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小剧场】我在红楼当掌柜:周云官民国日记

2021-02-18 12:01:24

纯爱

【新春小剧场】我在红楼当掌柜:周云官民国日记

民国某年12月1号,晴。

今天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打在了手上。

主任见到了吓坏了,说什么都不肯收。

也是,现在局势紧张,救人救错了,搞不好还会惹来杀身之祸,而且看上去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是穿的很普通,也不像有钱的样子。

就算救活了,也估计掏不出医药费。

但是,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

就这样死在医院门口,如果是他家人知道了,一定很伤心吧。

我把他偷偷带回了手术室,和助手一起给他做了手术,然后把他藏在了我的休息室里。

希望他能早点醒过来,然后离开吧,千万别被主任发现了。

1

民国某年12月3号,晴。

今天休息室的那个家伙醒了,他脾气好像很暴躁,一醒过来就掐着我脖子,还问我是谁。

我告诉他我三天前在医院门口捡到的他,他死活不信,还问我知不知道他是谁。

天哪,他是谁我怎么会知道啊,看样子,这个家伙是失忆了。

他非说是我把他救活的,就得对他负责。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不过,他长得确实好看,带他出去的时候,一路上的小护士都快把脖子拧成360度了。

居然还有个小护士偷偷跑过来跟我说:“周医生,你好福气啊。”

切!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2

民国某年12月5号,晴。

一晃,病人,也就是顾长康,已经在我家住了两天了,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还很不客气地睡在我床上,说医生就要多照顾病人。

唉,正好这两天我休息,本来还想抽时间去看看未婚妻白玉的,结果居然沦落到在家照顾病患。我给他做了面条吃,这家伙还奚落说:“你就给病人吃这个么?”

我没好气地说:“我就会做这个,爱吃吃,不爱吃……”

“滚”字还没说出口,他一个凌厉的眼风扫过来,吓得我临时改口道:

“……不爱吃我就给你再煎两个鸡蛋。”

吃饭的时候,他又说自己手受伤了,抬不起来,非要我喂他。

我这是作的什么孽啊!

他吃面的时候倒是看上去乖乖的,一口接一口,还说小时候他病了,他妈妈也是这么照顾他的。

大哥,我不是你妈妈好吗?

睡觉前,顾长康莫名其妙问我道:“你就一个人住吗?”

我说如果他不是人的话,我就是一个人住。

果然,他听了这话非常高兴,抬起脚来直接就把我给踹下了床。

3

民国某年12月7号,阴。

太糟糕了,真是太糟糕了。

今天给这个姓顾的家伙喂饭的时候,我的未婚妻白玉突然出现在门口。

她提着很多东西,看样子是来看我的,但是当时顾长康这家伙刚擦完身子,上半身还没穿衣服,姿势看上去……

很怪。

果然,白玉误会了,脸色很难看地冲了出去。

我很担心她的安全,正想出去追她的时候,顾长康突然叫疼,没有办法,只能先回去看看他情况怎么样。

希望白玉不要生我气啊,唉。

4

民国某年12月8号,阴。

我是个变态的消息,一下子就在医院传开了。

平常科室里还算融洽的同事,还有几个人笑着说:“周医生不愧是留洋回来的,思想就是比我们土包子先进啊。”

我给白玉家里打了电话,但是一听是我的声音,就都挂了。

不过,最近街上风声鹤唳的,弄得到处人心惶惶,据说,好像是在找一个逃犯。

是什么逃犯呢?

