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尊严”叫吃软饭

2021-03-06 15:00:56

世情

1

李美丽人如其名,走到哪里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其实她脸蛋一般,但是她的气质非凡,腰板挺得笔直,说话时总是高昂着头,仿佛世界上的人都匍匐在她的脚下。她一出现就自带气场,一般男人见了她都会不自觉的弯下腰,但我却想做那个不一般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舞会上。不用说,她凭借一支舞的魅力成功夺走了女主人的光环,并吸引了众多男人的目光,当然也有我(我毕竟还是个男人)。

那时,有几个男人绅士的弯下腰邀请她跳舞都只得到个微笑的拒绝时,我嗤之以鼻。看我的,我高昂着头大步流星的走到她身边,当我的目光猛的和她的锐利目光碰撞时,我突然被震慑住了瞬间就怂了,我像一个低贱的小市民遇到了高贵的公主一样,郑重其事的给她鞠了一躬,头低得看不见她的水蛇腰。全场一片寂静,我双眼死死的盯着她的高跟鞋,心里不住的骂自己是个怂包。但我即使是这般卑微的拜倒在她的脚下,也没得到她的青睐,只听得一堂哄笑,高跟鞋哒哒的趾高气扬离开了。

从那刻起,我发誓一定要搞定她,以挽回我男人的尊严。

不知是我运气好,还是老天爷都可怜我想要帮我一把。几天后,我又遇到了她,是在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她被三个染着红毛的小兔崽子团团围住,还口出狂言要她交出手机和脖子上耀眼的钻石项链,不然就要弄死她。而她,依然淡定又高贵的站在中间丝毫不畏惧,也许她是看他们太嫩了点。

“干什么?”我高嚎一声,露出手臂上结实的肌肉。

他们吓了一跳,撒腿就跑,跑了几步突然一个胖嘟嘟的红毛停下来说:“嘿,哥几个,他一个人。”

然后,他们奸笑着舞着明晃晃的刀子走向我。我心一提,一边摆手一边往后退,“别冲动,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结果,不用说……

我以一敌三打得他们落花流水。看着他们屁股尿流连滚带爬的离开后,我得意洋洋的拍了拍双手,“说了有话好说嘛,非要和我一个武术教练动武,不是找死吗?”我又咔咔的伸了几下脖子活动了几下手腕。

我眉笑颜开的看了一眼李美丽,终于在她眼里看到些柔软的东西,她突然“啊!”的尖叫一声。

“怎么了?”我不知所措的问。

“流血了。”她指着我的左臂说。

“什么?血?”我突然心头一紧,全身发软,我用力的握紧拳头强撑着使自己镇定,但是我,还是晕倒了。该死的,我从小就晕血。

醒来时,我在医院里。

“好样的!”一个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的男人笑嘻嘻的走了进来,“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他说着感谢的话,头却高昂着。我尴尬的连连点头哈腰,“举手之劳,应该的。”

后来才知道,李美丽她爸是B市龙头企业的老总,所以才铸就了他们俩气质不凡趾高气扬的个性。

2

我是一个武术教练,真的,所以我总是想以高大的英雄形象出现在她的身旁,比如说上次那样,可是那样的机率实在太少了。

但上帝总是偏爱我的。

那是一个雾气弥漫的清晨,我在广场上练武。李美丽突然就从雾气里走出来了,就像一个仙女从云层里走出来一样。

我装着没看见,她也装着没看见。

她依然是那样踩着高跟鞋高昂的从我身边走过,但她突然就崴到了脚,随后就跌倒在了广场中央。她痛得站不起来,伸出手寻求旁人的帮助,但是人们都远远的避着她。

我二话不说,跑过去就来了个大大的公主抱。

我还记得当时的场面,不少艳羡的目光投在我们的身上,我像打了鸡血似的硬抱出了自己想象中的英雄气概。我记不得我抱了多久,只记得我的手臂整整疼了一个礼拜。

不过这回牺牲是值得的,李美丽跟我说了声谢谢,并留下了电话号码,还说了句,有事常联系。

然后我每天晚上都找各种理由联系她,刚开始只扯些有的没的无关紧要的事,后来就说到兴趣爱好上,最后无话不谈,我把屁股上有颗痣都告诉了她,她也把自己曾经暗恋学校里的某个男生告诉了我,我们都躲进了被窝里哈哈的大笑。后来终于不满足电话煲直接面对面牵手同行在大街小巷。

