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进宫(上)

2021-02-11 15:02:55

古风

1

自古红颜多薄命,所以我不想当红颜。

最是无情帝王家,所以我不想进宫。

可没想到的是,我全占了。听着太监那公鸭嗓宣读赏赐,我还有点回不过神。我实在搞不懂我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是怎样在茫茫选秀大军中被一眼看中。

论背景,我老爹那从五品的官儿实在不算啥;论容貌,那被我故意折腾的脸蛋着实有些拿不出手;论身材,比起前凸后翘的美女,我顶多算是个灵活的,胖子。

难道皇帝看着后宫中千娇百媚的美人觉得需要一个长得丑的来衬托一下?还是一眼就看中了我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

看着我被选中,落选的人明显不忿,又假惺惺的恭喜,这情景委实有趣。都说男人心,海底针,我被选中的原因问皇上去呗,看我顶个啥用。

只是自我进宫数月,狗皇帝的毛没见着,我日日在殿里窝的都要长毛了,也没搞懂让我进宫是为什么。

想不通就不要想了,我向来懒得费这脑筋,且走着看吧。只是这安静如鸡的后宫,咋就没有上演一些宫斗戏来慰藉一下我无聊的内心呢。

2

一日,正值春光明媚,我暗忖不能浪费上好春光,遂扛着鱼竿到了最近的湖边垂钓,嘿,还别说,那鱼长得还挺俊俏,我精神一震就多捞了几条。

拎着鱼竿晃晃悠悠的往回走,突然听到假山里传出一声

“药你下了没?”“放心,那小贱人活不了多久........”

我内心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这么久可算有事了!!!

贴着假山小心地往里瞅,一男一女正进行着秘密交易,场面极其混乱。我兴奋的,不,生气的捏紧了拳头,继续蹲墙角。

忽然我看到地上女子的衣物,虽凌乱却透着奢华。乖乖哩,这女的是皇帝的女人吧,给狗皇帝戴绿帽,这胆子可以啊。

“好看吗?”耳边想起一道温润的声音。

“好看,好看,贼精彩.”我忙点头回应。等会儿,这光天化日之下怎么有人跟我一起蹲墙角,还出现在我后面,这有点惊悚啊。

“兄台,在下想起饭还没吃,就先行离开了,你慢慢看,我们后会有期,后会有期。”我摆摆手赶紧溜,却听耳边轻笑一声,人竟跟着我一道走了。

完犊子,这出去一圈,戏没瞧好,倒是惹了一张狗皮膏药。

3

“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免贵,姓秦,字子良。”

“我与兄台素不相识,兄台为何跟着在下?”

“我与姑娘一见如故,为姑娘容貌而倾倒。”

我一脸黑线的看着睁眼说瞎话的某人。

“那秦兄何时离开?”

秦某人胸口捧心:“卿卿可是厌烦了我,怎一心赶我走,况且我身无分文,卿卿如何忍心让我露宿街头,食不果腹,孤枕难眠。”

我VS秦•露宿街头、食不果腹、孤枕难眠•子良完败。

说实话,这个呆在我殿中数日的秦某人,我还真的不认识,就凭他在宫中来去自如就足以说明此人不简单,更遑论他一身痞气下隐隐透露出的尊贵,我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那是大家族中从小培养的人才有的,他,绝不简单!

只是他为何在这里,我自然不可能自恋到觉得他是迷恋我,可又找不到缘由,这几日似真似假的试探也被一一挡回。我隐隐感觉到,这后宫要不太平了,前朝与后宫向来相连,不知这次前朝又有多少血雨腥风。只能暗暗祈祷,千万别把我这只小鬼牵扯其中。

日子照样不紧不慢的过着,只是多了只秦子良,风雨无阻的来蹭饭,跟我斗斗嘴,打打闹闹倒也悠闲得很,如果不是有人称呼我娘娘,我都要以为还在我府中。

4

当我被传召到凤栖宫时,我终于见到了狗皇帝的脸,一对剑眉飞扬入鬓,眼睛倒是最时兴的丹凤眼,鼻梁高悬,薄唇紧抿,说实话我有点失望,这还没秦子良那厮长得帅嘞。

毕竟偶然间听到小宫女一脸羞涩的谈及陛下,都是才华横溢、仪表堂堂、玉树临风、气宇轩昂......我思忖着不得跟我看的话本子里的男主一样嘛,结果,唉。果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古人诚不欺我也。

