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花

2021-02-17 12:00:33

世情

楔子

传说有一种花名叫双生花,一株二艳,并蒂双花。它们在一枝梗子上互相爱,却也互相争抢,斗争不止。它们用最深刻的伤害来表达最深刻的爱,直至死之。直到最后,它们甚至愿意杀死对方,因为任何一方死之的时候,另一方也悄然腐烂。

双生花一蒂双花,同时开放,一朵必须不断吸取另一朵的精魂,否则两朵都会败落。因此,其中一朵必须湮灭,以换取另一朵的生存。双生的花朵,会一起摇曳一芷旋转。但是,最后却只会一朵生长,一朵枯萎。

而它的花语是‘错过的爱’

1

那一年,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他们给了我无尽的疼爱,但我心里却开心不起来,那是因为我好像失去了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个人。

我从小学开始,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化,经常生病住院,这让一个普通的家庭雪上加霜,那时哥哥要高考,本来和哥哥约好去陪他考试可是那一天我突然倒下错过了哥哥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从那以后我在医院里,坐在病床上看着外面盛开的花朵,觉得好亲切,仿佛我曾经也是花海里的其中一朵花。

在春夏秋冬里,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花开始绽放它的美丽,而我是欣赏它们美丽的那个人。

2

哥哥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可他似乎一点都不开心,眉头天天皱巴巴的,我就开玩笑的说“哥哥你要是在皱着眉头,你就像一个小老头了”

哥哥勉强的朝我挤出来微笑,难看极了,这还是我那个校草哥哥吗?

有一天早晨,我醒的特别早,听着外面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我心里的难受也慢慢散去。

每一天都是新的生活,也是用不同的心情过完一天。

病房的门悄悄的打开,我一点都没察觉到,只是闭着眼睛听着外面属于大自然的声音。

外面的人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躺着病床上的我,丝毫没有进去的意思。

过了会,直到爸爸妈妈来时她才离开,而我也睁开眼睛看着门外,久久不能回神。

旁边的爸爸看到我这个样子担心极了“笙笙怎么了,是不是又难受了起来?”

我摇了摇头“没有的爸,我只是感觉刚刚一个人来过?”

爸爸问我是谁,我只能说不知道,可是我感觉那个人我好像认识,但又陌生。

这几天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几次进了抢救室,还好抢救了过来,在昏迷的那几天,我听见哥哥说“要不然我不念,拿钱给妹妹治病”

爸爸听到后有些脑怒,骂了起来“你要是敢不念,老子就打死你”

“那妹妹怎么办?家里本来就没钱了,我要是上学去了肯定要许多钱,那你们拿什么钱给妹妹治病”哥哥质问了爸爸。

而爸爸沉默了,哥哥说的不错,我的病就是无底洞,拖累了爸爸妈妈也拖累了哥哥和这个家庭。

可我也不想离开这个世界,我舍不得爸爸妈妈和哥哥,我也舍不得大自然的美景。

3

这次昏迷的时间比以往都长,我也知道我可能也活不久了,那一次比一次昏迷的还要久,那下次我还能醒过来吗?

没人能告诉我,也没人跟我说我得了什么病,只知道医疗费很贵,贵到哥哥放弃念书外出打工来为他最喜爱的小妹妹治病。

过了今年我就12了,想到我现在的年龄应该在上小学六年级,可我现在从来没上过学,只有哥哥每次放学回家教我知识,他就像个小老师一样,严肃极了。

可我喜欢哥哥,特别特别的喜欢。

4

医院里的医生叔叔已经跟我家人下达通知,说我可能就只有2个月的时间了,当时我第一次看到爸爸落泪,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得知自己的女儿可能要永远离开自己时心情是怎样的?我无法体会到,也无法了解。

那日,哥哥跟我说要带我去旅行,我高兴的咳嗽了起来,哥哥不停的拍着我的后背问道“有那么开心吗?”

“当然,这样我就可以去看看那些我没看到过的花朵了”

“笙笙这么喜欢花朵啊?那哥哥带你去爬山去那些野生的花朵,还能去看看夕阳呢,开心吗?”

