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成了男主的反派师尊(下)

2021-02-17 12:02:06

古风

叶欢道:“是我失礼了,没找到沈轻姑娘已有道侣,既是如此为何还要参加我清雅阁的招亲会呢?”

他本欲再质问我几句,在苏轻寒满是戾气的瞪视下见势不对赶紧溜了:“在下告辞。”

“不是。”我看着叶欢的背影无奈扶额。

苏轻寒看着我,目光灼灼:“师尊,你去了清雅阁,还参加招亲会?”

“清雅阁我是去了,但我一开始真不知道那是招亲会,我就是进去听了会儿琴。”

“师尊若是想听琴,我去学便是,日后莫要再去那种地方了。”

“不用了,我就是想去感受一下那里的氛围,倒也不是真的想听琴。”

可惜了,得罪了东家,以后怕是也没有机会进去了。

苏轻寒似乎不愿意再提这件事,扯开话题:“师尊还记得这家酒楼吗?”

“当然记得,这里的糖醋排骨和芙蓉煲可是一绝。”

“宗门大比之后,我常跟其他峰的弟子切磋,打赢了师尊就会奖励我来这里吃饭,打输了师尊就会来这里吃饭鼓励我。”

苏轻寒眼带笑意:“我知道师尊是想告诉我不论赢还是输都有你在我身后护着我,所以我也在努力成长,希望有朝一日能护着师尊。”

我现在要是说只是因为想吃这里的东西才来是不是太煞风景了:“你师尊可是元婴尊者,不用你护着。你也已经长大了,应该为自己而活,我们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不是吗?”

“师尊这是不要我了吗?”

“怎么会呢,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徒弟,是清静峰的大弟子。”

“若我不想只当大弟子呢?若我想当你的童养夫呢?”

我手中的杯子霎时落地,摔得四分五裂:“那不过是师父的玩笑话,你知道的,我从未有过这种心思。”

苏轻寒突然凑近:“若是我有这种心思呢?”

店小二托盘掉在地上,撞出些声响,惊醒了呆住的我。

我赶紧推开苏轻寒:“说话就说话,凑这么近干什么。”

苏轻寒轻笑一声:“师尊,你耳朵红了。”

我捂住耳朵瞪了他一眼:“你吃不吃饭,不吃就回去。”

“自然是要吃的。”

那小二赶紧去换了菜上上来,还好之后苏轻寒没有再提这件事,只是回到峰里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出去转转。

苏轻寒说这些话一定是因为他没有接触过亲情和爱情,所以分不清楚,作为师父,我不能让他就这么混淆。

找个机会把他丢去药宗,让他和夏洛多接触,到时候日久生情,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我真是个天才。

既然想通了我就可以好好睡觉了,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我打着哈欠往回走。

院门口的树下隐约有个人影在晃动,这衣服…是苏轻寒,他这么晚不睡在这边干嘛?

“师尊,你也睡不着吗?”

“我出来看月亮,你在我院门外干什么?”

苏轻寒抬头看了看天,蕴灵常年云雾缭绕,根本就看不见月亮。

他也不拆穿:“若是白天那番话给师尊带来了困扰,师尊大可当作没有听过。我从没想过能得到回应,今日也是一时情急,希望师尊不要怪罪。”

“我自然不会怪罪你,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以为的喜欢只是亲情和友情,这和爱情是不一样的。”

“师尊怎知我对你的情意不是爱情?”

“我就是知道,对了,你知道夏洛在哪儿吗?”

他狐疑地看着我:“师尊问这个做什么?”

“我就问问。”

“应该在药宗。”

“那正好,你带我一起去谢谢夏木,这次多亏了他。”

第二天我们一起拜别了掌门带上谢礼去了药宗。

药宗比我想象的要小很多,路上也没几个弟子,空气中飘散着好闻的丹香,灵气倒是比我们清静峰还足。

夏木和他夫人一起接见了我们,他夫人说要留我们在这里多住几天我也装作听不出是客气话应了,苏轻寒在一旁一言难尽地看着我我也装作没看到。

他根本就不懂我的一片苦心。

闲聊了两句,我装作不经意的提起夏洛。

“洛儿和她师兄出去采药了,应该下午回来。”

他师兄?我最爱的男二楚玉,书上形容他芝兰玉树,温润如玉,没想到居然有机会能看到。

跟他们夫妇二人聊了会儿天,夏木说苏轻寒熟悉地形,让他带我四处转转。

苏轻寒走着走着突然问道:“师尊为何不早说你想住在这边?”

