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情深共白首

2021-02-03 15:02:33

青春

许你情深共白首

1

“我不许你嫁给他!”许深气急败坏的将话吼出来,那一张生得引人注目的脸上黑得可以滴出墨汁来。

站在许深对立面距离他两步远的李守情见许深如此小气,也赌气的朝他喊出:“我偏就是要嫁,你能耐我何?”

“你怕是酒喝多了喝断片了!”许深无奈扶额,遇到李守情这人,是他拿自己的青春去换来的。怎么办?只能自己宠着呗!

“什么?”李守情一边瞪大眼睛摇摇晃晃的向许深发出疑问,一边在大脑里寻找着关于许深的痕迹。

站在KTV外面走廊上的许深将头靠近李守情的耳畔压低声音一字一句的说:“你已经嫁与我了,难道你还……不成?”

说到一半许深故意停顿片刻三秒钟之后才继续说后两字,至于中间没说的话看李守情火红的脸庞就知道她已经听懂了。

“我…刚刚…那不是…忘了嘛!”李守情的舌头好像捋不直了一般,最后的声音也越说越小,直到听不见。

“看来你老公还不够努力呐!”许深抬起头一双桃花眼弯成了月牙儿,嘴上笑嘻嘻的,目光直直盯着李守情。

盯得李守情又羞又臊,说话的声音也温柔起来,还带着一些撒娇的成分说:“老公你说的什么呀!”

“人话。”许深硬生生的抛出一句人话,让刚刚的氛围直接降至最低点,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守情脸上的笑容直接裂开,目光呆滞,仿佛刚刚上一秒和自己说话的不是许深,而是他的分身。

“回家!”许深拉着李守情的手,对直直的往大门外走去,丝毫没有给李守情半点反应的机会,两人就坐上了车。

2

开车回去的路上,两人一路无言。路过跨江大桥时,李守情将目光望向窗外。恍惚之间她回忆起了儿时。

记忆中,那时的她五岁。同父母一起搬家到了新城市,他们在老旧的居民楼里住了下来。

刚刚搬来的她人生地不熟,也没有玩伴,只有一只叫喵喵的兔子。父母将她送去新的幼儿园里读书。

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不喜欢和她玩,因为她孤僻寡言总是低着头。在幼儿园里她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拿着一个玩具一直看。

有一次老师让大家一起玩游戏,她和许深一起分到了一组。许深与她不同,许深特别爱笑还特别开朗。

“你叫什么名字?”这是许深同她说的第一句话,但李守情只是抬头小心翼翼的望了他一眼然后又把头低下。

“我叫许深,你叫什么名字?”这一次的许深先介绍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再问李守情的名字。

但李守情依旧没有告诉他,她叫什么名字。许深特别天真的跑去问老师说:“老师她是不是生病了,奶奶生病时就是不说话的。”

许深拉着老师的手走到李守情面前,李守情见老师来了,就睁着乌黑漂亮的大眼睛,害怕的望着她。

老师连忙蹲下身去,用手轻轻安抚着李守情。告诉她说:“李守情小朋友要勇敢,不要害怕同小朋友们做游戏。”

小小的李守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老师走后李守情犹豫不决的低下头,想着要不要同许深说话。

最后李守情经过一番犹豫之后,还是抬起头来大大方方的和许深说:“我叫李守情。”这也是两人人生中第一次完成的对话。

3

在李守情的记忆里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她上小学的记忆。记忆中喵喵有一次因为李守情放学回家没有关门。

然后喵喵就自己蹦蹦跳跳跑下了楼去,这座老旧的居民楼下全部都是小水坑,水坑里面的水污黑污黑的。

路过的行人,无一不是小心翼翼的抬脚放下再继续抬脚,每一次抬脚放脚都会小心避开小水坑。

但喵喵她不会呀,尤其是这种被关了很久的兔子。喵喵一出家门就好比解放天性,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七岁的李守情,放下书包就追了出去,可是小兔子跑得实在是太快了,光凭李守情的脚速是追不上的。

