没有和张嘉闻联系。

假期最后一天,楚涵和几个朋友约着出去玩,路边看到一家熟悉的奶茶店,她进去买了一杯奶茶,就是当时张嘉闻送给她的那杯。

楚涵吸了一口,觉得太腻,明明和那天晚上的配料是一样的,但就是不好喝。

楚涵忍着又喝了两口,实在受不了,把奶茶扔进了垃圾桶。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拍了个照片。

身边同行的朋友都知道这是心情不好,心里到底是还憋着一口气。都没有提这件事。

晚上回家,楚涵就发了一个朋友圈:不合适就直接扔掉,强迫自己喝下去才是浪费。

配图就是白天楚涵扔掉的那半杯椰果奶茶。

张嘉闻刷到这条朋友圈的时候刚训练完,手指顿了顿,点了个赞。也没在继续刷,扔下毛巾准备回家。

武安作为两个人的共同好友,自然能看见张嘉闻点的那个赞。啧啧摇头,她这朋友,算是栽喽。

假期结束,回到学校又是新的投入学习怀抱的一天。老师们忙着出卷子检测学生是不是认真利用假期弥补不足,同学们忙着抄作业生怕自己被抓住后挨罚。

楚涵看着新买的物理五三,转着笔,时不时的在草稿本上划两笔,填个答案。也不再去一班叫课代表,也不再去托人给零食,好像一个月以前都是虚构的。

楚涵并不是因为有人给张嘉闻表白而生气,身边的人都搞错了重点,楚涵也懒得解释。

有人跟他表白说明他优秀,自己开心都来不及,即使是吃醋,一个星期也不至于。楚涵自问没有那么爱吃醋。

楚涵生气的点在于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但是张嘉闻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除了上次的那杯奶茶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表示。即使一起吃了顿午饭又怎样,过了时间该是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楚涵并不是第一次追人,以往都是她追,对方喜欢那就好好相处,不喜欢就直接一点说出来,也没有觉得追人半个月时间很长,但是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拖着是在不是楚涵的风格。

演出前一天楚涵用武安的手机给张嘉闻发消息:

【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

张嘉闻并没有立刻回复,楚涵不知道他是没看见还是怎样。第二天她再用武安的手机登自己微信,就看到了张嘉闻的回复:

【好好学习。】

收到这种消息楚涵本就不爽,再加上看到表白墙上的新消息,自然有了脾气,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索性和张嘉闻断了联系。

对方给出这种不明确的回复楚涵也不再浪费自己的时间,倒追又不是倒贴,何必呢。不过半个月而已,也没有说喜欢到非他不可。

两个人好像只是短暂的有过交集后又回归平行,楚涵虽不刻意打听,但每天还是能多多少少听到有关他的消息。

“武安,你又要去比赛了?”课间武安的同桌看着武安收拾书包,问了一句。

“不不不,这次不是比赛,但是也算是比赛,二级运动员当了这么久,整个一级玩玩儿。”

“我去,可以啊,武安,国家一级运动员,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那当然了,不知道流多少汗呢。”武安笑着和同学聊天,余光看见楚涵还在淡定的低头学习,坐不住了。

“涵姐,我要去比赛了。”

楚涵没有抬头,“祝你拿第一。”手上的笔还在演算着什么。

“张嘉闻也去。”

楚涵抬头看了一眼武安,一脸莫名其妙,“跟我有什么关系?”

“行,你就嘴硬吧!看到时候人家从上海给你带回来一个妹妹你怎么办。”

虽是嘴里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但是主要还是给楚涵听的。

“喂,到时候帮我看着点,别让什么人都往他身上扑。”

“得嘞。”武安知道,其实她涵姐还是喜欢张嘉闻的。

出发前一天晚上,楚涵用武安的手机给张嘉闻发了一个消息:

【比赛顺利。】

怕他误会什么,又多加了一句

【作为朋友发的。】

张嘉闻看到回复了一个【好】字。

张嘉闻和武安这次比赛的地点在上海。全国性的,根据国家级运动员的标准划分等级,评定分数。

张嘉闻去年参加过一次,和第三名差零点几分,第四,没资格拿到一级运动员的称号。

这次就是冲着第一来的。其实拿不拿第一对于张嘉闻来说没有什么,只要进前三,拿到称号就好。

但是,上场前的张嘉闻看着楚涵给自己发的消息,总归是要给她一个交代的。

比赛很顺利,张嘉闻如愿拿到了一级运动员的称号,第一还有一个奖杯。

楚涵因为武安这个小人精,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得知了这个好消息,不过她并没有给张嘉闻发消息,她就是想看看,他会不会主动和她分享这个消息。

