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母

2021-03-09 15:01:27

世情

“你不是我生的,但你是我养的,我就是你妈。”

第一次我妈和我说这话的那年我5岁妈30岁,那一天我听隔壁的奶奶说,我是我妈抱回来的,不是亲生的。我难过极了,哭着跑去问妈,妈就告诉了我这句话。我哭的更惨了,却再也不怕别人的闲话。只要有人再说我是野种,我就会大声的告诉那些人,我不是我妈生的,但我是我妈养大的,她就是我妈。

后来,姥姥给妈介绍了一个对象。对方二婚,有一个儿子。妈和那个人相处的还不错,也挺喜欢对方的。妈问我愿不愿意,我说,只要妈喜欢就好,毕竟我上学,没时间陪妈。妈摸了摸我的头,眼睛红了。第二天,两家人约在一起吃饭。我才发现对方的儿子是我认识,是学校里的小混混最喜欢占女生便宜,但想想我妈和那个叔叔,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吃完了饭。等那两个人走后,妈妈拉着我问感觉怎么样,我有些不自然的告诉妈妈挺好的。妈看了我一眼,没说话,但那天之后她再也没有和那个人联系。后来我问她,她又说了那句话,还反问我,闺女的心思妈有什么不知道的?那年我16岁妈41岁。

很快,我考上了大学离开了家乡,妈每周都会给我打一个电话问我的吃穿,问我的住行,但交了新朋友的我,却不再那么依赖妈妈,在朋友们的嘲笑中,我开始厌烦她的唠叨,厌烦她的关心,厌烦她的电话,除了要生活费,我不再主动打电话给她。妈也渐渐的不再找我,我乐得逍遥自在,却从没想过妈有多孤单。直到大学毕业,我和妈妈的关系越来越远,后来,我选择了在省城工作,自己租了个房子,每天上班下班,没有什么朋友更没有亲人。有一次下班正赶上下雨,我没有带伞,也没有人送我,又舍不得打车,只好一个人顶着雨跑回了出租屋,进门的时候,我全身都湿透了,在门口瑟瑟发抖却没有人递条毛巾。那天我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忽然很想妈妈,要是妈在的话,她一定会提前看好天气预报然后提醒我带伞,或者她会去公司接我跟我一起回家,回家后她也一定会让我擦干头发再让我喝一碗热热的姜汤。可现在呢?我拿起电话拨通了那熟记于心却很久没有拨通过的号码。“嘟嘟嘟......”电话通了却没有人说话,我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那头沉默了很久,终于,我听见她沙哑着声音说:“闺女啊,什么时候回家啊”,对着电话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一句话,妈急了问是不是有人欺负我。我摇着头眼泪止不住往下掉,不停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妈,对不起,妈,我想你了,我想家了”,听我说完。那边沉默了,我以为妈会骂我,骂我不听话骂我没出息。可妈却说;“妈明天去看你。”第二天妈妈走之前,第三次和我说了那句话。我看着她不似从前的背影,我才意识到妈已经老了。第三天我找老板辞了职,回到了家乡找了份工作,妈气坏了,却还是没舍得打我。这一年我23岁,妈48岁。

回到小县城的生活,虽少了些冷漠但也多了些乏味,我的生活就这样慢慢步上了正轨,妈拖人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工作体面为人善良。可我不太愿意,我觉得他不够养眼,不够浪漫,太过憨厚,相处在一起也不是我要的那种感觉。回家后,妈拉着我问喜欢不喜欢,我告诉了妈妈我的想法,我以为她会理解,可这次的妈妈,却变得疾言厉色,她让我抛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浪漫,安安稳稳的生活。可20几岁的女孩,有几个不爱浪漫,我反驳了她的话,第一次,我和妈妈有了争吵。最后妈妈给我讲了她年轻时候的故事,原来,年轻的妈妈也有过浪漫的爱情,那个男孩不学无术,但是会讨女孩开心,坏坏的样子特别迷人。年轻时的妈妈和我一样喜欢浪漫追求感觉,于是她沦陷了,不顾父母的反对和那个人在一起。最后,却因为家暴小产,一辈子都不能再生育。

