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戏情缘

2021-03-18 21:02:36

爱情

1

大家好,我是卫天秀,我有表演型人格障碍,这位是我的戏搭子,曹青云。

“咳咳......有点意思啊,你小子。”我摆出一副总司令官的架势。

“哇哦哦!长官好!”

“嗯,这个任务至关重要,国家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少年!”我顺势摸了摸我并没有怎么长出来的胡须。是啊,为什么我没有胡子呢?

“是!长官!”

路过的人一脸迷惑不解的表情看着我俩。天呐!这就是我的观众啊,天呐,太棒了!

“少年,待你归来,国家定重重有赏!美女要吗?”我撩了撩我的刘海,继续保持威严司令官的架势,向我的戏搭子抛了个媚眼。

不知道为何,戏搭子害羞了起来,脸红着低着头:“只要长官一天需要我,我就都在。”

卧槽,我戏搭子演技这么高超的吗?不行,我也要精进我的演技!

我拍了拍曹青云的肩膀:“你还差得远呢。差得远呢。”

“你们是演员吗?”路人甲问道。

“演得不怎样。”路人乙若有所思笃定地说道。

“对对对,我感觉特别假,特别做作。特别是女方,刻意的表情,刻意的动作,拙劣的台词,也不知你们的剧本是谁写的,怎么这么拙劣?”路人丙倒是没有恶意,只是说话直接不怎么客气。

句句利剑刺中我的心脏,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我们闹着玩的,闹着玩的。没你们什么事。”戏搭子拉着我迅速逃离第三大街。

“诶?但是男的演得不错哦!挺真诚的。”

“对对对。”

戏搭子捂住我的耳朵。

“青云,我也没想进演艺圈,莫名其妙被水了。好受伤。”

“天秀,没事,只要你需要,我随时陪你玩啊。”

“青云......”我很感动,这个时候突然想到电影要开场了,我也不顾什么淑女形象,拉起戏搭子的手就往电影院大楼狂奔。

“青云,你的胳膊好烫哦,是不是感冒了?”

“没没没......”青云红着脸说话结结巴巴的。

“是吗?要是不舒服就告诉我哦。”

“没没没......没有不舒服。嗯。”

电影很烂,看完都没有特别深的印象了,看得我都睡着了,散场时还是青云叫醒我的。只记得入睡的时候做了一个很特别的梦,梦到自己被人追杀,一路跑一路跑,跑到一个阴暗得没有任何光线的小破屋,我很害怕。

这个时候,突然转头,看到了一头天真又年幼的小梅花鹿噗嗤噗嗤地从我面前跑了过去,我追着它的步伐跑,跑啊跑,跑啊跑,结果最后,小鹿潜入到水里去了。

正当我赶到湖面,湖面上是我的倒影,倒影里的我在哭,无论我怎么拼命地摆出笑脸,湖面的倒影都是一副哭脸,正在我困惑之际,青云叫醒了我。

2

“这么烂的文案亏你也想得出来?真不知你的文凭是怎么来的!回去重做!”经理一脸不屑,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我。

我哭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烂吗?这么浪漫的文案,怎么能算是烂呢?是你们太死板了,哼!

我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指娃娃,开始拿玩偶排起了戏。

“想体验高档奢华吗?想来感受一下夏威夷海滩浪漫牵手吗?”

“想!”

“天秀啊!别玩啦!文案改改再送过去吧!不然又要挨批了。哎。”

我嘟了嘟嘴:“无趣。”

劝我的刘姐其实人很好,就是太老实了,我不是很感冒。再加上我天生喜欢抓马的感觉,所以我跟我的戏搭子打了个电话,决定要辞职。

“喂?青云啊!”

“你等等啊,一个学妹找我有点事聊。”

我打算辞职这件事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紧急的事,但是听到青云这么回话,心里空落落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是啊,也不能奢求戏搭子一直这么黏着我,他毕竟也要恋爱、结婚,这么想的我突然心里很难受。

从小时候开始,戏搭子就特别捧我的场,我演什么他都接的上,渐渐地,我变得特别特别依赖他,感觉他在我的世界里就像空气这么自然又必须的存在,但也因为这么自然,都没有察觉到要是有一天失去了他我会怎么样。

“诶!天秀!那个整天跟在你身后的少年呢?今天怎么没有来接你下班啊?”

