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老人,天天和小狗吵架,小狗却救了他的命

2021-02-25 15:01:38

世情

老俞是个高位截瘫患者,残疾三十多年,摊在床上一直都是由老母亲照顾。老母亲去世后,他也失去了生的希望,脾气越来越差,整天骂骂咧咧,对谁都没个好脸。

直到这一天,一只陌生小狗溜进了他的房间,看着狗狗,老俞又开骂了:“干啥,叫什么叫!”没想到,狗子还挺有骨气,当场就骂回去了。舅舅弟弟弟媳一看这狗不招大哥待见,于是就把他关进了鹅圈。农村的大鹅战斗力过人,小狗被碾得嗷嗷直叫。

听着小狗叫声,老俞又想起了往事。当年他为了赚钱娶媳妇儿,寒冬腊月的去湖里拔藕,腿不小心被冻僵,自己在湖里挣扎,怎么呼喊都没人去救。结果把腿给弄坏,一躺就是三十多年。如今这狗的遭遇和他当年如出一辙,听着凄惨的狗叫,他心软了的搞笑了。

弟媳说,要不要把狗送狗肉店去?好歹也能补补身子。老俞嘴硬道,你看它的小身板,能有什么肉?老俞其实很感伤,他是被命运抛弃的人,狗活了半辈子,老俞从没想过如今还有个活物能被他抛弃,他狠不下这个心。就这样,狗狗留在了家里。

这天老俞正在画图纸,笔不小心掉到了地上,他努力伸手去够,却怎么也拿不到。此时小狗来了,老俞笑了,没想到狗子这么机灵,帮他把笔捡了起来,他突然想拿个窝头给小狗吃了。当晚风雨交加,老俞睡的正香,突然蜡烛被风吹倒,眼看要引发火灾,幸好小狗闻到了危险,开始汪汪大叫。

一家惊醒,这才扑灭了火灾。可以说小狗救了老俞家,很快狗狗融入了这个家庭,白天老俞帮邻居修一修小家电,赚点零花钱。一边修一边放音乐,没想到小狗也跟着唱了起来。老俞直接来了招臭袜子堵嘴住小狗嘴,喃喃道不信我治不了你啊。

老俞给狗狗起了个好名字:二货。他说傻不垃圾名字的才好活,他希望二货好好活着,当然他嘴硬就是不明说。有了二货的陪伴,老俞的心情好了很多,他和狗狗的配合越来越默契,有个什么事儿都只和狗说,很快小狗长成了大狗,老俞也躺上了自己设计的人力三轮车。

老俞很兴奋,三十多年终于能出门见太阳了。有了这车,老俞决定去镇上的集市摆摊修家电挣钱,但生意并不顺利。对面摊主提醒他,作你得吆喝,于是老俞张了张嘴就是开不了口。一天过去了,直到收摊才接了个修电视的单。另一头,狗狗第一次和主人分开。很不舍,连饭都吃不下去,守在门口等着老俞回来。

傍晚,狗子突然抬头咧嘴一笑,接着撒丫子狂奔。原来隔着三里地。闻到了老俞的气味,跑去迎接他了。晚上老俞一边修电视,一边和二货分享这世上的温暖。这一刻,老俞像是重获了新生。第二天,老俞照常让弟弟带他去摆摊。狗子放心不下他,悄悄跟了上去。

小狗走一段路,停一下再继续跟,终于到了地点。老俞准备摆摊,但后面的店老板不愿意了,他态度很恶劣:“哎,哎要翻到别的地儿,别挡着我们,我怎么做生意啊?”狗狗见自己主人被欺负,立马冲了上来,老板怂了,狗怎么这么凶,为了不挡住这人做生意,老俞只好把摊位挪到偏僻处。

此时他突然想起昨天修了电视,忘了带过来怎么办?弟弟又不在,他只好让二货带他回家。老俞艰难的骑车,狗狗就一路守在他的身边,直到遇上一座拱桥,这个坡老俞根本无力上去。就在这时,狗狗过来帮忙了。狗狗咬着绳子,一路连拖带拽成功把主人带回了家。

从此二货成了老俞的车夫。白天他拉着主人去集市,傍晚他又把主人拉回家。一眨眼,春去秋来,几年的时间一晃而过。二货一只手在老俞身旁寸步不离。他们最常去的地方是胡边,在这里老俞和狗子聊天,说他曾经你喜欢的姑娘。事实上,二货也有喜欢的姑娘,那个就是小白。

当老俞却觉得它是看上小白身上的铃铛了,他也想给二货买一个,没想到一个铃铛要几十块钱。老俞打算先攒点钱,再去买这铃铛。老俞无聊等生意,突然面前一个人贩子正在拐小孩儿。二货察觉到了,便对着人贩子汪汪大叫起来,老愉越发现不对劲儿,于是一人一狗冲了上去,成功救下了孩子。