我心虚的看着他;“我这不是怕你不答应嘛。”

“师尊要我做的事情我何曾不答应过?还有那个楚玉,师尊听见他的名字眼睛都亮了。”

“我有吗?”

“师尊此次可是为了楚玉而来?听夏宗主说那个楚玉对他女儿情根深种,只怕师尊不能如愿。”

他说完拂袖而去,好像真的生气了。

不是,我真的就是顺带着看看,主要目的还是给你找媳妇啊。

这话我也不敢真的说出来,只好默默跟在他身后走着。

没走几步他突然停下,走在后面的我鼻子撞上了他的背,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我捂住鼻子看着他,瓮声瓮气的说:“你干嘛突然停下?”

他拿出手帕小心的给我擦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我委屈道:“你刚刚还凶我了。”

“都是我的错,师尊罚我吧。”

“那你待会儿跟我一起去找夏洛。”

“好好好,师尊说什么都好。”

我抢过手帕胡乱抹了一通,“你答应了的,不许反悔。”

他接过手帕收进衣服里:“是,我答应了,不反悔。”

我和苏轻寒在药宗门口徘徊,远远看见两个人影朝这边走来。

那女子和苏轻寒对视良久,仿佛不敢相信似的。

来了来了,男女主的宿命感。

夏洛惊喜道:“轻寒叔叔,你怎么来了。”

我石化在原地:“叔叔?”

苏轻寒故意道:“洛儿,这是你沈馨婶婶。”

她冲我甜甜一笑:“婶婶真漂亮,我叫夏洛,这是我师兄楚玉。”

我想也没想就笑着回道:“你也很漂亮。”

苏轻寒轻笑一声我才发现刚刚我答应了什么:“你别听他胡说,我是他师尊。”

只怪那句叔叔杀伤力实在太大,都给我杀蒙了。

夏洛笑着冲苏轻寒眨了眨眼:“看来轻寒叔叔不够努力啊,继续加油喔,我们就先进去了。”

她拉着楚玉走了一会儿还转头看我们一眼,小声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楚玉宠溺地看着她。

苏轻寒和我一起看着这对小情侣,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有点羡慕,你现在的情绪应该是愤怒才对吧。

不对劲,很不对劲。

我觉得我现在需要理一理思绪了,今天这情况有些超出我的认知。

苏轻寒探究地看着我:“师尊好像很失望?”

“没有啊。”

“是吗?我觉得在师尊的认知里我和楚玉应该发生点什么一样。”

我疑惑地看着他,这也能看出来?

“看来我是猜对了,师尊为什么会这么以为呢。”

“额,我之前做过一个梦,你和夏洛是梦里的主角,你们一路互相扶持,升级打怪,降妖除魔,特别特别甜。”

“师尊,这样的梦我也做过。”

“你也做过?”这样看来那本书一定是真的了。

“不过梦里的主角是我和你。”

我跟你说正事呢,你搁这儿跟我表白?

这几天苏轻寒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总是看不见他人。

药宗上下喜气洋洋的,仿佛要有什么大事发生,我问苏轻寒,他神神秘秘地说要给我一个惊喜,弄得我一头雾水。

还以为他出息了盘算着横刀夺爱把夏洛从楚玉手里抢走,但看样子又不太像。

直到我被夏宗主邀请当夏洛和楚玉的证婚人才反应过来。

合着这几天他都忙着撮合夏洛和楚玉的亲事啊。

我看着夏洛和楚玉在一片祝福声中拜了堂,书中的剧情被苏轻寒亲手撕碎,拼都拼不起来了。

这家伙还在旁边问:“师尊,这下你放心了吧?”

我无言以对。

虽然看小说的时候男二没有和女主在一起我有些意难平,但是他们真在一起了,苏轻寒又怎么办。

我看着帮楚玉挡酒的苏轻寒,真是丈夫不急师父急。

他好像发现我看他了,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道侣都飞了还笑得出来?

