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知梦:璧落

2021-02-12 12:02:34

古风

山河知梦:璧落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魏子衿攻进东宫时,我正在镜前梳妆。

“长烟,你瞧,好不好看?”我将一支珠钗插入鬓间,道。

“公主……”长烟在一旁小声啜泣。

“无事,”我努力挤出一个自己也觉察到很难看的笑容,“一会你先走……”

话音未落,殿门便被很粗暴地踹开,是个小兵。

我望向他身旁那人,用力握了握手中的玉佩,指尖泛白。那人笑得温柔,一如往昔,身后却是遍地尸体,烈火熊熊,宛若人间地狱。

“让她走。”我缓缓起身,声音是意料不到的冰冷。

他并未开口,只是笑着看着我,那笑容那样完美地展现在他脸上,却始终未达眼底。

我盯着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睛,半晌,决然松开手,玉佩掉在地上,猝然摔了粉碎。

他的神色才终于有所松动,动了动唇:“退下。”

我看着长烟跑出去,松了口气。

“魏青,”我有片刻恍惚,顿了顿,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如今该叫你魏子衿,你可曾对我有半分真心?”

“乱臣贼子,”他面上云淡风轻,吐出的字却冰凉彻骨,“当诛”。

也是,我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公主,早就该死了。

只是我没想到,长烟会比我先走一步。她终究没有逃,而是中途折返,举剑要与他拼命。

那一瞬间,无数利矢破空而出,直直贯穿她的身体,殷红的血流淌到我裙下,仿若奈何桥边摇曳的彼岸花。

那个和我一同长大的少女,死了。

而他站在那里,面上的淡漠就好像长烟从来没有死在他面前。

是啊,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既然早知他心性凉薄,又为何一再奢望?

“恭喜魏将军大业将成,即将得偿所愿。”我拔下发髻间的银簪,飞快刺入颈间。

冰凉的泪水划过脸颊,我闭上眼,不愿再看到他。

一切好似走到了终点,亦像是又盘桓回起点。

终究逃不开,宿命的安排。

1

初遇魏青,是在父亲自立为王后。

是年,我刚及笄,听说父亲在为我挑选驸马,便偷偷跑到殿上,想隔着屏风悄悄看一眼。

那人着月白常服,仪态端方。我等了许久,也不见他转过身来。

正欲离去,却不想在回眸前一刹,撞入一双幽寂如寒潭的眼眸。略一晃神,又见其间泛起无边春意,似温柔的漩涡,令人深陷其中。

他眉眼生的极为好看,面如冠玉。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正是一羽轻鸿,飘然落在我心间。

听说他通晓天文地理,极善谋略,工于词赋,颇得父皇器重。

我想,嫁给这样的人,好像也不错。

于是后来,我便顺理成章地嫁给了他。

那是宣德十八年的春日,灼灼桃花灿如烟霞,开得那么艳,那么美。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这是阿娘最喜欢的歌谣。邺城的女儿出嫁,娘家人总会送上这一首歌谣,表达对新嫁娘最美好的祝愿。

可我如今已不是邺城的女儿,我的父亲是叛军首领,建政权大周,我,是大周的公主。

七年,我跟随父亲的军队南征北战七年,七年刀光剑影,七年金戈铁马,这条路的尽头,是归途,亦或是另一片荆棘?父亲不知,我亦不知。

我倦了,深深记得母亲从前说过,她说想要的,是天下再无战乱,百姓再无流离失所,而她自己,则有几间草屋,半亩薄田,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我如今之愿,不过是成全母亲的半生梦境,如此而已。

可母亲不知,她的枉死,成了把父亲逼上绝路的最后一根稻草,而父亲,如今早已回不了头。

……

外头喧闹的人声将我拉回现实。喜帕被挑开,我看见他身着大红喜服,眉目间难掩流转风华。

“公主累了,早些安歇罢。”

我卸下沉甸甸的钗环,脑海中是他离去的背影,胸口仿佛堵了什么东西,有些酸涩,也许……竟还有些失落?我自嘲地笑了笑,不再想他,走到桌边温习兵书。

次日清早,我与他一同入宫面见父皇。我们像世间所有的恩爱夫妻,携手而行。出宫后,天飘起了细雨,他刚想扶我上马车,被我拒绝。“陪我走走。”我道。

清晨的皇宫笼罩在烟雨蒙蒙中,宫墙的颜色被雨清洗得愈加鲜红,几支桃花伸进来,被雨浸透,花瓣落入小水坑,自在地打着旋儿。我伸手接下一片悠悠飘落的叶子,轻轻含住叶片,吹出一支悠扬的小调。