“开心”随后问道“爸爸妈妈可以让我去吗?”

哥哥没有说话,我就知道哥哥没有跟爸爸妈妈商量过,白高兴了,我有些伤心的底下了头。

“爸爸妈妈同意”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我抬头一看是爸爸妈妈!“知道吗?”我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门口的爸爸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答应的说道“真的,我们明天就出发”

“噢耶”我跳了起来,抱住爸爸亲了爸爸的脸颊,兴奋极了。

而妈妈看到后满脸担心让我不要这么用力的跳起来,万一摔着怎么办?

我只好听从妈妈的意思,好好躺在床上,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这一夜,我睡的无比香甜,到天亮的时候我早早起来,穿好衣服洗漱完后等着出发。

而妈妈收拾着东西,走来走去的都要把我转晕了,好不容易可以出发想看看路边的景色,结果还睡着了,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瞌睡了,只要坐着不动,我就可以睡着,是不是很厉害?

到了目的地后,哥哥轻轻的把我摇醒,跟我说已经到山上了,我揉了揉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哥哥看到我这个样子后,温柔的问我是不是没睡醒?我点了点头,然后哥哥仔细的想了想蹲下来让我爬他背上继续睡会。

我也没矫情,就这样一路上哥哥背着我一步一步的走到休息处,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我放在床上就出去了。

5

起来时,我发现床下有一只小狗,好奇的和它对视了起来,然后哈哈哈的大笑,原因是那只小狗翻了翻白眼,我觉得这只小狗还挺有灵性,便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平安。

我起来后,在院子里和平安玩了起来,拿着一个小木棍扔来扔去而平安负责把木棍捡回来送到我手里。

就这样每一天我都会和平安到处捣乱,哥哥也不是一次两次的把我和平安从泥潭里拎出来了,每当这时我和平安都异常乖巧,任于哥哥随意处罚,但下次还会犯。

现在的我一切很正常不像以前动不动就送去抢救,我的病也好久没有在犯,我都差不多都要忘记。

6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我和平安的感情越来越好,几乎每一天都黏在一起,但意外还是发生了。

今天哥哥说要带我去山上看野花,我就着急的吃完饭拉着哥哥的手跑了出去,平安也跟着我们跑了起来。

当我看到满地的花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捂着心脏躲到一个山洞里倒了下来。

等我醒时外面的天都黑了,明知道如果还不回去爸爸妈妈和哥哥会着急死,但我却丝毫没动,看着旁边的一朵花入了神。

“你醒了”那朵花发出了声音。

我伸手摸了摸它的花瓣说了声对不起,因为我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很真实。

在好久以前,有一户人家怀了孩子高兴极了,希望是个女儿,因为那户人家以经有了个男孩,所以想凑过‘好’字。

每日每月的盼着,终于孩子出生了是一对双胞胎女孩,可有个女孩却被那一家抛弃选择了一个身体柔弱的姐姐,那个人家心真狠不管小女儿的生命说抛弃就抛弃让那个小女儿变成了孤儿,要不是命硬早就不知道死在那里了。

多年后,那个小女孩长大了她去寻找自已的亲身父母却被眼前刺眼的场景所杀害,她看到她的双胞胎姐姐坐在沙发上而她的父母和哥哥不停的说着笑话逗她姐姐开心,那时她的心碎了,原本那一切本该属于自已的却被自已的姐姐把父母的疼爱都拿走了。

她无助的找到父母却被告知家里只有一个女儿没有第二次,她听到后所有从小找大的幻想都破碎了,她恨那个自私的父母也恨自己的亲姐姐,她想报复让姐姐永远生病直到死去。

到这后,那个女孩抬起头望着我眼里充满了敌意“姐姐,你说我该不该恨里”

我沉默了,那个女孩继续说道“双生花,一蒂双花,同时开放,在现实中或许是它们的父母偏了心,其中一朵会不断汲取另一朵养分,直到另一朵调零”

我这次没有继续沉默,对着所谓的妹妹下定决心的说道“其中一枝花不管发生什么都会死,那妹妹这次我们互换身份吧”

