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云之下

2021-03-08 21:01:07

纯爱

春天又来了这个普通的小镇,催弯了河堤的柳条子,一树的碧绿。与水中的倒影,像是双生子一般。

镇子上有两家房子相邻,特别近,只隔了一个篱笆栅栏。阳光透过院前的大梧桐树,地上光影斑驳,见证了一场光与树叶的纠缠。

两墙相对,各有一扇窗户,相对而开,隐约能看见写字台和墙边立着的书架。

林宸飞和南云就是在这里,从小一起长大的。朝夕与四季,他们都待在一起,见过镇子稍微地改变,看过岁月不停地变迁。在夏蝉齐鸣的夜里看着忽闪忽闪的萤火虫数着星星,在寒风凌冽的白昼窝在被子里啃着烤红薯,这是他们最最快乐又难忘的时光。

林宸飞读的警校,穿上戎装;南云当了医生,一袭白衣。

1

“南医生,刚送来了一个伤者,孙医生要你去辅助!”护士小周火急火燎的跑过来通知南云。

南云毫不迟疑,起身往手术室快步赶去,也不忘顺嘴调侃了两句:“你确定叫的是我?男医生还是女医生?是不是只要是个男医生都可以?”

小周被礼貌三连问问得一脸懵,楞在了门口,眼看着南云越走越远,不得不快速跟上去。转头一想,就想通了为什么南医生会这么说。

哇哦,南医生好小气哦,不就是利用他的姓调侃了两句嘛,这“南医生”就是“男医生”啊。

南云赶到手术室,手术室门上的红灯仍然亮着,映着白墙,红的艳丽,特别像那年春节挂在门口的大红灯笼。

但他不喜欢,不喜欢手术室的红灯。

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南云站在了手术台边,外科医生孙霞正在聚精会神做手术,护士就将所有情况跟南云说明了一下。

因为患者伤及要害处,担心缝合时会大出血,所以让他来主要是辅助,保证患者安全。

南云往旁边瞧了瞧从患者身体里取出的东西,三根长度如食指长,耳机线粗的铁丝,还有一颗金属物件,从形状来看,可能是颗子弹。

通常黑道的人,中了枪伤是不会来医院治疗的,那躺着的人,百分百是警方的人了。

南云走到孙霞的对面,准备好随时面对突出状况。

站定打量了一下躺在病床上,苍白一张脸的人:头发茂密,看来不是跟电脑打交道的人了。野生粗眉浓密却不紊乱,看着也有几分硬气与英气,双眼紧闭,睫毛不怎么长,脸虽白,却一大半胡子拉碴。

有些眼熟。

南云在心里想着,转过头看着手术处。

孙霞工作了好几年,经验也足,这一次要人帮忙也是无奈之举,主要是患者的伤太过危险,她怕一个人会反应不及。

这场手术时间太久,一直盯着鲜红的血液,孙霞都快晃了眼,做手术的手略微偏移。

2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了,像失了生气的叶子,一片灰败。

手术室外没有人守着。

“患者住那间病房?我送他回去。”

“呃,302。”小周回答道。倒还从来没有见过南医生这么热心肠,一时还有些茫然。

南云和小周一起推着患者去了302。

小周发现南医生会时不时打量这个仍然昏迷的男孩子。

不得不说南医生长得真好看,怎么说呢,就用这个躺在病床上的男孩子做比较吧。南医生头发比他浓密,还打理得干干净净,这很容易给人留下好印象;眉毛长得顺遂又英气,哪像那个野生眉凌乱不堪,眼睛深邃清冷,眼神平淡无波,似乎没有什么能影响他;鼻梁不高却挺直有力,嘴唇自然合上,粉嘟嘟的,真好看,不愧是她粉的男神!