“没想到殿下还会这个。”他看向我,眸间充满讶异。

“幼时学来玩的罢了。”我微微偏头,见他半边衣襟已经湿透,手上拿的伞柄却仍向我倾斜。

我略怔了怔,不自然地将目光移开,越过他望向更远的地方。

“父皇攻下青州时,举城百姓扶老携幼前来迎接,当今天子昏庸无道,贪官污吏压榨百姓,大梁内部已然腐败不堪,”我叹了口气,“作为百姓,所求不过一个‘安’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若民皆不满,这天下的倾覆,也不过须臾间的事。”

他定定地看着我。

“父皇所做,不过顺应民意,他攻城时,未伤一无辜百姓。”

我被他看得不自在,便止住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对他说出这些话,就好像……在解释什么似的。

“陛下仁德,微臣自当倾尽平生所学,助陛下一臂之力。”

我盯着脚下的路,并未回答。

一片静默中,我们走完了从广德门到东宫的路。那条路如此漫长,却又如此短暂,如今想来,那便是我们之间的距离,隔了千山万水,却有片刻触手可及。

2

烛火摇曳,一条漆黑甬道中,我打量了下眼前布置精密的机关,微微颔首。“若有万一,你们便拿着这张图,护送陛下离开,上面是去煜国的路线。”

这是我为父亲准备的后路。若父亲最终败了……结局我不敢想。所以我安排密道,设下机关,也派了人接应,这些人都是跟了我多年的暗卫,不会有错。

出了密道,我有些累了,打了个呵欠。正有些困意,打算睡个回笼觉之际,忽然一柄利刃破空而来,带起一阵凌厉的风,我本能向后闪,面上一痛,刀上已扬起丝丝殷红。

是谁?我看向蒙面人,他的眼里杀机毕露。

进密道前,我习惯屏退左右,就连门口的侍卫都遣散了。可东宫素日戒备森严,他是怎么进来的?顾不及想太多,那人步步紧逼,我手上又无武器,眼看着已经退无可退……我闭上了双眼。

一阵天旋地转,想象中的剧痛并未袭来,我诧异地睁开眼,却看见魏青一张发白的脸,额上渗出一层薄薄的细汗。“殿下小心……”他只来得及说最后一句话,便昏迷过去。

我将手伸向他后背,摸到一把匕首,不由皱了皱眉。

刺客已经伏诛,东宫禁卫也陆续赶到。“公主殿下,您没事吧?”我没有抬头,望着怀中昏迷的魏青,话语里是从未有过的慌乱,“传太医!给本宫传太医!”

魏青受了重伤,虽性命无忧,但也须得好好调养几日。

躺在床上的人双目紧闭,面色苍白。

真傻,我想。

其实当时若你没有赶来,我也有法子脱身。进密道前,我抓了一把五毒散,藏在袖中。

我,姜云璧,在未做完想做的事前,是不会允许自己死的。

“殿下……”床上之人已悠悠转醒,像是一眼看穿我的想法,“微臣早听闻殿下聪慧过人,跟随皇上行军七年,排兵布阵,未曾吃过一场败仗,”他喘了口气,接着道“一手机关术更是出神入化……可殿下再怎么样,也是女子,不该这样勉强自己,更不该以身涉险。”

他伸出手,摸了摸我脸上的伤口,伤口已经结痂,被微凉的指尖轻柔抚摸,痒丝丝的。

“为何不让人处理伤口?”

我愣住了,随即偏开脸:“小伤罢了。”

“……如公主这样的女子,应当被捧在手心上。”

“来人,取金疮药。”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为我上药,指尖的温度传到脸上,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今后别再唤我殿下了,唤我阿璧。”我鬼使神差般,小声说了一句。

抹药的手指微微停顿,片刻恢复之前的动作。“好。”他应下,面上笑意更浓。

如公主这样的女子,应当被捧在手心上。

我脸上滚烫,不知为何心跳得厉害。

不应该啊。

……

回屋之后,我才察觉出不对。魏青这时候不该在上朝么?为何会如此巧合地出现在这?况且我的书房是从不允许他人随意进入的啊。

我问长烟,得知今日父皇提前散了朝。

“驸马爷刚下朝回来,便说有要事同公主商谈,看起来很是焦急,奴婢们便也不敢拦。”

思考着长烟的话,我摇摇头,许是我想得太多了吧。

人家舍命救我,我却在想这些,果真是在刀光剑影里活久了的人,见不得温柔与阳光。

只是那刺客的身份定要查清楚。父亲自占青州为都后一直积蓄力量,短期内并未打算与朝廷开战,这个当口,他唯一的女儿,最得力的军师被杀,收益最大的,到底是谁?