那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妈会抱养我。妈还说,她不恨那个男人,她恨的是不切实际的自己,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走她的老路,生活本来就是平淡的,太多的装饰品,会让人迷了眼,乱了心。我听了妈妈的话,试着和那个人相处,渐渐的,我发现这个人其实真的很不错,两个人在一起也慢慢感受到了幸福。相处了一段时间,我们决定要结婚。婚礼当天妈却病了,我穿着婚纱跪倒在病床前。妈让我们回去,说医院不吉利。这次,我没有听话,我拉着我未来丈夫的手,在妈的病床前拜了天地。我跪在地上,对着妈妈说:“我不是您生的,但是,我是您养的,您就是我妈。这一辈子,您都是。”妈看着我,坚强如她却泪流满面。

大概是老天怜惜我们母子,我妈的病情最后诊断是良性。现在,出院后的她会帮我带带孩子做做饭,我和老公偶尔也会吵架却很幸福。妈偶尔也会说要搬出去住说是怕打扰我们小年轻,每次我都和孩子老公一起跟她撒娇,问她是不是不想要我们了。妈每次都拿我们没办法,渐渐的就不再提了,今生我们还要一起走很久。

妈妈,我爱你,

苏筱暖
苏筱暖  VIP会员 我并不会写故事,我只是在某个时间地点撒下一点故事种子,然后以旁观的身份静静观看,那些故事自己吸收营养,慢慢的由一堆枯骨填满血肉,一点一点变成了它自己独有的样子。灌溉出独有的灵魂。

养母

一个离婚女人的一生

睡前故事:孽缘

睡前故事:挚爱

睡前小故事:寄生

相关阅读
有一种“尊严”叫吃软饭

我做这些都是为什么呢?报复李美丽?还是糟蹋自己? 李美丽人如其名,走到哪里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其实她脸蛋一般,但是她的气质非凡,腰板挺得笔直,说话时总是高昂着头,仿佛世界上的人都匍匐在她的脚下。她一出现就自带气场,一般男人见了她都会不自觉的弯下腰,但我却想做那个不一般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舞会上。不用说,她凭借一支舞的魅力成功夺走了女主人的光环,并吸引了众多男人的目光,当

懂事的孩子没有糖

我好像一直在操心中健康成长。有人说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其实甜兮早就知道了,在别人无忧无虑的童年里就知道了。 有一天我哥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回老家了,而且还告诉了我一件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他要离婚了!我所谓的嫂子提出的。 至于为什么情理之中吧,我哥上学晚,成绩也不好,因为我爸在老家的一句玩笑话,别人开始介绍,为了大人的面子我哥去相亲了,她长的好看,是小学学历,一开始她就不同意,说和我哥处不来

父亲的后半生

而立之年,我深切的体会到生活的锋利。父亲的后半生 沿着父亲的足迹 那年春天,经营两年多的包包店实在做不下去,望着货架上的一排排包包,不知如何处理,心中滴血般的刺痛。 母亲劝我:“事已至此,不必难过,生意自来起伏难测。桃镇有集会,不行去那摆摊处理了吧,留下也是祸害。” 我将父亲的三轮车开出。试试,无碍。 桃镇在黄河边上,那里无人相识,可免尴尬。早年听父亲说起,那里是个大集镇,三县交界,一条几百年的古

清荷

夕阳像一抹橘黄色的烟沙,轻轻揉揉的撒在青湖畔上,夕阳像一抹橘黄色的烟沙,轻轻揉揉的撒在青湖畔上,盘缩伫立在湖水中的白衣女子,不见了往日羞涩的神情,开始静静的含苞待放,多了几分妖娆与抚媚。一位来自江南的女子,伫立在一只木船上,轻轻的划动船桨,轻风吹起她如丝的秀发,渐渐驶出江南的青桥湖畔,天色烟雨朦胧,美景如画。 青荷是一位船女,本生在北方朔城,却有着江南女子一般清秀的眉目与曼妙的身资。像是那朵清荷,

这个女人!