5

民国某年12月13号,晴。

顾长康恢复速度很快。

本来他受伤的地方就没有伤及要害,加上他体质还算强健,所以一下子就比之前好很多。

最近,我在医院的日子并不好过。

不知道是谁告诉了主任,我给那个枪伤患者做了手术。

主任非常生气,把我叫进办公室训斥了一通,连着我的助手沉香和绿蚁也一起挨了骂。

“以后你再管这种闲事,到时候出事了别怪我不讲情面!”他这样说。

医院也是人情冷暖的,不知道是谁把消息走漏出去。现在大家都避开我,尽量减少接触,也许是怕到时候惹上官司吧。

这些我都不足为奇。

反而今天唯一让我惊讶的是,回到家里,顾长康居然在做饭。

“你做的太难吃了,我吃不惯,所以自己做了。”他这样解释道。

别说,顾长康的饭菜做的还有模有样的,西红柿鸡蛋,还有清蒸鱼。可惜我从来不吃鱼,吃了一口西红柿鸡蛋,妈呀,真是打死卖盐的了。

不过看到顾长康期待的眼神,我还是骗他说:“好吃,好吃。”

6

民国某年12月14日,多云。

几个平时就不对付的人知道了消息,居然跑到我面前来,颐指气使地让我给钱、干活。

还说不做的话,以后出事了别怪他们翻脸不认人。

真好笑,我当然没有理他们。他们看上去很生气,说以后会让我好看。

顾长康会是那个逃犯吗?

7

民国某年12月16日晚,阴天。

今天的心情很差劲。

沉香告诉我,昨天在街上,看到白玉和一个陌生男人在西餐厅吃饭。

给白玉打了电话,她们家里的仆人这样对我说:

“小姐和傅先生出去了,还说如果是周先生你打来的话,让我们转告,以后都不用打了。”

喝了一瓶酒,酒量不好,喝醉了,迷迷糊糊中感觉顾长康把我抱上了床。

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换好了,顾长康做了早饭,臭着脸对我说:

“快起来吃吧,这次盐没放多。”

他人好像还不错。

8

民国某年12月18日,阴天。

这两天心情都不太好,因为白玉的事情。

自从上次拒绝了那几个人的无礼请求之后,他们似乎更加变本加厉了。

不过我都没放在心上。

街上的风声越来越紧了,那个逃犯一直没捉住,医院的人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怪,沉香说有人想去报警,但没有证据,让我最近小心点。

最好,能把顾长康送走。

许久望川
许久望川  VIP会员 知乎搜索许久望川,有回答里的长篇《豆蔻已被煮成粥》,欢迎大家去看~

【新春小剧场】我在红楼当掌柜:周云官民国日记

我在红楼当掌柜:绿蚁

相关阅读
非正式合租番外

他们正值青春,来日方长。编者注:正文请看《非正式合租》 沈知元在公司混的比较开,旁人见了周暮深要规规矩矩地称一声:“周总。”到了沈知元这里,就变成了嬉皮笑脸的“沈哥。” 新员工填入职申请表那天,沈知元闲着没事,从自己的办公室晃到了人事部,自己拿了一张入职表,沈知元道:“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填这个呢?” “周总说,沈哥是大功臣,沈哥是咱公司的金主,有特例。” 特例个鬼,沈知元咬碎了口中的糖:“给我个

总裁也痴情——许你一世到白首

小白说,总裁哥哥我爱你。尚玄日:好,领证。女追男,追妻火葬场。我有一个小白朋友,说话声音软软的,脸白白的,眼睛滴溜转一下几分古灵精怪。上学的时候,小白一直占据我们高中白月光女神榜首,我一直占据白月光女神的同桌——这个女生尴尬,男生羡慕的座位。所以和她结下了牢不可破的一起逃课,补作业的革命友谊。高中毕业后又一起考入了本地的老牌大学,也算是孽缘深深了。 前几天抖音流行一首歌,白月光与朱砂痣,我突然就想

我与仙君一二事

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幸亏我机灵再加上跑得快,要不然现在皮可能已经被被她扒掉拿去做靴子了! 切,还想扒我的皮,我还没嫌它难吃呢! 其实吧,这仙丹也不是我存心想吃的。它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路上,而且哪玩意儿看起来像麦丽素,闻起来还有股香香的味道。。。。。这个一个不留神就跑到我嘴里去