老俞和二货救小孩儿的故事也很快就传了出去。这天,一辆豪车停在了摊位旁,车里下来了一个富二代,他是奔着二货来的,他说这狗是纯种的拉布拉多,没想到老俞说,他可不知道什么拉的多,拉的少。我就知道,它聪明。

富二代想高价买走二货,说跟着他保狗子吃香喝辣,那老俞肯定不肯呀,便说,要不你问问它,它是喜欢钱,还是喜欢我呀?富二代不死心,临走前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了老俞,老俞也没在意,他从没想过卖点儿货,没想到意外到来,老俞弟弟出了车祸。

手术费就把家里给掏空了,弟媳说,能借的地方都借了,现在住院的钱都不够,孩子上大学还差四千。于是,她想让老俞卖了狗稍作补贴,老于立马拒绝。弟媳大哭说,这日子让我怎么过呀?听着外面弟媳的哭诉,老俞沉默了。第二天,他给二货梳理毛发,买了个铃铛,亲手戴在它脖子上,他摸着二货,满脸都是不舍。

富二代,给了老俞一捆钱,老俞数了数,只收了四千。他哽咽着说,我不是卖。二货临走前一直看向老俞,好像在请求不要抛弃它,但老俞却不敢回头去看它,因为羞愧难当。在生活的重压下,他除了卖狗,别无选择。看这二货远去的身影,老俞仿佛失去了一切。

别人向他急问他为什么要卖狗。他说二货啊,跟着我这么时间,吃不好睡不好还得照顾我。二货也老了,它拉了老俞十年,赔了他十年,老俞也想给它一个安稳的晚年。回去的路上,老俞看着那道坡,想起了二货第一次拉车的模样。晚上他把钱给了弟媳。弟媳有一些过意不去,但为了生活,他不得不接受失去了狗狗。

老俞再次失去了生的希望,没过几天就苍老了许多,他每天还是会去湖边,只是身旁再也没了二货的陪伴。而狗子也在想念自己的主人,富二代给它睡别墅,但它思念老俞,富二代为它进口国外狗粮,小狗会却一口不吃,它宁愿吃主人味的窝窝头。这天二货突然抬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它决定回去找老俞,它一路狂奔,用记忆寻找着回家的路。饿了就在路边翻垃圾,困了就找个天桥睡一会儿。它不分昼夜的赶路。一天,它正在垃圾堆找吃的,不料附近的狗将它围住。二货被咬的遍体鳞伤,但它只是简单的休息就继续上路了。它一定要找到老俞。

这天,老俞照常来到湖边,突然耳边响起了铃铛的声音,他回头一看:是二货!小狗跑了好远,它再也跑不动了,它为主人当了十年车夫,如今换成主人拉它回家了,老俞含着泪给二货清理完身子,他还让二货睡在床上,对狗狗说着话,眼泪哗哗哗的往下流。

“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可第二天老俞一觉醒来,发现身边没了狗狗的身影。他发了疯,连忙出去寻找,终于在一片小树林里找到了它。

小狗去世了。

小狗千里迢迢跑回来,只为见主人最后一面。然后在小树林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二货离开后的第三天。小白的主人找到老俞,说我怎二货跟我们家小白还留下种啊,你看看,个个都想它,喜欢哪个挑一个吧。

夕阳西下,老俞挑了挑最像二货的狗回家了......

相关阅读
父母资格认证考试

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 早上七点整。 手机的闹钟只响了一声,李慧娟就从被窝里飞速伸出手把它摁掉。她醒了。准确点说两个小时以前,天光逐渐变亮时,她就已经醒了。 人到中年,睡眠简直是不可多得的礼物。入睡难,睡好更难。微弱光线,细碎声响,对于李慧娟来说都是睡眠的致命杀手。 尤其是第二天有重要事情的时候,神经不可避免的处于紧绷,头天晚上享受一觉酣眠几乎成了不可能的

凤兰,一个女人的悲剧故事

“一会儿见到我儿媳妇,你就说给她检查检查的,别的话我来说。”春节刚过,天下起了一场大雪。春旺从地里看完庄稼往回走,远远的看到有一个人影走来。等走近了一看,是个女人,穿着暗红色的棉衣裤,头顶扎着红色头巾,埋着头只顾走。春旺在路边站住,半蹲下身子探着脑袋瞅,不禁哎哟一声,“这不是李响家的媳妇凤兰吗!” 女人没有搭理他,仍然低着头走。雪没到了脚脖子,女人趟着雪走,春旺一开始没看清,等女人走过去,这才看到