比赛结束,回队里的路上,张嘉闻给楚涵拍了个奖杯的照片,楚涵看到后回了一个【恭喜】没再多说。

张嘉闻笑了笑,知道现在该自己主动了。再不主动,怕是小姑娘都跟人家跑了。

人们常说二十一天养成一个好习惯,从认识她到现在远不止二十一天了。他承认,他栽了。

其实之前楚涵有所行动的时候他不是没有动心,只是这个女孩子太过耀眼,自己成绩不好,唯一拿的出手的武术也不过是个二级称号。

他想等,等到自己有资格有能力,等到和她站在一起别人会说一句真般配而不是听到别人在背后议论谁不配。

这一点楚涵之前其实能感受到一点的,直到在张嘉闻把奖杯送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她确信,她看上的男生,带着他的荣耀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将他的骄傲送到了自己手边。

“送我?”

张嘉闻点点头。

楚涵拿着手里的奖杯,“这对你应该是挺珍贵的吧?就这么送我,不心疼?”

“我的态度。”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楚涵眼中盛满了笑。

她知道,从现在开始,这个少年,归她了!

两个人在一起后和之前好像没有什么差别,不过是角色换了一下,现在是张嘉闻每天给楚涵送一些小零食。接近年底,张嘉闻比赛比较多,全国各地到处跑。每到一个城市,总会给楚涵带一些小零食回学校。

就算是不比赛,也会给楚涵带一杯奶茶,依旧是之前排练厅送的那杯。普普通通的椰果奶茶,楚涵喝的起劲儿。

每每至此,班里总会有小小的起哄声,并不过分,大家心里都有数。楚涵对此也是笑笑。

两个人在学校能碰面的时间很少,就是中午趁着大家回宿舍午休,张嘉闻会到二班待上一会儿。

和楚涵玩的好的几个朋友也一并在班里,预防老师突然查岗。

一进班,张嘉闻就会坐在楚涵的旁边,有的时候看到楚涵趴在桌子上熟睡,会给她盖上一个外套,摸摸她的头发,给予安抚,知道最近因为班级文化写稿,她心里烦躁。

阳光正好,撒在两个人的身上。男孩高大,女孩安静,侧脸看着熟睡中的女孩,眼里的笑是怎样都遮掩不住。

武安坐在她们后排,觉得合适二字不过就是形容眼前两人的模样。

高中的生活紧张而有序,转眼又到了测试的时间。

“涵姐,给小弟我补补课呗,这数学太难了。”

“行啊,拿练习册了吗?”

“拿了拿了。”说着,武安把练习册递给楚涵。

楚涵翻了翻武安的练习册,“你背过公式没有?”不等武安回答,手上画了几个题“背完公式,把这几道题做了。”

一整个下午,武安跟着楚涵背公式刷题。偶尔也会说两句话。

“涵姐,这两天没见你联系张嘉闻啊。”

“又去比赛了,我真服了,每天都是训练比赛,学校恨不得累死他们。”

“哎呦我的姐,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学校让他们多参加比赛到时候高考成绩一亮,录取要简单的多。”

楚涵斜了武安一眼,“我不知道?我不过就是吐槽一下,前两天我跟他视频的时候,他刚训练完,那脸青的不知道的以为他去打架了。”

武安又恢复往常随意的样子“心疼了?”

“能不心疼吗。你数学题做完没有,你还想不想及格了。”

话题转的僵硬,是害羞的样子。

武安偷偷笑了两下,没再说话,继续投身于数学这项伟大的事业。

和往常一样,考完试就是跨年,这次是全校一起举办的跨年晚会,也算是给新生的迎新晚会。

楚涵的名字被班主任报上去当主持,她对这些没什么兴趣,老师在办公室给她做着思想工作。不外乎什么劳逸结合,锻炼锻炼自己,交交朋友巴拉巴拉一系列。

本想着一口回绝,却看到办公室门口有两个女生在讨论着什么,她眼睛好,为了当飞行员一直把眼睛保护的很好,没想到在这先有了用处。

看样子两个女孩不是高二的,那就是高一的,高三和他们不是一个楼。看嘴型应该是讨论着什么武术生,隐隐听到了张嘉闻的名字。

楚涵翻个白眼,总有那么些个不自量力的。

转身一口答应了老师,班主任看她答应,也没多问,直接让她过两天等节目定下来去找另一个男主持串稿。

经过两个女生的时候楚涵说了一句“借过。”身高优势完全能让她看到两个女孩的头顶。头发浓密,还是被物理荼毒太少!