小皇帝

我是摄政王,受先皇所托,我为小皇帝披荆斩棘,扫除障碍,可我不是把我送给他啊... 我有个不省心的侄儿。 要不是他老爹临终前再三托付,再加上我这人就是菩萨心肠,对这小太子起了恻隐之心,我才懒得管这些破事。我渴望寄情山水,纵游四方,心不在此啊。 呜呼哀哉,我又愤恨的敲了敲小皇帝的脑袋。小皇帝不过 、 岁,小脸粉雕玉琢,肉呼呼的。我严重怀疑我哥哥,就是先皇,是按颜值选的皇上。小皇帝捂头,小鹿眼滴溜的转

桃花

许易云第一次接收到这样的信息,无辜得直眨眼睛,连结结巴巴的一声哥都喊不出来。 “哥,其实我,我挺喜欢你的。” 许易云说出这话的时候的确没过脑子,或者说,在决定说这话之前就下定了一番不要面子的决心。 结果就是站在他对面的顾瓷直接愣在原地。这位平日里舌灿莲花的喜剧演员手里还抱着导演刚递给他的杀青花束,脸都憋红了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许易云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歧义,脸也刷一下红了,磕磕巴巴解释道

你嗑的cp是真的

内娱顶流和过气影帝拍耽改假戏真做?电影不是爱情,我们才是。 我,陆星昀,国民选秀c位出身,唱跳rap全能爱豆,千万粉丝量级,内娱新晋顶流。 最近,我想转型。 粉丝说,我既生了这张脸,就应该在偶像剧里当男一。 华姐说,咱们这人气,小制作、低片酬肯定不去。 知名导演看完我的表演说,演员是什么最低级的职业吗,所有人都要来分一杯羹? 一来二去,我迅速登上业内选角男明星黑榜,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我原本也

捞月亮的人(三)

我弯腰掬起一捧,捞到了我的月亮。 星昀(三) 我没想到青亭会哭。 这人从小就是个硬脾气,死倔死倔的,哪怕小时候闷不吭声那阵,也是“要打要骂随你,哭一声算我输”。为此吴阿姨没少担心,一度怀疑他是不是自闭,差点就要去找医生。 这二十多年来,唯一一次见青亭哭,还是他跟顾笑分手的时候。那天我吊威亚受了点伤,他的电话打过来时我正在医院包扎,他应该喝了酒,有点吐词不清,乱七八糟说了些矫情话,就开始伤心地抽泣

白首山上共余生

目光相撞,都是百感交集。两人相视一笑,这十几年的风景,可以很彼此好好讲讲了。 白首山是陈国的仙山,山上云雾缭绕,四季花开不断,美不胜收。 年少时候的青崖和楚楼就是在这里相遇的。 彼时,青崖是白首山上最具潜力的弟子,楚楼却是皇帝陛下最喜爱的皇子。皇帝派了楚楼来,他是唯一有机会上仙山学习的皇子。 为了体现对皇室的重视,楚楼成了青崖的师弟,与他同吃同住。 青崖调皮,总是害的楚楼跟着他一起受罚。楚楼虽是

对不起啊

你说你啊,是不是傻,总是不相信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 白夺偏过头,极力忽视祁深的注视,那目光太过灼热,里头盛的感情太多,他要不起,也……不敢要。 “知道,知道,你他妈知道个屁……老子为了跟你在一起,连工作都丢了,家也不要了,你现在就跟我说这个?” “我会给你一笔钱……” “谁他妈稀罕你的钱,我他妈是为了钱吗?姓白的,我告诉你,你祁大爷就是看上你这个人,才跟你在一起的,懂吗?” 白

无题

“江公子,希望你明白,御儿与我是朝廷重犯,若牵扯到江家,江家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你才是小妹妹!我是男儿,你看不出来吗,你这个小瞎子!” 当江允南对苏御吼出这句话的时候,苏御就后悔了,因为他实在没想到面前这个哭的梨花带雨,长相秀气还穿着一身粉红袄子的人居然是位小公子,他有点懊恼自己刚才说的话,正当他准备道歉的时候,却听到“啪”地一声,只见那位小公子的父亲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南儿,不得无礼,赶紧给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