回到清静峰,我在自己院子布下结界,想要闭关修炼却又静不下心。

我自认为对苏轻寒做到了一个长辈应该做的,不曾逾矩半分,可目前这个情况又实在复杂。

算了,总归自己是想不明白的,逃避也没用,不如去找苏轻寒谈谈。

我撤下结界,看见站在院门口大树下的苏轻寒,树叶沙沙作响,他眼眸低垂立在那里。

也不知此刻是怎样的心情,我突然有些心疼。

“你进来,我们谈谈。”

苏轻寒看向我,那眼神仿佛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在等待宣判。

我心头一软,解释道:“只是跟你说说话,不是想责怪你什么。”

他乖乖的进来坐下,小声叫了一声师尊。

“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要有错也是我这个做师尊的责任。我只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觉得你喜欢我。”

这件事我是真的想不通。

“师尊,喜欢是没有道理的。”

“我本以为师尊会一直是以前的样子,这样,你就不会有道侣,我也一直都是清静峰的大弟子,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

“就算我有了道侣你也一直都是大弟子,也可以经常见面啊。”

“不一样的,我来蕴灵的第一天就把自己当童养夫看的,虽然我知道,我不配,师尊也不需要。”

苏轻寒自嘲地笑着:”我不想给师尊带来困扰,可是我受不了师尊对着别的男子笑,对别的男子心动,我会控制不住地生气。”

“你有没有想过这只是一种占有欲,就像我再收一个弟子你会不高兴一样,你只是害怕我被别人抢走了。”

“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一种占有欲,师尊,你是真的想不明白还是接受不了,接受不了自己养大的徒弟对你有非分之想?”

这句话一下就把我给问住了,会不会就像他说的那样,因为潜意识里接受不了,所以才会想要把事情简单化,才会一直不相信他对我的感情不是师徒情是爱情。

“你说的有道理,我可能得好好想想,不然你先回去休息吧,也别天天站我院子外面,跟个望夫石似的。”

送走了苏轻寒,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乱得不行。

我长叹一声,御剑飞往沧海峰。

守夜的弟子拦下我:“何人竟敢擅闯沧海峰!”

“我是清静峰的忘忧尊者,来找我师父。”

“忘忧尊者我有幸见过一面,与你身量大不相同,你到底是何人,竟敢冒充!”

“我真的是忘忧,只是我服了丹药长高了,不信你找我师父来。”

他更不信了,只道:“若你真是忘忧尊者,拿出峰主令一瞧便是。”

我摸索了半天才想起来,峰主令一向是放在苏轻寒那里的,我这样子,蕴灵独一份二,也从未用过峰主令。

那弟子看我什么也没拿出来,拽住我就往外拉:“你果然是冒充的,跟我去惩戒堂走一遭吧。”

我百口莫辩又不好出手伤人,正打算召出灵剑打道回府。

“等等。”

我从未发现苏轻寒的声音这么好听,宛如天籁。

“苏师兄,你来的正好,此人竟然冒充忘忧尊者,我正要带她去惩戒堂呢。”

苏轻寒看都没看那弟子一眼,拉过我的手把峰主令放在我手中,温柔的说:“师尊今后出门可别再忘了带峰主令了。”

我亮出峰主令给那弟子:“现在可以进了吧。”

他吓得赶紧退后一步:“自然自然,是弟子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峰主责罚。”

“你也是职责所在,下次别再拦着我就行。”我转头看向苏轻寒,心情大好:“我去找我师父,你也要去吗?”

“我就先回去了,师尊代我向沧海尊者问个好。”

“好。”

我师父看见我一脸惊喜:“没想到小时候那么可爱,长大了也不赖嘛。”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弟。”

她给我倒了杯茶,笑道:“我听说你去逛清雅阁被苏轻寒抓回来了?”

这话说得,像出轨被抓了个现行似的:“没有的事儿,你不是说清雅阁那些清倌一个比一个俊吗?我上次去赶上了雅公子的招亲会,一个都没见着,去酒楼吃饭恰好遇上了苏轻寒,就一道回来了。”

“那你也不吃亏呀,那些清倌哪有雅公子长得俊。”

“也就那样吧。”

沧海尊者想了想:“你天天跟苏轻寒在一起自然觉得其他人都一般了。不过忘忧尊者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还是大晚上的?”

