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让我们依旧不辞而别

2021-02-16 15:00:54

爱情

1999让我们依旧不辞而别

作为一个插班生,她从前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人知晓。

第一次遇见她那天,她穿一条长长的碎花棉裙,栗色的及腰长发垂到纤细的腰际,用一条亮晶晶的发链别住耳后细碎的发丝,清晨慵懒的阳光打在低着头的女孩身上,投出长长的阴影。

在她提着裙子轻轻踏进教室的那一瞬,原本人声鼎沸像菜市场的教室,顿时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抬起头望着讲台上看起来略微有些紧张的女孩。

说实话,她算不上有多漂亮,只是站在那里就浑身散发着一种亲切的,让人忍不住去接近的东西。

“简宁。”她有些困难的吐出两个字,之后就再次陷入无尽的寂静。

我们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简宁,那是她的名字。

这是我和简宁的第一次接触。

……

“大瑶瑶,我们今天逃课好不好?”

简宁低着头,长长的头发垂在侧脸,恰到好处遮住了她所有的表情。我分不清她说这句话时候,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我叫馨瑶,只是那个丫头抱怨我的名字太拗口,自作主张改了我的名字。还强词夺理的说这样叫才亲切。

“要翘掉数学晚自习吗?”数学一向吊车尾的我,对于逃掉数学自习竟然有些于心不忍。

“嗯,我们翻墙出去好不好?”简宁似乎觉得她的话对本瑶瑶的震撼还不够大,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了一句——翻墙!

“额,那个,小宁,你确定你可以吗?”我站在那里有些汗颜的打量着面前这个看似温婉的女孩,轻轻挽于耳后的长发,与地面亲密接触的棉质长裙……一本正经的告诉我,她要去爬墙!

“嗯。”简宁抬起头,微微向我这边侧脸,笑意盈盈,“不过,我要先回宿舍换衣服。”

无奈的揉揉自己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再看看简宁身后柔顺的像丝绸一样的头发,我一直坚守不要脸的内心简直要被秒杀。

“大瑶瑶,我们走吧。”

从宿舍推门出来的简宁,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记忆中的她,心里总是有很多规矩,对所有事物都心存感激,从来都善良稳重,像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大气老成,总是穿长长的棉布长裙,像所有青春小说里的女主一样,背着挂着有长长流苏的帆布书包。

而眼前的她,深栗色的头发被齐齐的扎成一束,露出光洁的额头,看的我情不自禁的想要抬手去摸一摸我自己那粗糙不平的额头。灰色的紧身运动服,将少女美好的身形恰到好处的展露出来。小巧精致的低跟小皮鞋被平跟的系带白板鞋替代。

“小宁,你……”

我实在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她轻巧的像我跑过来,笑的很勾引人,“好了,快走吧。”她过来轻轻挽住我的手臂。

……

虽然,三十分钟之前的我们还志气昂扬的计划着翻墙出去后怎么玩,去哪嗨。但真正现在围墙的我们,却望着两米高的墙发了愁。

“从来没觉得我们学校的墙有这么高。”我恶狠狠的语气满是不善。

简宁双手插进口袋里,看起来酷酷的,望我一眼,微微侧头,算是对我的说法表示赞同。

“你行吗?大瑶瑶?”简宁靠近墙体,纤长的手轻轻拂过凹凸不平的砖块,回头有些轻佻的望我一眼。

“当然!我馨瑶可从来没有什么是不行的,担心好你自己吧——大小姐!”

我迅速向墙面靠近,伸手抓住一块向外略微凸起的砖块,真是感谢了这些没有责任心的建筑工人。踮起脚尖向地面借力,向上轻轻一跃,将脚稳稳卡在一处缝隙中。原本有些得意的像跟简宁炫耀一下,却丝毫没有发现她的影子。

“嘿,上面,大小姐。”

简宁稳当的坐在墙头上,有些居高临下的望着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腾腾的升起一股火,或许是因为嫉妒了吧,现在的我,突然对当天的情绪看的很是清楚。

简宁用力拉住我被硌的生疼的手,总算是将我成功的爬上了墙。

“我可是学过八年的攀岩哦。”弓着身子轻松再次回到地面的简宁,再次把手递给费劲爬下墙的我,却被当时我莫名的当做没看见。

……

“小宁,我们去吃微味坊的红豆糕吧,好不好?”

远处微味坊的大招牌闪闪发光的,勾引人,顿时就忘记了刚才的不快。

身后一直只顾低头走路的简宁被我生拉硬拽的扯进了店内,这个时间点吃甜点的人很少,店里几乎可以说是很冷清。

“欢迎光临,请问您几位?”在门口站着目光空洞呆滞的女服务员,立刻笑的一脸狗腿的跟在我们身后。

“两位!”

