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回来了

2021-03-02 18:01:10

世情

一间高级的饭店内,某厂的厂长和生产部主管正在吃饭聊天。

“凭什么陈XX一个新人的工资那么高?是同等级别的两倍,我手底下的熬了几年那些班长知道这事后都很生气。”原来生产部主管为自己的手下打抱不平。

“怎么了老李?小陈他技术不行,做的产品不合格?”厂长笑着问。厂长巡视厂子时见到过陈XX干活,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

“陈XX为人勤快,对设备操作也较为熟练,生产的零件也合格,只是这不公平,大伙私底下都认为陈XX是个关系户呢”

“什么叫不公平?我们厂子的待遇多好你可是知道的,谁要是不想干可以立刻走人,陈XX拿这么多工资至少他受得起,以后管好你手底下的人,不要说那么多闲话”厂长对于这个为他打拼多年得力干将李主管还是挺理解的

“来,喝酒,嘿嘿老张,小陈的故事跟我说说呗?”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厂长喝得正高兴呢

1

大约在三十年前,一个23岁的年轻人,告别北方的家人到遥远的南方闯荡。乘坐漫长的火车到达了南方的一座城市。他很快便加入了一家公司,受到领导赏识,在一个收入很不错岗位干了三年,后来在别人的忽悠下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一块200平米的地皮使用权。

这是一块偏远的郊区地皮,远离城市,周边都是山,也远离农村,几乎几十年都卖不出去,也远远看不到升值的希望。

似乎老天都觉得他买错了地,一个月后他所处的公司因故倒闭了,连工资都开不出来。眼看租的房子就要到期了,年轻人着急的不知所措。

2

是的,年轻人失业了,他身边的朋友们也失业了。他尝试着借钱,可那些朋友们一边远远远地躲着他,一边嘲笑他买地多么的愚蠢。钱没借到,房东也不肯给他赊账,他无地容身了。此时已是12月中旬,那天太阳高高挂起,他却觉得格外的冷。

他背着大包小包用仅有的一些零钱打车公到了他那在郊外买的空地,他只剩这块地皮了。

“啊,啊,啊——老天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年轻人大喊,在发泄着自己的情绪。最近不幸的遭遇使他黯然落泪。晚上,寒冷的风在不停吹刮,他点一小堆了柴火,在地上随便垫了点衣物,用棉布将自己捂得死死的。

一夜是多么漫长,火堆都灭了,年轻人躺着的身体翻来翻去,又过了一个小时才迷迷糊糊地入梦。

他梦到过年时和家人一起包饺子的幸福画面,又梦到爸妈牵着弟弟送他上火车的画面,但此时却只有他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他想回家,想吃一碗热腾的饺子,想抱抱可爱的弟弟。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被泪水浸湿一大片。

是的,出来打拼三年了,一朝回到解放前,除了块破地和他本人还年青以外。他决定回北方的老家,打算四处碰运气能不能筹到回家的路费。

3

次日天刚亮,他就只背了个小包,走了近十几公里的路程,到达了一个农村的小镇上,这里到处可见的泥砖瓦片房,,一座挨着一座长达两百米,硬是整成了一条街。四周多条交叉的泥路将附近的村子连接在一起,偶尔看见一些人骑着老牌的自行车路过。

原来这是个简单的集市。这条街的一个豆腐摊子格外显眼,只见一块牌子写着红色豆腐二字。一大早便被多人围着,三毛钱一斤的豆腐也有人抢着要。摊主是位接近四十岁的中年大叔,在不停地切着豆腐。附近的人都知道他家专做豆腐二十年,味道地道,分量十足。

年轻人刚吃完一个包子,猛地看见一只手悄悄地摸进一个口袋,那是一个正在买豆腐的顾客,他被小偷光顾了。

“抓小偷!”顾客反应过来,小偷动了,年轻人也动了。年轻人追着他狂跑,年轻人搞不懂自己为何要追,还一边喊着抓小偷啊。他们两个似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一千米。

“大哥别追了”,小偷急忙把一个缠绕的很好的小布袋子扔给年轻人。

“抓小偷!”年轻人捡起布袋子,在一边喘着大气地走着。

“呕”年轻人在一阵恶心,面色青了不少。小偷乘机跑了

年轻人打量这个布袋子:说不定里边有十块钱嘞,离那条街远了啊,不行咱做人要厚道。

一些想法涌现在他的心里头,可这离他回家的路费还差的远呢。

年轻人缓缓地走回豆腐摊子,发现那名顾客早已自认倒霉地离去,此时的年轻人头发蓬乱,脸有点灰,衣服还残留刚才呕吐的污渍。豆腐摊主身穿青色棉袄,接近四十岁了依然帅气,仿佛年轻人才是那位中年大叔。

“大哥,刚才那位顾客您认识的吧,这是他的东西”年轻人拿出布袋子递给大叔。

大叔打量了小伙一下,简直不敢相信。

“行,明儿他来买都豆腐我替你交还给他”

“小伙子外地人?”