她自始至终都是我心目中的公主,即使后来结婚了,我对她都是宠爱有佳。她只管在上流社会吃喝玩乐,我心甘情愿的在社会底层苦哈哈的挣钱养家。

其实那也不叫养家,有时我的工资还抵不上她一顿饭钱,甚至是一件衣服或者是一个包包的钱。

她已经昂着头跟我说过很多遍了,“要么你就不工作,要么你就到我爸的公司里去。”我也回答她很多遍了,“我喜欢我的工作。”其实我是为了维护自己仅剩的一点尊严。然后我围上围裙去给她做饭,她就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里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

直到生了我们的女儿佳佳,她才没说这些话。因为她需要我在家照顾女儿,于是在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里,我忙的脚不沾地。

我不敢大声的吼她,即使心里有了那么一点点埋怨,我也得小心翼翼的对她说:“亲爱的老婆,能帮我拿一片尿布湿吗?”

“哎呀,我正在图指甲呢。”李美丽举着右手晃了晃,指甲上图得红艳艳的,她的旁边就放着一大袋尿布湿。

“我真的忙得走不开。”我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她,手里还在给女儿洗便便。

“我觉得需要再请一个保姆,这样就可以轮班,你就不用这么累了。”她说着,终于还是很不情愿的尖着手指从袋子里取出一片尿布湿,嫌弃的递给我。

“可是我的工资只够请一个保姆。”我说。

我感觉伺候我的一大一小两个公主有点力不从心了。她昂着头斜瞟了我一眼,然后从包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再请十个也没问题。”

我说:“我们都是大人了,还是少用点你爸的钱。”

“你说什么?”她很是吃惊的看着我,“这是我自己挣的,你以为我只会吃喝玩乐吗?”

确实我小看了她,也高估了自己。

其实我还不够了解她,她的确很有能耐,之后她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把他爸的公司捏在了自己手里。他爸病倒了,我不知道是真病了还是给李美丽气倒的。他全身瘫痪说不出一句话来,但他总爱看着我流泪,好像有什么天大的委屈要跟我说。

而我只能装着没看见,因为我得向着我的老婆,我的下半辈子可都得仰仗她。我承认她毅然成了我心目中能撑起天空的那棵大树,我就那样懦弱无能而又心安理得的在大树下乘凉。

李美丽她爸终于熬不住了,死在了我的眼皮子底下。

李美丽太忙,她爸出殡也没法到场,是我三叩九拜的把他送走的。弟二天,李美丽就回来了,她依在我宽大的怀抱里哭得稀里哗啦,喃喃自语的说着谢谢。我不知道她是在谢谢我,还是谢谢她爸死了。

我紧紧的抱着她安慰道:“会过去的。”说心里话,我当时心里是无比的窃喜。因为她终于显示了她最脆弱的一面,而我也扮演了一回护妻的大男人。

3

“我是个男人。”在李美丽生下我们的第二个小宝宝(儿子)并把包袱扔给我时,我终于抗议了。她却用抗议无效的眼神看着我,高傲的昂着头说:“公司不能没有我,孩子也不能没有你。”她一句话就把我说服了。

是呀,我除了能带孩子和打架还能做什么呢?

儿子是我的心肝,我不放心把他交给保姆,于是我把他绑在背上带着尿片和奶瓶上班下班买菜做饭。

日子过得忙碌但也幸福快乐着,而Anli的出现打破了一切,就像平静的湖面投了一个巨大的石头。

那天我在商场买调料,背上的儿子哭闹起来。“小宝宝真可爱!不哭,不哭啊。”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在我背后哄了起来。我回头一看,是个假娘们,当场就差点吐了出来。可神奇的是我儿子居然真的不哭了,还咯咯的笑了起来,他好像挺喜欢他。

他摸了摸我儿子的额头,惊讶的开口:“哎呀!发烧了。”