在我神游天外暗叹皇帝样貌时,底下的审讯也到了最后。是的,我们到这里只是来听审讯的,人居然还是熟人,就是那个假山里的。我叹口气,事情还是败露了啊。

“慧嫔,不守妇道与侍卫私通,淫乱后宫,下毒谋害梅嫔、王美人,胆大妄为,更行巫蛊之术意图谋害皇后,其罪当诛,押入慎行司,严查。”

慧嫔照例哭喊着冤枉被拖了下去,我们在皇后一番敲打后被放了回去,到了寝殿我才放松下来,前两项倒是说得过去,只是这最后一项有点不大对劲,估摸这场暴风雪要开始了。

果然,此后几天陆续听说慧嫔供出了好几个同谋,前朝好一番动荡,就连手握重权的护国将军都交出一半的兵权,在家卧床养病,而秦子良更是消失不见了。

按理说,这件事情应该已经平息了,但我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5

有天我一醒来就看到了秦子良那张欠扁的脸,恍惚间发现自己居然有一点怀念,我吓的一抖,彻底清醒。

“卿卿,你这一觉睡得委实有点久啊。”

我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太阳闭而不语,诚然这一觉睡得是有点久。但是,这不是你擅闯我卧房的理由!可这人若有半丝礼教,也不会呆这儿许久,罢了罢了。

“秦兄,来这儿有何贵干?”我一挑眉。

“啧啧,卿卿忒没良心,不在卿卿身边我可是日思夜想、度日如年,卿卿怎没一点表示。”

“得嘞,秦大公子既然如此繁忙,怎么还能抽空来看一眼本宫,本宫这里应当没有什么东西劳您如此惦记吧。”我勾了勾嘴唇,道出了我这几日来的猜测。

我看着他变了脸色,眼光变得锐利,仿若蒙尘的宝剑终于露了锋芒,很危险,我知道,还没猜到全貌就贸然说出。只是,不甘心啊,不甘心当做一颗棋子,不甘心深陷局中,更不甘心,被他所骗。

他看着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卿卿,你猜到了啊。”那语气似轻喃又似宠溺。我死命的掐着自己的手掌不让自己红了眼眶。

“秦家大公子,天资聪颖,曾为太子侍读,当今圣上的登基与其家族鼎力相助分不开,却在官拜大理寺卿时突然辞官,自此下落不明,相传是为情所伤,想要归隐疗伤。只是不知,已经辞官归隐多年的秦大公子为何找上了我?”

秦子良,不,应该是秦皓运神色复杂的看着我,沉默了许久摇了摇头,只是真挚的看着我“卿卿,所有的东西之后我都会告诉你,但现在不行,你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我也想信的,但他这句话简直是渣男的标配,又长着一张让人不放心的脸,我属实无法相信。

相关阅读
无怨,亦不悔

刑场上跪着的二位是我父兄,上面的监斩官正是案子的主审,当朝正二品官,我的未婚夫。 楔子 父亲曾经说过,我们名门大家,活,就要活出个贵人的体面。不过后来,莫说体面,我连贵人都不再是。 我穿着曾经京都最时兴的衣裳,梳了我这一年来才学会的发髻,簪着我身上仅剩下的一支蓝色玉簪,用一个捡来的大户人家不用的呈盘和酒壶,盛了方才求来的薄酒,规规矩矩跪在刑场下。 “求大人垂怜,容小女子送父兄一程。” 昔年我从

我和前男友相爱相杀

如果真的有忘川河奈何桥的话,别让我遇到他。做一辈子前男友吧狗东西。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 没错,我跟他分手的第二天俩人直接双双穿越,我穿成了一个宰相女儿,他直接九五至尊。 好家伙,同样是穿越,区别就这么大? 我怀疑他有外挂但是我没有证据。 别问我怎么知道他也穿越了,问就是我在面见圣上的时候跟他对上了暗号。 “奇变偶不变。” 当今圣上下意识回答: “……符号看象限。” 两人对视一眼。 是老乡没错了。

待到花事了

成全他,便是不渡,渡他,便要伤他,早知情爱伤人,当初应推搪掉才好 洛衡历劫归来前,我就已回了栖无境。 凡世的几十年,也不过神界的几十天罢了。我同他人世无缘,如今复神也是无缘。 我端着茶想着,这个时辰他该是回了天族,天帝说过,待洛衡历劫归来,便要敲定他同凤族小公主的婚期。 天帝本意也是想让洛衡同其他神族寻个合适的神女联姻,之所以是凤族的小公主,则是我向他提议的。 在下凡助洛衡历劫前,我曾启见过天命。