7

夏双双从山洞出来后凭着记忆回到了家,看到满脸憔悴的父母抱歉了起来“对不起爸爸妈妈,是我让你们担心了”

夏父听到后回到了房间,而哥哥也离开了只有母亲在原地看着她“回来就行,早点休息吧”

我点了点头回到房间,看到平安时朝它招了招手,可平安扭头就走,没有看我一眼。

这几天,我没有感受任何的温暖,这些就像假象似的,明明以前不是这样啊?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尝试着问着母亲,可她没有回答,除了现在我能正常的看到爸爸妈妈和哥哥,其他和以前没有任何改变。

有一天,我小声的问道“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妈妈问我为什么这么说,我朝她伤心的落下了泪“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不是吓笙笙了”

坐在椅子上的爸爸妈妈没有说话,而哥哥却开口了“没错,我妹妹不是所有人都能模仿的,即使长得一模一样的你,也不可能模仿出来”

我笑了笑,准确来说是是夏双双笑了起来“我以为,只要我模仿她的模样你们就会给我疼爱,看来是我想错了”

爸爸质问道“这几天你也呆过了,把我笙笙还给我”

“你的笙笙?”夏双双像疯了一样,哈哈大笑了下来“你的笙笙?那我算什么?说把我抛弃就把我抛弃,你们有考虑我的感受吗?自从我长大了一点,我每天都只能去抢食物,哪怕身上被打的全是伤口,我都不怕,我总是觉得你们会来找我,结果呢?”

“结果就是告诉我,你们说夏笙笙才是你们的女儿,你们也只有夏笙笙这一个女儿,你不是想知道她在哪里吗?她已经死了!!”

夏妈妈听到后跌坐在地上,不停的说着不可能,而夏父也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夏双双擦了擦才脸上滑下来的泪水,继续说道“双生花,同生共死,一旦花枯萎,那一只也活不下去,这次我来是利用最后的时间来感受你们的爱可惜我不是姐姐”

花都枯萎了,早就不需要感情来浇灌了,因为根本不需要。

实变函数论
实变函数论  VIP会员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双生花

穿越古代当国师

相关阅读
姻缘:春桃1994

我勾引你儿子?我原先从来没和他搭话,他就给我送鸡蛋又送牛奶。九十年代的南山村,或许有人不知道村长叫啥,却没有人不知道林月琴,因为林月琴,林春桃她娘,是一只“破鞋”。可是林月琴不在乎,她还是扬起拔得细细的眉毛,穿着水红丝缎小袄,一步三摇去粮油店打高粱烧。闲话说给不在意的人听,终归少些趣儿。 于是人们说,林春桃和她妈一模一样。村头婆姨们有意无意地省略“长得”两个字,目光在林春桃的腰背臀腿上巡睃。十四岁

柳家沟杀人事件

“少年凶杀父亲,毒杀姐姐”的事情一度登上了镇上的报纸版首。 年 月,柳家沟最西边陈家的小儿子,陈青禾,从城里打工回老家过年。 他人刚到村口,有老人认出他是谁后,道:青禾小子呀,你回来迟了,你爹叫人给杀了。 柳家沟穷。这是十里八乡公认的事情。 因为穷,村里不少有力气的青壮年轻人都会去镇上打工,有的走地远,遇上外地招工的,广州、上海等地方也是不错的选择。 走得远点,给的钱也多,唯一的缺点就是

除夕

除夕夜,万户欢腾,一派祥和。然而在僻静的街心公园里,正发生着一些并不祥和的事……农历年的最后一天,空气似乎也被往来的笑脸与欢愉浸润得温暖、馨香起来。 夜幕点亮了路灯,并在空气中掺上了几丝甘甜的酒香,城市逐渐开始迷醉。 然而,城市一隅被层层树木环绕的街心公园却依然清醒着,冷峻、肃然,显得与此时此刻颇有些格格不入。 公园中心下沉式广场的一张长椅上静静地坐着一名女子,静得仿似融入了沉寂的夜色——或者说,