然后他和我捧着我儿子匆匆向医院赶去。

“你真了不起!”他摸着我的车说。“什么?”我说。他手舞足蹈的解释:“我是说你是我见过的最了不起的男人。”

我嘴角笑成了一道弯弯的月牙,“为什么这么说?你根本不了解我。”

“你看,你高大帅气,又会带孩子,最重要的是你的车子很棒!”他仍然不停的摸着我的车子。

一看他就是个市侩的人,但我很高兴,因为第一次有人这么赞赏我。

那天儿子住院了,是他陪了我和儿子一个晚上,而李美丽说她在公司加班走不掉。可我知道,她根本不是在加班,多半是在吃喝玩乐。我突然就埋怨了一句:眼里只有公司。

随她吧,我想。反正身边多了个伴。

启初,我只想和Anli做好哥们来着,但是后来事情发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

我会拿他和李美丽比较——他温柔,他说话低着头,他总在我身边转悠,并且什么都听我的,最美妙的是他常常会尖着手指鼓掌欢呼:“哇!秦哥真棒!”“哇,秦哥真是个男子汉!”“哇!秦哥真伟大!”“……”

而这些李美丽都不可能做到。

于是,他的存在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然后,然后我们就那个什么……

刚开始我觉得对不起李美丽,但后来想想他又不是女人,应该不算出轨。自欺欺人久了,也就心安理得的混在了一起。

但我还是怕让李美丽知道,后来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叫“牵手同行”的咖啡屋。那是一个专为我们这种癖好的特殊人群服务的地方,我们在那里无所顾忌的谈情说爱,放飞自我。

Anli就像个“吸血鬼”,用了我不少钱,我又在李美丽身上“吸血”。明知道Anli是图我钱,但我依然乐此不疲,因为高高在上的从兜里掏出一叠钱,然后施舍一样的拿给他的感觉简直酷毙了爽呆了。

然而,这样的日子在儿子出车祸的那天截然而止。

那是一个星期天,我还在厨房里洗碗。儿子独自一人在花园里玩。李美丽酒足饭饱之后就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去公司。

我听到她车子发动又熄火的声音,然后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秦……快出来……”

我顾不得一手的油腻,飞快的冲了出去。眼前的画面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我的心肝宝贝儿子像一个泥人一样压在了李美丽的车轮下,他眼珠子还在转到,满脸铁青。

我简直要疯了,咆哮着去掀车子,李美丽也慌了。后来儿子在送往医院的半路上就离开了我们,我弟一次失去了理智,狠狠的扇了李美丽一个耳光。

我悲伤的说:“离婚吧,日子没法过了。”

我只是想让她低头,说说气话而已。但李美丽是个多么体面又高傲的成功女人,她怎么会向我低头,她冷哼一声强忍着悲伤说:“离吧。”结果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我卷铺盖走人,一无所有,女儿也很现实的选择了她妈,与此同时Anli也消失了。我只得回学校的宿舍里住着。

4

我的日子从天堂跌入了地狱,我把造成这种恶果的源头指向了李美丽,我要找她算账,算算这些年我的付出和艰辛。

我胡子拉碴一脸颓废的来到了李美丽的办公室,她先是吃了一惊,然后郑重其事的给我介绍了她的新助理——Anli

我气得全身发抖,拳头捏得咯咯直响。李美丽说:“我知道你过得很难,我把B市郊外的毛织厂拿给你打理,算是我对你的补偿,这些年……”她停顿了片刻,然后摇摇头说:“算了不说了,一切交给Anli来处理。”她走了,留下我和Anli在办公室对视。

“没想到,你男女通吃呀,够厉害的。”我咬牙切齿的说着,开始撸袖子,我想,我要把他揍成肉酱。

“秦哥……”我还没出手他就泪眼婆娑的靠在我肩上,然后娇滴滴的说:“相信我,我可以帮你得到更多。”

然后,我真的心软的相信了他。

其实我内心真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我只是咽不下那口气,我真心的对李美丽付出一切,换来的竟是如此下场。所以离婚的这几年,我总是跟不同的男人交往,然后带着他和李美丽在舞会上相遇。每次李美丽都会生气的离开,我就在她背后放肆的笑,直到笑得流出眼泪。

我做这些都是为什么呢?报复李美丽?还是糟蹋自己?