“你先去忙吧,我看看他的各项指标。”

不知不觉间,他们就到了302,小周沉迷于南云美貌不能自拔。

“好!南医生辛苦!”男神说的话,身为粉丝自然要遵守。小周鞠了个躬就出门去了。

“宸飞?”小声嘟囔了一句,南云越看这个患者越觉得像林宸飞。

他们有多久没见过面了呢?五年了吧。

时间果然是世间最无情的东西,明明恍如昨日,回想起来却已经过了这么久。

那个男孩子他还是忘不掉啊。

他们的分别像是双方默许了一般,或许是他认为这段感情不对选择分开,或许是他察觉了这段感情而选择分开。

南云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他还有事要做。检查了各项指标都正常后,就准备出门了,没想到遇上了孙霞。

“孙医生怎么不好好休息一下就过来了。”

“哦,我过来看看患者的指标是否正常。对了,今天谢谢南医生了,要不是你,情况可能会更麻烦。”

“孙医生客气了,你今天最辛苦。患者一切正常,多注意休息,我先出去了。”

“好,南医生辛苦。”

3

入夜,星空澄澈,月朗风清。

今天轮到南云值班,他现在最想搞清楚的就是那个患者到底是不是林宸飞。不是他不记得林宸飞,而是他不敢贸然去认林宸飞,如果他仍然介意,那还是不要出现为好。

南云站在病房外,几番纠结,门口的墙皮都快要被他踢落一块,最后还是伸手,拧上了门把手。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要死,就死个明明白白!

“南南!”语气很是惊喜。

南云进去时,林宸飞正坐在床上。

“南南!是不是!是不是南南!”

林宸飞双眼泛光,一脸笑意,许是动作过大,扯着了伤口,一时间龇牙咧嘴,却还要笑,或许是真的欢喜。

南南是专属于林宸飞叫的,小时候太多人叫他云云,林宸飞不想跟其他人一样,就与南云约定,叫他南南,且独属于他一人的叫法。

“是我。”

南云表面沉静,心里却波涛翻涌,又惊又怕。

“南南,快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我好久都没有见过你了,你换号码也不跟我打个电话说一声,我都好几年没有见过你啦!你过得好不好啊?”

语气尽是委屈,像是对他控诉。

“我过得好不好你不清楚吗,毕竟今天我还给某人做了台手术。”

南云终于放心了,这次见面是惊喜,那么他以前是误解了?

“上次突然出警来不及给你细说,结果转眼你人就不见了!哎呦!”

这次伤口扯得太过于疼了。

“你别乱动!你这伤口伤的有些深,小心崩开!”

南云本来还站在门口,在林宸飞叫了一声之后迅速走到床边掀开被子看他有没有流血。

或许真的是他误解了!

南云有些开心,还想再跟林宸飞说几句时,就有护士来唤他了。

“南医生,207三号病床出现问题了。”

“好,我马上来。”南云应了一句,转过身看着林宸飞,“你好好休息,我待会儿再来看你。”

“去吧,我又不像某个人转头就不见。完事儿自己休息去,明天再来看我吧,我还在。”

4

清晨,从镶着金边的白云就能看出今日的天气很不错。霞光四起,无声蔓延,金光破开云层,就这样炽烈的出现在了清澈蔚蓝的天空之中。

南云昨晚下了夜班,被林宸飞轰去好好睡觉了,尽管只睡了几个小时,却仍觉得精神抖擞,极有节奏地吃了饭上班。

到了林宸飞的病房,他正在吃早饭,很简单。

“南南!你来啦!吃了没,皮蛋瘦肉粥,素菜包子,水煮蛋,小馒头,怎么样?丰盛吧?”林宸飞眉飞色舞像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着急和南云分享。

“像个小朋友一样,有什么好炫耀的,我早上吃的三明治,煎蛋,蒸饺和牛奶,我炫耀了吗?”南云往林宸飞病床走去给他做检查,“对了,谁给你买的。”

“嗯?那个小护士买的,喏,就是她。”

碰巧小周进了病房,看着这俩人望着她,有些不解地眨了眨眼。

“够清淡,还不错。”

也不知道这是夸人还是夸吃的。

小周嗅到了一丝不正常的味道,“这不是南医生托我给病人带的嘛,南医生忘了?也是,南医生昨夜值班辛苦了,这位病人,咋们南医生可关心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小周识趣地退下,做好事不留名,完全不用谢。

“那小护士说你担心我吃食特意嘱咐她买的,呜呜呜,南南我好感动哦,你对我真好,爱你。”

听到最后直白的话,南云惊了一下,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快吃,吃了我带你出去晒太阳。”

“我不是才动完手术吗?搬上搬下没问题?”

