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有点狠

2021-02-11 21:01:28

古风

中秋宴上,皇帝萧翊被人暗算中毒。贵妃岚月不到一日就找到了刺客。

天牢。

“来人,把这三种毒药一样一样给她喂下。”岚月语气轻缓地吩咐侍从。

“我知你向来心狠手辣,手段残忍,如此草菅人命,南珈国的国法在你眼里难道可以随意践踏吗?”被下狱的是昨日中秋宴上领舞的舞姬花颜。

岚月不在意她说的话,侍从强行灌下了第一种毒。“说吧,解药是什么,你说了,本宫也给你解药。”岚月抬起花颜的脸。

花颜不为所动。刺杀就是死罪一条,若是能拉上南珈皇帝一同上路,也是死得其所。岚月见她无动于衷,就说了一句“沈千扬”。

花颜一听就慌了,恶狠狠地看着她。岚月浅笑,说:“怎么?还是觉得本宫的话在理对不对?你要知道,这一种毒好解,可两种毒混一起,本宫就怕御医无能了。”

沈千扬是花颜的心上人,从儿时便倾心的人。

岚月命人查了花颜的身世。她是十年前萧翊下旨灭门的柳氏一家,当时岚月不忍让才六岁的她同赴黄泉,私自放走了她,没想到如今她竟携怨归来刺杀萧翊。

花颜知道事情藏不住了,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了出错,一切都没有破绽,岚月是如何识破的呢?

花颜说:“我没有受人指使,全是我自己的主意。解药我可以给你,只是我不明白你怎么知道是我下的毒。”

岚月的目光如利刃一般看着她,“解药。”

“放过千扬哥哥,与他无关,你若不肯,萧翊将永受蚕毒折磨。”岚月答应了,随身宫女拿了解药离开。岚月也给了她所服毒药的解药。

岚月告诉花颜,南珈国上下皆知贵妃狠辣,多少贵女惧怕进宫为妃,若不是显赫之家出身,宫里一年也添不了几个新人。而花颜的破绽就在此处,中秋宴上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皇上献媚!

“你向皇上递了一杯酒,且喂了皇上喝,想来毒就在你的指甲盖里吧。”岚月一针见血,“舞姬御前献舞,层层搜查,衣服简单,你自然藏不到衣物里,对吧?”

贵妃果然聪明。花颜疑惑尽去,“沈千扬是得力文臣,望贵妃娘娘不要随意攀扯。”说完,她将剩下的两杯毒药一饮而尽,片刻便毒发身亡了。

服了解药的萧翊很快转危为安。

萧翊醒来就问刺客一事,岚月说是柳氏复仇,告诉他当年自己私放了柳氏幼女一事。萧翊温柔又心疼地说:“难为你了月儿,你才是最善良的那个人。”

柳氏一族当年只手遮天,意图趁萧翊年幼而谋反,幸得岚月家族相助,免了一场大乱。

三月后,云秀宫贤妃有喜。岚月前去道贺。

贤妃见到岚月有些心惊,即使有孕也行了大礼。岚月扶着她起身,说今后见自己不必行大礼,好好养胎最重要。

此后,岚月一直小心安排着贤妃的起居吃喝,就怕出什么问题。而她的无微不至落在贤妃眼里,却让贤妃总是觉得战战兢兢。临盆之日将近,贤妃向萧翊请求“别让贵妃进入云秀宫,臣妾害怕。”

萧翊心里不是滋味,但顾着贤妃腹中之子,也答应了她的请求。孕四月之时,贤妃暗地找了宫外圣手名医来看胎,名医说是男孩,从那之后又高兴又恐慌,生怕岚月容不得孩子,即使岚月照顾得细致入微,但是她的狠辣满宫皆知。

贤妃在一个明月高照的夜里临盆分娩,此时萧翊正在锦乐宫陪着生病的岚月。接到宫女报信,吩咐了贴身宫女欣儿好好照顾岚月就离开了。

贤妃生产很慢,快天亮的时候才生下了一个男孩。嬷嬷才把孩子抱给萧翊的时候,贤妃突然就没了气息。

“皇上,皇上,不好了!贤妃娘娘没了!”宫女玉儿跪在萧翊面前哭喊道。

萧翊一怔,“什么?”随后冲进房里,顾不得血腥忌讳。

“阿苏…”萧翊唤着贤妃的小名,可此时的贤妃一丝气息都没有了。

萧翊大怒,要问责所有与贤妃产子有关的人。

“贤妃产后突逝,李御医,若不能查明原因,你就只有以死谢罪!”

李御医吓得跪的腿软,“皇上明鉴,臣一直尽心尽力,小心贤妃娘娘的药饮,绝无疏漏之处,只是娘娘孕中常有忧思,但臣一直疏导这娘娘的情绪,此般定是娘娘忧思惊惧伤了自己,皇上明查!”