“师父你又取笑我。”

“谁让你有了徒弟忘了师父的,说吧,什么事?”

“苏轻寒说他喜欢我。”

沧海尊者淡淡道:“就这事儿?我还以为什么呢。”

“师父你就不惊讶吗?”

“我比较惊讶这个苏轻寒这么沉得住气,现在才说。”

“啊?”

她恨铁不成钢道:“我说你好歹也是我徒弟,怎么这么迟钝。”

“他要是不喜欢你,何苦把你们峰大小事务都包下来,还四处结交朋友帮你找丹方炼丹?”

”这次掌门问我那棵灵药也是他帮忙采的吧,一个小小金丹就敢陪你去焱魔的地盘采药,这还不是爱情?”

“或许只是师徒情呢?”

“我若是病重了,让门下的弟子去焱魔的地盘采药救命,必不会有人愿意去,你以为天下的师徒都如你们一般啊?再说,你俩结为道侣怎么说你也不吃亏啊,这小子样貌不差吧?”

我不假思索地答道:“很好看。”

“修为品性呢?”

“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对你怎么样?”

“有求必应。”

“那不就是了,你那峰主令在他手里都放了多少年了,就真让人家一直给你打白工啊?”

师父一番话把我问得晕乎乎的,感觉自己对苏轻寒亏欠得可多。

清静峰上漆黑一片,那一豆灯火显得格外明亮,那是,为我而亮的灯。

我悄悄绕到他后面,一把抢过那本书:“不是说不要在我院子外面等吗,你这是干嘛?”

苏轻寒接过书道:“师尊说不要站在外面等,我这不是坐着等的吗?”

“诡辩。”

“师尊跟沧海尊者说了什么,这么高兴。”

我想了想,笑道:“她呀,她把我训了一顿。”

“那师尊为什么这么高兴?”

“因为我发现…”我被人安稳的爱着啊。

“发现什么?”

我看着他手上那本游记,话头一转:“发现你最近真的很爱读书。”

“我听他们说师尊当年几乎读遍了蕴灵藏书阁的书,我虽然不能像师尊一样博览群书,但也想一点点向你靠近的。”

“害,我那是因为无聊。你最近是不是解锁了什么说两句就表白的技能,怎么什么都能扯到我们俩去。”

苏轻寒摊了摊手:“不是师尊自己问的吗?”

“我总是说不过你的。对了,以后峰内的事还是我自己管吧。”

“师尊不是一向不喜欢这些琐碎的事务吗?”

“那也不能一直累你,何况你还要抓紧修炼呢。”

“我不觉得累,师尊,我喜欢做这些事,也不会耽误修炼的。”

“那好吧,师父刚刚跟我说了很多话,回来的路上我也想了很多。我看过很多话本子,我们这种情况最多的结果就是你在以后找到真爱,抛下我,然后我因爱生恨整天想办法害你什么的。”

“师尊,话本子不可信,我永远不会抛下你的。”

“艺术来源于生活嘛,这样,以一年为限,我们各自去找真爱,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不会后悔,你觉得呢?”

“修仙者有无数个一年,若是这一年能换来我们的长长久久,我愿意。”

“那好,这一年我们就不要见面了,你也不能闭关,要多接触其他的人。”

这是我更担心的另一点,因为我们对对方好,对方一直在身边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若是没有这种习惯,或许他也不会这么执着。

“若是一年之期过了,师尊会愿意和我结为道侣吗?”

“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定,如果我们都没有找到喜欢的人,我想我会的。”

“那咱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虽然这两天都没看见苏轻寒,但我知道他肯定悄悄跟着我,毕竟我修为比他高,他的追踪术还是我教的。

点了芙蓉煲、糖醋排骨和一个小青菜,我去大堂把苏轻寒揪了上来。

苏轻寒小声道:“师尊。”

我正欲开口,叶欢摇着折扇走来:“沈轻姑娘,原来这是你徒弟啊。”

我赶紧放开抓苏轻寒的手:“对,我们来这儿吃饭。”

苏轻寒低着头一言不发。

楼上的包厢传来一声轻咳,叶欢道:“我还有事,日后沈轻姑娘若有空的话,再邀你一聚。”

“好。”

回到包厢,菜还没上。

我问他:“你跟着我干什么,忘记答应我什么了?”