南云被问住了,他居然忘了林宸飞才动完手术。

“那你吃,我先去寻房了。”

“南南,待会儿陪我坐坐吧,我想跟你说说话。”

“好。”

5

等南云闲下来已经是中午了,买了午饭陪他一起吃。

“你做的是什么类型的警员啊,民警?刑警?特警?”

“我不告诉你,什么都跟你说了,我岂不是很没吸引力了?”

“那换一个,这次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这伤不重,才那么一个口子,不重。”

“想骗我?你忘了我也在手术室里,我会不知道伤情?范围不大,差点伤及要处。子弹?铁丝?解释解释吧。”

“嗐,不是什么大事儿,就当是追赶一个逃犯,追到废工厂里面了,场面太混乱,就这么一个不小心,就着道儿了呗。”

“警方送你过来怎么也没个人守着你呢?”

“逃犯狡猾,总得有人抓他去,送我来医院都算是忙里抽闲,不出意外明天就有人来看望我了。啧啧,怎么样,我的人缘还是很好的,哈哈哈。”

一开始还只是闲聊,像是要将这些年所有空缺的话都要讲完一般,到后来越来越严肃,看着林宸飞突然一本正经的样子,南云还有些不习惯。

“其实上一次见面你对我说的话,我听懂了。”

“听懂了?”

“当然,我又不是笨蛋,只不过当时出警匆忙,没给你结果,想着等我回来就跟你细说,谁知道你就没影了,打电话是空号,你居然敢换电话!”

“我,我,我就是觉得这个电话用的太久了,想换个新鲜的。”

南云是越说越没底气。

“你就拉倒吧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咋想的?我有这么笨吗?”林宸飞戳着南云的肩膀,“我当时很生气你知道吗!你居然都不问问我就玩儿消失,居然不信我!哼,你就自己想招儿来哄我吧!”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是林宸飞的同事,身穿便服来看望他了。

总不可能将人拒之门外,南云收拾好餐盘后离开了。

林宸飞的伤好得七七八八了,过不了多久就能出院。

“你什么时候能放假啊?我想带你出去玩儿。”林宸飞这段时间若是没有南云陪着,不知道会有多无聊。

“你还想出去玩儿?你不工作了?”

“我是伤者好吧!伤者!再怎么也要给我放假吧,又不是周扒皮。”

“你什么时候想去玩儿,我就什么时候放假。”

“这么任性的吗?也太爽了吧。”

“我有假,还挺多。”

林宸飞羡慕了。“那等我好了,我带你去游乐园玩儿,早就想去了。”

“你又不是小孩子。”

“我是!”就这样看着南云,林宸飞一直都知道南云对他的爱只多不少,笃定他会宠着他。

“好好好,去去去。”

“爱你,南南。”双手放头上笔心,好大的一颗爱心,他想让南云也感受到他的爱。

终于出院了,林宸飞被南云拉到自己家好生修养。

“过几天去玩儿,先修养一阵,反正你也有假。”

林宸飞四处打量南云的屋子,简约风格,清清爽爽的,怪让人喜欢。

“你这屋全款还是贷款?”

“全款。”

“有钱人!求养!”

“可以,听我话养你一辈子。”

“好!”

6

南云不止第一次怀疑林宸飞的这个性子读警校到底合不合适,有这么看到游乐园就活蹦乱跳的警察吗?

云霄飞车从耳边呼啸而过,尖叫声划破天际,阳光正好,云淡风轻。

林宸飞向来喜欢刺激的娱乐项目,整个游乐园里玩心跳的项目,只剩下蹦极没体验了。

“前面刺激的你都没有参与,这次陪我一起,好不好嘛,好不好?好不好?”林宸飞极力劝说,完全不顾大庭广众,就拉着南云的袖子左摇右摆。“我会抱紧你的,你不用害怕,好不好?好不好?”

撒娇女人最好命,不止女人,男人也可以。

“行行行,你别甩我袖子了。”

来到蹦极处,林宸飞站在南云左边,工作人员在给他们套上安全装备。

“我们自己跳,你不要推我们啊。”林宸飞转头对工作人员告知了一句。

“我要跳了哦。”林宸飞抱住南云,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南云只觉得耳边好痒,他吐的气在耳边萦绕,莫名的让人感到燥热。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股燥热被耳边呼啸的风吹散。

“我也是真的很爱你啊,南南。”

左耳的声音与风声重合,可那又怎样,南云听得一清二楚。原来他所有的别扭,不过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罢了。

明明心惊胆战,可在这一刻却有种释怀而轻松的感觉。

安全绳被拉直,俩人像挂腊肠一般挂在绳端,等着工作人员来接他们。

“听说情话要说给左耳听,它能最快到达心底,那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南云微红眼眶,不敢看林宸飞,以前的别扭真是丢死人了!