常有忧思?萧翊心里一紧,立刻屏退所有人,独唤了玉儿进殿。

大门紧闭,太监严守。

“你是贤妃心腹,你说,到底贤妃孕中所忧何事。”

玉儿跪拜,娓娓道来。

贤妃娘娘知道自己有孕很高兴,但又怕贵妃娘娘不容龙胎,故而有些担忧。后来娘娘觉得若是生个公主,贵妃娘娘肯定就不会那么介意了,所以有孕四个月后悄悄找了宫外名医来瞧胎儿。名医告诉娘娘腹中是男孩,娘娘大喜,自陛下您登基之后,只有两位公主,这是第一个皇子。

也正因为是第一子,贤妃娘娘更是害怕,怕……

“怕什么,说!”

怕贵妃娘娘不喜欢,认为贤妃觊觎皇后之位。奴婢也时常开导娘娘,御医也劝娘娘要放宽心,为着孩子不能这么胡思乱想。

可是有孕的女子总比平常人要敏感,即使御医开了调理的药,奴婢们小心伺候着,贤妃娘娘还是胡思乱想,觉得贵妃娘娘会害她。

“那为何不早点禀告朕?”萧翊大怒。

娘娘不许奴婢们还有太医多嘴,娘娘说,皇上最宠爱的就是贵妃,而且贵妃一直照顾她,说了您不会相信,反而会让贵妃不满,所以……

“别说了!出去!”

萧翊独自一人在殿中,夜至仍不出。

岚月听闻贤妃薨逝,顾不得病体去操持她的后事。萧翊却下旨要岚月在锦乐宫养病,非诏不得出。

“皇上这是要禁足本宫吗?”岚月问宫女欣儿。

“娘娘多虑了,皇上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

眨眼又过了一月,天气也渐冷了。

岚月病大好,想着去看看贤妃的孩子。满月宴她没能去参加,所以这次带了礼物去慧妃宫里看望。

萧翊对岚月的宠爱不似从前,慧妃也没有从前那般畏惧,但是大方从容了许多。

岚月知道其中缘由,因为身体的原因,早早就回了宫。

岚月的性情不再像从前那般凌厉,满宫都说是她大病一场的缘故,也有说现在慧妃抚养嫡子,岚月连女儿都没有,自然不敢张扬。

萧翊不再那么宠爱岚月,她是知道的。岚月在萧翊还是太子时就喜欢他了,但是年少时她只是丫头,做侍妾都不够资格。

先帝中意萧翊,立萧翊为太子,此后各家贵女纷纷登门拜访,都想成为太子妃,做家中在朝堂的倚靠。

后来萧翊登基为帝,再也没有拒绝的借口,就选了一些女子进宫。但是许多女子都是为了权力进宫,都有各自的谋求算计。是岚月,是她为萧翊解决了这些担忧,却也因此落下了狠辣的名声。

从少时的彼此相许,到如今的地步,岚月也说不出为什么,到底自己哪里错了?

第二年春天的时候,百官上书立后。

萧翊看着岚月,说:“月儿可愿为后,我们一起共赏南珈国的锦绣江山?”

岚月跪拜,说:“臣妾无德,此生能陪陛下左右已经很好了,不敢再求其他,请陛下另选佳人。”

后来慧妃成了南珈国的皇后,世人皆说她端庄柔淑,抚养嫡子,功在千秋。

而岚月就在那年没有熬住寒冬。

萧翊伤心欲绝,原来她的病从未痊愈。在太子府里,在宫里替萧翊挡了太多暗害,就是贤妃临盆时的风寒也不是风寒,是毒素的难以去除才导致的久卧病榻。

“月儿没有害贤妃,月儿也很喜欢孩子的,但是月儿没有福分,零零散散的毒使得月儿不会有孩子了。翊哥哥,你相信月儿是个善良的人吗?”

这是岚月写的绝笔信,欣儿亲手交到萧翊手中。

此后再无此后,遗憾吗?痛吗?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有萧翊自己一人才能懂那份冰凉……

苏嘉觅
苏嘉觅  VIP会员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感谢每位小伙伴的关注

贵妃有点狠

相关阅读
我不想进宫(上)

我以为的别有用心,是你的步步为营。缘来如此,万幸有你。 自古红颜多薄命,所以我不想当红颜。 最是无情帝王家,所以我不想进宫。 可没想到的是,我全占了。听着太监那公鸭嗓宣读赏赐,我还有点回不过神。我实在搞不懂我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是怎样在茫茫选秀大军中被一眼看中。 论背景,我老爹那从五品的官儿实在不算啥;论容貌,那被我故意折腾的脸蛋着实有些拿不出手;论身材,比起前凸后翘的美女,我顶多算是个灵

无怨,亦不悔

刑场上跪着的二位是我父兄,上面的监斩官正是案子的主审,当朝正二品官,我的未婚夫。 楔子 父亲曾经说过,我们名门大家,活,就要活出个贵人的体面。不过后来,莫说体面,我连贵人都不再是。 我穿着曾经京都最时兴的衣裳,梳了我这一年来才学会的发髻,簪着我身上仅剩下的一支蓝色玉簪,用一个捡来的大户人家不用的呈盘和酒壶,盛了方才求来的薄酒,规规矩矩跪在刑场下。 “求大人垂怜,容小女子送父兄一程。” 昔年我从