我把日子过得一滩狗血,常常在深夜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大骂着让李美丽去死。可我万万没想到李美丽真的突然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听到这个噩耗时,我简直要崩溃了,心被掏空似的,感觉一却都没了意义。

我含着泪端起咖啡一饮而尽。

“这是咖啡,不是酒。”嗲嗲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然后就是一个屁股扭呀扭的男人坐在我的对面,一股浓浓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我最不喜欢闻这种浓烈的香水味,比厕所里的氨分子还难闻。我用手扇了扇,很不耐烦的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Anli瘪了瘪嘴,很是委屈巴巴的样子,“秦哥,我可是在帮你。”然后他从包包里取出一份合同,轻轻地推给我。

我疑惑的看着他,接过合同,快速的过了一遍,我的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李美丽把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转给了我!

我怀疑合同的真实性,又仔细的看了一遍,是她的笔迹。我望着他瞪大了眼睛,“你谋财害命,让我背锅?”

“你真坏。”他用梅花指点了我的头,“我怎么敢,明明李总是得病走的。”

“得病?”我不可思议的把嘴张成了“O”。

“是的,一年前她就得了乳腺癌,可是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了下来。半个月前她就写好了这些,然后就在家陪你们女儿,虽知才半个月就……”助理说着假惺惺的擦起了眼泪。

我嘴角抽了抽,“她不是一直都瞧不上我吗?怎么会把股份转给我?不会是有什么猫腻吧?”我和她斗了好些年,她都没给我一个好脸色,死了还会把自己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拱手让人,打死我都不信。

Anli哼了一声,“我说过要帮你的,她怎么对她爸,我就怎么对她,这其中的原由自然不必多说。”

我突然觉得Anli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光芒,先前对李美丽的那一点点愧疚和悲伤一扫而光,我兴奋的握住他的手说:“Anli,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以后李美丽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了。”

他含情脉脉的点点头,慢慢的靠在了我的身上。

凤舞摩天
凤舞摩天  VIP会员 只要不放弃,坚定到底,终有一天成功会拥抱你。

有一种“尊严”叫吃软饭

相关阅读
懂事的孩子没有糖

我好像一直在操心中健康成长。有人说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其实甜兮早就知道了,在别人无忧无虑的童年里就知道了。 有一天我哥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回老家了,而且还告诉了我一件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他要离婚了!我所谓的嫂子提出的。 至于为什么情理之中吧,我哥上学晚,成绩也不好,因为我爸在老家的一句玩笑话,别人开始介绍,为了大人的面子我哥去相亲了,她长的好看,是小学学历,一开始她就不同意,说和我哥处不来

父亲的后半生

而立之年,我深切的体会到生活的锋利。父亲的后半生 沿着父亲的足迹 那年春天,经营两年多的包包店实在做不下去,望着货架上的一排排包包,不知如何处理,心中滴血般的刺痛。 母亲劝我:“事已至此,不必难过,生意自来起伏难测。桃镇有集会,不行去那摆摊处理了吧,留下也是祸害。” 我将父亲的三轮车开出。试试,无碍。 桃镇在黄河边上,那里无人相识,可免尴尬。早年听父亲说起,那里是个大集镇,三县交界,一条几百年的古

清荷

夕阳像一抹橘黄色的烟沙,轻轻揉揉的撒在青湖畔上,夕阳像一抹橘黄色的烟沙,轻轻揉揉的撒在青湖畔上,盘缩伫立在湖水中的白衣女子,不见了往日羞涩的神情,开始静静的含苞待放,多了几分妖娆与抚媚。一位来自江南的女子,伫立在一只木船上,轻轻的划动船桨,轻风吹起她如丝的秀发,渐渐驶出江南的青桥湖畔,天色烟雨朦胧,美景如画。 青荷是一位船女,本生在北方朔城,却有着江南女子一般清秀的眉目与曼妙的身资。像是那朵清荷,

这个女人!