当贵人出事后

一个做梦想过富贵生活的大帅哥,遇到了一对赫赫有名的姐妹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妻子打来电话时,马亮正和几个“老板”假惺惺分析着“ G”股票,那头电话还未说完,他便“啊”得叫出了声。 马亮的脸瞬间凝成了厚重的秋霜,没向周围人告辞,他就像马蜂般直冲医院。 “姐呢?怎么就突然被车撞了?”他将手伏在医院墙面,弯着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跳频率不输百米赛跑。 “警察说是她开车恍惚、走岔了道,不小心撞到了

柳家沟杀人案件(二)

人穷志不短,命短。编者注:前文请看《柳家沟杀人事件(一)》。 腊八这天,有警察到了柳家沟赵三春家,说他儿子赵秧苗涉嫌一桩失踪案件,问赵三春有没有他儿子的踪迹。 赵三春指了指堂屋大红柜子上的罐子,说:那儿,我儿子在那儿呢。 柳家沟穷,这是十里八乡公认的事情。 因为穷,凡是有把子力气、还能走动的人都出去打工了。 赵秧苗听招工的人说什么上工的地方包吃包住,一个月底薪 ,做够一个月还有奖金

双生花

花都枯萎了,早就不需要感情来浇灌了,因为根本不需要。楔子 传说有一种花名叫双生花,一株二艳,并蒂双花。它们在一枝梗子上互相爱,却也互相争抢,斗争不止。它们用最深刻的伤害来表达最深刻的爱,直至死之。直到最后,它们甚至愿意杀死对方,因为任何一方死之的时候,另一方也悄然腐烂。 双生花一蒂双花,同时开放,一朵必须不断吸取另一朵的精魂,否则两朵都会败落。因此,其中一朵必须湮灭,以换取另一朵的生存。双生的花朵

姻缘:春桃1994

我勾引你儿子?我原先从来没和他搭话,他就给我送鸡蛋又送牛奶。九十年代的南山村,或许有人不知道村长叫啥,却没有人不知道林月琴,因为林月琴,林春桃她娘,是一只“破鞋”。可是林月琴不在乎,她还是扬起拔得细细的眉毛,穿着水红丝缎小袄,一步三摇去粮油店打高粱烧。闲话说给不在意的人听,终归少些趣儿。 于是人们说,林春桃和她妈一模一样。村头婆姨们有意无意地省略“长得”两个字,目光在林春桃的腰背臀腿上巡睃。十四岁

柳家沟杀人事件

“少年凶杀父亲,毒杀姐姐”的事情一度登上了镇上的报纸版首。 年 月,柳家沟最西边陈家的小儿子,陈青禾,从城里打工回老家过年。 他人刚到村口,有老人认出他是谁后,道:青禾小子呀,你回来迟了,你爹叫人给杀了。 柳家沟穷。这是十里八乡公认的事情。 因为穷,村里不少有力气的青壮年轻人都会去镇上打工,有的走地远,遇上外地招工的,广州、上海等地方也是不错的选择。 走得远点,给的钱也多,唯一的缺点就是

除夕

除夕夜,万户欢腾,一派祥和。然而在僻静的街心公园里,正发生着一些并不祥和的事……农历年的最后一天,空气似乎也被往来的笑脸与欢愉浸润得温暖、馨香起来。 夜幕点亮了路灯,并在空气中掺上了几丝甘甜的酒香,城市逐渐开始迷醉。 然而,城市一隅被层层树木环绕的街心公园却依然清醒着,冷峻、肃然,显得与此时此刻颇有些格格不入。 公园中心下沉式广场的一张长椅上静静地坐着一名女子,静得仿似融入了沉寂的夜色——或者说,

逆子

我辛辛苦苦赚钱供养的,竟然是老徐跟情人的孩子! 英明出狱刚满一个月,就跑来跟我摊牌了。 他把一沓资料啪地摔到茶几上,脸冷得像冬天的铁板。 “我还真是个野种,你早就知道吧?讨厌我为什么收养我?就为了打骂我解恨吗?你不配当妈!你们都不配!!” 我死死拽住他胳膊,他却一扬手就把我搡到门口,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我这就去找她!”他骑上摩托绝尘而去。我踉跄着爬起来,蹬上自行车跟上,我得拦住他。 我叫

午时三刻

怀儿站在满月楼楼前的台阶上,涩涩的风声,吹得怀儿的脸,冻成了又一个红胭脂。 青潭边上生满了绿色的癣子,上面爬了三两只蠕动着的蚯蚓。 芯斓动也不动的观看了半小时,真不显腿疼!满月楼的日子一天天的红火了起来,听说张家孙小姐年初一要在这里过满月。 旁里亲里,三姑六姨听到此消息后,特地从不同地方赶来想瞧一瞧这位一生下来就逢得太平日子的女娃娃。 “这么早就来了?外面天还可以吧?“芯斓这时已从青潭边起来,嚷嚷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