“我没忘,这几日我并未和师尊见面,也未曾闭关。”

好气呀,他总是能抓住我话里的漏洞。

”那也不行,你不能整天围着我转。你可以趁这个机会试一下没有我的生活,说不定会更好呢。“

“我不想试,没有师尊的生活我一刻也过不下去。”

我无奈道:“那你去接任务吧,总之不要跟着我。”

苏轻寒眼底杀意一闪而过:“师尊是怕我影响到你和那个人的约会吗?”

“这两件事根本没有任何联系好吗?”

苏轻寒强行冷静下来:“好,我去接任务。”

“我点了菜,吃了再走?”

“不用了。”

看着他拂袖而去的背影,总感觉他今天有些奇怪。

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他的信,说叶欢也许勾结魔族,让我千万小心。

以苏轻寒的性子,这种事他不可能开玩笑。

这个叶欢作为清雅阁的东家,居然也能做出这种事,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这天我正参加一个拍卖会,听说有能掩盖任何气息的面具,可惜出价已经高到我觉得它并不值的价钱。

也不知道是哪个二傻子真把它拍下了,有这钱还不如拿去给苏轻寒拍一件上品仙器。

可惜后面的拍品没一件我看得上的,白白浪费一下午。

出了拍卖会大门,叶欢又摇着折扇走来,“苏姑娘,这面具送与你。”

“不用了,我也不是很喜欢。”

“苏姑娘不必客气,一点心意罢了。”

“我不是客气,只是真的不用了。”

“那好吧,上次我说要邀苏姑娘一起吃饭,择日不如撞日,不知苏姑娘可愿?”

“好啊,早听说雅公子的清雅阁是个好地方,不如一同去?”

既然他与魔族勾结,若是媚魔,清雅阁修士合力也能除掉她,若是焱魔,肯定不会在清雅阁内动手,否则他的清雅阁怕是别想要了。

“荣幸之至。”

编者注:点击关注作者,及时收看后续更新。

相关阅读
舒彤傳:番外篇(一)

“救命啦!救命啦!出人命了!”承干宫外有好几个宫女不停地叫。 紫禁城中,不论是大臣之间、皇子之间,抑或是妃嫔之间都充斥着斗争,这种斗争不断地重重复复、重重复复,在咸丰年间的斗争更达至一个顶峰。 丽妃、懿妃在宫中出了名面和心不和,一个住东六宫之一的钟粹宫,一个住西六宫之一的储秀宫,总之有她们俩在,这宫中便不会有平静的一天⋯⋯ 记得有一次皇后的生辰,各妃嫔大臣们都聚在重华宫,大摆宴席。殿内金碧辉煌,华

阎王他一心求死(上)

将轮回王楚厉认成女子的不在少数,只是没有奶娃娃大胆,一口一个娘,娘的叫而已。第一章:可惜他穷尽一生都无法知晓 嘶,疼,疼死我了”年轻的书生喊道 “怎么了,哎,好深一个牙印,流了好多的血啊”同伴闻讯赶来。 “斜地里冲出条小畜牲,过来就咬了我一口,跟我家从前那条忘恩负义的畜牲一样,要不是亲眼看着它死了,我还以为是它跟了来,我真悔在它幼时照顾它,让它活了下来。”书生呲牙咧嘴恨恨的说道。 “前面就是医馆我

芙蓉妆

我的脸开始烂的时候,池里的芙蓉才刚抽出新芽。 临水赏芙蓉,一花还两影。上倚夕阳斜,下浸秋波冷。——(宋)白玉蟾 我的脸开始烂的时候,池里的芙蓉才刚抽出新芽。 水绿色的大把星星点点,一如纤手指尖的青蔻,只望上一眼,便如饮了青梅酒一般心里清甜。我总是在清晨倚着檀木窗,画着我的芙蓉妆,等一个又一个的立夏,吹开满池的绝艳风华。 芙蓉的一生,只是为了在等一个夏天。 熏风自南来,蝉鸣思不喧,我漫步芙蓉池,抬眸