我一封辞职信交了上去,裸辞,就是这么抓马。

由于青云没有优先处理我的诉求,我并没有和青云商量,虽然之前一直都是会好好听他的意见再做决定的。这次,我不否认,有某种赌气的成分。

3

“天秀啊,你怎么天天都待在家里啊?出去走走啊!再不,再找个靠谱的工作好了!你看看谁家姑娘像你这样啊?”又是我妈的碎碎念,听得我头疼。

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看到青云了。给他发短信,他都说有点忙,感觉在刻意拉开和我的距离。

我就不信这个邪!没了你曹青云,我卫天秀就不行?

我在家里疯狂写剧本,然后,画了出来,是的,我没有告诉你们,我有个隐藏技能,画漫画。画出来之后就自己做出了绘本演出视频,挂在B站上,效果还不错,收到了很多点赞和投币。这么抓马的我,果然要抓马点的成功方式才配得上我,哼。

这时候我收到了一条私信:“UP主小姐姐,你好呀,感觉你好可爱哦。我是来自XXX的胡小飞,想和你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呗。”

互换了联系方式,就聊了起来。

“我今天吃了5个汉堡!”

“啊?”说得我莫名其妙。

“就怎么吃都不会胖的体质。”说完胡小飞发了一张他的半身照。

人嘛,挺眼熟,感觉在哪儿见过,哦哦哦,是网红照片。

我没有戳穿他:“怎么吃都不会胖吗?”

“对哦。详细细节请加群:XXXXXXX”

我听你个鬼!我拉黑了胡小飞。

又来了一条私信:“UP主小姐姐,你好呀,交个朋友啊。XXXXX这是我微信号。”

我信了你的邪!

“天秀,你电话!”

“哦!”

原来青云的学妹告白失败,以死相逼,硬要青云答应和她在一起。青云工作上有讲过话的女同事,都被这位学妹专门发邮件告知要远离青云。青云看到邮件的时候,脸都绿了。为了保障我不被这位学妹骚扰,他刻意跟我拉开了距离。

“这位学妹也有病啊,偏执症。看来是病友。”我不假思索地说道。

“才没有呢!天秀很好,很好,没有病!”戏搭子演得不错。

“演得不错,不错。”我竖了个大拇指。

“不是演技!不是。”气得他脸都急红了。

“不是演技吗?看来,我也要毕业了呢。”我收起大拇指,悲伤地看着青云,心里想着“傻子,怎么还不告白?难道要等老娘我开口吗?”

“我不是你的戏搭子!我......”正当青云要说什么的时候,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喂?卧槽!怎么又是你?我不是拉黑你了吗?”

“嘿嘿,我又换了个号,想不到吧?”

青云皱了皱眉说:“你加我微信好友,我们视频,向你介绍个人。”

“青云哥哥,什么人?”

“她!我的女神!”青云一把搂过我的腰,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同时又很生气,还很伤心。为什么拿我当挡箭牌?!不是说要保护我的吗?嗯?

“切!”学妹挂掉了视频电话。

“喂喂喂。拿我当挡箭牌啊。帮你摆平了一个,再来一个我可不奉陪啦。”

曹青云嘟起了嘴,不开心起来:“我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

听到这话,我慌得一批:“什......什......什么?”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你喜欢得不要不要的!你这个天然呆,怎么一点没有察觉?气死我了!”

“啊?!”我转过身背对着他,踢了踢地上的灰尘,心里乐开了花。

寺月其人
寺月其人  VIP会员 行文轻盈的八十公斤小胖几

搭戏情缘

相关阅读
我敬爱的周先生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谢谢你来到我身边给我一辈子的爱意。我敬爱的周先生 娱乐圈从来都不缺乏优秀的人,而在第三代奥斯卡提名的导演里面,有这样的一个女性,她叫蒋文熙,年仅三十二岁。 蒋文熙二十五岁的时候活跃在导演界,和苒衡导演一起导演过许多经典的电影和电视剧。 在最火的时候告诉大众自己前期的电影灵感都来自于自己的丈夫,甚至在某一部电影中男女主角身上发生的事情就是自己和丈夫身上发生过的事情。 导演虽然

蓄谋已久(一)

“阿祝,回家对吗?”祝福望向简陌莞尔一笑“当然,回我们的家。”A市魅夜酒吧 小舞台的rapper把气氛推到了高潮,炫目的灯光下,别说是表情了,甚至脸都看不清。一头红发的女生向吧台走去,吸引不少人的目光“给我一杯牛奶,谢谢。”酒保不可思议的看向她,只见她漫不经心的从远处收回视线和酒保对视略微挑眉“怎么,不可以吗?”“当然,很高兴为您服务。” 坐在吧台侧对的卡座的男人饶有趣味的笑笑,起身向后台走去,眼