我揉了揉发痛的头,打算去给魏青送药。

一进门,便见他斜倚在床头,墨发垂下,深邃的目光投到我身上。

“听说你有要事找我商议,是什么事?”我将药碗放下,状若不经意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他忽然将脸凑了过来,我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

“陛下希望我与阿璧,好好培养感情。”

我感觉脸上腾地烧了起来。

我与他成亲已有数月,亲密无间、如胶似漆远算不上,相敬如宾倒还是有的。

“要……要事?”

他清亮亮的眸子注视着我。

“嗯,要事。”

“怎么培养?”

话一说完,我便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我这是在说什么胡话!

他仿佛也愣住了,过了片刻,忽然轻笑一声。

“阿璧想怎样培养,我们就怎样培养。”

眼神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药我放这儿了,你自己喝罢。”我推开他,不无慌张地起身。

他忽然闷哼一声。

我急了,“可是方才碰到伤口了?”

“无事,阿璧是在关心我?”

“不是。”

“嗯?”

我红了脸,认命地坐下给他喂药。

他低垂眼帘,眼睫如鸦羽般轻轻颤动着。

我凝视着他,不禁有些出神。

自阿娘走后,我再也没见过……这般温柔的人了。

窗外,秋日的阳光暖得恰到高处,清风送来缕缕桂香,被窗棂割成一片一片的,散在屋中,点缀满室的情思,悠悠荡荡,绵绵长长。

后来,再无那般时光。

3

夜凉如水,月华似练。

中庭,树影婆娑,碎玉般的月光斑驳一池清梦。

“今晚星星好多啊,忽闪忽闪的,半边天空都是呢。”我扯了扯身侧人的衣袖。

“只是在这里看尚且不尽兴,若能离星星更近些便好了。”

“这有何难。”

我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稳稳落在屋顶上。

“你还会武功?”

“不过是少时学来保命的轻功罢了。”魏青淡淡地答道。

“倒是没想到阿璧平日还有上房的雅兴。”

“可惜无酒。”我装作未听见他的话。

他飞身跃下屋檐,一眨眼功夫便已将一坛酒递到我面前。我打开封盖,一股浓郁的酒香溢散开来,与花香交缠,月色都带上几分香甜,令人未喝便已醉了三分。

“好酒。”我吸了吸鼻子,赞叹道。

“阿璧可别喝多了,到时候我不好抬你下去。”

“怎么?”我有些不悦,“我的酒量你还不信?”

我负气似的灌了自己半坛酒,头晕晕乎乎的,感觉好像醉了,又好像没醉。

于是在这半醉半醒间,趁着酒劲儿,我开始同他胡扯蛮缠。

“云卿,你会一直同我在一起吗?”

他沉默半晌,正当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时,听见了坚定而不容置疑的声音。

“会的。”

“云卿会一直陪在阿璧身边,无论岁岁年年,朝朝暮暮。”

“期限?”

“直到苍颜白发,枯骨成沙。”

……

“我不信,”我隔着朦胧的醉意,像个任性的孩子,“我不信,你骗人。”

又是长长的沉默。

沉默过后,忽然唇上一片温热的触感,酥酥麻麻的,传进了我身体的每个部位。

是一个吻。

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温柔得让人想溺进去。

过了一会,他松开了我。他的眼里盛着满天的星光,在浩瀚星空下,亮晶晶的。

那一瞬间我想,天上有这么多耀眼的星星,都比不得我眼前的人。

他是我的星星,是独属于我一人的。

那夜,我又与他说了好多事,包括七年前那场变故。

在我九岁那年,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我拉着长烟偷溜出府买糖葫芦。

日薄西山,细雨飘落,打道回府时,却只见大门上雪白的封条。

糖葫芦掉在地上,溅起几点泥泞,碎了。

童年美好的一切,也碎了。

自那以后,我便再不是太守府上娇宠的小姐。

我从梦中惊醒,身侧已空无一人。

只是唇上残留的余温,提醒着我,昨夜种种,并非一场梦。

4

画上女子明眸皓齿,笑意盈盈,裙摆曳地,手执几枝桃花。

“这是我?”

