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狗颜(上)

2021-02-06 15:02:09

爱情

在我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居然去爬墙。

他长得实在是太狗了。

这么说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和林永健、李荣浩、林更新等明星很神似的狗颜?啊对了,还有郭麒麟《庆余年》那群人的。

他那小小单眼皮下的眼睛实在是和小时候咬过我大腿的那条恶狗太像了,我万万没想到这辈子能见到个真人版的真.狗.男人。

所以我付诸行动了,不管前面的高墙有多高,我仍像超市里被放到水桶卖的活水蟹一样拼命往上爬。

“老师!这里有个人要爬墙去网吧打游戏!”他把正在给他上体育课的老师喊过来,正好见到我从墙上摔下,还捧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大家快来看,这同学摔得跟个四脚朝天的王八一样!”

嚯哟,我一瞬间从螃蟹变成王八了!

我们俩相互伤害,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他一身正气被老师点名表扬,我游手好闲被老师全校批评。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苟庞,我喊他狗膀胱;

他也知道我的名字是程悠悠,他喊我煎饼果子。

因为,哟哟,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这种古老的外号,也只有狗膀胱才能想得出来!

大家都说他是君子,因为怎么看怎么听,他给我取的外号都比狗膀胱好听多了,正正经经的君子之风。

君子.他.奶奶.个.腿!

眼下这个君子正在东张西望,想要作弊呢!我看他贼眉鼠眼四处张望,赶紧举手:“老师,狗膀胱他作弊!”

考场一片哄然大笑!学校为了模拟高考考场,每次月考都打乱座位,我们高三有十二个班,考试时统统被打散,这次我不巧正好和狗膀胱一个考场。

我五班,他七班。

我和他各自的班上都有七八个同学被安排到这个考场,大家也熟知我们之间的恩怨纠葛,都在看热闹。

狗膀胱一下天下闻名,气得脸都绿了。

老师却是骂我:“试卷都没分发下来呢,做什么弊!快高考了还整天想着看别人!你少考一分你就被几千上万人挤下去!”

我被骂得耷拉着脑袋,心里恨死了狗膀胱。

狗膀胱也好不到哪去,全校都知道有个小眼睛高个子的高三男生名字叫做狗膀胱了。

这样算下来,我也不算亏。

考完试,我隐隐约约听到狗膀胱跟他的狐朋狗友说什么“她要不是喜欢我,会在考试的时候还偷看我?”

我幸灾乐祸地想,哪个妹子这么倒霉,喜欢这个狗男人。

二、

高考结束后,我发挥正常,考上了隔壁省会的普通一本;他发挥超常,竟然考上了隔壁省会的211。

我知道他的情况,是因为我们在同一天坐上了同一辆去隔壁省会的火车,还好巧不巧,同一个车厢。他爸妈脸上无限荣光,把他当小王爷一样伺候;我这边则是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拖着两个大行李箱挤上火车车厢。

所有的悲惨都是对比出来的,所以我更讨厌他了。

国庆放假,我们以前高中的校友办了个同城高中同乡聚会,我被班上另外一个同学拉去了,不出意外,狗膀胱也在。

聚会结束后,狗膀胱跟着我出来,问我:“哎,我送你回学校?”

我诧异极了,觉得他不安好心:“我们不同路吧?”

他眯着小眼睛说:“我未来女朋友在你学校。”

我:“……你在套路我?”

他一副浮夸的样子:“你人长得不美,想得倒是挺美的。”

我拂袖而去。

回到宿舍,发现微信里多了好几个人加我,我揣摩着这些应该都是刚才聚会的高中校友,就一一同意了。其中一个人印象最深刻,头像竟然是一条狗,名字是狗子。

晚上睡觉前,那个狗子发了个红包给我:“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松给你。”

我没有点开,心想,有毛病啊这人,打错字了都不晓得!

我很讨厌看到错别字,看到一个,浑身不舒服。

第二天,我窝在宿舍看小说,微信弹出了个信息,是那个狗子的,又是一个红包:“秋天的第二杯奶茶,送给你。”

嚯,这次没有打错字了,我打开这个狗子的朋友圈,想看看这是哪个鸟人,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朋友圈全是撸啊撸比赛和王者的游戏截图,刷屏的次数之多,我翻了几下就不感兴趣了,估计是个游戏肥宅。

我对他更不感兴趣了。

这人接连几天一直给我发红包,终于,国庆最后一天,我好奇至极,点开了最后这个红包。

0.01元!