我大声的回答,义正言辞,完全没有作为逃课生该有的一丁点的羞愧和不好意思。

回头望了一眼被我一路拽进店里的简宁,她似乎有些不满,但我却没容她开口说话,立刻抢着说,“小宁,微味坊的红豆糕真是天下第一好吃,你今天要是不吃,下次就别说我们是朋友。”

语气里有着莫名其妙的丝丝缕缕的恶意,那时聪明如她应该是听出来了的吧。

对面坐着的她像是受了惊吓,猛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像是要对我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唇,最后却依旧默许了我对她的要求。

傍晚的天,有一段时间是黑的很快的,像是毫无征兆的突然被人蒙上了厚重的绸子。

我只顾对我面前的食物大快朵颐,对面的她也安静吃饭,一言不发。

店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女服务员再次陷入深深的迷茫之中去。

空气中似乎只有食物在口中被腐蚀的声音。

“简单!”

声音突兀的划破空气,跌落一地碎屑。

我看向说话的人,说话的人却直直的盯着我对面的简宁。

“你终于出现了。”他往前走了两步,站到我们的桌子边,头顶上温暖的橘色灯光恰巧为他渡了一层金色的光。

我想我是认识他的,与简宁一样的转校生,优异的成绩和俊朗的外表,许多女生的理想男友,还有,让我一见钟情的男孩。

有些小激动的我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一下不肯抬头的简宁,“你们认识?”

“不认识。”她面无表情,拒绝的毫不拖泥带水。

我微微怔了怔,感觉有些奇怪。

绍寒的脸色很不好看,简宁也是,我甚至能够感觉到在这近乎诡异的气氛中,她在微微发抖,她在害怕什么吗?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简单,我也不认识简单。”

我看到了低着头的简宁咬着已经有些发白的嘴唇,深切的感受到了她的无助和害怕。

可我没有出声,也没有带她离开,只是坐着,或许是我这次真的嫉妒了,突然很讨厌她,突然觉得看着这样的谨小慎微的她,我自己心里有了莫名的优越感。

起码我不需要害怕什么。

……

“绍寒学长你好,我叫馨瑶,我是小宁的朋友,她的确不是你说的什么简单,你可能真的是认错人了。”

我露出一个自认为最完美的笑容,看着快要站成一座雕塑的男孩。

“是吗?简单?”

他依旧直直的看向我对面的人,脸色看起来有些难过,语气里有近乎偏执的固执。

有些气闷的收回尴尬悬在半空的手,垂在身侧紧紧握了握。

“我说我不认识你!”

我从未见过简宁这样大声的跟谁说话,往日总是笑的弯弯的眼睛现在噙满泪水,嘴唇上被她咬上了一排青紫的牙印,脸色苍白,看起来很难受。

却被那时的我恶意的揣测成恼羞成怒。

“馨瑶,对不起,我先走了。”

我有些好笑,这样就落荒而逃了?

她费力的挪开身后的椅子,径直朝门口走去,步履间很是交结。

“简简——!”

上一刻在我眼里落荒而逃的女孩,这一刻,已稳稳当当的靠在惊叫的男孩身侧。

她晕倒了。

真是狗血的剧情,我默默腹诽。

……

“我告诉你,简简要是有什么事,你最好清楚你的下场!”

我被黑着张脸的绍寒吓得说不出话来,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却发现说不出来一个字。

小宁的恼羞成怒,小宁的落荒而逃,只是因为不舒服而已。

医生刺耳的讽刺还在耳边,拖了这么久才送过来,你们是不想让她活了吧!

我被那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震的脑子嗡嗡响。

还没缓过来,我喜欢的那个男孩就一脸恶意的威胁我,莫名觉得悲哀。

“病是她自己忍着的,饭是她自己吃下去的,就连课也是她怂恿我一起逃的,你凭什么怪我。”我声嘶力竭的朝他喊,自欺欺人,为自己开脱。

“你不配。”他转过身,轻轻说,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甚至连愤怒都没有。

我使劲咽下一口弥漫着消毒液的空气,我怕我会窒息。

手术中的字样,依旧殷红的渗人。

灯突兀的灭了,眼睛不适应的有些发涩。

一直半靠在门口的男孩,突然弹起。

护士小姐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告诉我们,“一切顺利,请跟我到护士站签个字。”长长吐了一口气的少年跟着去了。

片刻,小宁,哦,不,现在看来应该是简单没错了,被推出来,脸色苍白,眉头紧锁。

医生示意我可以上前去看看,我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上前。想要伸手替她抚一抚拧在一起的眉,就被人粗鲁的推开,我抬头清清楚楚看到少年的脸,那是什么表情,颓废,担忧或是慌乱。