“要哭了哦,有这么感动吗,小别扭精。”

听着林宸飞的笑声,南云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工作人员将他们接下来了,上了岸边,林宸飞牵着南云闲逛,十指相扣。

南云的手有些往回缩,却被林宸飞紧紧抓住,动弹不得。林宸飞将挽好的衬衫袖子放了下来,正好盖住了两人牵着的手。

“这样就看不见了,不要担心,这没什么的。我带你去吃饭,晚上还有一个项目。”

南云脸上不显,耳根却红得通透。林宸飞看见不发一言,内心窃喜。

“这就是最后的一项了?”

南云望着眼前霓虹闪烁的摩天轮,倒是没想到。

“听说在摩天轮最高处告白会得到祝福。”

“你什么时候信这些了?”南云有些好笑。

“别人有的,你必须有,别人没有的,我想办法整给你,嘿嘿。”

没想到还挺会说的。

南云嘴角笑意不断扩大,搞得还挺浪漫有仪式感的。

“走走走,快上去。”

身旁的人也不是没有奇怪的眼光,毕竟两个男孩子坐摩天轮还是不多见的。

南云和林宸飞丝毫不介意,好不容易两人才相互敞开心扉,怎么能让外人来打搅他们呢。

摩天轮慢慢升高,脚下所有的风景在一点点地变小,坐在摩天轮里,似乎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俩,而正好,又是彼此的全世界。

抵达最高处,南云抢先一步开口:“我喜欢你很久了。”

林宸飞还有些滞愣,转瞬便是嘴角上扬,说道:“我也喜欢你很久了,是你太笨了没有体会出来,真的笨死了。”

说完还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南云的额头,可他的眸子却似星月落入其中闪亮,里面装满了南云的身影,又接着说道:“亲爱的南云先生,请保持片刻安静,我要开始说情话了,”

“如果你是月亮,我愿作潮汐,随你的指引,为你心跳,为你潮起潮落;如果你是太阳,我愿化作蓝天,任你在我的怀抱里,肆意张扬,跋扈乖张;如果你是山川,我就化作河流,围着你转,因你而活。你就是我的所有,有你在我就有了一个新的世界,亲爱的南云先生,有幸能邀请你陪我度过一朝一夕,一年四季,望你能给我这个特权,既然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谢谢你的成全。”

南云听着林宸飞的告白,既有一种冲破世俗的刺激,又有一种如愿以偿的感动。眼眶里渐渐起了薄雾,眼眶外一层淡淡的绯红,声音略微颤抖,却充斥着笑意说道:“我说宸飞先生,你是翻看了三年级满分作文大全么?还用上了排比句,嗯,十分有文采,真棒!”

林宸飞语气不变,看着南云,心里软得不成样子,回答道:“胡说!你这么好,再怎么着也得是初中满分作文才行,我这段话草稿都打了好几遍,背了好多天,生怕错了一个字意思就变了。但我觉得我引用得蛮好的,特别贴切!”

7

林宸飞已经完全痊愈了,上面也给了他新的任务,不得已,这次必须要离开南云了。

正在帮林宸飞收拾东西的南云一言不发,只是一直重复着叠衣服这一动作。自林宸飞出院以来就一住在直南云家中,如今这个家马上就要变回曾经一个人的样子,连衣柜也不会像这段日子一般充盈热闹,一个人的衣柜总会显得有些寂寥。

林宸飞看着默默叠衣服的南云,心里蓦然升起一丝离愁别绪来,微微刺痛,想起以前的他接到指令便是风风火火地执行,这一次心里却多了份牵挂,踌躇不定却又无可奈何。

这就是牵挂的感觉吗?