金玉未必良缘

我们总是在开始时毫不在意,在结束时痛彻心扉。我们总是在开始时毫不在意,在结束时痛彻心扉。 南方的天给人的感觉是霸道而又温柔的。现在正值七月,但这天气却总是阴晴不定,让人难以捉摸的。原本还骄阳似火,在经过层层乌云翻滚之后,瞬间就是倾盆大雨。景墨辰站在几十楼层高的落地窗前,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车子因雨势的汹猛而不得不停下来。不知怎么的,平时很少抽烟的他,这时手中却夹着一根已经点燃的烟。景墨辰似乎是想到了

朝南慕北

他说是顾朝南照进了他的生活,可是他不知道是他先把顾朝南的生活点亮。 . x市有一家猫咖,店主长得十分吸引顾客。 顾朝南坐在角落,怀里撸着小猫,看着店长秦沐北。 这已经是顾朝南坐在这里的第七天。从她第一天来到这家店的时候,她就突然喜欢看这个店主,毕竟美人养眼谁不喜欢。 秦沐北自小长得就很突出,虽然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目光。但是这样赤裸裸的炽热目光,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秦沐北,顾朝南突然之间就有了灵感,在

曼珠沙华

不是说不得,你到底没出嫁!这般说,成何体统!幸好家里没外人,要有外人,该怎么办?梦一样的迷离,徘徊,徘徊在无尽的黑夜。起初,世间纯洁如雪,于她,染了沁人心脾的茶,一圈圈旋转于若即若离的温柔乡。于她,月空下,清冷如水的面庞,触碰着,触碰着,掩埋于金黄色的流光。直至下一秒,梦醒了,花开了,她们的心便如同死灰般的消亡于那片弥漫着死亡气息的曼珠沙华花田中央,再度徘徊,徘徊…疯了?死了?等待着黎明的敲响…

乡村爱情h版分解阅读_乡村爱情h版1一6声

华诤到了安森家,有点意外。他没想到安森和林小河居然是和别人合租的房子。他在安森家客厅坐下来,对安森笑道:“几个人合租?”安森道:“就我们俩,和那个大姐。”华诤点点

专爱一人:如果爱情只是一颗小小的胶囊

一个发誓专爱一人的人,却败在一颗爱情胶囊上。故事发生在 世纪,关于一帅光棍的经历。 “你这么优秀,怎么可能没女朋友呢?” “是啊,我的确没有谈过。” “要不……我们晚上出去吃个饭你觉得怎么样,毕竟……” “怎么了?” “我们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嘛。” “哦,对不起,我晚上有事,可能不行。” 电话那头顿了一顿。 “这样啊,那么以后再联系吧。” “嗯嗯,那就拜拜啦。” “拜拜。” 这已经是我接过的

你是我眼角眉梢的小欢喜

公子的眼睛甚是好看,无风亦无月,无波亦无浪,只有我一个人的倒影。苏念倾看着面前的男人,肖翊比她高不少,她需要微微仰头才能够直视他的眼睛。 肖翊突然凑到她耳边,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边,她有点不太适应,本能地想往后退,但她此时正抵着墙,想退也退不了。 “怎么样,倾倾,考虑好没有?” “抱歉,肖翊,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没事,那就从现在开始打算。” 苏念倾想直接放狠一点的话,但一看着肖翊的那双眼睛,

一日男友(上)

章小鱼站在这个屏障下,愈发强烈的阳光喷洒在男人周身,整个人被金黄色覆盖。 章小鱼想谈恋爱了。 她也想体验一把被男友宠在手心里的感觉。那种被捧上天的感觉一定爽炸了。 她发誓她在长达 年的单身母胎生涯里,这绝对绝对是第一次有这种想法,毕竟她一直觉得恋爱是一种束缚个人自由的事情。只有缺乏安全感和爱的人才会去谈。 像她这种我行我素,老娘我最大的心态是不需要另一半的,一个人乐得自在,干嘛要找一个累赘,这

谢谢你来我身边一遭

相识相伴一场,终没能走到最后,却也没有遗憾了。相识相伴一场,终没能走到最后,却也没有遗憾了。 魅色酒吧里,灯光离迷,觥筹交错。强烈的鼓点,喧嚣的人群,在这个大都市隐秘的角落上演着醉生梦死。 “你和他真的分手了?”小雅坐在吧台小心翼翼地问云舒。 云舒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嗯嗯,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说完笑了笑,只是这笑多少带着一份苦涩。 “你慢点,就算分手了,也别这样对自己……”小雅看着云舒

乡村小说©2019