原本雪白的喵喵在污黑的地上穿梭,片刻功夫之间就从小白兔变成小灰兔。浑身脏上下兮兮的。

脏兮兮的喵喵在路过废旧的健身公园时,就开始慢下脚步,喵喵还抬起双脚站立着扭头等身后的李守情。

若不是亲眼所见,可能打死她,她都是不会信。这是李守情事后说给她妈妈听的话。追上来的李守情也放满了脚步。

原因是她看见了一个熟人许深。虽然李守情只看见许深的背影,但他的整个人就算是化成灰她都认识。

胖嘟嘟的李守情弯腰抱起地上脏兮兮的喵喵,将它抱在怀里。然后抬脚想许深的身边走去。

“许深!”这一次是李守情自己主动打的招呼,李守情浑身脏兮兮的的,连脸上也不知道何时被弄上了污痕。

但她笑得可爱呀!所以就请忽略她此时此刻的脏兮兮。坐在废旧器材上许深满脸泪痕的扭头望着李守情。

4

“噗呲”原本还在哭的许深竟然笑出了声,留出的鼻涕也随着这笑声吹了一个大泡泡。那模样看着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哈哈哈……”李守情抱着怀里脏兮兮的喵喵笑得特别开心,除了开心不加任何杂质。接着许深也跟着李守情的笑声笑出了双重奏。

笑完之后的小腹隐隐作痛,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肚子都笑痛。李守情和许深两个并排坐在废旧的健身器材上,聊起了天。

“许深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哭?”李守情抱着脏兮兮的喵喵,歪着头看他,搞笑的是怀里的喵喵动作也和李守情一样歪着头。

“今天我妈打我,还说我再不听话就不给我爸零花钱用!”许深脸上的小表情越说越委屈,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般。

“那你为什么不听话?”李守情发出灵魂拷问,接着全神贯注的等待许深回答,就连那平时爱摸的兔毛也不摸了。

(主要还是太脏了下不了手悄悄的嘘!)

“我听妈妈的话去把爸爸的网线拔了,然后我爸爸去给妈妈告状说我不听话。然后妈妈打了我一顿,然后告诉爸爸说我不听话他也没有零花钱用!”

“那你也是挺惨的!”李守情抱着快睡着的喵喵,望着可怜巴巴的许深,不由得产生了一丝丝同情。

“嗯,哎!”许深叹了一口气,双手托着下巴,目光望着远处快要落山的太阳。此时的远处天空上是橘红色的夕阳红。

“糟了,我先回家了!拜拜”李守情弹跳般的站起来,同许深道别,还未等许深说话,就抱着怀里熟睡的喵喵跑着离开公园。

路上李守情小心翼翼的避开污水坑,直直奔向破旧居民楼里。上楼梯时李守情上得格外慢。

她怕怀里的熟睡的喵喵惊醒,五层楼的楼梯李守情仿佛向走了一百层楼一般的慢。终于她上完最后一层楼梯,开门进家。

5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李守情已经读完六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马上就可以毕业了。考完小升初的试卷,李守情提着文具就往家走。

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条狭长的小道,平时走这条道时都是许深走前面,她走后面。今日的李守情破天荒的没有等许深一起。

低着头思考问题的李守情,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肉墙壁。李守情一边抬手慢慢柔这额头疼痛的地方,一边定神望着眼前人。

眼前的男孩穿着和她一样的校服,再看面容她见过,至于在哪里见过,她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想起来。