他含笑点了点头。

我乐了:“我也为云卿画一幅,如何?”

他好整以暇地站在哪里等着我画。

“不过我画技不佳,况且已有七年未作过画,要画出云卿姿容,怕是不够。”

未等他反应过来,我便走上前去,伸手抚摸他的眉眼,从额头到下颌,一寸一寸,仿若要将肌理刻入骨髓,永世不忘。

“如此,便画在我心里了。”

他薄薄的面皮浮起一片桃色,白里透红,十分好看。

眼见调戏得逞,我便准备提裙跑开,未想他用力拉住我的手,我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软榻上。

“这么急着走?”他贴近我,低沉沙哑的嗓音传入耳朵,像长了无数小钩子,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云卿,我喜欢你。”我答非所问。

他眸色暗了暗,欺身压了过来。

满室生香。

……

5

“公主自打成亲后,性子都活泼了许多呢。”

“是吗?”我继续钻研手中的针线,听见长烟的话,顺口回了过去。

“不过这样也好,这才是您这个年纪的女子该有的样子。”长烟继续感叹。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这天,自宣德十八年我嫁给他,已经过了三载春秋。这三年里,父亲并未向外扩张,只是占着这青州,研究治国之道,发布改革政令。

而这些事,都是魏青在忙,我倒也落得清闲。

前几日魏青送了我半块鸳鸯佩――另一半被他挂在绦带上,我便寻思着给他做个香囊,于是这双排兵布阵的手,第一次拿起了针线。

“阿璧绣得真好看,只是这两只鸡,有什么寓意吗?”

“……”

“那是比翼鸟。”

他看我的面色渐渐不对,便用更加温柔的语气道:“只要是阿璧绣的,无论什么,我都喜欢。”

这还差不多。我憋住笑意,为他将香囊挂在腰间。

不知不觉已三个年头了。我晃了神,三年,我们烹茶煮酒,闲庭看花,吟风弄月,炉前夜话,活成了他人艳羡的神仙眷侣模样。我也越来越习惯于这样安逸闲适的生活,仿若从前腥风血雨的日子,只是一场幻象。

我也算实现了阿娘的梦想。

我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庭前落花飘然洒下,点缀着逝去的三年光阴。

我曾以为,那便是永远。

直到血淋淋的真相在我面前被撕开,在我的心上留下一道惨烈的疤,我又陷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洞,而那道曾经救赎我的光,却成了明晃晃的刀,捅进我的心窝。

原来,真相一直如此残忍。

那夜,魏青在书房处理公务,我闲得发慌,便让长烟陪我在庭中漫步。我忽觉有些生寒,长烟便回去取斗篷。

长烟久去不归,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便到了一片荒芜之地,正要折返,却听得人声传来。我停下脚步,将身形隐藏在几根丛生的枯竹后。

“怎么这么久还不执行任务?”是一个陌生男子。

“时机未到。”回答的竟是魏青的声音。

“希望如此,魏将军,可别忘记您此行的目的。”

我大惊,努力捂住嘴不发出声音,身体却不由得踉跄一步,踩到了地上的树枝,“次啦”一声划破此地的寂静。

陌生男子已经逃走。

“谁?”魏青转过头来,一声厉喝。

我狼狈而逃,抄了条偏僻小道,一进屋便脱下外衣假寐。我还不确定,他有没有看见我。

他果真进了屋。一阵凛冽的杀气逼近我,我知道,他动了杀机。

此时已是深夜,屋子周围无人防守,屋内守夜的侍女也已不知所踪。如若他现在杀了我,没有人会怀疑到他头上。

毕竟,公主与驸马鹣鲽情深,可是大周的一段佳话呢。

我抓紧藏在被褥里的匕首,感到呼吸越来越急促,后背也出了不少汗。

三年夫妻情分,你当真要杀我吗?

如此,那我便只好与你同归于尽,这样我在黄泉路上就不会孤单了。

可我还是不忍心下手。

那一瞬间,无数过往像烟花一样在脑中一朵朵炸开,最后余下的,是他温柔的笑与含情脉脉的眼。

“唉……”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轻轻为我掖好被角。

他走后,我起身坐起来,扔掉手中的匕首,泪水终于像决堤的湖水,夺眶而出。

“公主……”长烟进屋,掩上门,点起烛火,看清我的样子后吓了一跳。

“公主的手怎么了?”