回到班里,楚涵想了想刚才的行为,觉得自己幼稚,笑笑自己有些草木皆兵,继续埋头学习。

节目很快定下来,和男主持一碰面,开始串稿,开始写词。忙的晕头转向,张嘉闻的比赛也要接近尾声,问了问,晚会之前能赶回来。

礼服是楚涵和男主持一起去挑的,也听从了老师的建议,选了一件红色的礼服,拍照给老师发了过去,老师拍板说就它了,楚涵又给张嘉闻发了一条。

很快那边就回了消息:【不好看】

楚涵已经交定金走人,看到张嘉闻的消息是出租车上。

【哪不好看?】

【你要去结婚吗?】

看着发来的消息,楚涵没忍住笑出了声。

“呦喂,涵姐笑这么开心,你对象?”

经过几天的相处,楚涵和男主持已经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主要两个都是自来熟的主。

“嗯嗯,他说我那件衣服丑。”

作为男生,男主持表示很能理解“我女朋友要是穿成这样我也说不好看。”

对此楚涵表示不屑“呵,男人。”

一个不留心手机,张嘉闻的消息发的飞快,

【不说话了?】

【行,就是到手就不爱了呗。】

【感情淡了呗。】

【衣服都已经交了定金了,退不了了,再说了,你醋什么呢?】

【啊?白衣服武术生小哥哥?】

每次楚涵一说起这几个字张嘉闻就自动闭麦,他知道继续说下去肯定是自己吃亏,生气了还得自己哄。

跨年晚会那一天特别热闹,白天上课没几个同学是塌心的,讲到最后老师也放任他们,索性直接让放电影。

学校设备齐全,晚上灯光亮起,颇有几分电视台晚会的感觉。

楚涵和男主持伴着音乐走上舞台,灯光亮起,两位主持很是养眼,一红一黑,不是一般的般配。台下爆发出阵阵掌声。

张嘉闻作为武术生,节目在第二个,现在他们一群人在侧台候场。

看着台上,旁边和张嘉闻关系好的朋友调侃“呦呦呦,看看台上这是谁啊,涵姐今天怪美的。”

张嘉闻抿抿嘴,没搭话茬,看着自己手里的刀,开过刃儿的,总想砍点什么,索性把头扭到一边,眼不见心不烦。

楚涵和男主持在舞台上其实冻得直打哆嗦,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开场,一一介绍了学校的领导,之后直接进入主题开始晚会。

两个人下场后张嘉闻就在旁边手里拿着自己的队服,看楚涵一进幕布后面,直接把她裹了起来,严严实实,从脖子到脚踝。

楚涵看着眼前的人“我今天好看吗?”

想到刚才她在场上的样子,张嘉闻滚了滚喉咙“很美。”

第一个节目和第二个节目之间是男主持上台串词。

看着张嘉闻快要上台,楚涵勾起一抹坏笑,“加油啊,白衣服武术生小哥哥。”

听着这个称呼,张嘉闻表示无奈,这件事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过去是不可能过去的,今天一过,指不定又有多少人要联系方式,毕竟上一次只是年级里的互动,这一次初中部高中部都在。

楚涵就在侧台穿着张嘉闻的外套,看着台上的表演,满满都是自豪,这个优秀的男生是她的啊。

一扭头,看到候场的两个熟人,可不就是那天办公室门口的两个女生?听着她们讨论,楚涵觉得好笑。

“看见了吗?那个穿白衣服的就是张嘉闻。”

“这么帅的吗?有对象了吗?”

“没听说有对象,要不等他下台,你去试试?”

“能行吗?”

“试试呗,大庭广众,总不会给你难堪吧?”

楚涵就坐在一旁,她倒是想看看,这两个女生能翻出什么花来。

和男主持商量好下一场替她串个词,男主持自然听到了刚才的对话,向楚涵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等张嘉闻下台后,那个小姑娘就冲了上去,“学长,可以要一下你的QQ或者微信吗?”

张嘉闻看着眼前陌生的人,在看看不远处一脸不爽的楚涵,有些好笑。“不好意思,有对象了。”

女生没再纠缠,说了一声抱歉就离开了。

张嘉闻走到楚涵身边,就看到女孩把头扭到另一边,摆明了一副不想交流的样子。

“吃什么醋呢,嗯?”