脑子顿时清醒了,这一切,只是因为她。

“绍寒,带她走吧,好好照顾她。”我不自觉的后退两步,用尽全部力气,才尽量挤出一个不太异常的笑容。

那个外人眼里,当然也包括我,眼里的那个骄傲,孤僻,古怪,帅气的少年——绍寒,此刻小心翼翼呵护一个人的样子,又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样子了。

有爱,有痛苦,有难过,当然也有恨和讨厌。

我终于摊坐在地上,地板很凉,我却麻木的感觉不到。

……

后来,后来,就没有了后来。

小宁,我还是习惯这样叫她,因为我认识的一直都是那个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女孩,站在讲台上,十分费力的告诉我们,她叫简宁的女孩。

小宁离开了,当然,还有绍寒。

我不知道,离开的这些日子他们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他们又发生了什么故事。

我庆幸的是,在他们离开前,我知道了他们的过去。

……

现在,讲一讲他们的故事吧。

简宁,果然不是她的名字,她叫简单。

绍寒跟她算是青梅竹马吧。

绍寒喜欢简单,他亲口告诉我的。

离开之前,他来找过我,他终于肯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即使依旧是为了小宁。

还有,很庆幸,我知道了,关于那个插班生的以前。

他说,“馨瑶,对不起,我喜欢简单,我想要保护她,她不属于这里,所以我必须要带她离开。”

他的声音很轻,落在心里却很重。

“你有什么对不起的。”我觉得很好笑,一直以来错的那个,不管怎么说都不会是他。

“我一直都知道。”我用尽所有力气轻轻说着,然后微笑。

依旧没有表情的笑,嘴角僵硬。

至于小宁,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喜欢绍寒,但后来她离开后的某一天,我突然记起,她有一次曾提起说,“我以前有一个朋友,很好很好的那一种,跟大瑶瑶一样。”

当时,我只以为,她说,我们也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再想来,脑海里都是说这句话时候,她牵强的笑。我想,估计是跟我一样,傻,天真,可恶又可怜。因为我喜欢了不该动心的人,而那个我从未谋面的女孩,我知道,我们一样。

小宁其实是最可怜的那一个,她应该不讨厌绍寒的,为了那个朋友,放弃他;有为了一个恶毒的我,伤害他。

只是因为她的近乎没有原则的善良。

后来那些平静如常的日子,每次想起她,我都会觉得很恶心,恶心当时的自己,恶心对她肆意的伤害,还是以朋友的名义,你说这是有多可笑。

胃里翻腾着,像是有一双手在揪着它不放。

如果那真是一双手,我知道并且相信,那不是恶魔的手而是天使的手。

终于泣不成声。再也找不到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只是,还好。绍寒在,绍寒还在,绍寒一直都在。不管她躲到哪,逃去哪,他都追的上。

多好。

小宁呀,你个傻丫头,你是不是也觉得你自己逃不掉啦,那就停下来吧,看看一直在身后为你撑伞的人,别再逃了,多爱自己一点自己,多对自己好一点。

要多自私一点,知道吗?

闲下来的时候,总会想,她会走出来的吧,他也会一直在吧。

呼——但愿吧!

我也该有我的幸福!

我知道自己很狼狈,但那一刻我还是希望那个美丽善良的好姑娘,可以像那些稀疏无常的往日里一样,眼睛亮晶晶的,笑的勾引人,走过来挽住我。

而我,一定要看着她的眼睛,轻轻说一句沉甸甸的对不起。

并且,我希望,她永远不要原谅我。

窗外有阳光跳进来,我微笑,伸手。

暖暖的,像极了初见小宁的那个明媚而温暖的早晨。

心里不痛了,不是麻木了,是温暖,我知道的。

我是那么贪心的想要抓住它们,温暖或者阳光,把她们送给那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世界里的女孩,那个叫简单的小宁。

然后告诉遇见她的所有的春夏秋冬,请它们一定留住她,然后轻轻的,缓缓的,给她讲一个叫做简单的复杂的故事。

你与绍寒,馨瑶与你,让我们依旧不告而别。

下次遇见,我想跟你说,小宁,好久不见。

你看这冬霜不会迟到,春光不必趁早,一切都来的刚刚好。

再见,小宁。

相关阅读
女生在青春期的爱情,喜欢上的是对方的光环

很多女生在学校的时候,都会喜欢上名为校草、班草的男生。他们成绩优异、长相清爽甚至连运动细胞都很好。女生只要远远地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心潮澎湃。女生甚至没有怎

被快递小哥跟踪后……

爱不是牺牲,不是强求,更不能随意代替。爱是天上星,虽遥远繁多,每颗都有自己的名字 搬到渡口花墅不满一个月,李蓓蓓就倒霉遇见了个跟踪狂。 一连三天,李蓓蓓下班回家路上,总觉得背后有人鬼鬼祟祟跟着她,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李蓓蓓拍着胸脯二两肉想:还有人敢惦记老娘?真当她空手道黑带白练的吗? 渡口花墅是当地有名的富人社区,能住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李蓓蓓不太一样,她是被大学同学田浩然“高薪抢聘”来的,这个

我是否应该推翻二十年的婚姻,重新追求爱情?