我闻言低头看看,才发现手应当是被刀刃划伤,鲜血正汩汩流出。

长烟取了细布来为我包扎。“公主,您可真是吓死奴婢了,奴婢回来拿斗篷时遇见膳房的人,耽误点时间,再回去时,您便不见了。”

我只顾垂泪。

“公主?”

我回过神来,说我想一个人静静,打发长烟去外屋就寝。

为什么不杀了我呢?

三年种种,皆是做戏,不是吗?

窗外月光不似往常明亮,摇曳的花草的影子映在墙上,竟有些诡谲莫测的味道。

一夜未眠。

……

魏青的身份并不难猜,他是正统王朝的将军,奉命潜入叛军内部,只待一载剿灭。魏家是大名鼎鼎的忠义之家,祖祖代代皆为朝廷效命,不计代价,生死无悔。

这样家族出来的嫡子,怎么可能背离使命?

我知道,两军交战的那一日终将到来。于是我开始旁敲侧击地让父亲交与我兵权,允许我像往常那样做军中运筹帷幄的军师。

可我没想到,父亲对魏青的信任已达到这个地步。几乎半朝文武都极力支持魏青。

父亲甚至对我说:“璧儿啊,你一个女儿家,以后这些事便不用你操心,你和驸马好好过日子,这是阿爹欠你的。”

局势已经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我瘫坐在地上,心知这青州的天,怕是要变了。

但我没有料到,这一天竟来得这样快。

6

身体里的生命正在一点点消逝,弥留之际,我听见他颤抖地喊我阿璧。

我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

“魏子衿,”

“我输了……”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脸上褪去血色,嘴唇不停颤动着,目中竟有癫狂之色。

神志逐渐涣散,我仿佛透过眼前惨烈的战场,看见了三年前夜空下的那个少年。

他用一双盛满星河的眼望着我,极尽一生温柔。琉璃般的眸子中只装了我一人,只有我一人。

“云卿会永远陪在阿璧身边,直到苍颜白发,枯骨成沙。”

“直到苍颜白发,枯骨成沙。”

未等你苍颜白发,我已枯骨成沙。

原来,自阿娘走后,我再也没有被人爱过。

一切,都是我自欺欺人罢了……

尾声

宣德二十一年,魏府少将军魏子衿平叛有功,被圣上亲封为镇南将军,赐黄金万两,宅邸一处,镇南将军谢绝赏赐,归于云州故居。

镇南将军关心民生,任职两年,三次治理洪水,赈济灾民,深受百姓爱戴。历岁余,辞官归隐,此后,无人得见。

相关阅读
贵妃有点狠

世人只知道她是后宫狠辣第一人,可她的柔情从来只在没有光的地方为萧翊释放。中秋宴上,皇帝萧翊被人暗算中毒。贵妃岚月不到一日就找到了刺客。 天牢。 “来人,把这三种毒药一样一样给她喂下。”岚月语气轻缓地吩咐侍从。 “我知你向来心狠手辣,手段残忍,如此草菅人命,南珈国的国法在你眼里难道可以随意践踏吗?”被下狱的是昨日中秋宴上领舞的舞姬花颜。 岚月不在意她说的话,侍从强行灌下了第一种毒。“说吧,解药是什么

我不想进宫(上)

我以为的别有用心,是你的步步为营。缘来如此,万幸有你。 自古红颜多薄命,所以我不想当红颜。 最是无情帝王家,所以我不想进宫。 可没想到的是,我全占了。听着太监那公鸭嗓宣读赏赐,我还有点回不过神。我实在搞不懂我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是怎样在茫茫选秀大军中被一眼看中。 论背景,我老爹那从五品的官儿实在不算啥;论容貌,那被我故意折腾的脸蛋着实有些拿不出手;论身材,比起前凸后翘的美女,我顶多算是个灵

无怨,亦不悔

刑场上跪着的二位是我父兄,上面的监斩官正是案子的主审,当朝正二品官,我的未婚夫。 楔子 父亲曾经说过,我们名门大家,活,就要活出个贵人的体面。不过后来,莫说体面,我连贵人都不再是。 我穿着曾经京都最时兴的衣裳,梳了我这一年来才学会的发髻,簪着我身上仅剩下的一支蓝色玉簪,用一个捡来的大户人家不用的呈盘和酒壶,盛了方才求来的薄酒,规规矩矩跪在刑场下。 “求大人垂怜,容小女子送父兄一程。” 昔年我从