“不好意思,不小心撞到你了,对不起!”李守情道歉的态度十分诚恳,但眼前的男孩目光冷冷的像冬天的刺骨。

良久,眼前的男孩才轻飘飘的吐出一句:“没关系!”说完眼前的男孩抬脚正准备离开。

身后狭长的巷子里响起了许深的声音:“李守情!”喊完许深抬脚就朝他们跑过来。眼前的男孩同许深互相用眼神对视。

两秒钟都没到就错开了目光,然后被李守情不小心撞到的男孩就走了,还走的十分的快。李守情不解的望着许深。

“看我干嘛?你为什么不等我?”许深的情绪隐藏得十分巧妙,为什么说他巧妙,是因为他同李守情说话时全身放松。

“我…喵喵还在家里面等着我回去喂吃的,所以我就没有等你!”李守情也没有说谎她的确要回去喂喵喵吃的。

至于为什么会忘记等他就只有李守情本人知道了。“我陪你走,下次别忘记等我了知道吗?”李守情用力的点点头。

见李守情郑重其事的点头,许深的原本不太开心的心情也完全好了。两人愉快的走在路上,边说边笑,还不停的打闹。

6

一转眼,许深和李守情都上初中了,两人又是同一个学校,不同班。但李守情在巷子里不小心撞到的男孩和她是一个班。

跟巧合的是老师把他们两个分到同一桌,于是两人成了同桌。李守情也知道了这个男孩叫什么名字。

“颜延,你的名字喊快了我就成你孙女了!”李守情瞟了一眼颜延作业本上的名字,然后和他开起了玩笑。

“嗯,乖!”然后李守情被占了口头上的便宜,双手环抱,小脸气鼓鼓的眼睛望向窗外不理颜延。

“上课了,同学们拿出语文书我们今天上第一课……”李守情听得有些无聊,抓起桌子上的笔就在那儿转转转转个不停。

突然颜延用手肘碰了李守情一下,李守情立马将笔放下,抬眼专心望着黑板前讲课的老师。

下课后,李守情面对着颜延学着电视剧里面的动作抱拳对颜延说:“多谢兄台!”接着颜延也十分配合的抱拳说:

“江湖行走,重要的是多结交朋友。不如你叫我大哥我叫你二弟!”李守情想也没想到直接开口喊道:“大哥”

“二弟”颜延的表情同那电视剧里好汉一模一样。一直重复着大哥二弟大哥二弟一直叫个没完。

也不觉得幼稚,只觉得开心,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碰到同自己灵魂契合的人儿的。课间十分钟眨眼就过去了。

接着又开始上课,又是语文课,听也听不懂,难搞哦!李守情悄悄在心里面抱怨,不小心说出了声音:“好难!”

“我帮你”李守情抬眼见颜延正盯着自己,耳朵不自觉的红了个透。颜延似乎也发现了李守情的不正常,嘴角含笑转过头去。

7

初二时李守情来月经了,是在放学路上发现的。平时喜欢走前面的许深今日心不在焉的走在李守情身后。

走在前面的李守情也并未多想,只是觉得从今天下午上完体育课之后肚子就隐隐作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割她的肉一样。

两人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那狭长的巷子里,平日里最是话唠的许深今日的沉默终于还是引起李守情的注意。

“许深,你怎么了?”李守情停下脚步转身同许深说话,心不在焉的许深听见李守情在和自己说话,连忙抬头静静看着李守情。

也不说话像块木头,直愣愣的立在李守情眼前。“你到底怎么了,你说给我听听嘛!”李守情有些着急又有些好奇。

“没事,就是最近没考好,回家爸爸的零花钱又没了!”许深悄悄调整心情,随后露出了那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

“嗯,没事就好。那走吧!”李守情转身继续前行,“等等!”许深大声一喊,吓得李守情抬着的右脚都不敢放下去了。

“李守情,你裤子上面有血,你今天是不是坐死小动物了?”缓过劲来的李守情,仔细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对着许深摇了摇头说:“没有啊!不过今日我上完体育课之后肚子就一直隐隐作痛,我是不是要死了?”

“快去医院”说完许深拉着李守情的手拼命奔跑,跑得两人大汗淋漓,才跑到医院大门前。

“我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下!”李守情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直接一屁股就坐了下去,站在一旁的许深无奈。

只好蹲下,在李守情耳边轻轻的说:“你在这等我,我去给你挂个号来!”李守情点点头对着许深摆手。

8

两人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轮到他们了。走进急诊科,医生穿着白大褂坐在电脑面前,先用目光扫了一眼两人,然后再开口问:

“小姑娘,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语气温柔,目光犀利。李守情用带着哭腔的语调和医生说:

“医生叔叔,我今天下午上完体育之后,下腹一直隐隐作痛,然后刚刚还发现裤子上有血,我是不是要死了?”