“好了,南南,不收拾了。”把南云拉到床边坐下,继续说道:“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执行任务还怕没有衣服穿吗?等我任务一完成不得再把这些东西搬回来啊。”

南云抬起头,嘴巴微撇,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眼中的不舍已经溢出眼眶,林宸飞已经能感受到了。

“那你要好好保护好自己,我可不想再给某个人做手术了。”

摸了摸南云的脸,为了能宽慰南云,便扬起微笑说道:“知道啦,我不会再受伤啦,我还有你放不下啊,想起咋们阴差阳错地错过这么些年,我还想好好弥补呢。”

南云知道林宸飞是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他的就理想是什么,不想再让他为难,努力扬起嘴角:“你向来说话算数,我等着你的弥补。”

时间总是在悄无声息地溜走,没有痕迹,窗外昨日还含苞的花,今日却不声不响地绽开了,开得那样娇艳,努力向阳而生。

8

今天已经是林宸飞离开南云的第四十二个日子了。南云其实心里明白林宸飞工作的危险性,每一天都有些提心吊胆,但幸好最近仍在工作岗位上的外科医生多,由他主刀的手术也就一两场,不然以他现在的状态,难免不出岔子。

深呼一口气,排除杂念调整好心态,他必须要对患者负责,不能因自己的私事而影响到患者。

办公室外有些慌乱,病床推过的声音嘈杂不已,办公室里的外科医生都不在,全在手术中,南云心里不禁感到奇怪:今天有这么多患者?

手臂从桌上拂过,本想端杯水喝,却不经意间将杯子拂下了桌,透明的玻璃杯应声而碎,四分五裂,散落在地上,像琉璃般晶莹,却又脆弱。

南云蹲身准备收拾碎玻璃,却顿然心口一晃,莫名心慌了起来,随即起身,寻了扫帚来扫。南云一向如此,心口慌就必须换个法子做事,如果他仍然打算用手捡玻璃的话,哪怕再小心,也会被扎伤。

寻常心慌转瞬就会消失,可这一次却一直慌到他扫完碎玻璃都没有停止,居然还有些手足无措,也不知是何原因,总感觉会出什么事。

“南医生!南医生!你快去大门口!那里来了好多的伤员,像警方的人!”

护士小周跑来对南云说了这件事,她看见好多伤员都奄奄一息,似乎一个不留神,人就会没了。而且,这些伤员虽穿着很平常的衣服,却是由警方的人带来的,她记得南医生的那个青梅竹马,也是当警察的,万一这里面有他,还能让南医生说几句话,也不至于落下遗憾。

南云听到小周的话,心里的慌乱越发加深,径直朝医院门口跑去。抵达门口,果然有许多伤员,还有些身着警服的人在帮忙。

南云这一次真的是希望不要看见林宸飞的脸,却偏偏不如他愿,这一个躺在病床上从救护车里搬下来,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浑身是血的人偏偏是他林宸飞!

南云有些踉跄,朝救护车跑去。

“南医生,你来的正好,你快将病人送去手术室,我去搬下一个病人。”

说句没良心的话,这真的是外科医生们生意最好的时候,跟下饺子一样,一个一个送。

南云送林宸飞去手术室的路上一遍又一遍地唤着林宸飞,不厌其烦却又心急不已。

林宸飞朦朦胧胧听见有人唤他的名字,声音十分动听与熟悉,微睁开眼,便是明晃晃的灯光,有人自灯光下俯视于他,像是天使坠落在他面前一般,又难看清真容,只一遍又一遍唤他名字。凭着声音,就算看不清脸,他也知道是谁了,是他的月亮啊。

纵是千千晚星,怎敌灼灼月光。

林宸飞笑了一下,用力抓住南云的手,声音微弱,说道:“等会儿不要给我打麻药,我还有话跟你说。”

“你先闭嘴,要进手术室了。”

“不要,我要没力气了,我就要跟你说。”

旁边的外科医生对南云说了句:“南医生,等会儿我主刀吧,你辅助就行。”

林宸飞听到,却是头也不转,道了声谢,他实在没有多少力气转头了,他要把所有力气留下来跟他的月亮说话。

进了手术室,分工明确,没有给林宸飞注射麻药。

整个手术室,除了手术器具使用的声音,就只有林宸飞的声音了。

“对不起啊,南南,我还是受伤了,呜!”