这是什么狗男人!!!!!

我气死了!!!!

三、

拉黑他之后,我的世界恢复了清净,每天上课吃饭睡觉,追B站番剧,刷知乎八卦,看脑残小说,把小日子过得不亦乐乎。

事情的转变是由光棍节开始的,那天,我刚下了宿舍楼想去食堂吃饭,又遇到这个想让我爬墙的狗膀胱了。

我猜当时的我过于惊讶,没有对爬墙的行为付诸行动,他看到了我,飞奔了过来。

“悠悠!”

我脑子一团浆糊,四处张望,看看是谁这么有眼光,和我同名。

他却是直接奔到我面前来,那快活的身姿,就像商场外面那些高高瘦瘦的充气竹竿人一样,滑稽又搞笑。

我情不自禁地指着他哈哈大笑。

他一下把我拥到他怀里,生生把我的笑声扼杀在他胸腔里。

他胸腔有一股特殊的气味,你别说,还挺好闻。

“干什么呢?!”我气得鼻子都歪了。

“你戴的什么破眼镜啊!”他捂着胸口,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我的眼镜框架,在他抱我的一瞬间,被他硬梆梆的胸膛撞碎了……碎了……

我七百度的近视,拿了眼镜就跟睁眼瞎一样!

我退开了两步,瞪着我的死鱼眼看他那依稀的似乎没有眼睛的脸,爆出了马景涛一般的咆哮:“赔我眼镜!!!!”

“赔赔赔!”他嘀咕着,“要不是你拉黑我,我也不至于白白的跑过来一趟看你怎么了。”

我不管他说的什么浑话,冷笑一声:“今天就赔,立刻,马上!”

他似乎有些委屈:“我辗转问了十几个人,才知道你住这栋楼……”

我生怕他逃跑不赔我眼镜,上前死死地抓住他的袖子,朝他呲牙咧嘴:“不管你说什么,我眼睛瞎,都听不见。快去赔我眼镜!”

他什么反应我可管不着,总之,他还是老老实实带我去眼镜店了。

我故意配了一副八百多的眼镜,加上加急的五百块钱手续费,算是讹了他一笔。要知道我原来的眼镜才三百八。

在等待配镜的小半天里,我都一直和他在学校周边闲逛,肚子越来越饿,我在纠结要不要请他吃个烤鱿鱼啥的,毕竟一千多的眼镜,我觉得贵,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

“狗膀……”我犹豫着开口了。

“悠悠!”他竟然同时开口。

“……”我生生吞下了最后一个字。现在的我可是小仙女萌妹了,那些不好听不雅观的外号,可不能从我的口里说出,不然影响我以后择偶。虽然此时大街上的所有人的脸,我都看不清,万一有哪个帅锅对我一目倾心关注我呢……

“悠悠,吃煎饼果子不?”他见我也开口说话,语气有些惊喜。

煎饼果子!!!!

我一下恼了。

我放弃不说你外号了,你竟然大庭广众之下,喊我外号????

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语气似乎有些窘迫:“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哈。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煎饼果子的,真的,一直都很喜欢。”

“快滚。”我真的生气了,甩开他袖子,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框,不料脚下多了个坑,我一下不留神,绊倒在地。

我整个人都摔倒在地,摔倒下去那一瞬间,我近距离地看到地面的一个鸡蛋壳。我忽然就哭了。这地处学校堕落街,地上即使不下雨也是脏兮兮的,更别说各类小吃的贩子时不时把脏兮兮的废料泼地上了,我即使看不清,但也知道自己身上一定非常难看。

苟庞把我拉起来,一直笑一直笑,直看到我流在脸上的眼泪才止住:“没事,不就摔一跤嘛,你以前爬墙那会摔得比这难看多了。”

四、

我不理他,也不管其他的了,自己跑眼镜店去。眼睛虽然看不清,走路认方向也不是问题。苟庞喊了我几声,我当然是假装听不到。

眼镜店的小姐姐看到我落魄的模样,好心请我喝了杯奶茶。

大约十分钟后,苟庞也进来了,手里拿着个绿色环保袋,包得严严实实的。

我们彼此不说话,就那样干干地坐到眼镜配好,我戴上眼镜,世界顿时清晰明了。

我甚至还看到苟庞偷眼看我的样子,和我记忆里初次见到的狗模样有一些变化了。

变得更丑了。

我跟店家和小姐姐道了声谢,出门前跟苟庞要了微信号码。

他的脸色变幻,一言难尽。

他说:“你不是已经拉黑我了吗?”