“是的”

现在的小伙子们素质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大叔心理一阵嘀咕

“我请你吃碗豆腐花吧,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多见啊”

“谢谢”年青人没钱了,正愁下一餐不知道吃什么,他两下子就吃完了一碗。

“今儿早上剩下的,卖不动了,帮忙吃了吧”大叔又端上来两碗。

“好”年轻人尴尬地笑了笑,吃着只加了一点点糖的豆腐花,他觉得特别甜。

“小兄弟莫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大叔看年轻人穿着还是可以的,为人也还不错,忍不住多问了两句

“唉”年轻人也没多说什么,萍水相逢的关心已让他非常感动,他并不觉的大叔肯帮助他什么,毕竟当初他跟所谓的朋友都借不到一点钱。

“我来帮您收摊吧”

已经到中午11点了,年轻人麻利地抱着豆腐板往大叔三轮车里搬。之后又帮着将三轮车推上一大坡。做完这些,年轻人并未离开,而是远远地跟着大叔,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他有种强烈的感觉或许大叔真的愿意帮他。

年轻人跟着大叔来到一个村子,这里比较多人姓陈,从其他人口中了解到大叔在这村子里蛮富裕的,为人勤恳,待人热情,有个5岁小儿子。年轻人的心又多了一丝希望。

4

年轻人曾想过许多和大叔偶遇的方法,还是决定坦诚相见。他徒步走回郊外那块土地带了自己的铺盖,晚上待在到离大叔家最近的山脚下过夜。村民们都以为他是个无家可归的乞丐。

正巧第二天下午,他就碰到了大叔外出打柴,他急忙地跟了过去。这是一个说服大叔的机会。

“你好啊大哥”

“小兄弟你怎么在这?”

“我是跟着你来的,我想要你的帮助”年轻人坦然道

“哦?我能帮助你什么?”中年有些警惕

“我想要借300元的回家路费”

年轻人的声音弱了几分,他知道300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对于一个农村人来说分量更重。

“你在玩笑吗?你有手有脚的不会自己打工去挣钱?”大叔有点气愤。

“我想赶回去过年,钱以后我加倍地还你”

年轻人知道,他若是去干苦力至少也得半年才能攒够路费,他耐心地将自己遭遇的事跟大叔说了一遍。

“你走吧,我想我帮不了你”中年大叔犹豫一会说道

大叔对年轻人的遭遇表示同情,心里想要是少一点钱说不定自己就答应了,三百元是自己卖豆腐两个多月的收入。家里人还得生活呢,过年了一样不需要花钱啊。

“那可不可以让我帮你干活啊?管吃就行。”

年轻人见中年大叔没有立刻地拒绝他,自己便想办法缠上他,相信总会有松口的时候。

“你帮忙一起打柴吧,管你吃晚饭”

“好嘞。”年轻人四处找干树枝之类的放成堆。两小时后,并用稻草绳将柴火捆起来,弄成很大的两捆并用一长杆子插上。

“想不到你力气还挺大,哈哈”说着两人便挑着柴火回去了。

这天大叔妻子带孩子回娘家了,晚点再回来。大叔家里泥瓦房有四小间——卧室,客厅,厨房,柴房。

“来,尝尝够味不,听说你们北方人爱吃辣,我也爱吃,哈哈”

桌子上一盘子通红麻婆豆腐,一盘子青菜炒肉,一壶烧酒

“大哥您这豆腐麻,辣,烫俱全好吃得很,来,我敬你”年轻人直接干了一碗酒!