“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

“为什么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不配什么?鸡精放什么汤都好喝!”“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 “鸡精不配什么?鸡精放什么汤都好喝。” 狐狸精笃悠悠地拈着勺子喝汤,似嗔似怒地横了我一眼。 “不是!”我拍着桌板大声道。 “我是说我!我堂堂雉鸡精,怎么说也是百鸟之王凤凰的后代,跟你们狐狸精比起来差在哪了?” 狐狸精停了下来,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掏出手绢,优雅地拭了拭嘴角,上上

我在冷宫开赌场

我被沉崎带回了府,身份成了丞相姝烨之女姝绵,兼任他和当今天子沉桉心底的白月光。 我又一次被打入冷宫了。 昨日夜里,我带着点心前往乾宁宫看望勤于政务的沉桉,趁着宋公公不备,一口气冲进偏殿,脱了长衫,爬上龙床,等待侍寝的机会。 为了确保此次能够成功讨好,哦不,勾引上他,我特意花了巨两银子托春儿到红颜坊定制了一套性感镂空的真丝中衣,正努力模仿着沉崎给的画册上那种衣衫半解,眼神迷离的模样,忽地听到一道冰

病娇公主的白切黑太监:阿烬番外

被驸马活活烧死之后,承安公主发现那个从小陪在她身边的太监为她毁了整个王朝。第一次见到殿下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生得真好看。 唇红齿白,面若冠玉,说话也糯唧唧的,像个女娃娃,怪不得老被人欺负。 他问我叫什么名字的时候,我竟有些害羞,不敢看他那如星子般明亮的眼睛。 我慌忙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说自己没有名字。 是啊,我无父无母,自记事时就在暗卫营和同伴每日厮杀,和猛兽夺食,哪里会有人为我这种卑贱之人起名。

竹楼

太子景昭的暗卫+竹楼刺客-宗越,刺杀裴放三年皆无果。究竟还能否成功?师傅为我取名宗越,我是个孤儿,十五岁便成为竹楼最年轻的杀手,排名第三,暗中为太子处理过不少的政敌,但我从来没想到这辈子会拿到如此棘手的任务。 大临四十五年,北孟两国开战,战事胶着不下,无奈,两国只好派出使者。议和!休战。 “咳咳咳咳......”殿内全是喘气声,太医默默地把脉开方子,神色凝重。 太子景昭监国,一时间,大臣们议论纷纷

红烛叹,为哪般(上)

静心小道人甚是有趣,与他讲几句话便会脸红。不像赵祯那个色胚子,看都不看我一眼。 烛火摇曳,镜子里的女人一袭素衣,衣着普通,未佩戴任何饰品,我瞧她如此模样,露出了个带着略显嘲讽的轻笑,镜子里的女人也随之轻笑起来。 这一年,青灯古佛常伴,让我时常去回忆、思考过去,往日的种种,几年前,我常要去大娘娘章献皇后跟前听教。 她告诫我的大部分话也记得不太全了,每次她都要与我说一些修身养性的大道理,我不知所云

我穿成了男主的反派师尊(中)

“沈轻姑娘,我意与你结为道侣,不知你可否愿意。”“她不愿意!”苏轻寒把我送到门口,春华听到动静开门出来。 “你先回去吧,明天我们就回蕴灵了,酉时我来寻你。再见。” 苏轻寒笑着说:“师父师叔再见。” 春华被惊的一愣:“再见。” “我没听错吧,他主动跟我说话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走,修炼去。” 和师兄一起去拜别了村长,他对我们带苏轻寒修行的事十分赞成。 走过田埂,远远就看见苏轻寒提着兔子笼等在门外

山河知梦:璧落

三年,我们烹茶煮酒,闲庭看花,吟风弄月,炉前夜话,活成了他人艳羡的神仙眷侣模样。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引 魏子衿攻进东宫时,我正在镜前梳妆。 “长烟,你瞧,好不好看?”我将一支珠钗插入鬓间,道。 “公主……”长烟在一旁小声啜泣。 “无事,”我努力挤出一个自己也觉察到很难看的笑容,“一会你先走……” 话音未落,殿门便被很粗暴地踹开,是个小兵。 我望向他身旁那人,用力握了握手中的玉佩,指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