伤口原来这么疼。

“用麻药吧!”南云心疼不已。

“不要,听…听我说,啊!”

林宸飞感觉自己要被痛死了。

“这次…顾不上害羞了啊,南南,我真的很爱你呀,很早…很早就喜欢你了,”林宸飞因疼痛踹了口大气,“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我不知道…这种感情…在我们之间出现…对不对,所以…我藏起来了…直到五年前…你对我说的话,我就发现我的机会来了,可是…你走的太快了,我又被任务拦…拦住了脚,没能立马追上你,我…找了你好久,不管怎样都找不到,我…当时真的好难受,啊!!”

这次伤口疼得狠了,已经是惨叫了。

“对不起,都怪我当时任性,你不要再说了,等手术完了再说好不好?”南云已经有些崩溃了。

“不要,万一有万一呢,我就…没机会了。找不到你的那五年,我每天都…很难过,我工作时还好,可是…每当闲下来的时候,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思之如狂,脑海里全是我们的曾经,我就特别后悔…没有早些…告诉你,我们也就不至于…错过这么久,明明才见面,明明还想陪在你身边,却又出现这样的事……”

没等林宸飞说完,南云附身吻住了林宸飞的唇,“我都知道了,你的感情我都知道了,我也一样,我们一起把这关扛过好不好?我给你打麻药,你若是还有话,就给我挺住!”

说完再也不顾林宸飞,径直将准备在一旁的麻药拿起,准备注射,可那双手却一直在颤抖,止也止不住。

“南医生,我来吧,我可以。”小周从旁边接过了麻醉剂,小心又标准地注射,小周表示,这是她注射得最成功的一例,果然爱情使人伟大,虽然不是她的。

林宸飞迷迷糊糊,最后只听到南云说了句“你给我扛过去”,就昏死了过去。

医生护士都在认真手术,也不是没有听到这段话,就那样吧,没什么不一样,人生那么短,意外那么多,干嘛要对人家有偏见,生离死别面前,谁不是一样呢。

本以为会顺利,可突然的大出血让所有人都惊慌,绿布上也染了些血,慢慢加深,南云盯着那艳丽的鲜红,目光呆滞,心跳似乎暂停了一般。整个人像是一座小岛被海水包围,孤立无援……

9

烈士园里,石碑上刻着牺牲烈士的名字,苍劲有力,鲜花规规矩矩的摆放在墓碑前,以寄哀思,墓里安稳沉睡,墓外悲伤似海。

一只手抚上了碑上雕刻的姓名,随着纹路一笔一划,想要把这些名字刻进心里一般。

南云鞠了一躬,不管认不认识,总归是人们的英雄。

轮椅上的林宸飞,挺直身板,目光坚毅,敬礼。这些都是他的战友。

牵过南云的手,轻声说了句:“我们走吧。”

南云便推着林宸飞出了园子,迎着光,走进了光明里。

林宸飞辞了职,因为伤不再适合,也因为南云,总归是离开了。

那日大出血,南云是傻了,帮不上什么忙,主刀医生力挽狂澜,林宸飞算是被拉回了一条命。

南云还是医生,一袭白衣,林宸飞不再着戎装,应了他那句“你养我”。

霄羽梁
霄羽梁  VIP会员 我有一罐小鱼粮呀

飞云之下

没有显示的来电

相关阅读
有我喜欢的一切

后来他在一本书上看到了一句话,“男人在喜欢的人面前都会变得幼稚。” 火力仙其实不是叫火力仙,他本来是管四季水果的,水淋淋、甜丝丝的水果并没有让这个仙人修身养性,相反他暴躁得很。 以前就是一个喷火龙,见谁怼谁,一言不合就开打,谁的面子都不给,很是“威风”。 但是据近期的天界小报报道,这个火力仙还真有向小甜心转变的趋势。 前段时间,火力仙府进去了一个不明男子,此人英俊潇洒,很是养眼。 火力仙亲自出来

今生不再遥遥

顾微遥怕他摔下去,只好搂着他的腰,杂绪涌上心头,终于来了,他等了一千多年的解释。by莦月 久别重逢,祝你生活愉快。 序 我向前跑着,身后是那张看似温润如玉的脸,他提着刀,精致的五官因愤怒而扭曲。 “我要杀了你,林悠柍,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他暴怒的声音近在耳畔。 冰冷的刀刃已经贴上我的皮肤,似乎下一秒就会捅入我的身体,似当年那般溅出暗红色的血。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顾微遥,这一世,我还是没