“好酒量,干,小兄弟明天早上来帮我磨豆子啊,要很早凌晨四点,记得啊”大叔思索了一下,并未留年轻人在家过夜

“没问题”年轻人吃完,向外面走去,他并未走远而是待在一座破旧的祠堂里,怕错过约定的时间。

5

“老婆,我跟你商量个事呗,有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我想帮帮他﹍﹍”大叔将年轻人的事又说了一遍

“你看着办吧,你知道吗,今儿个算命先生说咱儿子有好福气呢,长大了有贵人照应,将来必定有出息”大叔妻子高兴地说道。

“是吗,哈哈,好,好”大叔今晚喝了酒早早地睡了

过了半夜,年轻人还没睡,又想了想大叔晚饭时若有所思的表情。

“啊”

年轻人返回到大叔家门口,靠着墙休息,生怕自己睡过头了。

大叔按习惯凌晨四点就起来了,着手准备做豆腐。

年轻人见有光亮起便前去敲门,大叔打开门一看,年轻人正哆嗦着打了个哈欠,迷糊的说了声早。

“你来将这些豆子磨碎”大叔指着石磨旁边的一大盆豆子说

“好”

年轻人推动磨盘转了一圈又一圈,鬼知道他推了多少圈,那盆豆子看起来起码有50斤呢,年轻人手都出水泡。

直到早上八点多大叔的豆腐才做好,和往常不同的是大叔没将豆腐拉去集市去卖,而是一板一板地送到村民的家里,原来这是人家提前预定好的。等忙完了这些大叔却只请年轻人吃了一碗豆腐花。

“跟我来一下”大叔向年轻人招手示意

“多谢大哥”

年轻人将早已准备好的欠条递了上去,这是一张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条,年轻人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一走什么时候在回来。

“别让我再看见你啊”大叔拿给小伙一个纸盒子,里面装有年轻人所需路费和几枚煮熟的鸡蛋。

“钱我一定会还你的,日后我若是发达了,一定回来报答你”这是年轻人对大叔的承诺

大叔挥手示意年轻人离开,他知道年轻人一定没有跟他多借钱,所以他又特意送了几个鸡蛋留着给年轻人路上吃。年轻人走后,大叔觉得特别舒服。

年轻人最终在过年前回到了家里,和家里人说他遇到了一位好人。

6

一年、两年、十年、十九年......大叔再没遇到那位年轻人。

又一年,大叔的儿子小陈都二十五岁了。这一年小陈失业了,社会上又多了一名年轻人。

有一天大叔新建的水泥楼来了位大叔,当年的年轻人他回来了

大叔翻出了当年的欠条,又看了看儿子小陈。

“大哥我还欠您钱呢,小陈的事包在我身上,您放心。”

原来年轻人当年买的地升值了好多倍,为他攒下了创业资金,经过多年打拼年轻人创业成功。大叔突然间就想到了二十年前妻子说的话--“咱儿子长大后有贵人照应,将来必有出息......”

7

“那位年轻人莫不就是你?”生产部主管问道

“哪能啊,他可比我厉害多了?”厂长往头上指了指

“赵总?”主管惊讶道

生产部门主管很快便明白到厂长指的是他们的老板赵总

“那小陈啊,说不定日后他就是你手下最得力干将”厂长提点道

“多谢啊老张,这顿我请”

生产部主管一切都明了了。

小月心乐
小月心乐  VIP会员

他回来了

相关阅读
无愧于心的抓捕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正理解张旺的心情,他也是一个父亲。“唉!” 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传出沉重的叹息,桌上的台灯随之亮起。 与此同时,一个身穿中国人民警察制服,约莫四十五六岁的中年男人,从一张油漆斑驳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此刻的他,坐了整整一个小时。 他叫周正,平安市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一名从警二十年的老警察。 周正是一个性格刚烈、铁骨铮铮的硬汉,二十年的风霜雪雨将他打磨的坚若磐石。 这样一个无坚不摧的

23年后,挥向性侵者的拳头

流言很快传开,村里人都知道程家二丫头做了手术逢人就脱裤衩给人看。 年春节前,我回乡祭祖,狭窄的村道上遇见了程江。 我们两家的车面对面怼在巷子里,老公原本是要退一步的,可我的反应让他吃惊。 原本端坐在副驾驶上的我突然抄起墨镜戴上,一个俯身缩进座椅下狭小的空隙里。 “快走,快走!”我不敢抬头,慌乱地朝他摆手。 “怎么了?是谁?”老公问,“别怕,你就告诉我是谁,我来解决。” 我含着

睡前小故事:寄生

你知道人肤蝇吗?那是一种寄生生物,而有的人,如他一般,一直索取从不知感恩。 你知道人肤蝇吗?那是一种寄生生物,成年肤蝇会抓住一只蚊子,把卵产在它的身上,当蚊子你的身上吸血时,肤蝇的卵会掉在你的身上,迅速钻进你的毛孔,吸取你的献血,藏在你的肌肤下。靠着人体的组织来吸收营养,然后疯狂成长,直到成蛹破茧。从出生到结束,一直在索取,从不知感恩。 李莹快要结婚了。结婚对象是本村大户的儿子,可是李莹一点都不高