他还信誓旦旦地说:“你领了我的红包就把我拉黑了,我从未见过有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我:“……???”

我忽然知道他是谁了,冷脸走开。

“悠悠。”他拉过我的手,想牵着我。

我一下甩开。

“你再甩开我的手,我就抱你了啊。”他威胁。

我毫不犹豫就拿出手机,当着他的面按好110,准备随时拨打。

他妥协了,低头跟在我后面走。

“悠悠,对不起。”快到我宿舍楼下的时候,苟庞把他手上绿色的环保袋塞到我手上,快速溜了。

我疑惑地打开了环保袋,一看到里面软软的大大的一大包东西,脸色一下涨红,大吼一声:“狗膀胱!!!”

宿舍人来人往,还有不少难舍难分的小鸳鸯们腻腻歪歪,我话一出口便知不妥,连忙冲回宿舍。

苟庞买了一大包成人纸尿裤给我!!!

我迅速把他从黑名单里拉出来,转了一千六给他,再把他拉黑。

我感觉,世界又清净了~

五、

一周后,我收到了一个包裹,想着估计我双十一抢的鞋子到了,便兴冲冲地去领。

拿回来一看,一件暗红色的L号长羽绒服,衣领处绣了金牡丹,袖子也风骚地印了金凤凰。

上面还带个商家帮写的纸条:悠悠,我很喜欢你。

我吓了一跳,地址电话都是我的没错,名字也是我的。我和舍友说了这个疑惑,舍友们都笑的肚子疼,怂恿我穿上这件大妈衣服让她们拍个抖音玩玩。

“估计是哪个暗恋你的大叔大爷送给你的。”她们这样说。

我觉得毛骨悚然,被大叔大爷惦记可不是什么好事,我甚至连换宿舍换专业的事都想好了。

拿到包裹当天晚上,我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悠悠,我是苟庞,衣服喜欢吗?”

我:“……”

竟然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还有些高兴是怎么回事……

他下一条短信紧接着过来了:“悠悠,我很想你,我可以过去找你吗?”

我感动极了,顺手把这号码拉黑。

他不依不饶,换了个号码给我发短信:“悠悠,这是我室友的号码,五毛一条短信呢。你要是还拉黑我,我就去你学校找你。”

我有些生气:“你不觉得你在性骚扰我?有意思吗?”

他没回复我,我也就刷了会娱乐八卦信息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手机里多了另外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我点开一看,是苟庞的。

他说:“对不起,这个才是我真正的号码,你想拉黑我就拉黑吧。悠悠,我不该这样对你。可是我还是很想说,我很想你。我想去找你。”

我蓦然升起一种奇怪的念头,我觉得,他似乎没那么讨厌了。

可是,他下一条短信又出卖了他不要脸的本质。

他紧接着,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你要是再拉黑我,我再花钱买短信。”

我心想,不如见个面,把话一次说清楚吧,还有把他莫名其妙给我买的成人纸尿裤和那件大妈羽绒服,都还给他!!!

我回了他:“周六,江滩公园,十一点。过期不候。”

然而我高估了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周六那天早上,由于前一天晚上我通宵了,白天又呼呼地睡了个懒洋洋的好觉,彻底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周六下午三点我才饿醒,看着手机多了几十个苟庞的未接来电和将近一百条短信。

最新的一条大约是下午两点发来的,苟庞说:“我明白了,对不起,悠悠。”

我忽然想起和他相约的事来,连忙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忙音。

我又发了条短信解释了一番,他没回复。

我看着手机里他的短信,从早上八点开始,就一直在给我汇报他的行踪,坐的什么车,穿的什么衣服,还告诉我周围有什么有趣的,好玩的人经过。

他说:江边的风大,你记得穿上那件厚羽绒服,那可是我从我妹妹淘宝购买记录里翻出来的,我估计你们女孩都喜欢这种款式?

他说,路边有个卖艺的老头拉二胡,难听死了,为了不让他继续拉,他给了那老头三块钱的巨款。

他还说,我等你一个多小时了,你是不是手机丢了?

一条条的短信,我默默翻到最后,看着一个热血小伙慢慢心冷的心路历程,心里有些难言的失落。

他是在企图用苦肉计,来让我内疚,增加我对他的好感,以此来绑架我让我答应做他女朋友吗?

如果不是他莫名其妙的的多事和无理取闹的纠缠,我会答应今天去跟他见面吗?