此后二十年,直到周婶子离世,双庆两口子跟周婶子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小瘪犊子,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到我家里来逮鸽子……”隔壁大婶手里拿着鸡毛掸子边追一群小孩,嘴里还骂骂咧咧地。 孩子中为首的是老钱家的三儿子双庆, 岁的时候爹就没了。 原先住在县城最西边的大山上,这里住着的人家全部零散分布在各处,一户与另一户有可能隔着一个长满树的深沟,也有可能隔着一个深水沟,这深水沟的水就是村民的饮水来源。 这里

他回来了

若是我以后发达了,一定回来报答您。年轻人作出了自己的承诺。一间高级的饭店内,某厂的厂长和生产部主管正在吃饭聊天。 “凭什么陈XX一个新人的工资那么高?是同等级别的两倍,我手底下的熬了几年那些班长知道这事后都很生气。”原来生产部主管为自己的手下打抱不平。 “怎么了老李?小陈他技术不行,做的产品不合格?”厂长笑着问。厂长巡视厂子时见到过陈XX干活,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 “陈XX为人勤快,对设备操作也较

无愧于心的抓捕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正理解张旺的心情,他也是一个父亲。“唉!” 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传出沉重的叹息,桌上的台灯随之亮起。 与此同时,一个身穿中国人民警察制服,约莫四十五六岁的中年男人,从一张油漆斑驳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此刻的他,坐了整整一个小时。 他叫周正,平安市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一名从警二十年的老警察。 周正是一个性格刚烈、铁骨铮铮的硬汉,二十年的风霜雪雨将他打磨的坚若磐石。 这样一个无坚不摧的

23年后,挥向性侵者的拳头

流言很快传开,村里人都知道程家二丫头做了手术逢人就脱裤衩给人看。 年春节前,我回乡祭祖,狭窄的村道上遇见了程江。 我们两家的车面对面怼在巷子里,老公原本是要退一步的,可我的反应让他吃惊。 原本端坐在副驾驶上的我突然抄起墨镜戴上,一个俯身缩进座椅下狭小的空隙里。 “快走,快走!”我不敢抬头,慌乱地朝他摆手。 “怎么了?是谁?”老公问,“别怕,你就告诉我是谁,我来解决。” 我含着

睡前小故事:寄生

你知道人肤蝇吗?那是一种寄生生物,而有的人,如他一般,一直索取从不知感恩。 你知道人肤蝇吗?那是一种寄生生物,成年肤蝇会抓住一只蚊子,把卵产在它的身上,当蚊子你的身上吸血时,肤蝇的卵会掉在你的身上,迅速钻进你的毛孔,吸取你的献血,藏在你的肌肤下。靠着人体的组织来吸收营养,然后疯狂成长,直到成蛹破茧。从出生到结束,一直在索取,从不知感恩。 李莹快要结婚了。结婚对象是本村大户的儿子,可是李莹一点都不高

残疾老人,天天和小狗吵架,小狗却救了他的命

夕阳西下,老俞挑了挑最像二货的狗回家了……老俞是个高位截瘫患者,残疾三十多年,摊在床上一直都是由老母亲照顾。老母亲去世后,他也失去了生的希望,脾气越来越差,整天骂骂咧咧,对谁都没个好脸。 直到这一天,一只陌生小狗溜进了他的房间,看着狗狗,老俞又开骂了:“干啥,叫什么叫!”没想到,狗子还挺有骨气,当场就骂回去了。舅舅弟弟弟媳一看这狗不招大哥待见,于是就把他关进了鹅圈。农村的大鹅战斗力过人,小狗被碾得

父母资格认证考试

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 早上七点整。 手机的闹钟只响了一声,李慧娟就从被窝里飞速伸出手把它摁掉。她醒了。准确点说两个小时以前,天光逐渐变亮时,她就已经醒了。 人到中年,睡眠简直是不可多得的礼物。入睡难,睡好更难。微弱光线,细碎声响,对于李慧娟来说都是睡眠的致命杀手。 尤其是第二天有重要事情的时候,神经不可避免的处于紧绷,头天晚上享受一觉酣眠几乎成了不可能的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