“你来月经了没有?”医生直截了当的问了一句,李守情摇摇头,“还没有!”医生笑着喊了一声旁边不太忙的一个护士姐姐。

两人一番交谈后,护士姐姐面带微笑的拉着李守情的手走进了厕所,然后教她使用卫生巾,至于卫生巾那来的当然是许深去买的。

回去的路上,两人走得很慢,可以参考蜗牛的速度当然这是开玩笑怎么可能这么慢嘛!但也快不了多少。

“谢谢你许深!”许深抬手极其不自然的摸了摸后颈椎,然后眼神微微向上瞟,嘴边还带着一抹笑容。

“举手之劳而已啦!”语气和平时一样的吊儿郎当不着调,李守情微微低头,目光望着脚边的路面。

两人并排着走,李守情和许深脸上的表情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尤其是在李守情同许深说话时候。

李守情抬眼侧目时发现许深脸上的表情除了尴尬之外还有不自然的红与不好意思的细微表情。

说起来这还得归功于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互相观察的结果。两人互相了解的程度就好比拿筷子夹菜。

一盘菜摆在眼前,你拿起筷子去夹任意的里面的菜或者肉,另一个人通过你的表现就立马知道你要夹那一块的那般默契。

9

初三考完中考的李守情在家里照顾喵喵,可能是喵喵年纪大了,最近的它也不爱吃东西了,也没有精神。

然后李守情就抱着喵喵慢慢走下楼去,走到喵喵第一次偷跑出去然后停下来的地方,那个废弃的公园里。

中午的阳光有些刺眼,李守情就抱着喵喵坐在大树底下乘凉,不经意的微风轻轻吹过,吹在身上甚是凉爽。

平时中午有午睡习惯的李守情,靠在大树下就打起了盹来。远远看去明亮的日光郁郁葱葱的大树好看的人和兔,俨然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这些个样子全部都映入了许深的眼帘,他蹑手蹑脚的往李守情的身边走去,蹲下靠着大树坐在距离李守情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地方。

就那样静悄悄地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李守情怀里的喵喵似乎是发现了许深,然后喵喵有些烦躁不安在李守情怀里乱动。

这个举动吓得许深差点跳起来,逃跑离开这里。后转念一想,他又不是贼跑什么跑!想同了的许深大摇大摆的坐在李守情身边。

然后眯眼翘嘴逗李守情怀里的喵喵,玩得不亦乐乎。喵喵的动作实在是太大了,终于还是将李守情惊醒了。

睡眼惺忪的李守情望着表情奇怪的许深已经自己怀里情绪激动的喵喵,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

连忙伸出手去将喵喵的情绪抚平,一旁的许深也收起了脸上奇怪的表情。两人也未说话就那么静静坐着。

一直坐到下午,喵喵也安详的在李守情的怀里走完兔生中的最后一程。李守情发现喵喵没有动静了。

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脸庞,抱着喵喵的手也紧了几分。坐在一旁的许深见李守情的反应就明白喵喵去了。

10

不知道怎么安慰李守情的许深,只是抬手轻拍李守情的背,也未出声安慰她,因为两人都明白对方要说什么。

等李守情缓过来后,许深在大树下挖了一个大大的坑,然后两人无声无息的将喵喵埋在此处。

天黑后,许深把李守情安全送回家后,见她屋里的灯亮起之后,才缓缓转身离开她家楼底下。

转眼两人又上了同一所高中,李守情被分到高一五班,许深在高一十八班,颜延分到高一五班,他和李守情又成了同桌。

文艺晚会时,许深是主持他同李守情一起站在台上主持晚会。当两人挨的进时,许深就会偷偷瞟她一眼。

瞟完之后许深就会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和李守情说:“李守情,你看这像不像我们的结婚仪式!”

漂亮的脸庞红得连脸上的腮红都挡不住,但李守情还是死鸭子嘴硬的回了一句:“谁要和你结婚!”