蝉声依旧

一只从未情爱的知了,一条情窦初开的蛇,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做。蝉声嘹亮,这个炎炎夏日,沈家的大公子在一棵茂绿的大树下翻着书,一派岁月静好的景象。 “啊!”一道人影坠落。 小蝉苦着脸揉揉腰背,撑着石桌慢慢爬起。 抬头看到身着青衫的男子,愣了半晌。 凑近了更好看啊! 男子也不急,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夏日难得的凉爽的风吹在两人身上。 “那个……”小蝉吞了口唾沫,扯出一个微笑,先开了口试图解释,“树上凉快

酒殇

他没由来的显得几分失落,就像是孤注一掷的赌徒,拼命抓住最后一丝机会。一. 是夜,冷风刮过寂静夜空,树梢摇晃,隐隐约约间,听得远处诡谲鸟鸣。 无花客栈还未打烊。 客栈门槛上挂着两个大红的灯笼,此刻泛着些许光晕,层层圈圈,落在地上,将暗处黑猫的轮廓渡上几许微妙之色。 寒风过径,猫儿低低的叫了一声,退回了暗处,不消片刻却传来一声细长的嘶吼声。 潋潋月光下,一双白皙透明的手微张,爪状的抓住了黑猫的脖子,暗

血骨花

血骨花是长在人心上的花,它的花瓣是白森森的人骨,开花时沾染着人身体里鲜艳的血。 “听说这乐昌公主是被妖怪缠上了身,死不瞑目啊。”饭后无事的百姓闲聚在茶馆,说起这件事无不感到离奇。 “可不是嘛,公主下嫁那日,我亲眼看见了,那张脸惨白得就像是被吸完了精气。”青年拿着折扇探身,越讲越不可思议,“而且,我还听宫里传出的消息说,公主穿着嫁衣上轿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想到这一到丞相府门前,竟然就与那死了许久的

岁岁有今朝(一)

哥们好心奉劝你一句,玩玩得了那小丫头,到时候九月看见了得该不高兴了。 “汝汝,答应阿娘,好好活下去……”阿娘附在她耳边,用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告诉贺汝汝她要好好活下去,可她或许是没有来得及想到,那对于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孩子而言会有多难。 也就在她闭上眼睛的一瞬间,那些原本藏匿在黑暗的角落里,虽然渴望但还有些忌惮的那些饿极了的人再也没有了顾忌,几乎是一窝蜂的,就朝着贺汝汝的方向狂奔过来就要撕咬她。

将门废后(上)

我是他结发十年的太子妃,他登基后却只封我为贵妃。 我收到皇上的旨意时,正坐在骄阳殿里的暖阁内绣着一幅迟日江山图。 绣花时我一向不喜欢很多人在身旁伺候,只留下在潜邸中就服侍我的侍女凌冬在旁。 刚绣完碧霄山的顶峰,我和凌冬比对完丝线的各个颜色,就听见门外的小宫女在门外通报道,何公公求见。 我理了理身上的衣饰,一身半旧不新的黛色襦裙,正是这个节骨眼上我该穿的。 凌冬扶着我走到院内,院内正是明胤身边的传

公主不约

毕竟上辈子,他是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师父亲手把我推下了诛仙台,仅仅因为我想杀一头鹿。 清隽白衣仙人铁青着脸问可有悔意,我拖着沉重的镣铐抬眸,粲然一笑。“不悔,他日若有命归来,弟子定当将师父寝殿里的那只畜生宰了来,烹肉煮血作下酒菜。” 许是被这话刺到了,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威压降下直将我碾进地面,喉中的腥甜涌过几个来回,最后还是自牙间口缝溢出,身体骨骼嘎吱作响,碎的清脆。 他急了他急了。 我嗬嗬发出两声不

玲珑骰子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阿姐,你等等我好不好。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阿姐阿姐,你快瞧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还没有见到人,就听见洛尚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黎舒和身后的丫鬟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无奈的笑。 门帘拉开,一个少年迎着阳光走进来,脸上挂着明媚的笑意,让人不自觉的跟着笑起来。 “阿姐,你猜我带了什么回来。” “我猜啊,嗯~既然是去打猎那应该是小动物吧,小兔子?” 洛尚不情不愿的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