情感咨询:我和我老婆结婚快要二十年了,刚结婚的时候,她的脚部有残疾,也许在外人看来我俩的条件比较不对等,现在那时候我的家境不是很好,而我的岳父能对我有工作上的帮助

在吗?我姐派我来追你(一)

总是找不到好房子,就像找不到完美恋人一样。 年冬天,陈悦搬出那间住了两年多的公寓。 其实,她是被赶走的,起因是某长租平台暴雷,矛盾已到不可调和的地步,房东通知三天后就要来收房。 那时候,她正在出差,过着看似自由实则 的日子。 “露露,好累啊,再过半个月我才能回去,房东肯定不会宽限这么多天,而且,其他室友都无条件答应了。”陈悦哭诉道。 电话那头是她的好朋友赵白露,A市本地人,两人是大学

俞先生,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要介意我的过去2000

其实,真正没有接受唐婉的只是他自己。真正在心里无比介意的人,也是他自己。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唐婉再遇见俞北的时候,是因为俞北在唐婉的母校K大的某个餐厅做了大堂经理,好奇的唐婉说要去见见俞北,于是随便扯了个理由说是好久没回K大了,甚是想念。其实,唐婉的心里却打着小算盘呢。她不知道曾经的那个意气风发的瘦削少年,如今成了何许模样? 真真是好奇害死猫,再见到俞北的唐婉在心底吐槽不已,曾经的那个瘦削

三又三分之二

游戏里的cp居然来节目里找她了。 楔子 顾虑拨通了顾沛的电话,“哥,我想参加你们旗下缘分小屋那档综艺。” 顾沛闻言挑眉,“刚拿了冠军就想谈恋爱了?” “Too战队队长昨天找我谈话,似乎有意高薪挖我。” “那可真是难得,你不去就错过了一次赚大钱的机会。” “哥!” 顾沛轻笑一声,“行了不逗你了,一会我让小王给你安排。” 郑诗好打开手机,微博下除了催文的读者已尽是些谩骂之语。 一周前,一档名为缘分

他的狗颜(上)

程悠悠万万没想到,这辈子竟然遇到个长得像狗一样的男生!在我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居然去爬墙。 他长得实在是太狗了。 这么说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和林永健、李荣浩、林更新等明星很神似的狗颜?啊对了,还有郭麒麟《庆余年》那群人的。 他那小小单眼皮下的眼睛实在是和小时候咬过我大腿的那条恶狗太像了,我万万没想到这辈子能见到个真人版的真.狗.男人。 所以我付诸行动了,不管前面的高墙有多高,我仍像超市里被放到水

心心向龙

其实,他们早就见过了,不过这个秘密,他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 夜晚的风带着些凉意,艾丽将有些滑落的兜帽重新戴好,抬头看向了天空。 一望无际的深蓝色背景下,一轮弯月静静地与她对视。她低了双眸,视线落在海面上。 已经到了他们的领域了吧? 四周依旧很安静。渐渐的,海面上开始升腾起雾气。她有些害怕,抱膝蹲坐在船头。听说,龙是一种强大却残忍的生物,她手无寸铁之力,他会不会直接杀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困意

恋爱的surprise

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亚飞看着自己不经意写在纸上的话,脸红了红,慌张的合上笔帽,又做贼似的掏出手机,点开了他和马克的对话框。 最新的聊天记录是马克给他分享的自己和女朋友旅行时的照片。 亚飞一张一张点开,仔细的看着。 穿情侣装的甜蜜街拍,咖啡厅的搞怪表情,爬山时的欢快场景...... 亚飞一个一个看过去,嘴角扬起一丝甜蜜的笑容,仿佛照片中的情侣就是他和静宜。 手机的震动声

缺钱少女和普法少年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感叹,下一秒就听到了老师的反击“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文/蘑菇味桃子 一、“彭拉拉,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 刚进入八月,头顶的电扇就跟知了一样嗡嗡嗡地响个不停,却起不了任何效果,教室里一个个的还是汗流浃背。 守晚自习的老班更惨,背后趴满了楼道里趋光飞进来的飞蛾。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百无聊赖地撑着脸,思绪飘走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 全班安静了两秒钟,瞬间爆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