我冷静地剖析了一番,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我一开始就离他远远的,也许就不会发生后面这种糟心事了。所有的误会和矛盾都是他自作自受,与我无关。

眼镜的钱我已经还给他了,他自己不接收,不怪我;

那个……那个纸尿裤和羽绒服,也不是我让他买的。

去江滩公园见面是我的主意不假,可也是他逼出来的。

我理顺了思路,顿时神清气爽,反正解释也解释过了,后续怎样,我不想管了,他爱咋咋地。

我准备下楼去吃点东西,没料到一出宿舍大门,当头就遇到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他静静地守在我宿舍楼下,穿着一件针织毛衣和无袖的夹克,脑袋左右晃动,看着来来往往的女生们,嘴唇有点发乌,冻得跟个孙子一样。

六、

我一时心虚,趁他没发现我,赶紧躲回宿管阿姨的窗口旁边,偷偷看他。

不得不说,苟庞除了单眼皮,眼睛又小不符合我审美之外,其他地方长得还不错。

他的侧颜还是很赞的。

我就那样看了他一会,宿管阿姨警惕又狐疑,终于走出了门口:“同学,我们宿舍不能让男生上来的。你挡着我也没用,我这里有监控画面的。”

我:“????”

我一时脸红:“对不起阿姨,我只是在等人。”

阿姨眼神里充满了对我的不信任。

我一咬牙,跑回宿舍去把羽绒服包裹和纸尿裤拿出来,装到我大书包里,鼓鼓囊囊的。我又跑下楼去想把东西扔给苟庞,跟他从此两不相干。

可是门口的苟庞,已经不见了。

我一惊,学校有好几个门,不同的方向,我应该怎么去找他呢?

我周围看了一圈,也没见到他,一时有些失落。

没找到他,我只好背着我的大书包准备去离我最近的堕落街买点吃的填肚子。

“悠悠!”一个似乎有些惊喜过头的声音从我后面传来,我正想转身看看是谁喊我,整个人就被一个凉飕飕的怀抱搂住了!

苟庞!

我费力推开他,抬起头。

他笑得眼睛都看不见,面色由于激动而显出奇怪的红润,他黑溜溜的眼珠凝视着我,有水光在他眼里闪动,“悠悠,我就知道你也喜欢我。”

他说:“刚才你们宿管阿姨都告诉我了,说我女朋友企图挡着她的视线,想让我进你们宿舍。”

他快快乐乐的像个傻子一样,语调欢快,臭屁又得瑟:“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暗中观察我,偷偷喜欢我。”

我:“……”

他欢喜得拿手使劲揉我好不容易理顺的毛躁头发,继续说道:“我就学你,偷偷藏起来。果然被我看到你也跑出来找我了。快说,刚才找不到我,你是不是很难过?”

我对他最后一点的内疚突然消失了,挣开他的手,拿下书包:“给!以后别烦我了!”

苟庞很自然的拿过书包,嘴里还叭叭叭地响着:“你这么个小人,还背个大书包,小心越压越矮……咦,这么轻?”

我冷脸离开,想与他保持距离。

“悠悠,我手机被偷了。”苟庞声音委委屈屈的,“我等不到你,就想来你学校找你。可是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我手机被人偷走了。”

我一怔,看了他一眼,又赶紧转过头,正视前方。

我觉得有些烦躁郁闷,又有些纠结和生气,以及隐隐约约的心疼。

他继续用那种又委屈,又撒娇做作的声音说道:“我没钱回学校了,悠悠你可不能不管我。”

他还说:“我又冷又饿又想你。”

我:“……”

相关阅读
心心向龙

其实,他们早就见过了,不过这个秘密,他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 夜晚的风带着些凉意,艾丽将有些滑落的兜帽重新戴好,抬头看向了天空。 一望无际的深蓝色背景下,一轮弯月静静地与她对视。她低了双眸,视线落在海面上。 已经到了他们的领域了吧? 四周依旧很安静。渐渐的,海面上开始升腾起雾气。她有些害怕,抱膝蹲坐在船头。听说,龙是一种强大却残忍的生物,她手无寸铁之力,他会不会直接杀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困意

恋爱的surprise

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亚飞看着自己不经意写在纸上的话,脸红了红,慌张的合上笔帽,又做贼似的掏出手机,点开了他和马克的对话框。 最新的聊天记录是马克给他分享的自己和女朋友旅行时的照片。 亚飞一张一张点开,仔细的看着。 穿情侣装的甜蜜街拍,咖啡厅的搞怪表情,爬山时的欢快场景...... 亚飞一个一个看过去,嘴角扬起一丝甜蜜的笑容,仿佛照片中的情侣就是他和静宜。 手机的震动声