入骨

我那时候啊,也才十来岁,是个小胖墩,第一眼看见那个人是在我师父那里。林堂/栾堂 现实向 大林第一视角 灵感来自于之前做了一个大林和孟孟的梦 磕cp使我快乐,我想怎么磕就怎么磕! 我是带着怨恨来到北京的。 我出生在天津,爷爷奶奶和天津的大街小巷就是我的整个童年。那时候我以为也会是我的整个人生,直到我被接去北京和父母生活。 我知道我爸是说相声的郭德纲,也知道他开了个班子培养说相声的,只是没想到这个班子

伯牙绝弦

钟子期:我在哪里?这是个很简单而且很俗套的故事。 俞伯牙的自白。 是的,我叫俞伯牙,就是你们课本上熟悉的伯牙绝弦的伯牙。 是的,我爱上了一个人。 可是他总是不出现。 事实上,我很无奈。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办法。 你们都知道的,我喜欢弹琴。 看见高山,就忍不住弹一曲来歌颂高山的壮丽。 看见大河,就忍不住谈一曲来歌颂大河的壮阔。 可惜我想要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愿意来赞美我的琴声。 直到…… 钟子期

男女双处第一次h文_h文男女纯爱

感受到周围空气的温度似是骤降,利喜妹这才抬起眼眸,发现凌霄正盯着自己手上的书看,她这才想起来,凌霄说过不能乱动东西,她站了起来,把书放回到原来的地方。也许是她有些

陌上人如玉

时伴读,时伴读,阿霖到底要如何做,才能留住你呢?“臣请求辞官。” “时停云,朕不准。” 天和十六年,时家公子时停云任大理寺少卿不满四年,彼时新皇才登基不久,正是用人之际。奈何时少卿太过坚持,皇帝遂允。此后时停云江湖浪迹,无人知其行踪。 百姓惋惜天纵英才,民间流传了多个时少卿的奇闻异事。其中说的最多的,便是新皇,当年的三皇子,和丞相家小公子时停云的逸闻。 “三皇子,时家公子到了。” 三皇子闻言抬

【新春小剧场】我在红楼当掌柜:周云官民国日记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 民国某年 月 号,晴。 今天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打在了手上。 主任见到了吓坏了,说什么都不肯收。 也是,现在局势紧张,救人救错了,搞不好还会惹来杀身之祸,而且看上去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是穿的很普通,也不像有钱的样子。 就算救活了,也估计掏不出医药费。

非正式合租番外

他们正值青春,来日方长。编者注:正文请看《非正式合租》 沈知元在公司混的比较开,旁人见了周暮深要规规矩矩地称一声:“周总。”到了沈知元这里,就变成了嬉皮笑脸的“沈哥。” 新员工填入职申请表那天,沈知元闲着没事,从自己的办公室晃到了人事部,自己拿了一张入职表,沈知元道:“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填这个呢?” “周总说,沈哥是大功臣,沈哥是咱公司的金主,有特例。” 特例个鬼,沈知元咬碎了口中的糖:“给我个

总裁也痴情——许你一世到白首

小白说,总裁哥哥我爱你。尚玄日:好,领证。女追男,追妻火葬场。我有一个小白朋友,说话声音软软的,脸白白的,眼睛滴溜转一下几分古灵精怪。上学的时候,小白一直占据我们高中白月光女神榜首,我一直占据白月光女神的同桌——这个女生尴尬,男生羡慕的座位。所以和她结下了牢不可破的一起逃课,补作业的革命友谊。高中毕业后又一起考入了本地的老牌大学,也算是孽缘深深了。 前几天抖音流行一首歌,白月光与朱砂痣,我突然就想

我与仙君一二事

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幸亏我机灵再加上跑得快,要不然现在皮可能已经被被她扒掉拿去做靴子了! 切,还想扒我的皮,我还没嫌它难吃呢! 其实吧,这仙丹也不是我存心想吃的。它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路上,而且哪玩意儿看起来像麦丽素,闻起来还有股香香的味道。。。。。这个一个不留神就跑到我嘴里去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