我和前男友相爱相杀

如果真的有忘川河奈何桥的话,别让我遇到他。做一辈子前男友吧狗东西。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 没错,我跟他分手的第二天俩人直接双双穿越,我穿成了一个宰相女儿,他直接九五至尊。 好家伙,同样是穿越,区别就这么大? 我怀疑他有外挂但是我没有证据。 别问我怎么知道他也穿越了,问就是我在面见圣上的时候跟他对上了暗号。 “奇变偶不变。” 当今圣上下意识回答: “……符号看象限。” 两人对视一眼。 是老乡没错了。

待到花事了

成全他,便是不渡,渡他,便要伤他,早知情爱伤人,当初应推搪掉才好 洛衡历劫归来前,我就已回了栖无境。 凡世的几十年,也不过神界的几十天罢了。我同他人世无缘,如今复神也是无缘。 我端着茶想着,这个时辰他该是回了天族,天帝说过,待洛衡历劫归来,便要敲定他同凤族小公主的婚期。 天帝本意也是想让洛衡同其他神族寻个合适的神女联姻,之所以是凤族的小公主,则是我向他提议的。 在下凡助洛衡历劫前,我曾启见过天命。

蝉声依旧

一只从未情爱的知了,一条情窦初开的蛇,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做。蝉声嘹亮,这个炎炎夏日,沈家的大公子在一棵茂绿的大树下翻着书,一派岁月静好的景象。 “啊!”一道人影坠落。 小蝉苦着脸揉揉腰背,撑着石桌慢慢爬起。 抬头看到身着青衫的男子,愣了半晌。 凑近了更好看啊! 男子也不急,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夏日难得的凉爽的风吹在两人身上。 “那个……”小蝉吞了口唾沫,扯出一个微笑,先开了口试图解释,“树上凉快

酒殇

他没由来的显得几分失落,就像是孤注一掷的赌徒,拼命抓住最后一丝机会。一. 是夜,冷风刮过寂静夜空,树梢摇晃,隐隐约约间,听得远处诡谲鸟鸣。 无花客栈还未打烊。 客栈门槛上挂着两个大红的灯笼,此刻泛着些许光晕,层层圈圈,落在地上,将暗处黑猫的轮廓渡上几许微妙之色。 寒风过径,猫儿低低的叫了一声,退回了暗处,不消片刻却传来一声细长的嘶吼声。 潋潋月光下,一双白皙透明的手微张,爪状的抓住了黑猫的脖子,暗

血骨花

血骨花是长在人心上的花,它的花瓣是白森森的人骨,开花时沾染着人身体里鲜艳的血。 “听说这乐昌公主是被妖怪缠上了身,死不瞑目啊。”饭后无事的百姓闲聚在茶馆,说起这件事无不感到离奇。 “可不是嘛,公主下嫁那日,我亲眼看见了,那张脸惨白得就像是被吸完了精气。”青年拿着折扇探身,越讲越不可思议,“而且,我还听宫里传出的消息说,公主穿着嫁衣上轿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想到这一到丞相府门前,竟然就与那死了许久的

岁岁有今朝(一)

哥们好心奉劝你一句,玩玩得了那小丫头,到时候九月看见了得该不高兴了。 “汝汝,答应阿娘,好好活下去……”阿娘附在她耳边,用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告诉贺汝汝她要好好活下去,可她或许是没有来得及想到,那对于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孩子而言会有多难。 也就在她闭上眼睛的一瞬间,那些原本藏匿在黑暗的角落里,虽然渴望但还有些忌惮的那些饿极了的人再也没有了顾忌,几乎是一窝蜂的,就朝着贺汝汝的方向狂奔过来就要撕咬她。

将门废后(上)

我是他结发十年的太子妃,他登基后却只封我为贵妃。 我收到皇上的旨意时,正坐在骄阳殿里的暖阁内绣着一幅迟日江山图。 绣花时我一向不喜欢很多人在身旁伺候,只留下在潜邸中就服侍我的侍女凌冬在旁。 刚绣完碧霄山的顶峰,我和凌冬比对完丝线的各个颜色,就听见门外的小宫女在门外通报道,何公公求见。 我理了理身上的衣饰,一身半旧不新的黛色襦裙,正是这个节骨眼上我该穿的。 凌冬扶着我走到院内,院内正是明胤身边的传

公主不约

毕竟上辈子,他是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师父亲手把我推下了诛仙台,仅仅因为我想杀一头鹿。 清隽白衣仙人铁青着脸问可有悔意,我拖着沉重的镣铐抬眸,粲然一笑。“不悔,他日若有命归来,弟子定当将师父寝殿里的那只畜生宰了来,烹肉煮血作下酒菜。” 许是被这话刺到了,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威压降下直将我碾进地面,喉中的腥甜涌过几个来回,最后还是自牙间口缝溢出,身体骨骼嘎吱作响,碎的清脆。 他急了他急了。 我嗬嗬发出两声不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