“你要”许深觉得逗李守情挺好玩的就又开始继续逗她,然后一整场晚会下来,人家都是被冷得面色惨白。

她倒好被许深逗得满脸通红,李守情朝许深翻了一个白眼,正准备打算不理他时,就发现老师来找他们有事。

于是两人又得挨在一起,前往老师的办公室来,听老师给他们说一大堆事儿,无非就是一些琐事而已。

终于熬到老师说完,两人一前一后离开老师办公室,换好衣服的两人在校门口汇合,一起回家。

然后在路上许深又开始发挥他的特长说话,两人走了多久他就说了多久,李守情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倾听者。

11

一转眼,李守情考完高考了,她想去小时候读书的幼儿园转一转。她发短信给许深问他有没有时间陪她去幼儿园转一转。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李守情终于收到许深的短信,短信上说他有时间陪她去,然后还说幼儿园门口见。

“啊……!”李守情激动的将手机放在嘴唇上亲了两口,激动的躺在床上打滚。然后又打开衣柜,翻箱倒柜的找衣服穿。

这心情的变化真的好像坐过山车一上一下,不注意之间就丢了魂。这个比喻有点过了,但她就是种感觉。

一个小时后,李守情终于收拾好了,她穿着小白裙,背着斜挎包,梳着丸子头,画着精致美美的妆就出门了。

心情特别好的李守情走路也比平时快了许多,她到幼儿园门前时,许深早就在门前等她了。许深笑着向她挥挥手。

穿得漂漂亮亮的李守情跑起来也好看,在李守情到达许深身边时,颜延也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两人除了李守情面上带着一些好奇外,许深毫无动静。三人在取得保安处的允许后,依次进入了幼儿园里面。

这么多年过去了,景物如旧故人依旧,除了他们长大了,其他的都没有变化。三人慢慢悠悠的逛着。

突然远处的一个小女孩吸引住了她的目光,原来那个小女孩也如曾经的她一般孤僻寡言。“原来那个游戏是三个的有些!”

“你说什么?”许深听见李守情莫名其妙的说出那样一句话,不由得好奇看向她。李守情并未看他。

只是自顾自的说:“那个游戏三个人玩,为什么我当时并未看见第三个人呢?难道是我记忆出现重叠了?”

12

“那是因为你从未将第三个人放在眼里”颜延的声音适时响起,引得李守情侧目相望,许深倒是有些不开心。

“因为当时的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就是我。只不过你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许深身上而已!”颜延说完就不再说话。

“说起来我们争了这十五年也未分出过高下,你还争吗?”许深目光挑衅的与颜延对视。

“你们?”李守情有些好奇的将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扫视,就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每个人都喜欢看热闹。

“我与颜延三岁相识,在上幼儿园的第一日就结下梁子,从此之后不管什么都想要分个高下。”许深耐心的给李守情解释。

“唯独你,我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拿来争过!”李守情低下头,目光望着脚尖,也不说话。

“叮叮当……”李守情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她连忙伸手探进斜挎包中摸出手机,接起电话:“你好,我是李守情…嗯好!”

“我有事先走了!”李守情将手机抓在手里,不要命的快速冲下楼去,此时下朋友们已经上课了,跑太快也不会撞到小朋友。

跑出幼儿园大门的李守情,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就往家赶,她一刻也不想待在那儿,她想要回家。

出租车停在马路旁,下车后的李守情慢悠悠的往埋喵喵的破旧废弃的公园走去,每次心情不好她都会去哪儿。

大树依旧长着茂密的枝叶,李守情坐在埋喵喵的旁边,弯腰屈膝环抱,然后将下巴放在膝盖上。

“喵喵,我想你了!”李守情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在大树下坐了一个下午,太阳快落山时,远处的天边是橘红色的夕阳红,和她抱着喵喵第一次遇见许深的那次一模一样。

13

转眼开学了,他们三人又上了同一所大学,只是学的专业不同,但三人的关系却是及其的融洽。

军训时,李守情因为肚子痛痛经,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在其他两个连里的许深和颜延直接跑到李守情所在的连。

背着晕倒得她,跑得飞快的进入医务室。医生给李守情吃了一颗止痛药,因为早上李守情没有吃东西导致低血糖。

医生倒了一杯葡萄糖水给李守情和下之后,李守情的情况好了很多。但许深和颜延回去之后,连带着李守情就出名了。

然后李守情身边桃花一朵朵消失在了军训晕倒这件事上,反观许深和颜延身边的桃花也全部凋零了。

每当三人一起坐着喝酒吃饭时,就会拿出这件事来说一说。然后李守情就会问一句:“你们现在回想起来后悔吗?”