逆子

我辛辛苦苦赚钱供养的,竟然是老徐跟情人的孩子! 英明出狱刚满一个月,就跑来跟我摊牌了。 他把一沓资料啪地摔到茶几上,脸冷得像冬天的铁板。 “我还真是个野种,你早就知道吧?讨厌我为什么收养我?就为了打骂我解恨吗?你不配当妈!你们都不配!!” 我死死拽住他胳膊,他却一扬手就把我搡到门口,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我这就去找她!”他骑上摩托绝尘而去。我踉跄着爬起来,蹬上自行车跟上,我得拦住他。 我叫

午时三刻

怀儿站在满月楼楼前的台阶上,涩涩的风声,吹得怀儿的脸,冻成了又一个红胭脂。 青潭边上生满了绿色的癣子,上面爬了三两只蠕动着的蚯蚓。 芯斓动也不动的观看了半小时,真不显腿疼!满月楼的日子一天天的红火了起来,听说张家孙小姐年初一要在这里过满月。 旁里亲里,三姑六姨听到此消息后,特地从不同地方赶来想瞧一瞧这位一生下来就逢得太平日子的女娃娃。 “这么早就来了?外面天还可以吧?“芯斓这时已从青潭边起来,嚷嚷

被绑架的失控人生

他跟白燕因为不参与传销,就要被至亲指责、拆散、辱骂甚至诅咒,他做错了什么吗? 周朝生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人这样绑架。 被小舅子搀扶着回到车里时,他头发蓬乱,眼睛红肿失神,丧得像条落水狗。十分钟前,他就蹲在这栋烂尾楼顶层,精神几近崩溃。 要不是小舅子及时赶到,Z市房产中介的黑马老板周总,下一步就准备在外省郊区烂尾楼顶纵身跃下,一了百了了。 这不是自杀,是了断。 周朝生想了很久了,可能这就是命吧!命里他

1992,爱上故事里的他

“欧阳兄弟真可怜,母亲私奔不要钱。父亲无能家没面,饿死你家孤寡男……”月亮正在云层里左冲右突,试图把脸全部挤出来。但是无论她从哪个方向移动,很快就会有新的云移动过来把她给遮挡住。 欧阳琨坐在自己修建的山庄房顶上静静的看着月亮与云的较量,很多年前那天的月亮好像也是这样的出不来,那天的风跟今天的却是不一样的……因为风里掺杂着太多血腥的味道,那天是什么日子呢? 那天所有人第一次知道歌坛新鲜出炉的四大天王

1995之徘徊人间(中)

那时的我爸看上去真像个强盗,他把她拉开,一把将她从那个矮崖上推了下去…… 引言 夜很冷,冷空气从一旁的窗户里飘进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强忍着困意,最后检查了一遍稿件,我终于可以准备下班了。 起身关完办公室的窗户和吊灯,我走出门,楼道里灯很暗,毫无人气,我蹑手蹑脚地从包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火苗燃起来的时候,顿时让人有了安全感。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我简单的洗漱完,深呼吸二十次,站在床边诚诚

笑颜

“钟乐颜,你姓钟,你是个女孩,这就是你的错。” 在海边,有一个少年和一个中年男人而对而立,中年男人恶狠狠的看着少年。 少年有一双栗色的眸子,头发微微卷曲,穿着白色的短袖和浅蓝色的牛仔裤,看上去澄澈干净,仿若从漫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可是那眼睛,和这副容貌不甚相配,看上去黯淡无光。 中年男人眼神中有些不耐烦,看少年还未动作,催促到:“赶紧的。” 少年慢慢的,把手伸进裤兜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这

小公司的半日

办公室里面安静得出奇,虽然坐满了十几号人,但却几乎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晚上七点,他坐在电脑前,正在发呆,显示器已经进入屏保状态。办公室里面安静得出奇,虽然坐满了十几号人,但却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突然前台有了说话的声音,他抬头看去,只见各个座位上的电脑屏幕纷纷亮起,同时也传来了键盘和鼠标的噼啪声。他马上也动了一下鼠标,电脑上的是那份他已经做了两天的文件,或者应该说,是他打开了两天的文件,以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