缺钱少女和普法少年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感叹,下一秒就听到了老师的反击“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文/蘑菇味桃子 一、“彭拉拉,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 刚进入八月,头顶的电扇就跟知了一样嗡嗡嗡地响个不停,却起不了任何效果,教室里一个个的还是汗流浃背。 守晚自习的老班更惨,背后趴满了楼道里趋光飞进来的飞蛾。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百无聊赖地撑着脸,思绪飘走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 全班安静了两秒钟,瞬间爆

甜甜柚子夏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文/莫若离 一、齐先生,您的外卖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 夏日炎炎,蒸腾的热气都快把人汽化了。门外的小姑娘白皙的脸热得通红,头盔大小不合适,歪歪地戴在她头上,帽带把她耳旁沿至下巴勒出红印子。 男人心里不动声色啧了声,点头,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就回屋。 丁柚有些焦急,娇软的声音抬高:“齐先生等等,我在路上摔了一跤,您要不要先检查一下食物是否完好?” 男人顿步

极北以南

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文/陈谌 一 我翻了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窗口望出去,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 十一月,极夜的结束仍遥遥无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习惯在这段漫长而寂寥的时间里沉睡,尽管北极熊并没有冬眠的习惯,但对我而言,睡眠是逃离孤独的最好方式,毕竟等待终归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可能会消磨掉你的希望,然而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无论是梦境还是想象,那些画面总会泛着些许

爱你就是保护你,和你身边的一切

她知道他怕血,但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他甘愿冒险。 . 夏莉和曹良属早恋。当年学校严抓早恋,他们的隐秘工作做得相当到位,路过装作陌生人,晚修回家拿出一部按键早被磨得模糊的手机给对方发短信,不是嘲笑今天对方表现像头猪,就抱怨老师又下发卷子要求第二天写完讲解。 靠着破旧的手机,他们熬过了中学时代,高考之后,两人成绩不错,在选填志愿时,别的同学都在为哪个学校哪个专业苦恼,他俩早早决定将要去往何方。夏莉在南

偏爱你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文/林顽 一、你有爱豆吗? “你有男朋友吗?” 对面的人摇头。 “那你有爱豆吗?” 对面的人再摇摇头。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 谭稚坐在学校嘈杂的餐厅里,眼看着这位既有男友又有爱豆的好同学徐灿灿,从言语和眼神中鄙视着她。 “您倒是追星,播一部剧换一个‘老公’的速度咱可赶不上。”虽然谭稚心里认同对方,但嘴上还是不服软。 徐

爱你时,请爱我(一)

大概是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做好了离婚的准备,所以柳如曦此时没有感觉到特别难过夜色如墨,风冷如刀。 宽阔的柏油路上,只听得见行李箱滚轮转动的声音,柳如曦一个人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走在路上。 夜色如水,沁人心脾,柳如曦有些单薄的拢了拢自己的衣服。 签完离婚协议的那一刻,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从别墅中搬出去,东西很少,一个行李箱就足够了。 大概是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做好了离婚的准备,所以柳如曦此时没有感觉到特别难过

我的男朋友很娘

世界都在变,他们只要觉得这段时光是真实快乐的就好。 是的,很娘。 体育馆,上课的学生积极参与各项体育活动,罗尔作为文学系屈指可数的男生,没有被女生优待,也没有被男生容纳,他是异类,因为他娘。 他不喜欢篮球,可偏偏选课系统出错,把他调到了篮球选修课,他学得很痛苦,不会拍球,不会运球,老师让他三步上篮,他能走出五步,球还没进框,男女生都嘘他,老师也不为难,要他坐在叶怡身边等待下课。 虽然相处了半个

我只想在后宫当条咸鱼

他的声线似乎有些颤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泪眼汪汪:“臣妾只想在后宫当条咸鱼。” 皇帝居高临下地看我:“爱妃可知,犯宫禁者,杀无赦。” 我哭天抢地:“臣妾是被冤枉的!” 皇帝一把扯过太监手上的字条,欲甩在我脸上之时,突然脸色大变。 他的声线似乎有些颤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缓缓地抬起头,露出社会主义青年的坚定目光:“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所以臣妾绝不会使用厌胜之术的!” 他的目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