两人的回从来都是异口同声的说:“不后悔!”然后李守情一感动就必然会喝多,一喝多就爱断片。

有一次特别绝,那就是他们第一次在一起喝酒时。三个人都不知道对方的酒量,只好一起闷头喝。

几人在喝了两瓶白酒,六瓶啤酒之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李守情用手指着他们两人说:“你们叫什么名字?”

那表情真的就跟他们几人重来都不认识一样,然后李守情的表情还特别无辜,就好像是他们两个要欺负她一样。

然后她就不受控制的跑出包房去找服务员,让服务员报警抓他们,然后服务员也这样做了。

警察来了之后,任凭他们怎么解释也解释不了。没办法只能跟着警察一起回警察局里面做口供。

14

在警察局里,许深做口供做到一半才反应过来一件事,那就是他们又不是犯人为什么要做口供。

“警察叔叔,你可以等她酒醒了之后再给我们做口供吗?”许深用手指了指不远处坐着李守情,然后态度十分诚恳。

在座的三个警察互相商量着最后一致决定,等李守情酒醒了之后再重新给许深和颜延两人做口供。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李守情终于醒酒了,然后有些惊讶的望着里面坐着的许深和颜延,站起身去急忙问道:

“你们这怎么了,还有我怎么在这里。我们不是在喝酒吗?”看着李守情这个样子许深和颜延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最后李守情给警察叔叔们解释了来龙去脉之后,三人才被放出去。在路上许深话特别多,颜延与他互怼。

至于这作俑者自然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为上计才好呐,李守情走在他们两的身旁,感觉自己好像被他们看神奇物种一样。

时间一晃又到了李守情被求婚的那一日,李守情从未与许深谈过恋爱,但许深一上来就是直接求婚。

真真是应了那句话,一顿操作猛如虎,吓吓就习惯了。李守情被求婚那日正好是她毕业的日子。

站在桥上吹飞的李守情,思绪满天飞,她的脑袋一团乱。然后有一只小熊出现在了她身后。

毛茸茸可爱的小熊,用他的熊抓拍了拍李守情的肩膀,这一拍就让李守情回过了神。然后转身看着身后的小熊。

小熊的歌声轻飘飘的满带感情地飞入李守情的耳朵里,一听这声音,李守情就知道是许深了。

15

唱完歌后,许深将头上的小熊头套取下,单膝跪地手里拿着戒指说:“我来实现十七岁同你说过的话了,嫁给我吧!”

十七岁,对呀他穿得十分正式,他站在她的身边说:‘李守情,你看这像不像我们的结婚仪式!’

原来他一直都记得,原来她也不曾忘记,原来他们都在一起期待。

李守情的回忆与这座桥的灯光重叠在了一起,她也从回忆中回到了现实中。李守情扭头望着开车的许深。

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我们都结婚五年了。”正在开车的许深微微转头,瞟了一眼副驾驶座位上的李守情。

“是呐!你依旧如初,我也如故。”说完两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音,如同小时候那般还是双重奏。

(完)

酒郯
酒郯  VIP会员 佛本无相,相由心生。

许你情深共白首

相关阅读
椰果奶茶

时间的钟声敲至零点,二人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笑容灿烂,是青春幸福的模样……“我去,体育生啊?怪不得长那么帅,练什么的啊?” “听说是练武术的,哎呀,等武安回来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武术生啊,那更帅了。” 武安一回到寝室,就看见自己舍友一脸花痴的样子,“怎么了这是?又在谈论哪个帅哥呢?”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女生推门进了 的宿舍。女生长得很漂亮,一米七的高个子,身材匀称,皮肤白皙,栗色的

十年一生(上)

想到我们就要真正开始属于我们俩的生活,既兴奋又期待,珠海,我们来了!这不是一篇小说,我也只有初中文化,之所以写这些,起因只是想用一种方式寄托思念,奢望以此让自己的心能得以平静。思来想去就用文字吧,趁我还没完全忘记。如果多年后回想起来,却什么也记不得,也找不出一丝曾经的痕迹,那应该会很遗憾吧。 记录的中途有幸在网络上认识了一群在我这个年纪看来还是小屁孩的朋友,看着他们诉说自己的初恋故事,出于朋友的立