此后二十年,直到周婶子离世,双庆两口子跟周婶子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小瘪犊子,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到我家里来逮鸽子……”隔壁大婶手里拿着鸡毛掸子边追一群小孩,嘴里还骂骂咧咧地。 孩子中为首的是老钱家的三儿子双庆, 岁的时候爹就没了。 原先住在县城最西边的大山上,这里住着的人家全部零散分布在各处,一户与另一户有可能隔着一个长满树的深沟,也有可能隔着一个深水沟,这深水沟的水就是村民的饮水来源。 这里

他回来了

若是我以后发达了,一定回来报答您。年轻人作出了自己的承诺。一间高级的饭店内,某厂的厂长和生产部主管正在吃饭聊天。 “凭什么陈XX一个新人的工资那么高?是同等级别的两倍,我手底下的熬了几年那些班长知道这事后都很生气。”原来生产部主管为自己的手下打抱不平。 “怎么了老李?小陈他技术不行,做的产品不合格?”厂长笑着问。厂长巡视厂子时见到过陈XX干活,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 “陈XX为人勤快,对设备操作也较

无愧于心的抓捕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正理解张旺的心情,他也是一个父亲。“唉!” 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传出沉重的叹息,桌上的台灯随之亮起。 与此同时,一个身穿中国人民警察制服,约莫四十五六岁的中年男人,从一张油漆斑驳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此刻的他,坐了整整一个小时。 他叫周正,平安市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一名从警二十年的老警察。 周正是一个性格刚烈、铁骨铮铮的硬汉,二十年的风霜雪雨将他打磨的坚若磐石。 这样一个无坚不摧的

23年后,挥向性侵者的拳头

流言很快传开,村里人都知道程家二丫头做了手术逢人就脱裤衩给人看。 年春节前,我回乡祭祖,狭窄的村道上遇见了程江。 我们两家的车面对面怼在巷子里,老公原本是要退一步的,可我的反应让他吃惊。 原本端坐在副驾驶上的我突然抄起墨镜戴上,一个俯身缩进座椅下狭小的空隙里。 “快走,快走!”我不敢抬头,慌乱地朝他摆手。 “怎么了?是谁?”老公问,“别怕,你就告诉我是谁,我来解决。” 我含着

睡前小故事:寄生

你知道人肤蝇吗?那是一种寄生生物,而有的人,如他一般,一直索取从不知感恩。 你知道人肤蝇吗?那是一种寄生生物,成年肤蝇会抓住一只蚊子,把卵产在它的身上,当蚊子你的身上吸血时,肤蝇的卵会掉在你的身上,迅速钻进你的毛孔,吸取你的献血,藏在你的肌肤下。靠着人体的组织来吸收营养,然后疯狂成长,直到成蛹破茧。从出生到结束,一直在索取,从不知感恩。 李莹快要结婚了。结婚对象是本村大户的儿子,可是李莹一点都不高

残疾老人,天天和小狗吵架,小狗却救了他的命

夕阳西下,老俞挑了挑最像二货的狗回家了……老俞是个高位截瘫患者,残疾三十多年,摊在床上一直都是由老母亲照顾。老母亲去世后,他也失去了生的希望,脾气越来越差,整天骂骂咧咧,对谁都没个好脸。 直到这一天,一只陌生小狗溜进了他的房间,看着狗狗,老俞又开骂了:“干啥,叫什么叫!”没想到,狗子还挺有骨气,当场就骂回去了。舅舅弟弟弟媳一看这狗不招大哥待见,于是就把他关进了鹅圈。农村的大鹅战斗力过人,小狗被碾得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