我和前男友相爱相杀

如果真的有忘川河奈何桥的话,别让我遇到他。做一辈子前男友吧狗东西。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 没错,我跟他分手的第二天俩人直接双双穿越,我穿成了一个宰相女儿,他直接九五至尊。 好家伙,同样是穿越,区别就这么大? 我怀疑他有外挂但是我没有证据。 别问我怎么知道他也穿越了,问就是我在面见圣上的时候跟他对上了暗号。 “奇变偶不变。” 当今圣上下意识回答: “……符号看象限。” 两人对视一眼。 是老乡没错了。

待到花事了

成全他,便是不渡,渡他,便要伤他,早知情爱伤人,当初应推搪掉才好 洛衡历劫归来前,我就已回了栖无境。 凡世的几十年,也不过神界的几十天罢了。我同他人世无缘,如今复神也是无缘。 我端着茶想着,这个时辰他该是回了天族,天帝说过,待洛衡历劫归来,便要敲定他同凤族小公主的婚期。 天帝本意也是想让洛衡同其他神族寻个合适的神女联姻,之所以是凤族的小公主,则是我向他提议的。 在下凡助洛衡历劫前,我曾启见过天命。

蝉声依旧

一只从未情爱的知了,一条情窦初开的蛇,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做。蝉声嘹亮,这个炎炎夏日,沈家的大公子在一棵茂绿的大树下翻着书,一派岁月静好的景象。 “啊!”一道人影坠落。 小蝉苦着脸揉揉腰背,撑着石桌慢慢爬起。 抬头看到身着青衫的男子,愣了半晌。 凑近了更好看啊! 男子也不急,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夏日难得的凉爽的风吹在两人身上。 “那个……”小蝉吞了口唾沫,扯出一个微笑,先开了口试图解释,“树上凉快

酒殇

他没由来的显得几分失落,就像是孤注一掷的赌徒,拼命抓住最后一丝机会。一. 是夜,冷风刮过寂静夜空,树梢摇晃,隐隐约约间,听得远处诡谲鸟鸣。 无花客栈还未打烊。 客栈门槛上挂着两个大红的灯笼,此刻泛着些许光晕,层层圈圈,落在地上,将暗处黑猫的轮廓渡上几许微妙之色。 寒风过径,猫儿低低的叫了一声,退回了暗处,不消片刻却传来一声细长的嘶吼声。 潋潋月光下,一双白皙透明的手微张,爪状的抓住了黑猫的脖子,暗

血骨花

血骨花是长在人心上的花,它的花瓣是白森森的人骨,开花时沾染着人身体里鲜艳的血。 “听说这乐昌公主是被妖怪缠上了身,死不瞑目啊。”饭后无事的百姓闲聚在茶馆,说起这件事无不感到离奇。 “可不是嘛,公主下嫁那日,我亲眼看见了,那张脸惨白得就像是被吸完了精气。”青年拿着折扇探身,越讲越不可思议,“而且,我还听宫里传出的消息说,公主穿着嫁衣上轿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想到这一到丞相府门前,竟然就与那死了许久的

岁岁有今朝(一)

哥们好心奉劝你一句,玩玩得了那小丫头,到时候九月看见了得该不高兴了。 “汝汝,答应阿娘,好好活下去……”阿娘附在她耳边,用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告诉贺汝汝她要好好活下去,可她或许是没有来得及想到,那对于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孩子而言会有多难。 也就在她闭上眼睛的一瞬间,那些原本藏匿在黑暗的角落里,虽然渴望但还有些忌惮的那些饿极了的人再也没有了顾忌,几乎是一窝蜂的,就朝着贺汝汝的方向狂奔过来就要撕咬她。

将门废后(上)

我是他结发十年的太子妃,他登基后却只封我为贵妃。 我收到皇上的旨意时,正坐在骄阳殿里的暖阁内绣着一幅迟日江山图。 绣花时我一向不喜欢很多人在身旁伺候,只留下在潜邸中就服侍我的侍女凌冬在旁。 刚绣完碧霄山的顶峰,我和凌冬比对完丝线的各个颜色,就听见门外的小宫女在门外通报道,何公公求见。 我理了理身上的衣饰,一身半旧不新的黛色襦裙,正是这个节骨眼上我该穿的。 凌冬扶着我走到院内,院内正是明胤身边的传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