雪花落下时

看着天上飘落的雪花,这是黎枳忆最喜欢的天气,也是二零一八年的初雪。“黎枳忆,没想到我们还是情敌呢。”舒栀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叫了一声,幸好他们都用被子捂着头,不然就该吵醒熟睡的室友了。 黎枳忆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她小声:“嘘,原来我们这么有缘呀,尽然会喜欢着同一个男孩。”黎枳忆确实没有想到,最好的闺蜜舒栀也曾喜欢过他——向梓皓。 “快快快,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呗!”舒栀摇着她的胳膊,丝毫不放。黎枳忆

款款之愚

徐帆知道自己是彻底跟魏巍是不可能了。 .最初的开始 年,盛夏 月,苦逼的高中生,陆续开学。 深市第一中学高三三班教室里。 平凡的男高中生徐帆,抱着自己的书走到了三班的教室。 这是高三的第一天开学,一中呢,有个惯例就是一个学年分一次班。所以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同班同学,当然也有许多以前就认识的同学。 徐帆热烈的跟以前的同学们打招呼。徐帆扫视了周围一圈,开始整理书本。又时不时的往教室的两个大门

总有一些话难宣于口

我喜欢你,所以你希望你被簇拥包围。希望你无忧无虑,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介意。今天,他又穿着那件白色T-恤衫,明明是很平凡的白色,明明是更普遍的校服。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总是一个女孩子眼中的焦点…… 安心怡边喝着早餐粥边往学校挪步, 分钟的路程,硬生生地走成了龟速。 她优哉游哉的模样和其他快步行走的同学形成鲜明的对比。难道是早餐粥太好喝?在独自品味么? 其实并不,早餐车上的卖的粥都是半温的。而且,

最后的我们

这个传奇的青年才俊,现在已经坐在飞机上,真真正正在云端,期待着与林月的相见。 后来的我们,渐渐学会了隐匿着忧伤,忘记过往,在现实中继续现实着。 ——《后来的我们》 他叫慕阳。今年大四。他的家乡是一个贫困小镇,他因为从小励志长大后成就一番事业,于是刻苦学习,终于考入了浙江的一所名校。 大三的时候,他认识了一位女生。女生很漂亮,算是学校的校花,校花的身边自然簇拥无数。这个女孩家境优越,是本地人,眼界

黑与白的焦灼之1999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依旧是没有变样啊,城北的小摊贩还在躲避着城管,城南的地痞还是那么肆无忌惮。 已经快到冬天了,韩璇紧了紧衣服,南城的冬天确实很冷,也许冷的不是天气是人心吧,谁知道呢。 不知不觉韩璇又来到了北川一中,这所谓的南城重点高中,故事也就是在这里发生的,这里就是起点。 据说小学的时候女生喜欢出风头的男生,男生喜欢漂亮的女生;初中的

再见一次,还会心动吗

“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 说着这话,几滴热泪也从笑弯的眼角滑落下来。 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哎呀怎么办,英语老师要检查作业了,我英语报纸忘宿舍了!”一向拥有乖孩子形象的肖苒慌了,眨巴着双眼向同桌求救。 同桌黎婉淡定地使了个眼色说:“随便找个后面不做作业的同学借一张呗。” 肖苒听了这话两眼发

一个平凡世界里的平凡女孩的平凡恋爱故事

他也只是个男孩子,但给我的总是像个先生一样,做到最好。 我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在我所生活的环境中,早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高中,就已经有许多朋友同学,尝试了恋爱的苦。有人说,其实平凡人的青春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只是充满了考试成绩的失望,生活费不够的窘迫,但在这样大同小异的人生中,我仍然想把我所了解,所知道,所正在发生的故事分享给屏幕前的你。 在高中,早恋当然是不允许的啦,但在繁重的课程之外,八卦也是消

归人

张枫说得不对,其实她是被救赎了的。 .不相干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直到李思荟离开的那一刻,江鱼跃才真切地意识到,“归人”原来是归去之人。 “小跃,关于你妈妈的事,小姨本来不该说,但眼下江振华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了!” 说话的是李思蔚,江鱼跃妈妈李思荟的妹妹,江鱼跃的小姨。 荟兮蔚兮,本算不上什么太美好的意境,但江鱼跃的外公外婆是知识分子,将两字分开分配给姐俩当作名字,刚好成就了父母对孩子的美好期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