残疾老人,天天和小狗吵架,小狗却救了他的命

夕阳西下,老俞挑了挑最像二货的狗回家了……老俞是个高位截瘫患者,残疾三十多年,摊在床上一直都是由老母亲照顾。老母亲去世后,他也失去了生的希望,脾气越来越差,整天骂骂咧咧,对谁都没个好脸。 直到这一天,一只陌生小狗溜进了他的房间,看着狗狗,老俞又开骂了:“干啥,叫什么叫!”没想到,狗子还挺有骨气,当场就骂回去了。舅舅弟弟弟媳一看这狗不招大哥待见,于是就把他关进了鹅圈。农村的大鹅战斗力过人,小狗被碾得

父母资格认证考试

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 早上七点整。 手机的闹钟只响了一声,李慧娟就从被窝里飞速伸出手把它摁掉。她醒了。准确点说两个小时以前,天光逐渐变亮时,她就已经醒了。 人到中年,睡眠简直是不可多得的礼物。入睡难,睡好更难。微弱光线,细碎声响,对于李慧娟来说都是睡眠的致命杀手。 尤其是第二天有重要事情的时候,神经不可避免的处于紧绷,头天晚上享受一觉酣眠几乎成了不可能的

凤兰,一个女人的悲剧故事

“一会儿见到我儿媳妇,你就说给她检查检查的,别的话我来说。”春节刚过,天下起了一场大雪。春旺从地里看完庄稼往回走,远远的看到有一个人影走来。等走近了一看,是个女人,穿着暗红色的棉衣裤,头顶扎着红色头巾,埋着头只顾走。春旺在路边站住,半蹲下身子探着脑袋瞅,不禁哎哟一声,“这不是李响家的媳妇凤兰吗!” 女人没有搭理他,仍然低着头走。雪没到了脚脖子,女人趟着雪走,春旺一开始没看清,等女人走过去,这才看到

当贵人出事后

一个做梦想过富贵生活的大帅哥,遇到了一对赫赫有名的姐妹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妻子打来电话时,马亮正和几个“老板”假惺惺分析着“ G”股票,那头电话还未说完,他便“啊”得叫出了声。 马亮的脸瞬间凝成了厚重的秋霜,没向周围人告辞,他就像马蜂般直冲医院。 “姐呢?怎么就突然被车撞了?”他将手伏在医院墙面,弯着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跳频率不输百米赛跑。 “警察说是她开车恍惚、走岔了道,不小心撞到了

柳家沟杀人案件(二)

人穷志不短,命短。编者注:前文请看《柳家沟杀人事件(一)》。 腊八这天,有警察到了柳家沟赵三春家,说他儿子赵秧苗涉嫌一桩失踪案件,问赵三春有没有他儿子的踪迹。 赵三春指了指堂屋大红柜子上的罐子,说:那儿,我儿子在那儿呢。 柳家沟穷,这是十里八乡公认的事情。 因为穷,凡是有把子力气、还能走动的人都出去打工了。 赵秧苗听招工的人说什么上工的地方包吃包住,一个月底薪 ,做够一个月还有奖金

双生花

花都枯萎了,早就不需要感情来浇灌了,因为根本不需要。楔子 传说有一种花名叫双生花,一株二艳,并蒂双花。它们在一枝梗子上互相爱,却也互相争抢,斗争不止。它们用最深刻的伤害来表达最深刻的爱,直至死之。直到最后,它们甚至愿意杀死对方,因为任何一方死之的时候,另一方也悄然腐烂。 双生花一蒂双花,同时开放,一朵必须不断吸取另一朵的精魂,否则两朵都会败落。因此,其中一朵必须湮灭,以换取另一朵的生存。双生的花朵

姻缘:春桃1994

我勾引你儿子?我原先从来没和他搭话,他就给我送鸡蛋又送牛奶。九十年代的南山村,或许有人不知道村长叫啥,却没有人不知道林月琴,因为林月琴,林春桃她娘,是一只“破鞋”。可是林月琴不在乎,她还是扬起拔得细细的眉毛,穿着水红丝缎小袄,一步三摇去粮油店打高粱烧。闲话说给不在意的人听,终归少些趣儿。 于是人们说,林春桃和她妈一模一样。村头婆姨们有意无意地省略“长得”两个字,目光在林春桃的腰背臀腿上巡睃。十四岁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