“我也没给她微信啊。”

“你为什么要冲她笑!”楚涵难得露出不讲道理的样子。

“没冲她笑,看见一个祖宗吃醋觉得开心。”

“你在笑我?”

张嘉闻觉得这个问题要是回答不好可能女孩儿真就炸毛。

戳了戳她鼓起的脸,很软,“怎么可能呢,就是看到你开心。一见到你心情就好,就很想笑。”

楚涵对此回答哼了一声,傲娇的很。

衣服扔给张嘉闻,准备上台串词。

武安看着楚涵上台,赶紧拿出手机在张嘉闻眼前晃了晃“看见没,又一大堆问你联系方式的。”

张嘉闻皱了皱眉,拿出手机点了几下,随手放回外套兜里,等着楚涵下台。

十二月底,北方的天气已经零下,不能让女孩儿冻感冒了。

武安本来好奇张嘉闻拿手机干什么,下一秒她就有了答案,表白墙最新一条就是张嘉闻发的:

【已有对象,勿扰。】

默默给这一条点了个赞,对此武安只能是给张嘉闻竖了个大拇指表示佩服。

晚会散场后,楚涵在座位上等着张嘉闻拿东西。外套里传来震动的声音。

楚涵没多想,拿出来瞟了一眼,她没打算窥探张嘉闻的隐私,架不住手机屏幕一亮就看到了消息:

【你怎么不回我消息啊,嘉闻哥?】

楚涵关了屏幕,手机就握在手里,点了点脑袋,笑了。

等到张嘉闻回来后,把手机给他,问道“是你自己解决还是我解决?”

打开手机一看消息,张嘉闻首先就怕楚涵误会,“你别生气,我解决。”

把手里插好吸管的奶茶递到女孩儿的嘴边,女孩儿接过奶茶,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事情处理的结果。

张嘉闻给对方发送消息:

【我有对象,想给她安全感,别来烦我。】

打完字就直接删除了好友,对待楚涵以外的女生,张嘉闻从来都是毫不留情面。

“那女的谁啊?”

“不认识,应该是年级里面加的。”

楚涵点点头,没问他怎么解决的,既然他说他解决,她相信他的。

两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散场时间已经很晚,操场上依旧有人在打篮球。明天元旦,学校也就没有管的很严。

楚涵感叹了一句“真帅!”

张嘉闻危险的眯了眯眼,“听你这意思,还想找一个?”

瞥了一眼男孩儿,故意说道:“当然了,一个怎么够,怎么着也得十个八个啊,要不然腻的多快啊。”

张嘉闻听完把手搂在楚涵的脖子上,“想美事儿呢啊?怎么找到更帅的还把我换了不成?”

“也不是不可以。主要是当初就看上你的皮囊了。”

气的张嘉闻直捏楚涵的脸,“别想了,这辈子也就只能是我了。”霸道语气又带着丝丝委屈。

楚涵费劲地将自己的脸从魔爪中解脱,握住张嘉闻的手,“一辈子太长,珍惜当下吧。”

不知道是哪户人家在放烟花,炸响在天边。

不知道眼前的男孩儿从哪变出来的仙女棒,点燃后交给楚涵,看着它们一根根燃尽,楚涵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时间的钟声敲至零点,二人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笑容灿烂,是青春幸福的模样.....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年年有余,年年有你......

我们一起加油吧!

我们终将变得更好,为了自己,为了身边的人,为了眼前的人,为了以后的枕边人是如今的心上人.......

猪猪power
猪猪power  VIP会员 一个活在幻想中拥有纠结人格的人…

椰果奶茶

相关阅读
十年一生(上)

想到我们就要真正开始属于我们俩的生活,既兴奋又期待,珠海,我们来了!这不是一篇小说,我也只有初中文化,之所以写这些,起因只是想用一种方式寄托思念,奢望以此让自己的心能得以平静。思来想去就用文字吧,趁我还没完全忘记。如果多年后回想起来,却什么也记不得,也找不出一丝曾经的痕迹,那应该会很遗憾吧。 记录的中途有幸在网络上认识了一群在我这个年纪看来还是小屁孩的朋友,看着他们诉说自己的初恋故事,出于朋友的立

雪花落下时

看着天上飘落的雪花,这是黎枳忆最喜欢的天气,也是二零一八年的初雪。“黎枳忆,没想到我们还是情敌呢。”舒栀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叫了一声,幸好他们都用被子捂着头,不然就该吵醒熟睡的室友了。 黎枳忆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她小声:“嘘,原来我们这么有缘呀,尽然会喜欢着同一个男孩。”黎枳忆确实没有想到,最好的闺蜜舒栀也曾喜欢过他——向梓皓。 “快快快,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呗!”舒栀摇着她的胳膊,丝毫不放。黎枳忆

款款之愚

徐帆知道自己是彻底跟魏巍是不可能了。 .最初的开始 年,盛夏 月,苦逼的高中生,陆续开学。 深市第一中学高三三班教室里。 平凡的男高中生徐帆,抱着自己的书走到了三班的教室。 这是高三的第一天开学,一中呢,有个惯例就是一个学年分一次班。所以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同班同学,当然也有许多以前就认识的同学。 徐帆热烈的跟以前的同学们打招呼。徐帆扫视了周围一圈,开始整理书本。又时不时的往教室的两个大门

总有一些话难宣于口

我喜欢你,所以你希望你被簇拥包围。希望你无忧无虑,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介意。今天,他又穿着那件白色T-恤衫,明明是很平凡的白色,明明是更普遍的校服。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总是一个女孩子眼中的焦点…… 安心怡边喝着早餐粥边往学校挪步, 分钟的路程,硬生生地走成了龟速。 她优哉游哉的模样和其他快步行走的同学形成鲜明的对比。难道是早餐粥太好喝?在独自品味么? 其实并不,早餐车上的卖的粥都是半温的。而且,

最后的我们

这个传奇的青年才俊,现在已经坐在飞机上,真真正正在云端,期待着与林月的相见。 后来的我们,渐渐学会了隐匿着忧伤,忘记过往,在现实中继续现实着。 ——《后来的我们》 他叫慕阳。今年大四。他的家乡是一个贫困小镇,他因为从小励志长大后成就一番事业,于是刻苦学习,终于考入了浙江的一所名校。 大三的时候,他认识了一位女生。女生很漂亮,算是学校的校花,校花的身边自然簇拥无数。这个女孩家境优越,是本地人,眼界

黑与白的焦灼之1999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依旧是没有变样啊,城北的小摊贩还在躲避着城管,城南的地痞还是那么肆无忌惮。 已经快到冬天了,韩璇紧了紧衣服,南城的冬天确实很冷,也许冷的不是天气是人心吧,谁知道呢。 不知不觉韩璇又来到了北川一中,这所谓的南城重点高中,故事也就是在这里发生的,这里就是起点。 据说小学的时候女生喜欢出风头的男生,男生喜欢漂亮的女生;初中的

再见一次,还会心动吗

“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 说着这话,几滴热泪也从笑弯的眼角滑落下来。 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哎呀怎么办,英语老师要检查作业了,我英语报纸忘宿舍了!”一向拥有乖孩子形象的肖苒慌了,眨巴着双眼向同桌求救。 同桌黎婉淡定地使了个眼色说:“随便找个后面不做作业的同学借一张呗。” 肖苒听了这话两眼发

一个平凡世界里的平凡女孩的平凡恋爱故事

他也只是个男孩子,但给我的总是像个先生一样,做到最好。 我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在我所生活的环境中,早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高中,就已经有许多朋友同学,尝试了恋爱的苦。有人说,其实平凡人的青春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只是充满了考试成绩的失望,生活费不够的窘迫,但在这样大同小异的人生中,我仍然想把我所了解,所知道,所正在发生的故事分享给屏幕前的你。 在高中,早恋当然是不允许的啦,但在繁重的课程之外,八卦也是消

归人

张枫说得不对,其实她是被救赎了的。 .不相干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直到李思荟离开的那一刻,江鱼跃才真切地意识到,“归人”原来是归去之人。 “小跃,关于你妈妈的事,小姨本来不该说,但眼下江振华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了!” 说话的是李思蔚,江鱼跃妈妈李思荟的妹妹,江鱼跃的小姨。 荟兮蔚兮,本算不上什么太美好的意境,但江鱼跃的外公外婆是知识分子,将两字分开分配给姐俩当作名字,刚好成就了父母对孩子的美好期

往事不可追

那些回不去的过往,我今日,终是与他道别了。那些回不去的过往,我今日,终是与他道别了。 暑假的时候,我去家附近的肯德基店打工。同我一起工作的是文科班的刘小亮,他总是端着盘子在店里扭着屁股走路,逢人就拧着兰花指说一句“嗨!吃好喝好啊!” 那天,我正站在吧台里点餐,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惊讶地抬起头,发现是隔壁班的同学张晓。他很惊讶地看着我,我刚要同他打招呼,忽见他身边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拉住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